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你的人偶 34

第三十四章

 

  铃铃铃……铃铃铃~ 月平凡的一天,天气突然转冷,我站在窗前遥望整个首

尔市,在严冬的降临下显得格外的萧条,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我转身一看发现是

前台打来的电话。

 

  「说!」我拿起电话说了一声。

 

  「社长!大厅有位南奎丽小姐找你!」只听前台说道。

 

  「南奎丽?」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句。

 

  「你让人带她到八楼会客室去,我等下就去。」我思索着南奎丽找我有什幺

事,并让前台找人带她去会客室。

 

  「南奎丽?」突然想起上次泰妍好像说过有个女艺人跟电视台的领导潜规则

就为了一个女二的角色,好像就叫南奎丽,「难道?」我一思索就明白的原因,

公司製作部这几个月好像在一部新的电视剧面试演员,这是一部我都没听过名字

的电视剧,剧本据策划部说应该会火。

 

  因为根本没听过这个剧本的名字,所以我没有让公司内部消化这部电视剧,

而是发出通告,而南奎丽不去面试,直接找到我这个举动就值得深思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影视部那边,询问了一下这部电视剧的情况,当

听说还有个堪比女一出镜率的女二正在海选的时候,心里瞬间就明白南奎丽过来

的真正目的,看来真的是为了这个角色,可是……这部电视剧到底有什幺东西吸

引了她的目光,没大製作,没有大名气演员,连剧本都是我不看好的,真的让我

想像不到南奎丽看中的到底是什幺。

 

  「哎~ 难道我看走眼了?」我手撑在桌子上,我仔细的回想着剧本的细节,

「到底是什幺……」「算了,去见一下就清楚了,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觉还

真是不爽啊! ! 」我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稍稍拍了拍收拾了一下就走向了楼梯。

 

  八楼会客室,我刚走到门口,坐在沙发上的南奎丽就赶忙的站起身迎了上来,

「oppa……」一声腻到心里的一声称呼从南奎丽的嘴中喊了出来。

 

  我全身不着痕蹟的一抖,心里暗想着:「我去,这脸蛋这身材,再加上毫无

底线的抓机遇,按理说不应该啊,为什幺到现在还没爆红? 」看着南奎丽洋娃娃

般精緻的脸蛋,我视线下移打量了一下她。

 

  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披肩的直发,顺到髮尾又微微收拢,营造出

一股很可爱的气质,明亮的大眼水淩淩的看着我,只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

完美的跟她雪白浑圆的大腿相辉映,而在旁边的沙发上扔着她刚刚脱下来的外套。

 

  我伸手虚引,「坐!」等到南奎丽并着双腿十分淑女的坐到沙发上之后,我

才询问道:「请问南奎丽小姐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幺呢?」同时心里暗暗的在

想着,「真是一个勾引人的妖精,完全知道男人喜欢的是什幺类型的女人,要不

是上次泰妍跟我说过看到南奎丽因为一个女二去潜规则,我怎幺会想到正淑女的

坐在我对面的她会是那种为了往上爬简直放弃一切的女人。 」「oppa~ 你叫我奎

丽就好了,我这次来是为了oppa你公司这次外招的女二号而来的。 」南奎丽一本

正经的坐直了身体,慢慢的说道。

 

  这几年南奎丽在歌谣界发展极其的不顺利,一直没有她想要的好歌到手上,

而她也向我邀过歌,可是我没有理会罢了,偶然的机会她跨进了电视圈,在一系

列的打拼之后,她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知名度,用身体换来了49天的女二,正式在

电视荧幕打开了局面。

 

  可是韩国更新换代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管是偶像还是电视剧,保质期都

是十分的短暂,因为49天而积累下来的人气在她没有找到下一部电视剧的期间不

停的消散,得到之后再失去是最最令人痛苦的一件事了,她到处找关係打听消息,

看看有什幺电视剧她能接的。

 

  女主角没有后台没有关係没有资历接到的可能性很低,就在她茫然的时候,

lee 公司突然向娱乐圈宣布面试一个剧本的女二,这可是一个出镜率堪比女一的

女配,简直是为了她现在这种尴尬地位最好的进阶证明。

 

  再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那晚南奎丽全身赤裸的站在家里的镜子前

面,看着镜子里那具完美的酮体,暗暗的下定了决心,这个角色她一定要拿到手,

在别人来看这只是一个机会,可有可无,而对她而言,这是一个从女二迈进到女

一的登天梯,因为这是lee 这个製作电视剧已经出名了的公司所出品的,即使是

用身体换,她也在所不惜,不是什幺东西或是什幺人都能让她付出自己最珍贵的

筹码的,上次49天是大製作,作为女二的她在剧组里面是最最没有名气和地位的

一个人,为了那个角色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我坐直身体,随意的翘起二郎腿,瞇着眼睛看着南奎丽说:「这个不是我能

决定的啊。 」我看着南奎丽有点微变的表情,有点不忍的轻轻说着:「我可以跟

导演打个招呼,只要差别不大就优先用你,你看怎幺样? 」南奎丽脸色有点僵硬,

她听说这次很多竞争者,她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才会直接找到这里。

 

  南奎丽突然对着我展颜一笑,站起身走到门口,「咔」的一声把门从里面反

锁,然后转过身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眉头一皱,心思一转马上就懂了南奎丽想干什幺,坐在沙发上歪着脑袋想

看南奎丽会怎幺做。

 

  南奎丽转过身之后,笑颜如花的 起芊芊手指,慢慢的一颗颗解开粉丝连衣

裙领口的钮扣,「oppa……你不感觉现在很热吗?我好热呀~ 」南奎丽拉下自己

的领口露出一截白皙浑圆的香肩,一只小手还不停的搧着风,慢慢的向着我靠近。

 

  我玩味的看着她的表演,低沈着说:「你知不知道现在等同于在玩火,一不

小心就会把自己烧死。 」南奎丽倔强的鼓起脸颊道:「这个角色我一定要得到,

不管付出什幺代价! ! 」站在我身前,她蹲下身体跪坐在我面前, 起小脸可怜

兮兮的看着我。

 

  「就向上次向电视台要49天女配一样幺?这些真的值得你付出这幺多吗?」

 

  我记忆一转,南奎丽之后的发展有点不尽人意,就卡在那个地位没有前进过,

遂问道。

 

  南奎丽一愣,片刻就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从我当练习生起我就知道,天

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想要得到就要学会付出,至于付出什幺,我都不在意。 」

 

  说话间南奎丽已经蹲下身体伸出白嫩的小手抚上了我的裤裆,隔着衣料不停

的按摩着我的肉棒。

 

  我看着南奎丽洋娃娃般的脸蛋,伸出手拉开拉鍊,释放出一条硕大的恶龙。

 

  啊!南奎丽看着眼前的肉棒,喃喃说道,好大……

 

  吞下去,我按着南奎丽的后脑把她的脑袋压向我的鸡巴,南奎丽呆愣一下,

随后风情万种的飞了我一眼,顺着力道张开小嘴一点一点的吃下我的肉棒,活动

起舌头不停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呼~ 我轻出一口气,身体往后整个人躺到沙发上,享受着南奎丽无微不至的

服务,看着她雪白精緻的脸蛋鼓起吞吐着我的肉棒,我心里就又一种莫名的快感,

感受着南奎丽青涩的口活,我奇怪的问道,你这是第一次用嘴巴幺?

 

  南奎丽为难的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但是嘴巴却一刻都没有停息,

不停的吸吮着,吞吐着。

 

  享受了一会,我拍了拍南奎丽的头顶说,好了,把衣服脱了到前面趴好。

 

  唔~ 南奎丽吐出我的肉棒,显示在衣服中翻找,找出一盒安全套就準备套到

我的鸡巴上,我摇了摇头说,我从来不用这东西。

 

  可是……南奎丽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手上拿着刚刚拆封的套套想要辩解什幺。

 

  我站起身拉上拉鍊,看着南奎丽犹豫不决的脸色说:「算了吧~ 我先走了。」

 

  说完我就準备出门去找在公司的女人洩泄火,刚刚被南奎丽洋娃娃般精緻脸

蛋所诱惑,心底一团慾火喷涌欲出。

 

  「嗯?」我低头看着自己被南奎丽拉住的手腕, 头奇怪的看着她,南奎丽

皱起精緻的眉毛,洁白的贝齿紧咬着诱惑的下红唇,冲着我点了点头说:「不要

走~ 可以!可以不戴套。 」南奎丽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会客

厅中,寒冷的空气洗刷着她娇嫩的肌肤。

 

  我看着南奎丽雪白的肌肤,一层萤光从她身后的窗口照进房间,在她背后形

成一轮光晕。

 

  看着南奎丽如精灵一样的身体,想像着那些老男人在她身上沖刺的情形我莫

名的兴奋了起来,原本打算再逗逗她的心思慢慢的淡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南奎

丽的身前,低头看着她的身体,伸手一把把南奎丽拉到窗台前。

 

  啊!南奎丽扭着身体叫到,疼疼。轻点啊……

 

  啪~ 我把南奎丽甩到窗台上,压着她的后背那条婉宛的脊背,扶着硕大的鸡

巴,连前戏都不做对着她的肉壶就一桿到底。

 

  啊! !南奎丽小嘴中喷出一缕唾液黏在了前面的玻璃上,她 头看到落地窗

前那幺清晰的街道,街上的行人 头就能看到自己的错觉,吓得连忙收缩身体,

摇着小脑袋哀求道:「不要在这……会被人看到的。求你!!」我坐在南奎丽挺

翘的屁股上, 起一只脚踩在南奎丽如洋娃娃的脑袋上恶狠狠的说道:「贱人!

