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质高雅的大学教师妈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没钱了,没钱了,常听人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现在这句话在我眼里绝对是一个至理名言,病我是没有,可是钱呢……哎,可怜啊。

  虽然我刚满十六岁,可我还是很想理直气壮的对老妈说:“妈,现在的物价都高到什么程度了,您都涨工资了,就不能行行好多给点零花钱么,不要那么残忍,就一点点而已啦。”

  凭什么人家某某人就可以给儿子买一辆宝马,给她儿子成千上万的零花钱,我也是你的亲生儿子呀。

  借李俊的一百块钱已经欠了很久了,虽然我们是同学,可总拖着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偷偷的溜回了家,确定家里没人,就悄悄的爬进了爸爸妈妈的卧室,不停的翻找。哦,原来做贼就是这种感觉呀,胆颤心惊的,一点都不刺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发现新大陆了,这不是传说中的人民币么。虽然我只欠李俊一百块,可是都还给他,我花什么呢,

  哎,一张也是偷两张也是偷,万一妈妈发现了,我就死不认帐,打死我也不能承认自己是贼的。

  就在我刚准备离开卧室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防盗门的响动,什么?爸爸妈妈都应该在上班啊,怎么会忽然回来了?难道是天要灭曹?

  心里非常的害怕,可这个时候哪容得你多想啊,走爲上策是不可能了,只有找个地方藏起来了。可是就这么大个屋子,藏哪呢,听到客厅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我赶紧溜到了卧室南边的小阳台,用粉色的窗帘掩饰自己的存在。

  【茵茵,你的精力怎么这么旺盛啊,都逛了一上午了,我看你一点都不累呀,我就不行,脚都酸了。】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不会是雅姗阿姨吧。

  【姗姗,你怎么那么笨啊,才逛了一上午就累成这样,华光路那边新开了一家商场,本来我还打算去逛逛呢。】

  【那你也得让我歇一会吧,呵呵,你这么愿意逛街,是不是在分散自己多余的那份精力,宣泄对你们家老马的不满呀。】

  【臭姗姗,你在说什么呀,分散什么精力呀,我干嘛要对我们家老马感到不满呀,他又没少我吃没短我穿的。】

  【啊?想不到我们茵茵的兴奋点竟然这么低呀,有吃有穿就满足啦。】

  【生活不就是这样嘛,那你还想怎么样啊。】

  是啊,妈妈说的没错,生活就是吃喝拉撒。

  打开窗帘的一条缝,发现两个少妇模样的女人正坐在沙发上聊天。果然没猜错,那个坐在妈妈左手边的女人真的是她的闺蜜雅姗阿姨。

  哼,说实话,在我印象里这个女人就是个长舌妇,除了有几分姿色外,真的没有什么让人值得欣赏的地方。

  【不是我说你,你才多大年纪啊,才38岁呀,就学人家跳什么广场舞,真是浪费时间。】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啊,哪像你呀,夜生活这么丰富。】妈妈的脸上露出一股坏笑,呵呵,很明显是话里有话呀。

  【哎呀,你个坏茵茵,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个骚货了?你个大屁股妞妞,看我怎么收拾你。】

  【咯咯咯咯,不要啊,讨厌啦。】

  卧室里两个成熟的美女就像小姑娘一样嬉笑打闹着,其中那个穿着米黄色长裙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黄诗茵,是外国语大学的老师,十几年前就是个青春靓丽的美女。

  现在虽然上了年纪了,可是她从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浓妆艳抹,当然也不会素面朝天,不会像很多熟女一样,用在化妆台上的时间比厨房里还多,只是略施薄妆而已。

  穿衣服的时候也不像其他女人喜欢追逐流行和新款式,从不穿那种花花绿绿的衣服,款式简单大方,身上的饰品也不多,但是看起来却浑然一体,非常的搭配。

  妈妈已经不再拥有靓丽的青春,可是她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迷人的气质,她不会用暴露的装束来表达自己的美艳和性感,可是骨子里散发出的这种柔情和妩媚是掩饰不住的,犹如陈年老酒一样,越久越香,这种独特而略显高贵的气质总是会令男人回味无穷,爲之倾倒。

  如果说美女是百里挑一,那么有气质的美女就是千里挑一,既有气质又高贵性感的女人就是万里挑一了,妈妈就是这种万里挑一的女人,也许连妈妈自己都不知道她有这么大的魅力吧。

  坐在妈妈左手边的女人是妈妈最好的朋友,两个人从上中学时就是同学,二十几年如一日,姗姗阿姨比妈妈结婚早一年,听说她结婚的时候妈妈是她的伴娘,美丽的伴娘吸引了很多宾客的目光,直到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姗姗阿姨还有点耿耿于怀呢。

  不同于妈妈,姗姗阿姨虽然也算是个美熟女,不过她更喜欢穿那种五顔六色款式新颖又相对暴露一点的衣服,脂粉味也比较浓,十个手指甲上也涂满了红色的指甲油,黑色的网状长筒丝袜,可能这也是一种性感吧,不过更像是大众型的。

  【别闹了姗姗,人家怕了你啦。】

  【茵茵,你说你都这么大年纪了,看着还这么迷人,我就不行,整天都得靠化妆来吸引男人的眼球。】

  【你都多大年纪了,干吗还要吸引男人的眼球啊,你这么喜欢被男人看,是不是花痴呀,呵呵。】

  【讨厌啦,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欣赏啊,我看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的回头率那么高,以后我再也不和你一起逛街了。】

  【哪有啊,是你多心,我总不能沾上一脸胡子再和你逛街吧。】

  【哈哈,那好啊,现在就沾,我陪你逛一下午。】

  【死姗姗,你还当真啦。】

  【呵呵,我差点忘了,不许岔开话题,茵茵,你们家老马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满足你么?】

  听到姗姗阿姨这么问,妈妈的表情马上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哎……】

  【怎么了茵茵,不会是让我说到痛处了吧。】

  【该怎么和你说呢?】

  【这就我们姐妹俩,也没有外人,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呀。】

  【自从我们家老马得了糖尿病,是越来越不行了,前几年还凑合,虽然也不是那么硬,不过还勉强能做。现在……哎,连硬都不怎么硬了,有时我用了浑身解数把他弄硬了,我的情欲也来了,可是他刚插进来就软了,弄我的好难受,你也是女人,肯定知道那种感觉的,那功夫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妈妈的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一样让我吃了一惊,爸爸才五十岁刚过呀,就不行了么,怎么可能呀,糖尿病真的这么可怕么。

  【天呐,想不到你们家老马现在真变成老马了,就会认得回家的路了。当初我就不同意你们俩在一起,他足足大了你十三岁呀,你就是不听,还搞起了什么师生恋,现在后悔了吧,晚啦。】

  【别提以前的事了,当初我不也是觉得老马是个才子么。】

  【我说你就是目光短浅,就没想想以后怎么办。】

  【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埋怨了,再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想那么多干吗呀。】

  【你说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说这句话的人应该活在旧社会,你还真以爲是女人四十豆腐渣呀,傻瓜,现在流行的是女人四十一枝花啦。】

  【谁像你呀,整天打扮的像一枝花似的。】

  【哎,我要是像你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的话,我也不用刻意打扮自己的。按我说呀,你应该和老马离婚,再找一个男人。】

  哼,这个坏女人,人家都说甯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她竟然能说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话。要是在古代,都应该挨板子了。

  【死姗姗,说什么呢?我都多大年纪了。】

  【你说你自己多大?你还不到四十呢,以我们家茵茵的姿色,要是想找男人,从8岁到80岁不得排成一个加强团啊。】

  【讨厌死了,我哪有那么大魅力呀。还一个加强团呢,是358团么,呵呵。】

  【嘻嘻,茵茵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幽默了,其实你的魅力只是自己感觉不出来而已,我要是男人的话对你都得动心呢。】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和老马离婚的,因爲我还有儿子呢,我得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

