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终结者 第三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母女终结者第三章

  好妹妹……我的院长妹妹……”

  我的大鸡巴在羽玉洁的屄洞里快速地驰骋着,两手眷恋地搓着她的乳肉、捏着她的奶头,“真是太爽了!”

  我瞄了一下她身旁另外两具赤裸的胴体,热情高涨地说道:“什么公安女局长……什么国际知名大律师……什么大医院院长,现在都还不是我的女人,我林浩云的情妇!”

  “哦……啊……哎哟……哥哥……哥哥继续肏……肏妹妹啊……妹妹屄里还痒……还要哥哥用……用鸡巴帮妹妹止痒啊……”

  羽玉洁凤眼含情,眼神迷离,红唇皓齿的小嘴轻微张开着,“哥哥…不管玉冰大姐是不是公安局长……也……也不管玉清是什么大律师……她们……她们都和妹妹一样……是……是哥哥的女人……是……是哥哥的情妇……啊……”

  “是啊……是啊……你们都是哥哥的好妹妹!”

  我看着这对都已为人母的三胞孪生姐妹,欢心地说道:“是啊……你们都……都一样。玉冰让我肏了若男,玉清的宝贝女儿嘉欣早就是我的女人了,玉洁也一样,把女儿奉献给了哥哥……”“什么……若男不是在警校学习……是一个学生吗……哥哥……哥哥什么时候也……啊……啊……她十九岁了吧……只是……只是想没想到心灵封闭的大姐把……把心胸对哥哥敞开后……会……会对哥哥这么死心塌地……居……居然将唯一的女儿都给哥哥肏……哥哥太厉害了……”

  关于若男的事,玉洁其实早就知道了,她这么说只是增加自己的兴奋度。

  “是啊……上次我肏着玉冰和若男……她们一个穿着公安局长制服一个穿着女警学院制服……现在想起来很是回味啊!”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地上的公安局长制服,看着制服上的徽章,很是享受地说道。那衣服是我和玉冰、玉清以及玉洁这对孪生三胞胎玩4p时玉冰迫不及待脱下的——都没有来得及放在沙发上。

  “对了……妹妹……妹妹一直有个问题……哥哥说自己十岁时……大……大鸡巴就很是雄伟了……那么……那么为什么哥哥给……给嘉欣开苞的时候……嘉欣的下身只是红肿……并……并没有撕裂啊……啊……哥哥……哥哥……快……啊……”

  “现在玉洁的屄里空虚吗?”

  我抽动着鸡巴,感受着玉洁阴道壁将我的鸡巴包的结结实实,开口问道。

  “哦……妹妹的屄里很充实……哥哥只要把鸡巴插进妹妹屄里,妹妹就……妹妹很是充实!”

  玉洁兴奋地回答我。

  “这就对了,你的嫩屄在我肏的时候被我的大鸡巴完全充斥。要知道,对于从你屄里出来的嘉玲和嘉丽,虽然她们现在才十岁,可是我肏她们的时候她们的屄缝不也是没有撕裂吗?要知道你们都是我的女人,我的情妇,哥哥当然会疼爱你们的。”

  我为玉洁解释道。

  嘉玲和嘉丽是玉洁的孪生女儿,年纪不大,但是由于我的缘故,性经验远比一般的已婚女性还要丰富。

  “原来……原来哥哥没有在嘉欣身上完全让大鸡巴伸展开来……原来是这样啊……啊……那么现在在妹妹身上都伸展……伸展开来了吗……啊……妹妹……妹妹要来了……大姐……二姐……你们等……等等小妹……小妹也……小妹也来了啊……啊……”

  玉洁身体一挺,缓缓地落下,开始轻微痉挛。

  我的大鸡巴抽搐着将热热的精液喷射而出,打到玉洁的子宫深处,“对于不同的屄,我的鸡巴会有不同的大小,但是总的来说,伸展空间不是很大了!”

  听到我的话语,玉洁露出了开心而骄傲的笑容,轻轻闭上双眼。

  我看着床上的三个美丽女人,熟睡中的她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样身份特殊的三个孪生姐妹会同时在我胯下承欢——其实,在我胯下承欢的不仅仅是这个三个女人,还有她们含苞待放的女儿,以作者:zjf159246好妹妹……我的院长妹妹……”

  我的大鸡巴在羽玉洁的屄洞里快速地驰骋着,两手眷恋地搓着她的乳肉、捏着她的奶头,“真是太爽了!”

