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修仙传 第三十八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因为沉迷诸天文,所以无论是修仙还是史莱姆都没存稿……

科学是一种探索世界的方法,它的价值不完全在于其结果、也就是学说与定律上
头,其「方法」才是整个科学最宝贵的一部分,而这套「方法」可以适用于存在
规则的诸天万界--从无魔世界到洪荒世界。
一般说的不科学,讲的其实是不符合已知科学理论,但实际上,科学的世界里「
存在即合理」,纵使是神佛,只要有血条…啊是能确认其存在,科学家都可以冲
上去解析给你看。

图书馆里头放园林,是因为想起当年学校图书馆的中庭造景,可惜当年来去匆匆
、没有女朋友,心里只有对冷气的需求,景色什么的真的没在意过……
===================================
    第三十八章.仙法禁书目录

  「咦?妳说…妳接了广溪真人的炼丹房任务?还干了这么久?」洪云诧异地
说道。

  「才没有干呢!」李雪清一副遗憾的表情说道。

  「人家才不是说那个!」洪云说道:「广溪真人脾气很不好,谁在他手下都
做不久,妳算是创记录了呢。」

  根据洪云的说法,广溪真人并非问道宗土生土长的门人,因此不在「群星列
宿日月晦明」的排辈当中。他是宗门重金礼聘来的炼丹师,在宗门中的地位很高
,但因为是个专注于炼丹的老顽固,所以无论是真心想拜师还是单纯打工的门人
,他的要求都很严格,结果就让炼丹房成为问道宗内最无人问津的任务项目。

  广溪在问道宗的身分十分超然,连星河老组都不敢在他面前摆前辈脸色,毕
竟全宗门的筑基丹与结丹以上丹药都得靠他,问道宗又怎么硬得起来?更何况广
溪其实也想在问道宗里把炼丹技术传下去,只不过至今还没找到合意的弟子罢了

  「他对人家不错啊,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呆呆的。」李雪清回忆着广溪给自己
的印象,不知道为何总是会想起他看着自己处理好的药材一脸呆滞的模样。

  「呆呆的?」对于李雪清的话,洪云乾脆一个字都不信,堂堂炼丹大师会呆
呆的?妳说星河老组是个智障洪云还比较相信呢!至少他教出一个货真价实的智
障!!

  事实上,任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呕心沥血了一辈子之后发现被一个还没干
满一个月的菜鸟赶过去,感觉自己的人生都活到狗身上去时,表情大致上都是一
样的……

  至于什么「资质恐怖如斯,将来必成大患,此子不可留」的事情,其他地方
可能会有,但绝不会出现在炼丹这行当上。

  毕竟一个炼丹师就代表一个群体修为的高速成长,也永远是稀缺资源,「教
识徒弟饿死师父」这种事情无论在哪个时代的炼丹界都没出现过,更多情况都是
优秀徒弟拯救了师父的肝,越多优秀的徒弟,师父的肝就越好……

  因此,在广溪眼中,李雪清就是个新鲜的肝!拯救他肝脏的希望!

  「不管了,既然妳都站稳脚跟了,那就把握好机会学炼丹,学得好了,以后
就不用担心没灵石花了。」洪云说道。其实洪云也有点闷,当她成了顺修之后,
听到天道山上全都是极品灵石时,第一个反应是发了,而第二个反应是……不能
花啊!

  修仙界的修炼物资、同时也是基本货币的灵石,指的主要是下品灵石,中品
灵石主要用于筑基到结丹的修炼和物资买卖,上品灵石则是元婴以上才会用到与
流通的东西。

  然而,极品灵石却是被当做天财地宝对待的物品,只要出现一颗就会带来腥
风血雨,更不用说是一整座山。

  就算只拿一颗出去,洪云也能保证李雪清和自己都会遭到无数人的追杀,倒
楣点连问道宗的传承都保不住。

  「那小云妳呢?要一起学炼丹吗?」

  「我……不了,没那资质。」自家人清楚自家事,要说舞刀弄剑自己还有点
本事,炼丹炼器这种精细活还是算了吧!

