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衣麻将 – 赌债肉还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等小a离开宿舍,小卉满脸春风地嘻笑对我说:「嘻嘻∼小武哥哥,接下来

换你啰,请把裤子脱下来吧!」

虽然说被一个全身赤裸的爆乳正妹口交,绝对是身为男人最大的享受!但看

过小a刚刚享用的下场,就是被小卉狠狠地扒了一层皮啊啊啊∼!这叫我怎么敢

给小卉用她的身体偿还赌债呢!! 囧rz

但又看着小卉淫荡的表情与她诱人的肉体,老二还是不争气的硬了起来,内

心不时反覆着,是否要冲冲看!?

终于我下定决心,古人是卧薪尝胆,我则是握鸟强忍!苦笑对小卉说:「没

关系啦!我们都这么熟了∼妳欠的钱我不急着要!以后有钱再还我就好!」

小卉看出我的不安,笑着安慰说:「呵呵∼放心,只要小武不乱来,人家怎

么会对你敲诈一笔呢!」

说完,小卉也不等我回答,走过来跪在我的面前,很顺手地把我的运动裤和

内裤一起向下拉扯。

我急忙大叫制止:「呃!小卉!妳在干麻!?」

非常遗憾的是,我的呼喊也来不及抢救我老二的清白!粗大的阴茎直挺挺地

裸露在小卉的面前。小卉见如此庞然大物,脸上满是惊讶的表情。

小卉轻呼说:「哇塞!跟小薇说的一样大,小武哥哥的鸡巴看来真的有25

公分耶!怪不得小薇会受不了!」

我既尴尬又惊讶地问说:「什么!?小薇居然会跟妳讲我的老二长度!?」

小卉神秘地淫笑说:「嘻嘻,当然!我可是她的好姐妹啊!」

接着,小卉便强行用她的嘴巴帮我口交!由于小卉光着身体,我也不敢乱碰

她!既然小卉不理会我的口头制止,我也只好任凭她摆布!!

小卉吸吮了一会,似乎不能很顺利地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嘴里,花了一些工

夫,才把我的龟头顶入喉咙深处,粗大的阴茎也塞满她的口腔,而小卉的表情看

起来有些痛苦。

小卉边含边流泪说:「呜呜∼咯咯∼人家没含过这么大根的鸡巴啦∼」

看小卉吸的不是很顺手,我也不能多做什么,让小卉独自玩弄!

小卉吸吮几十秒后才肯放弃,并用着沮丧的表情对我说:「呜呜∼太久没碰

男人了,嘴巴好酸喔∼怎么办!?这样不能帮小武哥哥吹到射精说∼!」

我赶紧连忙回说:「唔∼没关系啦!不行就算了!刚刚打麻将的钱就不跟妳

拿了,所以妳也不用帮我口交了啦!」

如果有人问我怎么这么峱!?废话!我怎么敢玩弄女友的好姐妹啊!虽然小

卉看起来非常可口诱人,但没必要为了一次的大乳牛口交,反而走失另一头小乳

牛啊啊啊∼!

小卉忽然板起脸,不客气的对我说:「喂!你当老娘是这么没原则的人吗!

我都肯对小a那猪哥口交了!更况且是你!好歹我们都这么熟了,我怎么可以对

老牌友有差别待遇呢!」

听到小卉的指责,反让我一阵错愕!!……他妈的!眼前的小卉什么时候变

的这么坚持了啊!?平时的她不是还挺精明的吗?最好是真的这么有原则啦!!

小卉接着用淫荡的表情对我说:「嘻嘻∼没关系,人家除了上面的嘴巴,还

有下面的嘴巴可以拿来偿还赌债呦∼4千元可以让小武哥哥射两次喔∼」

他妈的!看来小卉真的是天生的淫娃!现在居然又改用性交来抵她的赌债!

现在到底事发生什么事!?

我皱着眉头,故意问说:「拜托!好歹我也是小薇的男朋友!妳这样做不就

等于是在勾引妳好朋友的男人吗!?」

本来以为小卉听了我的质问会知难而退,但没想到小卉反而装无辜说:「哪

有勾引啊!人家现在只是在还赌债好吗!没办法,谁叫小卉没钱又爱赌,只好用

肉体便宜你们这些猪哥啦∼!」

看着小卉楚楚可怜的说着,原来害她脱光、被干都是因为我赢太多钱吗!?

