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六集第六章

 第六章仙女分身

『那只是她的虚影,现在试图以身外化身之法,拼着耗损修为,也要冲出去
对你发起攻击!』

伊山近听到媚灵在自己心中的呐喊声,不由得怒吼,随手抓过于芷琼,三两
下撕裂她的衣衫,将粗大肉棒顶到了她修长美腿中间的娇嫩小穴上。

雪白纤美的裸体暴露在他们的眼前,远处的陈秋雁和张亦菲惊得眼睛都快凸
出来了,心中不由生出恐惧和无力感。

陈秋雁虽然会仙术,身边也没有什么强力法宝,见到伊山近如此轻松地召唤
出自己的义妹,却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法术,让她震骇得手脚麻木。

于芷琼本来和别的侠女们一样,惊讶于自己突然出现在山寨之中,并对官军
攻山极为担忧,可是大肉棒一顶到嫩穴上,她就忘却了所有烦恼,纤美玉手抓住
伊山近的肩膀,颤声悲泣道:「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听话,就不夺我的贞洁吗?」

伊山近凝神看着空中凝聚成形的冰蟾宫女修,见她已经亮出利爪向着自己抓
来,失声叫道:「事急从权,为了大家的安危,你就牺牲一下吧!」

他和媚灵想到了同样一件事,为了增强图中法力镇压女修,必须尽快补充明
月心的力量。

他双手抓住清丽少女的柔滑雪臀,粗大肉棒顶入嫩穴之中,撑开穴口嫩肉,
腰部用力向前狂顶,嗤的一声撕裂嫩穴,撞破了处女膜,大力插进紧窄娇嫩的处
女蜜道里面。

「啊……」于芷琼悲愤地仰天尖叫,痛得雪白玉体都在剧烈颤抖。

她能感觉到那根粗大肉棒在自己纯洁珍贵的花径里面狠狠地插入,撕裂了她
的嫩穴花径,直插到深处,肉棒对娇嫩肉壁的每一点磨擦都让她痛不欲生。

不管她采取了多少种方法满是伊山近,屈辱地用消化道的前后两端吸取了他
多少精液,最终还是徒劳无功,保持了多年的贞洁就这样被他残忍夺去!

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她失去贞洁的地点,竟然就是她最熟悉的女侠山的主
峰侠女峰,而且是在惨烈厮杀的战场上,面对着一妇当关的三姊和坐镇山顶的大
姊,以及那么多熟识的部下。

在旁边,那些和她一起被伊山近俘获、捉入美人图中的劲装少女们早已悲愤
哭叫起来,看到最尊敬的侠女被好破处女膜,简直比连好了她们三个洞还要让她
们痛心疾首!

别的美少女们也大都在悲愤哭泣,感怀身世,凄伤无助。只是她们还受着美
人图的控制,不要说上来帮助芷琼了,就连上前代替她挨奸都办不到。

不仅如此,赵飞凤、林晴还上来帮着伊山近抓住她的粉臂雪腿,推动她前后
晃动,让大肉棒在嫩穴申抽插更加顺利。就连瘫软在地上的何琳也费力地爬起来,
跪伏在她的雪臀后面,伸出香舌舔弄交合处,轻柔地吸入义妹珍贵的处女鲜血,
细细品尝后含泪咽下去。

正在守关苦战的张亦菲突然「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本来看到伊山近给她最疼爱的小妹破处就已经让她很想吐血了,突然看到另
外三个结义姊妹帮着那个小孩子来干她们的小妹,这一口血哽在喉咙里,怎么也
压不下去,只能喷出来了事。

围攻她的官兵们大喜过望,只当她苦战后终于受了内伤,一个个兴奋嘶叫着
冲上去刀枪乱剁乱刺,却被悲愤至极的张亦菲施展雷霆手段,乱枪将他们刺杀在
面前,以大批敌人的鲜血,抵偿义妹流出的处女鲜血。

实际上她这么做完全没有必要,此血虽出自七妹之穴,却又入了四妹之口,
来来回回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分得那么清楚?

