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九集第一章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第一章
第一公主

同人木,出身于凌乱野的强大妖物,因为木质外形与人相似而得名。惯会施展邪法,性淫恶,却天生无性能力,因此心理变态,最喜欢将逮到的猎物淫虐至死。

深夜中的树林外,到处有邪异符文闪烁光芒,在地面上滑动,朝着被困在中央的四人聚集,渐渐向他们身体接近。

天空中,四道闪电疾射而至,化为四色彩虹,向着阵心中的四人狂卷而来。

这电光速度快极,简直让人无从抵挡,而且那法宝上所挟的强大法力也不是刚进入中阶不久的伊山近可以抵御的。

伊山近大惊失色,眼看着那散发邪异光芒的法宝就要撞到身上,突然眼前多出一人举起纤手,掌心放出灿烂光芒,将射来的法宝挡在前方。

那人面容清冷,气质孤傲,容貌却是稚嫩萝莉的模样,正是刚才还和伊山近卿卿我我的当午。

此时,她眼神冷漠,似是毫无感情,却抢先挡在伊山近面前为他抵御妖物法宝侵害。

天空中射来的法宝被她掌心射出的光芒挡在身前五步远,无法穿透光芒攻击伊山近,在夜色中悬停于空中,灿然生辉,却是一件奇形内裤的模样。

另一道法宝本来是射向当午的,随着她身体的快速移动变换位置,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又向她射来,却被她掌心光芒一同挡住,无法前进。

旁边的太子却闷哼一声,湘云公主也惊呼一声摔倒在地,下身处都被妖物的邪异法宝紧紧缠绕,光芒四射。

伊山近大为焦急,纵身向前跃去,随手挥出画轴,向悬停在空中的法宝狠砸下去!

美人图一直附在他身上,虽然在凌乱野无法使用,却仍能保持隐形,此时被他挥出,重击在妖物的奇形法宝上面,发出轰然巨响,爆发出万道光芒,耀得人睁不开眼。

在远处,那身高如巨山般的魁梧妖物身形突然摇动起来,巨眼中射出不敢置信的恐惧光芒。

在绚丽光芒之中,那件法宝被美人图重击得摇晃起来,伊山近抓紧画轴,又是一击重砸而下,在上面灌是灵力,已是使出了所有力量。

轰的一声,邪异法宝被砸落在地,失去了光芒。

伊山近一击而中,精神大振。

这一方法是媚灵告诉他的,因为他对本图的操控能力增加,可以持图为武器,以收对方法宝。

虽然学会了,却一直没有机会对敌使用,而且外界仇敌众多,一旦被人发现自己拥有此宝,只怕会有大祸。此地却不同,除了自己四人,不怕别人知道这件事。而太子就算看到丁,以他的修为,也未必明白自己拿的是什么法宝,而修仙界的规矩又是不能随便乱问别派秘密的。

这一招初次用出来果然有效,让他心中大喜,一鼓作气冲上去,挥动画轴重击在另一邪异法宝上面。

又是一声轰鸣巨响,邪异法宝应手而落,而远处巨大妖物也忍不住闷声嘶嚎,口中喷出大口汁液,彷佛是在喷血一般。

凡是操纵法宝,必与心神相通。而这妖物与法宝更是心心相连,一旦法宝被破,对它的伤害极为巨大。

当午神情冷酷,抬起美目冷冷看了它一眼,玉指轻弹,一道火焰向前飞射而去。

刚射出时,火焰速度极快,随后就渐渐变慢,却一直保持在空中不堕,朝向妖物飞射。

妖物露出恐惧神情,摇晃着想要躲开,却因刚才法宝被破受了伤害,身体又太过庞大,只来得及移开一半,最终还是被速度较慢的冥焰射到助下,熊熊燃烧起来。

「炼狱冥焰!」巨大妖物嘶声惨叫,声震云霄。

它摇摇晃晃地扭头逃走,一边还喷出乌黑妖气笼罩在冥焰周围,却只能让它微微减弱,无法扑灭。

天空中振翅狂叫的翼猿们都露出恐惧之色,嘶声大叫道:「同人木大哥,等等我!」跟着疾飞逃去。

伊山近这才松了一口气,回身去抱起湘云公主,急声问:石i么样,有没有事?」$

他同时抬头看着有些陌生的当午,却见她微闭美目,娇躯一晃,向地上瘫倒。

伊山近慌忙抱着湘云公主冲上去,一手揽住当午,将她搂在怀里,看她已经晕了过去。

湘云公主睁开眼睛醒来,满脸娇媚迷离之色,温柔娇躯紧贴在伊山近身上,颤抖地抱紧他,娇声道:「好哥哥,人家好热哦……」

她伸手就去脱自己的衣裙,伊山近心虚地看了旁边太子一眼,见他正无力地倒在地上,却仍怒视这边,只好难过地按住她的手,虚劝道:「不要这样,咱是很清纯的人,何况还当着你哥哥的面……」