靠!最好是有这么瞎的理由啦! 囧rz

当我还想反驳小卉的说法时,小卉已经主动地趴在麻将桌上,双腿大开、肥

臀翘高,并将双手伸到屁股后面,不害臊地把两片厚实的大阴唇扒开,露出粉嫩

的小阴唇和阴道!

「小卉!……妳……」

小卉冷不防地扒开她自己的阴户,瞬间就吸引住我的目光!小卉阴户最外层

的大阴唇竟是如此肥厚红嫩,像极了保护阴道口的隆起土垒!两片鲜艳的小阴唇

像花瓣围绕中心,而中央的红色的淫屄肉洞,也被阴道肥厚的绉褶挤满入口!

再来阴户顶端的阴蒂也肿的跟黄豆一样大,大阴唇到阴道肉褶的黏膜地带早

就已经布满了淫水,也因为小卉把自己的大阴唇扒开,淫水开始向大腿流下。顺

着大阴唇下方不多也不少阴毛,而阴毛还向中间靠拢竖起,有点像是庞克头一样

立起来,淫水就这样顺着倒三角的耻毛流着。

眼前一览无遗的粉鲍美景,害我想到刚刚打麻将,小卉脱光光的时候,还拼

命地想要偷窥她的淫穴,弄得心神不宁的蠢样。想不到现在是小卉亲自用她的双

手扒开来给我看,前后的反差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小卉脸红呻吟说:「小武哥哥,人家都这么有诚意了,你就好好行使你的债

权嘛∼」

他妈的!这头淫荡的乳牛,怎么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啊!?我都说赌债不用还

了,还一直拼命诱惑我干她!干!我若还是一直拒绝的话,搞不好还会被她嫌弃

我性无能咧∼!电光火石之间!一股和eva连接神经断路的危机!……打错!

……是一连串的理智线瞬间断裂!妈的!既然妳这头乳牛这么淫贱!我也只好代

替月亮(?)惩罚妳!

我走到小卉身后,看着小卉翘臀欠干的样子,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后,大声咒

骂说:「操!妳这淫贱的大奶骚货,都说不用还钱了,还拼命要给我干!居然还

扒开下面的嘴巴哩!妈的!老子再不干死妳,妳还以为我阳萎咧∼!!」

小卉被我骂的低头脸红说:「呜∼人家只能用这方法还债嘛∼」

现在我也不管小卉是不是小薇的好友,既然小卉这么想用她的身体偿债,我

也只好成全她了!伸手往小卉的淫屄摸去,滑溜的淫水沾的满手都是,再把手掌

轻滑到小卉的阴蒂处,小卉马上颤抖轻哼!

「啧啧……淫水还挺多的,真是够淫贱的肉体∼」

「嗯嗯……哼哼……人家体质……敏感嘛∼∼」

嘿嘿∼想不到乳牛的呻吟还挺好听的!接着,竖起中指往女人最隐密宝贵的

肉穴插去,才轻轻插入阴道,马上就被里头的皱折紧紧包覆!!小卉也变的激动

起来,呻吟声更加急促!最后中指终于缓缓没入淫屄,在阴道深处,可以感受到

手指被肉腔皱折紧紧包围着!!

我忍不住叫说:「靠!小卉妳不会还是处女吧!?怎么里面这么紧啊!!」

「嗯嗯……没有啦……人家只是太久……没跟男人做了……」

啧!要不是小卉跟我同班,不然我还真不相信她的话咧!的确,在大学快3

年,我还真的没看过她有交过男朋友。

「哼哼∼想不到妳这淫娃,居然还可以忍受3年不做爱啊!!」我一边问小

卉,一边将中指在她的淫屄里滑动!每次中指滑出屄外,都会带些淫水喷出!

在我的玩弄下,小卉大声呻吟说:「啊啊……因为大学的……追求者都是…

…猪哥啊……啊啊……哪像小武哥哥……条件这么好……啊啊……」

靠!小卉的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甜!?居然会夸奖我!!但我的中指也没停

着,抽插速度越快,小卉的肉屄分泌的淫水越多!!

