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奴公主骑士

淫奴公主骑士

第一节

蔚蓝的天空上不见云踪,阳光普照这融会东西建筑风格的城市,对处于炎热国度的地方来说,实是难得一见,风和日丽的日子。可是城内十数万的军民,却如沐浴在风儿的哀伤轻抚,与浪涛的泣饮低诉中。

因为今天是深得万民景仰的国皇米勒尔.夏贝尔,以及忠勇仁厚的圣夏贝尔师团长,格林.蒙特的葬礼。沉重的悲伤,压得心酸的人们无法抬头挺胸,去送别这二位英雄。

本该流血不流泪的男子汉们,默默垂泪,妇女小孩放声痛哭,挥泪相送。

人口不足百万的小国夏贝尔,皇城中的十数万居民,含泪恭送国皇米勒尔和师团长格林蒙特的灵车驶过。衷心悼念的子民们,抛出一束束鲜花,向眼前的灵车致以最后的敬意。前后护送的士兵们,不少人的身上还绑着染血的绷带,眼眶泪珠滚动。

伴随国皇和师团长的战死,全国唯一的师团,伤亡者超过一半。他们全都是伤心的遗属眼中的好父亲、好丈夫和孩子。在遥于东洋上所建立的这小国,如今正是风雨飘渺,大败之后,举国新丧。临海小国的生存命脉海洋,被海盗切断封锁,商船、鱼船、军舰全都涌挤在港内无法出航。

还有什么人能比国军战败,明天还不知能否有面包下肚的国民,更哀伤难过的吗﹖

要说有的话,就是被国皇奉为掌上明珠的丹妮艾儿.夏贝尔公主,和格林.蒙特的未婚妻,梅丽沙.吕米埃。丧父之女与痛失最爱的女人,在王宫内相对无言,眼眶中泪珠盈满。

向来不是鲜橙、玫瑰红、就是碧蓝色裙子的公主。穿上从未着过的黑色丧服,一身庄重的及地长裙,下身是半圆形,用钢线支撑的裙子。从腰间和袖口起贴身直至胸口,寸肤不露。到前胸才浅露出挺秀的双峰,奶白的乳笋彷如玄冰雕成。突显出她玲珑浮突的体态美,尤其是一条纤美幼细的柳腰,少女的美态直比天上仙女。公主昔日会说话的一对翡翠色眸子,所彰显的再不是她的天真无邪,善解人意,爱心澎湃的特质。而是当悲伤超过号哭所能表达的,深沉到让人痛心的苍凉面容。这位人见人爱,对街边乞丐亦如同家人好友的善良少女,却遭到足与她冰清玉洁美貌相比的命运播弄,真是天妒红颜。

梅丽沙身上全副银芒闪动的甲冑,不像一个爱侣惨死的女子,反而像是一个仇复者。胸甲、剑柄上的皇家勋章,都挂上了白兰花。从铁甲与皮护衣下,流露出欺霜赛雪的肌肤。以冷艳驰名,让众人看得失魂夺魄,只敢远观不敢接近的美女。凄冷眼波中的寒意叫人退步三舍,可寒意背后隐隐泄露,叫人望之不禁愁肠百转的心痛,使人纵是赤脚踏过刀山血池,都无法不催前去安慰她。

以眼神就可交流心意的少女与美人,回忆起半个月前的情形,与如相比今真是仿如隔世。

当日皇城内里里外外,都是络绎不绝,忙于出征准备的军士。意态悠闲地在偷偷喝酒的老兵,三遍、五遍地不停擦拭着军刀,脸色苍白的新兵。杂役工匠忙着准备粮水与兵刃火器,城外堆满欢送出征雄师的国民。

就如同无数无权无势的小卒,吻别他们的妻子,与情人许下再会的承诺。米勒尔国皇和格林师团长也一样是人,纵然他们是豪气干云的汉子,也不过是一个有点过度溺爱女儿的父亲,和与未婚妻难舍难离的年轻人。

说不上富丽堂皇,有着夏贝尔皇家傲视大国而不逊色,清淡优雅,学也学不来风格的大殿内。米勒尔国豪爽的笑声响彻全殿。他身躯雄伟如熊敏捷如豹,叫人心存惧意的短胡与胖脸上,终日挂着温馨的笑容,充满睿智的双目,是让人消忧去愁,慈祥如老爷爷的眼光。战场上他是雄狮,皇庭内他是慈爱的长者。

