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隔房的大姨子

简单介绍下:老婆是独生子女,这个所谓的大姨子是老婆家隔房的姐姐,她老公在某单位开车,而她的工作则是壹个大公司的文职人员,家境都不错,有个小孩在上1年级,在城里也有自己的住房。她也算是老婆在这个大城市里唯壹的亲人吧,所以大家有空都会聚在壹起吃个饭、打牌之类的,大姨子的麻将瘾特别大并且比较健谈。久而久之大家便特别熟悉了,偶尔开点过分的玩笑也不足爲怪。大姨子身高1.6m左右、体重90多点吧,属于娇小型,娃娃脸,样貌壹般属于那种越看越漂亮的型。

【我的将军生涯】【完】

第一章血雨腥风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右手的长刀已经卷刃,10几道深浅不一的缺口触目惊心,我摸了摸额角的伤口,血还在流。回头看看,100多弟兄只剩下7,8个能站立的了,还都挂着伤,其中几个完全靠拄着手中的长枪才能站立。

  我从口袋里摸索出一个瓷瓶,抠掉腊封,倒出10粒褐色的小药丸,踉跄的走向那几个站立的兄弟,每人分了一个,让大家就着口水吞咽下去。

  亲兵老曹说道:大家赶紧吃下去,这是将军在少林学武时候,老方丈给的小还丹,能止血疗伤,恢复体力。

  大家吞咽下去后,似乎都恢复了一些,另一个亲兵老李拎着手里的朴刀问我:

  将军,援兵怎幺还不到啊。这些倭寇缓过神来,我们可真的完蛋了。

  我咬咬牙说:我也不知道,现在我跟大家说一句,今天不论谁能活着离开,都给老子查清楚这件事情,为什幺说好的援兵不到。如果是可以接受的原因,那啥都不说了,如果是王守备怕死不发救兵,就给老子报告朝廷治他的罪,如果朝廷治不了他,你们就给我杀光他全家。

  几个亲兵轰然一声答应着,大家都抄起刀枪,朝着远处的树林走去,那边100多名倭寇拿着长刀等着我们。

  还有几十米,就和倭寇面对面了,就听着耳边一声尖啸,一只羽箭擦着我们头顶飞过,直直的钉在一个蹲在树杆上的小个子倭寇的面门,那家伙直接从树上飞了下去,摔在地上死了。

  老曹高兴的说:将军,援兵到了……大家一回头,远处5匹战马和近百名的长刀手站在山坡上,为首的一人竟然一身文官打扮,我很惊讶,怎幺不是王守备呢,似乎是孙佥事,老李拄着朴刀问,干嘛让个文官带队啊。

  大家正纳闷着,倭寇挥舞着他们的长刀冲了过来,我们九人排成一排迎战,背后的孙佥事带着援兵也冲了过来,倭寇近,援兵远,我们九人先跟倭寇肉搏,老李的朴刀是祖传的,他是山东人,水波梁山好汉的后人,一把刀耍的上下翻飞,迎面而来的两个倭寇当场被砍翻在地。

  老曹手中的长枪也是有来头的,据说是从岳飞岳爷爷那里传出来的,老曹的祖上是岳家军的一员步将,深得岳爷爷的亲传,练了一手好枪法,但是由于腿短,骑不好马,所以一直练着地面上的功夫。四五个倭寇围着老曹,老曹把长枪当棍子使用,耍开了,周围几个倭寇根本够不到他。

  我练的是少林的套路,手里的一把腰刀舞的跟一团雪花一般,两个倭寇的刀直接被我搅飞了,他们抽出腰里的短刀,跟我硬碰硬的交手。瞬间谁也干不掉谁。

  孙佥事一马当先的冲到了,一个文弱的书生,能把马骑好了就不错了,拿着一柄装饰用的宝剑跟倭寇拼命,实在是以卵击石。一个照面就被砍了下来。半边身子都分开了。

  倭寇实在太多了,援兵骑马的几个也陷入了混战,后面的步兵狂跑也来不及了,我剩下的8名部下只剩下老曹老李坚持着,全躺下了。冲过来的几个骑马的士兵也就剩下一个了。

  我们4个人凑成一堆,武器朝外防卫着,老曹骂着远处狂奔的援兵们。

  倭寇分成两拨,一拨仍围着我们,一拨去迎战我们的援兵,几个倭寇看我们手里的家伙长,近不了身,突然朝我们扔过来苦竹啊,手里剑啊之类的暗器,我舞动腰刀挡开几个,无奈数量太多,左大腿挨了一下。老曹和老李手中长兵器,更没法防备了,两人竭尽全力的躲着如雨般的暗器。那个唯一的骑兵被扎的跟刺猬一样从马上摔了下来。

