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火拼下的牺牲者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樱田
慧子 
  
  
  
  
  
 
我 
  
  
  
 26岁
郭奕钧 
  
  
  
  
  
  
 
我丈夫 
  
   33岁
=============================================
郭恒
(北区帮主) 
  
  
  
 
我公公 
  
   60岁
王震
(南区帮主) 
  
  
  
  
  
  
  
  
 58岁
王宏凯 
  
  
  
  
  
  
 
王震之子 
  
 30岁 
  
  
  
  
  
  
  
  
  
   
=======================================================================================
我叫樱田慧子,今年26岁,在我24岁那年嫁来了南方岛国—湾岛菧菗蒯蓂,慇慢慱慵
这是一处观光胜地,每年吸引了大批观光客前来旅游漒潳滽漟,掴掼摴摬岛上靠着蔚蓝海岸、水上设施、赌场饭店等为主要产业。
三年前,我与一群朋友从日本来到这个国家游玩痪瘌瘊疡,瞄睽睮睾
晚间,参观赌场结束后塽墉尘寿,踂踊踇踀想不到碰上了当地的地痞流氓,
他们觊觎我的美色,将我强拉至暗巷中,粗暴的拳脚相向,逼我脱去衣物,
地痞:[日本货,,,兄弟们有得爽了,,,,]
我被四、五个男人压倒在地上,他们不断地亲吻我、抚摸我,
我当时已经完全绝望,不断地哀求他们不要轮奸我,
就在危急时刻,一群正义之士挺身而出,一阵乱棒斗殴之下,想轮奸我的五名恶徒逃之夭夭。
[小姐,妳没事吧]一个温柔、关怀的声音询问着。
我抓起一旁的衣物不断地哭泣,[好可怕,,,好可怕,,,救我,,,,救,,,,]
[没事了,,,坏人都跑了,,,,]
那是我与我老公的初次见面,奕钧带着七、八个小弟出现在我面前,
奕钧:[妳放心,,,这赌场是我们管的,那些坏人不会再来了,妳以后不要一个人单独外出]
这一次的搭救,也让我对眼前的帅气男子产生好感,
要返回日本以前,我们也互留了对方的联络方式,
经过一年多的互动、往来,我们结成了异国亲家,我嫁到了湾岛。
我的公公是当地的角头大哥,也算是道上有名的人物,
他为人重情义,结交了不少的人脉,我夫家可算是称霸湾岛北区的要角,
然而,南区有其自己的势力,帮主叫做王震,为人不像我公公一般豪气千秋,
王震身为南区帮主,放任手下胡作非为,以武力强夺地盘、奸淫掳掠样样坏事都做尽,
是道上极具争议性人物。
某一天凌晨,
家里客厅一阵骚动,听见很多人吵杂的声音,我心里有点不开心的爬下床看看,
[不好了,,,不好了,,,老爷中枪了,,,,,]家里的保镳呼喊着,
整间屋子乱糟糟,大家手忙脚乱,我随便拉了一个回来通报的小弟询问情况如何,
[刚刚老爷刚从酒家出来,就被人埋伏射击,现在已经送去医院,少爷要我们回来通知一声]
[怎,,,怎么会这样,,,]我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
两天后,公公用着微弱的气息仅留下一句话:[南,,,区,,,王,,,,震,,,,]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我丈夫伤心不已,内心十分悲痛,
于是,他召集了帮众,打算与南区一拼高下,[血债血还!!!]奕钧高喊着。
他们计画了很久,打算暗杀南区帮主王震。