  李雪清也不再坚持,只要洪云能和她一起「享受」,她要不要学炼丹其实完
全不重要。

  因为「正业」不久前被她们榨乾了,现在大概还一脸幸福的躺在床上,所以
短时间内她们多半没收入,再加上宗门对筑基修士仍有保底任务要求,因此洪云
打算去接几个任务,好歹赚点灵石。

  虽说成了顺修,不需要灵石修练,但总得买点东西不是?

  这时候就体现出李雪清和洪云两人的差别了,对李雪清来说,那些要动手的
任务她一概不考虑,各种生产任务才是她的目标,而洪云却刚好相反。

  「很危险的!」李雪清如是说。

  「身为剑修怎么可以怕危险呢!」洪云说道。

  实际上,洪云现在修练的可是完整版的终极剑典,除了那些身怀元婴级保命
祕宝的人以外,筑基修士之中敢称无敌。

  「那…妳要小心哦。」李雪清鼓着双颊,一脸担忧地看着洪云。

  「如果要赚灵石的话,明明还可以去炼气期那边赚的……」洪云离开后一段
时间,回到洞府中的李雪清才突然想到这件事。

  当然,若洪云还在,就会告诉她自己接危险任务可不只是为了灵石,剑修的
修练不同于其他修士,闭门造车和闭门做爱都是没用的──这也是剑修折损率远
高于其他修者的主因。

  「嗯,接下来妳处理完药材之后,就在一旁看看我怎么炼丹的吧。」广溪嘴
角抽搐地看着处理药材越发熟练的李雪清工作,说道。如果不是双方造型上有代
沟,他都想不要脸皮的拜师学艺了。

  要知道,不久前这个才刚踏入自己炼丹室门槛的少女,可是连人参和走路草
都分不太清楚的菜鸟啊!

  虽然心里有种活到狗身上去的感觉,但自己炼丹室里出了个天才依旧是好事
,因此广溪决定让李雪清开始接触真正的炼丹工作……为了自己的肝和肾着想。

  经过观摩与广溪的教导,李雪清才知道炼丹原来不只是把药材扔进丹鼎里头
烧,除了书里头的手续以外,很多地方都得靠炼丹师直觉的调整,像李雪清之前
那样瞎子摸象的炼,炼到死也不见得能练成几炉。

  (原来这些手法是调整火力的啊?我还以为只要打全了就行呢!)看着广溪
让人眼花撩乱的炼丹手法,李雪清暗自庆幸着自己领取了这个长期任务。

  李雪清一边观摩着,一边用玉简把自己的理解记录下来,虽然一般人记录玉
简需要将玉简放在额头处,但对于神识的运用已经超过很多元婴修士的李雪清来
说,就算只是握在手上也能记录一些比较简单的内容。

  因为孙茂才的缘故,凤舞楼的传统教育内容当中很推崇「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课堂上没学会不打紧,抄下来回去慢慢体会,现在的李雪清自然也是如此,
而且相较于纸张,玉简还能记录影像,所能保存的资讯量可不是纸张所能比拟的

  而这个玉简,就是未来无数代炼丹科系学生闻之色变的《炼丹基本教材(一
)》的初稿了!

  广溪用的丹炉是个中品法宝,名为「青木碧火丹鼎」,是问道宗唯一的法宝
级丹鼎,如果不是广溪的话,星河老祖可捨不得拿出来让其他人糟蹋──当然,
李雪清就是那「其他人」之一。

  鼎身主材料为太乙精金,掺杂了不少木属性灵材,因此整个丹鼎和古青铜器
一般呈现淡绿色,丹鼎自带碧火阵,即使没有地火和丹火也能有稳定火力炼丹,
对需要到处奔波的炼丹师来说很有用。虽然丹霞峰有地火,但广溪仍旧喜欢用碧
火阵炼丹,毕竟火力比较好控制。

