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绿劫万界淫—德鲁纳酒店-1.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标题:诸天绿劫万界淫—德鲁纳酒店-1.2
作者:白老熊
2021/09/07独发于春满四合院

  上章回覆中,有院友提到,没看过作品,代入感很低。

  小弟觉得,这是改编作品都要面对的,所以经过询问,接下来的每章都会附
上剧照,至少让院友们加减可以想像一下女主的模样。

=正文开始=

  一九九八年某月十五,深夜。

  老熊正走在首尔街上,抬头看看天上的满月微微一笑,笑语:「睡美人,妳
终于醒了,我等妳又等了百年之久。」说完,瞬间移动瞬时发动。

  在德鲁纳酒店的办公室里,老熊莫名发出感慨「还真难找啊,要不是我还算
半个主人,不然还真得等死了才找得到。」说完,径自从酒柜倒了杯酒,走到沙
发前坐下,此时,远方响起了阵阵高跟鞋声,扣达扣达的奏着,仿佛正宣告着某
人的到来。

  随着声音渐渐的靠近,办公室那厚重且华丽的双门无风自开,从沈睡中甦醒
的满月出现在老熊的面前,两人在德鲁纳酒店里再度重逢。

  待满月看见老熊正坐在沙发上怡然自得的品着酒,此景莫名的让满月的心情
越加烦躁。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死在哪里,今天正好能帮你收尸呢」
满月语带抱怨的说着,却没发现她此刻的模样在老熊看来只像一个被丈夫抛弃多
年的小媳妇一样。

  当老熊听到满月这样说,笑了一下「许久不见,在这美好的重逢时刻,妳却
非要如此扫兴吗?」

  语音刚落,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随即推门而入的则是酒店经理:卢俊锡。

  向着满月及老熊敬礼之后,卢经理开口「两位社长,甦醒了吗?今天刚好又
是满月之夜,客人应该会来很多。」此时的满月正站在窗前,抬头望着那带有一
丝血色的满月,老熊则坐在沙发上,低头把玩着酒杯。

  「月圆之夜,不管在哪都能看的一清而楚,他们肯定又会像虫子般的从四面
八方的爬过来」在听到卢经理的询问之后,满月彷彿呢喃般的回覆着。

  「那么,德鲁纳酒店的招牌,是到了又该点亮的时候了」

  「开始营业吧⋯但我今天心情特别糟,那些死相太难看的不準进来!」

  「可是,挑选客人…」

  「听她的,应该不用再说第二次,反正都已经是亡者,不急一时。」看到卢
经理正準备劝说满月,老熊突然开口说道。

  「是!那他们将不会出现在社长面前。」

  待卢经理行礼离开后,满月语带怨忿的说「这该死的满月」同时转身面对着
彷彿一切事不关己的老熊「跟该死的你。」

  当老熊听到满月这样的语气,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仰首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站起来面对着正咬牙切齿的满月「别生气,等等气坏了,又要我安慰了。」

  老熊边说着边勾动了灵树赋予两人的联繫,并牵出满月的记忆,之后转身离
开办公室,只留下霞飞双颊的满月,正羞愤的怒视着老熊。

  在过去的某段记忆中,满月正与员工们坐在会议室的长桌旁,老熊则坐在满
月的身边闭目养神。

  翻着手上文件,满月无奈的开口「你们…还能不能好好的工作?」说完,叹
了口气,双手怀抱胸前,身体靠在了椅背上,双眉紧皱并抬头环视着员工。

  「你们现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再把事情办成这样,我就把你们全部绑
起来,丢到黄泉巴士上,送你们去地狱!听到了吗?」满月用力的拍桌,同时,
面前的文件,无风而自燃。

  在满月训斥完员工之后,老熊开口说道:「出去吧,记得下次办好。」

  待员工们行礼退去之后,老熊站起身,将双手轻轻的放在了满月头上,温柔
的帮她放鬆「别生气了,何必呢?反正德鲁纳又不会倒,些许小事不需要让自己
气坏身体。」

  正闭目享受按摩的满月听到老熊所说,没好气的回答「死熊,若不想帮忙就
闪远一点,你以为我想吗?谁叫那该死的老太婆,让我只能从营运中提取金钱,
还要养你这废人,我容易吗?」