 

  不要动! ! 「低头看着下身还未完全顶入的肉棒, 起手扶着她那雪白的臀

瓣开始用力的往南奎丽肉壶的更深处插去。

 

  看着南奎丽的身体,知道这个女人不用我负任何责任,知道这只是一个交易,

我在自己女人身上不能完全释放的慾望和暴戾全都发洩在南奎丽身上。

 

  南奎丽趴在窗台紧张的看着街上的行人,唯恐有人 头看到她的样子,但是

片刻之后南奎丽就没有心思再管这些事情,因为随着我强硬的插入,南奎丽慢慢

的睁圆了双目:「好大~ 还……啊……还没全部插进来吗?」南奎丽张口微喘,

转头看着还有一截肉棒在自己的小穴外面,吃惊的说道。

 

  「啊啊!!!!」随着我用力的一挺腰,南奎丽张嘴惨叫了一声,感觉到一

根灼热的金箍棒顶开了自己身体深处那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地方。

 

  「怎幺了?那里不舒服吗?」我看着南奎丽难看的脸色问道。

 

  「不……不……感觉非常好……」南奎丽虽然脸色惨白,但是从未有过的愉

悦从下体传到脑海,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的颤抖,肉壶里分泌出一滩滩的蜜液流

淌而出,白皙的身体不知不觉的贴在透明的玻璃上,硕大的乳房分别被压成椭圆

的形状,随着我的抽送一前以后的不停的起伏着趴伏着的娇躯。

 

  南奎丽娇弱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承受着我的鞭挞,我一边耸动着身体一边用

力的掰开南奎丽雪白的臀瓣看着她的后庭可爱的随着快感不停的收缩,手指按了

按她的肛门,南奎丽原本瞇着享受的双眼一抖,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缩,不安的扭

了一下细腰回头哀求道:「那里……不行……啊~ 好大……不要……不要碰那里

……」南奎丽芳心狂颤,小穴里花壁一阵抽搐死死的夹住我的大鸡巴。

 

  「嘿嘿」我咧嘴一笑,食指直接捅进了南奎丽的屁眼里不停的搅动,南奎丽

美眸一瞪,慢慢的张大了红润的朱唇,肉穴中的花壁不停的旋转绞动,震颤着身

体发出一声声颤抖的声音:「啊嗬嗬……不行……不行……为什幺~ 呜呜呜……

 

  去了……去了啊……「南奎丽一声嘹亮高亢的娇啼,雪白如天鹅的脖子高高

昂起,全身抽搐着被我干到了高潮。

 

  南奎丽何时经历过年轻如我的操干,从她出道开始利用自己完美的身体开始

一路往上爬的时候碰到那些需要她拿身体交换利益的高层全是那种老头子,而南

奎丽第一次被年轻男性干到高潮绝顶的时候,那种猛然的快感淹没的她全身失去

理智,再也不管不顾,全身趴在宽宽的落地窗前高声娇喊,散发着自己的快乐,

无所顾忌。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在南奎丽的身上兴奋的耸动着,在众多女人中想

实施却有顾忌的姿势和动作全都在南奎丽的身上实施了一遍,一手抓着南奎丽的

雪白的手腕,一肩扛着南奎丽美丽修长的大腿,南奎丽弯起膝盖挂在我的身上,

整个人悬空的挂在我身上不停的颤抖着身体承受着我的撞击,一对乳房在一对精

美的锁骨下不停的来回甩动。

 

  「唔!!呜呜啊啊……!!!!呜啊啊啊!!」南奎丽皱着小眉头被动的被

我抓起在空中不受控制的晃蕩。

 

  我挺了挺腰,死死的拖住南奎丽的手臂,耸动的力度越来越大,「啊……不

行了……我要射了……快忍不住了……」我看着南奎丽快要晃花我眼前的玉乳对

着身前的南奎丽说道。

 

  南奎丽摇着精緻的小脑袋:「射吧……oppa……射吧……全都射出来……」

 

  我挺了一下腰,那深深插入她肉壶的肉棒突然涨大,南奎丽迷糊的脑子一清,

突然激烈的扭起了身体,「等……等一下……等……你要射在里面???……oppa!!

 

  等一下! ! ……不要……不要……等一下! ! !啊……「深深埋进小穴里面

的肉棒一颤一颤的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南奎丽感觉身体中一股滚烫的热流正直冲

自己的身体深处而去。

 

  「啊……射……射进来了!!!oppa!!!」南奎丽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着

急的喊着。

 

  我双手一鬆,耸肩前靠,把南奎丽整个人「啪唧」一声甩到地上,「啊!!!」

 

  南奎丽惨叫一声,南奎丽扭动着身体,痛与快乐诡异的共存着「oppa!够了

吗? 」

 

  南奎丽费力的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下体不停的冒着一串串浓稠的精液,

无奈的问道。

 

  我挺着射精之后依然挺立的肉棒,站在南奎丽瘫软的身体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她屈倦的身体,邪笑着说:「哪有那幺容易。」说完蹲下身体抓起南奎丽的两条

大腿用力折起她的细腰,她的两个膝盖都被我压到了南奎丽绝美的小脸边,也只

有娱乐圈的女人能承受的起这样的姿势,多年的练习生涯和舞蹈经历,使得她们

的身体全都是柔韧无骨,各种各样的姿势都能轻鬆消化。

 

  南奎丽的小穴整个暴露在了空气中,阴唇中间的小穴还在不停的轻吐着小气

泡,我扶着鸡巴慢慢的坐到了南奎丽的屁股上,全身的重量全都压在南奎丽的身

上。

 

  「啊!」南奎丽状似痛苦的呻吟了一声,随着我的插入不停的娇吟「oppa!!

 

  我的腰……腰要断了……啊……唔啊啊啊……呀啊啊啊~ ! ! !嗷啊啊! !

……

 

  oppa……你……好厉害……好厉害……「南奎丽不停的摇着脑袋看着我的脸

庞。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从正照着窗口变成了斜挂在山的那一头。

 

  会客室中的肉与肉的碰撞声根本没有停下来过,整个会客室乱的一塌糊涂,

地毯上布满了我和南奎丽汗与液的痕迹,沙髮乱起八糟的倒在一边,而整个房间

唯一一张还正常的就是原本放在房间中间低矮的茶几了,因为这时候南奎丽这具

完美的身体正被我放在这张茶几上接受着我的攻击。

 

  我跪在南奎丽的屁股后面不停的耸动,嘴里喃喃自语着:「干死你干死你。

 

  哦。好舒服啊。好紧,你的小穴好紧啊,舒不舒服……贱人。你舒不舒服! !

 

  我扬起手掌一巴掌用力的甩在南奎挺翘的雪臀上,印出一张通红的手掌印。

 

  「哈~ 哈啊~oppa~快一点……再快一点……好舒服……好舒服……我还要…

 

  …请用力的干我……干死我……干我……「南奎丽跪趴在茶几上被一阵冲击

的灵魂震荡,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从没有被年轻身体进攻过的体验遂一接受冲

击,南奎丽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被身后这具强壮的身体被顶出体外了。

 

  「你这个贱人……」我绷着脸两只手左右开弓,不停的甩在南奎丽两片臀瓣

上,原本就被我撞的通红的屁股变得更加的红润,我越打南奎丽的小穴收缩的也

就越紧,死死的包裹着我的小穴,每一下都会死命的收紧,「哦~ 对……就是这

样。夹的我好舒服,你个小贱人。 」「我……我也……一直被乾着……oppa……

 

  我也好舒服……爽……好爽……以前为什幺没有碰到你呢?用力……继续用

力干我啊! ! ! 「南奎丽上身趴在茶几上,高高的翘起浑圆的屁股不停的迎合着

我的冲击。

 

  俯身两只手从南奎丽的身体两边伸过,盖在她丰硕的乳房上面,五根手指全

都紧紧的陷在南奎丽的玉乳中,用力的拉起南奎丽的上半身,下身用尽下午最后

一丝力气不再忍受,不再忍耐,全力冲击。

 

  「啊啊啊……这次不要……不要再射在里面了……会怀孕的……」南奎丽吃

力的转头说道。

 

  我低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不停的吸着南奎丽身上的香水味,后腰突感一麻,

一把甩开身上这具已经绵软的身体,站起身抓起南奎丽的头髮,一点都不怜香惜

玉的把粗大的鸡巴强硬的塞进了她的口中。

 

  「唔!!!」南奎丽刚刚吞下我的肉棒,一股气息浓烈的精液就全都喷进了

她的口中,南奎丽被我死死的按着脑袋,脸色极其难看的嚥下了快要灌满自己嘴

巴的液体。

 

  良久,我才鬆开南奎丽不再挣扎的脑袋,南奎丽全身赤裸的捲曲着侧躺在地

上,下体的阴唇和上面的红唇都流淌出同样浓白的精液,原本雪白精緻的身体现

在青一片紫一片的淤青着,偶尔浑身还会发出一阵颤抖,这是高潮后的余韵。

 

  我劳累的扶起一张沙发坐了下去,静静的休息着,整个下午跟南奎丽在会议

室胡搞到现在, 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居然过去了五个多小时,果然家花不如野

花香啊,许许多多以前原本以为没办法用出的姿势今天下午我在南奎丽身上全都

试了一个遍。

 

  南奎丽飘飘然的回过了神,无力的爬起身一件件的穿上了衣服,没多久, 我

们两个就好像什幺都没发现过一样,跟早上一样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

 

  在阳光西下的最后一刻。

 

  南奎丽踩着余晖走出了lee 娱乐,满脸艳红满足的样子,迈着轻鬆的步伐走

向了自己的座驾,南奎丽坐在自己自己火红的跑车里,伸出嫩白的小手抽了好几

抽纸巾,分开那双美玉腿,不停的擦拭着,南奎丽满脸迷惑的盯着自己的下体,

心潮怎幺也停不下来,那噬魂的感官怎幺也忘不了。

 

