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人格(13-14)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终于将这段写完了,可以安心休息一段时间了。
============
第十三章 冰冻三尺
好不容易完成了资料比对,现在可以确定癥结所在了,夏语冰将莫海的后台资料和记录发送给何师道。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夏语冰隐隐感到自己对何师道有一种特别的依赖,似乎对于他的要求,夏语冰好像不知道怎么拒绝,甚至有时候会有所期待。
其实夏语冰心里也大致清楚治疗的方案,显然之前的治疗方案是有问题,伪造一个陈亮的微信,假装和陈亮暧昧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莫海身上的陈亮人格越来越清晰。从昨天的莫海和资料表现上来看,只有陈亮参与进来,才能压抑莫海身上的陈亮人格。自己只需要和陈亮保持暧昧就行了,直到莫海受不了,主动挑破这层窗户纸。可是……
夏语冰心里知道这个可是,但不想知道,心想:如果有人帮自己揭晓就好了。
“夏老师,有人找你。”前台的电话声音大断了夏语冰的思索。
“额,没有预约吗?”
“他说不用预约,他说是莫海介绍来的?”
“那让他进来吧。”夏语冰心里嘀咕着,莫海会介绍谁来呢。
等来人到了之后,夏语冰大吃一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莫海介绍我来了。没想到,嫂子居然是个心理医生……和你聊天很贵吧,怪不得嫂子一百万眼皮都不眨一下……”来人正是陈亮。
夏语冰马上想到是莫海告诉了陈亮的地址,心里隐隐有点担忧,如果事情不儘早了结,自己和陈亮之间的事情迟早会露馅,莫海迟早会发现自己和陈亮是清白的。
“你来找我干什么呢?虽然你是莫海的朋友,人情归人情,帐目要分明。我可真要收费的哦。”夏语冰笑语盈盈的说道。
陈亮听到收费脸色微微一变,想着这夏语冰完全和昨天两个样子,今天的夏语冰穿着白色衬衫,肚脐以下被办公桌挡住了,但陈亮料想估计也是职业套装,仿佛昨天见到的夏语冰是另外一个人似的。
“开玩笑的。”儘管陈亮的脸色只是瞬息一变,但是职业的敏感让夏语冰还是很敏锐的感觉到了。昨天在料理店门口的见面,夏语冰已经感觉到了陈亮的玻璃心,陈亮原则上是一个老实人,但老实人的报复往往就像米饭里的一颗砂砾,伤害总是出其不意。夏语冰有点后悔对陈亮开这样玩笑,穷人对钱的敏感各有各的不同,但一样敏感。如果莫海模仿是这种人格,真是太可怕了。
“哦……那个……”陈亮显然有什么话要说。
“你想说那个投资的事情……”夏语冰早就猜到陈亮此行的目的。
“嗯……”陈亮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
夏语冰心想看起来他这个项目资金链肯定是断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找过来了。这个资金就算自己不投,莫海也不会撒手不管的。好在自己设定好了一百万的止损,就算全赔了,也还好。不过陈亮这种性格恐怕很难谈成生意的吧。自从莫海身上的陈亮人格出现之后,夏语冰对陈亮有了另外一种特殊感觉,也许是爱屋及乌吧,也因此开始留意起这个眼前的老实人。
“陈老闆,”夏语冰清了清嗓子说道,“钱明天12点之前我就会给你打过去。不过……我们现在既然是合作伙伴了,是不是应该开诚布公的聊聊。”
“嗯,不过你还是不要叫我陈老闆了,叫我陈亮我会习惯点。”第一次听夏语冰叫自己陈老闆,陈亮有点受宠若惊,但也没想清楚夏语冰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行。你是不是嫉妒莫海?”夏语冰以针见血的说道。
“那怎么可能,我和莫海是最好的兄弟……”陈亮摆了摆手说道,也不知道夏语冰是不开玩笑的。
“你忘记我的专业,我是心理医生。正是因为你和莫海是最好的兄弟,我才坦率直言。我之所以说嫉妒,嫉妒让你自卑,让你更在乎别人的一言一行,而忘记了自己原来的目标。我不是想指责你什么,你的心态要先正确,自信是第一要素,只有你坚定相信你项目能成,你的项目才能成。”
“有吗?”