  听到满月的抱怨,老熊微微一笑,双手稍稍加重力道「是是是~社长大人您
辛苦了,那这时候,您该好好休息了。」

  满月享受着老熊的按摩,慢慢的沈浸在抚慰之间,口语轻声呢喃「知道辛苦
就好,你不想帮忙,那就好好的慰劳我…」

  老熊挑了挑眉,正想回话,却发现满月已沉沉的睡去,无奈之下,只好轻轻
抱起满月,送回了她的卧房。

  在满月的卧房里,那华丽舒适的大床上,老熊慢慢的将满月放在床上,看着
此时穿着睡衣的满月,那慵懒曼妙的身体。

  「命运之时还没到来,注定之人还没出现,还不能真枪实弹的来一发,但至
少我能先收收利息,过过手瘾吧」

  老熊边说着边轻轻的坐到了床边,双手慢慢靠近了满月。

  「醒着的妳是如此的气势凌厉,但熟睡的妳却又如此恬静,到底哪个才是真
正的妳呢?让老熊我来好好的研究一下。」

  此时,老熊的右手伸向衣领间露出的锁骨,黑色洋装突显出满月的锁骨是如
此洁白无瑕,彷彿美玉般晶莹剔透,指尖轻轻的游移,时不时的轻点,让满月不
自禁的发出呢喃「嗯⋯⋯啊⋯⋯会痒⋯不要⋯」

  此时老熊发现满月的反应,感到讶异「练武之人难道都这么敏感吗?不应该
啊?」说完左手慢慢的往正从睡衣开叉处所露出的大腿上伸了过去。

  当老熊的左手轻轻放在满月的大腿上,温度的刺激让满月的身体瞬间紧绷,
并从口中流露出高亢尖锐的一声。

  「啊!⋯」片刻之后,满月有了明显的放鬆,彷彿有某种东西已从满月身体
内抽出,让她瞬间失了神。

  「这就高潮了?」老熊哭笑不得,为满月的高潮感到惊讶,却也为了她的敏
感感到窃喜。

  「这个⋯叫做⋯高潮吗?⋯」突然,满月虚弱无力的声音传了过来,让白老
熊吓了一跳。

  「把妳吵醒了?真是对不起啊。」

  「别扯开话题⋯我在问你,刚刚说⋯高潮是怎么回事?」满月意犹未尽的逼
问着老熊。

  「高潮呢,就是妳到了极致,脑海一片空白,意识瞬间超脱,身体传来的感
觉只剩下欢愉、愉悦的感觉」老熊一边回答着满月,一边双手仍不停的游走在满
月身上,慢慢的抚慰生平第一次高潮的她。

  「原来⋯那麻烦解释一下你那该死的双手正在干嘛?」得到解答的满月感受
到在她身上游移着,得寸进尺的双手,开口追问。

  「给妳慰藉啊!」老熊恬不知耻的回答,伴随着他的回答,老熊的双手慢慢
地靠近了满月的美乳。

  「这种慰藉,我不需要!」满月气愤的拍开了老熊双手。

  虽然被拍开,但老熊的双手顺势借力,移到了满月的小腹。

  在满月小腹上,虽然睡衣依旧遮挡着老熊的魔手,保护着主人不受侵犯。但
随着老熊的动作,睡衣已经慢慢的从满月身上慢慢的滑落,让老熊分不清到底是
丝质睡衣的柔顺,还是满月肌肤的滑嫩。

  「不愧叫满月,此景只应天上有」望着眼前的景色,老熊微微的失神。

  只见床前的窗外照下洁白的月光,月光映在满月身上,此时的满月,魅紫色
丝质睡衣有如犹抱琵琶般的含羞带怯,似乎不甘心主人的身体被暴露在色狼面前
,却又无可奈何的遮住满月最后的领地,那双腿之间黑色的地带。

  此时回过神的老熊,讶异的发现「满月妳没穿内衣?」

  「内衣是什么?」满月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正发愣的老熊。

  「内衣就是⋯」此刻老熊才瞬间醒悟,在满月的年代哪有什么内衣啊!