自从伊山近将肉棒插入清丽侠女的嫩穴,空中飘浮的仙子分身影像就变得模
糊起来,含恨抓来的玉手也缩了回去,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彷佛在承受着巨大的
压力。

这是她的本体所受压力骤然增强,让她抵受不住,化身大法也出现断层,渐
渐操控不住美人图之外的分身,甚至不能维持空中的影像。

空气中的影像挣扎着向伊山近这边扑来,身影已经扭曲变形,脸上的怨恨让
她看起来就像厉鬼一样。

「哼!」伊山近鼻间喷出一股气息,肉棒大力狠吸,将处女元阴与内力一起
透过肉棒吸入体内,身上放射出灿烂光华,向着隐于暗中的美人图射去。

空中的仙子剧烈颤抖起来,像是惧怕这道光芒一样,颤抖着向后退去。而伊
山近怀中紧抱着的清丽姊姊却颤声尖叫,悲泣道:「我的内力!」

她听义姊们说过,那小小男孩的阳具能够吸取她们的内力,十分邪门,已经
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这事落到自己头上,还是让她震骇恐惧,晶莹泪水奔涌而出。

但强烈的快感也随之奔涌而起,被撕裂的处女蜜道销魂颤抖起来,极乐的美
妙感觉,比肉棒插后庭要快活得多。

「怪不得大家都喜敢干前面,不愿意被干后面……」清丽侠女纯洁的心模模
糊糊现出这样的念头,随即又被潮水般涌来的快感淹没。

粗大肉棒在嫩穴蜜道中大力抽动,又用力插到最溧,龟头将纯洁的处女花径
彻底开拓出来,重重地撞在清纯子宫上面,让她忍不住低低地娇呼。

「啊……」于芷琼发出娇弱的声音,眩晕快乐得几乎忘记了一切,忍不住伸
出雪白的藕臂抱住这小小男孩的脖颈,将俏脸贴在他的颈间,感觉到他的那根粗
大肉棒正深深插在自己纯洁的身体里面,磨擦着未经人事的花径内壁,带来饱涨
的快感,让她兴奋得快要飞起来一样。

「这种感觉……好奇怪,快要受不住了……」她颤抖地想道,更强的快感从
蜜道中涌起,伊山近的大力抽插磨擦着敏感至极的处女蜜道,再加上元阴内力都
从花径肉壁上流过,快感迅速涌起,溢满了清丽侠女的心灵。

她美丽的面庞已经泛起红霞,艳若桃李,十分好看。

伊山近侧头看着伏在自己颈间的美丽大姊姊,会心地一笑,双手抓紧玉臀,
胯部猛烈向前撞击,肉棒重重插到她体内最深处,龟头撞得子宫一阵剧颤,让清
丽侠女发出一阵含混不清的娇吟声。

惨烈厮杀的战场之上,一名小小男孩站在血海之中,抱紧一个比他还要高的
清丽侠女大力抽插,旁边还有几位美丽诱人的女侠在推动义妹的娇躯,帮助她与
伊山近交合,噗哧噗哧的水声从嫩穴与肉棒交合处响了起来。

那是纯洁侠女已经兴奋地流出了淫水,再加上处女落红,让紧窄蜜道中又湿
又滑,磨擦的快感更充满了两个人的心灵。

空气中的仙子影像渐渐后退缩小,变得只有手掌那么大,咬紧樱唇怒视着这
边,悲愤而又鄙夷地看着他。

伊山近兴奋地放出灵力,在肉棒上迅速流动,磨擦挑逗着清丽侠女的花径内
壁。肉壁剧烈地颤抖起来,分泌出更多的汁液,紧紧包裹着粗大肉棒,痉挛紧缩,
拚命地压搾着它,像是要把它彻底搾干一般。