  (为什么不把控制大小的功能做进阵法里呢?)看着广溪炼丹,李雪清的心
中突然涌出一个灵感。碧火阵所提供的火力是很稳定的,但也因为稳定,所以每
当火力需要加减的时候,就得靠炼丹师的灵力调控──想增加火力,得输入灵力
作为燃料,想减弱火力,还是要输入灵力压制火焰。

  这就是为什么炼製高阶丹药也需要足够修为的原因,修为不到,搞不好炼丹
炼到一半灵力用光了,丹毁人晕。

  如果能用阵法控制火力,那么炼丹师只要在需要调整火力时使用灵力,自然
能节约更多的灵力,从而达成低修为炼製高品阶丹药的奇蹟。

  事实上这也是很多丹药无解的问题之一,例如「结金丹」,要炼製它,除非
有什么特殊的器具或功法,否则炼製结金丹的炼丹师灵力基本条件就是结丹期,
然而都结丹了,炼自己用不上的结金丹有什么意义呢?而那些真的需要结金丹的
筑基修士却又炼不出来,在这高品阶丹药稀少的修仙界来说,要是没有那些宰客
如宰鸡的大型商会,散修们根本就得不到什么修练资源。

  有了广溪的指导、或者说默许李雪清观看他炼丹,女孩的炼丹技术就如同坐
上了通天灵宝飞船似的高速提昇,不到两旬时间,只凭着几个「炼丹影片」的她
就已经在广溪惊骇的目光下成功炼出一炉来,虽然只是最普通的洗髓丹,但就算
是广溪当年也没有那么快──他也没见过谁能这么快的!

  (此女资质,恐怖如斯!)广溪再度如此案想道。

  不过这对李雪清来说仅只是开始,因为她很清楚手上这卖相算是不错的丹药
,花了多少世俗中价值万金的名贵药材。

  光是一颗的价值,就能让大宋皇帝感到肉痛,这一炉十七个,价值半个大宋
内帑!

  倒也不是药材本身有多稀罕,问题还是出在年份上,洗髓丹所用的四种药材
,年份最低的也要五十年,最高的要上百年,这还只是炼气期的最初阶丹药而已
,后头那些最普通都要三百年灵药的真是只能想想,连广溪都捨不得让李雪清拿
来学习炼丹。

  当然,广溪并不晓得李雪清背后存在着一整个世界的灵药,光是前段时间她
「摸索」掉的灵药,就比广溪一辈子用过的灵药还要多了!

  「时间,是最大的问题!」李雪清坐在丹炉前,斩钉截铁地说道。

  「建木鼎不就可以大幅缩减时间了吗?」王蝉有些狐疑地说道,有了建木鼎
,百年灵药也只需要三个月就可以种出来,还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呢,干嘛还考虑
这些呢?

  「不行,如果无法在外面达成的话就没意义了。」李雪清十分坚持地说道。

  李雪清的愿望可是能广为贩卖的丹药,因此不能只靠建木鼎。

  而最先、也最难跨越的,就是时间的问题。

  炼丹用的药材大部分都能种植,少部分现在不能种植的,在苍穹书库里头也
几乎都有生长环境的描述甚至研究,最不济在建木鼎里头也种着几百甲地,因此
灵药品种并不是丹药罕见的主要原因,顶多算是个第二要素。

  真正的问题是时间。即使是一株普通的草,当前缀加上个「百年」的时候都
会变得相当罕见,漫长的时间能让很多事物改变,因此连修仙家族都很少种田,
只有宗门才会种上一些。