湘云公主娇喘着强行挣脱他软弱无力的手,焦急得泪光盈盈,不再脱上身衣服,直接就去脱裤子。

伊山近咽了一口口水,轻轻地惊叫道:「呀,你怎么可以……别那么急,脱慢一点……」

纤柔可爱的小手按在下体,解开腰带,却怎么也脱不下丝绸长裤来。

妖物放出的法宝一分为四,其中一件正紧紧缠在她身上,虽然消失了光芒,却仍柔滑如丝,坚韧至极,怎么也脱不下来,就像长在长裤上的一样。

因为脱不下宫裙中的长裤,湘云公主急得哭了起来,扑到伊山近身上,温软娇躯用力在他身上揉搓,富有弹性的娇小玉乳狠命摩擦他的身体,以发泄自己难耐的欲火。

「怎么会这样?」伊山近惋惜地说,回头看看落在地上的两件法宝,也已黯淡无比。

太子松了一口气,涌到喉间的一口鲜血又落回去。突然他又紧张起来,低头看身上的内裤,伸手用力扯动,却发现它柔滑坚韧,根本就扯不下来,也无法撕破。

伊山近打量着他,心里嘀咕:「这回可是内裤外穿了,湘云公主还好一些,能用裙子遮住这条奇怪内裤,你穿在外面又怎么见人?』

谁知太子另有高招,站起来把绣着黄龙的披风往身上一里,那条内裤被披风挡住,再也看不见了。

他喘息着,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抓住还在颤抖抱紧伊山近娇喘摩擦的湘云公主,强行按住她的纤手,含泪叫道:「妹妹,你忍耐一些!」

伊山近被他含愤推开,也不想和他争执,只好惋惜地走到一边,抱着当午低头轻吻她的柔滑玉颊,感谢她又救了自己一次。

湘云公主泪光盈盈地娇吟着,伤心地看着他离开,挣扎几下无法挣脱,只好回身抱住太子,颤声道:「哥哥,我熬不住了,快、快给我吧!」

太子咬牙不肯给她,兄妹俩在那里拉拉扯扯,让伊山近看得很是不满,想想湘云公主身上穿着守贞法宝,想必是不可能再被太子趁机揩油舔穴,于是抱着当午,走到一边去睡自己的大头觉。

至于地上那两件法宝,伊山近也没浪费,贴上两道法符镇压住它们,收入囊中。

现在他很是困倦,本想搂着当午好好睡上一觉,可是那边的湘云公主还在娇喊呻吟,淫媚至极,弄得伊山近心火上升,无奈之下布下摄声术,让自己听不到他们所在那个方向的声音,这才能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大亮,直到他被一阵喧哗声吵醒。

睁开眼睛,他发现当午已经不在怀里,抬头看去,却见在不远处一棵歪脖树下,当午正拉着湘云公主苦苦劝说着,不让她去上吊。

美丽可爱的湘云公主此时已经哭得像泪人儿一般,抛着衣带挂到树上,结成绳环,踩上石头就要将雪颈伸到绳套里面去。

当午惊呼道:「不要,那样会死的!你死了,你家里的亲人都会伤心的!」

湘云公主抓住绳环放声痛哭,颤声悲吟道:「让我死吧,我没有脸再活了!」

伊山近看得奇怪,站起来走过去问:「公主殿下,出什么事了?要是有谁得罪了你,告诉我们就行,犯不着上吊啊!」

湘云公主透过泪光看到他的脸,以及晨勃竖起、顶得裤子撑起帐篷的肉棒,羞得放声大哭,扭头不去理他。

当午苦着脸解释道:「她说昨天吃了你的……现在没脸活了,我们怎么半啊?」

「什么嘛!」伊山近很不爽地说:「不就吃了我点东西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犯得着自杀吗?实在不行,以后再请我一顿就是了。为吃人一顿就上吊,你也太客气了吧!」