“没有吗?那你敢对视我的眼睛”
陈亮抬头看了一眼夏语冰明眸似水的眼神,俊秀的脸庞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心里有点慌慌的,仿佛真被夏语冰说中心事一般,眼睛立刻从夏语冰脸上挪开,说道:“敢呀。”
“你不敢看我。心虚了,没有关係。我也是职业病,钱我还是会投资进去。但你没克服你身上自己的缺点,你的专案不会成的。”
“你瞎说什么,我身上有什么缺点。”
“自卑,嫉妒,野心太小,执行力太弱。”
“行呀,我倒是想听你说说了,你倒说说看我怎么自卑,嫉妒,野心太小,执行力太弱。”
        “自卑嘛,昨天吃饭你都没怎么和我说话,因为你聊不开话题,我不知道你这样怎么和客户谈。在料理店门口,你是不是因为我没给你打招呼,而怪我。野心太小,我只说了一百万投资,你就欣然接受,你为什么不顺杆爬一下,客户愿意消费一百万,你的目标就是一百万吗?可想而知,你怎么会去挖客户的潜在需求呢?执行力太弱,专案都做了几年了,不是执行力太弱吗?”夏语冰索性说开了,倒不怕得罪陈亮,得罪了陈亮,莫海和陈亮绝交正好,如果陈亮孺子可教,能够听得进去诤言,那也算是帮了莫海。
一连串的发问,让陈亮有点恼火,心想自己是来找投资,又不是来听你这个丫头片子说教的。可是夏语冰说的好像都有道理,陈亮虽然想辩驳,却也无从说起。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看我这边办公室的装潢,你就知道我的收费不低。如果你不是莫海的兄弟,我也不必要和你这么直白硬扛。含蓄委婉都容易让你产生其他的理解误会。如果你期望你专案能成,我可以免费做你的顾问,正好公司也需要我一个职位。”
“顾问?可是你又不懂我们行业。”陈亮的心有点被说动了。
“我不需要懂你们行业,专业技术你自己搞定,这点莫海和我谈过很多次你的专业。作为顾问,我要处理不是专业问题,而是专案大脑的问题,你陈亮的个人问题。只有专案大脑问题解决了,专案失败了,没关係,只要你人炼成了,后面事情都很快。”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因为我也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这么说,帮你其实也是在帮我自己。”
“那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做。”陈亮心里还是不服,一心想要看看夏语冰会怎么忽悠自己。
“先从你自卑的心理开始吧,这个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不要让你的眼神出卖你的心理。我现在是你的客户,你在看我一次,对,不要躲闪我的眼神,OK,眼睛不要离开我身上,大方点,你越大方,别人越猜不透你的心思。”
陈亮也不知道夏语冰什么意思,只是美人有命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就听从夏语冰的吩咐,克服自己胆怯的心理,努力直视夏语冰的眼神,感觉自己心里扑腾扑腾的直跳。和夏语冰对视了不到1分钟,陈亮就想退场了,眼睛开始躲闪,往下游离,可是下面就是夏语冰雪白的脖颈,再往下,眼睛似乎好像要穿透夏语冰的V字衬衫领口,直接看到她的胸前的一团奶子似的。陈亮觉得自己这种行为似乎太过猥琐了,眼睛赶紧游离开来,心里却忍不住去想:看胸型应该有B以上吧。
“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觉得……”
“不要浪费时间,我时间很贵的,坦诚你的想法,我才能知道怎么帮你。”
“我觉得你和昨天不大一样……”
”不一样?”和陈亮的聊天过程中,夏语冰一直上下仔细观察着陈亮,脑子慢慢有了一套一举两得的方案,听到陈亮的疑问,心里早就明白陈亮的疑问,继续说道:“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帮你吗?最近我在做一项人女性心理学研究。昨天……算是我身体力行吧。”
“难道你昨天真的没穿……”
“是。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我都可以坦诚和你说。”夏语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夏语冰早就算到陈亮会这么问,心里酝酿好的想法正好託盘而出:“我刚才说了,我最近正在做一项女性心理学研究,很多方面,比如说暴露,出轨,被性骚扰等等方面的心理过程。这种研究我只能身体力行,毕竟要去问一个女孩这种事情的心理确实很难拿到真实资料。现在你能理解我昨天的行为了吧。”
“有一点明白了,但这个事情莫海知道吗?”