  南奎丽失神的看着眼前这幢高大的大楼,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幺,南奎丽

雪白的贝齿咬着艳红的下嘴唇用力的一踩油门,红色跑车在轰鸣声中窜了出去,

渐渐的消失在了路上的车流中……

 

  而我时刻已经坐到了九楼的办公室里,看着手中的日曆上那个鲜红的圈圈,

旋转椅子麵向窗外,自言自语的说道:「首尔!韩国!準备好接受少女时代的降

临了幺! ! ! ! ! 」
第三十四章

 

  铃铃铃……铃铃铃~ 月平凡的一天,天气突然转冷,我站在窗前遥望整个首

尔市,在严冬的降临下显得格外的萧条,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我转身一看发现是

前台打来的电话。

 

  「说!」我拿起电话说了一声。

 

  「社长!大厅有位南奎丽小姐找你!」只听前台说道。

 

  「南奎丽?」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句。

 

  「你让人带她到八楼会客室去,我等下就去。」我思索着南奎丽找我有什幺

事,并让前台找人带她去会客室。

 

  「南奎丽?」突然想起上次泰妍好像说过有个女艺人跟电视台的领导潜规则

就为了一个女二的角色,好像就叫南奎丽,「难道?」我一思索就明白的原因,

公司製作部这几个月好像在一部新的电视剧面试演员,这是一部我都没听过名字

的电视剧,剧本据策划部说应该会火。

 

  因为根本没听过这个剧本的名字,所以我没有让公司内部消化这部电视剧,

而是发出通告,而南奎丽不去面试,直接找到我这个举动就值得深思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影视部那边,询问了一下这部电视剧的情况,当

听说还有个堪比女一出镜率的女二正在海选的时候,心里瞬间就明白南奎丽过来

的真正目的,看来真的是为了这个角色,可是……这部电视剧到底有什幺东西吸

引了她的目光,没大製作,没有大名气演员,连剧本都是我不看好的,真的让我

想像不到南奎丽看中的到底是什幺。

 

  「哎~ 难道我看走眼了?」我手撑在桌子上,我仔细的回想着剧本的细节,

「到底是什幺……」「算了,去见一下就清楚了,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觉还

真是不爽啊! ! 」我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稍稍拍了拍收拾了一下就走向了楼梯。

 

  八楼会客室,我刚走到门口,坐在沙发上的南奎丽就赶忙的站起身迎了上来,

「oppa……」一声腻到心里的一声称呼从南奎丽的嘴中喊了出来。

 

  我全身不着痕蹟的一抖,心里暗想着:「我去,这脸蛋这身材,再加上毫无

底线的抓机遇,按理说不应该啊,为什幺到现在还没爆红? 」看着南奎丽洋娃娃

般精緻的脸蛋,我视线下移打量了一下她。

 

  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披肩的直发,顺到髮尾又微微收拢,营造出

一股很可爱的气质,明亮的大眼水淩淩的看着我,只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

完美的跟她雪白浑圆的大腿相辉映,而在旁边的沙发上扔着她刚刚脱下来的外套。

 

  我伸手虚引,「坐!」等到南奎丽并着双腿十分淑女的坐到沙发上之后,我

才询问道:「请问南奎丽小姐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幺呢?」同时心里暗暗的在

想着,「真是一个勾引人的妖精,完全知道男人喜欢的是什幺类型的女人,要不

是上次泰妍跟我说过看到南奎丽因为一个女二去潜规则,我怎幺会想到正淑女的

坐在我对面的她会是那种为了往上爬简直放弃一切的女人。 」「oppa~ 你叫我奎

丽就好了,我这次来是为了oppa你公司这次外招的女二号而来的。 」南奎丽一本

正经的坐直了身体,慢慢的说道。

 

  这几年南奎丽在歌谣界发展极其的不顺利,一直没有她想要的好歌到手上,

而她也向我邀过歌,可是我没有理会罢了,偶然的机会她跨进了电视圈,在一系

列的打拼之后,她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知名度,用身体换来了49天的女二,正式在

电视荧幕打开了局面。

 

  可是韩国更新换代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管是偶像还是电视剧,保质期都

是十分的短暂,因为49天而积累下来的人气在她没有找到下一部电视剧的期间不

停的消散,得到之后再失去是最最令人痛苦的一件事了,她到处找关係打听消息,

看看有什幺电视剧她能接的。

 

  女主角没有后台没有关係没有资历接到的可能性很低,就在她茫然的时候,

lee 公司突然向娱乐圈宣布面试一个剧本的女二,这可是一个出镜率堪比女一的

女配,简直是为了她现在这种尴尬地位最好的进阶证明。

 

  再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那晚南奎丽全身赤裸的站在家里的镜子前

面,看着镜子里那具完美的酮体,暗暗的下定了决心,这个角色她一定要拿到手,

在别人来看这只是一个机会,可有可无,而对她而言,这是一个从女二迈进到女

一的登天梯,因为这是lee 这个製作电视剧已经出名了的公司所出品的,即使是

用身体换,她也在所不惜,不是什幺东西或是什幺人都能让她付出自己最珍贵的

筹码的,上次49天是大製作,作为女二的她在剧组里面是最最没有名气和地位的

一个人,为了那个角色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我坐直身体,随意的翘起二郎腿,瞇着眼睛看着南奎丽说:「这个不是我能

决定的啊。 」我看着南奎丽有点微变的表情,有点不忍的轻轻说着:「我可以跟

导演打个招呼,只要差别不大就优先用你,你看怎幺样? 」南奎丽脸色有点僵硬,

她听说这次很多竞争者,她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才会直接找到这里。

 

  南奎丽突然对着我展颜一笑,站起身走到门口,「咔」的一声把门从里面反

锁,然后转过身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眉头一皱,心思一转马上就懂了南奎丽想干什幺,坐在沙发上歪着脑袋想

看南奎丽会怎幺做。

 

  南奎丽转过身之后,笑颜如花的 起芊芊手指,慢慢的一颗颗解开粉丝连衣

裙领口的钮扣,「oppa……你不感觉现在很热吗?我好热呀~ 」南奎丽拉下自己

的领口露出一截白皙浑圆的香肩,一只小手还不停的搧着风,慢慢的向着我靠近。

 

  我玩味的看着她的表演,低沈着说:「你知不知道现在等同于在玩火,一不

小心就会把自己烧死。 」南奎丽倔强的鼓起脸颊道:「这个角色我一定要得到,

不管付出什幺代价! ! 」站在我身前,她蹲下身体跪坐在我面前, 起小脸可怜

兮兮的看着我。

 

  「就向上次向电视台要49天女配一样幺?这些真的值得你付出这幺多吗?」

 

  我记忆一转,南奎丽之后的发展有点不尽人意,就卡在那个地位没有前进过,

遂问道。

 

  南奎丽一愣,片刻就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从我当练习生起我就知道,天

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想要得到就要学会付出,至于付出什幺,我都不在意。 」

 

  说话间南奎丽已经蹲下身体伸出白嫩的小手抚上了我的裤裆,隔着衣料不停

的按摩着我的肉棒。

 

  我看着南奎丽洋娃娃般的脸蛋,伸出手拉开拉鍊,释放出一条硕大的恶龙。

 

  啊!南奎丽看着眼前的肉棒,喃喃说道,好大……

 

  吞下去,我按着南奎丽的后脑把她的脑袋压向我的鸡巴,南奎丽呆愣一下,

随后风情万种的飞了我一眼,顺着力道张开小嘴一点一点的吃下我的肉棒,活动

起舌头不停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呼~ 我轻出一口气,身体往后整个人躺到沙发上,享受着南奎丽无微不至的

服务,看着她雪白精緻的脸蛋鼓起吞吐着我的肉棒,我心里就又一种莫名的快感,

感受着南奎丽青涩的口活,我奇怪的问道,你这是第一次用嘴巴幺?

 

  南奎丽为难的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但是嘴巴却一刻都没有停息,

不停的吸吮着,吞吐着。

 

  享受了一会,我拍了拍南奎丽的头顶说,好了,把衣服脱了到前面趴好。

 

  唔~ 南奎丽吐出我的肉棒,显示在衣服中翻找,找出一盒安全套就準备套到

我的鸡巴上,我摇了摇头说,我从来不用这东西。

 

  可是……南奎丽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手上拿着刚刚拆封的套套想要辩解什幺。

 

  我站起身拉上拉鍊,看着南奎丽犹豫不决的脸色说:「算了吧~ 我先走了。」

 

  说完我就準备出门去找在公司的女人洩泄火,刚刚被南奎丽洋娃娃般精緻脸

蛋所诱惑,心底一团慾火喷涌欲出。

 

  「嗯?」我低头看着自己被南奎丽拉住的手腕, 头奇怪的看着她,南奎丽

皱起精緻的眉毛,洁白的贝齿紧咬着诱惑的下红唇,冲着我点了点头说:「不要

走~ 可以!可以不戴套。 」南奎丽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会客

厅中,寒冷的空气洗刷着她娇嫩的肌肤。

 

  我看着南奎丽雪白的肌肤,一层萤光从她身后的窗口照进房间,在她背后形

成一轮光晕。

 

  看着南奎丽如精灵一样的身体,想像着那些老男人在她身上沖刺的情形我莫

名的兴奋了起来,原本打算再逗逗她的心思慢慢的淡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南奎

丽的身前,低头看着她的身体,伸手一把把南奎丽拉到窗台前。

 

  啊!南奎丽扭着身体叫到,疼疼。轻点啊……

 

  啪~ 我把南奎丽甩到窗台上,压着她的后背那条婉宛的脊背,扶着硕大的鸡

巴,连前戏都不做对着她的肉壶就一桿到底。

 

  啊! !南奎丽小嘴中喷出一缕唾液黏在了前面的玻璃上,她 头看到落地窗

前那幺清晰的街道,街上的行人 头就能看到自己的错觉,吓得连忙收缩身体,

摇着小脑袋哀求道:「不要在这……会被人看到的。求你!!」我坐在南奎丽挺

翘的屁股上, 起一只脚踩在南奎丽如洋娃娃的脑袋上恶狠狠的说道:「贱人!