  听到妈妈这么说,我一阵阵的感动,妈妈,我的妈妈,你真好。千万别像你身边那个骚货一样,损人不利己。

  【别提儿子了,你看你们家东东多好,我儿子跟他那混蛋老爹一样,是个色种。】

  【你儿子鹏鹏?他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了?】

  【那小子才不是东西呢,竟然偷看我换衣服,还以爲我不知道呢。】

  听到姗姗阿姨的话,我有点震惊了,鹏鹏虽然有点好色,可是他比我强多了,至少还有个女朋友呀,怎么能打他老妈的主意呢。

  【啊?你可是她亲妈呀,他怎么能……】

  【哎,悲哀吧,自己的儿子打我的主意,那天我是真的走光了,连我换内裤的样子他都看到了,还是这条内裤呢。】

  说着姗姗阿姨就掀起了自己那条黑色的短裙,我仔细一看,差点喷了出来,鸡巴就像触电一样来了感觉,因爲她穿的是一条黑色的丁字裤,只见内裤底下那条细的不能再细的带子色迷迷的勒住主人最神秘的地方,两片暗红色的大阴唇很明显的暴露在空气里。

  我靠,这个骚货,穿这么骚的内裤,你怎么不去日本发展啊。

  在她们的眼里,我可能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可是他们哪知道我已经看了不少的a片了,尤其喜欢看熟女类型的片子。

  看到自己的闺蜜穿这么暴露的内裤,妈妈的脸红的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

  【哎呀,死姗姗,你怎么穿这么风骚的内裤呀,多丢人呐。岂不是连他出生的地方也让你儿子看到啦?】

  【可不是么,我当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还有点小小的刺激呢,嘻嘻。】

  【臭姗姗,你这么色,不会是真想老母牛吃嫩草吧,就算是想吃也不会把你儿子吃了吧?】

  【去你的吧,我哪有你想象的那么色呀,连自己的儿子都想占了那还是人么,就算是吃也让我儿子吃你,哈哈哈。】

  【死姗姗,又没正型,再骚下去小心你儿子强奸你。】

  【他敢?你以爲哪个男孩子都和某某歌唱家的儿子似的呢,不过呢,要是你们家老马真满足不了你,你就去找我儿子吧,就冲咱们这么多年的好姐妹,我不介意,就勉强让你做我儿媳妇,哈哈。】

  去他妈的,这哪像一个做母亲的应该说出来的话呀。

  【哈你个坏蛋,我看你儿子这么色和你们家老关一点关系都没有,就随你这个骚妈妈,看我不咯吱你。】

  妈妈被姗姗阿姨羞的像个小姑娘似的,一脸红晕的扑在她身上抓姗姗阿姨的痒痒,别提多可爱了。

  【咯咯咯咯,我怕了怕啦,茵茵,我说真的,虽然你长得漂亮很高贵也很有气质,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再性感一点的。】

  【我都已经习惯穿成这样了,哪像你呀,穿的这么风骚。】

  【穿的风骚怎么了,你相信么,虽然你什么都比我好,可如果遇到同样一个男人,他一定追我不会选择追你,因爲他会觉得我比较容易接触,你就不行了,虽然他会爲你倾倒,可是却不敢追你,因爲你的一切都会让男人感觉怕怕的。】

  【是么?我这么难以接触么?我自己倒觉得我挺和善的呢。】

  【别傻了,我倒不是非想让你和你家老马离婚,我觉得你应该再给他几次机会的,你只有带一点变化,才能带给男人新鲜感的。】

  【怎么变化呀?】想不到妈妈听了姗姗阿姨的话来了精神,竟然认真起来。

  【还得我帮你吧,呵呵,我可好久没吃牛排啦。】

  【好啦好啦,别卖关子啦,晚上我请你吃。】

  【嘻嘻,这还差不多。】

  真不知道这个骚女人要把妈妈怎么样啊,还是偷偷的观察吧。

  只见姗姗阿姨脱掉了妈妈的短丝袜,一双雪白的小脚马上暴露在她的眼前,妈妈的脚真的好美,才36码,像一块美玉那样晶莹圆润,又像高档的丝绸那样滑腻,脚背上的肉色如透明一般,隐隐的映出几条青筋,十根青葱一样的脚趾让人恨不得捧在手里摸几下,放在面前吻一吻。

  接着姗姗阿姨又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瓶红色的指甲油,一点一点的涂抹在了妈妈的指甲上。

  【看看这多性感啊。】

  确实很性感,光是这双美脚就能勾起男人那最原始的欲望。要是用来足交的话,还不得爽死呀……靠,我在想什么呢,那可是我亲妈呀。

  【茵茵,怎么找来找去都是肉色和白色的呢,你没有性感一点的丝袜吗?】

  【就像你这种都是网眼的呀,色色的,人家才不穿呢。】

  【下午我们去买一条黑色的,你的美腿这么修长,要是再穿上黑色的丝袜,不得看死外面的那些色男呀,嘻嘻。】

  【讨厌死了。】

  【嘻嘻,让我看看我们的大屁股茵茵穿什么内裤呢。】说着姗姗阿姨就去掀妈妈的裙子。

  【坏蛋,你干嘛掀人家的裙子嘛。】

  真的有点费劲,不是说妈妈的裙子不够宽松,只是她的屁股太大了。在裙子被掀起的一瞬间,我觉得一阵阵的眩晕。

  虽然妈妈的小内内是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色棉质女性内裤,你也看不到里面包裹的任何隐私,可是那涨卜卜的感觉,像个刚蒸熟的大馒头一样,还是刺激的人想吐血。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大屁股,肌光盛雪,吹弹可破,肥而不腻,嫩的甚至可以捏出水来,绝对让你有一种想占有它的冲动,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海臀么。

  【茵茵的屁股还是这么大,真让人羡慕死了。】

  【去你的,这有什么好羡慕的,我都觉得是个累赘呢,裤子都不好买。】

  【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可不知道现在的男人都喜欢大屁股的女人,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好性感呢,尤其是做爱的时候,那啪啪啪的撞击声刺激死了。】

  【坏死了你。】

  姗姗阿姨说的没错,好像确实有很多男人都喜欢屁股大的女性,尤其是二十几岁的小男人,女人的大屁股绝对有致命的吸引力,当然也包括我在内。

  【茵茵,要不把我这条内裤送给你吧,嘻嘻。】

  【讨厌啦,让人家穿你穿过的内裤,看我不打你。】

  【嘻嘻,逗你玩呢,我今天又买了一条,你要是喜欢的话,送给你吧。】说着姗姗阿姨拿出了一条粉红色的丁字裤,哇塞,还是那种系带的呢,这么小的布料,成本也就两块钱吧,不过我估计至少要卖两百块钱。

  奸商,暴利呀,不过说真的,实在是太性感了,嘿嘿。

  要是穿在妈妈身上……我操,真龌龊,我怎么又乱想了。

  【有点太暴露了吧。】

  妈妈的声音和刚才有点不一样了,有点嗲嗲的感觉,两条美腿来回的摩擦,娇羞中透露出些许的暧昧。

  就冲这个表情和动作,如果姗姗阿姨是个男人的话,肯定会像一只饥饿的老虎一样扑上去了。

  难道妈妈要接受姗姗阿姨的馈赠么?