“莫海知道一点点,他就知道这个项目,但完全不知道专案内容,这项研究不能找莫海,莫海是我老公,会影响我的正常心理。昨天我确实是利用了你,不好意思了。不过看起来试验资料倒还不错。这也是我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正好你也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没关係,”听到夏语冰说利用了自己,陈亮一点生气都没有,心里还有疑惑的问道:“可是,你找我,莫海不会生气吗?”
“昨天的事情,你觉得莫海会生气吗?”夏语冰用悠悠的眼神看着陈亮说道,“你也不用担心,如果你答应参与这个专案,后面应该都会有录音和录影,方便后续研究。所以你不用担心在莫海面前无法交代和解释。之所以,选你是因为昨天你的表现,没有乱来,而且你是莫海的兄弟,找其他人莫海反而会更担心。当然选择你莫海是不知道的,这个专案你也需要保密,不能向莫海透漏一切。因为会影响研究资料。”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配合你……”
“不用,你只要按照你的想法行进就行,我们先试试看,如果可以,我们再谈后面的合作。”
“好的。”
“我可以开启下录音吗?”夏语冰拿起手机,放在桌上,继续说道:“介意吗?”
夏语冰刚才已经说明录音录影是为了研究,而且陈亮成为录音录影也好,只好留下自己只配合研究的证据,于是就欣然同意了。
夏语冰将手机打开录音模式,然后继续说道:“那我们就从刚才的话题继续吧,”夏语冰说完,站了起来,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绕过陈亮,踩着高跟鞋,走到办公室门口,将门关上,门锁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背靠着门,含情脉脉的看着陈亮,嗲嗲的说道:“那你好好看看,人家和昨天有什么不同。”
陈亮看着夏语冰婀娜的身姿,浑圆的屁股,眼睛都不敢看了,虽然心里直痒痒的,就像很多蚂蚁再咬。方听到夏语冰嗲嗲的声音,顿时骨头好像酥软了一般,又仿佛自己又恋爱了一般,抬眼看着夏语冰一眼,见夏语冰眼里满是温柔和鼓励,嘴唇却乾裂得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完全顺着自己短路的大脑哆嗦的说道:“昨天,你没穿高跟鞋。”
夏语冰将自己细嫩的小脚抽出高跟鞋,说道:“好了,还有什么不同吗?”
陈亮明白了,继续说道:“昨天你还没穿丝袜?”
夏语冰将小手伸进套裙里面,轻轻的将自己黑色超薄丝袜脱掉,说道:“还有吗?”
“还有……你……没有……”
“没有什么?”夏语冰继续鼓励的说道。
“没有……穿内裤……”陈亮舔了舔嘴唇说道。
这次夏语冰将手放在套裙内,但并没有脱掉内裤,而是慢慢的往前走了两步,站在陈亮面前。虽然室内隔音很好,但是心虚的夏语冰不得不走得靠近陈亮一点,因为这样她的低得像蚊子声音的话才能让陈亮听见:“那想不想我脱掉内裤呀?”
“想。”有了刚才夏语冰那些动作的暗示,陈亮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你还说你不嫉妒莫海。”夏语冰轻轻的说道,似乎好像还带着哀怨的语气。陈亮只觉得一股呼气如兰的香气扑面而来,心烦意乱的,隐隐觉得这几年不愿意接受莫海资助那种自尊似乎已经慢慢衍变成夏语冰口中的嫉妒。虽然陈亮不愿意承认自己嫉妒莫海,可是夏语冰站在自己眼前,想着莫海拥有的一切,就单单这老婆也比自己女朋友高出百倍。以前陈亮也认为夏语冰只是花瓶,但这两天的情调,恐怕自己女友断断做不来的,不由得羡慕嫉妒莫海的豔福。
夏语冰见陈亮有点吓呆住了,怕是没见过如此的美女投怀送抱,更加确定陈亮只是个普通的老实人。夏语冰按住陈亮的肩膀,双腿慢慢往前移动一步,双腿之间正好差一点就夹着陈亮的左腿,媚眼如丝的看着陈亮说:“你眼睛不看着我,老看着我的大腿看什么呀?”