  「如果把灵药按年份倍增呢?」李雪清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个主意。

  「试试看怎样?」蔘主和王蝉对望了一眼,按照洗髓丹的配方拔来了药材,
全都是一年份的。

  接着,百年份的药材变成了百份一年生的药材,还没放进丹炉众人就感觉不
太妙……

  「丹炉太小了!」李雪清对比着药材山和丹炉,说道。

  (不是因为药材太多了吗?)王蝉和蔘主都想吐槽。

  最后,还是让金铠赶製了一座巨型丹鼎才终于把药材扔进去的。

  (光是体积就不行了吧……)王蝉偷偷传音给蔘主。

  (别多话,看着。)蔘主传音说道。

  有了够大的丹鼎之后,问题才刚开始。

  首先就是火力,因为药材量太多,丹鼎又大得可以塞好几个人进去,所以炼
丹的火力要更大,但这么一来比较底部的药材就容易烧焦,上方的药材却又容易
不熟,因此李雪清只能拿着一只长柄煎匙爬到鼎的上方用力翻搅着。

  (这是在炒菜吧……)这回换蔘主想吐槽。

  少女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地在烧着火的丹鼎上「炒菜」,底下的火力控制只
好由王蝉接手,这或许是修仙史上第一次的多人炼丹……

  虽然过程十分难以描述,但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技术超卓,最后居然还是让
李雪清搞出十几颗「洗髓丹」来──每个都比李雪清的脑袋还大!

  「好大哦……」李雪清捧着巨型洗髓丹,小嘴里说着很容易让人误解的话。

  「这么大的吞不下去吧?」王蝉适时地说着一样容易被误解的话。

  「先看看有没有效果好了。」李雪清像咬西瓜一般咬了一口,在嘴里咀嚼了
好一阵子才把「丹药」吞下肚。

  按入口即化的修仙界丹药标準,这玩意儿可说是完全不达标!

  「有一点效果吧……」李雪清又咬了一口,像仓鼠一般鼓着双颊咀嚼着说道
:「再加点油盐和香料会比较好吃……」

  「妳真炒菜啊!!!」

  这颗洗髓丹让李雪清连续几天都是仓鼠状态,最后得到的结果是药效大致上
等于三分之二个正常洗髓丹。

  「……算成功吗?」

  「失败了吧!最基本的丹药就这么大一个,要是结金丹还不大得像间房子?
!」王蝉忍不住吐槽。

  「嗯……人家觉得应该可以的……」李雪清鼓着双颊,气呼呼地说道,不过
她还有第二个尝试,那就是等比缩减药材年份。

  以洗髓丹为例,四种药材的年份各是一百年、五十年、五十年、五十年,那
就是二比一比一比一,所以在维持药材重量不变的前提下,用一株两年份的主药
加上三样一年份辅药去炼丹。

  「不行,都是灰。」最后的成果,是一堆药渣灰。

  「也许有成丹,但丹太小了,根本无法和药渣分离啊。」蔘主说道,按比例
来说,即使成丹应该也只有正常版的五十分之一大,比沙子都大不了多少,连他
的神识都分辨不出来。

  「所以全部的问题都在渣上头对吧。」李雪清拿出另一块玉简记录下炼丹的
过程和结果,这些都将成为未来的知识积累──证明此路不通。

  「暂时想不到别的方法呢……」看着被灵药小童拿去当球玩的巨型洗髓丹,
李雪清也只得投降,但她直觉地认为採用低年份灵药炼丹这条路应该是正确的。

  「所以妳脱衣服做啥子?」

  「实验失败了,不安慰一下人家吗?」李雪清掀开衣襟,露出深邃白皙的乳
沟,一脸挑逗地看着两人。

  「难得到了夏天,我还想留些给那些小母蝉呢。」王蝉说道。

  「……………」蔘主转头看了王蝉一眼,以前竟然没发现这小子是个色胚?

  不过,虽然嘴里这么说着,王蝉还是兴沖沖地抱起李雪清,朝着小屋跑了进
去。

  「小淫妇今天想要前面还是后面?」

  「嗯……两边都想要………」

  「我就知道……呵呵。」

  「……………你自己也玩得很高兴嘛。」被丢在原地的蔘主无奈地嘀咕道:
「这炉子好歹先收起来啊……」

  没理会蔘主的抱怨,一进屋里,王蝉就把李雪清扔到了床上去,虽然在外头
也挺有情趣,但没有床铺或者垫布,很难进行各种「姿势」的操作。

  更何况,作为李雪清时常休息的处所,这屋子怎么可能没有别的道具呢?