「几个小海盗﹗朕收拾起来,还不是易如反掌,丹妮艾儿跟本无需多虑的。」

「可是女儿听说这海盗皇杀人百万,身旁的妖女更视教会为死敌,手段凶残可怕更胜魔鬼。」

就连不知愁滋味的公主,听过不好的传闻后,俏脸上也不由得忧心忡忡。

「就是魔鬼我也不怕,何况是人﹗他们有没有朕可怕,妳说、妳说﹖」一把抱起身轻如燕的小公主,国皇把自己胖脸上胡子刺向公主。让她愁云尽去,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不依地捶打深爱自己的父皇,亲子之间和乐融融。

不明就理的人必然会奇怪于,人到中年的国王与龄足婚嫁的公主,会有这种不顾男女之妨的亲近。

可是只有理解国皇米勒尔,才能体会,爱妻在难产中辞世,发誓终身不娶的国皇,有多宠爱这小公主。不同于一般皇家和大贵族,被重重礼教压仰着感情,公主就连自己初来月事的私隐,也向这亲密到,既父亦友的国皇透露。事后兴奋女儿长大的国皇,还为此特别下令举国同欢一天。

看着身为温室小花的公主,真挚的梨涡浅笑,梅丽沙却焦虑得快要昏倒。

「没事的﹗看国皇多有信心。请梅丽沙对我也抱以相同的信赖。」俊美英挺的格林一头红发,与给火热感觉的发色不同,外柔内刚的他能力和气魄都不惭国家栋梁。

无视礼教的规限,格林趁旁人不在意,偷吻在梅丽沙的颊上。

他温热的唇瓣,叫别人眼中的冰美人痴迷到不能自拔。在他的吻下,梅丽沙自感成了破戒失贞的罪人。

情人呀﹗你可知我内心如焚,忧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把螓首挨贴在格林身上,梅丽沙俏脸滚下豆大的泪珠。自从为情所困的自己,让你进了我的香闺,上了我的绣床。眼前我已是非君不嫁,腹中更已有了你的麟儿。要是你不能战胜回来,未婚失贞,暗怀孽种的我,只有走上火刑台之路。

「请格林千万保重自己﹗就算打了败仗,都一定要活着回来。」一反其平日冷艳的外表,心细如发的仪态。梅丽沙目前只是刚有身孕的忧心少妇。

「别说不吉利的事﹗我们定必旗开得胜,凯旋归来。」

留下一个温热的吻在梅丽沙额上,格林坦然而去,雄心志壮的他有住无比的自信。

目送他的背影,海丽沙一时失态的轻抚小腹。孩子呀﹗为免你父亲分神,我没有告诉他,已怀了你的消息。国皇为人宽大为怀,纵然教规严苛,一旦格林回来,自己就可和他无惊无险的成婚。否则,怀中胎儿呀﹗你就不可能在别人的祝福下来到这世上。

两个昂然无惧的伟男子,乘坐三桅的旗舰皇家橡树号,联同近万将上出征。一星期后活住回来的人,竟不满四分之一。当无一不带点伤在身上的兵士们,将国皇米勒尔和师团长格林,满布烧伤和刀痕的尸体抬上殿时。小主公哀伤得昏倒当场,而海丽沙刻骨的惨痛更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自己的孩子……还没出世就失去了父亲,格林甚至连自己有了身孕都未知道。等待自己未来的路是怎样,为了求生,打掉胎儿是最理智的选择。可是,她怎能把格林唯一的血脉打掉。

想到二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从御前比武,有相斗到相知、相恋。在他荣升师团长时,自己献出了清白之躯。难道一切就如过眼云烟,格林你只能活在我心里。我再不能依恋在你怀抱里,由不输男子的骑士团长,做回一个多情的女子。

几乎不知伤心为何物,心中唯一的痛就是缺少母爱的公主,衣襟为泪水濡心,三日三夜间待在国皇的遗体旁,不管旁人怎样劝说,始终不肯离去。往日笑意盈盈的娇俏脸蛋上,如今只有孤苦无依,凄苦哀痛的难过。

「梅丽沙团长,丹妮艾儿有一事相求。」泪己干,哀未去的皇家千金,以平淡却坚定无比的语气回答。

「公主言重了﹗梅丽沙是国皇陛下的忠臣。自家父战死,家母患病起,陛下不止对我家重金抚卹,更多番慰问。为报陛下恩情,为夏贝尔国百万生灵,为数千阵亡将士。微臣都一定会襄助公主殿下,虽死无悔。」

