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鞭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是啊。老板,给我一支皮鞭和一打安全蜡烛,还有八爪机关椅的保养润滑油也来一小瓶。」少年苦笑着“点餐”。
 
 
「马上好……哎呀,糟糕,皮鞭卖完了。」老板弯下腰,语气有些伤脑筋。等他再度站起来时,除了一捆蜡烛和一小瓶润滑油以外,手上还拿着一只老旧的皮鞭。
 
 
「小陈,要不你看这个怎麽样?我上个礼拜跟一个女人用自慰棒组合换来的旧皮鞭,本来是想用辣椒水泡过之后大特卖的,算你半价吧。」老板不好意思的说.「可以。」少年爽快的掏出钱包。反正老姊也不知道,多出来的钱正好自己吞了。
 
 
啊,顺便。
 
 
「老板,我上次跟你订的那个……」
 
 
「喔,已经到了,算起来价钱也差不多是这皮鞭的半价,你多补十块钱我就给你吧。」
 
 
「成交。」少年喜上眉梢,毫不犹豫的把钱付了。
 
 
少年名叫陈平,和汉高祖时的大功臣同名,不过本人倒是没有什麽特才。
 
 
要说陈平最特别的一点,就是和他姐姐陈娇一样,都有着特别的性癖好。
 
 
陈平喜欢tg、cd之类的玩意,床底下藏了不少假胸部、假阴道、女装什麽的,而且都是以陈娇的尺寸订做的。至于陈娇,则是个sm爱好者,还是个蕾丝边,俗称拉拉,也就是女同性恋,却偏偏每次都要陈平帮忙买sm的专用情趣用品,理由是女生逛这种店怪怪的。
 
 
不肯是吧?你床下那些衣服好像还挺漂亮的,我拿去穿穿,要是有人问起哪里买的我就说是弟弟买的我也不知道啊。
 
 
……所以,陈平每次都只能忍气吞声的照办.回到只有姊弟俩人住的公寓,陈平打开房门,把装着情趣用品的袋子往床上一扔,才打算帑一下,就看到陈娇好像屁股着火一样的冲了进来。
 
 
「阿平,买到了没!」
 
 
「买到了啦,皮鞭刚好是最后一支。」陈平面带不爽的说「老姐,我辛辛苦苦的跑了两公里去帮你买东西,还要一路遮遮掩掩的回来,你都不会慰问一下吗?」
 
 
「老子说,有事弟子服其劳,就是指有事情的话弟弟和儿子要知道去做,你想要违背圣人的话吗?」陈娇摇头晃脑的说.「……那是孔子说的!“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弟子指的是学生不是弟弟和儿子!」陈平忍不住大吼。
 
 
「呿,被发现了……」
 
 
「这麽基础的古文当然会被发现啊!」
 
 
「好嘛好嘛,不然,姊姊给你打一下?」陈娇笑嘻嘻的转过身将露背装遮掩不住的雪白粉背展示在弟弟面前「可以用皮鞭喔。」
 
 
「……算了,当做过过瘾也好。」陈平颓下肩膀,伸手从袋子里面取出了那支有些陈旧的皮鞭。他当然知道这一鞭下去,陈娇固然会痛,但也会感到爽,根本没有惩罚的效果,只能自己打着过瘾.那皮鞭并不长,约莫一米上下,握起来相当称手。陈平高高举起皮鞭,对准了陈娇的粉背一直线挥了下去,皮鞭毫不留情的打在了陈娇的背上。
 
 
没有声音。
 
 
没有皮鞭破开空气的呼啸声,没有皮鞭打在皮肉上的脆响,更没有陈娇那痛与快乐夹杂的喊叫声,什麽声音都没有,彷佛陈平只是在挥舞手臂一样。
 
 
陈娇背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从位置来看应该是刚才皮鞭划过的地方。在陈平惊讶的目光下,陈娇的双眼倏的失去了神采,彷佛全身消了气一般的萎顿在地,像是一块布一般。
 
