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绿劫万界淫—德鲁纳酒店-1.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标题:诸天绿劫万界淫—德鲁纳酒店-1.6
作者:白老熊
2021/10/04独发于春满四合院

  灿星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思考着刚刚刚满月的作为,再回想起父亲临终前的
恐惧,连忙回到家,匆匆收拾一下,準备逃离这里。

  当準备妥当的灿星边揉着眼边準备搭车时,感觉旁边的墨镜女子準备抢先,
气急败坏的他不由得开口阻拦「小姐,这里是我先来的,等等计程车应该是我优
先。」

  感受到灿星的话语,似乎察觉到什么的女子转向他,一把抓下墨镜,呈现在
灿星眼前的,是一双只剩眼窝、血淋淋的画面。

  女子感觉不到被眼前场景吓呆的灿星的举动,开始四处摸索、寻找着。而她
的动作也将灿星惊醒,一声惨叫,转头就跑。

  灿星一路哀嚎,女子一路跟随,而穿着一袭白色洋装的满月则是漫步空中。

  天上的月光洒下,映照到满月身上,浑身洁白的光晕,让满月看起来多了几
分的圣洁。

  看着灿星惨状的满月感受到月光的照映,抬头看着天上,而身体内灵力被动
的灌输,这一切让满月莫名的感觉烦躁。

  「抱歉,有事耽搁了」老熊瞬间出现在满月身旁,并自然的牵住了她。

  「就当闹剧看吧,有我在,他是不会有事的。」怕满月会担忧,老熊稍稍的
安慰了一下。

  「我不是在看他,他还能撑一点时间。」转头看向老熊的满月,口气不满。

  「麻姑神来了,总是要交代一下。」老熊耸肩,示意没事。

  满月这才满意的将注意力放在灿星身上,继续一路跟着欣赏眼前的闹剧。

  「满月,月光对妳来说,有什么意义呢?」老熊突然发问「难道是维持妳的
存续?抑或是妳能量的来源?不然怎么总是在吸取着里面的灵力。」

  「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必须这样做⋯」此时的满月仰天望月「彷彿祂
给了我什么东西,却也给了某种束缚。」