  不会吧,太凶险了吧。

  【要是男人看到你穿这么性感的内裤,不得疯掉啊,穿给你老公看看,看看他能不能找到十几年前的感觉。】

  【哎,十几年前……】

  【嘻嘻,别想了,穿上让我看看,可刺激了,细细的布料在那里摩呀摩呀的。】

  【那我不更难受啦,人家才不穿呢,就是穿了也不让你看,嘻嘻。】

  【我就要看嘛。】

  没想到的是姗姗阿姨竟然真的去拽妈妈的内裤,内裤已经被拽到大腿上了。

  我靠,我他妈日呀,就在这一瞬间,我的眼睛里竟然进了沙子,除了一团黑影,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啊。

  这么好的机会竟然错过了,真想找一个无辜的脑袋冲上去爆锤一顿呐。

  【别闹啦,好不容易今天没课,咱们赶紧去逛街吧,晚上请馋猫吃牛排。】

  【我可要吃法式t骨牛排哦。】

  【好的,就会挑贵的吃……….】

  终于走了,她们终于离开了,我在阳台那都快被晒化了。

  丁字裤妈妈留下了,就仍在枕头下面,太可惜了,没看到大屁股妈妈穿丁字裤的样子。

  就连她的禁区也没看到,这可能是唯一一次看到妈妈阴户的机会了,竟然错过了,真想把眼睛里那粒沙子捏碎了,不,应该把那该死的沙子煎了炸了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不过心里也有点庆幸,要是她们在家聊上一下午的话,我可就惨了。

  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学校的时候算是没有迟到。放学的时候,还了李俊的钱,又去kfc潇洒了一次才回到家,爸爸妈妈正在吃晚餐。

  【儿子,赶紧洗洗手吃饭。】

  【我吃过了,你们吃吧,我回房间做功课了。】

  哎,看了看苍老的爸爸,我真的有点替妈妈担心,妈妈还是一枝花,可爸爸已经五十多岁了。

  从一个普通的大学老师熬成了国通大学的教授,到处去讲课,不过也熬成了一个老头,职称有了,钱有了,跃层的大房子也有了,可白头发却也更多了。

  在此敬告各位,做什么都不要做贼呀,从她们回到自己的卧室,我就一直忐忑不安的,生怕她们发现我偷钱的事,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啊。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啊……哦……啊……哦诶……

  对了,这首歌没有歌词,唱的都是内心的跳动和感受,难听死了。

  爲了保险起见,提前做好甯死不招的准备,我悄悄的爬上跃层的二楼,门已经关上了,只能把耳朵紧紧的贴在门上面,偷听他们的对话。

  【老公,你看我好看么?】

  【好……好看,你这是哪来的内裤啊,是不是有点太内个了……】

  我靠,妈妈不会是穿了那条姗姗阿姨送给她的丁字裤了吧,有点太刺激了吧,可是我看不到诶。

  【哼,那你……你的意思是说我发骚啦。】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亲爱的老爸呀,out了吧,怎么能这么没有情调呢,辜负了妈妈的一片情意。

  【那你是什么意思呀,整天就知道看你那些破书。】

  【茵茵,你今天是怎么了?吃枪药了吧。】

  【我……我……人家只是想给你个惊喜而已,想不到你却……】

  【好了茵茵,我不看了。】

  卧室里传来了异样的响动,我靠,他们是在做爱么。作爲儿子,我怎么能偷听父母做爱呢,太下流了吧,虽然心里在责怪自己,可我的耳朵却贴的更紧了,过了好一会才听到妈妈的声音。

  【老公,你终于硬了,快进来,茵茵忍不住了。】

  【嗯。】

  【老公,你怎么了?折腾了这么半天,好不容易硬了,怎么又软了?】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对不起呀。】

  【算了吧,你也别难过了,也许你太累了,过几天就好了……】

  刚刚升起的火苗,就被无情的浇灭了,我甚至感觉到了妈妈有多么痛苦。虽然门外就有人能代劳,可是我没法下手啊。

  生活就是这样,总有让你不如意的地方。

  这天是周末,爸爸去另一所大学讲课了,只有我和妈妈在家,就在我准备找借口出去玩的时候,那个长舌妇又来了。

  哼,准没什么好事,看到她们俩进了妈妈的卧室,我也悄悄的爬上二楼,偷听她们的对话。

  【茵茵,怎么样?穿了我送给你的法宝,你老公是不是变得龙精虎猛啦,嘻嘻。】

  【别提了,都气死我了,我老公觉得我穿那条内裤是在发浪。】

  【不会吧,这么没有情趣啊。】

  【弄了半天,淌了一脸汗,终于硬了,可是才几十秒又软了,难受死我了。看他那可怜的样子,我还得安慰他一下。】

  【哼,要我说呀,就跟他离婚得了。】

  【不能的,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就算不爲老马想,也得爲孩子想想啊。】

  【啊?你以爲你是杨门女将呢,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

  【那也不行的,我忍不下这个心。】

  【哎,我也不是非让你离婚,你可以在外面找个情人嘛。】

  【哎呀,你个死姗姗,不许乱说,你想让我养小白脸呀。】

  【谁让你养小白脸了,就凭你的姿色还用包养男人啊,你要是想的话,就去个酒吧了,舞厅之类的地方,遇到中意的男人就献身,嘻嘻。】

  【别胡闹了,那个地方哪有好男人呐。】我靠,妈妈不会是动心了吧,千万不要啊。

  【好男人?你说的是好男人么?呵呵,你又不是想嫁人,就是玩玩么,你需要一根大鸡吧,人家需要一个像茵茵这样的极品女人,各取所需啦。】

  【坏死了,说的那么难听。】

  【要不你去陪我儿子得了,让他干你,省的他老想动我的心思,搞不好我儿子还是处男呢,你赚了,嘻嘻。】

  【坏蛋,哪有你这么当妈的,把自己的好姐妹往自己儿子怀里推,看我不打你。】

  【咯咯,说正经的,你这么下去真不是办法呀,会把自己憋坏的,如果估计不错的话,你的骚逼还是粉色的吧,嘻嘻。】

  【讨厌死了,这就是正经话呀,你才是骚逼呢。】

  我勒个去,骚逼这两个字从妈妈嘴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动听啊。

  【茵茵,你刚刚调到外国语大学,感觉怎么样啊。】

  【还不错啦,每月多挣五千多块钱呢,你以爲好处费是白给校长的呢,花了我三十几万呢。】

  什么?妈妈现在每月多挣五千大元了,可是我的零花钱连一毛都不多给,太不仗义了吧。

  【这钱花的多值呀,几年就都赚回来了。嘻嘻,你们学校那些老师和学生看到你这个高贵又性感的美熟女教师,肯定恨不得拔下你的裙子,把你按到在桌子上……】

  【哎呀,没正型的,不许你乱说了。】

  哎,真可惜,看不到妈妈此时的样子,一定非常的可爱吧。聊了好一会,她们俩才出去逛街。

  那天放学,妈妈要我去她的学校等她,非要给我买几本学习用的教材。自从妈妈调到这所新大学教课,这还是我第一次去呢,外国语大学果然不一样,比我们高中大多了。

  看到妈妈还在办公室整理着什么,我就到处参观了一下,哎呦,肚子好疼,我要上厕所啊…….

  来到了宿舍楼,终于看到了一个老师模样的男人……

  「叔叔,请问男厕所在什么地方?」

  「左拐再左拐最里面就是男厕所了。」

  「谢谢叔叔。」

  左拐再左拐走到尽头,看到了此时我最需要的厕所,简直就像沙漠中的绿洲,什么兔子呀野马呀绝对没我跑得快。

  原来大便也能这么享受啊,可拉的正爽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非常的有力,以我多年蹲坑的经验来判断,这应该是两个人。

  「也不知道爲什么,只要一上黄老师的课,我就非常的兴奋呢。」

  「嘿嘿,你以爲只有你兴奋啊,我也是呢,想不到我们学校竟然调来一个这么高贵性感的尤物啊。」

  「何止高贵性感呐,她身上这种特有的气质是我从没见过的。看得出她已经是个少妇了,不过我觉得她这样的极品少妇要比那些喜欢娇柔造作的女孩子强多了。」

  「这点我绝对同意,不过我更喜欢他的大屁股,好肥啊,走起路来真她妈让人吐血呀,我的鸡巴都硬死了,真想把她按倒了,脱下她的裙子,狠狠的干她的嫩逼。」

  「嘿嘿,如果有一天你去见上帝了,上帝要是问你怎么死的,你一定要对上帝坦白,你是硬死的。」

  「哦,你真是个混蛋,那种死法简直太痛苦了,我甯愿爽死。」

  「嘿嘿,我更想干她的小屁眼,估计她那里还是处女呢,哦哦哦,一定爽死了。」

  「天呐,你的鸡巴那么粗,要是插进黄老师的屁眼,肯定会操开花的,还不得把她干死呀。」

  「什么?把她干死?我怎么舍得呀,这么极品的女人,要是能干她屁眼一次,就是让我死,我都愿意的。」

  「哈哈,你这么黑估计没什么希望了,有机会我去泡她。」

  「哦,如果你真的把她干了,别忘了和我分享一下啊。」

  「嘿嘿,八字还没一撇呢,到时候再说。」

  我果然没猜错,真的是两个人,真大胆呀,在厕所里意淫自己的老师。虽然我也意淫过自己的音乐老师,不过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可是他们那有点猥琐的对话,又引起了我的猜疑。这两个人口中的黄老师,长的这么性感迷人,会是谁呢?