 
「这个……难道是……网络上说的皮物?」也许是网络上的文章看得太多了,陈平竟然不怎麽慌张,反倒是像是已经打了预防针一样,用力吞了几口口水,走上前去,抓起那雪肤色的“布料”,晃了两下,只见原先套在上面的衣物全都掉在地上,手上的东西呈现完全的肤色,只有那头如墨瀑泻及臀的柔顺长发依旧乌黑亮丽。
 
 
把这块人皮给端正,陈平仔细端详了一下,发现和网络上tg小说所描述的有点不太一样,陈娇的眼睛依然看得到,而不是空洞无物,只是那双眼睛没有半分神采,像是娃娃一般。
 
 
在这样的刺激下,陈平的tg魂终于爆发.穿吧!
 
 

 
 
人皮很薄,如果不是它不会透光的话,简直像是人肉色的薄纱一般。
 
 
鞭子打出来的开口并不是直的,而是从右肩斜到左臀上方,这也比网络上的自然开口或直线开口要来得宽敞方便。
 
 
「像是穿丝袜和五指袜的技巧……可是……」陈平忍不住苦笑「我没有穿过五指袜啊。」
 
 
说归说,陈平还是开始穿戴,从残余“布料”比较多的右脚先开始。陈平没有像穿丝袜那样把人皮的右腿卷起来,而是小心的将右腿直接套了进去。当然,此时的陈平已经自动脱得一丝不挂,毕竟这已经是tg界的常识.人皮的内侧非常光滑,甚至超过了丝袜的滑顺程度,彷佛是有一层水在润滑一样。
 
 
陈平伸进去之后的右脚很快的充实起来,但是从外形上想要看出原来的轮廓,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看来这是穿进去就直接变化的类型啊……」陈平赞叹的说「之前没有注意到,原来姊姊的腿很修长呢……咦?居比我的还要长?」
 
 
将五根脚趾都塞进去后,陈平从地上站了起来,很快就发现左脚似乎比较短的原因。
 
 
「而且单脚站立也一点负担都没有……啊啊!我真的宅太久了,运动量比老姐还不如啊!」
 
 
陈平一边自我厌恶,一边继续穿上左脚.当两条纤长玉腿都重现人世之后,下一个步骤是穿戴下体.陈平看了看,发现人皮内侧有个小洞,将挺立已久的小弟弟放进去后,正好从陈娇的下体身出来,显得诡异而香艳.再用力一拉,陈平坐在电脑前面太久而累积出大量肥肉的臀部,霎时变得娇嫩而翘挺。
 
 
「手……应该比较容易吧?」陈平这样想着,从同样是“布料”比较多的左手开始穿起。所谓十指连心,穿戴脚部时还那麽清晰的感觉,现在清楚的从手部传递到脑海。
 
 
「喔喔……好滑顺好舒服……」
 
 
陈平心神旌动,几乎忘记自己是怎麽穿上右手的,等他回过神来,那硕大柔软的胸部已经变成了他的───似乎是穿上又手后人皮拉紧,自动贴上他的胸膛。
 
 
「哇……有点重呢……」陈平兴奋的捧起那已经偷窥多次的胸部。36c,不算波霸,甚至跟陈娇172公分的高挑身材相比还稍稍嫌小,不过从比例上来看已经近乎完美。
 
 
先不要摸……先不要摸……等我的声音也变成老姊之后再说吧,男人的淫叫声音就算是我自己的也很恶心。
 
 
胸膛已经几乎完全结合起来了,要不是还有一条缝,不然陈平大概就在也套不上这个头,当个怪物了。幸好人皮的弹性相当夸张,那一条一公分宽的缝硬生生的被拉成一尺宽,让陈平把头的部份像戴安全帽一样一口气塞了进去。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个不注意向旁边跌重重了下去,陈平感到瞬间脸上的五官似乎都不属于他了一样,但是又立刻恢复,只是感觉有点不一样。
 