清丽侠女的娇吟声越来越响,最终爽得无法控制自己,晕眩地仰起头,兴奋
地仰天娇呼,声音淫浪快乐,已陷入淫欲中无法自拔。

这淫声被凝聚成束,放大几倍传到张亦菲耳边。以一己之力抵抗敌军冲击的
猛将侠女开始大口大口的喷血,被气得血脉逆流,美丽的眼中也渐渐渗出血泪。

山顶上,侠女盟的最高首领威严美丽的陈秋雁已经开始以头撞地,将山石撞
得砰砰有声。

看着自己贞洁纯净的义妹接连被那小男孩的大肉棒好得高潮,让她痛苦不堪,
悲愤至极,一想到那么干净的妹妹们身上都要带上精液的恶心味道,更是让她难
受得想要死掉。

她旁边的劲装少女们身无灵力,不能透过迷雾看到那令人震撼的春宫美景,
都惊骇地扑上来抱住她,却被她一把推开,仍是抱住山石碰头出血,以此来发泄
心中狂怒欲死的情感。

『要不是师父的禁令……』她美丽眼中流着血泪,愤怒地想着,凌厉目光透
过泪幕遥视那身具仙力的小小男孩,灼热得几乎把他融化。

梁雨虹已经被媚灵从美人图中放了出来,站在战场迷雾之中,望着山顶的陈
秋雁拍手欢笑。

她们母女会被陈秋雁用皮鞭打得皮开肉绽,痛得死去活来,现在梁雨虹终于
能够报仇雪恨,看到她如此痛苦模样,深感心中大慰,快活地连蹦带跳,像一个
收到心爱玩具的小女孩一样。

朱月溪站在她的身边抿嘴微笑,虽然没有像女儿一样表现出来,心中的快乐
喜悦却也比她少不了多少。

伊山近的粗大肉棒在清丽侠女嫩穴中大力抽插,不知抽插了几百几千下,将
处女蜜道肉壁都磨擦得红肿起来,渐渐地向着兴奋的顶点攀升。

清丽侠女的元阴汩汩流入肉棒,已经快要吸尽。那元阴极为充沛纯洁,清凉
得像小溪流水一般,让伊山近心中大爽,肉棒在美丽侠女的花径深处微微跳动着,
并低下头大力吸吮她娇嫩挺拔的柔滑玉乳,胯部抽插得更是快速。

于芷琼已经爽得不知所以,销魂颤抖地仰天娇呼,声音淫浪兴奋,在大肉棒
的狂烈抽插下,蜜道肉壁中传来的快感逐渐达到顶峰,让她攀上了人生中印象最
深刻的激烈高潮,兴奋地颤声嘶叫,流泪抱紧这可爱的小男孩,修长美腿盘住他
的腰,雪臀拚命地向着他的胯部抵去,流血的蜜道将粗长肉棒整根吞没。

娇嫩子宫紧紧地顶在龟头上面,紧窄湿润的少女花径大力痉挛收缩,强烈的
快感涌来,伊山近也忍受不住美盐少女玉体内部的吸吮之力,肉棒奋力吸尽她最
后一滴处子元阴,开始猛烈跳动起来,将大股滚烫的精液,疯狂喷射进玉体深处。

「噗噗噗!」一阵乱财,强烈的快感刺激让清丽少女也为之疯狂,拚命地仰
天娇喊,雪白窈窕的裸体狂乱扭动着,淫荡得就像一只发情的母兽。

「噗!」张亦菲又喷出一口鲜血,看着那三名结拜姊妹正奋力推着小妹雪臀、
帮助她和小男孩激烈交合,只觉眼前阵阵发黑,拚力刺出一枪,将眼前的官兵逼
退,突然有了穷途末路之感。

但她深知自己不能退却,甚至一步不能离开关口,不则身后那么多部下都将
被敌人擒去,落得与几位义妹一样的悲惨下场。

她极大的美丽眼睛恨恨地瞪着伊山近,虽然很想冲过去一枪将他挑杀,但看
到他身边的奇异阵法就知道那根本不可能通过。陈秋雁给她讲过的一些仙术阵法
知识,她牢牢地记在心里,只看那些官兵在他身边绕行而过,就知道那是传说中
的仙术阵法,并明白自己无法穿透。

二让他到我这里来吧,只要接近了我,我就一枪刺死他,替姊妹们报仇雪恨!
「$

她模模糊糊地想道,虽然眼前发黑,还是凭藉着直觉和灵感,钢矛一招招地
刺出,逼得官兵们无法靠近。

战场中央的伊山近与于芷琼还是紧密拥抱,颤抖着享受高潮的快感。

空中的仙子影像也在剧烈颤抖,绝望地看着伊山近身上光芒大作,并将灵力
传向美人图,最终尖叫一声,啪地化为泡影,消失在空气之中。

伊山近仰天开怀大笑,站在战场上抱紧怀中清丽侠女,肉棒拚命地向嫩穴里
面挤去,大力喷射,直到将最后一滴精液射进纯洁子宫里面,才喘息着瘫软倒下,
感觉这一场做爱实在是畅快,虽然疲惫至极,却也值得。