  听他们说还是刚调过来的,难道是我的妈妈么?

  嗯,应该不会错的了,一个名牌大学里能有几个刚调过来的女教师啊,还是个极品美少妇。

  听他们谈话的语气,似乎有一点生硬,有点像外国人,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定是妈妈教过的学生,等我穿上裤子出去的时候,走廊里已经没人了。

  我靠,太夸张了吧,又是操嫩逼又是爆屁眼的,你们这帮混蛋就意淫吧,我妈可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女人,硬死你们这两个狗日的。

  铃铃铃,电话响了,是妈妈打来的,她正在校门口等我呢,看样子是忙完了。

  好无聊啊,又要去买教科书,一种要上刑场的感觉笼罩着我,咳,我连看书都不愿意呢,就更别提去买书了。

  「妈,我好饿呀,咱们先去吃饭吧。」

  「吃吃吃,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呢。你的成绩都快倒数了,再不好好学习,看我怎么收拾你。」

  妈妈的样子看起来好可怕呀,搞的我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哦,知道了。」

  又被妈妈数落了一通,苦命的孩子啊,我撅着嘴,就像别人欠我好几万似的,非常不情愿的跟在妈妈后面缓慢的前行,那速度真是要多慢有多慢。

  什么东东这么刺眼,难道是传说中的黑丝么?

  我操,走了这么半天我才发现,妈妈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的丝袜,真他妈太性感了,白皙修长的美腿搭配上黑色的丝袜,那叫什么来着,对,叫绝配。

  哎,太诱人了,走在后面,我不住的感慨,妈妈的肉体虽然很丰满,却一点也不胖,腰也很细,走起路来,腰肢摆动的很特别,带有一种足以让绝大多数男人心跳的性感和韵致。

  大屁股不停的扭啊扭的,我的亲妈,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你走路的姿势的确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啊,就连我这个亲生儿子都有点蠢蠢欲动了。

  到了书店,妈妈就像拽一条狗一样拉着我直奔教材区,我好想对妈妈说「妈,我想看书,给我买两本漫画吧。」

  可我是个怂蛋,只敢想想而已。

  「miss黄,是你么?你也在这买书啊。」

  我靠,冲妈妈打招呼的是个外国人啊,真想不到妈妈也和国际接轨了。

  「tomy,怎么是你呀?好巧啊。」

  「是啊,我想买几本有关中国历史方面的书籍看看。」

  「呵呵,真想不到你一个美国人对中国历史还这么有兴趣呢。」

  「虽然我是个美国人,不过中国历史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很值得研究呢。」

  我操,眼睛真的是蓝色的,更想不到的是这个美国人还知道什么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呢,不得不承认,这个叫tomy的白种人长的好高大好威猛啊,目测身高大概有一米九五以上,一身的肌肉,就像斯瓦辛格一样,不会是个拳击手吧。

  不是有种族偏见,可我一直都觉得外国人看着有点别扭,白人太白了,黑人又太黑了。

  买历史书?这个混蛋不会是想讨好妈妈吧,我妈妈是教语文的,我看过大学的语文书,和历史课差不了多少的。

  哎,是不是我太过敏了,只要是和妈妈搭讪的男性,不论年纪大小,我都觉得他们对妈妈是图谋不轨。

  而且这个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不知道在哪听过呢。

  「黄老师,你是一个人来的么?」

  「不是,是和我儿子一起来的,我这个臭儿子,不好好学习,我就是想多给他买点补习类的书籍。东东,你过来。」

  「miss黄可真是个负责人的妈妈。」

  听到妈妈叫我,我像看到救星一样,也许妈妈会忘记教科书这件事吧。

  「这是妈妈的学生,你要叫哥哥。」

  「tomy哥哥好。」

  「你好,东东。我的上帝,黄老师,这是你的儿子么,都这么大了,怎么可能呢?」

  「tomy你说什么呀,什么不可能啊?」

  「哦,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而已,您的儿子都这么大了,难道您十几岁就……就结婚了么。」tomy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我看得出这不是僞装的,因爲妈妈的样子确实很年轻呢。

  「呵呵,tomy可真幽默,在中国怎么可能十几岁就结婚呀,我儿子快十六岁了,我也是个快四十岁的人了。」

  「天呐,miss黄,你没和我开玩笑吧,您真的快四十岁了么,怎么可能啊。」

  「爲什么不可能啊。」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一直以爲……」

  「以爲什么?」

  「要不是您自己说出来,我一直以爲你还不到三十岁呢,你和东东站在一起就像是姐弟一样。」这个混蛋不知道是说妈妈年轻,还是说我长得成熟。

  tomy大哥,什么三十不到哇,姐弟呀,你真的不觉得这种夸人的方式有些老掉牙了么。

  「呵呵,你就别捧我啦。」

  「我从不喜欢恭维人的,说的都是实话呢。」

  女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女人,似乎都很愿意听别人夸她们年轻貌美,我看妈妈也不例外,听到tomy那略显夸张的赞赏,妈妈露出了既羞涩又很甜美的微笑。

  寒暄过后,妈妈并没有忘记买教科书的事,让我大失所望,来到收款台,tomy抢着交款。

  嘿,tomy,你已经摸到我妈妈的玉手了,不要借着交款的机会占美女的便宜啊。

  「miss黄,相请不如偶遇,我们一起吃晚餐吧。」

  「这……好吧,不过刚才东东的教科书是你花钱买的,吃饭就要老师请客了,事先声明你可不许和老师抢哦,否则老师会生气的呢。」妈妈的样子好认真哦。

  「这怎么好意思呀,我可是很能吃的。」

  看出来你很能吃了,否则怎么能长得那么健壮啊。

  「呵呵,你就是再能吃老师也请的起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东东,你喜欢吃什么呀。」tomy低下头微笑的注视着我,看他的样子人还不错的。

  一想到妈妈对我那么吝啬,还逼着我买教科书……哼,东东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既然老天赐给我这个机会,我就要吃她一顿,要大吃一顿,看到书店对面有一家西餐馆,我的馋虫马上就给勾出来了,没记错的话,我好像还从来都没吃过牛排呢。

  「我想吃牛排,嘻嘻。」

  「好吧,我们去吃牛排。」

  哈哈,吃牛排啦,不得不承认,tomy很有礼貌,也很细心,主动帮着我和妈妈调整好了椅子的角度,还双手把菜单递到了妈妈面前。

  「老师,您先点吧。」

  「tomy,还是你先点吧,我吃不了多少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服务生。」

  「来了,先生。」

  想不到这个西餐馆的生意还不错,几乎坐满了顾客。

  「您好,请问有什么能爲您服务的。」

  「给我一杯鸡尾酒,一份鸡丁沙拉,一份炸土豆条,一份法式鹅肝,一份黑椒牛扒。」

  「请问您的牛扒要几成熟的。」

  「七成熟的,因爲我喜欢吃嫩的,要一口就出汁的那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tomy看了看坐在他对面的妈妈,我操,这混蛋不会是话里有话吧。

  「请问您的太太呢?她想吃些什么?」

  这个傻逼服务生,你是故意的还是新来的呀,看不出我妈妈的年纪比他大那么多呀。

  再说哪有这么问的呀,你应该这么说,很高兴爲您服务,请问这位高贵的女士想吃些什么呢。

  服务生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妈妈倒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看到她那扭扭捏捏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反正我是这么认爲的。