  比如说床铺,为了对抗修仙者的体魄──主要是王蝉的本体,用的是一般用
来炼製内甲和木系法宝的金刚木,这样才不会干到一半把床震垮了,而现在拿来
绑住李雪清手脚的绳子,则直接是法器「如意索」的低配版本了。

  「讨厌啦……衣服…还…没脱呢………」

  「不脱不是更有情趣吗?」王蝉淫笑着伸出手来,熟练地解除了女孩正面的
防御,除了肚兜以外,其他的衣物都还留在她身上,却已经没了多少遮蔽的效果

  「果然都湿了啊……」女孩白嫩的大腿依旧夹得紧紧的,但依旧能清楚看到
两腿间的水渍,当王蝉的手放到她腿上时,李雪清的娇躯瞬间抽搐了一下,然后
随着他的抚摸而发出一阵阵难耐的呻吟。

  邪恶的手指挤开了女孩柔嫩而有力的肌肉,直接碰触着淫水的源头,让她忍
不住绷紧了纤细的双腿。

  「嗯…快点……啊……」李雪清淫蕩地扭着腰部,饥渴地追求更多的快感刺
激。

  「真是越来越淫蕩了。」王蝉抚摸着女孩灼热的娇躯,熟知李雪清本性的他
也不打算再拖延下去,立刻提枪上马,大肉棒一鼓作气地朝着她的最深处冲撞了
过去。

  像李雪清这样已经尝到肉慾快感的媚骨少女,要是故意撩拨她的慾火却不予
以满足,她可是会气得跳起来揍人的!

  「嗯…啊啊……好…好棒……嗯……就…这样……姦人家……小淫穴…啊…
每次…都……嗯……被…干得…好…好爽哦……啊……亲爱的……嗯……再……
再姦……用力……点…啊……」李雪清媚眼如丝地淫叫着,虽然手脚都被绑着,
但她还是努力挺起腰部迎合着王蝉的抽插。

  少女丰满的乳房在王蝉激烈的冲撞下不断晃动着,搞得他堂堂一个化神中期
妖修都有点眼花,法诀一动,束缚着李雪清手脚的绳子迅速解开。在李雪清还没
反应过来之前,王蝉的腋下再次化出了一对手臂,捧起她轻盈的娇躯,原本的双
手则抓住了她胸前彷彿在施展催眠术的肉球。

  「呀啊…手……变多了……嗯……啊……把…人家……抱起来……做…什么
……嗯……肉棒…插得更……嗯啊啊…更深了啊~~」

  「昆虫有六足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王蝉一边把李雪清从床上抱起来,一
边云淡风轻地说道。

  作为昆虫,以六只手脚活动才是他们觉得最正常的状态,只可惜人形才是道
体,但这并不代表化形妖修不能变回原身,或者像现在的王蝉一样变得「不是人
」。

  「出门走走,呵呵。」王蝉露出越来越熟练的贱笑,感受着女孩一边嘤咛着
不要、一边却紧夹住自己腰部的双腿,调整了一下姿势之后就走了出去。

  如果是在问道宗或者坊市里头,王蝉自然不会这么大胆,但建木鼎中除了李
雪清和自己以外全都是灵药化形,就算被看到了也没关係。

  当然,这是王蝉这位万年独居老宅男的想法。

  但这对李雪清来说却是无比羞人的一件事,而且在她的内心深处,似乎又回
忆起在炎凰洞府里头被炎慾圣魔在幻境里头玩弄着的事情,不同的是……这回是
真的!