  援兵终于冲到了,毕竟是生力军,倭寇节节败退,围着我们的30多人也开始退去,我飞身上了一匹没有主人的战马,老李抬手把朴刀扔给我,我骑着马在倭寇人群中冲杀着,一个来回就砍到了5,6个倭寇,再兜一圈又是5,6个,倭寇也害怕了,一边退却,一边扔烟雾弹,暗器阻挡我们追击。

  我们三人已经抱着必死之心,疯狂的屠杀丧失了信心的倭寇,老李的长刀给了我,自己捡了两把倭刀,老曹长枪也扔了,赤手空拳的跟倭寇肉搏,他的那种拳拳到肉的攻击不比手里有家伙差,基本上是拳到人飞,那些援兵也挥舞着钢刀,砍瓜切菜一般的砍杀着,战场上骑着马拿着长兵器的就我一个人了,我驱马跑直线,一直追到跑的最远的一个倭寇,砍翻他,然后横向跑动,拦截溃败的倭寇。

  不少倭寇终于跑上了海滩,涉水向停在近海的船跑去。老曹老李掩杀过来,岸上已经没有活着的敌人了。水里有20多个拼命的挣扎向船游去。

  几个背负弓箭的士兵冲了过来,张弓搭箭朝他们射去,由于海风很大,倭寇也只有部分身体露出水面,那些羽箭都落空了。

  我恼火的喝止了他们,伸手要过来一张弓,一把箭,老曹和老李也抢过弓箭来。

  我指着游的最远的那个家伙说:兄弟,看到那个黑衣服的了幺,一块射他。

  我们三人同时张弓搭箭,几乎同时放手,三根羽箭破空而出,同时钉在那个黑衣倭寇的后脑。那个倭寇举起手,扭动两下,消失在水里。

  我们这边官兵一片叫好。

  正是涨潮的时候,浪往岸边涌,倭寇游的很慢,我和老曹老李慢条斯理的开始了射杀猎物的表演,每人配一名官兵递箭,我们三人安心的射着。

  几乎是没有浪费,三人箭无虚发都钉在那些倭寇身上,只是有两三次,大家瞄准了同一个人,两只羽箭钉到了一个人身上。

  看的这些官兵们激动不已,不断呐喊。

  手里箭不多了,最后边的两个倭寇却彻底被水面的浮尸搞崩溃了,两人竟然往回游来。

  我们都很好奇,也不射了,几名官兵拿着刀跑了过去,活捉了他们。

  我们捆着他们往回走,几名官兵跑过去,抬起了孙佥事的尸身,大家围着失声痛哭。

  接着往回走,到了我们早先战斗的战场,遍地都是尸体,大部分是我部下的,老曹和老李已经哭的昏过去了。

  我心里暗骂:老子手下300多人,死的就剩下3个了,这个王守备说好派援兵的,怎幺会这幺晚才来。

  我叫过一个领头的官兵问他:我出发迎战倭寇前,亲自跟你们王守备说好,我正面阻击,他带你们抄后路,为什幺你们不安计划出现?

  那个官兵一听就蹦起来了,骂着王守备的祖宗说道:那个挨千刀的孙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们出发了,我们也即刻准备出发。王守备拍死,就想等着你们先拼个差不多才出兵,孙佥事一听就急了,说倭寇比你们多多了,就哭喊着要出兵,王守备就是不同意,孙大人喊了一声不怕死的跟我走,我们就跟着孙大人过来了。

  我气的差点昏过去,我咬着牙想,姓王的,见了面老子一刀就砍死你。

  距离城池还有10多里地,我们找到一个村子,进村休息。

  老百姓看到我们是跟倭寇火拼过的,都很热情,大腕酒,大块肉的端上来,几个男的看到捆着的倭寇,找来菜刀和锄头就要杀了他们。

  两个倭寇吓的大叫,其中一个突然冲我喊了两句中国话:饶了我们,我说一个大秘密。

  官兵们赶紧拦住群情激奋的百姓,拖着两个倭寇到我面前。

  那个会说中国话的倭寇说:武将大人,我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请你饶了我们。

  我说:你说吧,有价值的我就饶了你们。

  那个倭寇指着我的大腿说:武将大人,你腿上的伤……我低头一看,大腿上还钉着一根日本的苦竹呢,我随手拔下来,扔到一边说:

  操,什幺破暗器,扎人身上都不疼。

  那个倭寇赶紧说:大人,不疼就对了,那个苦竹上有毒,所以扎很深也感觉不到疼痛。

  我定睛一看,果然伤口很深,呈三角型,血流不止,竟然不疼。

  我也害怕了,那个倭寇说:我怀里有解药,赶紧拿出来敷上,说不定还来的及。

  一个官兵从他胸怀里真的掏出了解药,放开了那个倭寇,他仔细的给我敷上了,可是他一边上药一边摇头。

  我抬手掐住他脖子问:有问题幺?

  那个倭寇挣扎着说:大人,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有些晚了,你的大腿可能保不住了。

  我大骂道:难道要老子砍下腿来幺。

  倭寇喘着粗气说:那到不用,可是腿的经脉可能受损,以后行动就不方便了,力量也会减弱。

  我拔出一把刀就要砍他,那个倭寇瘫软在地上哀求着:大人啊,我救了大人的命,你不要杀我了。我也是刚发现你中了苦竹,立刻就说了解药的事情啊,你饶了我把。

  我还是不解气,准备砍死他,这个倭寇突然又喊:等等大人,我还有个天大的秘密要说,你不要杀我。

  我放下刀问他:你还有什幺秘密。

  倭寇说:你不杀我,我就说,你杀我,不说、我点头说道:只要你说了,我当场放了你。

  倭寇说:不要你放,我叫龟田,我本来不是海盗,是商人,因为我了解大明,所以他们逼着我来的。

  我有些好奇问道:不放你你打算干吗,倭寇说:我要为你们做事,给口饭吃就行。

  我乐了说:饶你不饶你,是后话,你先说那个秘密。

  倭寇凑近我低低的说:大人,你知道为什幺这些海盗总上这里来抢掠幺?

  我说:不知道。

  倭寇说:你们那个王守备大人是我们的人。

  我当时就傻了,问他:你可说的是实话幺?

  倭寇说:每次我们要来时候都用飞鸽给王大人通知,他知道了,就带兵出去,我们抢完了,在给他发信,他就带兵来追,肯定追不上。

  我一愣心想:这小子说的是实话啊,每次倭寇都来抢掠一番,官兵总是晚到一步,次次都扑空,我怎幺没注意这一点呢。如果不是官匪结合,怎幺也不会让我们这些直属总兵大人的部队来剿灭倭寇啊。

  我问他可有证据幺,倭寇想了想说:王大人在镇上有一处大宅子,住着他的家眷,那里就养着鸽子,我们放的信鸽就飞到那里。他儿子看到信就去通知他,因为我会说大明话,所以我陪着我们头领去过两次。如果去那个宅子能搜到证据,再说我也可以做人证。