  「我来试试看。」

  不待答覆,老熊左右手再次结出内外缚印,将满月聚集在一个充实的灵力空
间里,而空间内满满老熊的气息 这让满月睁大眼睛看着老熊。

  正想发问,老熊下个动作出现了:右手结外狮子印「斗」轰向月亮,左手结
内狮子印「者」按在满月头上。

  两股灵力一发,就远远听到月亮之上有阵阵的怒吼,但很快就消逝于风中。

  「好了,我稍微阻隔了麻姑神的窥探。基本上不要离开我太远的话,防护应
该是有效的。」

  老熊一脸疲惫的靠着满月,满月连忙将老熊扶着,左右张望,想找个地方让
老熊好好休息,而老熊这时提起精神,正準备下去帮忙灿星。

  结果被满月狠狠瞪了一眼「你当我废物吗?!我来就好。」

  此时,灿星已经被吓到跌坐在地,一脸惊慌失挫。

  「差不多就行了,小妹妹。」满月看着眼前的画面,不由得感到好笑「妳快
把我们软弱的具灿星经理给吓死了。」

  正当灿星依然在哀嚎的时候,满月出现在他身旁,正想捂住他的嘴,却又想
起老熊的嘱咐,轻轻一笑,改为用灵力封住了嘴。「嘘⋯⋯」

  刚刚被追逐的经验,与现在被捂住着嘴,这一切都让灿星惊恐的看向满月,
而跟随而来的老熊打了响指,将女子引去别处。

  看着女子已远离,满意的满月拍了拍灿星「这次的礼物还满意吗?」随后走
向迎面走来的老熊。

  「刚刚那个奇怪的东西,是妳送过来的吗?!」听到她的话语,灿星惊恐的
质问着满月。

  「当然不是,我只是让你看见。」闻言转身的满月,背靠着老熊,双手抱胸
的回答着「让你看见那很久以前就存在,但你看不见的,叫做鬼的东西。」

  「熊,我饿了。」不管一旁惊慌失措的灿星,满月抬头看着老熊。

  「附近刚好有家妳想吃很久的美食,走吧。」老熊亲了亲满月额头,抬头看
向灿星「具经理,一起去吧。」

  「如果不跟你们一起去,刚刚那种东西会回来杀死我吗?」一脸害怕的灿星
望着老熊,眼神中有浓浓的恐惧。

  「你不会死的,刚刚那孩子没有能力杀死活人。」看着灿星的老熊不由失笑
「但你会不会被自己吓死?那我就不清楚了。」

  「熊,快点,店要打烊了!」饥饿的满月催促着老熊「他不去就算了,我们
自己去。」

  「不準走!快将我的眼睛恢复原样!」

  「如果因为你而赶不上,导致店家打烊的话⋯」闻言转身的满月满脸怒容「
那你将会看见祂们,直到⋯永远!」

==========================================

  餐厅里,如同小孩般的满月正开心的帮眼前的美食拍照。

  「可以睁开眼睛了,具经理。」旁边的老熊边帮满月準备着餐具,边跟灿星
说「人类饿着肚子可是会死的,我们是担心你饿死才把你带来这里。」

  「熊!原来节目里,能够让他们一次吃完三十盘包子的就是这家!」发现偶
像有来过的满月兴奋指着海报「要是再晚一点就吃不到了!」

  老熊看着店门口挂上本日歇业的员工,再看看旁边那无人却存在的手推车。
语带笑意「是啊,还好还来得及。」

  「我会像刚刚那样,一直看到奇怪的东西吗?」看着眼前的两人,总算镇定
下来的灿星开口询问。

  「刚刚那是你运气不好,所以才会看到比较吓人的」老熊转头看向灿星「不
是每个都那么吓人的,就像坐在那边的那孩子就不吓人吧?」

  「乍看之下,可能会以为祂是人,就和祂擦肩而过了。」拍完照,心满意足
满月拿起了筷子,準备开动「大部分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不用害怕。」

  「他为什么会这样?」随着两人语音落下,灿星看着角落那带有幽光的男孩
,既害怕又疑惑的询问着老熊。

  「谁知道呢?有的是猝死却不知道自己死了而四处徘徊,有的是执着于某些
事情,死后还有执念。」看着热呼呼的包子,以及眼前满脸期待的满月,老熊边
帮满月吹凉,边回答着灿星。

  「那到底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些东西?」灿星不解的问着。

  「你来德鲁纳就知道了。」开心接过已经降温的包子,满怀期待的满月回答
着灿星「所以说啊,我叫你来的时候,你乖乖的来,就不会像刚刚那样在外面受
罪了。」

  「虽然不管怎么看,都像人类,但两位也已经死了,对吗?」看似不爽的灿
星脱口而出这样的话语。

  「我们还没死呢。」感觉满月情绪瞬间低落的老熊心疼的看着她。

  「但也只是尚且存在而已⋯」满月低头私语。

  「还没死的意思是,有一天也会死吗?」

  「会死又如何?」满月抬起头看向灿星,语带不屑「难道你想杀死我?」

  「不是⋯」被眼前的满月而吓住的灿星连忙解释「我只是希望妳能从我面前
消失而已⋯」

==========================================

  吃饱喝足的满月一行人,走出了店门,漫步在街道上。

  「觉得我很烦的具灿星,去对面帮我买杯奶茶,看能不能把我撑死?」满月
转身看向灿星「动作快点,万一太晚导致店打烊,你就完蛋了。」

  逼不得已的灿星只好转身离开,去帮忙满月买奶茶。

  「怎么突然把他支开了?」看着远离的灿星,老熊向满月询问着「有我们在
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正当满月还没开口之际,街道旁边死角缓缓站起来了一名看似落魄的老人,
老人站稳之后,那充满怨愤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满月身上。