  「没事⋯」当满月还正疑惑着,老熊的双手覆盖上了满月的美乳。

  「呀!⋯你干嘛呢?」双乳上异样的感觉让满月不自主的惊呼着。

  「让我们继续吧,如此美景,就此打住也太让人遗憾了」老熊色色的说道,
边说着,老熊的魔手已经完完全全的覆盖满月的美乳之上。

  「一边一手,一手掌握啊。」老熊边感慨着,双手开始慢慢的动作起来。

  「熊你⋯不⋯要揉⋯好奇怪⋯没有这样的感觉过⋯要⋯变了⋯变奇怪了⋯」

  随着老熊的动作,满月的美乳正随着老熊的意而变形,美乳的顶端,那诱人
的乳头,正缓缓的充血并顶起,彷彿想将色魔的双手驱离主人的身体。

  「啊⋯不行⋯那里⋯不能⋯一直⋯揉⋯熊⋯不要⋯要出来了⋯什么东西⋯又要
来了⋯讨厌⋯这种感觉⋯不要⋯」随着老熊的动作,满月轻轻的呻吟起来。

  在那瞬间,满月的身体又再度紧绷,那场景更像抽筋般的让人担心,不过这
时的老熊只感到万分的喜悦。

  因爲,随着满月的再度高潮,满月那双洁白无瑕的玉手正紧紧抓着老熊的双
臂,而那水润匀称的美腿,膝盖正不自觉的顶着老熊经雷殛改造后的腹部,那已
经被系统替换的肉棒,此时也应景般充血,使得老熊下体瞬间支起了一座大帐篷
,让人感觉其中巨龙已经做好準备,随时皆可提枪上阵。

  「哈⋯哈⋯你⋯又来了⋯怎么⋯能⋯对我⋯如此无礼!⋯」刚刚又经历了一
次高潮的满月,娇喘兮兮的开口骂着老熊。

  「别说无礼,妳我地位是一样的,而且妳不觉得此刻的妳放鬆了许多吗?这
不就是妳要的抚慰?也是我能帮助妳的啊!」

  带着邪异的笑容,老熊左手边抚慰着满月,让她缓解高潮后的极乐,右手则
慢慢的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

  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肉体正展现在满月的眼前,那莫名让人感受的虎背,那感
觉永远无限动力的熊腰,更有那已经蓄势待发,面目狰狞的肉棒正剑指满月。

  「警告宿主!此时未达预期目标,将导致任务失败,任务失败即抹杀!」

  脑海中浮现了系统的警告,老熊微微一顿「我知道,但让我过过乾瘾也不行
吗?」

  「依照目前情况,建议宿主行为为:放弃、自慰、足交。」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会越过底线的。」老熊不耐烦的回覆系统。

  当老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满月时,这才发现满月正看着自己,表情微微的呆
滞。

  「这就是男人吗?」此刻的满月眼神不断在老熊身上游移着,但老熊能感受
得到,满月正惊讶着、害怕的看向自己的肉棒。

  「满月,喜欢吗?喜欢妳所看到的一切」老熊出声引诱着满月,同时故意的
让肉棒跳了跳。

  「喜欢什么的⋯我不知道⋯」随着肉棒的动作,满月的小脑袋不禁跟着点了
点,口中回覆着老熊的询问「感觉,莫名的发涩,也莫名的抗拒。」

  「这也是吗?只要不是注定之人,世界会主动的让满月抗拒,真可怕的世界
修正。」老熊无奈的发现,此时的他可能真的得放弃,不过老熊不甘心的继续尝
试诱导着满月。

  「会怕吗?很正常,毕竟是妳没经历过」一边说着,老熊的双手慢慢把满月
的双腿撑开「不过没关係,妳就放心的交给我,我会带着妳体验美好。」

  说完,老熊正视前方,眼前满月的双腿已经完全打开,使得双腿之间那神秘
的裂缝已经完全的展现在老熊眼前。

  因前面的高潮,粉嫩裂缝间缓缓呼吸,在那张合之间,有那透明液体缓缓流
出,裂缝顶段的花苞已含羞待放,只待摘花之人伸手,即可信手捻来。

  「真美⋯真诱人啊⋯」老熊不禁讚叹着眼前的美景。

  而此时的满月,因老熊的视姦,身躯正逐渐的转红「别看!那里没什么好看
的!」随着抗拒的话语,满月的双手正试图的遮掩老熊的视线。

  「别挡!不只是看而已,这值得好好的品嚐」老熊不耐烦的抓住满月的双手
同时将头靠近了满月的下体。

  「不要!」随着满月的惊呼,满月的大腿夹住了老熊的脑袋。

  「妳自己也想要啊!」老熊开着玩笑,因为随着大腿夹紧,老熊更加靠近那
诱人所在,只差一步,整个脑袋就会贴在裂缝上。

  「你乱说!」满月羞怯的推了推老熊。

  「好了,别怕,好好享受一下吧」说完老熊的大嘴一张,将那诱人的花苞一
网打尽。

  「呀!⋯别⋯别吸⋯会出来⋯什么东西⋯要出来了⋯这⋯不是⋯高潮⋯熊⋯
怎么⋯跟你⋯说的⋯不一样⋯变奇怪⋯真的会⋯变奇怪了⋯呀!」

  伴随着满月的呻吟,满月再度迎接人生中的第三次高潮,阴蒂随着高潮而绽
放,阴道内再度涌现出花蜜般爱液,大小阴唇随着爱液的涌出缓缓盛开,伴随着
进入到老熊眼中的,是满月那纯洁的象徵,那还未有人摘採的处女膜。