  我瞄了一下她身旁另外两具赤裸的胴体,热情高涨地说道:“什么公安女局长……什么国际知名大律师……什么大医院院长,现在都还不是我的女人,我林浩云的情妇!”

  “哦……啊……哎哟……哥哥……哥哥继续肏……肏妹妹啊……妹妹屄里还痒……还要哥哥用……用鸡巴帮妹妹止痒啊……”

  羽玉洁凤眼含情,眼神迷离,红唇皓齿的小嘴轻微张开着,“哥哥…不管玉冰大姐是不是公安局长……也……也不管玉清是什么大律师……她们……她们都和妹妹一样……是……是哥哥的女人……是……是哥哥的情妇……啊……”

  “是啊……是啊……你们都是哥哥的好妹妹!”

  我看着这对都已为人母的三胞孪生姐妹,欢心地说道:“是啊……你们都……都一样。玉冰让我肏了若男,玉清的宝贝女儿嘉欣早就是我的女人了,玉洁也一样,把女儿奉献给了哥哥……”“什么……若男不是在警校学习……是一个学生吗……哥哥……哥哥什么时候也……啊……啊……她十九岁了吧……只是……只是想没想到心灵封闭的大姐把……把心胸对哥哥敞开后……会……会对哥哥这么死心塌地……居……居然将唯一的女儿都给哥哥肏……哥哥太厉害了……”

  关于若男的事,玉洁其实早就知道了,她这么说只是增加自己的兴奋度。

  “是啊……上次我肏着玉冰和若男……她们一个穿着公安局长制服一个穿着女警学院制服……现在想起来很是回味啊!”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地上的公安局长制服,看着制服上的徽章,很是享受地说道。那衣服是我和玉冰、玉清以及玉洁这对孪生三胞胎玩4p时玉冰迫不及待脱下的——都没有来得及放在沙发上。

  “对了……妹妹……妹妹一直有个问题……哥哥说自己十岁时……大……大鸡巴就很是雄伟了……那么……那么为什么哥哥给……给嘉欣开苞的时候……嘉欣的下身只是红肿……并……并没有撕裂啊……啊……哥哥……哥哥……快……啊……”

  “现在玉洁的屄里空虚吗?”

  我抽动着鸡巴,感受着玉洁阴道壁将我的鸡巴包的结结实实,开口问道。

  “哦……妹妹的屄里很充实……哥哥只要把鸡巴插进妹妹屄里,妹妹就……妹妹很是充实!”

  玉洁兴奋地回答我。

  “这就对了,你的嫩屄在我肏的时候被我的大鸡巴完全充斥。要知道,对于从你屄里出来的嘉玲和嘉丽,虽然她们现在才十岁,可是我肏她们的时候她们的屄缝不也是没有撕裂吗?要知道你们都是我的女人,我的情妇,哥哥当然会疼爱你们的。”

  我为玉洁解释道。

  嘉玲和嘉丽是玉洁的孪生女儿,年纪不大,但是由于我的缘故,性经验远比一般的已婚女性还要丰富。

  “原来……原来哥哥没有在嘉欣身上完全让大鸡巴伸展开来……原来是这样啊……啊……那么现在在妹妹身上都伸展……伸展开来了吗……啊……妹妹……妹妹要来了……大姐……二姐……你们等……等等小妹……小妹也……小妹也来了啊……啊……”

  玉洁身体一挺,缓缓地落下,开始轻微痉挛。

  我的大鸡巴抽搐着将热热的精液喷射而出,打到玉洁的子宫深处,“对于不同的屄,我的鸡巴会有不同的大小,但是总的来说,伸展空间不是很大了!”

  听到我的话语,玉洁露出了开心而骄傲的笑容,轻轻闭上双眼。

  我看着床上的三个美丽女人,熟睡中的她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样身份特殊的三个孪生姐妹会同时在我胯下承欢——其实,在我胯下承欢的不仅仅是这个三个女人,还有她们含苞待放的女儿......“嘉欣……”

  沐玉冰轻轻地走近房间,躲在被窝里的嘉欣还在不停地抽噎,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柔声说道:“嘉欣,你还小,你妈妈这么做都是为你好。”

  “人家已经听你们的话,去市女子高中就读高中,为什么你们不让我再去学校,没多久就快中考了。”

  嘉欣在被窝里抗议着,“为什么要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沐玉冰微微摇头,很是无奈地说道:“嘉欣,你知道昨天你到底做了什么?你知道清白对一个女孩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

  嘉欣一下子把棉被掀开,红肿的眼镜看着沐玉冰很冷静地说道:“我知道,就是因为你们要我去市女子高中就读,如果我再不把握现在的机会,以后就没有机会成为浩云的女人了。”

  “你……”

  沐玉冰脸上抽搐起来,“啪!”