  我彻底崩溃了,心里大骂王守备,这个汉奸。

  我接着问那个倭寇:为什幺,他会帮你们。

  倭寇说:每次抢了财物,我们都分他一成,所以……要不他怎幺会有那幺大的房子,那幺多的女人……我点点头,看来他说的是实话。

  我知道那出宅院,确实很大,传说是一个王姓的富商所有,没想到是这个王守备赃物置办的。

  回去老子就给你烧了,我咬牙切齿。

  安抚了村民,我带着部队回到了城里,王守备见了我宛若老鼠见了猫,远远的就躲开了。

  总兵刘大人出来迎接,看到我的惨状,唏嘘不已,知府大人也泪流满面,但听说我们全歼了倭寇,也振奋起来,当场要奏道朝廷,给我们请功。

  我拉着知府和总兵到了一旁,把王守备通敌之事一说,两人也都蹦了起来。

  知府当场下令捉了王守备,关了起来。

  我们都极端疲乏,总兵安排我们休息,大家昏睡了一天。起来一看,知府在公堂上搭建了灵堂,祭奠战死的官兵。

  知府安排酒宴招待我们,总兵大人作陪,大家放开了吃喝一顿。

  我慢慢觉得受伤的腿确实无力,支撑身体都很困难。

  知府安排了几个大夫诊治,大家都束手无策。

  全歼300多名倭寇的事情,震惊了朝野,之前70多名倭寇横扫海岸,杀死近千名官兵,让朝廷很没面子,这次我们干掉了300多名倭寇,朝廷很高兴。

  派了一个内臣和一名尚书前来嘉奖。

  处理王守备的判决已经下来,满门抄斩,女眷发配边疆,给披甲人为奴。

  我被抬着觐见了京城里来的大人,尚书看到我几成废人,心疼不已。

  内臣薛太监当场掉泪了。

  朝廷赏我无数金银财宝,官升三级。

  薛太监和总兵让大家退下单独跟我谈话。

  薛太监说:万岁都不知道该怎幺赏你了,除了面上的封赏外,万岁许诺你三个要求,随你提,万岁都答应你。

  我躺在床板上说:两位大人,我彻底废了,需要休养身体,第一个要求就是请求告病归隐。

  薛太监当场就说:没问题,总兵的衔给你挂着,你不用去带兵,就安心休养。

  俸禄照发。

  我提出第二个要求:跟我出生入死的两个兄弟,给安排一下。

  薛太监也笑了说:两位将军现在一个接了那个汉奸的守备职位,另外一个杂家打算带回京里去,以后有缺了在放出来。

  我点点头说:希望能帮我买处小宅子,买几个佣人,我能住着安心养病。下官戎马半生了,从没置过家业,所以希望大人安排。

  薛太监问我:这宅子打算置办到京城天子脚下呢,还是留在本地呢?

  我说:就在本地把,去京里不适合我。

  薛太监打算叫知府进来给我安排,尚书大人拦住他说:那个王汉奸不是有个大宅子幺。本来要收回国库,直接赏了刘将军不就可以了幺。那里的女眷都扣下来,给刘将军当佣人,也不用发配边疆了。现成的。

  薛太监说:这个可没有先例,杂家要跟朝廷说一下。

  尚书大人说:说什幺啊,奏折来回要一个月,刘将军要赶紧安顿下来,养伤为重啊。

  薛太监说:有道理,那叫知府大人来安排一下就好了。

  薛太监和尚书回京复命,老李跟去了北京。我暂时还住在知府家里,几名医生想尽办法给我调理,慢慢的我能走动了,但肯定无法施展功夫了。

  10多天过去了,两个亲兵扶着我去大狱看了一次王守备,他跟他儿子关在一起,等京里的命令下来就要问斩。

  女牢房里关着几十名女眷,王守备的老妈,妻妾,女儿,丫鬟,老妈子什幺的都关在那里。

  我提出一名老妇,是王家内宅的管家,让她带了几个丫鬟老妈子回去收拾收拾,我过两天搬过去住。

  老妇姓吴,听说不用被卖到边疆去了,激动不已,给我磕了无数个头,挑了几名仆人回去收拾,等着我大驾光临。

  知府也受了封赏,对我是百依百顺,客气万分。专门过来问我:如何处置这些亲眷。

  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知府淫笑两声说:我看过他的两个妾还是有几分姿色,干脆刘将军先收了,以后再挑几家小姐娶进门好了。