「哼哼∼原来是这样喔∼靠!妳这骚货淫水真多!怎么一直流不完啊!!」

于是,我第一次看到小卉用那羞涩、哀求的表情对我说:「呜呜呜……求求

小武哥哥……不要再折磨……小母狗了啦∼∼啊啊啊……快点、快点……用大鸡

巴……狠狠地干人家啦∼!!」

听到小卉如此低贱的浪语,瞬间兽欲全开!!

「操妳妈的!!妳这母狗!看老子怎么干死妳!!」

我快速脱下我的衣裤后,狠狠地打了小卉的肥臀一下,骂了声「贱货!」再

把那勃起许久的老二顶部对准小卉的淫穴口,扶着她的上臀部位,腰部用力向前

一撞,我那粗大坚硬的肉棒,瞬间就没入小卉的屁股深处!!

小卉也随着滑入的阴茎满足地淫叫:「嗯嗯啊啊啊啊∼!!大鸡巴……终于

进来了……热呼呼的大鸡巴……顶的好深好深……屁股快被刺穿了啊啊∼!」

伴随小卉的淫叫,我也开始前后摆动我的腰部,每次来回的抽插都可以感觉

到小卉淫腔内爆满的肉瘜!向钳子一般紧紧咬着龟头和阴茎!!

「哇靠∼!妳这骚货的淫屄怎么这么紧啊!?居然一点都不输给当初破小薇

处女的紧实感!!又紧又滑!!真他妈的爽啊∼!!」

小卉不住淫叫说:「啊啊……因为……小母狗……的淫屄……是名器啊!…

…自慰的时候……只要一支手指……就可以……高潮了……啊啊……」

「靠!妳这骚货还真是不害臊!居然夸说自己的肉穴是名器!?那我的肉棒

不就是名枪了!!看老子怎么干死妳!!」

小卉用着淫荡下贱的眼神看着我说:「啊啊……好好……小贱货好久……没

被男人干了……啊啊……名器就是要给……大鸡巴干的……啊啊……好哥哥……

好老公……快狠狠地……干的人家……干死小骚货……」

听着小卉越来越不要脸的话,我心里不时咒骂着,操!妳这个大奶子乳牛,

平时看起来有点骚就算了,私底下竟然是这么的淫荡!!害我刚刚打麻将的时候

老二硬了这么久!!想不到现在就这么轻易被我干了!!那我刚刚打牌老二是硬

心酸的吗!!妈的!!

为了出一口被拐骗的怨气,卖力的摆动我的腰,每一下都使尽吃奶的力气,

猛干狂抽小卉的淫穴!整个客厅里除了小卉的淫叫声,就剩啪、啪、啪、屁股撞

击的声音!

小卉在我的猛烈冲击之下,粉拳紧抓的麻将桌两侧,嘴里疯狂地撕裂淫叫:

「啊啊啊……小骚货感觉……快升天了……啊啊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干

的小骚货……屁股好麻好热……啊啊啊……好棒、好棒……小贱货……好喜欢…

…被小武主人……干啊∼∼」

猛烈干了几分钟,我开始不敌小卉那号称名器的淫屄!一股要喷发的冲动开

始酝酿,我用力抓住小卉的粉腰,并加大每次活塞的撞击力道,好享受那即将射

精的快感!!

小卉也被激烈的力道撞的紧贴在麻将桌上,上头大半的麻将牌都被小卉的大

奶子推出桌外,白皙的翘臀亦被我状的红肿,小卉的神情更是显出难色!!

小卉皱着眉头,表情既淫既苦地哀求说:「啊啊啊∼∼屁股、屁股、好热!

好热!……啊啊啊……屁股快裂开了啦∼!……呜呜呜……小贱货……快要受不

了了!……主人的大鸡巴……会把小母狗的……淫穴干坏掉啦!……呜呜……」

看到小卉苦苦的哀求的样子,于是我抓住小卉双手,腰部开始更大力快速的

抽插,也要快点的射精好结束这场运动。就这样,小卉的表情,已经被我干的两

眼发白,嘴角也流出一些口水,看起来真是一副欠干的发情母狗。

就在小卉胡言乱语之中,配合小卉阴道不断的抽蓄收缩,我的老二终于爆发

大量的精液,全数喷在小卉的体内!!小卉也跟着高潮撕喊着:「啊啊……精液

……滚烫的精液……啊啊……请主人放肆的……射进来吧!!……」

累积数小时的苦闷,终于一次爆发出来,这种先忍后爽的方式,精子像不用

钱似的猛喷!!阴茎根部持续抽蓄了好几秒钟!!果然,干这种淫荡的大奶妹,

真的是快感十足啊啊啊啊∼∼!!