  「我……我不是……」还没等妈妈辩解呢,tomy就把菜单递到了妈妈的面前。

  「miss黄,我这么年轻,服务生都把你当成我太太了,你自己说说,刚才我在书店说的话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吧。」

  听到tomy这么说,妈妈抿嘴笑了笑,似乎没有再辩解的意思了,因爲再辩解下去,倒显得有点小肚鸡肠了。

  「尊贵的太……miss黄,看看你想吃些什么?这家店的烤番茄菲力牛排不错,口味很地道,很适合你这样的女士。」

  我靠,是不是顺嘴了,这个混蛋不会是还想占妈妈的便宜吧。

  「好吧,那就给我来一份烤番茄菲力牛排,一杯英式红茶,再来一份水果沙拉。」

  妈妈真的接受了tomy的意见,什么?肥力牛排,会不会太肥了呀。

  「呵呵,老师吃的这么少啊,怪不得身材保持的这么好,原来是有秘诀的。」

  「还什么好身材呀,这么大年纪,都快成老太太了。」

  看到妈妈那么受用,觉得tomy又要说话,他嘴巴刚张开一半,就被我打断了。

  「喂喂喂,你们点完了么,好像我还没点餐呢吧。」

  「哈哈,实在对不起,差点把东东忘了,东东喜欢吃什么?」

  我操,把我当空气了,有这么帅的空气么,虽然个子没你那么大,可再怎么说也算个人呢。

  「我要冰柠檬茶,炸土豆条,意式海鲜饭,法式牛扒……」

  点了一堆我连见都没见过的东西,这个时候我发现妈妈的表情有点变了,不会是嫌我点的太多了吧,保守点估计,这顿饭不花她一千也得花八百。

  我心里这个痛快呀,这个爽啊。哼,一个月挣那么多,这就是只给我买教科书不给我涨零花的后果。

  「就知道吃,要是在学习上能用十分之一的劲也不会这么让人操心。」

  老妈呀,这还有外人呢,能不能不提学习的事呀,给我留点尊严吧。

  「miss黄,东东还小呢,不用这么逼他的。」

  「不逼他?你是不知道,他都快倒数了,要是学习再上不去,我就给他找个家教,天天逼他学习。」

  tomy一边听妈妈数落我,一边呆呆的看着妈妈,哼,难道妈妈生气的样子也这么迷人么,我好怕怕哦。

  「miss黄,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给东东当家教的。」

  「呵呵,tomy,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家东东不止英语不好,其他科目也有点糟糕的。」

  「先补一科是一科嘛,东东这么小,可以慢慢来,如果恶补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的,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嗯,我也是被这孩子气坏了,仔细想想,好像你的见解也有一定的道理。」

  真想不到妈妈竟然认同了tomy的话,哎呦,tomy大哥,小弟在此跪谢了,如果来个全方位的大补课,我真的要疯了。

  「我就是有点搞不懂,我是一个老师,东东他爸爸是个大学教授,可是他爲什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是么?师公很厉害呀,这么年轻就当上教授了,真让人羡慕呢。」

  「年轻什么呀,我老公都五十多岁了。」

  看到妈妈那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有点蒙了。

  老妈在想什么呢?连tomy都羡慕她有个这么优秀的大教授老公呢,她应该很自豪才对呀,可是妈妈的眼神却多了一丝的忧伤。

  爲什么眼神里会有一丝忧伤呢,可能是因爲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吧。

  tomy笑了,笑的有点不自然,眼睛里闪烁着什么。操,蓝眼睛就牛逼呀。

  「服务生,再来一份牛扒。」

  我靠,怪不得长这么大个,原来这么能吃呀,佩服,佩服。这一餐大约吃了一个多钟头,期间tomy又叫了一份黑椒牛扒。

  「tomy哥哥,黑椒牛扒真的这么好吃么?」

  「嗯,我和别人不一样,不喜欢新生事物,不论是实物还是人,认准了就很难改变的。」

  「服务生,给我也来一份黑椒牛扒,再来一份德式烤香肠和一份炸土豆条。」

  tomy哥哥他也太没风度了,在外人面前还这么能吃,真不害羞。虽然我也很能吃,可我是小孩子嘛,正在长身体呢。

  不过这也可能是外国人的习惯,比较随意,不愿意假惺惺的吧。

  大快朵颐,一个子爽,只有妈妈吃的少,我和tomy哥哥都吃了好多,就像是免费的一样。

  「呵呵,你们吃饱了么?」

  「吃饱了。」

  「我也吃饱了,好饱呀,下次还来这儿吃。」妈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如果tomy哥不在,她肯定会冲我发飙的。

  「服务生,买单。」

  哇塞,环境这么优雅的西餐馆,还吃了这么多,这一单得多少钱呀,一千块是远远不够了。

  「女士您好,已经有人买完单了。」

  「买完了?」听到服务生的话,妈妈非常的吃惊。

  「确实买完了,您不知道吗,就是您对面这位先生买的单啊。」

  「哎呀,tomy,都说好了是老师请你吃晚餐的,怎么能让你买单呢?花了多少钱,老师给你。」说着妈妈就拿起身边的挎包,看样子是要还给tomy这顿无比昂贵餐费了。

  「不用了,干吗和我这么客气呢。」

  「tomy,你还在求学阶段,还没挣钱呢,再怎么说老师也有工资的,这一餐好贵的,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花钱。」

  「大不了我下个月吃方便面了,哈哈。」

  「那怎么行呢,太残忍了。」

  「逗你呢,真的没关系了,改天你再请我,不过我可能要再多吃点别的哦,嘿嘿。」这混蛋竟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在看什么呢?爲什么要盯着妈妈那秀色可餐的大奶子。

  「好吧,餐馆里这么多人,老师就不和你抢了,到时候你想吃什么老师都给你。」

  我的老妈呀,你可是个人民教师啊,操,还是教语文的呢,说话能不能注意点分寸啊,什么水准呐,他想吃你的大奶子肥屁股你也给他呀。

  可能妈妈也察觉到自己的话说的不那么得体,脸上登时出现了一朵红云。

  「一定一定,那句广告语怎么说来着,好吃我就多吃点,对吧。」

  「呵呵,想不到你还挺幽默的呢。」

  「能和miss黄这么尊贵的女士一起用餐,不是每个男……学生都有这种机会的,到时候我一定多吃点。」

  嘿嘿,还有下次呢,看来我又有的吃了。

  离开了餐馆,妈妈拉着我的手就直奔公交车站,刚走到站牌,一辆别克轿车就停在了我们母子面前。

  车窗里露出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是tomy,我靠,太拉风了吧,一个大学生还有自己的私家车呀。

  「miss黄,天气这么热,就别等公交车了,还是我送你和东东回去吧。」

  「tomy,你还会开车呢,可是……你顺路么?」

  「当然顺路了。」

  顺路?奇怪了,好像他还没问我们住在哪吧。

  「我住在闽江路东湖小区。」

  「快上车吧,公交车站不让停车的,要是再挨罚,我以后就真的跟着老师蹭饭吃了。」

  tomy从驾驶座上下来,主动给妈妈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我就只能坐在后座了,别管坐在哪都比在外面晒着好。

  本来妈妈的屁股就很大,坐在椅子上以后,就显得更肥了,还能隐隐的勾勒出小内裤的痕迹呢。

  也不知道tomy是不是故意的,趁着挂档的机会用手背摸到了妈妈的大屁股。

  看到此情此景,我真的吃醋了,哼,那也是你摸的吗,连我都没摸过呢。

  「tomy,这是你自己买的车么?」

  「是啊,不过是个二手车,很便宜的,不过我花的可不是家里的钱,是我自己赚的。」

  「是么,你才多大呀,还上学呢,怎么赚钱呀?」妈妈露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别说她不信,就连我都不信,一个学生怎么能赚这么多钱啊,不会是个富二代吧。