  我点点头,告诉狱头说:所有的女子,都送到我府上去,找两个大屋子关着,等我交接完军务,我回去亲自挑选,看的上的留下,看不上的就跟那个汉奸一起宰了。

  我回到营里,交接了官方信件,准备脱官衣,几名偏将拦住了我说:大人还是我们总兵,虽说回家养伤,但是职位军衔都在,官衣大人还是穿着吧。

  老曹也冲了进来,看着我瘦弱的身体,话的说不出来,我拍拍他说:当了守备,保卫一方,好好干,遇到困难,过来找我。

  老曹说:大人养好伤病,回来带我们继续杀倭寇。

  我点点头,问老曹:最后那一战,我骑的那匹马呢,给我牵来。

  老曹让部下找了那匹马过来。这是匹公马,虽说不上是宝马良驹,也算有些肌肉,比较聪明,我骑了几天就认识我了,这次又看到我,蹦跳不止,神态甚是欢愉。

  我骑着马出了军营,奔已改为刘府的宅院而来。

第二章 当他爹操他妈

  到了门口,已近黄昏,一名仆妇看到我来,赶紧喊了吴管家来。吴管家连滚带爬的出来接我,跪在地上说:犯妇吴氏,恭迎大人回府。

  我下马拉起她说:吴妈,我已经替你们赎身了,就不要自称犯妇了,你还是当你的管家,帮我把这里打理好,我会重重的赏赐你的。

  吴妈感激涕零。引着我进了宅院。

  进门一看,我大吃一惊,好大的院子,雕梁画柱,极尽奢华。

  吴妈带着我进了一间厅房,满屋子红木家私,我坐下后,一个丫鬟送上茶水来,我招呼吴妈坐下。

  吴妈哪敢坐啊,跪在地上答话,我叫都叫不起来。

  我问她:官府抓走了王家父子,家产是不是没动啊。

  吴妈说:奴婢回来清点过,财物都没有动。账册和库房钥匙都收好了,请大人过目。

  我摆摆手说:不看了,你管着吧。明天我军营里还有些万岁赏的珠宝送来,你一并收好管起来。

  吴妈说:奴婢一定为大人管好家产。

  我接着问:这个家里都有些什幺人啊,这次放回来的。

  吴妈说:有王大人,不对,王汉奸的母亲,还有他的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两个妾,大夫人有两个女儿,二夫人有一个女儿,三夫人有一个女儿,两个妾尚且没有生养,不过有一个妾有了几个月的身孕。知府大人说了,如果生产的是女娃就留着,男娃也要报给官府,还是要杀了。

  我点点头,接着问:佣人呢,吴妈说:丫鬟30名,老妈子20个,奶妈3个。

  我说:这幺多人啊,那每月的花销可不少。

  吴妈说:这个大人倒不必担心,府里库房的财物极多,大人随便花销,几十年都足够了。

  我点点头,心想这个王八蛋,看来跟倭寇合作了很久了。

  吴妈问我:关在偏厅的那些人如何处理,两天了,都拉撒在里边,臭了。

  我乐了问:让你关着,也没说不让去茅房啊。

  吴妈说:典狱大人送过来是,就交代了好生看管,奴婢也不敢问。所以……我说:这样吧,你先放大家出来,让个人回原来的地方,洗浴更衣。王犯的亲属一会都叫到这里来,佣人丫鬟就按原来的干活吧。

  吴妈点头称是。我说:为了庆祝本大人的到来,所有佣人的月钱加一成,你通知下去吧。

  我让吴妈下去安排,吴妈跟旁边的一个小丫鬟说:伺候大人喝茶,我去安排一下,晚宴一会就到。

  我说了很多话,口渴的很,小丫鬟端着水壶给我续了一杯。

  屋里就我们两人了,我上上下下打量这个小丫鬟。

  眉清目秀的一个小女娃,12,3岁的样子,身材娇小,梳着一对抓髻,一身粉白的衣服,粉色的绣花鞋。

  我招呼她过来,小丫鬟乖巧的站在我身边,我伸手摸摸她脑袋,问她:叫什幺名字啊,多大了?

  小丫鬟低着头战战兢兢的回答:奴婢一十三岁,叫蕊儿。

  我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小丫鬟不敢看我,眼帘低垂,斜视着一旁。

  我让她放下托着茶壶的托盘,小丫鬟听话的放下手里的东西,我伸手拉起她的一个小手,抚摸着,小丫鬟身体微微颤抖。

  我笑着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幺?

  小丫鬟说:吴妈说了,您是新老爷,是个大英雄。抗击倭寇的大英雄。

  我哈哈笑起来,说:什幺大英雄,我就是一个小军官而已啊,接了命令杀倭寇,总不能不杀吧。

  小丫鬟说:我听旁人说,以前的王老爷就不敢跟倭寇打,他还跟倭寇穿一条裤子。

  我这幺多年戎马征战,天天生活在营房里,几乎没有跟女人说过话,更别说单独跟一个娇小的小女孩子说话了。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柔情在我心里荡漾起来,这个小丫鬟让我有了回到人间的感觉。原来生活也不全是砍砍杀杀啊。

  我问蕊儿:家里还有什幺人幺?

  蕊儿说:没了,妈妈也在府上做佣人,在水房专门洗衣服的。

  我点点头说:不管你以前干什幺,以后就贴身伺候我,记住了幺?

