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姨子在车上做爱

我如约来到了我们见面的老地方,一间叫福酷的餐厅,一进门,我就看见小姨子坐在一个角落里,点着烟在发呆。我走到她的身边和她并排坐了下来,她看到我来,非常的高兴,眼里还有一丝忧郁和愧疚,象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女孩。我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看着她的眼睛,想说些安慰她的话,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强忍着眼泪,从嘴角挤出了一丝艰难的微笑,跟我说她没事。 我们就这样默默的坐在那里点菜,吃东西。饭吃的很快,天色刚刚擦黑,我们便走出了餐厅。 我拥着她的肩膀钻进车里,发动车子,准备送她回家。她突然提出想再和我聊会,就在车上,我答应了她。于是,把车开到了路边的一个停车位里,灭了车跟她聊了起来。

在夜店被上了

「娟娟,陪我去逛逛街好吗?」盈慧茫然地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向我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当然爽快地答应了。

来嘛!姐夫给你上课

许多男同事要求姐夫帮助他们追求我,都被姐夫严辞拒绝,其实我觉得姐夫自己对我垂涎已久。这也难怪,对于一个和自己住在一起、美丽、青春、可爱、纯洁、诱人的花季少女,一个从未被男人的阳物插过的妙龄处女,一个会因为男人的强迫而挣扎的纯情小女生,一个会在男人的跨下紧张、害怕、羞愧的温柔小宝贝……是男的又怎会不冲动!

歹徒逼我上妈妈

  也不知道昏迷了有多久,当我悠悠醒来,只觉得后脑痛得令人难受,正想伸手去去摸,才发现双手双脚已被人用麻绳紧紧绑住,根本动弹不得,抬头一看,母亲也像我一般手脚无法动弹,而母亲身边站着一个头上着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的男人,正虎视眈眈的环顾着屋子四周。

妈妈的菊花蕾

  今天是个好日子,阳光明媚,空气中夹带着清新的海风,远处白舫点点,近处沙滩上不时传来游人欢乐的笑声。今天也是个大日子,是我和妈妈去登记结婚的日子。一早上妈妈就忙着打扮自己。

我操了嫂子她妈

嫂子决定礼拜六走,去二十天央︻,让我还是在这里住。礼拜五的下午小丽的外婆来了,只感觉那位阿姨好性感,身高一米六三的样子,皮肤白皙,穿了一件露胳膊的薄丝上衣,下身一条短裙,配一双奶白色高跟鞋,双腿被一双会色的丝袜紧紧包裹着,我看着实在太过瘾了。

乱伦家族

  作者:秋离、天山童姥  乱伦家族(一)  小茜安静地走进屋子里,不想去惊醒任何人,因为现在是半夜二点,她刚从一个朋友的生日舞宴回来,然后静悄悄的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并点亮房间的灯。她的爷爷奶奶这几天来她家玩,睡在客厅旁的房间里,他不想去惊醒他们,她无力地躺在床上,她现在仍然感到性求不满,因为她的男朋友没能够去参加那场宴会。

不伦之爱三部曲

  原作:某某人  补足:xxx  第一部  我今年29岁,让我来叙述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往事,那是我跟我太太(宜文)还在谈恋爱的时候的事情。