话刚说完,就看到太子站在一边对他怒目相向,一副就要暴怒的模样,于是立即闭上了嘴,不再刺激这家伙。

太子很想扑上去解救妹妹,可是又不敢靠近,只能焦急大叫道:「妹妹,那又不是你的错,都是淫毒害的啊!都怪为兄,以为你体内淫毒已清,没有请仙师替你诊治,才有今天的事!」

树下的湘云公主哭得如梨花带雨一般,泪眼望着一母同胞的兄长,颤声悲泣:「哥哥!这些天我一直不理你,把所有错都推到你身上,是小妹的错!」

太子一震,身体僵住,听着湘云公主悲伤哭泣着讲下去:「其实我也知道上次来这里时发生的事,你是为了救我,怪不得你。可是我就是接受不了自己身体不干净的事实,把所有错都推给你们,骂你们是淫魔,自欺欺人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小妹对不起你们啊!」

她泪光盈盈地望着伊山近,俏脸上现出复杂神情,抽泣道:「我这淫毒是治不好了,白天还能清醒,晚上就又会犯,昨天夜里熬了整整一夜,实在太痛苦,再也受不了了!」

伊山近的目光落在她的下体处,随着她的挣扎晃动,看到华贵罗裙里面,丝绸长裤被撕破了几处,露出了雪玉般的修长美腿,可是那条奇异内裤还是紧紧套在娇小香臀上,根本没有一点能脱下来的样子。

说来也奇怪,经过这一夜,内裤变得雪白柔滑,光泽好似象牙一般,看上去洁白可爱。

伊山近目光转向太子,从未拉紧的龙袍中窥得内裤一角,果然也是象牙色的漂亮内裤,看得他都羡慕起来。

太子羞愤地拉好龙袍,却见伊山近拿出包裹,翻出两条内裤,却也都变成了象牙色,就像吸了人气就会变色一样。

伊山近望着漂亮的极品内裤犹豫了好半天,最终还是惋惜地把它收起来,不敢冒着危险穿上这条漂亮内衣。

『是有魅惑力量的法宝吗?还好咱是修仙的,定力超强,不然被它一吸引,说不定迷迷糊糊地就穿上了。』

那边的当午拉着湘云公主好说歹说,终于劝得她从石头上下来,掩面羞惭哭泣,却不再闹着要上吊了。

太子快步走过去,从树枝上解下妹妹的衣带,揣到怀中,生怕她再拿去上吊。

没有了腰带,她的裤子倒也不会掉下来。那件象牙内裤还牢牢套在她的下身,将长裤箍住,怎么都不可能被人将裤子拽掉。果然是仙家法宝,妙用无穷。

过了一会儿,四人上路,湘云公主走在队伍的后面,低头咬紧樱唇,心情总是郁郁。

前方道路出奇的平静,翼猿之类的妖物一直不见踪影,四人走了许久,有两人的脸色越来越差,却是那对皇室兄妹因为长期食物不是,渐渐没有力气走路。

伊山近有点心虚地偷看湘云公主,琢磨:「她该不会又揪住我要求吃东西吧?」

虽然给她吃点东西不是不可以,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约人,可是总觉得怪怪的,而且为了避免太子吃不上而嫉妒,他还是离湘云公主越来越远,以免多生事端。

前方是一段较险峻的山路,左边是高高的山崖,右边是深深的悬崖,幸好当中这段路还算宽阔,几个人并排走也没事。

伊山近正精神抖擞地走在宽阔大道上,突然听到一声惊呼,立即转过头,惊讶地看到湘云公主站在悬崖边,纵身一跃,向着悬崖下面落去。

她的美丽衣裙在风中飒飒飘扬,优雅动人而又凄美壮烈。

太子已经疾速扑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罗裙,失声尖叫道:「妹妹!」

伊山近想也不想,立即纵身跃过去揪住太子的右脚,另一手抓住悬崖边上生长的怪树,喝道:「别乱动!」

太子奋力抓紧妹妹的玉是,一点点地想要拉她上来,湘云公主却挣扎着放声悲泣,颤声哭叫道:「不要管我,让我死吧!每天夜里要做这种羞人的事,还不如死了好!」

伊山近身体上下晃动,一脚蹬在悬崖边的石头上,努力保持身体平衡,手中抓紧太子右脚,只觉触手滑腻如丝,随意一瞥,只见他是踝纤纤一握,肌肤洁白胜雪,不由得纳闷:『他是怎么保养的,连脚上的皮肤都比女孩还要好?』