 
「原来不用连舌头都套啊……嗯,每天刷牙的老姊果然嘴巴里没有任何味道。」爽朗有磁性的女声发了出来,陈平……喔不,陈娇满脸笑容的舔了舔洁白整齐的小贝齿和水嫩鲜艳的丰唇「感觉呼吸也比较顺畅,看东西也比较清晰……还是说,是我本来的身体太差劲了?」
 
 
重新站了起来,陈娇果不其然的发现视线的变低,不过并不明显,亦不是它刻意比较还真感觉不出来。
 
 
「算了,毕竟我们的身高也差不多。」陈娇耸耸肩,走到了房里的落地镜.那名义上是爲了搭配衣服方便才买的,不过主要是爲了看自己的女装,当然现在可不是这样。
 
 
「嗯……背后的裂痕合不起来呢,而且前面……」陈娇再次转身,本来映着裂开来露出明显较深肤色背后的镜面,转而映像着一个下体挺着青筋毕露大肉棒的美少女。
 
 
陈平的容貌上算英俊,陈娇自然也不差,虽然距离大美女还有一段差距,不过也是个清秀的阳光佳人。一度失去神采的双眼恢复光芒,但是比起原来更多出了几分书卷味,或许是因爲陈娇好动而陈平好静的原因吧。
 
 
陈娇摇摇头,从地上拾起了那跟老旧皮鞭,放在眼前不住把玩。
 
 
「果然没有所谓使用说明书……」陈娇可爱的都起小嘴,将皮鞭扔回床上,信心十足的面向落地镜「那麽,就用我混迹tg网站多年的经验来解决吧。」
 
 
陈娇用力挺直身躯,36c丰胸和10公分长根随着这个动作摇摇晃晃。
 
  
 要说凭经验,陈娇所能依仗的底蕴也不过是陈平所大量阅读的那些tg小说.举凡皮衣没有办法完全收拢,或是还没完全收拢的,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会先感受到强烈的快感,再接下来才会将人皮阖上。
 
 
想到这点,陈娇已经知道她该做些什麽事情了。
 
 
「等等……我的小弟本来有这麽热这麽粗大吗?」
 
 
陈娇才把手握住下身的那柱坚挺,就感到有些意外,不过随即释怀。陈娇的身材娇小,只是双腿纤长才把身高拉了上去,比较纤小的双手握住没有变化的阳根,当然会觉得变大了。至于感觉热,也是因爲女性的体温比男性稍低,再加上充血时本来就会因爲血液聚集而比较温热,此消彼涨之下自然会觉得它炙热无比。
 
 
「阿平……你知道吗?姊姊,其实最爱你了……」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深情款款的表情,陈娇本来已经硬挺的巨大越发茁壮起来。
 
 
「阿平,你看,姊姊很淫荡对不对?居然长出了这麽厉害的坏东西。」陈娇吃吃一笑,冰凉的小手握住那坚挺,开始上下游移。
 
 
陈平不是一个清白的大男生,他的童贞早就献给了自己的左手,而且还是因爲右手要用来控制鼠标才没有用双手。现在身爲陈娇,作了同样的事情,又更能感受到不一样的爽快。
 
 
「啊……阿平……阿平的肉棒好大……」陈娇的脸上露出了迷醉的表情「姊姊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滑滑的……冰冰凉凉的……摸得阿平好爽……」
 
 
一边淫声秽语,陈娇的双手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灵巧,甚至连敏感的龟头都用指尖轻轻的挑逗几下。
 
 
「啊……啊啊……啊啊啊……」
 
 
「阿平!阿平的肉棒好热!好大!」
 
 
「姊姊……姊姊的手好软……好滑……好舒服啊……」
 
 
「喔……啊……要、要出来了……」
 
 
一人分饰两角,陈娇陷入了精神错乱的快感中,硬得发疼的阳具也传来了某种达到临界点的讯息。
 
 
终于,陈娇双手用力一挫───「要、要去了!」
 
 
比牛奶还要浓稠的浊白液体从柱头喷发而出,溅在那面落地镜上。
 
 
彷佛电击一般的快感冲上脑袋,让陈娇瞬间脑袋一片空白,什麽事情也无法思考。双脚一下子无力,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向左倒去。
 