「等等………靠!我竟然射在里面!!」

等我回神过来,刚才在小卉体内中出的快感,马上变成懊恼!!当我拔出我

的老二的时候,小卉的淫穴也喷出大量的淫水,混合着我的精液流的地板到处都

是。小卉也被我干的双腿发软看似要跌倒的模样,我则赶紧把小卉一把抱住,丰

满的乳球刚好贴靠在我的胸口!

我抱着小卉慢慢地坐在沙发上,小卉整个人还是瘫软地依慰在我的怀中。看

着小卉大口喘息,硕大无比的奶子随之起伏,真是让人有股捏爆的冲动!

等小卉喘息完,双手抱着我的脖子窃笑说:「嘻嘻∼想不到小武做爱的时候

跟变态没两样,读书人居然满嘴粗话呢∼!」

操!居然被一个淫荡的女人骂变态!当我没自尊心了吗!!我也不客气的反

呛回去说:「靠!明明是妳这个淫荡的女人先勾引我的好吗!也不想想妳自己刚

刚被干的跟av女优一样,满嘴喊爽!!」

小卉淫笑不语,反问我说:「嘻嘻∼人家还欠你一次肉债,还要继续吗?」

我惊吓说:「啊?什么!?妳还想要再一次?」

小卉淫笑说:「嘻嘻∼没办法啊!我们说好的,要给你爽2次嘛∼这是小武

才有的喔∼」

「拜托!我才刚射精而已,哪这么快就硬起来啊!!」

「呵呵∼也是啦∼那小武想不想摸看看乳牛的大奶子呢!?」

「靠∼那有女生称自己是乳牛的啦∼!」

「哼∼你们男生不是都喜欢这样叫我?你当我不知道你们男生私下帮我取的

绰号吗!?」小卉轻嗔说。

「呃……原来……妳早就知道了喔∼」我面有难色尴尬地回着。「而且要是

摸了,谁知道妳会不会要我付摸奶费啊!?」我接着没好气的说。

「嘻嘻∼没关系∼今晚特别优待,小武想要怎么玩弄小卉的肉体,人家都没

问题呦∼」小卉越说到后头声音越小,耳根子也红了起来!

我有些惊讶地说:「呃∼玩这么大!?不过是没钱赌输麻将而已!!」

「愿赌服输嘛∼」小卉小声地回我。

妈的,今天小卉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怎么这么「大方」啊!?早知道就跟

她私下偷偷玩脱衣麻将,有干到一次就赚翻了!!既然都已经干过她一次了,今

晚就好好的享受一下,至于小薇方面……没发现表示不存在,这件事不要让小薇

知道就好!! xddd

下定决心后,我不客气地对小卉说:「哼哼∼妳都这么大方,那我就不客气

了!」

我一边说一边用右手往小卉的左边的奶球抓去,五指平贴在硕大的奶子上后

用力一捏,柔软由弹性的乳房组织瞬间扭曲变型!小卉也跟着轻哼了几下!

「嘿嘿∼!真是又大又软的奶子!捏起来真是舒服啊!而且手掌也只能罩住

一半的面积!妳到底穿什么罩杯的内衣啊!?」

小卉娇淫说:「嗯嗯……要穿f-cup,货真价实的呦……」

喔喔喔喔∼!真是太夸张了!好歹小薇的胸部也有d-cup,怎么才差2

个等级,体积就差这么多啊啊啊∼!!

我怀疑地问说:「妳确认妳没买错!?其实罩杯是h、i开头的!?」

小卉淫嗔说:「吼∼!你当人家真的是乳牛啊!就跟你说是f-cup了,

还一直怀疑∼」

「好、好、好、是、是!」我随口敷衍小卉,并开始用双手玩弄小卉胸前雪

白的大奶球!