  「我在淘宝上做了点小买卖,生意还算不错,不光学费餐费够用,每月还能剩点零花钱。」

  「呵呵,没想到tomy这么棒啊,都能半工半读了,哪像我们家那个小混球儿,整天除了吃就是玩。」

  妈妈你不会是个百变女郎吧,说前半句话的时候脸上笑吟吟的,可是后半句话一冒出来,脸就沉下来了。

  当着外人的面三番四次的糗我,你自己心里就好受么。

  「东东还小呢,老师别整天数落他,会对他心里産生负面影响的。」

  tomy哥,你说的对极了,现在已经産生负面影响了,哼,看人家外国学生懂得就是多,亏妈妈还是个大学教师呢,就会应试教育,烦死了。

  「嗯,可能是我太急于求成了,恨铁不成钢啊,等你以后做了家长就知道爲人父母多么不容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急刹车,嘶的一声,着实吓了我一跳,我靠,怎么回事呀。就在我诧异万分的时候,忽然从车窗外看到两个大汉气势汹汹的朝我们走来。

  「操你妈的,会不会开车呀,你给我下来。」

  啊?看他们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不会是来打架的吧。一种恐惧感笼罩在我的心头,大哥,现在是和谐社会,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要那么冲动啦。

  就在我无比惊恐的时候,tomy已经走下了驾驶座,站在了那两个大汉的面前。

  「你们俩到底什么意思啊?是不是想……」只见tomy露出了略微狰狞的面容,和刚才那和蔼可亲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啊。

  「我……我们……没……没什么,是我们不好,开车没集中精神,是向你道歉来了。」

  我操,太丢人了吧,刚才还龇牙咧嘴的,这么快就变成个怂包了,真他妈给中国人丢脸。要是我的话……是啊,要是换成我的话,会怎么样呢?

  我明白了,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他们一定是看到tomy长得那么高大威猛,肌肉发达的吓人,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就认怂了。

  「我叫tomy,实在不好意思,我也有责任的,开车不够专心,我应该向你们二位道歉的,对不起了。」

  「没……没什么,别客气。」

  之后两个大汉哆哆嗦嗦的离开了,tomy也回到了驾驶座上。

  「miss黄,没吓到你吧。」

  我的妈妈哪经历过这种场面呀,早吓得缩在一边了。

  「真的吓到我了,我还以爲你们要打架呢。」

  「都是我不好,让miss黄受到了惊吓,对不起,是我开车不够专心。」说着tomy还握住了妈妈的一只玉手,用那种貌似关爱的眼神注视着她。

  「开车可不是小事情,干吗那么不专心啊,是不是你的驾驶技术不行,在找借口呀,下次我可不敢做了,呵呵。」

  「其实我的驾驶技术还算不错的,只是刚才确实有点分心了。」

  「多危险啊,干吗要分心啊。」

  「因爲坐在旁边坐着一个女神呀。」

  「旁边?女神?哎呀,你说什么呢,赶紧开车吧。」

  「哦,miss黄,你原来在哪所大学授课呀?」

  「在华光大学。」

  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些不妥,tomy有点要岔开话题的意思。

  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妈妈的玉手,tomy继续向前开,这时我无意中发现妈妈的脸上又出现了一朵红云。

  「tony,看你刚才的样子,我还以爲你要和他们打架呢。」

  「miss黄你误会了,我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好勇斗狠的男人,虽然他们出口不逊让我有点生气,不过他们的态度不错,而且刚才确实是我不对,我应该向他们道歉的。」

  我操,他们态度不错?因爲你长的高大威猛而已,如果你长得像我这么瘦,早就让他们揍扁了。

  「呵呵,想不到你还挺有风度的。」

  「男人么,就应该有点风度有点胸怀的,不过那是对我自己,如果谁敢欺负我身边的女人,可就是另一码事了。」

  身边的女人?这个词含义可大了,他说的是现在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啊,还是他的女朋友啊。

  「另一码事?」

  「那当然了,欺负我,我可以忍,如果谁敢欺负我的女人,别说两个人,就是十个我也照打不误。」

  「十个?呵呵,你打得过么?」

  「打不过也得打呀,谁让我是男人呢,让女人有安全感,让女人幸福,是男人应尽的义务。」

  「可是又有几个男人能真正让女人得到幸福呢。」妈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哎呀,光聊天了,车已经开过了。」

  「哦,真是对不起,我马上绕回来。」

  tomy又绕了一圈才把我们送到小区门口,临别的时候,tomy躬下身吻了妈妈洁白的手背,可能这是外国人的一种礼貌吧。

  「儿子,你别转来转去的了,今天买了这么多教科书,是不是该去学习了。」

  「妈,刚才tomy哥都说了,作爲监护人,你不应该这么强迫我的,会对我的心理造成不良影响的。」

  「谁是tomy呀。」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爸爸打断了我和妈妈的对话。

  「老公,tomy是我现在学校的一个学生,是个美国人,刚才在书店碰巧遇到他了,请我和咱儿子一起吃了顿饭,席间还开导了一下东东,说应该换一种教育方式……」

  「看样子那这个学生还不错,也许咱家东东是应该换一种教育方式了,如果他有什么好的方法,不妨咱们借鉴一下。别忘了改天你要回请人家一次呀,实在不行就叫到家里来,让他尝尝你的手艺。」

  「在家里吃呀?」

  「你说的算,我就是提个建议,可能在家里说话方便一点,我主要是怕你在外面对东东发火,他现在不是小孩子了,在家里骂他就行了,在外面多少给他留点面子吧。」

  「嗯,看看吧,有时间的。」

  被妈妈逼着学习,可我脑子里想的确是电脑游戏。

  妈妈的表情好奇怪呢,就在她从我身边走过的一瞬间,好像在嘀咕着什么,声音很小,可我还是听到了。

  「我火气那么大还不是因爲你……」

  这是什么意思啊,妈妈是在说爸爸么?也许是在埋怨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吧。

  在自己的房间里,写完了作业,又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新买的教科书,我就躺在了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其实tomy哥哥这个人还是不错的,长得那么高大英俊不说,作爲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还有自己的一份事业。在妈妈发飙的时候还不停的替我解围。

  可能真的是我太敏感了,只因爲妈妈长得太漂亮太性感,就觉得每个接触到她的男人都想对她图谋不轨,甚至人家说出的一句话一个字,我都觉得是在对妈妈做性暗示。

  咳,再怎么说妈妈的年纪也不小了,每个人的欣赏角度又不一样,也许我觉得她是个宝,别人还不见得喜欢呢。

  还说别人呢,其实只有我才是个最卑鄙的混蛋,像个癞蛤蟆一样垂涎自己的亲妈,真他么不是人。

  第二日,在学校里整整煎熬了一天,回到家的时候,却看到姗姗阿姨和她那个色种儿子也坐在餐桌上,她们来做什么呀……  我靠,姗姗阿姨和她儿子鲁鹏怎么来了?

  哼,这母子俩,一个色儿,一个浪母,没一个好东西。虽然她们没有那种大逆不道的母子乱伦关系,可是做母亲的劝自己的闺蜜用出轨来满足性欲不说。

  平时穿的那么暴露,说话那么淫荡,十足的骚货。要不是长得有几分姿色,我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哎,虽然对姗姗阿姨的评价那么差劲,虽然我一直暗恋自己的亲妈,可是只有老天才知道,如果她脱光了在我面前不停的搔首弄姿,我会不会掏出鸡巴狠狠的干她呀。

  相比于他妈妈,做儿子的就更不是东西了,在外面玩玩女同学还可以理解,可是在家里还偷窥自己的亲妈,那可是亲妈呀,真他妈杂碎。

  虽然我也偷窥过我性感的母亲,可我不是故意的嘛。

  哎,难道我是在妒忌鲁鹏么,妒忌他泡妞的天赋,妒忌他长得比我帅,更妒忌他有个风骚暴露的还可以让他经常视奸的艳母么。

  【嗨,东东回来啦,这么长时间没见,小伙子越长越帅了呢。】

  姗姗阿姨微笑着冲我打着招呼,难道是想色诱我么?

