宿营成功换妻

我们外表看来不像一对夫妻,说来还有别的原因。那是我老公的朋友伟成夫妇与我们夫妻俩,年龄也好,家庭情况都是一样。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在别人看来,我们四人简直就是组成了一个死党,是四人帮。

春心荡漾的人妻

桃,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和我同岁,由于华生意很忙,加上我们的关系也铁,所以有的时间她就很放心的让我陪她的马子逛街,散心什么的了,时间久了,我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她桃了…..一天中午,我和华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当然桃也一起去了。

近视的傻女友

我女友算是丰满型的,尤其是她的两个奶子,虽然不是很大,但由于很挺,所以中间的乳沟很深,能够帮我乳交。我女友的屁股很翘、很圆,可以说是比一般人的要大,她常常喊着要减屁股,但我却是打心眼里喜欢,又白又圆又大的屁股实在是一种诱惑呀!

地下钱庄的招待

进去后,一股蛮力把我推倒在一个像是弹簧床的软垫上,我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但是接下来几个人却峰踊而上,把我手脚成大字型绑在床的四个角,逃亡的日子我早已三餐不继哪有力气反抗啊!...不过此时我还是被套着头套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搞什幺。

插进我嘴巴

我的双手被绳索紧紧地捆在身后,手指似乎也被手套一样的东西套着,根本没有机会触摸到别的地方。我的胳膊在背后形成L形状,两个手腕被分别捆绑在肘弯的地方。由于两条小臂的衬垫,我的乳房自然高高地耸起。我的屁股似乎是坐在一张硬木椅子上,两条腿也被紧紧地束缚着,粗糙的绳子将我的小腿和大腿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又有两条绳索绑着我膝盖那里向两边使劲拽着,使我的两腿最大限度地朝两边分开,整个阴户暴露在阴凉的空气中。

将无人敢亵渎的美女破宫

公司的大楼工程进度严重落后,大老板希望我亲自坐阵工地,没想到在我进驻工地的第一天,就发现了问题。一早七点不到,我驱车停在离工地约一百公尺处,步行进入工地,我们的工地占地很大,在忠孝东路假期饭店对面,将原本属于一家教堂的地改建成一座玻璃帷幕的办公大楼,所以当我进入工地时,除了看工地大门的老章之外,没有人知道我已来到工地。

同学之母——苏阿姨

我和陈杰是打两三岁到现在都非常要好的铁哥们,因为我们两家挨得很近从小就相识了,小时候我们是好伙伴,读书时我们是好哥们,现在长大了我们更像亲人般的相互照应,相互支持。尽管我们友谊如此之深,但我在心灵最深处对陈杰有着歉意,这种歉意我无法像他述说,因为说出来了,我们就不可能保持像现在这样美好的友谊了。因为,我和他的母亲有着一段宿命般的纠缠。

处男买春时的遭遇

我一个人在宿舍看了会儿A片,好像是武藤兰的一个群交片,3男一女的,看了一会儿就觉得精虫上脑,所以就先自己打了一次飞机。寝室里实在是太热了,我就穿了一件大裤衩和一件文化衫走出寝室想凉快一下。在学校里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到处是热恋中的男女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悉悉索索”。看的我这个心痒,索性离开学校到学校外面逛逛。

玉米田里的性爱

临毕业前,学校为了让我们体验复杂的社会生活,组织了下放农村的活动,于是我们一群省城的大学生来到了安沾县,这是个偏僻而且贫困的小县,大部分地方连自来水和电灯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