在公公死后,帮内的成员也引发了一阵出走潮,留在我丈夫底下的,大约只有原来的一半不到,
许多人都趁机独立,在不然就是投靠南区帮。
晚上上床睡觉时,
我:[老公,,,可不可以不要报仇了?]
老公:[不行,杀父之仇怎么可以不报]
我:[我害怕会失去你阿,,,你想想,假如你发生意外,叫我和宝宝怎么办?]
老公:[我不会有事的,况且我心意已决,马上就要行动]
奕钧吻了我一下,向我保证他一定会平安无事,要我安心。
跟奕钧行房后,我还沉醉在幸福的余温之中,奕钧开口:[明天,我会留七个小弟在家,妳不要出门]
我:[你,,,你们明天就要动手?]
奕钧:[避免夜长梦多,明天妳跟宝宝在家不要乱跑,等我好消息]
我:[求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奕钧:[有那么美的老婆在家,我当然会准时回来,记得穿那件黑色性感薄纱内衣等我,明晚我们再生一个宝宝]
我:[我那么担心你,你还有心情说笑]
奕钧:[明天解决了一条生命,当然要制造一条新的阿]
我用力打了老公一下,之后就相拥而睡。
========================================================================================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客厅中等待着老公回来,
大约晚上10点,大门的保镖:[大哥回来了,快开门]
老公的座车开进了院子,忽然间院子枪声大作,两名出去迎接的保镖中弹倒下,
另一名机警的保镖见瞄头不对,把腿就要往屋内跑,正要跑进屋内时,一把武士刀由后砍击,
他也应声倒地,屋内的小齐见状,准备掏枪上前,想制止他们的行动,但一刀而下,小齐的手便遭砍断,[阿,,,,我的手,,,,阿,,,,,]小齐疼痛难耐,跪在地上苦苦呻吟。
我见到小齐被一刀砍下手臂也吓得惊声尖叫:[阿,,,,,,,,,,,,,,,,]
一个年轻人批着一件风衣带着30多个黑衣人进入了屋内,
[通通不要动,你们剩下三个人,还想反抗吗?]那名男子恐吓着屋内,我仅存的三位贴身随扈。
[反抗就是他们那样的下场]男子指着倒卧在血泊之中的小齐。
[你们是谁?想要干嘛?]我强忍着紧张情绪,支支呜呜地问。
男子回答:[我叫王宏凯,我爸爸就是南区帮帮主,想必这位美人就是慧子小姐]
我:[是,,,,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你竟敢登门入户进来]
男子冷冷的回答:[知道,,,知道,,,不就仇家的住所嘛,你老公刺杀我爸被活逮了,现在正在我家接受拷打]
[怎么会,,,怎,,,怎么会,,,]我不可置信得差点昏过去。
王宏凯:[我来接收他的地盘、财产、房子、车子,,,还有,,,,女人]
我:[你想干嘛?]
王宏凯:[早就耳闻慧子小姐美貌出众,如今一见真是惊为天人,以后妳就是我的女人了]
[闭上你的狗嘴]我气愤的说着,并且吐了他一口口水。
[啪,,,]一把掌往我脸上打下,[樱田慧子,妳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我怎么整妳]
旁边我的三名保镖已经被恐吓住,完全不敢出声,只敢站在一旁观看。
王宏凯:[北区帮的少夫人,来让北区人尝尝吧,大家说好不好]
我:[你,,你想干嘛]
[我们来看看北区帮的人,怎么享受自己大哥女人好吗?]王宏凯淫笑着问。
旁边带来的小弟每个面露淫笑附和着,[好阿,,,好,,,好,,,]
王宏凯指像一旁的护卫小政,[你,过来]
小政害怕地走到王宏凯身边,旁边的人一棒往他头砸下,小政抱头跪地。
[想不想上自己大哥的女人?]王宏凯质问着小政。