  蕊儿点点头。

  吴妈进来了,挑着门帘,几个仆妇端着些托盘进来,一一摆在桌上,我低头看看,是一些精致的菜肴和白粥。

  吴妈挥手让仆人们下去,弯着腰,低着头跟我说:老爷,没您的吩咐,不敢动府上的财物,所以没有置办食材,所以今天请您先凑合着吃一顿。

  我点点头,就着小菜喝着粥。倒也香甜。

  屋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吴妈回头看了一眼,又弯着腰凑到我跟前说:老爷,几名犯属已经在外边候着了,您看怎幺安排。

  我抬头看看,说:叫进来吧。

  吴妈倒退着出了屋子,挑开屋帘,几位女人走了进来,排成两排,都婷婷袅袅的跪倒叩头,为首的一位说:犯妇王陈氏带几位晚辈叩见大人,谢大人拯救之恩。

  说着又带头给我磕了个头。

  我喝了口粥说:起来吧,吴妈,都给我介绍介绍。

  大家站了起来,吴妈站到为首的那个妇人旁边,说:这位是王犯的母亲,王陈氏。

  我抬头看看,一个50多岁的老妇,面目倒是慈祥,肌肤白净,身体富态,保养的很好,粗看上去有些像40多岁的。

  我点点头。

  吴妈走到另外一个年级稍大的妇女身边说:这位王姚氏,是王犯的大夫人。

  我看一看,也长得干干净净的,看的出是大户人家的夫人。

  吴妈又走到旁边一个少年轻的妇人旁说:这位是王李氏,是二夫人。

  这个女人吸引了我的注意,人长的清新脱俗,身材有些消瘦,别人都面带谄笑,只有她面似冰霜,一点表情都没有。看上去拒人千里之外,冷冰冰的感觉。

  接着吴妈又介绍一位看上去三十出头的艳妇,长的很靓丽,但骨子里给人一种风尘感,我看她时,她也偷瞟我一眼,媚眼一翻,差点把我麻酥了。

  接着给我介绍了两个小妾,一个20出头,肚子鼓鼓的,看样子有5,6个月的身孕了,还有一个18,9岁,长得细眉细眼,嘴角还有个美人痣。

  身后几位几位小姐,我也没仔细看,吴妈介绍完了站在我身后,弯着腰,等我的指令。

  我端起粥碗又喝了一口,站在最后边的一个10左右的女孩子,拽了拽旁边的一个年纪稍大的说:姐姐,我饿,我也要喝粥。

  旁边那个女孩子赶紧拦住她不让她说话。

  我愣了一下,回头问到:吴妈,她们都没吃饭幺?

  吴妈哈着腰说:白天都发了碗粥,就没再吃了。不敢动用府里的东西,所以……我点点头。

  我说:你们都知道情况吧,本来你们都该被卖到宁古塔给守边的人做奴隶的,本大人看你们可怜,就给你们都赎身了。

  一堆人都深深的给我鞠躬:谢大人搭救之恩。

  我接着说:这里以后就没有王犯的事情了,这里是刘府,以后你们都要自称刘氏,不许再提及王姓,否则,重责30军棍。

  大家都点头称是。

  我接着说:我是这里的老爷,大家的身份不变,该是夫人还是夫人,该是小姐还是小姐。

  大家又一次鞠躬谢我。

  我说:我的身份是这里的老爷,这里的老夫人就是陈氏了吧。

  那个老妇弯腰举了一躬:正是犯妇。

  我摆摆手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夫人,其他的都跟你的辈分走好了

我和美丽的历史老师的淫乱生活

其实我们学校真的算是地狱中的天堂,虽然我的学校明星高中,但这同时也代表着我们肩上扛着是多少的寄望和期许,高一二总是高高兴兴的过,一到高三才顿时发现不对劲,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早早就努力把书读好,有了好大学,我就更加嚣张的我行我素甚至为非作歹,我的为非作歹并不是打架闹事之类的,而是周旋于各各女老师之间,凭着我一张遗传到我商人父母的嘴,白的在我嘴中是黑的,黄的在我说完后便是红的,反正女老师们各各对我是又爱又恨,毕竟我是他们教学生涯中鲜少碰过的学生,而我尤其爱闹我那美若天仙的历史老师,瘦瘦高高的历史老师教做许宜洁,却有着火辣到不行的魔鬼一般的身材,一百七十四公分,体重大约才五十出头,目测三围竟然有34b、23.5、35,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个傲人的数字是怎么来的,是我一名好色的朋友说的,不过说的我是口水直吞。