湘云公主吊在空中还在拚命挣扎,哭得满脸是泪,口口声声要去死,以免贻羞家门,看上去似乎是伤心羞耻过度,神智已经昏乱。

太子本来就受了伤,又好久没吃东西,只在路上喝了些泉水,浑身虚弱无力;现在奋力抓住妹妹双脚,活动过于剧烈,弄得直出虚汗,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抓紧她的玉是,脸上汗水滑过面颊,滴滴洒落到湘云公主的罗裙和丝制长裤上,美腿中间也落了几滴,都被外穿的象牙内裤接住。

「这样下去不行,得快点解决!」伊山近心念一动,立即奋力挥起右臂,将两个人都抡了起来,远远地向着左边的大道上掷去。

他修习仙术,力量越来越大,渐渐超出人体极限。那一对美貌兄妹被巨力抡起,像风筝般撞向高高的山崖,砰的一声撞在上面,跌落在山崖与悬崖间的大道上,摔得七荤八素,也没有精力再喊「我要死」了。

伊山近也翻身跃上大道,刚松了一口气,突然看到大道地面上有符文泛起,闪耀着诡异红光,迅速向着众人身上射去。

太子和湘云公主趴在地上光顾着喘息,毫无防备,被符文激射到身上,迅速涌人体内。伊山近看得一怔,地面的符文也趁机扑上身来,他虽然立即跃起躲开,还是有些红色符文潜入体内。

而当午在旁边看着湘云公主跳崖,一直都骇得无法动弹,那符文却似是害怕她一般,只是围着她打转,不敢接近她的身体。

伊山近身在半空,灵力从体内泛出,在身体周围形成护罩,落到地上,地面那些符文都被护罩挡开,不能靠近。

在远处,突然传来振翅拍击之声。大批翼猿展翅飞来,指着他们吱吱喳喳大笑大叫,幸灾乐祸地叫道:「饶你好似鬼,喝了猿爷洗脚水!」

伊山近快步冲向湘云公主,突然脚步虚浮,喘息急促,只觉欲念狂涌而来,几乎无法控制。

他站住脚步,略一定神,却看到湘云公主已经颤抖地爬了起来,抬起美目,幽幽地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妩媚至极,千娇百媚的美丽公主抛来的媚眼让伊山近骨头都酥了,一时不知所措,呆立当场。

趁这机会,湘云公主就如水蛇般缠了上来,娇媚搂住他的胴体,将樱唇凑到他的耳边,柔声道:「小真真,刚才看我掉下去,担不担心啊?」

这媚声传入伊山近耳中,让他欲火轰然点燃,立即面红耳赤,一把搂住湘云公主,伸手就摸上了她的酥胸,隔衣大力捏揉玉乳,只觉充满弹性的少女椒乳中心处,娇小乳头已经兴奋得硬了。

湘云公主吃吃地媚笑,玉体如蛇般扭动起来,激烈颤抖着搂住伊山近,颤声叫道:「好哥哥,亲哥哥,用力些,再快些,人家快忍不住了!」

「住——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挺身而出力挽狂澜的自然还是太子殿下。他站在十步之外,颤抖地伸出手,怒目望着这边,明亮的大眼睛里面充满了赤裸裸的色欲。

「嗯?」伊山近被他这一眼吓出一身冷汗,慌忙将湘云公主挡在身后,毅然想道:『他要是真的想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手,我绝不能答应!』

太子却立即跌坐在地,凝神聚集灵力,压制体内狂涌的情欲,嘶声道:「这邪阵有古怪,像是淫邪法阵!」

伊山近恍然醒悟,也以无上定力压制欲火,还不忘了扭头问湘云公主:「想不想自杀了?」

湘云公主慵懒摇头,搂住他乱亲乱摸,温软娇躯腻在他的身上颤抖摩擦,柔滑小手摸到他胯间,就要伸进裤子,重新做一回捏肉棒的勾当。

伊山近这回可不答应了,看着太子虽然在凝聚灵力压制邪阵法力,可是眼睛鼓出的模样像是要喷血,立即一个箭步跳开,沉声道:「公主殿下,请自重!」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湘云公主恨得牙痒痒的,正要追上去乱摸,当午却在他的示意下跑过来,用力抱住她,不让她去占自己心上人的便宜。