 

  不要动! ! 「低头看着下身还未完全顶入的肉棒, 起手扶着她那雪白的臀

瓣开始用力的往南奎丽肉壶的更深处插去。

 

  看着南奎丽的身体,知道这个女人不用我负任何责任,知道这只是一个交易,

我在自己女人身上不能完全释放的慾望和暴戾全都发洩在南奎丽身上。

 

  南奎丽趴在窗台紧张的看着街上的行人,唯恐有人 头看到她的样子,但是

片刻之后南奎丽就没有心思再管这些事情,因为随着我强硬的插入,南奎丽慢慢

的睁圆了双目:「好大~ 还……啊……还没全部插进来吗?」南奎丽张口微喘,

转头看着还有一截肉棒在自己的小穴外面,吃惊的说道。

 

  「啊啊!!!!」随着我用力的一挺腰,南奎丽张嘴惨叫了一声,感觉到一

根灼热的金箍棒顶开了自己身体深处那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地方。

 

  「怎幺了?那里不舒服吗?」我看着南奎丽难看的脸色问道。

 

  「不……不……感觉非常好……」南奎丽虽然脸色惨白,但是从未有过的愉

悦从下体传到脑海,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的颤抖,肉壶里分泌出一滩滩的蜜液流

淌而出,白皙的身体不知不觉的贴在透明的玻璃上,硕大的乳房分别被压成椭圆

的形状,随着我的抽送一前以后的不停的起伏着趴伏着的娇躯。

 

  南奎丽娇弱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承受着我的鞭挞,我一边耸动着身体一边用

力的掰开南奎丽雪白的臀瓣看着她的后庭可爱的随着快感不停的收缩,手指按了

按她的肛门,南奎丽原本瞇着享受的双眼一抖,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缩,不安的扭

了一下细腰回头哀求道:「那里……不行……啊~ 好大……不要……不要碰那里

……」南奎丽芳心狂颤,小穴里花壁一阵抽搐死死的夹住我的大鸡巴。

 

  「嘿嘿」我咧嘴一笑,食指直接捅进了南奎丽的屁眼里不停的搅动,南奎丽

美眸一瞪,慢慢的张大了红润的朱唇,肉穴中的花壁不停的旋转绞动,震颤着身

体发出一声声颤抖的声音:「啊嗬嗬……不行……不行……为什幺~ 呜呜呜……

 

  去了……去了啊……「南奎丽一声嘹亮高亢的娇啼,雪白如天鹅的脖子高高

昂起,全身抽搐着被我干到了高潮。

 

  南奎丽何时经历过年轻如我的操干,从她出道开始利用自己完美的身体开始

一路往上爬的时候碰到那些需要她拿身体交换利益的高层全是那种老头子,而南

奎丽第一次被年轻男性干到高潮绝顶的时候,那种猛然的快感淹没的她全身失去

理智,再也不管不顾,全身趴在宽宽的落地窗前高声娇喊,散发着自己的快乐,

无所顾忌。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在南奎丽的身上兴奋的耸动着,在众多女人中想

实施却有顾忌的姿势和动作全都在南奎丽的身上实施了一遍,一手抓着南奎丽的

雪白的手腕,一肩扛着南奎丽美丽修长的大腿,南奎丽弯起膝盖挂在我的身上,

整个人悬空的挂在我身上不停的颤抖着身体承受着我的撞击,一对乳房在一对精

美的锁骨下不停的来回甩动。

 

  「唔!!呜呜啊啊……!!!!呜啊啊啊!!」南奎丽皱着小眉头被动的被

我抓起在空中不受控制的晃蕩。

 

  我挺了挺腰,死死的拖住南奎丽的手臂,耸动的力度越来越大,「啊……不

行了……我要射了……快忍不住了……」我看着南奎丽快要晃花我眼前的玉乳对

着身前的南奎丽说道。

 

  南奎丽摇着精緻的小脑袋:「射吧……oppa……射吧……全都射出来……」

 

  我挺了一下腰,那深深插入她肉壶的肉棒突然涨大,南奎丽迷糊的脑子一清,

突然激烈的扭起了身体,「等……等一下……等……你要射在里面???……oppa!!

 

  等一下! ! ……不要……不要……等一下! ! !啊……「深深埋进小穴里面

的肉棒一颤一颤的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南奎丽感觉身体中一股滚烫的热流正直冲

自己的身体深处而去。

 

  「啊……射……射进来了!!!oppa!!!」南奎丽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着

急的喊着。

 

  我双手一鬆,耸肩前靠,把南奎丽整个人「啪唧」一声甩到地上,「啊!!!」

 

  南奎丽惨叫一声,南奎丽扭动着身体,痛与快乐诡异的共存着「oppa!够了

吗? 」

 

  南奎丽费力的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下体不停的冒着一串串浓稠的精液,

无奈的问道。

 

  我挺着射精之后依然挺立的肉棒,站在南奎丽瘫软的身体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她屈倦的身体,邪笑着说:「哪有那幺容易。」说完蹲下身体抓起南奎丽的两条

大腿用力折起她的细腰,她的两个膝盖都被我压到了南奎丽绝美的小脸边,也只

有娱乐圈的女人能承受的起这样的姿势,多年的练习生涯和舞蹈经历,使得她们

的身体全都是柔韧无骨,各种各样的姿势都能轻鬆消化。

 

  南奎丽的小穴整个暴露在了空气中,阴唇中间的小穴还在不停的轻吐着小气

泡,我扶着鸡巴慢慢的坐到了南奎丽的屁股上,全身的重量全都压在南奎丽的身

上。

 

  「啊!」南奎丽状似痛苦的呻吟了一声,随着我的插入不停的娇吟「oppa!!

 

  我的腰……腰要断了……啊……唔啊啊啊……呀啊啊啊~ ! ! !嗷啊啊! !

……

 

  oppa……你……好厉害……好厉害……「南奎丽不停的摇着脑袋看着我的脸

庞。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从正照着窗口变成了斜挂在山的那一头。

 

  会客室中的肉与肉的碰撞声根本没有停下来过,整个会客室乱的一塌糊涂,

地毯上布满了我和南奎丽汗与液的痕迹,沙髮乱起八糟的倒在一边,而整个房间

唯一一张还正常的就是原本放在房间中间低矮的茶几了,因为这时候南奎丽这具

完美的身体正被我放在这张茶几上接受着我的攻击。

 

  我跪在南奎丽的屁股后面不停的耸动,嘴里喃喃自语着:「干死你干死你。

 

  哦。好舒服啊。好紧,你的小穴好紧啊,舒不舒服……贱人。你舒不舒服! !

 

  我扬起手掌一巴掌用力的甩在南奎挺翘的雪臀上,印出一张通红的手掌印。

 

  「哈~ 哈啊~oppa~快一点……再快一点……好舒服……好舒服……我还要…

 

  …请用力的干我……干死我……干我……「南奎丽跪趴在茶几上被一阵冲击

的灵魂震荡,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从没有被年轻身体进攻过的体验遂一接受冲

击,南奎丽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被身后这具强壮的身体被顶出体外了。

 

  「你这个贱人……」我绷着脸两只手左右开弓,不停的甩在南奎丽两片臀瓣

上,原本就被我撞的通红的屁股变得更加的红润,我越打南奎丽的小穴收缩的也

就越紧,死死的包裹着我的小穴,每一下都会死命的收紧,「哦~ 对……就是这

样。夹的我好舒服,你个小贱人。 」「我……我也……一直被乾着……oppa……

 

  我也好舒服……爽……好爽……以前为什幺没有碰到你呢?用力……继续用

力干我啊! ! ! 「南奎丽上身趴在茶几上,高高的翘起浑圆的屁股不停的迎合着

我的冲击。

 

  俯身两只手从南奎丽的身体两边伸过,盖在她丰硕的乳房上面,五根手指全

都紧紧的陷在南奎丽的玉乳中,用力的拉起南奎丽的上半身,下身用尽下午最后

一丝力气不再忍受,不再忍耐,全力冲击。

 

  「啊啊啊……这次不要……不要再射在里面了……会怀孕的……」南奎丽吃

力的转头说道。

 

  我低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不停的吸着南奎丽身上的香水味,后腰突感一麻,

一把甩开身上这具已经绵软的身体,站起身抓起南奎丽的头髮,一点都不怜香惜

玉的把粗大的鸡巴强硬的塞进了她的口中。

 

  「唔!!!」南奎丽刚刚吞下我的肉棒,一股气息浓烈的精液就全都喷进了

她的口中,南奎丽被我死死的按着脑袋,脸色极其难看的嚥下了快要灌满自己嘴

巴的液体。

 

  良久,我才鬆开南奎丽不再挣扎的脑袋,南奎丽全身赤裸的捲曲着侧躺在地

上,下体的阴唇和上面的红唇都流淌出同样浓白的精液,原本雪白精緻的身体现

在青一片紫一片的淤青着,偶尔浑身还会发出一阵颤抖,这是高潮后的余韵。

 

  我劳累的扶起一张沙发坐了下去,静静的休息着,整个下午跟南奎丽在会议

室胡搞到现在, 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居然过去了五个多小时,果然家花不如野

花香啊,许许多多以前原本以为没办法用出的姿势今天下午我在南奎丽身上全都

试了一个遍。

 

  南奎丽飘飘然的回过了神,无力的爬起身一件件的穿上了衣服,没多久,

转 你的人偶 34

第三十四章

 