  “大姨,你打我……”

  嘉欣捂着脸,委屈地看着一脸气愤的沐玉冰。的确,就是沐玉清知道自己女儿失身之后也只是言语上进行教育,没有进行身体迫害。

  “打的就是你!”

  沐玉冰气乎乎地站起身,她手指着门外恼怒地说道:“你知道你妈妈为什么要将你送到市女子高中去读书吗?还不就是想让你远离男生,你现在还小,许多事情都还不懂……”

  “我不小了,今年都十五岁了,而且……而且我现在已经是女人了,是浩云的女人了!”

  嘉欣嘟起嘴,不满地抗议道,但是声音中明显带有一丝害怕。

  沐玉冰举起手,但是看到嘉欣蜷缩着身子畏惧地看着自己,把手缓缓放下,坐回了床上,“嘉欣……”

  沐玉冰的手还没有碰到嘉欣,嘉欣的身子就开始向后退缩。

  沐玉冰把手收了回来,心疼地看着嘉欣,语重心长地说道:“嘉欣,你现在才十五岁,你的人生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要是你现在执迷不悟,将来会懊悔一辈子的。”

  “我不会懊悔的,因为我真的爱浩云!”

  嘉欣很坚定地迎视着沐玉冰。那是一份海枯石烂的坚持。

  “好,嘉欣,你有这份决心和毅力,可是你能保证那个男生也像你这般痴情呢?”

  沐玉冰知道自己姨侄女的个性,也只能旁敲侧击地启发她进行思考。

  “会的,浩云说过他是爱我的!”

  嘉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沐玉冰看着嘉欣憧憬着美好未来的表情,不由得一阵揪心地疼痛,她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当初那个离家出走的自己。

  “口说无凭,一切要让时间来检验的!”

  沐玉冰冷冷地说道,“花言巧语一向是男人骗女孩子芳心的手段。”

  “我相信浩云。”

  嘉欣傻傻地笑了起来,“大姨,你知道吗,其实昨天是我主动要成为浩云女人的。”

  “你们的事我暗中调查了一下,你和那个男生三年前就已经在那家酒店租过房了,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啊!”

  沐玉冰用手抚摸着嘉欣的脸庞。她拿到那份表单的时候心里很是震惊,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清纯的姨侄女早已经是别的男人枕边人了。

  “没有的,浩云一直很疼爱我的,我们在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做的……大姨,你去给我妈妈说说,让我回学校好不好,我不要待在家里……”

  嘉欣把手搭在沐玉冰的手背上,可怜巴巴地看着沐玉冰。

  “不行,你妈妈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家教,你就在家安心读书吧!”

  沐玉冰把手从嘉欣脸上抽开,站起身,看着床上的一脸失望的嘉欣,“你好好休息吧,也不要哭不要闹,因为事情已经这么定下来了,任谁也不会改变不了的。”

  “大姨,你走了?”

  嘉欣无力地问道,心情很是失落。

  沐玉冰停下脚步,“我准备去找一下那个男生!”

  “大姨,你……你千万不要去……求求你……这些事都是我主动的,租房子也是我出的钱……”

  嘉欣表情紧张起来,声音急促起来。

  “嘉欣你好好休息吧!”

  沐玉冰转身安祥地看了一眼要起身追自己的嘉欣,“你妈妈刚才已经找过他,答应这件事就这么作罢了,所以你必须按照你和你妈妈的承诺,以后一直待在家里不去找那个男生。”

  “真的?”

  嘉欣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随即慢慢被失落所取代。她听到妈妈不会追究我的法律责任自然很高兴,可是想到自己对妈妈的承诺,想到自己可能在高中毕业前都见不到我,心情自然低落下去了。

  “是的。”

  沐玉冰轻微点头。

  “那大姨怎么还……”

  嘉欣自然尽量不想让沐玉冰见到我,毕竟沐玉冰是抓捕社会败类的公安局副局长-嘉欣虽然很了解我,可是还是担心沐玉冰误解我。

  “我只是想见见那个人,同时要他保证以后绝不缠着你。”

  沐玉冰慢慢地离开了房间,有一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

  “妈妈……”

  嘉欣睁开眼,看到沐玉清正坐在床边,柔情地看着自己。她不知道自己何时入睡的,看到身上盖的棉被,她心里很是温暖。

  “嘉欣,你醒了。”

  沐玉清露出慈祥的笑容。

  嘉欣本想起身,但是被沐玉清按住肩膀,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动了,她看着沐玉清,轻轻说道:“妈妈,你生嘉欣的气吗?”