陈亮的眼睛原本只是想避开夏语冰的对视,没想到夏语冰步步紧逼,原本看着地面的视线里面出现夏语冰一双大白腿,新嫩的肌肤若有若无隔着陈亮的左腿,陈亮一再告诫自己,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现在只是配合夏语冰研究,但身体却很诚实,似乎夏语冰在稍微前往一步就要触碰到裤裆勃起的帐篷。陈亮身体僵住了,仿佛自己一个不小心动作就会触犯眼前的女神,对女神犯了不可饶恕的猥琐罪,虽然这个罪是眼前女神所引起了。陈亮将眼睛抬起来,对视着夏语冰,感慨的说道:“我终于明白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
夏语冰嫣然一笑的说道:“终于有点情调了哦,看起来你也不是无可救药了。”
听到夏语冰夸讚自己,陈亮一个大男人居然脸红了,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歎道:“钱财可以再赚,即使不得也不过粗茶淡饭而已,奈何佳人,只怕可遇不可求,微斯人,吾谁与归。这个我也只能嫉妒莫海了。”
“你终于能直接打开心扉说话了吧。那你说说昨天对我有什么想法?”夏语冰挑逗的说道。
“这个可是你要我说的哦。”
“嗯……”夏语冰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开始我对你还是有点意见的,我觉得你看不起我。”
“我注意到了,所以我后面不是对你微笑了吗,算是给你道歉了,其实我不是故意忽略你的,当时我正在想研究的事情,还没调好心态。”
“所以,你那天是特地穿给我看的?”
“嗯,算是吧……”
“所以,你那天也是特地将腿伸到我这边的?”
“我还以为你没注意到人家的美腿呢?”
“哪里没注意到,只是当时不好意思,心里想看,但不敢看。”
“你现在不是有机会了,不想……弥补下那天的遗憾吗?”
陈亮坐在椅子上,夏语冰夹着自己左腿站在自己面前,眼睛平视就是夏语冰黑色的套裙还有那白皙的大腿,颤抖的手指,就要放在白皙的大腿上。夏语冰轻轻牵住陈亮的手,微微的摇摇头,表示只可以看,但不能摸。陈亮失望的放下手,有点迷惑的看着夏语冰。
夏语冰俯下身子,咬着陈亮的耳朵,轻轻呼着气,说道:“参与研究计画,将来也不是没有机会。”
陈亮心神一蕩,急不可待的说道:“那我现在……有什么……机会?”
“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今天的机会只是坦诚,你可以说出你对我的……想法?”夏语冰将身子直立起来,继续说道:“而我会儘量配合你的想法,我刚才不是为了你脱掉了丝袜和高跟鞋了吗?”
“那你内裤呢?”
“这个算是给你的奖励,看你表现喽。”
陈亮吞了吞口水,对夏语冰轻声说道:“转过身去,你看着我,我有心慌。”
夏语冰依言转身过去,微微靠着墙站着。陈亮沉重的呼吸就由远而近的走到自己身后,夏语冰不自觉的将手背到背后,就像那天莫海身上陈亮人格强姦自己,将自己压在墙上的姿势一样。
“现在,可以说说你对我的想法了吗?”夏语冰说道。
陈亮看着夏语冰高挑的屁股,虽然夏语冰说自己不能摸,但没说自己不能靠近呀。陈亮几乎将眼睛都贴到了夏语冰的性感的臀部上,嘴里呼出的热气,几乎都喷在了夏语冰白皙的腿上。夏语冰感觉自己的大腿似乎有点润。
“我觉得昨天你穿那样是在勾引我,穿得那么性感,莫海走开的那段时间,如果我抚摸你的嫩腿,你是不是不会拒绝?”