  看着被王蝉抱出门、股间仍旧被抽插着的李雪清,灵药小童们好奇地聚了上
来,一道道纯真的目光看得李雪清浑身发烫,只能害羞地把脸埋在王蝉的肩上,
报复似地张开樱桃小嘴朝着对方的肩膀轻轻咬了下去──虽说重重地咬也咬不破
化神妖修的肉体就是了。

  「呜嗯……被…被看到了…啊……」李雪清轻声娇嗔着,但王蝉却发觉她的
小穴变得更加湿热缠绵,不仅没有抵抗,甚至还主动轻轻扭摆了起来。

  「嗯……」等到李雪清抬起头来时,王蝉看见少女绝美的脸庞上洋溢着三分
羞耻、两分期待,剩下的一半却全是荡漾春情,心中的坏点子不由得泉涌而出。

  「机会难得,我们去绕一绕吧。」

  「呜啊…不……不要…动啊……嗯……」一如王蝉的预料,才刚走出几步,
李雪清就已经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声来,因为他每踏出一步,肉棒就会朝着敏感的
穴心顶过去,虽然动作不大,但因为体重有不少都靠那边支撑着,带来的冲击自
然更强烈了。

  不得不说,建木鼎中的风景还是很好看的,清新的空气、澄净的天空,蜿蜒
的河流与水晶般的湖泊,再加上一亩…顷顷属性各自不同的灵药聚集在一起后蔓
延出来的灵雾………与传说中的仙境相比就只差没有仙鹤仙鹿而已了。

  不过,虽然没仙鹤,灵药小童们却是有的,对于人类、或者说非灵药同类的
好奇心促使着他们在看到李雪清与王蝉之后各显神通地跟了上来,一个个都躲在
灵药田里看着他们。

  「呜啊……嗯…啊啊……不要…看……嗯…碰…碰到了……啊嗯……」浑身
赤裸的美少女紧搂着王蝉,红通通的小脸埋在他胸口当起了鸵鸟,但王蝉的动作
却让她不断发出诱人的淫叫声来。

  「对了,还忘了后面也要。」手够多的王蝉从储物袋中摸出一根和自己肉棒
一样尺寸、灵石灵力双驱动的「电动」假阳具,在女孩似喜似嗔的娇啼声中将之
整根塞入她的后庭,尾端特殊的形状让假阳具刚好能卡住肛门,不虞掉落。

  「啊……动…动起来了……呀啊……」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折磨后庭,但李雪
清却觉得这次的感觉特别激烈。

  「好啦!出发!」

  「呜啊~啊…慢…慢一点啊……嗯……小穴…要被…撑破了……啊……要死
了…人家…快要…出来了……啊啊…太……太快了……啊啊~」

  听着女孩的淫叫声,王蝉的步伐不知不觉地快了起来,最后乾脆直接变成跑
步。

  「呀啊…不……不可以…啊啊……呜…啊啊………」女孩撒落的淫水在田间
小路上製造出了一条让人绝不迷路的记号,一开始还能迎合着王蝉动作的她,随
着一次又一次令人目眩神迷的高潮而快速流失体力,要不是王蝉手多、固定得好
,只剩下低吟娇喘能力的她早就掉下来了。

  「呜…啊…小穴…穴……被…干…干得……一直……洩……啊……」

  充满成就感的王蝉喜孜孜地捧着少女香汗淋漓的雪臀,抚弄着她的乳房和肌
肤,脸不红气不喘地跑了一个时辰,才终于发现自己跑得有点远……然后原地转
身、原路返回。

  又一个时辰之后,已经被干得昏迷又清醒了好几次的李雪清才终于回到了木
屋前,但王蝉可没有轻易放过她的打算,他一双手抓着少女的臀部,一双手抓着
她的双臂,让她呈现九十度交角的悬空姿势,在一大群灵药小童热切的围观之下
,狠狠地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不…不行了……已经…不能再……再洩了…啊……啊啊~」

  「呵呵,在我射精之前,妳可不能喊不行啊……」王蝉暗自庆幸着自己之前
偷偷学会了苍穹书库里头的一套叫做《东华阴阳宝术》的房中祕术,不然常常被
这淫乱女孩的名器小穴榨精实在有些丢脸。

  哪像现在,连续干了两个时辰还是战力充足,越干越有劲!