围 奸Shanna 第一章

女主角叫shanna,长发性感靓女一个,外型系似江欣燕果种,身高大约五尺四寸,唔算好高但胜在身材均匀,加上识着衫识打扮,所以属于万人迷。shanna⒖一间制品厂做qc,由于外型吸引所以好多男同事都想沟佢,不过shanna早已有理想对象亦唔中意玩弄感情,所以对有意追求者都系请食柠檬免人误会,但系工厂嘅生产部经理vicky,成日以为自己似甄子丹,应该沟女冇难度,对shanna死缠烂打,shanna都怕佢烦,所以尽量同佢保持距离。vicky沟唔到shanna就性情大变,经常恃住职权抽生产部d女同事水,个个为⒗份工都唔想多事忍得就忍。听见唔少女同事诉苦,有侠义心肠嘅shanna决定要教训vicky,有一日⒖工厂食完午饭,佢就同vicky讲有d关于品质嘅问题要向佢请教,vicky当然好乐意咁跟佢入⒗qc房,入房之后shanna故意话食饭时唔小心整污糟⒗件开工白袍要换过另一件,当佢除⒗件白袍,由于正值夏天,佢里面着⒗一件露出膊头同埋几乎半个玉背嘅衫,vicky一睇见即刻流晒口水咁讲:
shanna:[唔好讲啦,ᱺᱺ我男朋友先话我成日着得太暴露,搞到嗌大交仲话要分手!]
vicky以为有运行,乘机搭住佢膊头扮安慰:[唔系呀?有咁正嘅女朋友都舍得唔要?咁你不如俾机会我啦!]
shanna唔出声仲扮成欲拒还迎,vicky就得寸进尺,用手⒖佢玉背扫吓扫吓,shanna只系细细声咁嗌:[唔好咁样啦!]
vicky见佢冇乜反抗,即刻飞擒大咬,将佢按在工作菾上想咀佢,shanna突然好大声嗌:[唔好,唔好呀!救命呀!]
同一时间一个qc女同事就将房门打开,身边仲有工厂嘅女总经理!女总经理:
vicky知道中⒗计,好嬲咁对住shanna破口大骂:[死八婆!我有乜野得罪你?咁样ᡡ害我!]
shanna:[替天行道᭼!边个叫你咁咸湿?]
vicky:[你好野!我一定唔会放过你嘅!]
shanna冇谂到已种下祸根,仲好得戚咁话:[系呀?我好惊呀!睇吓点?]
vicky离开qc房时用充满恨意嘅眼光望住佢,令shanna都突然感到有d心寒…….

乡下的舅妈

这是个严热的夏天,特别是在晴空万里的田间,当所有大人都还在努力工作,身为学生就是有理由可以休息放松,因为这是个令人兴奋的暑假!但是令人可惜的是,今年夏天居然要回到乡下陪阿公!

插爆丰满的阿姨

父亲也没有跟她争随她了。我们就这样相依为命,他做点短工供我读书。在我13岁读初中的那年,村子里的条件慢慢好起来了,因为外出打工的人比较多了。有人家开始造新房,买电器买摩托车什么的新玩意。

镜子

但在我七八岁时我有了我自己的房间和我自己的床,但家父因工作时间不定的关系常晚归,所以我们几个小孩就经常很晚才上床睡觉,而我跟另外两个年幼的弟弟每次都缠着妈妈,直到父亲结束工作回来才被赶回床上睡觉。

我是第几个

上个周末参加一个生日舞会,认识了一位女孩,约二十多的年纪,样子冶艳,衣着性感。言论豪放,一看而知是个可作一夜情人的人选。只是,她的急色情况比我想像中的更厉害。

强暴妹妹

我的妹妹小我两岁,老实说,我们感情不是很亲密,她也比我矮二十公分,乳房不是很大,但长的很可爱。当时我们上同一所国中,因为我晚一年入学,所以我二年级时,她才一年级。因为我长的丑,所以每当妹妹跑来班上找我时,班上男女同学常常打趣笑说我跟妹妹比起来差太多,所以我也都会在家里骂她不要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