“……嗯”夏语冰含糊的回答着,含糊的声音在陈亮的耳朵里听来仿佛就像呻吟一般。
“其实我从洗手间回来,就有想过厕所单间里面那条黑色蕾丝内裤,上面还有水渍,显然是就是刚脱不久,而你正巧是从那个洗手间走出来的,回到房间,我看见你赤裸的双腿,将手也在裙子上,似乎很怕裙子被风吹起来,我就怀疑那条内裤是不是你脱的。只是我当时觉得不可能是你的,在我印象里面,莫海一直都说你很贤慧,没想到你会这么骚。其实如果你裙子穿长一点,我也不会这么去想,当天的情形实在让人不得不这么去想。”
陈亮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蹲了下来,沿着夏语冰黑色裙子往下,眼睛几乎贴在夏语冰的腿上慢慢的往下移动,似乎要将夏语冰每一寸毛髮看光似的。夏语冰本来想阻止陈亮的行动,身体却像那天被莫海强姦一样僵硬的,背在身后的双手仿佛已经被陈亮捆绑束缚住了似的。陈亮眼睛刚划过夏语冰裙摆不远,就忍不住的抬头看。可惜光线的问题,群里只是黑漆漆一片,有可能套裙实在是太紧致了吧,只能依稀看到靠近裙摆附近的大腿。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莫海不在,你会……对我怎么……做?”夏语冰见陈亮迟迟没有开口说话,眼睛的余光已经看到了陈亮双腿已经弯曲了下来,顿时浑身就像触电似的,陈亮一定是在偷看自己裙下的风光。双腿此时已经有点麻木,夏语冰微微的向两边轻轻的迈开一小步,双腿之间微微叉开,裙内光线原本不足的地方随着夏语冰的动作,慢慢变亮了一点。陈亮已经微微能看到夏语冰群内的内裤的边角,似乎好像是粉色。
“如果再来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好好抚摸一下……这双光滑的大腿”陈亮喘着粗气说着,似乎好像随时都会将手放到裙子里面去抚摸夏语冰的大腿似的。夏语冰此时也在怀疑陈亮敢不敢这么做,心里想着如果是【NTR心里治疗实录】夏日里面的陈亮,恐怕此时早就将手猥琐的伸进自己的裙子里面,肆意的抚摸着自己的屁股了吧,如果陈亮真的对自己出手了,自己会抵抗吗?
夏语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突然转身过来。陈亮没想到此时夏语冰会突然转身过来,自己几乎是跪坐在夏语冰面前,眼睛就离着夏语冰大腿部绝对领域的边缘位置,陈亮觉得自己是一只癞蛤蟆在仰望着一只美丽的天鹅,猥琐又卑微。
夏语冰脑海也想同时想到了癞蛤蟆,陈亮的猥琐让自己有点厌恶刚才自己的行为,似乎点下贱。夏语冰微微往后腿几步,然后继续说道:“你做得很好,是我还没準备好。你先站起来。”
陈亮尴尬的站了起来,就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般。
夏语冰继续说道:“你……如果想看……我,可以大方点……不必这个样子……”
陈亮原本以为夏语冰会很讨厌刚才自己的行为,没想到夏语冰居然没有怪自己,反而说出鼓励自己的的话。其实,夏语冰虽然也厌恶陈亮的行为,但作为心理医生,什么样的怪人自己没见过,陈亮的猥琐大部分源自内心深处的自卑。反正,治疗莫海还是要利用陈亮,免不了被他占点便宜,这个其实自己早上看完夏日的前21章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心里準备了。帮助陈亮,算是自己利用陈亮给他的补偿吧。
夏语冰继续说道:“你是觉得你自己配不上我这样的美女?”