  「这是?」看到此景,感到错愕的老熊看向满月「是当年那件让妳大意的委
托吗?」

  「没想到这么多年,能够让祂成长为怨鬼。」满脸凝重的满月语带悔意「早
知道当年就出手乾净点。」

  「是妳对我开枪的吧?」老人慢慢的走向满月「妳一定对我开过枪的!」

  「你的罪行,让你更加的丑陋不堪了。」感觉不对的满月开始慢慢凝聚灵力
「期待一下吧,在阴间等着你的⋯会更可怕。」

  「都是因为妳啊⋯都是因为妳的错啊!」说完,老人从胸前掏出了一根铁条
,冲向了满月「去死吧!」

  「满月!小心!」「皆!阵!」

  随着语音落下,老熊出现在满月身前,同时,灵力护罩已出现在满月四周。

  而看到此景的老人,手中铁条去势未减,狠狠的扎在老熊胸前,同时爆发出
一股庞大的怨气将老熊推向了角落。

  老人发现刺中目标,开心的怪笑起来,随即调头就跑。

  「怎么回事?!」灿星手拿奶茶,紧张的四处张望,直到看到老熊的胸口。
「他⋯他被刺中了,对吧?」看见此景,让灿星更加的慌张,无所适从。

  「人类啊⋯怎么总是不承认自己的过错,只会埋怨他人呢?」莫名感觉心
痛的满月,跪在老熊身边,手轻轻抚摸着老熊的脸颊「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该
知道我不会有事的。」

  「他没事吧!」

  「我没有办法去责怪那个丑陋的老人。」满月将手放下,转头看向灿星,
同时牵起老熊的手,尝试着将灵力输送给他「因为我也曾经这么疯狂的带着刀
到处跑⋯」

  「具灿星,我给你一次机会,想逃的话就逃吧。」满月转身将头抵在老熊
胸膛「如果你现在转头就走,那如你所愿,我将从你面前消失,走吧。」

  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满月再也忍不住,眼泪无声的滑落苍白的脸颊。

  许久,远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是灿星找到一台推车,从而返回。

  而此时,老熊也终于醒了,左手撑地,右手环抱着满月,好不容易站了起
来。

  「熊!你没事!」仰首看着老熊的满月破涕为笑,脸上梨花带雨,此景让
正在窃喜的老熊心疼的擦去她的眼泪。

  「上来吧,我会扶着他的」灿星的手伸向了老熊「不管是医院还是什么德
鲁纳的,我都可以帮忙送过去。」但没想到灿星伸出去的手,被满月拍开了。

  「满月,妳处理一下,我来处理那只怨鬼。」说完,老熊一把将铁条抽出
,放在掌心,灵力调动之下,铁条开始慢慢浮空且旋转了起来。

  而满月则是转过身,看着正在发愣的灿星「具灿星,你还真的是⋯很软弱
啊,但因为心软而拉着推车过来的那份软弱,让我非常满意啊。」

  「在他那种被刺伤也都没有事的厉害人物面前,做为软弱人类的我还真是
做了一件没有意义的事啊。」灿星自嘲的笑了笑「那我继续走我的路了。」

  「你走不了了。」双手负后的满月转身看向老熊。

  「找到了!」只见此时老熊眼露精光,灵力爆发,而那浮空旋转的铁条瞬
间弹射出去。

  在那远方,弹射的铁条钉住了怨鬼,灵力四射,使祂慢慢化为尘土。

  「你错过了让她放弃你的机会了。」做完一切的老熊,将满月抱在怀里,
对灿星说「现在你敢逃跑的话,她会杀了你。」

  「你⋯你是不是杀了刚刚那位老人?」说完,错愕的灿星照着刚刚脑海依
稀可见的景象开始四处寻找。

  「熊⋯为什么⋯要替我挡⋯」察觉只剩彼此的满月双手紧紧抱着老熊,开
始啜泣,语带泣音的询问老熊「被刺中⋯我也不会有事⋯而且⋯我不想看到⋯
你因我而死⋯」

  「傻瓜,妳不想看到我有事,但我也一样啊。」老熊爱怜的帮满月拭去眼
泪,亲了亲唇「妳我同生共死,不会有人苟且偷生,那这样的小痛苦我来就好
了,而且妳细皮嫩肉的,伤了我会心疼。」同时,老熊双手在满月的背上不断
拍着,希望能给她一丝安慰。

  怀抱中,啜泣声越来越轻,直到悄声无息。

  「熊,二十年前的约定,是不是错了?」平静下来的满月抬头望着老熊,
回想起一切的原点,疑惑不解的问着老熊「是不是当年我直接放他离开就好,
那么这些都不会发生?」

  「满月,妳想多了,做都做了,何必后悔?」轻笑的老熊轻点了点满月额
头「这可不像妳,社长大人。」

  听到老熊的调侃,霞飞双颊的满月不经意将手移到老熊腰间,用力一扭。
「贫嘴!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具灿星经理,免得等等他又惹出更大的麻烦。」
说完,随即挣脱老熊的怀抱,开始往灿星的方向走去。

  而老熊则是苦笑的揉了揉腰间,连忙跟了上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