妈的!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可以玩弄小卉这对爆大的淫乳!!跟她同班2

年多,每天看到她这对淫贱的爆乳跳啊跳的,对班上男生来说,还真是无比的煎

熬啊!!不知有多少同学想要脱光小卉的衣服捏爆她的奶子哩!

更别说学校还有其他的学长学弟也在肖想小卉!现在要是被这些人知道我不

但摸到小卉的奶子,甚至还狠狠地干过小卉!我应该会被追杀吧!! xd

当然,小卉也不是这么完美,虽然外表是肤白脸正,但是粗鲁又狂野的火爆

个性,再加上拥有魔鬼般的身材,更是让她有些高傲难亲近的感觉!!这样的条

件就足以让不少没自信的男生打退堂鼓,剩下大部分的人,也只是想要一亲奶泽

罢了!

至于我会和小卉混熟,也只是刚好她是小薇的好友兼固定麻将牌咖,相处久

了,大概也知道小卉的习性,要接近她,顺着她的脾气就算成功80%了!

当我揉捏小卉的爆乳正爽的时候,小卉忽然对我撒娇说:「嘻嘻∼人家身上

还沾着2个猪哥的精液,我们先去洗澡好不好?」

「啊?……好……」跟大奶妹洗澡当然好啊!忽然,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对了!我刚刚在妳的体内射了……会不会……」我忧心地问说。

「呵呵∼没关系啦∼小卉可以帮你生小孩呦∼」小卉淫笑说着。

「靠!妳是说真的吗!?」我被小卉的话,吓的大叫起来!要是小卉真的怀

孕,我会被老爸打死吧!!

小卉看我紧张的模样,才噗滋的笑说:「呵呵∼骗你的啦∼人家这几天刚好

是安全期,小武可以尽量地射进来呦∼」

我这才放心地骂小卉说:「吼!妳这骚货!想吓死我啊∼!」

小卉笑着抱着我说:「嘻嘻∼对不起嘛∼那我们现在就去浴室啰∼」

我故意亏说:「哼哼,念在妳知道『道歉时露出胸部是基本常识』这件事,

我就不跟妳计较刚刚的事了。」

小卉神秘地笑着回说:「嘻嘻∼以后有小卉在,小武可以不用再看那些奇怪

的a片了啦∼」

我狐疑地问说:「啊?什么意思?」

「呵呵∼我们去洗澡吧∼」小卉不回答我,先一个人往浴室走去。

 ***

***

***

***

在浴室里,小卉先洗个脸、漱个口后,就要我先从背后帮她抹沐浴乳洗澡,

当然恭敬不如从命。我手上倒了些沐浴乳,搓揉手掌后,便开始对小卉的身体上

下其手。小卉细腻的肌肤,光滑有弹性,尤其是她那对f-cup的大奶子,丰

满圆润的外型,q软的触感,真是让人忍不住又摸又捏!!

等帮小卉洗的差不多之后,又变成小卉要帮我洗,于是她倒了不少的沐浴乳

在她的乳球上面,接着开始用她的双乳帮我的身体清洗!硕大的乳球在我的背部

轻轻一压,满满的触感就布满上半部的背,奶子惊人的面积让我心中暗暗叫爽!

洗着洗着,小卉改蹲在我的面前,准备开始洗重点部位。她先用手推压在自

己的胸部两侧,好让双峰间的肉隙,紧紧地夹着我的肉棒,从高处往下看,只见

小卉胸前一大片白皙的肌肤,两团的大乳肉左上又下、左下又上反覆帮我的老二

洗澡!!对于这种淫荡的景色,我的老二很快地恢复生气硬了起来!