摇头苦笑,凄惨得让人心酸的表情,梅丽沙看到真是感同身受。

「我不懂怎样治国,军政大事一直有父皇掌管。将来我会登基为帝,国政就等伯父卡森伯爵等人所挑选,我将来的夫君去负责。」

「可是……丹妮艾儿纵然无知,还知道海就是夏贝尔的生命。为报父皇之仇,和我夏贝尔千万子民着想,我一定要除掉这班祸国殃民的海盗。就算一死,我也不后悔。」

虽是女儿身,可是公主殿下真是胆色过人。她的不惜一死,不是一时冲动而发。从她的表情语气,娇躯的抖震,梅丽沙知道公主是反覆思考后,全然明白何谓死亡,做了像国皇一样,以死卫国的决心才向自己坦言的。可怜的公主才十五岁,自少备受国皇与宫中众人宠爱,现在却……

梅丽沙不想死,可是死对她来说,未尝不是和格林团圆天国的一种解脱。得到公主首肯,她遂整顿残兵,制定出对付强大海盗舰队的方法。

夏目尔不过弹丸小国,立国所赖的就是海洋。鱼船的海产占去粮食的三分一,输入的小麦、酒、牛油、肉类、蔬果等再提供余下的三分一。国库收入,八成是靠征航海税。现时海盗已不止是泛滥,早已到了反客为主,将国家围困的地步。

以新败之师,是打不败屡战屡胜,威镇东洋诸国的强敌的。因此梅丽沙提出公主伪装答应早前,海盗向国皇提出的条件,以谈判为掩护,发动奇袭。值国皇新丧,公主舍身冒险的大义,鼓动将士们的勇气,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为此丹妮艾儿公主召见了伯父卡森伯爵,和朗格多克主教。将国事委托给他们,并同时透露获胜后,自己将登基为帝,夫婿的选择权则交由他们。

身在帝皇家,除了国破之时,承受灭种的报应,命中注定就是无法和深爱的人在一起。像先帝一样先婚后恋,始终恩爱如一的,万中无一。梅丽沙原以为丹妮艾儿可因父皇的爱逃过这一命运的诅咒,奈何命运弄人。目送着满脸狡色,计划着透过选择皇夫去操控国政的主教与伯爵。梅丽沙不禁深叹,这时代的女人何其不幸。可是……自神创世以来,女人何时幸福过呢﹗

「不用为我难过的,每个人都要结婚的,不是吗﹖可惜父皇看不到我穿白婚纱的日子。父皇……」闻说女人的初恋对象,必定是她的父亲。从很多人的夫婿正好和父亲一样或相反,就看出这不无道理。豪迈的国皇,既是公主的父亲,也是她心仪的理想夫婿样板。脸上阴霾之色,与无法诉说的苦涩心伤,何日能从公主身上抹去呢﹗情窦初开的少女,不能与合意的对象相恋,而要因利害计算与素未谋面,年纪大上二倍、三倍的人结婚。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被决定,那种不甘心和抑郁,岂是一个少女能接受得了的。

伤心的公主与美艳的骑士团长,登上共计五艘的谈判船团,背后遥遥跟着,倾尽全国之力,却不足五千人的舰队。面对的是五万以上,征战四海未尝一败的海盗舰队。

位处船楼的丹妮艾儿挥别着相送的百姓,心绪紊乱的她,知道或许这是最后一次见到祖国。父皇……为了保护你深爱的国家,丹妮艾儿或许不久就会到天国和你相聚了。可是在这决心背后,你可知道丹妮艾儿暗自在夜半无人的深夜,被下偷哭过多少次,为何父皇要如此早死,自己肩上的担子太沉重了。

守护于公主身旁的梅丽沙,心下对胎儿道歉。为自己不能给他幸福,还明知有孕在身都要上战场冒险。但愿此次险中求胜,让夏贝尔国从此太平。对前途顺逆难料的她,取出镶嵌在作为颈链的小盒子中,格林的画像凝视,画中人笑容依旧,何时肉身早化作泥尘了。

第二节

三天的航程后,谈判船团与数目过百,桅杆如林,帆海如山,船影幢幢的海盗舰队接触。经由使节协商讨,双方定于当晚展开谈判。一个梅丽沙精心选择的,无月无星云影重重,最适合夜袭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