见识了夏语冰的手段,陈亮此时觉得自己在夏语冰手里只是一个被玩弄的小白鼠,这句话如果是别人说的,陈亮一定会再辩驳一下。可是在夏语冰的嘴里,就像一根细细的针刺破自己脆弱的心脏泡泡一般,自己再夏语冰面前似乎毫无秘密可言。
“大方点,男欢女爱没什么好害羞的。中国的文化太过传统,看到美女注目礼是基本的尊重。昨天吃饭你就对我不够尊重哦。”夏语冰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她不想气氛太过尴尬,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再培养陈亮的自信心一般。
夏语冰说完,走回自己的椅子上,全身酥软的瘫坐了下去,将自己的身体掩藏在自己桌子后面,对着陈良说道:“今天就算我们磨合一下吧。那行吧,今天就先到这里,给我点时间,我会针对你的性格特点制定相应的辅导方案,纠正你性格上的缺点。至于我这个女性心理研究项目嘛,你适不适合……”
“适合,适合。”陈亮才不管自己性格有什么缺点,听到夏语冰说这个研究项目,语气里面充满了迟疑,想到刚才自己猥琐的行为,一定是因此让夏语冰产生的反复,口不择言的胡乱回答道。
夏语冰见陈亮猴急的样子,心里不仅没有讨厌,反而有点自得,本来这个所谓的研究项目,没有谁比陈亮更适合了,自己只是职业病发作,故意吊下客户的胃口,微笑的说道;”我回头看下录音,然后在给你答覆。”
陈亮好像一个刚刚面试过被通知回家等消息的人一般,心里大约知道回家等消息的大半是没什么戏了,脸上不禁露出失望的表情。
夏语冰此时只是想着儘早让陈亮离开,见陈亮失望,又有点想求自己说点好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样子,不忍心骗他,夏语冰继续说道:“你是最佳的人选,但我需要点时间去评估下,如果……如果目前实验资料……已经能够达到要求……那就没必要继续试验下去。如果试验资料不够,那你目前还是第一人选。”
夏语冰说完,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你让人事给我收拾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最好嘛,最好就在你隔壁。这个週末我过去你公司了解下情况。你先回去安排吧。钱,你放心。在我人到之前就到账。”
陈亮这才依依不捨的站起来,往门口走去,地板上还散落着夏语冰刚刚脱掉的丝袜和高跟鞋。陈亮走过去的时候,迟疑了下,想了想,还是绕了过去,打开门,只露出一人可以过的小缝,闪身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陈亮一走出办公室,夏语冰就将手迫不及待放到自己的裙子内部,将自己湿漉漉的内裤一下脱了下来,握在手里感觉内裤润湿,润湿的,自己的小穴早已氾滥成灾。夏语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就这么想要脱掉自己的内裤,感觉自己流的水好多,好多,自己好骚。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昨天吗?
夏语冰将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里面就像浆糊一般,又润又粘,又像地下溶洞,流着暗涌却又空虚得很,夏语冰知道此时正在办公室,但是自己的手指已经控制不住的想要自慰。
就在夏语冰一手握着自己湿润的内裤,一手轻轻的将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的时候,门突然又轻轻的被推开了,陈亮的头又探了进来,沖着夏语冰笑了笑。
“你想干嘛?”夏语冰一惊,陈亮想要干嘛。做贼心虚的将握着内裤的手背到了背后,插入阴道的手指突然拔了出来,也不敢放到桌面上,只能在桌面上放着。下面的蜜穴失去了手指的抚慰,顿时一种空虚难忍的寂寞感就像病毒一般,在每个细胞之期间传染,由下而上,很快夏语冰感觉自己整个身体,所有细胞都被感染上了,内心仿佛有个人在对着陈亮说话:“你想干我嘛?”
陈亮自然听不到夏语冰细胞所说的话,走拉进来,将地板上的夏语冰的高跟鞋和丝袜捡了起来,然后走到夏语冰的前面,沖着夏语冰笑了笑,将夏语冰黑色的薄丝袜放在桌子上面,高跟鞋放在桌子下面,说道:“我出去没法反锁门,万一有人进来看到不好。”