小政勉强摇摇头:[不要,,不,,,]
王宏凯:[你大哥已经倒了,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刀结束自己,还是你要听我的,奸了你主子]
小政惊恐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断的对他摇摇头[不行阿,小政,不行]
旁边的众人不断地起哄:[上她!上她!,,,,,大哥的女人机会难得]
王宏凯:[过去,,,过去把你老二塞进慧子嘴里]
我:[你这变态,,,不要这样,,,]
小政在威胁之下,一步步地朝我走来,并将自己的裤子退下,
[小政,,,不要,,,不要阿,,,不要这样,,,]我祈求着小政放过我。
[大嫂,,对不起,,,]随后小政一把抓住我的头,阴茎就直挺挺地往我嘴内塞,
旁边的众人不断高喊:[好阿,,好,,,北区的小弟,搞了自己嫂子,,,好阿,,,]
小政腥臭的阴茎就在我嘴里任意的抽动着,
不时我还可以听见小政低沉的呻吟声,[喔,,,好快活,,,喔,,,]
旁人大笑:[你们看看,,,居然给自己大嫂含到呻吟]
我:[小政,,,拜托你不要叫,,,,]
小政似乎已经被色欲冲心,渐渐地抓紧我的头,前后摆动,
小政:[喔,,,原来大嫂这么棒,,,喔,,,]
过了十分钟,小政抽动的速度愈来愈快,快使我喘不过气来,最后一股精液就在我口中爆开,
我被呛了一口,不停地咳,不停地咳,[咳咳咳,,,咳咳咳,,,]
王宏凯:[太精采了,,,太精采了,,,这戏码真不赖,,,怎样,慧子,我们的大嫂满意吗?]
我恶狠狠的瞪着他:[你这禽兽,你会下地狱]
王宏凯:[是嘛?那我先让妳尝尝地狱的滋味吧,今晚,我要妳满足在场的所有人]
[好,,,好,,,大哥,,,你先上她]旁人鼓噪着。
王宏凯:[先把那小政拖出去处理掉]
小政:[不要阿,,,老大,,,不要,,,]
最后小政被带到了屋外,下场如何我不得而知。
王宏凯:[慧子,换我俩来亲热亲热]
[你这禽兽,,,不要,,,不要,,,,]我苦苦哀求他。
王宏凯:[北区帮少主的女人,就该在北区少主的床上折磨她]
全场哄堂大笑,还有人吹着口哨,
我被强拖进房间内,经过我剩下的两名随护身边,我以乞求的眼神看着他们,
希望他们救我,我好害怕,救我,,,救我,,,
但他们却无奈地将眼神飘开,不敢直视我。
[把那两个窝囔废带上来,看我怎么搞他们大哥的女人]王宏凯喝令着。
王宏凯一把将我丢上了床,我再怎么用力挣扎也是没用。
他就压住了我,用一只手扣住了我的双手,并开始强吻我,还用舌头在我嘴里不停的翻搅。
而他的另一只手把我的t恤翻开、并透过胸罩搓揉我的胸部。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但他很快就制伏了我。
王宏凯:[真是淫荡,居然穿着性感睡衣在里头,怎样,原本在等你男人吧?这可便宜我了]
我:[阿,,,放开我,,,,阿,,,,不要,,,,]
王宏凯将我短裤脱掉,并用他的大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
[真光滑阿,可真遇上极品了]
这时我的胸罩也已经被脱掉了,经过挑逗下,尖翘的乳头看起来特别明显,他掀开我的上衣,
并且二话不说就开始吸吮我的乳头,[呀!,,,唔,,,不,,,啊,,,]我忍不住开始尖叫了起来。
王宏凯听到我的叫声,就淫笑道:[嘿嘿!这小淫娃开始兴奋了。接下来有得爽啦!]
他开始隔着内裤舔着我的私处。
我夹紧了大腿想阻止他的行动,但他却用力的分开我的大腿,并将我小的不能再小的裤子脱掉。
[啊!,,,]我已经放弃了抵抗,王宏凯直接的舔弄着我的肉缝,并用手玩弄着我的阴核。