母亲的呻吟声

  一直到了我们搬了到新家去。但那个时候我跟父母就开始分房睡。虽然跟父母分房睡,但偶而还是会跟他们一起睡。那时候就又会听到小时候听到的『叫声』。

我是公公的牲口

    他脱掉我的上衣,又拉起我的屁股,将内裤拉下,将它丢在地上。把我将两腿张开,将阴部暴露出来,我一丝不挂地在小义面前。接着公公把光„的我抱上了肮,拉开我的腿,将两只手指插入我的逼里“看你妈妈的淫洞嘿...孩子,到这来???你就是从这里出来了,你爸爸和我还有许多男人都喜欢操的地方,来???孩子这是你妈的阴核???快点来???舔你妈妈的淫穴。”小义有点害怕;“爷爷,她是我妈妈。”“傻孙子,你不是想上她吗?她是个婊子,和几十个男人上过床,许多人搞过她的小穴了,没有关系的。快点来呀!”他直接过来将小义拉到我前面,跪在我张开的大腿之间。”快,舔你妈妈的淫穴,看看她是一个多麽淫荡的女人。”我知道公公是要作贱我,要我在儿子面前变成一个荡妇。公公抓着我的头发,“快让小义舔你,快点否则今天晚上我奸死你,还把发骚的录像带给胡松邮去,他的脾气我想你也知道,如果他知道你卖……。”我知道我只能按着他说的做,否则我真不敢想,如果胡松知道了会怎么样:“乖孩子...舔妈妈的屄洞吧。我求你尝尝。”我被迫伸出双手抱住儿子的头,对着他说。压儿子的头到自己的两腿间。”快...阿义舔吧!”他伸出舌头开始舔起我的小穴。“嗯...啊...儿子不要???”我立刻发出了呻吟,儿子的舌头在我的阴蒂和小穴中来回地吃着,这时公公把他的阳具放到我的嘴里,我开始为他口交。我一想到十五岁的儿子正在舔着我的下体。而嘴中含着公公的粗大的阳具就忍不住发出了呻吟,下体传来的快感让我无法克制自己。公公爆出了笑声;“你可真是淫荡,连被亲生儿子操都喜欢”小义将舌头深入我的穴中,吃着我开始流出的淫液。同时,他主动的将手伸向我的双乳,开始搓柔起来。我试着对抗下体传来源源不断的快感,但越来越强烈的快感让我无法克制自己。公公用双手将我的腿拉到肩上,让我的下体完全的暴露在儿子的面前。“孙子,来看看你妈这个婊子的逼。”“啊.啊...阿义不要看???”我羞愧难当,小义好奇地看着我双腿之间的逼,用手指拉着我的阴唇“爷爷,我妈这怎么这么黑呀,里面的肉到是粉色的?”公公拉开我的阴唇,用指甲扣进肉里“以前她刚嫁过来的时候这个小阴唇也是粉色的,你爸那时候年轻,一天要干你妈十几次,这十几年除了你爸还有其他的人不停地操,就给磨成黑色的啦。”小义用牙咬着我的阴唇,朝外面拉咬着,“爷爷,你看这里面怎么流白汤啦。”公公把我的淫液挖出来一些,擦在我的嘴唇上,“婊子,告诉他,你为什么流汤啦。”    “因为我想让小义操我,用力地干我,用你的大鸡巴,和你爷爷一起轮奸我。”我被逼和我亲生的儿子说着下贱的话。小义把鼻子贴在我的下体,舌头朝我的逼里一下下地捅着,“啊……”我被他玩出了淫荡的欲望,小义的手用力地搓捏着我的奶子,突然我感觉到疼痛,原来是公公用姆指和食指在捏我的奶头,他的鸡巴放在我的脸上,巨屌就正好挺到我嘴边,我迫不得以的张口含着,热烫而又坚硬的大龟头占满了我的口腔,我的小舌头的服侍着口中的大东西,一双手套弄起粗大的圆柱体,小义把我的大腿朝两边拉开,他的舌头朝我逼里的最深处去了,公公一边享受我的嘴巴,一边用他的大手抚我的脸颊和头发,还对着跪在我下体的小义说着风凉的话:“孙子,这就叫口交,一会让你妈含着你的大屌,让你感觉一下。”他又邪恶的问我。“想不想吃你儿子的屌。”      我被迫抬头回答他:“是,我想吃儿子的鸡巴!”听我回答了,公公又把沾满我晶亮口水的大龟头塞进了我嘴里。一下下地像插我的阴户一样,干我的嘴巴,每一下都刺到了我的喉咙处,几分钟后,他把他的鸡巴从我的嘴里抽出来,拉着我的头发将我拉起来,强迫跪在阿义的面前,让我们交换了位置。“小义,来享受一下你淫荡的妈妈的嘴巴吧?你为什麽不让她也吹吹你的鸡巴呢?别只知道玩她的骚逼,你妈有许多地方你还没有玩过呢。”公公从后面将双手穿过我的腋下,用力的握住我的双乳。“看你妈妈的奶子还真是大吧!她就像一条奶牛!”公公继续说着“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孩子...想不想先吸吸看啊?”阿义吞了吞口水,捧着我的乳房“对...就是这样。舔舔看...吸吸看...就像你在是婴儿那样。”小义将我一边的乳房用嘴含着,用手玩着另一边的乳头。我依在公公的怀里,无助的呻吟着,公公一面看小义吸我的奶,一面用手指插我的逼,我被逼让他们祖孙俩任意的玩弄自己的身体。过了一会,小义吐出了我的奶头,离开我的胸部。他将裤子拉开,露出了他的鸡巴“对,这就对了。让你妈妈吸你的鸡巴”小义将鸡巴拉出来,向我挺去。“妈妈,吹我的鸡巴...”被欲望淹没的小义轻轻的对我说,我被公公按着头,顺着阿义的动作,张口将儿子的阳具吞下。小义的屁股开始前后摇动,他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变的更硬更大“孩子,可以啦,快停别射在她的嘴里啦,来快点干你妈妈的逼。”公公看着儿子糟蹋我,十分的兴奋。公公强迫我躺下并且将我双腿打开“上啊!孩子,干你妈妈这个淫妇。”小义真的爬到我的身上,他用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阳具,将它导引到我的阴部。他的身体往下压,让他的阳具插入我火热、湿润的洞里,一下子刺了进去,我的儿子,我十六年前生出来的儿子,用他的鸡巴在干我,他年轻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硬硬的胸压着我的奶子,公公拍拍我的脸:“贱货,说点什么助助兴吧。”“用力...儿子...用力干我……。”我对着儿子淫叫着“啊...啊...喔...”我感觉着儿子的鸡巴在自己的淫穴中进进出出,禁忌的快感,让我无法自拔“用力……射进来...孩子把你精液射到妈妈的身体来...”我淫叫道“让我怀你的孩子???让我为你生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