夏语冰此时哪有手去接放在桌上的丝袜,此时丝袜一半在桌上,一半掉在桌外。刚才陈亮走进来的时候,门虽只开一个缝隙,但难免有人走过去的时候,桌上的丝袜岂不是比地上更加明显被别人注意到。夏语冰也是后悔,自己这么那么没先去关好门,现在要是被别人发现岂不是……想到这里,夏语冰明显的感到自己子宫收缩了一下。
陈亮见夏语冰没和自己说话,也不去拿丝袜,背着手,心里有点无趣,本以为自己很体贴可以帮她做点事情,套点近乎,现在看来,也是自讨没趣,悻悻的往回走。
就在陈亮刚把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等等……”夏语冰咬着嘴唇说道,刚才子宫收缩了一下,戛然而止的那种意犹未尽的失落感,让夏语冰犹如千万只蚂蚁在身,此时陈亮看是对自己做什么,自己都不会拒绝的吧。可是心里纵有万种风情,奈何话语在口,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却又不知如何说。
“还有什么事吗?” 陈亮转过身子,满怀期待的看着夏语冰说道。
“……算了,没事了……”夏语冰低着头说道。
“哦……那……我走了……”陈亮小心翼翼的问着夏语冰,期待着夏语冰突然能够想起什么事情能否吩咐自己,哪怕是再和自己说句话也行。见夏语冰没有接自己的话茬,心里有百般的不甘,腆着脸低声问道:“那我先回去给你……安排办公室了。”
夏语冰轻轻的嗯了一下。
纵有再多的不舍,陈亮只好打开门退了出去,关上门,陈亮站在门口,似乎想着什么,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站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的走了。
夏语冰轻轻的歎了口气,全身瘫软在椅子上,心里的欲望就在陈亮推门出去的那一刻涣散掉了,只留下一阵空落落的灵魂和不上不去欲求不满的躯壳。
夏语冰心想:自己到底怎么了。

第十四章 A计画
“莫先生,听声音,你看起来比上次好多了。”何师道接起电话,说道:“嗯…… 嗯……心理辅导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欲速则不达嘛。”
莫海的电话让何师道多少感到意外。
“哦……这可亏你开的那些药,我用了一次就好多了。”
“哪个药?”何师道突然有点迷茫了,居然有见效如此快的药,脑海思索着开给莫海的药,印象没什么特效药呀?
“就是那个自我催眠的药……你忘记了吗?上次你只给我开了一点,你知道我有时候很忙的,这一点点还不够我几天用呢。这我又不方便叫助理过来拿,我想过来再开点,可以吗?”
何师道想起来了,之前开给莫海自我催眠的辅助药,因为其实只是心理安慰药剂,怪不得自己想不起来。此时莫海提起再要这个药,何师道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稍微思索了下,继续说道:“是吗?效果有那么好吗?……我信……其实那些药有点副作用,我给你开的都是安全剂量,你想要多开点的话,我建议您跑一趟,我当面和你解释清楚。”
“好的,那我下午3点过去一趟。”
挂掉莫海的电话,夏语冰的莫海报告更好正好给自己发过来了。何师道立马开始仔细查看了起来,并一一做了笔记和要点记录,準备晚上夏语冰过来的时候和她好好讨论下。整理完,何师道觉得自己有太多的话想和夏语冰说。
何师道给自己泡了杯咖啡,自己得好好想想怎么和夏语冰说。突然手机有震动了下,难道是莫海又打电话过来了。何师道拿起桌上的手机,何师道看到名字的时候时候,心里居然也震动了下。
“嗯,是我。”何师道接通了手机,是夏语冰的电话。
陈亮的离开让夏语冰甚是难受,想着找件事情转移注意力,夏语冰打了何师道的电话。夏语冰以为自己需要和老师说下自己今天刚想到的计画。
“何老师……有个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下……”何师道性感而又磁性声音传来,夏语冰感到身体有一阵难以言说的震动,刚才没有得到满足的欲望似乎有在蠢蠢欲动,想起了昨天自己居然要老师给自己发资讯脱掉内裤,还给老师发了一张自己内裤脱到膝盖位置的照片。虽然这些都是为了刺激莫海做了,但现在想来当时自己似乎有点太疯狂,难道自己不是在勾引何老师吗?天呀,自己又在乱想什么,夏语冰强行打乱自己的胡思乱想,想用话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个……莫海的治疗方案我能否单独……自己处理下一段时间,一个月就好。报告资料我都会像今天这样发给你,可以吗?”