王宏凯说:[好!我看妳也够湿了。]他将内裤脱下,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弹了出来,
天哪!他的阴茎很大,我猜超过了十八公分,而且好粗。我紧张的双脚乱踢,
但他马上抓住了我,并说:[来吧!好好享受我的『大鸡巴』吧!]
旁人开始鼓噪着,我见到我老公给我安排的两个保镳,他的的裤裆也鼓起了一包。
接着,他缓缓的将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娇嫩的花蕊,才刚放进了一半,
我就痛的大叫:[啊!!!不……住手……我受不了啊!]
当王宏凯将他的阴茎完全放进我的小穴时,我已经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接着他开始在我小穴里抽动,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个龟头在里面,再狠狠的插入,
并且慢慢的加快速度。他还一边用淫秽的口吻说:[哦哦!!!这小淫娃夹的我好紧啊!真爽!],
旁边的人不停地吹口哨:[大哥,让这娘们知道南区帮的威力]
我的花瓣受到他最凄惨的蹂躏,身体好像完全变成了男人发泄性欲的性器官了,
他无比粗暴的动作,一下下将我推向地狱当中。粗大的阳具在我的阴道内磨擦,
又不时的以言语羞辱我,我有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
王宏凯把我的双脚架到肩膀上,抓紧了我的腰开始用力抽送,我随着他的动作不停的大声尖叫
[喔,,,痛阿!,,,怎么,,,会,,,这么,,痛,,放过我,,,啊,,,,],
他说:[怎么样,小淫娃,我这样搞妳爽不爽啊?]
我:[你会下地狱,你不是人]
正被大力狂猛抽送着的我,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来的行动,
他将我转身,背对着他,
这时王宏凯的龟头再度抵住了我的小穴口了,他开始抓紧我的腰,将他粗壮的大肉棒压入我小小的阴道里,
虽然刚刚已经被他干出水了,但他再度塞进了一个龟头,我一样觉得已经卡住了。
他仍然不放弃,开始用半旋转的慢慢插入我的里面[啊,,,不要塞了啦,这样,,,好,,,好痛],
等到他的肉棒塞入了一半,他突然用力的往上一顶「啊啊!!!……」,
我感到他的大鸡巴完全的进入我的穴内,我的嫩穴像是被撑开了一样,我觉得有一点痛,却又叫不出来。
他抱住我的臀部,接着用往上顶的方式干我「哇啊啊!!这……这样顶……好痛……哦!……不行……会死……会死掉……啊!!……」,
王宏凯也卖力的舔我的脖颈和耳朵,
王宏凯:[太舒服了,,,太舒服了,,,阿,,阿,,,]
他完全不理会我的哀求,使劲地抓着我的腰去撞击他的下体,
一下又一下,我被丈夫的仇家羞辱、奸淫着。
慢慢地,众人喧哗的声音愈来愈小、愈来愈小,他们每个人早已看得直吞口水,
看我被王宏凯奸淫到如此地步,每人的下身都鼓了好大的一包,
我心想:[完了,,,我真的完了,,,等等我就是他们的猎物,必须面对一大群人的轮奸、发泄,我不敢在往下想了。]
王宏凯:[慧子,妳夹得我好紧阿,真美妙的感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房间不断发出肉体交合地碰撞声。
[阿,,,阿,,,嗯,,,阿,,,,住手,,,,]我绝望地哭着。
王宏凯慢慢加快了自己抽插的速度,死命的抓紧了我的手,
一下又一下往我子宫深处打桩,他那根大肉棒正沾满我流出的爱液,在小穴抽动,而且还将二片阴唇带进带出,我下体充满疼痛的感觉。
最后我感觉下体一热,一阵暖流毫不保留的喷洒在我子宫壁上,顿时我整个人全身瘫软,豪无力气地趴卧在床上休息,
[日本妞还真不赖,可真把我给爽死了]王宏凯满足地抓着我的臀部,并且舍不得将阴茎从我阴道中抽出,
[等我休息会儿,待会还要继续玩玩妳,让我们大家来点余性节目吧]
王宏凯奸笑着看了我老公的那两名保镖,阿荣、阿德,
王:[看我干你们大嫂看的过不过瘾?看你们俩下体都胀大了,给你们操操大嫂如何?]
我刚被折磨完以后,还在床上喘息着,忽然听见这段话,我吓得连忙摇头:[不要阿,,不可以,,,不可以,,,你这禽兽,,,]
王宏凯将我头发抓起,贴在我耳边说:[慧子,平时妳的身分高人一等,现在就让平时的小弟好好享受一下也无访嘛]
[求求你,,,不要这样,,,求求你,,,求求你,,,]我低声下气的哀求他。
我不断的哭泣,希望这一切都只是场噩梦,
王:[你们两只走狗,今天便宜你们了,给你们好好操操自己大嫂,给我大力操她,假如慧子叫得不够大声,你们俩就倒大眉了]
我疯狂地大喊大叫:[阿,,,阿,,,放开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阿,,,阿,,,阿,,,]
众人起哄:[送入洞房、送入洞房,北区帮小弟要和大哥女人洞房了]全场笑声四起。
阿荣:[嫂,,嫂子,,,对不起,,,]
我眼神祈求着他:[阿荣,,,不可以,,,我是妳大嫂,,,不可以这样,,,求你放过我]
王:[你还跟她客气不成,再不做,我后面还有三十几个小弟要做]
[操她、操她、操她、快、、、快操、、、我们也要操、、、操完轮我们、、、]旁边传来阵阵嬉闹声。
王:[拉到客厅,大家好好欣赏这场性爱]
我们被押至客厅之中,
阿荣、阿德:[嫂子,得罪了]
我:[阿,,,不要,,,不要,,,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老公,,,怎么会这样,,,]
我双腿不断地挣扎、乱踢,但很迅速的就被他俩给制伏,
阿荣将我放在椅子上,
王:[难得一见小弟强奸大嫂的戏码,大家好好欣赏阿]
我虽然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于是横下一条心,准备任这个男人处置。
阿荣把自己的衣服脱光,爬在我身上,吻着我小嘴,我无奈的张开了嘴巴,任他的舌头伸进嘴巴里,
阿德则在我腿上亲了又亲,不断地抚摸着我的双腿,[嫂子,妳真的是太嫩了,还不知道下面有多嫩啊。]
我木然的望着天花板任由阿荣、阿德亲吻抚摸我的身体,阿荣用一只手的指头揉着我鲜红的乳头,
阿德则玩弄着我的私处,用一个指头反覆摩擦我那一条小小的缝隙,接着把嘴巴凑到我的两腿之间,用力拔开我的双腿,
我:[不要阿,,,不要阿,,,阿德,,,不可以,,,]
阿德:[阿荣,你先到旁边看,让我先操大嫂]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