说起来她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只是伊山近既然示意,她就只能坚定地照做。

太子长吁一口气,终于可以定下心来施展法术驱除淫咒,闭目不再说话。

伊山近却没他那么麻烦,虽然也被淫咒侵入身体弄得欲火如焚,可是他因为修炼双修功法的缘故,平时也有欲火在心里焚烧,常要用无上定力压制,现在多加这一些也算不了什么。

那边的翼猿又在吱呀大叫,嘲笑他们想干又没得干,早晚会欲火焚心而死。

一个翼猿双手叉腰,挺胯大笑,尖叫问道:「小子,这法阵怎么样啊?这可是我们一族最精妙的本领,别的种族根本就不会用,现在尝到厉害了吧!」

「这法阵是你们布的?」伊山近扭头看看湘云公主,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幸亏你们这法阵了,她现在整天都沉浸在淫欲之中,不会有清醒以后寻死觅活的行动。我那个师姊的半吊子法术没能给她解毒,反而惹了更大的麻烦,幸好有你们仗义援手,这可帮了我大忙了!」

他诚挚地向翼猿们道谢,弄得那群怪物大眼瞪小眼,颇为无趣地转身飞走,一边走一边嘀咕:「这小子脑袋有毛病,肯定是被门夹了。等晚上再让他好看!」

太子坐在那里不言不动,许久之后散去灵力站起身来,脸色阴晴不定。虽然暂时镇压住心中如焚欲火,却无法驱除邪阵淫咒,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作。

最糟糕的是,地面上的鲜红符文没有尽数隐去,随着他们继续前行,居然还跟随着他们,隐然将他们包围起来,看起来就像一个中型法阵跟随着他们移动一样。

有的时候伊山近故意和大部队分开,就有一个单独的法阵跟随他离去,而当他又走到当午身边时,他身边那法阵又汇入到原来的大法阵里,包围住他们所有人。

四人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向前走。为了防止湘云公主再自动贴上伊山近,做出有辱门风的事,由太子做主,将她的小手用衣带反绑在身后,由他亲自拉着她走。

湘云公主噘着小嘴,娇媚目光一直盯着伊山近的下身,一路唠唠叨叨,娇声浪语,都是在要求伊山近拿些东西给她吃。

至于伊山近身上有什么吃的东西,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伊山近仔细考虑了一下,他们这一路所携带的粮食好像也只有这个,看她饿得可怜,虽然很怜悯她,想要善加施舍,可是她哥哥总是用杀人的目光瞪回来,弄得他无可奈何,只能藏好粮袋,心里默念:「公主殿下啊,不是我不想让你填饱肚子,实在是你哥哥的眼神太可怕了啊!』

湘云公主也看了出来,噘着嘴道:「小真子你真是的,有好东西不给我吃,是不是因为我哥哥在旁边?」

伊山近不敢说话,暗道:『你知道就好。他守在旁边我没法施舍你,等没人的时候,咱再赏你点吃的!』

湘云公主又将娇媚目光投向太子,娇嗔道:「皇兄你好讨厌,自己想吃又不好意思吃,还不让我吃,是不是因为你没有所以嫉妒啊?」

太子脸色大变,俊俏美丽的面庞忽红忽白,失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湘云公主理直气壮地道:「我当然知道!你也穿上了那种怪裤子,又脱不下来,想像小文子一样拿那好吃的出来,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太子松了一口气,沉下脸来教训道:「湘云,你是公主之尊,不可以说这种话!」

湘云公主娇媚哼鸣着,摇头不肯听从,太子也无可奈何,只能牵着她手上衣带一直向前走,直走到太阳西沉,天色渐黑,四人才去寻找住处,准备明天天亮继续行程。

※ 
 
※ 
 

太子突然失踪,在皇城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不知多少人都在明察暗访,努力寻找太子,却毫无半点线索。而香雨虽然知道一点,却也找不到太子的下落,而且不能向人说,只好自己心里暗自纳闷。

温皇后已经哭红了眼睛,搂住香雨悲声啜泣,颤声道:「我可怜的女儿啊……」

香雨已经猜到湘云公主多半是跟太子一起失踪,现在连自己的小师妹文清雅也找不到了,惶然无措。可是看着温皇后哭得那么可怜,还是不禁心中凄然,伏在她怀里,美目微红,初次感受到母爱的温暖。