在他身下,三位女侠已经奉令躺在地上,以柔滑娇嫩的玉体做了他的肉垫,
并含泪舔弄他的下体,将义妹的落红和他的精液一齐吸入樱唇咽下去。

三条湿滑香舌一齐在肉棒上面舔弄,当赵飞凤含吮龟头的时候,何琳与林晴
就伸出了香小舌在肉棒两侧舔来舔去,甚至分了睾丸含到口中,温柔吸吮。

赵飞凤施展出深喉的功夫,将肉棒深深含入樱桃小嘴,龟头一直插到食道里
面。

凭借这一功夫,她终于成功地将肉棒整根吞入温暖湿润的小嘴,并碰触到含
吮睾丸的两位义妹的楼唇,在屈辱痛苦之中,享受到一丝同性相憋的美妙感觉。

于芷琼悲泣地从地上爬起来,强忍着下体的痛楚,伏到伊山近的下身,伸出
湿滑吞舌,颤抖地舔上了他的后庭菊花,并用玉手掰开臀办,将舌尖插入菊道之
中,大力舔弄他的后庭。

四位侠女的慇勤服侍,让伊山近的肉棒迅速变得极硬,深深插入当初几乎逼
死自己的强敌湿润紧窄的嫩喉之中,享受着美丽女侠们香舌樱唇不同的美妙触感。

突然,他的丹田中升起异样的满胀感。他已经吸收了大量的内力和灵力,充
满丹田,几乎要溢出来。

他身上光芒闪现,越来越烈,传入美人图,透过他与明月心之间的联系纽带,
灌人月心之中。

美人图中,明月光华大作,洒满图中空间每一个角落,灿烂耀眼,彷佛在这
一刻化为了光明的太阳一般。

伊山近的丹田也为之大震,明月心将灵力反馋回来,进入他的体内,流入经
脉。

伊山近平静地闭目仰躺,感觉到自己与美人图之间的连结越来越强,甚至能
让灵力来回流动。那美人图紧贴着他,彷佛已经生在了他的身上,就像他身体的
一个部分一样。

明月的光芒彷佛直接照耀着他的心,在他脑海中,清楚地感受到美人图中的
景象,就像亲眼所见一般。

灵力不断地循环往复,在经脉中奔涌流动,通过特殊渠道将内力与灵力灌入
明月,再传输回来,变得更加纯净博大。

突然,他的丹田大震,脸色变红,浑身散发出热气,肉棒也变得更硬更粗,
直插入美人儿帮主的深喉中,哽得她美目翻白,却还是拚命地鼓弄唇舌,努力满
是着当初来出售美玉、几乎被她杀死的小小男孩。

许久之后,伊山近缓缓睁开眼睛,心中喜悦倍增。这一刻,他已经修为大进,
一举跃到烟客真经的第三层,对美人图的掌控将更为得心应手,里面能收纳的美
女人数也增加了许多倍,恰好可以用来装载此战后捉到的俘虏。

由于灵力爆满,海纳功也自然地升到第七层,现在他已经是聚灵期第七层的
修士,再加上对法宝的掌控力量,对上任何聚灵期的修士都有一战之力。

在强烈的喜悦之中,他感觉到赵飞凤的柔滑香舌正在大力顶弄自己的肉棒根
部,喉问更是紧紧地箍住肉棒前端,睾丸在两位美丽女侠口中被温柔吮吸舔弄,
而后庭中更是深深地插着一条温软湿滑的了香小舌,由刚破处的清丽侠女流着晶
莹泪珠拼尽力气将吾头塞到菊道最深处。