  铃铃铃……铃铃铃~ 月平凡的一天,天气突然转冷,我站在窗前遥望整个首

尔市,在严冬的降临下显得格外的萧条,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我转身一看发现是

前台打来的电话。

 

  「说!」我拿起电话说了一声。

 

  「社长!大厅有位南奎丽小姐找你!」只听前台说道。

 

  「南奎丽?」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句。

 

  「你让人带她到八楼会客室去,我等下就去。」我思索着南奎丽找我有什幺

事,并让前台找人带她去会客室。

 

  「南奎丽?」突然想起上次泰妍好像说过有个女艺人跟电视台的领导潜规则

就为了一个女二的角色,好像就叫南奎丽,「难道?」我一思索就明白的原因,

公司製作部这几个月好像在一部新的电视剧面试演员,这是一部我都没听过名字

的电视剧,剧本据策划部说应该会火。

 

  因为根本没听过这个剧本的名字,所以我没有让公司内部消化这部电视剧,

而是发出通告,而南奎丽不去面试,直接找到我这个举动就值得深思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影视部那边,询问了一下这部电视剧的情况,当

听说还有个堪比女一出镜率的女二正在海选的时候,心里瞬间就明白南奎丽过来

的真正目的,看来真的是为了这个角色,可是……这部电视剧到底有什幺东西吸

引了她的目光,没大製作,没有大名气演员,连剧本都是我不看好的,真的让我

想像不到南奎丽看中的到底是什幺。

 

  「哎~ 难道我看走眼了?」我手撑在桌子上,我仔细的回想着剧本的细节,

「到底是什幺……」「算了,去见一下就清楚了,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觉还

真是不爽啊! ! 」我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稍稍拍了拍收拾了一下就走向了楼梯。

 

  八楼会客室,我刚走到门口,坐在沙发上的南奎丽就赶忙的站起身迎了上来,

「oppa……」一声腻到心里的一声称呼从南奎丽的嘴中喊了出来。

 

  我全身不着痕蹟的一抖,心里暗想着:「我去,这脸蛋这身材,再加上毫无

底线的抓机遇,按理说不应该啊,为什幺到现在还没爆红? 」看着南奎丽洋娃娃

般精緻的脸蛋,我视线下移打量了一下她。

 

  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披肩的直发,顺到髮尾又微微收拢,营造出

一股很可爱的气质,明亮的大眼水淩淩的看着我,只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

完美的跟她雪白浑圆的大腿相辉映,而在旁边的沙发上扔着她刚刚脱下来的外套。

 

  我伸手虚引,「坐!」等到南奎丽并着双腿十分淑女的坐到沙发上之后,我

才询问道:「请问南奎丽小姐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幺呢?」同时心里暗暗的在

想着,「真是一个勾引人的妖精,完全知道男人喜欢的是什幺类型的女人,要不

是上次泰妍跟我说过看到南奎丽因为一个女二去潜规则,我怎幺会想到正淑女的

坐在我对面的她会是那种为了往上爬简直放弃一切的女人。 」「oppa~ 你叫我奎

丽就好了,我这次来是为了oppa你公司这次外招的女二号而来的。 」南奎丽一本

正经的坐直了身体,慢慢的说道。

 

  这几年南奎丽在歌谣界发展极其的不顺利,一直没有她想要的好歌到手上,

而她也向我邀过歌,可是我没有理会罢了,偶然的机会她跨进了电视圈,在一系

列的打拼之后,她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知名度,用身体换来了49天的女二,正式在

电视荧幕打开了局面。

 

  可是韩国更新换代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管是偶像还是电视剧,保质期都

是十分的短暂,因为49天而积累下来的人气在她没有找到下一部电视剧的期间不

停的消散,得到之后再失去是最最令人痛苦的一件事了,她到处找关係打听消息,

看看有什幺电视剧她能接的。

 

  女主角没有后台没有关係没有资历接到的可能性很低,就在她茫然的时候,

lee 公司突然向娱乐圈宣布面试一个剧本的女二,这可是一个出镜率堪比女一的

女配,简直是为了她现在这种尴尬地位最好的进阶证明。

 

  再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那晚南奎丽全身赤裸的站在家里的镜子前

面,看着镜子里那具完美的酮体,暗暗的下定了决心,这个角色她一定要拿到手,

在别人来看这只是一个机会,可有可无,而对她而言,这是一个从女二迈进到女

一的登天梯,因为这是lee 这个製作电视剧已经出名了的公司所出品的,即使是

用身体换,她也在所不惜,不是什幺东西或是什幺人都能让她付出自己最珍贵的

筹码的,上次49天是大製作,作为女二的她在剧组里面是最最没有名气和地位的

一个人,为了那个角色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我坐直身体,随意的翘起二郎腿,瞇着眼睛看着南奎丽说:「这个不是我能

决定的啊。 」我看着南奎丽有点微变的表情,有点不忍的轻轻说着:「我可以跟

导演打个招呼,只要差别不大就优先用你,你看怎幺样? 」南奎丽脸色有点僵硬,

她听说这次很多竞争者,她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才会直接找到这里。

 

  南奎丽突然对着我展颜一笑,站起身走到门口,「咔」的一声把门从里面反

锁,然后转过身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眉头一皱,心思一转马上就懂了南奎丽想干什幺,坐在沙发上歪着脑袋想

看南奎丽会怎幺做。

 

  南奎丽转过身之后,笑颜如花的 起芊芊手指,慢慢的一颗颗解开粉丝连衣

裙领口的钮扣,「oppa……你不感觉现在很热吗?我好热呀~ 」南奎丽拉下自己

的领口露出一截白皙浑圆的香肩,一只小手还不停的搧着风,慢慢的向着我靠近。

 

  我玩味的看着她的表演,低沈着说:「你知不知道现在等同于在玩火,一不

小心就会把自己烧死。 」南奎丽倔强的鼓起脸颊道:「这个角色我一定要得到,

不管付出什幺代价! ! 」站在我身前,她蹲下身体跪坐在我面前, 起小脸可怜

兮兮的看着我。

 

  「就向上次向电视台要49天女配一样幺?这些真的值得你付出这幺多吗?」

 

  我记忆一转,南奎丽之后的发展有点不尽人意,就卡在那个地位没有前进过,

遂问道。

 

  南奎丽一愣,片刻就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从我当练习生起我就知道,天

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想要得到就要学会付出,至于付出什幺,我都不在意。 」

 

  说话间南奎丽已经蹲下身体伸出白嫩的小手抚上了我的裤裆,隔着衣料不停

的按摩着我的肉棒。

 

  我看着南奎丽洋娃娃般的脸蛋,伸出手拉开拉鍊,释放出一条硕大的恶龙。

 

  啊!南奎丽看着眼前的肉棒,喃喃说道,好大……

 

  吞下去,我按着南奎丽的后脑把她的脑袋压向我的鸡巴,南奎丽呆愣一下,

随后风情万种的飞了我一眼,顺着力道张开小嘴一点一点的吃下我的肉棒,活动

起舌头不停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呼~ 我轻出一口气,身体往后整个人躺到沙发上,享受着南奎丽无微不至的

服务,看着她雪白精緻的脸蛋鼓起吞吐着我的肉棒,我心里就又一种莫名的快感,

感受着南奎丽青涩的口活,我奇怪的问道,你这是第一次用嘴巴幺?

 

  南奎丽为难的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但是嘴巴却一刻都没有停息,

不停的吸吮着,吞吐着。

 

  享受了一会,我拍了拍南奎丽的头顶说,好了,把衣服脱了到前面趴好。

 

  唔~ 南奎丽吐出我的肉棒,显示在衣服中翻找,找出一盒安全套就準备套到

我的鸡巴上,我摇了摇头说,我从来不用这东西。

 

  可是……南奎丽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手上拿着刚刚拆封的套套想要辩解什幺。

 

  我站起身拉上拉鍊,看着南奎丽犹豫不决的脸色说:「算了吧~ 我先走了。」

 

  说完我就準备出门去找在公司的女人洩泄火,刚刚被南奎丽洋娃娃般精緻脸

蛋所诱惑,心底一团慾火喷涌欲出。

 

  「嗯?」我低头看着自己被南奎丽拉住的手腕, 头奇怪的看着她,南奎丽

皱起精緻的眉毛,洁白的贝齿紧咬着诱惑的下红唇,冲着我点了点头说:「不要

走~ 可以!可以不戴套。 」南奎丽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会客

厅中,寒冷的空气洗刷着她娇嫩的肌肤。

 

  我看着南奎丽雪白的肌肤,一层萤光从她身后的窗口照进房间,在她背后形

成一轮光晕。

 

  看着南奎丽如精灵一样的身体,想像着那些老男人在她身上沖刺的情形我莫

名的兴奋了起来,原本打算再逗逗她的心思慢慢的淡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南奎

丽的身前,低头看着她的身体,伸手一把把南奎丽拉到窗台前。

 

  啊!南奎丽扭着身体叫到,疼疼。轻点啊……

 

  啪~ 我把南奎丽甩到窗台上,压着她的后背那条婉宛的脊背,扶着硕大的鸡

巴,连前戏都不做对着她的肉壶就一桿到底。

 

  啊! !南奎丽小嘴中喷出一缕唾液黏在了前面的玻璃上,她 头看到落地窗

前那幺清晰的街道,街上的行人 头就能看到自己的错觉,吓得连忙收缩身体,

摇着小脑袋哀求道:「不要在这……会被人看到的。求你!!」我坐在南奎丽挺

翘的屁股上, 起一只脚踩在南奎丽如洋娃娃的脑袋上恶狠狠的说道:「贱人!