  「满月?满月?妳还好吗?」老熊轻轻的呼唤着。

  因强烈、未知的高潮而昏去的满月悠悠醒来「你⋯又对我做了什么⋯」满月
双眼无神的问着,语带恐惧。

  「妳舒服吗?」老熊轻佻着询问。

  「舒服⋯但好奇怪。」满月怯怯的回答。

  「奇怪是妳不够熟悉,来!我们再来一次。」说完,老熊的大嘴再度靠了上
去,只是这次的目标是整个花径。

  「窣窣⋯窸窸⋯满月的爱液真甜⋯」伴随着老熊的话语,大舌一捲,将满月
的爱液一扫而光,全数吸入。

  「呀!你⋯别舔⋯那里⋯怎么可以⋯熊⋯别舔⋯呀!什么⋯东西!好痛!别
⋯呀!」伴随着满月的呼痛声,此时老熊正努力舔食满月那未被肆虐的处女膜。

  「一下子就好⋯忍耐一下⋯等等就不痛了,相信我,满月。」从满月双腿之
间传来老熊阵阵的话语,听着这样的话语,满月渐渐放鬆,并尝试着将身体交给
了老熊。

  「啊⋯这次⋯又是高潮⋯要来了⋯又要来了!」伴随着满月的娇喘,人生最
强烈的高潮袭击了她。

  只见满月双手不自觉的紧紧压着老熊的脑袋,双腿则是笔直的往上伸,娇躯
不断抽蓄,片刻之后,满月无力的放开,整个身子软瘫在床上,下体爱液依旧不
断的涌出。

  老熊坐起了身子,缓缓抚慰着满月,让她慢慢体会着高潮的余韵。

  回过神的满月看着老熊「这就是你说的抚慰?怎么感觉你对我做了什么不应
该做的?」

  老熊听到满月这样说,内心一凛,暗道「果然不好呼弄啊⋯」

  「哪有什么该不该做,妳需要抚慰,我给妳抚慰,就这样而已啊。」

  「是吗?」满月半信半疑,又莫名的追问「所以你都对别人这样做?」

  「怎么可能,妳是我的社长大人耶,如果不是妳,我才不愿意。」

  当老熊这样回答着满月,满月的神情不经意中透露一丝满意,彷彿确认自家
的宠物不会乱来。

  「那好吧,这次就这样吧,以后有需要再说。」边说着,满月站起了身子,
任由那完美无瑕的身躯暴露在老熊面前。

  裸露的满月缓缓的走到了酒柜,放任双腿之间的爱液依然流出,逕自倒了杯
香槟,转身靠在桌前,注视着老熊「结束了,你还在这干嘛?」

  「那是妳结束了,我还没啊。」老熊苦笑着,顶了顶下体,随着动作,肉棒
缓缓的抖动,尿道口露出一丝光亮「妳看,牠还坚挺着」

  「跟我无关,你自己解决。」满月无情的说道「我可不想弄髒自己的手。」

  「满月,别这样⋯帮帮忙」老熊请求着满月「不想动手,那脚可以吗?」

  「脚?能用?怎么用?」疑惑的满月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来,我教妳。」老熊边说,边把满月拉到沙发上坐下,随即坐在满月身前
,双腿大开,肉棒挺立在其中。