  当然王蝉也不会一直干下去,毕竟他也清楚对女孩就得给点甜头,而对李雪
清来说,浓稠量大的精液就是最棒的报酬。

  同时,王蝉也能感觉到,虽然娇躯已经软得像麵条一样,但目光迷离的少女
依旧还是努力夹紧着肉穴,让性器官的摩擦能更大一些,也不知道是想让他早点
射精或者只是希望获得更强烈的快感……王蝉觉得应该是后者。

  「啊…呜……不…小穴…不行了……被…干…干得……一直…在……抽搐啊
……呜嗯……」

  又狂抽猛干了一刻多钟,王蝉才把腰往前猛顶到底,将灼热的精液朝着女孩
的子宫深处一次又一次地喷射了进去,其量之多……很明显已经忘了要留给其他
母蝉这件事了。

  「咿啊!啊……射……射得…小穴……不…不行了……啊~~~」被四只手
和一根肉棒挂在半空中的李雪清,在已经射了近一盏茶时间却似乎毫无停止迹象
的精液冲击下,香汗淋漓的娇躯一阵颤抖、两腿瞬间绷直又立刻软了下来,整个
人终于被射得喷出了纯浓的阴精后彻底晕死了过去。

  拔出肉棒,王蝉驱散了发现没什么好戏可看的灵药小童们,抱着两腿之间还
不断逆流出白浊精液的美少女进入屋里,将她放到床上。

  肉体得到超限满足的媚骨少女海棠春睡的模样让王蝉差点又鸡动了起来,虽
然不愿意承认,但道体确实比较能感受性爱的快乐,也难怪人类里头有那么多为
了性慾的满足干出无数匪夷所思事情的货色了。

  「《东华阴阳宝术》还是需要再多练练啊,不然哪天翻车就不好了……话说
回来这丫头好像有个闺蜜也挺……唔!我在想什么呢?」王蝉楞了一下,给女孩
盖上辈子后逃命似地离开了木屋。

  「动物真奇怪。」多少还是关注着这边的蔘主锄着田,轻声呢喃着,田中的
灵草药似乎也用摇曳的枝叶表达出自己的同意之心。

  ※※※※

  「小云~~」做完任务的洪云,才刚踏出任务殿的大门,就被李雪清飞扑过
来的温软娇躯抱住了。

  虽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但洪云似乎是忘了这回事,下意识地就搂住了李雪
清的纤腰,两个绝色少女无暇的脸庞与红润的双唇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越来越
靠近………

  「咕嘟!」不知道是谁吞了口唾沫,在已然死寂一片的任务殿前广场上竟弄
出了惊雷的效果。

  除了那些有莫名期待感的人以外,还有几位曾经和明道一起嫖过的人这时候
也突然觉得刚到手的灵石似乎又有飞出去的倾向,赶忙运功压抑蠢蠢欲动或者早
已进入备战状态的二弟。

  之前就是玩得太过火才搞到身无分文,可不能再……算了,有机会还是上吧
!灵石赚来就是要花的嘛!!

  可惜,两女虽然肢体动作十分亲密,但──主要是洪云──还留着理智,没
有把两人在洞府里头的花样拿出来用。

  离开任务殿之后,李雪清带着洪云回到洞府,打开禁制之后才穿过圣门进入
建木鼎中。

  「虽然听说过了,但亲眼见识还是挺震惊的呢!」看着仙境一般的鼎中世界
,洪云忍不住讚叹道。

  「还有两个鼎没有认主哦!」李雪清说道。

  「我是剑修,不打算炼丹炼器,认主只是浪费宝物而已。」洪云说道。虽然
修为很低,但洪云却隐约觉得造化三鼎的主人似乎背负着某种大因果,李雪清踏
上炼丹师这条路,或许不完全是她个人的决定。

