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太太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去年年底,我和冯太太成了邻居,我所住的那层楼只有我和她两个单位。冯先生因

爲生意上的原因经常都要离开北京。初时倒是逢星期天都有回来。后来由于生意忙碌,

一个月都没有回来一次。冯太太的女儿托人照顾,自己很清闲。有时闷得慌,就过来来

找我聊天。所以我和她之间便顺理成章地发生了一段不寻常的情缘。

  冯太太还不到三十岁,出嫁之前也曾在女子书院读到中学,言词的方面跟我很谈得

来。她曾说过,她和我倾谈时比和她老公说话还要投契一点。初时我们之间也只研讨一

些学英语方面的话题,可后来因爲太熟落了,也就慢慢谈得比较广泛了。

  冯太太虽只及中人之姿,不过模样儿还端正,而且手脚细嫩小巧,令我看起来都觉

得顺眼。因爲大家只是相邻于楼上楼下,所以冯太太过来时,衣着也很顺便。有时甚至

只穿着睡衣,加上谈话时又坐得近,冯太太若稳若现的肉体往往惹我想入非非。有一次

竟情不自禁地把双眼色迷迷地盯着她半裸酥胸上那一道诱人的乳沟。冯太太虽然也察觉

了,但她却也并不以爲意,仍然若无其事地和我继续谈笑风生。

  此后,我和冯太太谈笑的话题日渐无拘无束,虽然有时提到一些有关两性之间的事

情,冯太太会说她脸都发烧了,不过她也仍然肯和我说下去。而我和她之间虽然口不遮

拦,却从来没有动手动脚的。因爲我觉得可以和人家的太太这样程度地倾谈,已经是很

有趣,很满足的了。

  今年夏初的一天,冯太太又过来找我聊天。因爲天气已经渐渐热了,冯太太太只穿

着一套单薄的短袖露膝睡衣,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冯太太露出她的小腿和手臂,不禁望多

一眼。冯太太娇地笑道:“怎麽啦!没见过女人吗?”

  我也打趣道:“不是没见过女人,而是没见过美人。”

  冯太太说道:“卖口乖,我又不是十八姑娘,还叫美人?”  冯太太翻着桌子上一本“花花公子”杂志说道:“外国的女孩子真豪放,够胆量影

出这种光脱脱的像登出来。”

  我笑道:“冯太太身材保持得这麽好,如果拍下了像片,一定也很上镜。”

  冯太太笑道:“别说笑了,我几年前倒是好想照一些青春一点的照片留作纪念,可

惜没有人来帮我影。”

  我说道:“现在影都不迟呀!我有即影即有的像机,我来帮你影好吗?”

  冯太太道:“好是好,不过怎麽影呢?”

  我说道:“你今天这样穿着很动人,就这样拍摄一张都好自然嘛!”  冯太太微笑不答话,我立即找出像机,装上菲林。冯太太笑问:“我只穿着睡衣,

怎麽拍摄好呢?”

  我说道:“穿睡衣当然在床上影,你上床去,听我的吩咐摆姿势。”

  冯太太果然听话地爬到我床上,我让她斜依在棉被上,双腿微屈。闪灯一亮,照片

弹了出来。我和冯太太一起坐在床沿等着照片显像,不一会儿,冯太太太美人春睡的姿

态慢慢地在照片中显露出来。的确是一张很美的像片,冯太太也觉得很满意。于是我又

着冯太太以不同的姿势又影了两张。在帮她摆姿势时,我的手不止摸到了冯太太的手臂

和小腿,也触到了她的乳房。冯太太只是对我微笑,像洋娃娃一样任我摆布。不过我也

只是适可而止,并未敢太过飞擒大咬。

  影完之后我对冯太太说:“这麽好的身段,如果穿少一点,影出来一定更动人。不

过我看似乎不太方便,还是算了吧!”

  没料到冯太太却大方地对我说:“你大概是想帮我拍裸体像啦!怎麽不敢大胆说出

  我心里暗暗欢喜,嘴里却说道:“那你就穿着三点式的泳衣再拍摄吧!”

  冯太太笑道:“我今天匆匆下楼,身上只穿着睡衣,里面可是真空的了。”

  我无可奈何地说道:“那就改天再影好啦!”  冯太太爽快地说道:“既然要影裸照,我就索性剥光猪让你影嘛!不过你可不要在

拍照的时候冲动起来,忍不住就把我给欺侮了。”

  “那可不会,虽然我对你很仰慕,但是如果不是你同意,我绝对不敢冒犯呀!”

  “那好吧!我就试一试你的定力。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柳下惠坐怀不乱呀!”冯

太太嫣然一笑,竟开始解开上衣的钮扣,就要把衣服脱下来。

  我连忙阻止她道:“冯太太你慢慢脱。我想将你脱衣的过程全部影下来。”

  于是冯太太敞开上衣,让我影了一幅酥胸半露的半身像。又把上衣脱去,让一对白

嫩的豪乳完全暴露,我看准机会爲她拍了一张连人带乳的大特写。冯太太转个身子继续

把仅余的一条睡裤脱下,当我影下冯太太全裸的背影时,冯太太已经缓缓地转过身子,

将一副晶莹嫩白的裸体坦荡荡地对着我。

  这时我只顾欣赏着冯太太胸前那一对细嫩的奶子和小肚子下面那一处毛茸茸的三角

地带,却忘记摄影了。同时底下的阴茎也勃然而硬起来,将我的裤子像撑伞一般地顶起

了。冯太太娇笑道:“你怎麽啦!未见过女人吗?你先帮我拍照呀!”

  我顿然醒觉过来,连忙拿起像机。冯太太摆出好几个风骚的姿态,一合菲林不知不

觉间已经用完了。冯太太躺在我床上伸了个懒腰道:“好累哦!让我在你床上躺一阵子

再起来好吗?”

  我放下像机,坐到床沿对冯太太说道:“不如我来帮你按摩好吗?”

  冯太太向我抛了个媚眼儿说道:“好呀!你懂得按摩吗?”

  我笑道:“试试看吧,可能不太高明。”

  冯太太转过身伏在床上,回过头来望着我那凸起的裤子眯眯嘴笑道:“看你那里,

一定谷得很辛苦。爲什麽不也把衣服脱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