 

  不要动! ! 「低头看着下身还未完全顶入的肉棒, 起手扶着她那雪白的臀

瓣开始用力的往南奎丽肉壶的更深处插去。

 

  看着南奎丽的身体,知道这个女人不用我负任何责任,知道这只是一个交易,

我在自己女人身上不能完全释放的慾望和暴戾全都发洩在南奎丽身上。

 

  南奎丽趴在窗台紧张的看着街上的行人,唯恐有人 头看到她的样子,但是

片刻之后南奎丽就没有心思再管这些事情,因为随着我强硬的插入,南奎丽慢慢

的睁圆了双目:「好大~ 还……啊……还没全部插进来吗?」南奎丽张口微喘,

转头看着还有一截肉棒在自己的小穴外面,吃惊的说道。

 

  「啊啊!!!!」随着我用力的一挺腰,南奎丽张嘴惨叫了一声,感觉到一

根灼热的金箍棒顶开了自己身体深处那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地方。

 

  「怎幺了?那里不舒服吗?」我看着南奎丽难看的脸色问道。

 

  「不……不……感觉非常好……」南奎丽虽然脸色惨白,但是从未有过的愉

悦从下体传到脑海,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的颤抖,肉壶里分泌出一滩滩的蜜液流

淌而出,白皙的身体不知不觉的贴在透明的玻璃上,硕大的乳房分别被压成椭圆

的形状,随着我的抽送一前以后的不停的起伏着趴伏着的娇躯。

 

  南奎丽娇弱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承受着我的鞭挞,我一边耸动着身体一边用

力的掰开南奎丽雪白的臀瓣看着她的后庭可爱的随着快感不停的收缩,手指按了

按她的肛门,南奎丽原本瞇着享受的双眼一抖,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缩,不安的扭

了一下细腰回头哀求道:「那里……不行……啊~ 好大……不要……不要碰那里

……」南奎丽芳心狂颤,小穴里花壁一阵抽搐死死的夹住我的大鸡巴。

 

  「嘿嘿」我咧嘴一笑,食指直接捅进了南奎丽的屁眼里不停的搅动,南奎丽

美眸一瞪,慢慢的张大了红润的朱唇,肉穴中的花壁不停的旋转绞动,震颤着身

体发出一声声颤抖的声音:「啊嗬嗬……不行……不行……为什幺~ 呜呜呜……

 

  去了……去了啊……「南奎丽一声嘹亮高亢的娇啼,雪白如天鹅的脖子高高

昂起,全身抽搐着被我干到了高潮。

 

  南奎丽何时经历过年轻如我的操干,从她出道开始利用自己完美的身体开始

一路往上爬的时候碰到那些需要她拿身体交换利益的高层全是那种老头子,而南

奎丽第一次被年轻男性干到高潮绝顶的时候,那种猛然的快感淹没的她全身失去

理智,再也不管不顾,全身趴在宽宽的落地窗前高声娇喊,散发着自己的快乐,

无所顾忌。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在南奎丽的身上兴奋的耸动着,在众多女人中想

实施却有顾忌的姿势和动作全都在南奎丽的身上实施了一遍,一手抓着南奎丽的

雪白的手腕,一肩扛着南奎丽美丽修长的大腿,南奎丽弯起膝盖挂在我的身上,

整个人悬空的挂在我身上不停的颤抖着身体承受着我的撞击,一对乳房在一对精

美的锁骨下不停的来回甩动。

 

  「唔!!呜呜啊啊……!!!!呜啊啊啊!!」南奎丽皱着小眉头被动的被

我抓起在空中不受控制的晃蕩。

 

  我挺了挺腰,死死的拖住南奎丽的手臂,耸动的力度越来越大,「啊……不

行了……我要射了……快忍不住了……」我看着南奎丽快要晃花我眼前的玉乳对

着身前的南奎丽说道。

 

  南奎丽摇着精緻的小脑袋:「射吧……oppa……射吧……全都射出来……」

 

  我挺了一下腰,那深深插入她肉壶的肉棒突然涨大,南奎丽迷糊的脑子一清,

突然激烈的扭起了身体,「等……等一下……等……你要射在里面???……oppa!!

 

  等一下! ! ……不要……不要……等一下! ! !啊……「深深埋进小穴里面

的肉棒一颤一颤的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南奎丽感觉身体中一股滚烫的热流正直冲

自己的身体深处而去。

 

  「啊……射……射进来了!!!oppa!!!」南奎丽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着

急的喊着。

 

  我双手一鬆,耸肩前靠,把南奎丽整个人「啪唧」一声甩到地上,「啊!!!」

 

  南奎丽惨叫一声,南奎丽扭动着身体,痛与快乐诡异的共存着「oppa!够了

吗? 」

 

  南奎丽费力的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下体不停的冒着一串串浓稠的精液,

无奈的问道。

 

  我挺着射精之后依然挺立的肉棒,站在南奎丽瘫软的身体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她屈倦的身体,邪笑着说:「哪有那幺容易。」说完蹲下身体抓起南奎丽的两条

大腿用力折起她的细腰,她的两个膝盖都被我压到了南奎丽绝美的小脸边,也只

有娱乐圈的女人能承受的起这样的姿势,多年的练习生涯和舞蹈经历,使得她们

的身体全都是柔韧无骨,各种各样的姿势都能轻鬆消化。

 

  南奎丽的小穴整个暴露在了空气中,阴唇中间的小穴还在不停的轻吐着小气

泡,我扶着鸡巴慢慢的坐到了南奎丽的屁股上,全身的重量全都压在南奎丽的身

上。

 

  「啊!」南奎丽状似痛苦的呻吟了一声,随着我的插入不停的娇吟「oppa!!

 

  我的腰……腰要断了……啊……唔啊啊啊……呀啊啊啊~ ! ! !嗷啊啊! !

……

 

  oppa……你……好厉害……好厉害……「南奎丽不停的摇着脑袋看着我的脸

庞。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从正照着窗口变成了斜挂在山的那一头。

 

  会客室中的肉与肉的碰撞声根本没有停下来过,整个会客室乱的一塌糊涂,

地毯上布满了我和南奎丽汗与液的痕迹,沙髮乱起八糟的倒在一边,而整个房间

唯一一张还正常的就是原本放在房间中间低矮的茶几了,因为这时候南奎丽这具

完美的身体正被我放在这张茶几上接受着我的攻击。

 

  我跪在南奎丽的屁股后面不停的耸动,嘴里喃喃自语着:「干死你干死你。

 

  哦。好舒服啊。好紧,你的小穴好紧啊,舒不舒服……贱人。你舒不舒服! !

 

  我扬起手掌一巴掌用力的甩在南奎挺翘的雪臀上,印出一张通红的手掌印。

 

  「哈~ 哈啊~oppa~快一点……再快一点……好舒服……好舒服……我还要…

 

  …请用力的干我……干死我……干我……「南奎丽跪趴在茶几上被一阵冲击

的灵魂震荡,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从没有被年轻身体进攻过的体验遂一接受冲

击,南奎丽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被身后这具强壮的身体被顶出体外了。

 

  「你这个贱人……」我绷着脸两只手左右开弓,不停的甩在南奎丽两片臀瓣

上,原本就被我撞的通红的屁股变得更加的红润,我越打南奎丽的小穴收缩的也

就越紧,死死的包裹着我的小穴,每一下都会死命的收紧,「哦~ 对……就是这

样。夹的我好舒服,你个小贱人。 」「我……我也……一直被乾着……oppa……

 

  我也好舒服……爽……好爽……以前为什幺没有碰到你呢?用力……继续用

力干我啊! ! ! 「南奎丽上身趴在茶几上,高高的翘起浑圆的屁股不停的迎合着

我的冲击。

 

  俯身两只手从南奎丽的身体两边伸过,盖在她丰硕的乳房上面,五根手指全

都紧紧的陷在南奎丽的玉乳中,用力的拉起南奎丽的上半身,下身用尽下午最后

一丝力气不再忍受,不再忍耐,全力冲击。

 

  「啊啊啊……这次不要……不要再射在里面了……会怀孕的……」南奎丽吃

力的转头说道。

 

  我低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不停的吸着南奎丽身上的香水味,后腰突感一麻,

一把甩开身上这具已经绵软的身体,站起身抓起南奎丽的头髮,一点都不怜香惜

玉的把粗大的鸡巴强硬的塞进了她的口中。

 

  「唔!!!」南奎丽刚刚吞下我的肉棒,一股气息浓烈的精液就全都喷进了

她的口中,南奎丽被我死死的按着脑袋,脸色极其难看的嚥下了快要灌满自己嘴

巴的液体。

 

  良久,我才鬆开南奎丽不再挣扎的脑袋,南奎丽全身赤裸的捲曲着侧躺在地

上,下体的阴唇和上面的红唇都流淌出同样浓白的精液,原本雪白精緻的身体现

在青一片紫一片的淤青着,偶尔浑身还会发出一阵颤抖,这是高潮后的余韵。

 

  我劳累的扶起一张沙发坐了下去,静静的休息着,整个下午跟南奎丽在会议

室胡搞到现在, 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居然过去了五个多小时,果然家花不如野

花香啊,许许多多以前原本以为没办法用出的姿势今天下午我在南奎丽身上全都

试了一个遍。

 

  南奎丽飘飘然的回过了神,无力的爬起身一件件的穿上了衣服,没多久, 我

们两个就好像什幺都没发现过一样,跟早上一样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

 

  在阳光西下的最后一刻。

 

  南奎丽踩着余晖走出了lee 娱乐,满脸艳红满足的样子,迈着轻鬆的步伐走

向了自己的座驾,南奎丽坐在自己自己火红的跑车里,伸出嫩白的小手抽了好几

抽纸巾,分开那双美玉腿,不停的擦拭着,南奎丽满脸迷惑的盯着自己的下体,

心潮怎幺也停不下来,那噬魂的感官怎幺也忘不了。

 