 
不知不觉中,陈娇的背上一阵麻痒,却见长长的开口像是伤口愈合一样的渐渐收拢起来,刚刚发射顽皮软无力的阳具,也像回窝的小蛇那般的缩了回去。等到陈娇恢复意识,她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和陈平有关的痕迹.「啊……果然如此呢……」陈娇爬了起来,跪坐在地上,用力甩了甩头.若是稍加观察就会发现,现在陈娇的坐姿可是像美人鱼一般双腿并拢往右放的标准女性坐姿,换做刚才的陈娇可还不会下意识这样坐的。
 
 
「啊……姊姊的记忆……姊姊的观念……姊姊的习惯……现在都是我的了……」陈娇闭上眼睛,脸上满是愉悦的表情。不过,没过多久,她的表情又垮了下来。
 
 
「可是……我取代了姊姊之后,又能做什麽呢?」
 
 
体验新鲜事物的幸福感淡去,随之而来的是对未来的不安与空虚。百无聊赖下,陈娇又抓起了那支鞭子,端在手上把玩。
 
 
忽然,她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这柄上面的小字……刚才应该没有吧?」陈娇把鞭子凑到眼前。那是一行小篆,要不是陈平的记忆没有被覆盖掉,不然以陈娇读理科的学识还真读不懂这种古字。
 
 
「嗯……上古遗鞭……这什麽跟什麽啊?爲了反制打神鞭拥有者而诞生的九尾魔鞭?」陈娇有些哭笑不得,这来历说明也太狗血了一点吧?
 
 
不过不屑归不屑,陈娇还是把那些小篆读完了。就古文所说,这是上古时代所遗留下来,爲了防止打神鞭的拥有者而诞生的皮魔鞭。只是,皮魔鞭虽然诞生,但是因爲打神鞭被原始天尊所持有,一时之间无法作乱,皮魔鞭也就无用武之地,留在凡间,崭转被殷商黄士虎所得,转送次子做防身之用,却没想到皮魔鞭上的阴气将其化爲了绝世妖女妲己。
 
 
接着,周武起义,打神鞭主吕奢和皮魔鞭主妲己斗志斗法,最后吕奢获胜,将打神鞭化爲封神榜,皮魔鞭却随着妲己的斩首示众重获自由,却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反制打神鞭。
 
 
皮魔鞭接着又换了几次主人,举凡褒似、西施、赵飞燕、貂蝉、杨玉环、武曌、陈圆圆、慈喜等等……祸国殃民的绝世美人无一不是由皮魔鞭主化身而成的。
 
 
这麽一来,下一个祸国殃民的尤物就是我?陈娇看到这里,不禁感到好笑。
 
 
柄上的古文还记载了另一件事,就是将皮魔鞭的神力完全开啓的方法。有缘人得到此鞭,可发挥最基本的力量,也就是把被打中的人化爲可穿着的人皮;接着,当人皮完全和有缘人完全合爲一体之后,便可看见这些古文;最后,将有缘人的阳精和人皮的落红抹上这鞭,便可将蕴含的神通完全发挥出来。
 
 
这下子,陈娇有些发愁了。
 
 
从获得的记忆看来,陈娇已经交过男朋友,并且把处女献给了第三任男友,也是从此激发了对sm的癖好。阳精好办,镜子上留了一堆,可是这落红要怎麽办呢……?
 
 
……慢着,处女?
 
 
陈娇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虽然她已经不是处女,也用嘴帮前男友解放过,但是后边还没有用过啊,这算不算是某方面的处女呢?
 