满怀的兴奋让他不想克制,在下体各处传来的强烈刺激下放松精关,肉棒猛
烈跳动着将灼热精液喷射进赵飞凤的销魂小嘴里面,直接灌入食道之中。

赵飞凤正苦中作乐,享受着嘴唇碰触义妹樱唇的美妙滋味,突然挨了这一击,
被呛得咳嗽起来,琼鼻中挂出两道精液鼻涕,一直流到樱唇上面。

她痛苦地吐出肉棒,却看到沾满口水和落红的大肉棒还在她眼前跳动喷射,
将滚烫精液射满她的脸,甚至让她的美目中也沾上了精液,无法睁开。

三名正在含吮睾丸、舔弄后庭的美丽侠女也被他用颤抖的手揪了起来,按在
下体,大肉棒射出漫天精雨,喷得她们玉貌花容上布满精液。

最后,微软的肉棒塞进林晴的纯洁樱唇里面,颤抖地射出最后一波精液,被
满脸坚强倔强表情的美丽侠女含泪咽下,然后怒视着喂她吃了精液的人。

伊山近闭目爽叹,休息了好久,才站起身来,向着山上仰头大笑,意气风发
之至。

在他身后,四位美丽侠女跌坐于地,绝色动人的玉颜上洒满精液,缓缓地顺
着玉颊流了下去,看上去淫靡至极。

这已经是侠女盟七女侠中的一大半了。除了她们的六妹出山游玩未回之外,
六位女侠聚集于这座侠女峰上,泪眼相对,默默无语。

攻山的官军已经在那座最险要的关隘前被阻挡了许久,陈尸递地。而张亦菲
铠甲上沾满鲜血,犹自舞动钢矛狂战不休,只是出招速度比之前要慢了许久,显
然已经疲惫不堪了。

她优美诱人的红唇边挂着一道道的血丝,而她胸前的血迹大都是她自己在悲
愤中吐出来的。

伊山近遥望着那醉人红唇,下体肉棒渐渐翘了起来,心中只想着一句话:
「要是能插进去享受一下女将的滋味,那该多好?『

在能力增强之后,他的情欲似乎突然变得更强,简直有难以控制的趋势。

官军们已经伤亡很多了,山下的官兵看着悍猛绝伦的女侠猛将,都现出敬畏
之色。再这样下去,于军心不利。

伊山近突然抬起腿来,大步飞奔,向着前方的关隘冲去。

重重迷雾掩盖住了他的身体,交战双方只能看到柴枝燃起的浓烟在向上蔓延,
只有陈秋雁与张亦菲能够看到一个男孩赤裸着健美的身躯,在烟雾中大步地奔跑。

在他的身边自动生出排斤之力,将前方的官兵推开。那些官军在迷雾中看不
清道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跌倒在地,又乱叫着爬起来,在军令的逼迫
下继续向上方的女煞星攻去。

转眼之间,伊山近已经来到张亦菲面前,毫不在意地裸露着健美身体,向着
美丽的女巨人微微一笑。

虽然他比她几乎矮上两个头,再加上山上山下的距离,让他看起来就像稚嫩
小孩,他却并不在乎,笑容灿烂迷人,彷佛在向外散发着耀眼的阳光。

身材高大的美丽侠女怒吼一声,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雪白健美的玉手
握紧丈八钢矛,如狂龙般疾刺而出,矛尖鲜血淋漓,直指他的心窝,要以精妙枪
法,一枪将他的心挖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

钢矛来势凌厉,虎虎生风,带着一往无前的刚烈气势,凶猛至极,足以将人
的胆活活骇裂。

但那只是相对于凡人而书。周围的官兵都在大声惊呼,恐惧地退到滚滚浓烟
之中,伊山近却微笑着挺胸上前,以赤裸胸膛迎接狂龙般暴烈刺来的矛尖。

「轰!」巨响声中,一道光华从伊山近身上闪过,化为透明光茧,将他笼罩
在中间。

伊山近的手按在自己心口,上面寒光闪烁,已经布满了灵力。用防护罩来硬
接这沉重兵器,他最终还是留了退路,以手拦在矛尖刺入的方向上。

但他的手根本没有碰到矛尖,防护罩就已经将钢矛挡开,看起来薄如蝉翼的
透明罩子却坚韧至极,如此猛烈的一击毫无功效。

在修为增进之后,伊山近控制美人图的能力大为增强,可以如此轻易地召唤
出防护罩,抵抗凡兵袭击,如果上面没有灌注灵力,不论内力多强也难以伤害到
他。

张亦菲已经被震得退了一步,酥胸中气血翻涌,硕大的巨乳也在铠甲中微微
跳跃弹动。

她美丽的脸上露出震骇愤怒之色,仙家的力量她听陈秋雁说过,今天面对面
地作战,才知道那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撼动的。