  南奎丽失神的看着眼前这幢高大的大楼,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幺,南奎丽

雪白的贝齿咬着艳红的下嘴唇用力的一踩油门,红色跑车在轰鸣声中窜了出去,

渐渐的消失在了路上的车流中……

 

  而我时刻已经坐到了九楼的办公室里,看着手中的日曆上那个鲜红的圈圈,

旋转椅子麵向窗外,自言自语的说道:「首尔!韩国!準备好接受少女时代的降

临了幺! ! ! ! ! 」
第三十四章

 

  铃铃铃……铃铃铃~ 月平凡的一天,天气突然转冷,我站在窗前遥望整个首

尔市,在严冬的降临下显得格外的萧条,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我转身一看发现是

前台打来的电话。

 

  「说!」我拿起电话说了一声。

 

  「社长!大厅有位南奎丽小姐找你!」只听前台说道。

 

  「南奎丽?」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了句。

 

  「你让人带她到八楼会客室去,我等下就去。」我思索着南奎丽找我有什幺

事,并让前台找人带她去会客室。

 

  「南奎丽?」突然想起上次泰妍好像说过有个女艺人跟电视台的领导潜规则

就为了一个女二的角色,好像就叫南奎丽,「难道?」我一思索就明白的原因,

公司製作部这几个月好像在一部新的电视剧面试演员,这是一部我都没听过名字

的电视剧,剧本据策划部说应该会火。

 

  因为根本没听过这个剧本的名字,所以我没有让公司内部消化这部电视剧,

而是发出通告,而南奎丽不去面试,直接找到我这个举动就值得深思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影视部那边,询问了一下这部电视剧的情况,当

听说还有个堪比女一出镜率的女二正在海选的时候,心里瞬间就明白南奎丽过来

的真正目的,看来真的是为了这个角色,可是……这部电视剧到底有什幺东西吸

引了她的目光,没大製作,没有大名气演员,连剧本都是我不看好的,真的让我

想像不到南奎丽看中的到底是什幺。

 

  「哎~ 难道我看走眼了?」我手撑在桌子上,我仔细的回想着剧本的细节,

「到底是什幺……」「算了,去见一下就清楚了,事情不在自己掌控中的感觉还

真是不爽啊! ! 」我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稍稍拍了拍收拾了一下就走向了楼梯。

 

  八楼会客室,我刚走到门口,坐在沙发上的南奎丽就赶忙的站起身迎了上来,

「oppa……」一声腻到心里的一声称呼从南奎丽的嘴中喊了出来。

 

  我全身不着痕蹟的一抖,心里暗想着:「我去,这脸蛋这身材,再加上毫无

底线的抓机遇,按理说不应该啊,为什幺到现在还没爆红? 」看着南奎丽洋娃娃

般精緻的脸蛋,我视线下移打量了一下她。

 

  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心打扮的,披肩的直发,顺到髮尾又微微收拢,营造出

一股很可爱的气质,明亮的大眼水淩淩的看着我,只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

完美的跟她雪白浑圆的大腿相辉映,而在旁边的沙发上扔着她刚刚脱下来的外套。

 

  我伸手虚引,「坐!」等到南奎丽并着双腿十分淑女的坐到沙发上之后,我

才询问道:「请问南奎丽小姐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幺呢?」同时心里暗暗的在

想着,「真是一个勾引人的妖精,完全知道男人喜欢的是什幺类型的女人,要不

是上次泰妍跟我说过看到南奎丽因为一个女二去潜规则,我怎幺会想到正淑女的

坐在我对面的她会是那种为了往上爬简直放弃一切的女人。 」「oppa~ 你叫我奎

丽就好了,我这次来是为了oppa你公司这次外招的女二号而来的。 」南奎丽一本

正经的坐直了身体,慢慢的说道。

 

  这几年南奎丽在歌谣界发展极其的不顺利,一直没有她想要的好歌到手上,

而她也向我邀过歌,可是我没有理会罢了,偶然的机会她跨进了电视圈,在一系

列的打拼之后,她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知名度,用身体换来了49天的女二,正式在

电视荧幕打开了局面。

 

  可是韩国更新换代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管是偶像还是电视剧,保质期都

是十分的短暂,因为49天而积累下来的人气在她没有找到下一部电视剧的期间不

停的消散,得到之后再失去是最最令人痛苦的一件事了,她到处找关係打听消息,

看看有什幺电视剧她能接的。

 

  女主角没有后台没有关係没有资历接到的可能性很低,就在她茫然的时候,

lee 公司突然向娱乐圈宣布面试一个剧本的女二,这可是一个出镜率堪比女一的

女配,简直是为了她现在这种尴尬地位最好的进阶证明。

 

  再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的时候,那晚南奎丽全身赤裸的站在家里的镜子前

面,看着镜子里那具完美的酮体,暗暗的下定了决心,这个角色她一定要拿到手,

在别人来看这只是一个机会,可有可无,而对她而言,这是一个从女二迈进到女

一的登天梯,因为这是lee 这个製作电视剧已经出名了的公司所出品的,即使是

用身体换,她也在所不惜,不是什幺东西或是什幺人都能让她付出自己最珍贵的

筹码的,上次49天是大製作,作为女二的她在剧组里面是最最没有名气和地位的

一个人,为了那个角色她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我坐直身体,随意的翘起二郎腿,瞇着眼睛看着南奎丽说:「这个不是我能

决定的啊。 」我看着南奎丽有点微变的表情,有点不忍的轻轻说着:「我可以跟

导演打个招呼,只要差别不大就优先用你,你看怎幺样? 」南奎丽脸色有点僵硬,

她听说这次很多竞争者,她没有把握拿到这个角色才会直接找到这里。

 

  南奎丽突然对着我展颜一笑,站起身走到门口,「咔」的一声把门从里面反

锁,然后转过身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眉头一皱,心思一转马上就懂了南奎丽想干什幺,坐在沙发上歪着脑袋想

看南奎丽会怎幺做。

 

  南奎丽转过身之后,笑颜如花的 起芊芊手指,慢慢的一颗颗解开粉丝连衣

裙领口的钮扣,「oppa……你不感觉现在很热吗?我好热呀~ 」南奎丽拉下自己

的领口露出一截白皙浑圆的香肩,一只小手还不停的搧着风,慢慢的向着我靠近。

 

  我玩味的看着她的表演,低沈着说:「你知不知道现在等同于在玩火,一不

小心就会把自己烧死。 」南奎丽倔强的鼓起脸颊道:「这个角色我一定要得到,

不管付出什幺代价! ! 」站在我身前,她蹲下身体跪坐在我面前, 起小脸可怜

兮兮的看着我。

 

  「就向上次向电视台要49天女配一样幺?这些真的值得你付出这幺多吗?」

 

  我记忆一转,南奎丽之后的发展有点不尽人意,就卡在那个地位没有前进过,

遂问道。

 

  南奎丽一愣,片刻就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从我当练习生起我就知道,天

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想要得到就要学会付出,至于付出什幺,我都不在意。 」

 

  说话间南奎丽已经蹲下身体伸出白嫩的小手抚上了我的裤裆,隔着衣料不停

的按摩着我的肉棒。

 

  我看着南奎丽洋娃娃般的脸蛋,伸出手拉开拉鍊,释放出一条硕大的恶龙。

 

  啊!南奎丽看着眼前的肉棒,喃喃说道,好大……

 

  吞下去,我按着南奎丽的后脑把她的脑袋压向我的鸡巴,南奎丽呆愣一下,

随后风情万种的飞了我一眼,顺着力道张开小嘴一点一点的吃下我的肉棒,活动

起舌头不停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呼~ 我轻出一口气,身体往后整个人躺到沙发上,享受着南奎丽无微不至的

服务,看着她雪白精緻的脸蛋鼓起吞吐着我的肉棒,我心里就又一种莫名的快感,

感受着南奎丽青涩的口活,我奇怪的问道,你这是第一次用嘴巴幺?

 

  南奎丽为难的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但是嘴巴却一刻都没有停息,

不停的吸吮着,吞吐着。

 

  享受了一会,我拍了拍南奎丽的头顶说,好了,把衣服脱了到前面趴好。

 

  唔~ 南奎丽吐出我的肉棒,显示在衣服中翻找,找出一盒安全套就準备套到

我的鸡巴上,我摇了摇头说,我从来不用这东西。

 

  可是……南奎丽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手上拿着刚刚拆封的套套想要辩解什幺。

 

  我站起身拉上拉鍊,看着南奎丽犹豫不决的脸色说:「算了吧~ 我先走了。」

 

  说完我就準备出门去找在公司的女人洩泄火,刚刚被南奎丽洋娃娃般精緻脸

蛋所诱惑,心底一团慾火喷涌欲出。

 

  「嗯?」我低头看着自己被南奎丽拉住的手腕, 头奇怪的看着她,南奎丽

皱起精緻的眉毛,洁白的贝齿紧咬着诱惑的下红唇,冲着我点了点头说:「不要

走~ 可以!可以不戴套。 」南奎丽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会客

厅中,寒冷的空气洗刷着她娇嫩的肌肤。

 

  我看着南奎丽雪白的肌肤,一层萤光从她身后的窗口照进房间,在她背后形

成一轮光晕。

 

  看着南奎丽如精灵一样的身体,想像着那些老男人在她身上沖刺的情形我莫

名的兴奋了起来,原本打算再逗逗她的心思慢慢的淡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南奎

丽的身前,低头看着她的身体,伸手一把把南奎丽拉到窗台前。

 

  啊!南奎丽扭着身体叫到,疼疼。轻点啊……

 

  啪~ 我把南奎丽甩到窗台上,压着她的后背那条婉宛的脊背,扶着硕大的鸡

巴,连前戏都不做对着她的肉壶就一桿到底。

 

  啊! !南奎丽小嘴中喷出一缕唾液黏在了前面的玻璃上,她 头看到落地窗

前那幺清晰的街道,街上的行人 头就能看到自己的错觉,吓得连忙收缩身体,

摇着小脑袋哀求道:「不要在这……会被人看到的。求你!!」我坐在南奎丽挺

翘的屁股上, 起一只脚踩在南奎丽如洋娃娃的脑袋上恶狠狠的说道:「贱人!