  【姗姗阿姨好。】

  【东东,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今天?什么日子?可……可能是暑伏吧。】

  【哈哈哈,东东记性可真好,今天还真是暑伏呢。】

  我操,只因爲今天天气特别热,我才顺口胡诌的,没想到竟然蒙对了。

  【小傻瓜,可不是姗姗阿姨批评你呀,连哪个节气你都记得这么清楚,怎么就没记着你妈妈的生日呢?】

  什么?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么?

  我操,我操啊,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我本应该好好表现一下的,可是现在……两手空空,哎,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妈,对不起,我忘记了,生日快乐。】

  【嗯,快洗手吃饭吧。】

  【爸爸呢?】

  【不知道,也许还在忙事业吧。】

  冷冰冰的回答,话中带刺,虽然脸上挂着微笑,可我还是感觉的出,妈妈笑的很勉强,可能现在心里更多的是失落吧。

  一个亲儿子,一个亲老公,没一个人记得她的生日,也难免妈妈会不高兴啊。

  【东东,不是阿姨说你呀,连我们家鹏鹏都记得你妈妈的生日呢。】

  这个长舌妇,我操你妈,我都够恼火的了,你还在这添油加醋,是不是想让我妈骂我一顿你才开心呐。

  来我家干什么?你儿子不是喜欢偷窥你么,你不也觉得有点刺激么。干脆你回去洗干净了,撅着屁股让你的色种儿子狠狠的干你吧。

  叮咚,嗯?好奇怪呀,门铃怎么响了,难道是爸爸回来了么?我就说么,爸爸怎么会不记得妈妈的生日呢。

  让我更奇怪的是,鲁鹏这个懒鬼今天怎么这么勤快呢,主动去开门不说,还跑的这么快。

  失望的是按门铃的人不是爸爸,而是一个陌生人,也不知道鲁鹏和他在门口嘀咕什么。

  【茵茵阿姨,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身体健康,青春永驻。】

  在说祝词的时候,鲁鹏的手中多了一束鲜花,什么?拿错了吧,怎么会是一束火红的玫瑰呢,玫瑰花是这种场合应该出现的礼物么?

  看到鲁鹏送的是玫瑰,妈妈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尴尬。

  【阿姨,可能是花店搞错了,我订的明明是康乃馨的,怎么送来的是玫瑰了呢?】

  真的假的呀,鲁鹏这么色,我看这混球很可能是故意的。

  【谢谢鹏鹏,阿姨都很久没收到过鲜花了,不管是什么花阿姨都高兴,因爲你有这个心。】

  双手捧着这束意外的礼物,妈妈不再尴尬了,脸上露出了母性十足的笑容,很美,非常美,美的就像眼前的这束玫瑰。

  而我呢,嫉妒,非常的嫉妒,嫉妒的就像自己心爱的女人躺在别人的怀里一样。

  鲁鹏这个色狼,还以爲我没看到,他明明借着送花的机会,在偷看妈妈的丰满的胸部。吃饭的时候,假装筷子掉了,他在拾起筷子的同时偷看妈妈的黑丝美腿。

  三个人觥筹交错,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多余的人,难道就因爲我喝的是饮料么?就这么简单么?

  【茵茵阿姨,认识您这么多年了,在我印象中您可是一点都没变呢。】

  【还没变呢,阿姨是越来越老了,鹏鹏可是越长越帅了呢,记得以前你还那么小,阿姨抱你的时候,你都尿在阿姨裤子上了。】

  哼,小时候尿在你裤子上,现在他更想尿在你娇嫩的子宫里。

  【哪有啊,阿姨的样子和十年前相比一点都没变,好像比原来更年轻了呢,要是走在大街上,别人准以爲你是我姐姐。】

  【这么会说话,真是你妈妈的坏儿子,再长大点还不知道得骗多少小姑娘呢。】

  姐弟……姐弟……tomy说妈妈和我像姐弟,鲁鹏说妈妈和他像姐弟,爲什么这种老掉牙的夸人方式总能让妈妈这么受用,这么开心。

  去他妈的姐弟吧。

  【茵茵阿姨,您保养的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呀,看在您和我妈妈这么多年的交情,就别藏着掖着了,帮帮她这个老太婆吧。】

  【哎呀,你这个臭小子,说我是老太婆,你的意思是说你茵茵阿姨比你妈我年轻呗。】

  【那当然啦,何止是年轻一点呀,比你年轻多了。】

  【哼,你个混蛋儿子,既然嫌我老,那你认她当妈吧。】

  【认就认,谁怕谁呀,我是喝奶长大的,可不是吓大的。】

  这母子俩一唱一和的,干嘛还要上班上学呢,去唱戏得了。

  【妈,您不介意再多一个儿子吧。】这个混蛋要干什么?真的要认妈么?

  【呵呵,我当然不介意了,不过你亲妈那可就……】什么?妈妈不会真的要认鲁鹏当儿子吧?

  【哼,如果她不同意,等我以后长大了,就孝敬您一个人,让她干瞪眼,嘿嘿。】

  【哎呀,你个小白眼狼,白养你这么大啦,有了你茵茵妈就不要我这个亲妈啦,看我不打你屁股。】

  看到姗姗阿姨要打他的屁股,鲁鹏竟然顺势扑倒在了妈妈的怀里。

  【妈,你快救救我呀,我亲妈要谋杀亲儿啦。】

  鲁鹏这个混蛋,这个卑鄙的混蛋,这个纯粹的混蛋,这个充斥着低级趣味的混蛋,他在干什么?他在搂着我妈妈的纤腰啊。

  还不止这样,借着撒娇的机会,他的那张色脸已经紧紧的贴在了妈妈饱满的大奶子上,赤裸裸的大腿摩擦着妈妈性感的丝袜,用肢体语言占尽了便宜。

   看着鲁鹏这些过分的举动,我简直要气疯了,妈妈,我的亲妈,鲁鹏在占你的便宜呀,他是故意的,你不要把他当成小孩子了,爲什么你不义正言辞的赏他一个大嘴巴呀。

  【咯咯咯咯,别闹啦,鹏鹏吃饱了吗?】

  【吃饱了。】

  【吃饱了就和东东一起去做作业。】

  【好的,不耽误你们闺蜜之间聊天了。】

  那个混蛋笑嘻嘻的拉着我一起回到了我的房间,就像是冲我示威一样。

  【怎么了东东?干吗一直闷闷不乐的,谁惹你了?嘻嘻。】

  【我干吗要不高兴啊,挺好的。】

  【是不是嫉妒我又多了一个漂亮的妈妈呀,嘿嘿。】

  【谁嫉妒你了,我还要写作业呢。】

  他是在挑衅么?不愿意搭理这个色种,还是写作业吧。鲁鹏这个混蛋闲来无事,就打开我的电脑玩起了游戏。

  整天都生活在紧张,妒忌,怀疑,羡慕当中,我是不是该适当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了。

  【东东,你过来一下。】

  【什么事呀?】

  【你就过来吧,嘿嘿。】

  虽然我不喜欢鹏鹏那色迷迷的样子,可毕竟他是个客人,也许这个懒鬼又想让我帮他拿饮料或者小食品之类的东西吧。

  当我走到电脑旁的时候,却看到屏幕里出现了不堪入目的画面。

  【这……这是什么呀?】我呆呆的看着鲁鹏。

  【游戏呀。】

  【怎么有这种游戏呀。】

  【刺激吧,嘿嘿,真没想到你连动画游戏都没玩过,制作好精良啊。】

  画面里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趴在一个美艳熟女的肉体上,一边玩熟女的奶子,一边干她的小屁眼。

  再看到右上角的游戏名字,我彻底震惊了——(熟友达美母),翻译成中文就是——(干朋友的性感妈妈)呀。

  【你看这游戏里的妈妈多风骚,被儿子的朋友干的淫水狂流啊,简直爽死了。】

  【鲁鹏你混蛋,谁让你拿我电脑玩这种游戏的?】

  看到鲁鹏玩这么变态的游戏,我快被气疯了。

  【随便玩玩嘛,干吗气成这样啊。】

  【你这个色鬼,赶紧把游戏卸了。】

  【我操,我承认自己是色鬼,可你以爲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呀。暗恋自己高贵性感的妈妈……】

  什么?鲁鹏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除了我自己,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的。

  【你……你胡说。】

  【我怎么胡说啦,你网盘里藏了这么多你妈妈的照片,我操,有一百多张呢,你敢说你没有暗恋你自己的亲妈?】

  那些都是我千金不换的珍藏啊,我几乎每天都要看着照片里那个我心爱的女人打飞机,一边撸一边默默的喊着她的名字,这些怎么会被鲁鹏发现呢?