可是她却不肯服输,挺矛再刺,锐利矛尖重击在防护罩上,最多只能将透明
罩子刺得向里凹进一点,强大的弹力反击过来,撞得她向后例退,透明罩凹进去
的部分又弹了回来,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旁边参与围攻的官军只看到她面前有大团烟雾,敌将以矛刺人烟雾却被弹回,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也无暇多想,拚命挥刀枪攻向她的身体,却因防护罩
的推力,无法靠近伊山近身边。

张亦菲虽然深恨眼前裸体男孩,却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刀枪斩到自己身上,
直觉地挺矛击去,将刀枪震开,乱矛刺去,把众官兵击退到一旁。

伊山近微笑着站在她的面前,缓缓伸出手去摸她的巨乳,柔声说道:「你放
心,我是不会杀你的!」

他的声音魅惑而富有磁性,让张亦菲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不会杀自己,但却
会将自己按在胯下,像蹂躏自己的结拜姊妹那样凌辱自己!

这简直比死还难以忍受,张亦菲怒吼一声,钢矛狂刺而出,直指他下体挺翘
的肉棒,不论是巨棒还是卵蛋,她都想一矛挑下,放在脚下踩得粉碎!

那巨棒会在她结义姊妹的体内喷射出肮脏的液体;而卯蛋刚才还被她两位义
妹含吮过,现在在近距离看到这两样东西上面沾染的晶莹口水,让她气得简直要
发疯。

但这一矛却刺了一个空,伊山近身形疾转,施展出他从胯下性奴那里学来的
绝顶轻功,从她的矛下躲开,如闪电般穿人防御圈,伸手虚按她的酥胸,脸上现
出了神秘的微笑:「我不杀你,但别的官军可是不会手软。」旦你死了,你后面
的那些漂亮女孩……「$

张亦菲心头大震,想起自己会经起誓要守护此山此峰以及自己的众多部下,
若是此关隘守不住,后面那些少女岂不危险?

她微一犹豫,伊山近身后的官军已经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

他们看不清雾中情形,只看到滚滚浓烟笼罩佳了敌方女将大半个身体,露出
了她的头脸和一点肩部,表情很是古怪,隐约有犹豫之色。

这些官军都是由血腥厮杀过来的,见到可乘之机那肯放过,战前军中会发布
过重金悬赏,逮住一个侠女赏银千两,这些钱已经是够他们一家富足一生了!

至于别的少女,逮到也有赏银,只是比起这些有各号的侠女来就差得太多了。

让他们愤愤不平的是,七侠女竟然只有两个在山上,却有上万人来争,侩多
粥少,谁能逮到就可以大发横财!

重赏下的勇夫向着当关一妇狂扑而至,刀枪并举,向着她头脸身躯拚命招呼,
只要不死,只剩一口气的残废侠女也能获得赏钱!

张亦菲自然不知道伊山近打算把她收入美人图中治伤,见刀枪凌厉袭来,猛
将的习惯发作,立即举矛挑飞他们的刀枪,顺势反击,伤了两人,逼退其他官兵。

伊山近站在她的面前,丝毫不带杀气,反而触动不了她血海中厮杀锻炼出来
的战斗本能,与她贴胸而立,看着她高耸的酥胸,呼吸都不禁变得急促。

他的手虚按在她的酥胸前,轻轻抚摸着锁甲高高隆起的部位,温柔得就像情
人的手。

张亦菲心中大震,回手以矛柄重重戮向他的后心,却被防护罩挡开,那些官
兵又阴魂不散地趁机攻来,逼得她不得不举矛相迎,无暇分神去杀伊山近,何况
这小男孩也不是那么好杀的。

温柔的手在她酥胸前轻柔抚摸着,让她心中震悚作思,突然那手按在铠甲隆
起处微微用力,只听「喀」的一声轻响,胸前战甲片片碎裂,露出了里面的丝绸
衣衫。

即使是猛将之才的著名侠女也有爱美之心。穿在重甲里面的却是漂亮的衣衫,
在风中飘摇不定。

「我不会杀你的,先想着怎么挡住那些官兵,保住你后面的人吧!」伊山近
脸上带着兴奋欣喜的微笑,喃喃轻语着,手掌坚定地向着漂亮绸衫下的高耸巨乳
伸去。

在这一刻,张亦菲的心脏狂烈地跳动起来,她已经感觉到那只男孩的小手,
已经温柔地握住了她巨大的乳房,用力地捏在手中!
路过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