 
想到就马上做。陈娇将皮魔鞭凑上落地镜,用柄在残留的精液上面刮了几下,再旋转几圈,将整个柄都付满了精液,顺便充当了润滑剂。
 
 
趴到床上,陈娇把皮魔鞭倒转,一只手摸摸自己干净无比的菊花,另一只手握着皮魔鞭摸索着凑了过去。
 
 
接着,深吸一口气,用力捅下。
 
 
「嘶───!」
 
 
陈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另辟蹊径是痛苦的,何况是走这种“羊肠小径”?皮魔鞭上的精液并不厚,才刚捅进去就被肛门刮去大半,粗糙的鞭柄把娇嫩的直肠刮出点点血滴。
 
 
「啊啊……好……好……」陈娇猛的用力吸了两口气,然后放松下来。
 
 
「好……好爽啊……」
 
 
各位别忘了,陈娇可是个sm的玩家,不管事s还是m都非常享受,疼痛反而会带来快感,这也是她敢用这里处女来赌的原因。
 
 
「啊啊……姊姊的身体太犯规了,这样不是只要没受伤都不会因爲疼痛难过吗……」陈娇眼角带着一点疼出来的泪花噘起嘴,然后又斜斜的笑了起来「不过……现在就先谢谢姐姐的礼物啦!」
 
 
言毕,陈娇开始抽动皮魔鞭。每一次进出,娇嫩的肠壁都会被刮出大大小小的伤口,但是在可算是天生sm的体质之下,这一点疼痛不但不难过,反而让陈娇更加的舒服。
 
 
还没抽动多少下,性欲被激起来的她不但开始蠕动上半身,用陈平的棉被摩擦自己的乳头,左手也闲不下来的往渐渐犯滥成溪的桃花源禁地探去,一根、两根、三根,把手指插了进去,里外里外的动着。
 
 
「啊……啊啊……嗯啊啊……」
 
 
陈娇已经爽到翻起白眼,什麽都不去想,也想不了。快感充斥在她的脑海,眼前和脑中都是白花的一片,甚是舒爽。
 
 
「嗯……啊……喔……啊啊……」
 
 
「欸……啊啊……喔啊……要、要丢了……」
 
 
「啊……人、人家不行了……要、要死了……啊……」
 
 
「啊……啊……啊啊啊……」
 
 
「啊───────!!!」
 
 
嗤啦!陈娇身躯一挺,透明滑腻的液体从蜜穴中喷溅而出,彷佛水枪一般喷出了几十公分───她竟然做到了传说中的潮吹。
 
 
「呜啊啊啊……好、好舒服……女生竟然这麽舒服……」
 
 
脑袋里完全无法思考,陈娇的笑容也变成了呆子一般的傻笑。
 
 
忽然,黑光乍现.完全违反光学理论而存在的黑色光芒从皮魔鞭上发出,又隐隐透着暗金色的文字型光芒。
 
 
黑色的光芒充斥了整个房间,乃至于回过神来的陈娇的所有视野。
 
 
似乎是一瞬间,又像是过了几分钟,光芒再度敛去,周遭的景色已经不一样。
 
 
陈娇的双眼重新聚焦,向四下望去。房间的摆设已经完全变样,方才自慰留下的痕迹也完全清除,虽然格局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装饰摆设,以至于物品上的名字,全都换成了陈娇,真要说什麽没有变的话,就是原本藏在床底的那些女装收进了变大许多的衣柜,假胸部和假阴道则是全部消失。
 
 
陈平的一切已经完全消失,或者说,他已经彻底取代了陈娇。
 
 
陈娇感到脑袋一痒,一些资讯凭空出现在她的脑中。细细品味一下,陈娇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哼哼,原来如此,怪不得皮魔鞭从来没有被发现呢……」
 
 
门啪喀一声被打开,跑进来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姊姊姊姊!今天的游戏要开始了吗?」小女孩兴奋的说.陈娇的脸上露出笑容,嗤啦一声将不知道怎麽出现在身上的洋装撕燗,露出那有着纤长双腿的娇小身体,还有───从尾椎部长了出来,和那条皮神鞭相像得令人发指的黑色尾巴。
 
 
「游戏随时可以开始喔,我可爱的妹妹。」陈娇笑吟吟的,用尾巴端起小女孩的下巴「今天,我们就来玩sm吧……好不好呢,萍萍?」
五楼快点踹共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