『可惜我没有母亲……』她遗憾地想着,渐渐伤心起来。

和太子见面时,他说的那些奇怪言语和他居然身怀仙术这一事实,让她吃惊不小,虽然想要找他问个清楚,却怎么也找不到他。

一想到他的话,她就不禁心绪纷乱,隐然有极大的恐惧,彷佛自己陷身于阴谋之中,却又不敢找出真相,生怕那真相残酷得让自己无法接受。

她在这里暗怀心事,将她搂在怀中的温皇后也是柔肠百转,暗自饮泣;『可怜我三个女儿,现在一个个都离我而去,只剩下这一个……还好湘云在我身边,不然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命运不幸的温婉女子,在保有最后一丝欣慰的时候,却再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怀中心爱的女儿早已经换人了。

※ 
 
※ 
 

伊山近怀中搂着当午温软的可爱娇躯,沉沉地睡着,丝毫不在意夜间可能有的危险,因为值夜的工作自然有皇家兄妹来做。

他们不做也不行,一到夜里,湘云公主就更加亢奋,挣扎着要扑上来狠吸伊山近体内贮藏的食物。不过有太子强行压制她的动作,伊山近也不用担心睡觉时会被人偷吃了去。

他们宿营的地点是一处山岭,地形崎岖险要,奇峰异石层出不穷。

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湖泊,湖面平滑如镜,映照着天空繁星,颇具诗情画意。

地面上隐约浮现着赤红符文,围绕着他们四人蠢蠢欲动,似有突然扑上来之意。只是畏惧当午身上威势,不敢妄动。

对于这些符文,太子和伊山近想了许多办法都无法驱除,毕竟他们对于妖物独具的布阵本领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也只能不再理睬它们,暗自戒备罢了。

在远方,一个巨大如山的黑影悄悄出现,望着这边,恐怖的大脸上露出狞恶愤恨的神情。

大批翼猿振翅飞在空中围绕在它的身边,团团簇拥着它,远远地望着山岭中露宿的四人,通红双眼中都现出阴森狂热的光芒。

伊山近的怀里,清纯美丽的女孩缓缓睁开眼睛,抬起美眸,看着拥抱着自己的小小男孩,眼中现出复杂的光芒。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他稚嫩俊美的面颊,心里默默地想道:『他真的好小哦,实力也很弱,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么小的男孩呢?h

看着如此可爱的小小男孩,她的眼中现出温柔怜爱的光芒,可是心里却在暗自奇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小的男孩着迷。

可是即使后悔也已经晚了,她现在能感觉到美腿中间夹着一根大肉棒,在沉睡中也勃起着,硬硬地顶在嫩穴上面。

想到它撑开花唇、插在自己纯洁嫩穴中的美妙滋味,美丽女孩不禁羞红了脸。虽然自己实力强大,坐据一方,可是被这么小的男孩用肉棒在玉体内猛烈抽插的美妙滋味,却是她永生都忘不了的。

「失身给他了啊……』她轻轻叹息着,柔柔地想道,神识进入自己体内探查,还能发现仙道和子宫中残存的精液,正缓慢地被身体吸收,成为她仙躯的一部分。

想起被小男孩按在地上狠干的畅美感觉、精液射入自己体内的幸福快感,她的俏脸和玉体迅速发热,美腿也不自禁地隔衣夹紧大肉棒,恨不得能用嫩穴直接吞没肉棒,颇有控制不住情欲的感觉。

她深深喘息着,左右望去,希望能分心打消自己这羞人的感觉。

她的目光看到了身穿龙袍的太子,以及挣扎娇喘的湘云公主,不由得微微一震,想起了上次在凌乱野时不小心看到的一幕。

那时,他们也是宿于现在的地点,她那时从深夜中清醒过来,记忆复苏,想起了从前的很多事情。

但那也只是在深夜中偶尔醒来时会有所记忆,等到早上,记忆就含彻底消失,重新又恢复成那个清纯无知的小小女孩。

那天夜里,她用神识向远处探查,却看到身穿龙袍的俊美少年,趁着所有人熟睡的机会悄悄地爬起来,向不远处的小湖走去。

在湖边,太子卸下龙袍,腿除衣衫,现出了修长健美的身材。

那时,她微有些害羞,毕竟她修行多年,却未曾见过除伊山近以外任何男人的身体。而在见到伊山近裸体的时候,他常常会要她做一些暧昧的勾当,让修为精深的她也羞涩得不敢多想。