  「哦!」李雪清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开了个门,带着洪云前往天道圣宗。

  「好浓…郁的灵气!」洪云本来想说的其实是「浓稠」,但一瞬间想到某种
白色液体,于是改口了。

  放眼望去,整座山…应该说好大一片山脉全都「泡」在几乎要化为液体的灵
气雾中,在这种环境下,就算是一棵杂草也能变成灵药,更不用说已经在这里泡
了超过一万年的建筑物和石头了。

  「好大!」洪云张大了小嘴,发出会令李雪清想歪的惊呼。

  苍穹书库外面看起来大,里头更大,放着几亿本藏书的书架连绵不绝到天边
,连李雪清至今都还没摸到对面的墙壁。

  「几亿本……」对于这个藏书量,洪云一边表示不意外,一边吓大了嘴巴。
以宋国修仙界来说,能有几万本修仙相关的藏书就已经可以称得上一句「底蕴深
厚」,里头要是有几百本功法神通,那这宗门就可以加上一句「首屈一指」,如
果这几百本功法里面有一本以上能修练到化神期,那真的就是大宋第一宗门了。

  然而,眼前的苍穹书库把全世界的宗门通通辗压了!

  根据柜檯的纪录,书库里头光是功法就有几百万本,其中一半以上是能修练
到化神期的,「至高功法」更有数千部,包括洪云现在练的《终极剑典》在内。

  不仅如此,苍穹书库里头还有各种杂学,修仙百艺都能在这里找到,而且都
是由浅入深完整传承,比起外头那些东一块西一张的拼装货色不知道高明到哪去
了!

  「咦?这个门是……『禁书库』?」坐着飞行蒲团四处观光的洪云眼尖地发
现一道门从书架之间闪过,赶紧倒退回来,才终于发现这个并不算大的门户。

  「禁书……」李雪清似乎想到了什么,娇俏的小脸红了起来。

  「我觉得不是妳想的那种禁书。」熟知李雪清德性的洪云十分冷静地说道。

  虽然叫做禁书库,但法宝级的金属大门并未上锁,李雪清只是轻轻一推就开
了,只是比较令人尴尬的是门是朝着左右滑开,和李雪清的一推之力毫无瓜葛。

  小脸微红的李雪清带头走了进去,里头又是一片广大的书架空间,连外头书
库中用以让人休息或者坐着看书的休闲林园造景都有,看起来就像个小苍穹书库
一般。

  「上古顺修为什么要在书库里头放山水园林啊……」洪云看着被阵图隔绝水
气的假山流水甚至是凉亭,有些狐疑地说道。按她想来,修士们只需要複製一份
玉简,花不了多少时间吧,为什么还要特地弄一堆只有休闲和美观功能的东西出
来?

  「不知道,不过真的挺漂亮的啊!」李雪清说道。在凤舞楼里生活了那么久
,对于庭园造景的观赏能力自然是有的。

  不一会儿,洪云又在左手边的墙上发现另一扇大门,这门终于上锁了,令推
拉了老半天的洪云莫名有些感动,彷彿见到了熟悉的老朋友似的。

  大门上方挂着一块上书「禁器库」的牌子,从真的上锁的情况来看,里头的
东西肯定十分恐怖。

  洪云探险的同时,李雪清则是在禁书库的管理柜檯看着说明,漫不经心地拿
起最后一本入库的书……

  在上古顺修年代,禁书库又被称为「异世界书库」或者「诸天书库」、「众
圣书库」,里头存放的是曾经穿梭万界来到天道山的众多圣者--圣魔、圣仙、
圣神、妖圣、冥圣与真灵--所带来的异世界知识,而李雪清此时拿在手上的金
书,正是后来被认为改变了修仙界结构、号称「仙法禁书目录」的某个异世界圣
典。

  其名为--

  《自然科学原理与方法》!!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