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阴谋

现在应该已经半夜了吧?我在高潮的余韵中想着。老公和阿雄的两根肉棒在
我的阴道和肛门中搞了很长时间了,还丝毫没有要射精的意思。可也是,他们两
人每人都已泄过两次精了,而我也在这不断的进出中高潮了五次了。实话说,我
很累了,长这么大也没在一天中做这么多次,今天大概是疯了。
我抖动着长发,只能发出沙哑声音的嗓子里哼着我自己都想不到的声音,我
用力的收缩阴道、夹紧肛门,老公先顶不住了,阿雄也不行了,两人先后向我的
体内射出已不多的精液后,还不甘心的再狠命抽插了十几下,也许是这最后的疯
狂,我又被带入了高潮中。
终于结束了,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心有默契般地都摸向了我丰满的乳房,抚
摸着,帮我擦掉汗水,当然也希望让我的心理平静。看着他们的表情,我能真的
能平静吗?也真是不太平静的一天……
下午,我陪着刚满8岁的女儿姗姗走进了她的学校,今天是家长日,小朋友
们上课的同时,老师大概要和我们介绍一下学生们的在校情况。因为有很多的家
长参加,所以我在来时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其实就算不打扮我也还是很漂亮的,
不然也不会在20岁时就急忙嫁出去了。
今天我穿一套深蓝色西服套裙,这种颜色反而显得我更是年轻,而也衬托出
我成熟的韵味,淡米色丝质衬衫套在西装里,正好盖至膝盖的裙子,一双健康均
匀的腿上穿着肉色的连裤袜,脚上一双黑色高跟鞋。
记得中午临出门前,老公注视的那种满意的表情,我很喜欢他的那种表情,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他的笑容,好像里面含有些狠意,直至现在我也没能想明白。
我们婚后生活很好,自从有了姗姗后,老公对我更加关爱有加,总是想办法让我
开心,做爱方面也很令我满意,所以他的这个笑容更是让我想不透。
坐在学堂的座位上,听着老师那几乎是定义的讲话,几乎让我入睡,让我感
到高兴的是所有的女性家长的年龄明显比我要大。“我还是很年轻的!”我告诉
自己,心里暗暗地笑。
“上课要听老师的话,一会儿放学时等小阿姨来接你,好吗?姗姗乖,妈妈
要走了!”我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笑着向她摆手说再见。
走出了学校的大门,我拐过一个街口,开始在一家接一家时装店中闲逛,寻
找有些什么时令特价。逛了一会儿我有些累了,有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四周
找着。有了!不远处有一间影院,我忙走过去,原来正在放一部美片,这部电影
早些日子档期时吸引了很多青年男女去观看,故事大概是一条众所周知沉毁的游
轮上发生的爱情故事,我也曾拉老公去看,可他认为男女演员太没有演技,特技
又用得太滥,不去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今天反正时间还早,我便买票入场,
正好休息一下。
虽然阳光已不再刺眼,但刚出影院的我还是不太适应的用手遮住眼睛,慢慢
地向街角的公车站走去。眼睛开始适应了外面的光线,我还在为影片中男女主角
的命运慨叹。
“小丹,小丹……”是谁在喊我,我寻找着声音的来源,一架日产丰田的前
玻璃窗中探出个脑袋,接着又伸手向我挥动着,我正在发愣,车门一开,一个大
概30岁左右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
“不记得我了?小丹,我是阿雄呀!”
阿雄?对,是他!我高中时代的同学,只不过他的变化可不小,那时大家关
系不错,阿雄的家境不好,但现在从头到脚都显出阔气,差不多有十年没见了,
真没想到!
阿雄看我还在发呆,笑了起来:“你没怎么变哪!还是那么漂亮,也还是那
么傻气!不会失忆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你才失忆了,当然认得你,不过你变化蛮大的,还不太接
受。”
“记得就好,对了!在这泊车会被抄牌,我们吃点东西去,边吃边聊!”阿
雄高兴地帮我拉开车门。
盛情难却,我上了车,他飞快的跳进驾驶座,迅速发动车子,拐弯向另一条
街驶去。
能和以前的朋友一起吃饭、聊天真是很开心的事情,走出快餐店的时候,我
看了看表,已经快到7点了,我有些着急,老公和女儿应该在等我回家吃饭了。
阿雄大概看出了我的焦急:“我现在开车送你回家,距离不太远,一会儿就
到了。”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我们走捷径,放心吧!”