  虽然被鲁鹏戳中了要害,可是儿子暗恋亲妈这种事我是死活都不能承认的。

  【我没有,我只是尊重我妈妈而已。】其实这样的借口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可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操,你糊弄傻逼呢吧,要不现在把你妈妈叫过来,让她来分辨一下你对她到底是尊重还是暗恋?】

  【不……不要啊。】

  鲁鹏的话真的把我吓坏了,吓得我直冒冷汗。

  【嘿嘿,怕了吧,谁让你有个那么美艳那么高贵那么性感那么……的妈妈呢,喜欢她是正常的,不喜欢才奇怪呢。告诉兄弟,你是不是经常偷看你妈洗澡换衣服,有没有拿你妈刚脱下来的丝袜打飞机呀,嘿嘿……】

  【我……我才没有那么卑鄙呢。】

  【我操,这年头你还愿意做君子呢,做君子没饭吃,更玩不到好女人,哎,和你不是一路人,我看你呀,就暗恋你老妈一辈子吧。】

  这都什么逻辑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看我和他臭味不相投,鲁鹏这个混蛋继续玩起了他的变态游戏。

  【哇,我操你妈,你这个丰满肥熟的老骚货,操你屁眼,干你的小嫩逼,射你子宫里,让你给我生孩子……】

  鲁鹏这个该死的变态,他一直在含沙射影,真想狠狠地打他一顿,可是我现在被他发现了暗恋妈妈的秘密,就更加的投鼠忌器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让他一个人在房间里玩去吧,没准哪天这狗日的就射的一命呜呼了呢。

  刚走出去,就看到妈妈和姗姗阿姨从二楼走了下来,那个骚货还笑嘻嘻的搂着妈妈,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小,可我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茵茵,我看你呀比我更需要一根大家伙呢,可要是不彻底的打开那扇心门,就等着守一辈子活寡吧。】

  【要死啦,你个臭姗姗,在这儿诅咒我,人家要是守一辈子活寡,做鬼都不放过你呢。】

  【嘻嘻,我们家茵茵要是做鬼了,那阎王殿里爲你这个艳鬼还不得争开花啦。】

  【讨厌死了,再糗人家,我可真的不理你了。】

  【呵呵,你这大屁股老妞,能舍得不理我这个好姐妹么。刚才看了那个网站,是不是有一种想出去偷汉子的感觉呀。】

  【去你的吧,我才没有呢,好啦,别忘了周末来找我逛街啦。】

  哼,什么网站?什么意思?这个骚货又不知道和妈妈说什么了,赶紧带着你那个下三滥的儿子滚蛋吧。

  发现我在房间门口站着,她们不再聊下去了。

  看到姗姗阿姨要离开,我转身又回到房间告诉了鲁鹏。倒不是想帮他,其实现在我恨不得这个杂碎赶紧死。

  我只是怕妈妈和姗姗阿姨发现鲁鹏玩这么变态的游戏而已,如果她们真的发现了,鲁鹏的脸皮那么厚倒是无所谓,可是万一他鱼死网破似的把我暗恋妈妈的事也供出来,那我可就惨透了。

  【茵茵阿姨拜拜。】

  【嗯,拜拜,有时间再来找东东玩吧。】

  【一定的,告诉茵茵阿姨一个秘密,刚才我发现东东……】鲁鹏坏笑的注视着我,这个恶魔当真要把秘密告诉我妈妈么?不要啊……听到他的话,我像一个正在被严刑拷打的犯人一样默默的嘶喊着。

  【什么秘密呀?告诉阿姨。】

  【我发现东东……东东他在写作业的时候偷偷的睡觉来着,哈哈。】看到我吓得魂不守舍,鲁鹏乐的像中了大奖一样。

  吓死我了,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鲁鹏这个混蛋……

  姗姗阿姨母子走后不久,爸爸就回来了。

  【茵茵,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现在学校准备晋升一个高级教授,我是其中的候选人,据可靠消息说我晋升的面最大。】

  这么好的消息,妈妈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惊喜不说,相反冷的竟然像冬天里的寒冰一样。

  【哦,知道了。】

  哎,连我都替爸爸着急,别人老公回来晚了,最起码要给自己的老婆一个拥抱,说点贴心的话,而我的爸爸每天只是称呼妈妈的名字,难道叫一声亲爱的就那么难么。

  我知道鲁鹏对我的妈妈有兴趣,只是很诧异爲什么姗姗阿姨明明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一肚子坏水却不加以阻止,难道这里有什么秘密么?

  而我不知道的是,此时外国语大学的操场上,两个外国留学生正坐在栏杆上悠闲的吞云吐雾。

  【tomy,我可真是服了你了,竟然能和miss黄这个冷艳的女人搭上腔。】

  【冷艳?那只是她的外表给你造成的错觉罢了,以我对女人的了解,其实她的内心是非常火热的,而且……】

  【而且什么?】

  【miss黄的老公已经五十多岁了,是个老头子了,而miss黄还不到四十岁,正是女人最需要的时候,我相信她老公是满足不了她的。】

  【嘿嘿,你以爲你是专家呢,万一miss黄的老公还是龙精虎猛宝刀不老的话,你的愿望岂不是落空了。】

  【哦,mark,你真是个十足的混蛋,不过即使这样,也不能打击我的自信心。我相信自己的直觉,miss黄一定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我也相信自己的魅力和优势,我一定会把她哄上床的。】

  【哦,tomy,用你的大鸡吧干她的小嫩逼,狠狠的干她。】

  【到时候我不止要干她的逼,我还要干她的嘴,干她的小屁眼,嘿嘿。】

  【tomy,屁眼不能留给我么?】

  【mark,如果miss黄的屁眼是处女的话,我是不可能留给你的,你的鸡巴实在是太粗大了,真的会把miss黄操烂的。不过我答应你,如果我真的把她骗上床,调教的不错,一定和你一起玩个3p。】

  【哦,只要一想到miss黄那恼人的大屁股,我的鸡巴就立正了,tomy,我精神上支持你。】

  【接下来就是个机会了,教育局不是要组织一个歌唱比赛么,我听说miss黄歌唱的不错。】

  【miss黄唱的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关系大了,我打算和miss黄成立一个史无前例的师生组合。】

  【师生组合?哈哈哈,tomy,你行么?】

  【当然了,我在文艺方面的造诣可是很高呢,嘿嘿。】

  【嘿嘿,就你还造诣呢,太离谱了吧。】

  【mark,你就瞧好吧。】    可能是因爲心事太多,上课的时候我的脑子里还闪现着妈妈的倩影,还有鲁鹏这个混蛋,他的笑容就像一出恶作剧一样让人讨厌。我被老师批评了,狠狠的批评了。

  午间休息的时候,李俊坐在了我的身边。

  【怎么了?兄弟?最近发现你总是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又缺钱了。】

  【不是这个事。】

  【嘿嘿,是不是在爲班里哪个你喜欢的女孩子发愁呢。】

  哎,不得不说,李俊只猜对了一半,可他哪知道我喜欢的人不是班级里的女同学,而是让我魂牵梦绕的亲妈呀。

  【也不是,谢谢你的好意,可是你帮不了我的。】

  【那就没办法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就尽管开口。】

  苦苦的煎熬,终于听到了放学的铃声。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tomy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