小卉看到我的肉棒勃起,抬头淫笑说:「嘻嘻∼小武体力真好,一下子又硬

起来了呢∼」

我亏小卉说:「啧,谁叫小卉这么淫荡,不知去哪学来的,还会用胸部帮人

洗澡哩!」

小卉笑眯眯地站了起来,双手抱着我的脖子说:「嘻嘻∼那小武现在就要讨

剩下的赌债吗?」

小卉的脸颊近距离的靠着我,她身上的带着淫荡气息的香味,让我忍不住低

头亲了她的嘴唇!持续了几秒钟,本来还担心小卉会不会生气大骂,结果反倒是

她也主动地和我热吻起来,两片滑润的舌头在口腔里互相纠缠。

过了许久,小卉才松手笑着说:「呵呵∼小武还真坏!除了要人家用屁股让

你射精2次,还强讨利息呢∼」

被小卉这样一亏,我尴尬地呛说:「哼∼是妳刚刚说今晚大优待的好吗!」

小卉自知理亏地淫笑说:「好嘛∼好嘛∼那人家在床上再给你优待嘛∼」

在小卉的勾引下,我把我和小卉的身体冲洗干净,一边和小卉亲吻,一边抱

起她的身体,出了浴室朝我的房间走去。

到了我的房间,把小卉先放在床上,在把房间门关上。

等我再回到床边,全裸的小卉则慵懒地侧躺在我的床上,白皙性感的双腿并

拢右靠,肥润的翘臀正对着我,大腿间隙夹着两片鲜红的肉片,看起来与汉堡面

包的厚度差不多,在一片雪白的臀部与大腿地带,股间冒出两片被压扁的肥美大

阴唇,让我有股冲动想要帮汉堡夹香肠进去!

「妈的!我受不了了!真是漂亮的大鲍鱼!」

我一边称赞,一边压住小卉的双腿,跪在床边,把龟头轻轻顶入大阴唇中央

缝隙,虎腰一挺,我的阴茎硬是挤入小卉的淫屄里!在双腿并拢的情况下,小卉

原本就非常紧实的肉穴更是窄小!!

「喔喔喔∼!真是有够紧的!好爽啊∼!」我忍不住大叫!

接着我开始兑现我刚刚的愿望,让我的大香肠在汉堡肉里穿梭,并不时挤出

晶莹剔透的肉汁出来!!

「啊啊啊……又粗又热的……大鸡巴……又开始干……小骚货了……啊啊…

…好棒、好舒服……小母狗……最喜欢的……大鸡巴……现在正在屁股里……」

阳具才一插入,小卉马上就开始放荡地淫叫!双手还捏着自己的奶子,由外

向内绕着圈子爱抚着!!从指缝露出的乳头,也变的肿胀坚挺!!

冲刺了几分钟,爽度真是透心凉!小卉阴道肉腔内的肉瘜紧密的咬合我的肉

棒,每一次龟头要从外部深入,都要开疆辟土一番!宛如是士林大香肠硬塞到有

弹性地吸管般的对比!!再加上源源不绝的淫水,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名器!!

「我操!真是太爽了!小卉妳这母狗不但淫荡,奶子又是无法掌握的大,还

有这么棒的贱屄!根本就是天生用来取悦男人的性爱肉器啊啊啊∼!!老二被妳

夹的好爽啊!干!妳要是我的马子,老子一定天天干到妳腿软!!」

被我如此羞辱,小卉竟也不要脸的浪叫:「啊啊……小母狗……就是……又

贱又淫荡的……性爱肉器……啊啊……天生就是要……给男人干的……给小武哥

哥的……大鸡巴干……啊啊……小母狗……也好喜欢……被大鸡巴干……天天…

…被小武干……」

他妈的!不管条件多好的女人,还是会喜欢被男人干啊!!同样姿势持续干
了小卉几百下,她的屁股和大腿的部份都被撞的发红。

我才拔出肉棒想要换个姿势,小卉马上哀求说:「啊啊……大鸡巴……不要
拔出去……小母狗……还想要……」

我轻捏了一下小卉的阴唇笑说:「妈的,小骚货这么饥渴啊!?我们来换个
姿势吧!」

小卉像小猫般回说:「嗯嗯……好……小武要换姿势……」

我要小卉先下床,接着我再对着镜子大字型躺在床上,并示意要小卉背着我
骑在我的肉棒上。小卉也乖乖地照我的指示做,先是跪在我的腰部附近,再握着
我的阴茎根部,对准龟头后,肥臀一沉,粗大的肉棒就没入小卉的屁股身处!

「啊啊……好棒!好爽啊!……大鸡巴顶的好深啊!……」小卉不等我有任
何反应,马上自顾自的摇起屁股来!!