可是这位英俊太子的身体总有些奇怪的地方,身体曲线美得邪异,臀部丰隆柔美,胸部也显得很大,虽然用白帛拚命裹紧,还是比一般男子大上一些。

因此,她并没有收回神识,只是好奇羞涩地看下去。

身材修长的美丽少年缓缓解开素白裹胸,一对雪兔从里面弹跳出来,自由快乐地上下跌荡,让他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叹息。

紧接着,他用优雅冷漠的仪态腿下自己的内裤,露出了修长双腿中间柔细的毛发,以及毛发掩映下粉红色的娇嫩蜜穴!

在那时,修为高深的她也不由大为吃惊,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原来,他并不是「他」,而是「她」!

能瞒过天下人,甚至连她的眼睛都瞒过,这并非一般人能够做到,显然是有仙术加持,才能让她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翩翩美少年,而不引起别人怀疑。

但这用送特异的仙术让她看起来十分熟悉,不由得蹙眉沉思,隐约似乎想起了什么,彷佛与自己执掌的仙宗有些联系,可是更多的事情却想不起来了。

那隐身于暗中的仙家修士能够布局天下,直接将手伸到皇室之中,这样的气魄也令人赞叹。当午恍惚记得自己主掌的门派中似乎也有类似的计划,只是她一直不理俗务,具体的情形没有关心过。

月光下,身材修长的美丽少女一步步踏入湖中,撩起清水温柔地洗浴着玉体,将渗出的香汗都清洗干净。

皎洁月光照耀着她的胴体,冰肌玉肤散发出莹润迷人的光泽。配着美丽至极的容颜、高耸的酥胸玉乳、盈盈一握的纤腰,腿去龙袍的太子竟然是绝色美丽的少女,一身的飘缈仙气更是令人敬仰。

仙力在她的身上流淌,多年的修行让她拥有着超越凡俗的仙家气质,修长玉体绝无瑕疵,美丽动人,让见惯了仙家美女的当午也不禁为之动容。

以她看来,眼前这位皇家少女即使在修仙界,也是超一流的美丽仙子,这与修为无关。

这少女心如冰雪,晶莹剔透,修行资质也是极好,能在十七岁时就成为中阶修士,天才横溢足以令无数修士嫉妒。

假以时日,她定能成为修仙界赫赫有名的美丽仙子,受无数后辈修士敬仰。当午默默思量着,看着她脸上的忧伤,不由得生出怜惜之意。

本朝真正的第一公主仰起雪颈,轻抚长期被束缚的挺拔玉乳,仰望明月幽幽叹息,神情哀婉动人。

『真是我见犹怜啊……』当午默默观察着她,欣赏她身上飘渺的仙家气质,与雍容华贵的皇家气质融合在一起,如水乳交融一般,无法分离。

她纤巧修长的玉手看上去晶莹美丽,却彷佛拥有着无穷的力量,在那双手中,会掌过无数人的生死大权,在皇帝出外、太子监国之时,那如玉手掌微微一挥,就能让无数官吏魂飞胆裂,俯伏于地不敢抬头。

毕竟是皇家第一公主,并顶着太子的名头执掌大权,美丽少女在哀婉之间,人主之威依然萦绕在身上,那淡淡的威严更增添了她的魅力,令人望而心折。

她轻抚着嫩穴,用湖水将它洗得洁净,葱指陷于花唇中时,柔滑指尖摩擦着嫩肉,高傲美丽的皇家仙子仰起雪颈,轻轻地低吟着,玉面潮红,享受着难得的放松一刻。

回忆着那难得一见的绝美场面,当午不由得轻轻地微笑起来,将心神从记忆中收回,看着伊山近的目光不觉有些怅惘。

她知道他修的是双修功诀,这一修行方法会影响心智,让人越来越好色。若是太子的真实身份被他看穿,难道太子还能留着自己的处女贞洁回到京城吗?

当午凑上樱唇轻吻着小情郎的脸,幽幽叹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陷入沉睡之中。
等到清晨她醒来后,又将会忘记所有的一切,就像从来没有想起过一样。
回覆
b9022011
的文章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