 

  不要动! ! 「低头看着下身还未完全顶入的肉棒, 起手扶着她那雪白的臀

瓣开始用力的往南奎丽肉壶的更深处插去。

 

  看着南奎丽的身体,知道这个女人不用我负任何责任,知道这只是一个交易,

我在自己女人身上不能完全释放的慾望和暴戾全都发洩在南奎丽身上。

 

  南奎丽趴在窗台紧张的看着街上的行人,唯恐有人 头看到她的样子,但是

片刻之后南奎丽就没有心思再管这些事情,因为随着我强硬的插入,南奎丽慢慢

的睁圆了双目:「好大~ 还……啊……还没全部插进来吗?」南奎丽张口微喘,

转头看着还有一截肉棒在自己的小穴外面,吃惊的说道。

 

  「啊啊!!!!」随着我用力的一挺腰,南奎丽张嘴惨叫了一声,感觉到一

根灼热的金箍棒顶开了自己身体深处那从未有人到达过的地方。

 

  「怎幺了?那里不舒服吗?」我看着南奎丽难看的脸色问道。

 

  「不……不……感觉非常好……」南奎丽虽然脸色惨白,但是从未有过的愉

悦从下体传到脑海,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的颤抖,肉壶里分泌出一滩滩的蜜液流

淌而出,白皙的身体不知不觉的贴在透明的玻璃上,硕大的乳房分别被压成椭圆

的形状,随着我的抽送一前以后的不停的起伏着趴伏着的娇躯。

 

  南奎丽娇弱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承受着我的鞭挞,我一边耸动着身体一边用

力的掰开南奎丽雪白的臀瓣看着她的后庭可爱的随着快感不停的收缩,手指按了

按她的肛门,南奎丽原本瞇着享受的双眼一抖,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缩,不安的扭

了一下细腰回头哀求道:「那里……不行……啊~ 好大……不要……不要碰那里

……」南奎丽芳心狂颤,小穴里花壁一阵抽搐死死的夹住我的大鸡巴。

 

  「嘿嘿」我咧嘴一笑,食指直接捅进了南奎丽的屁眼里不停的搅动,南奎丽

美眸一瞪,慢慢的张大了红润的朱唇,肉穴中的花壁不停的旋转绞动,震颤着身

体发出一声声颤抖的声音:「啊嗬嗬……不行……不行……为什幺~ 呜呜呜……

 

  去了……去了啊……「南奎丽一声嘹亮高亢的娇啼,雪白如天鹅的脖子高高

昂起,全身抽搐着被我干到了高潮。

 

  南奎丽何时经历过年轻如我的操干,从她出道开始利用自己完美的身体开始

一路往上爬的时候碰到那些需要她拿身体交换利益的高层全是那种老头子,而南

奎丽第一次被年轻男性干到高潮绝顶的时候,那种猛然的快感淹没的她全身失去

理智,再也不管不顾,全身趴在宽宽的落地窗前高声娇喊,散发着自己的快乐,

无所顾忌。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在南奎丽的身上兴奋的耸动着,在众多女人中想

实施却有顾忌的姿势和动作全都在南奎丽的身上实施了一遍,一手抓着南奎丽的

雪白的手腕,一肩扛着南奎丽美丽修长的大腿,南奎丽弯起膝盖挂在我的身上,

整个人悬空的挂在我身上不停的颤抖着身体承受着我的撞击,一对乳房在一对精

美的锁骨下不停的来回甩动。

 

  「唔!!呜呜啊啊……!!!!呜啊啊啊!!」南奎丽皱着小眉头被动的被

我抓起在空中不受控制的晃蕩。

 

  我挺了挺腰,死死的拖住南奎丽的手臂,耸动的力度越来越大,「啊……不

行了……我要射了……快忍不住了……」我看着南奎丽快要晃花我眼前的玉乳对

着身前的南奎丽说道。

 

  南奎丽摇着精緻的小脑袋:「射吧……oppa……射吧……全都射出来……」

 

  我挺了一下腰,那深深插入她肉壶的肉棒突然涨大,南奎丽迷糊的脑子一清,

突然激烈的扭起了身体,「等……等一下……等……你要射在里面???……oppa!!

 

  等一下! ! ……不要……不要……等一下! ! !啊……「深深埋进小穴里面

的肉棒一颤一颤的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南奎丽感觉身体中一股滚烫的热流正直冲

自己的身体深处而去。

 

  「啊……射……射进来了!!!oppa!!!」南奎丽不停的扭动着身体,着

急的喊着。

 

  我双手一鬆,耸肩前靠,把南奎丽整个人「啪唧」一声甩到地上,「啊!!!」

 

  南奎丽惨叫一声,南奎丽扭动着身体,痛与快乐诡异的共存着「oppa!够了

吗? 」

 

  南奎丽费力的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下体不停的冒着一串串浓稠的精液,

无奈的问道。

 

  我挺着射精之后依然挺立的肉棒,站在南奎丽瘫软的身体前居高临下的看着

她屈倦的身体,邪笑着说:「哪有那幺容易。」说完蹲下身体抓起南奎丽的两条

大腿用力折起她的细腰,她的两个膝盖都被我压到了南奎丽绝美的小脸边,也只

有娱乐圈的女人能承受的起这样的姿势,多年的练习生涯和舞蹈经历,使得她们

的身体全都是柔韧无骨,各种各样的姿势都能轻鬆消化。

 

  南奎丽的小穴整个暴露在了空气中,阴唇中间的小穴还在不停的轻吐着小气

泡,我扶着鸡巴慢慢的坐到了南奎丽的屁股上,全身的重量全都压在南奎丽的身

上。

 

  「啊!」南奎丽状似痛苦的呻吟了一声,随着我的插入不停的娇吟「oppa!!

 

  我的腰……腰要断了……啊……唔啊啊啊……呀啊啊啊~ ! ! !嗷啊啊! !

……

 

  oppa……你……好厉害……好厉害……「南奎丽不停的摇着脑袋看着我的脸

庞。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从正照着窗口变成了斜挂在山的那一头。

 

  会客室中的肉与肉的碰撞声根本没有停下来过,整个会客室乱的一塌糊涂,

地毯上布满了我和南奎丽汗与液的痕迹,沙髮乱起八糟的倒在一边,而整个房间

唯一一张还正常的就是原本放在房间中间低矮的茶几了,因为这时候南奎丽这具

完美的身体正被我放在这张茶几上接受着我的攻击。

 

  我跪在南奎丽的屁股后面不停的耸动,嘴里喃喃自语着:「干死你干死你。

 

  哦。好舒服啊。好紧,你的小穴好紧啊,舒不舒服……贱人。你舒不舒服! !

 

  我扬起手掌一巴掌用力的甩在南奎挺翘的雪臀上,印出一张通红的手掌印。

 

  「哈~ 哈啊~oppa~快一点……再快一点……好舒服……好舒服……我还要…

 

  …请用力的干我……干死我……干我……「南奎丽跪趴在茶几上被一阵冲击

的灵魂震荡,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从没有被年轻身体进攻过的体验遂一接受冲

击,南奎丽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要被身后这具强壮的身体被顶出体外了。

 

  「你这个贱人……」我绷着脸两只手左右开弓,不停的甩在南奎丽两片臀瓣

上,原本就被我撞的通红的屁股变得更加的红润,我越打南奎丽的小穴收缩的也

就越紧,死死的包裹着我的小穴,每一下都会死命的收紧,「哦~ 对……就是这

样。夹的我好舒服,你个小贱人。 」「我……我也……一直被乾着……oppa……

 

  我也好舒服……爽……好爽……以前为什幺没有碰到你呢?用力……继续用

力干我啊! ! ! 「南奎丽上身趴在茶几上,高高的翘起浑圆的屁股不停的迎合着

我的冲击。

 

  俯身两只手从南奎丽的身体两边伸过,盖在她丰硕的乳房上面,五根手指全

都紧紧的陷在南奎丽的玉乳中,用力的拉起南奎丽的上半身,下身用尽下午最后

一丝力气不再忍受,不再忍耐,全力冲击。

 

  「啊啊啊……这次不要……不要再射在里面了……会怀孕的……」南奎丽吃

力的转头说道。

 

  我低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不停的吸着南奎丽身上的香水味,后腰突感一麻,

一把甩开身上这具已经绵软的身体,站起身抓起南奎丽的头髮,一点都不怜香惜

玉的把粗大的鸡巴强硬的塞进了她的口中。

 

  「唔!!!」南奎丽刚刚吞下我的肉棒,一股气息浓烈的精液就全都喷进了

她的口中,南奎丽被我死死的按着脑袋,脸色极其难看的嚥下了快要灌满自己嘴

巴的液体。

 

  良久,我才鬆开南奎丽不再挣扎的脑袋,南奎丽全身赤裸的捲曲着侧躺在地

上,下体的阴唇和上面的红唇都流淌出同样浓白的精液,原本雪白精緻的身体现

在青一片紫一片的淤青着,偶尔浑身还会发出一阵颤抖,这是高潮后的余韵。

 

  我劳累的扶起一张沙发坐了下去,静静的休息着,整个下午跟南奎丽在会议

室胡搞到现在, 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居然过去了五个多小时,果然家花不如野

花香啊,许许多多以前原本以为没办法用出的姿势今天下午我在南奎丽身上全都

试了一个遍。

 

  南奎丽飘飘然的回过了神,无力的爬起身一件件的穿上了衣服,没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