「啪∼!!」「啪∼!!」

我狠狠地用力打了小卉的屁股两下,大声骂说:「骚货!谁允许妳可以摇屁
股的!?老子还没答应哩!」

小卉呻吟地道歉说:「呜呜∼对不起∼小骚货等不及了嘛∼」

我要小卉把双手向后撑,让她整个人往后45度倾倒,我的双手则绕过小卉
大腿摸到她的阴户,扒开小卉淫屄两侧的大阴唇,从小薇更衣用的大镜子,可以
看到小卉那糜烂湿淫的淫穴大开!!

我笑着对小卉戏谑说:「嘿嘿∼小骚货,看看前面的镜子,妳下面的嘴巴怎
么看起来这么恶心啊!?流着满床的淫水!又红又肿的!!是不是只要是男人都
可以让妳这么爽啊!?」

小卉被我如此调侃,瞬间脸颊发红到耳根子,闭着眼睛哭求说:「呜呜……

不要逼人家看嘛……好丢脸啊……」

我咒骂说:「哇靠∼妳什么时候变的有自尊心啦!?妳不是人人可干发情的
小母狗吗!?」

「呜呜……才不是……人人可干……人家只给……小武一个人干啦∼」

听到小卉的回答,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不过我猜应该也只是敷衍的场面话。

「好啦∼既然妳知道错了,就原谅妳,妳可以开始摇屁股了∼」

「唔唔……好……好……」

我扶着小卉有点肉的腰,配合她的摆动,让她的屁股上下夹抽我的肉棒,小
卉也爽的淫叫不已!!

「啊啊……小骚货……现在好爽好舒服……巨大的鸡巴……把屁股……撑的
满满的……啊啊……啊啊……啊啊……」

「嘿嘿∼小骚货∼看看镜子里,有没有看到一条母狗正卖力的摇屁股啊∼」

小卉稍微正眼看了镜子一眼,含糊地浪叫说:「啊啊……有……有……」

「嘿嘿∼还是只奶子超大的母狗哩∼下面淫贱的小穴被大肉棒捅的阴唇一张
一合的,小骚货是不是也觉得这母狗超欠干的啊!?」

看着镜子里的小卉,似乎不太敢面对自己淫荡的样子,结巴地回说:「呜呜

……镜子里的母狗……真的……好欠男人干喔……啊啊……淫荡的母狗……就是
要给……男人干的……」

「原来妳也认同啊!那我们以后带这条淫荡的母狗去学校,给班上的男同学
轮奸,妳觉得好不好啊!?」

小卉急忙回答说:「呜呜……不行啦!……人家只能给……小武干而已……

不能给其他人干……」

我故意装惊讶说:「妳干麻要紧张啊?我们是带镜子里的母狗给大家干,又
不是要带妳去!」

小卉马上脸红淫叫说:「呜呜……人家就是……淫荡的小母狗嘛!……呜呜

……求求小武不要……带小母狗……给大家干啦∼∼」

看着原本个性火爆狂野的小卉,现在居然骑在我的老二上面哀求我,心中的
快感自是不可言喻啊!!今年寒假晚些回去,果然是对的!! 

调戏完小卉,我要她先停下来,接着再慢慢变换姿势,让小卉跪在床上,我
也跪在她的背后,反抓的的双手,再开始猛干小卉!!从镜子里,可以欣赏到小
卉胸前那对豪乳疯狂的弹跳着!!每一次重重的撞击,小卉的大奶子就会往上弹
起再重重的落下!!

就这样,享受着小卉那窄小有弹性的淫屄,想到只剩最后一次可以干小卉的
机会,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地干了小卉近十多分钟!被大肉棒狂捅的小卉,
镜子的她,则是满身大汗,翻白无神的双眼看着前方,只剩嘴里放肆的淫叫!!

最后,小卉终于被我干的高潮淫叫:「啊啊……小贱货……快升天了……小
母狗的……小穴……被插的……好爽啊……啊啊……小穴要高潮了……要尿尿…

…不行……不能尿出来……好丢脸……不行了……不行了……要尿出来了!」

我当然不会如小卉的意,依然没停止我的腰部,看着小卉脸红强忍的表情,
也是一种享受!!