他又开动车子,急驶入一条小巷,穿过小巷,车子来到一条很僻静的窄街,
我正在到处看着这条我从未来过的街道,车子忽然减速靠路边停了下来。我奇怪
的向阿雄看去,发现他也在注视着我,只不过他的眼睛并没有看我的脸而是紧盯
在我的胸部,我下意识抖了一下,故做轻松问:“这里是什么地方?”阿雄没有
回答我,只笑了笑。
他脸部的表情我不能看得很真切,这时才发现天色已很黑,在这条没有路灯
的街上几乎看不到外面有什么东西。我有些慌了,睁大了眼睛向车窗外望去,那
种紧张时才能听到的心跳声让我产生一阵阵作呕的感觉。突然乳房上一紧,原来
阿雄的双手直接按在我的胸上,还没等我有任何反应,他整个人都靠了过来,嘴
唇压在我的耳背上,亲吻了起来。
我拼命推开他:“你,你做什么!”
“当然是很好的事情了!”
我向后面挪动着身体,阿雄好像并不着急,只是慢慢地向我靠近。我紧贴车
座的靠背,不甘心地向后挤着,忽然“卡”得一声,靠背向后倒下,我也跟着躺
倒在座椅上,阿雄马上全身压了过来。我双手乱打一气,迅速地翻身想爬至车后
座,刚动一下,双腿立刻就被阿雄拉住,我踢动着双腿,完全没有想到情况对我
很不利。阿雄用腿别住我不住乱蹬的腿,伸手抓住我腰部的裙边,没等我的手去
阻挡,就拉开拉链,连裤袜和内裤一起用力往下拽,我想要拉住就要被脱掉的裙
子,没起到什么作用,下身一凉,所有的下身衣物都被脱到膝盖附近,现在已没
有任何衣物阻碍他的进攻了。
“不要……”但他已经趴在我身后舔啜着我的阴部,双手也伸过来隔着上衣
揉弄着我的乳房,身体几个重要部位都被他攻击着,我知道我很难脱身了。从阴
部和乳房传来的搔痒感充满大脑。“原谅我吧,老公……”
阿雄突然中断对我下身的亲吻,我想要回头看,但只觉几根手指分开我已沾
满唾液的阴唇,一条很硬的肉棒很快顶了进来,一下就插到了尽头。
“啊……”到底没能逃掉被奸淫!我猛地挺起上身,脑袋几乎撞在车顶,阿
雄双手紧箍住我,腰部有节奏的快速挺动,迅速的出入予我的阴道。
“竟然还是很紧,太舒服了!”阿雄强而有力的冲刺终于让我忍不住叫出了
声,我的呻吟声更刺激了他冲刺的速度。没几下后,他的喘息声加粗,阴茎在我
体内有节奏的跳动着,我知道他已射精了。
看着缓慢穿好衣物的我:“你的身体真是太棒了,我要再享受一下。”我呆
住了。“放心,只一回,然后我送你回去,不会很晚。”他像在征求我的意见,
看我没有什么表情,他启动车子,飞速的驶离了这条街道。
我的心很乱:“这算什么,明明是强奸,还说要再来,什么朋友!”我正想
着,车子停了,阿雄打开车门,不由分说地把我拉了下来,在我眼前是一座有些
破旧的别墅,我呆望着,阿雄则紧拉着我走了进去,在大厅中毫不停留,直上二
楼拐入一个房间,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张很大的床,出乎意料的是床上用品
几乎全是新的。
阿雄把我带到床边,把我压倒,很麻利地脱光我上身的所有衣物,我引以为
傲的双乳完全暴露在他面前。阿雄有些激动地手嘴并用,连摸带啜,我刚才被中
断了的欲火有被他点起。反正也就这一次了,我索性放松了自己,只是隐隐对老
公感觉抱歉,但随着阿雄不停的挑拨,这种感觉就让阵阵的快感代替了。
阿雄迅速脱掉他的衣服,将我的裙子和连裤袜拉下,我全身只剩下一条丝质
白色三角内裤了,已经开始湿润的阴户把内裤也沾湿了,本来就不太遮掩的住我
阴部的内裤,黑色的暗影映在上面,大腿根部阴唇的形状也完全浮现。阿雄盯着
我的全身,他的气息很粗,我闭上了眼睛,“你快来吧!”我心里说,我真我自
己感到害臊,怎么了今天。
“啊……”一阵酥麻的快感从下体传来,他隔着内裤将我的阴部全含在了嘴
里,我按住他的头,让他紧紧压在我的下体,双腿大大的分开,紧盘住他的头,
阴道中一阵抽搐,我竟然高潮了!我全身发软的躺下,任由他脱掉我的内裤,他
抱住我的双腿分开到不能再大的地部,深深地插入他的肉棒,由于已充分湿润,
没费任何力量就达到我的最深处。我尽力的收缩阴道来享受更好的快感,几次已
冲至子宫口的肉棒带来的快感,让我进入忘我的境界,我大声放纵的叫着,龟头
摩擦阴道内壁使我间歇地发抖,完全忘掉不久之前的强奸。
阿雄无规律旋转着插入把我带到了最高境界,我高潮中阴道的收缩让他叫了
出来,一股热烫的精液在我的体内飞散,我俩紧密的接吻,舌头疯狂地纠缠在一
起。缓慢地阿雄站了起来,我看着他真不知要说些什么。
“你是不是在想家里的问题?不知道如何解释吧?”我骤然一惊,心里有些