  「妳看,妳的脚刚好可以套弄。」这时老熊抓着满月双脚踝,感受手中的丝
润,不禁对放到肉棒后的快感有了一丝遐想。

  「套弄?这样吗?」满月的双脚挣脱了老熊的双手,缓缓来到老熊的肉棒,
并用力的夹住,两脚掌开始慢慢的磨擦着。

  这时老熊发出了呻吟「对⋯就是这样⋯那里⋯」在呻吟声中,老熊下体不断
的迎着满月的脚掌不断耸动,那丝滑细緻的肌肤不断摩擦着肉棒,带给老熊异样
的快感。

  满月的脚掌正不断调皮逗弄着肉棒「是这里吗?还是这里呢?」可爱俏皮的
脚趾时不时的轻点龟头,甚至扣扣马眼。

  「熊,是这样吗?」满月不停的逼问着老熊「刚刚让我那么丢人,现在轮到
你在我脚下了吧」

  「啊⋯社长大人⋯请妳⋯请用力点⋯对⋯这里⋯⋯不要停⋯」老熊无力的呻
吟着「拜託⋯满月大人⋯求求妳了⋯不要走⋯就是那里⋯」

  随着老熊的呻吟,坐在面前的满月彷彿无师自通般,脚掌快速且有力的套弄
着肉棒。

  「欧⋯不⋯为什么停下来⋯」老熊哀怨的望着满月。

  此时,在月光的映照之下,满月的笑颜带着一丝魅惑。

  「所以你快高潮了吗?」边说着,满月的双脚离开了肉棒,只用那脚趾逗弄
着拳头般大小的阴囊,玩弄着那涨涨的睪丸。

  「是的⋯老熊我快高潮了⋯快射了⋯」面目狰狞的老熊回答,一跳一跳的肉
棒,让人感受到火山即将要喷发了。

  「你想高潮?那求我啊~」满月俏皮的回答,双脚重新回到了肉棒上面,只
等老熊开口请求,就可以直接动作。

  但老熊已经高潮在即,那还顾得上回答,双手突然抓着满月脚踝,用两脚掌
狠狠地将龟头包住。

  顶着满月那丝滑的脚掌,老熊开始喷发了!

  彷彿一心同体般随着老熊的喷发,满月也开始全身颤抖着,两人开始呻吟。

  这时老熊的浓稠精液,已经将满月的脚掌浓浓的裹了一层乳黄色的保护层,
满月的小脚无意识的套弄着肉棒,彷彿仍未满足似的。

  片刻之后,空气中瀰漫着腥臭的气味。

  「这就是男人的高潮吗?」悠悠醒来的满月,看着脚上的精液,边用手指沾
了沾,放进嘴里「有腥味,但让人意外的美味,是个不错的下酒菜。」

  看着满月,正一点一点品嚐香槟配精液,老熊可耻的再度硬了!

  正想抓着脚掌再来一发时,却被满月用脚抵着胸膛。

  「今天够了,我累了,下次吧」满月无情的说道「老熊,别太过分了。」

  知道今天没戏唱了,老熊无奈之下,只能将衣服捡起,重新穿戴整齐,就像
一切都没发生过。

  看着眼前已经沈浸在香槟与精液中的满月,老熊只好先行离开,等待下次的
机会到来。

===========================================

  「支线任务完成,开始结算」

  「支线任务ㄧ:满月的初次高潮,已完成。」

  「支线任务二:满月的初次足交,已完成。」

  「结算中⋯鉴于此次高潮任务为宿主自行触发,奖励宿主道具:马来熊舌。」

  「结算中⋯鉴于此次足交任务为宿主自行触发,奖励宿主道具:满月的内衣」

  「以上道具已发放至仓库,宿主可自行查看。」

  「支线任务一结算完成,满月倾向:灿星0%,宿主33%」

  「支线任务二结算完成,满月倾向:灿星0%,宿主36%」

  「总结算完成,满月内心:灿星(未出现)、宿主(同生共死、主僕)」

  「马来熊舌:20公分长,上面长有倒勾,可在舔食时,带给女方极大快感,
长度可达子宫内,宿主需小心慎用。」

  「满月的内衣:整套为魅紫色,因满月所处年代,该物品不存在,故满月没
有习惯穿着类似物品,宿主可供满月使用,或自己使用。」

===========================================

  在社长办公室里,老熊看着眼前系统面板上的资讯,默默的沈思。

  「马来熊舌?太重口了,先不管它⋯内衣?难道满月平时都裸奔吗?这得好
好的说她一下,我可不想我的女人到处走光。」

  随手将内衣从仓库取出,看着眼前魅紫色的蕾丝内衣,想到刚刚睡衣下的肉
体,老熊又再度硬了。

  「算了,不能发洩就先不管,不然拿着内衣打手枪总感觉怪怪的。」

  顺手将内衣收起,重新注视着面板。

  「同生共死我知道,德鲁纳还有我的一半,主僕是什么?」

  「难道是刚刚求她帮我足交的时候,太卑微了?那我该怎么做呢?」

  重新叫出系统面版,看着眼前的主线任务,老熊在深沉夜色里不断的思考。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