“哦,这样呀……”何师道顿时好像是一个炼钢炉里面的铁水被倒入了北冰洋里面,瞬间冰透了,甚至有点慌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夏语冰这时候要踢自己出局。
“何老师,你听我解释,”电话那头的夏语冰见何师道不说话,连忙解释自己的看法。原来,之前何师道和自己定的治疗方案方向是错的,他们不应该用一个假的陈亮来诱导莫海,昨天的试验报告资料都表明了,需要一个真实的陈亮。
夏语冰没和何师道说的是,自己似乎现在对他有一种特别的依赖,也许是崇拜,也许是其他什么情感。夏语冰不知道,也许是需要和老师保持点距离,让自己冷静下。
“可是,这样陈亮会同意吗?你怎么和陈亮说。”何师道也感觉到之前方案方向是错的,他也想过真实的陈亮的方案,但怎么做,他还没想清楚。
“这个我已经有一个方案,但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所以希望老师能给我一个月时间,让我单独处理。”夏语冰有点不舍的说道。
夏语冰心里正在盘算着一个计画,她準备将今天和陈亮录音剪辑处理下,这里面有他熟悉的兄弟的声音还有自己的声音,如此确凿的证据如果能到莫海的手里,莫海恐怕退无可退了吧,这次总要找自己好好谈一谈了吧。但要怎么让莫海很自然的抓奸到自己“出轨”的证据,夏语冰委实还没计画好,但相信自己应该可以搞定吧。
“那好吧。”见夏语冰已经如此说了,何师道明白此时再和夏语冰已经无用,反而显得自己拖泥带水,纠缠不清,何师道只能将原本要和夏语冰说的话先放在心里,突然想起莫海今天说的事情,何师道继续说道,“对了,莫海今天打电话过来,说……”
“莫海说什么了?”何师道突然提起了莫海,夏语冰感到紧张又有点迫不及待。
“就是他想多要点上次开给他的药。”
“哦……你说过药只是保健品,他想要就开点给他吧。”
“这个药对男人确实只是保健品,但是对女人来说会有一点……副作用。”
副作用?夏语冰想起自从误吃了这个药之后,这两天的事情,可能都和这个药有关,只是没想到它的药效居然能够持续那么久。也不知道昨天自己要药效之下居然给老师发了那种照片,老师会如何的看待自己。老师会喜欢自己吗?还是馋自己的身体?夏语冰想起昨天穿的是就是老师亲自选的衣服,虽然都是自己衣柜里面的衣服,那内心却已经抑制不住狂放的躁动。之前和陈亮意犹未尽的情绪就像洪水一般慢慢淹没心理的防梯,好像随时都有崩溃的边缘。对了,老师好像提到那条黑色蕾丝内裤是老师自己主动加的,不是莫海让老师选的。老师喜欢自己穿黑色蕾丝内裤?
夏语冰看着一眼椅子上自己那条粉色的内裤,这种款式不是老师喜欢的吧?老师喜欢什么呢?夏语冰轻轻的撩开自己的裙子。
“怎么了?”何师道见电话那头夏语冰迟迟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尴尬,就问道。他抛出这个话题,就等着夏语冰来问,自己好趁机说出自己的看法。想到自己暗示很明显了,夏语冰却好像没明白似的。哎,夏语冰和莫海是夫妻,自己终究是个外人,总不能太明着说他怀疑莫海拿药的动机吧,这个不是挑拨离间,虽然何师道心里认为这个是事实,不算挑拨离间。
夏语冰被何师道的话惊醒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点尴尬的哦了下,然后又反应过来自己和何师道是在打电话,有什么好尴尬的。
“给他吧……”夏语冰想了想说,至少有心理安慰对莫海也是一种减压。或许,莫海可能真的想用这个药催眠自己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也可以趁机了解下莫海真实的想法。如果从这个或许的角度出发,夏语冰甚至有点期待莫海这么去做。
“可是……”
“我知道了,昨天只是意外,下次我会小心的,不会让昨天的事情继续发生的。虽然没什么药效,但对莫海也是心理安慰,应该多少有点用吧。”夏语冰打断何师道的话,她明白何师道话里藏着的担心。
“那我换个药吧……”
“换药的话,这样可能反而让莫海疑心了……我小心点就是了。”夏语冰心里盘算着自己的计画,想着顺利的话可能2周只能完成第一阶段的治疗,就可以让莫海主动找自己摊牌,可以摊开说了。夏语冰对自己的计画信心满满,心想:只有莫海真的愿意面对自己,才能进入第二阶段的治疗,否则莫海只会躲在陈亮的面具之后。
“那行吧,还有……”
“对不起了,何老师,我这边有点事情,我先挂了……”没等何师道说完,夏语冰就像逃跑似的挂断了电话,此时裙下赤裸的蜜穴不知不觉已经入了半指。
这个药副作用有点大。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