「呜呜……小骚货要尿出来啦……求求主人……放过小骚货啦……啊啊……

让小母狗……去厕所……不行了快……尿出来了……」

小卉此时已经被干的神智不清了,表情淫荡中又带点痛苦的表情,说完话,
忽然小卉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

「啊啊啊∼!要尿出来了!尿出来了!……好丢脸啊∼!!」

听到小卉哭喊的瞬间,阴道内迅速收缩,紧紧地咬着我的肉棒!她的下体也
从缝隙中喷出丝丝水柱!我松开双手,小卉马上趴在床上晕倒了过去,我的肉棒
也随着离开她的淫穴。

躺在床上的小卉,小穴像喷泉般,喷出不小的水柱,像是打翻白开水似的,
从她的股间为中心,周遭的床单都湿了大半!看见小卉高潮的爽到晕死过去,趁
着征服的快感,握着老二,快速打个手枪,很快地就想射精了,朝着小卉雪白的
屁股,火热的精液全数射在上面!!

休息了一会,我拿卫生纸把小卉屁股上的精液擦掉,顺便处理被她弄湿的床
单,毕竟冬天还是有寒意,轻轻把小卉翻过身,盖上棉被,当然,我也一起躲在
棉被中取暖。 xd

趁小卉昏睡的同时,我趴在小卉身上玩弄她的丰满巨乳,有点粉的乳头,被
微微隆起的乳晕丘包围着,把脸颊贴上小卉的巨乳上,闻着淡淡乳香与吸吮她的
乳首,手掌也没闲着,在另一团乳肉上划圈抚摸。

小卉的那对巨乳,被我的右手胡乱的捏挤,雪白的巨乳也跟着扭曲变形。玩

弄了一阵子,看来要进行葡萄干攻坚行动了。我稍微起个身,用舌头开始舔小卉
左边巨乳的乳头,右手则开始挤捏她右边巨乳的乳头,慢慢的,小卉的乳头开始
充血,颜色加深,也硬了起来。

忽然,小卉也开始发出轻轻的呻吟声,我心想,你这淫娃作梦也会叫,真是
厉害。又继续舔了几下,然后就直接用嘴巴开始吸小卉的乳头,右手则更用力的
捏她的右乳头。想不到小卉的乳头也是极品,乳头可以充血变大到,让周围的乳
晕几乎快不见了,这正妹真是生下来给男人干的!

惊叹之余,我还是不断的吸允小卉的乳头,把脸贴在小卉的巨乳上面,眼前
的视野都是小卉雪白的巨乳,偶而会有种窒息的压迫感。随着我的玩弄,小卉的
呻吟也越来越大声,吸呼也越来越大口。

「你这猪哥,人家都睡着了,居然还不肯放过人家的身体。」小卉忽然醒过
来说。

我有点惊慌的说:「唔∼我只是在研究妳的胸部到底比小薇的大多少啦∼」
同时,我也赶快把手移开小卉的身体。

小卉笑着问我:「呵呵,我刚刚睡了多久了啊?」

「大概几十分钟吧。」

「这么久,嘻嘻∼那这样人家都把赌债还清啰∼你可不能又跟我要钱喔∼」

「呃∼当然,我哪敢再多讲什么!」

小卉接着笑说:「呵呵∼我看小武好像还意犹未尽呢∼是不是2次还不够还
债啊?」

我连忙反驳说:「那有!妳想太多了!看妳先前恐吓小a的样子,我哪里敢
乱想。」

「这样啊∼」

小卉忽然撇头脸红慢慢地说:「要是…假如……以后小武……还想干的话…

…小卉随时……都没问题呦∼」

听到小卉突如其来告白,瞬间有被雷打到的感觉!!……不是……是中乐透
的感觉!!脑中也顿时一片空白!!

我又惊又喜的问说:「呃,小卉……妳……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小卉还是不敢正对我小声地说:「你说呢?……不然……哪有人会用……这
方式还债的啊?」

忽然间,我恍然大悟,原来今晚小卉打牌的怪异行为是有原因的!难道……

我好奇地问说:「那妳今晚打的麻将是故意输的?」

小卉害羞说:「本来只是想说好好赢小a他们一笔,但后来牌运不好,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