怪他不应该提起我家,但他问得也对,我不禁点了点头。
“其实你不用解释什么,你老公他都知道。”
“什么?他……”
**********************************************************************
“不错,我都知道。”我从门口走了进来,看着阿雄有些累的脸,向他笑了
一下,我的老婆--小丹,嘴张得很大,怔怔地望着我满脸疑问。我盯着她暴露
的身体,两腿还分得很大,大腿根的裂缝向外张开着,一些白色的液体不听话的
流出来,丰满的乳房上还有清晰的红印。
“你知道我想这样已经多久了吗?”我问小丹,她没回答我,还在发愣似的
看着我。
我结婚已经快十年了,我很爱我的老婆,她帮我生了个人见人爱的姗姗。小
丹--我的至爱,她人长的漂亮,又会持家,真是不可多得的贤内助,确实我们
是别人羡慕的一对好夫妻。但她也可能不知道,我在她面前永远是一张高兴快乐
的脸,从来都是。我没有向她乱发过脾气,我想我只是要让她快乐,事实上我也
许真的办到了,但我呢,我觉得我并不开心,过早的婚姻束缚和工作的压力以快
把我逼疯。
我是一间大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能在这么年轻就当上如此高职是通过我不
懈的努力和勤奋,当然丰厚的薪水以及我很帅气的外表也成为外科护士们追逐的
对象,我一直很老实,但我真不知道如何发泄我心中的狂躁。直到有一天,一个
病人胡说八道让我想出了这个计划,我兴奋了一整天,它让我找到了发泄方法。
很巧的是,阿雄有一天带着他的老父亲来看病,我认出了他,是从小丹的毕
业照中见到的,我们一拍即合,开始实施了计划:阿雄强奸小丹时,我就在不远
处用高倍夜视望远镜看着。
小丹的挣扎、阿雄的粗鲁插入都让我快要忍不住,我用手狠命的套弄着我的
阴茎,阴茎也因兴奋胀得好大,先停一下,我要先到约定地点。阿雄,我不会忘
了你的,在我的上衣兜中有一份给他的“小礼物”。
我走到小丹旁,轻摸着她的秀发,低下头,亲吻着她的耳背,轻轻的赞美着
她,她不高兴,但又不知道如何拒绝我。我们开始做爱,我把她翻上来,她闭着
眼上下颠动着,她的阴道紧紧夹住我的肉棒,真是好爽。
阿雄在一旁看得有些不耐,他用手一边套弄着有硬了的肉棒,一边走到小丹
的旁边,双手抱住她,将她的脑袋按在他的肉棒旁,趁她呻吟时,硬塞进了小丹
的嘴里。小丹含着他的肉棒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我,我看着自己的老婆含着别人
的肉棒,心里却产生一种更大的快感,我挺起腰,更深的与小丹结合。
阿雄还是不太甘心,他从小丹嘴里拔出肉棒,自己套弄着走到小丹的身后,
小丹被他压得搂住我,我瞟见他在小丹双股间蹭着,接着小丹“啊”一声惊呼,
眼泪夺眶而出,她下身不断颤抖着。我记得她第一次和我做爱时也是这样,我明
白了--阿雄在干小丹的肛门。
小丹痛得厉害,紧紧的搂抱着我,我也可以感受到阿雄在飞快的进出着,在
两根肉棒的前后夹攻下,小丹疼痛明显减轻了,从她的姣喘中可听出她现在有快
感了,我情不自禁地加快了速度。几次进出后,我感觉到小丹的阴道在很有力的
收缩,我也不再控制,猛烈爆发了出来。
我和阿雄相视一笑,小丹有些脱力的躺在床上,我又望了阿雄一眼,正巧他
也向我看来,他笑着伸手过来和我相握,我很快拿出给他的那份小礼物,趁着握
手的时候,我将那小礼物--一个很袖珍的注射器扎在了他右手的静脉上。他愕
然一惊,先看了手,然后抬头看着我。我笑了,真的好高兴!他没能说出什么,
就慢慢地倒下了。
小丹傻傻的望向我,“别怕,那只是一种加大了剂量的毒品,他不会在有什
么事了!”我告诉小丹,一把把她抱过来,紧紧地搂在我的怀里,我拿起我们的
衣物,抱起她走了出去。“放心吧!一切都结束了,你知道吗?我好爱你。都过
去了,现在闭眼休息吧!”看着她委屈的表情,我柔声的说。
一年后,我抱着刚一个月大的孩子在医院里的草坪上散步,小丹坐在不远处
的长椅上向我们的第二个孩子招手微笑着。一个长相清秀得有点像女孩子的男孩
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好像又想到了什么……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我最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