  沐玉清没有言语,只是微笑地摇摇头。

  “妈妈,我答应你会在家好好读书的,我会做到的,可是大姨……”

  嘉欣还是有些不放心大姨沐玉冰,大姨的性格她还是了解的。

  “嘉欣,没事的,你大姨只是找浩云说一些事,一些和你不相关的事。”

  沐玉清知道姐姐沐玉冰内心的伤痛,自然了解沐玉冰找我要干什么。

  “和我不相关的事?”

  嘉欣疑惑起来。

  “嘉欣,你也不小了,想必也知道你大姨一点事,妈妈现在就告诉你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要知道你大姨其实不舍得打你,她刚才出门前还要我代她向你道歉呢!”

  沐玉清看着女儿,慢慢地陷入记忆中。

  沐玉冰年少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班上的一个男生,两个人经常彼此甜言蜜语很是恩爱,不久他们之间发生了男女关系。事情很快被曝光了,男生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一口咬定是沐玉冰主动勾引他,并在一夜之后彻底从沐玉冰身边消失。

  沐玉冰因为这件事被家人责骂,便离家出走独自来到了这个城市。她为了找出那个男生,要问那个男人当初的海誓山盟哪里去了,这才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

  沐玉清和沐玉洁找到了大姐沐玉冰,那个时候才十六岁的沐玉冰已经有了身孕,后来三个人便在这个城市居住下来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知道她们三个就是“水木集团”董事长善恬怡的女儿。考虑到那个男生虽然行为很恶劣,但是终究是未成年,因此沐玉清攻研法律,希望有朝一日那个男生被找到后也不能因为年龄的关系而逃脱法律的责任;沐玉洁看到大姐沐玉冰身心上受到极大伤害,便刻苦专研医学,希望能从身体和心理上帮助大姐摆脱阴影,但是这一切还是失败了。

  “妈妈……呜……呜……大姨好可怜啊!”

  嘉欣不停地抽噎着。

  “是啊…这也是妈妈为什么要你去市女子高中读书的原因,不想你……唉,算了,妈妈只希望你能了解妈妈的心思就可以了。”

  沐玉清双眼湿润,看着女儿缓缓说道,“妈妈不讨厌任何人,如果你长大了依然还喜欢那个浩云的话,妈妈不会反对的。”

  嘉欣听到沐玉清的话,露出两个小酒窝,感激地说道:“谢谢妈妈!”

  “傻孩子!”

  沐玉清用手摸了摸嘉欣的头,“记住,以后可不许乱来啊!”

  “嘉欣知道的,因为我现在已经是浩云的女人了……”

  “你……”

  嘉欣吐吐舌头,脸红起来。

  “唉……现在最让我和小姨担心的不是你,是你表姐若男。”

  沐玉清作为新时代的女性,虽然自己很是保守,但是作为律师一些事她还是见多了,对女儿嘉欣昨晚的经历虽然很痛惜,却也知道事已至此,自己也无能为力。

  “表姐怎么了,她不是在警校学习吗?”

  嘉欣不解地看着沐玉清,“表姐可是说了,她将来也要像大姨一样,成为一个出色的警察,抓尽天下的坏蛋。”

  沐玉清知道女儿根本还是孩儿心思,根本没有去用心看待思索一件事,只是无奈地说道:“你若男表姐受你大姨的影响很深,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考警校的原因。虽然大家给她的关爱很多,可是没有父爱的她一直很仇视男人的,这种仇视虽然没有让她心灵极度被扭曲,但却造就了她冰冷的性格,对任何男人都不屑一顾,这样下去,她一直都不会快乐的。”

  嘉欣听到沐玉清的话,很有感触地点点头,“表姐和我们几个表妹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少笑的。妈妈,那我们应该怎么帮表姐啊?”

  “怎么帮?”

  沐玉清苦笑着摇摇头,“你大姨虽然很痛恨那个男生,但是对于亲生女儿若男却很是疼爱,她显然想不到自己的言行会对若男有这么大潜移默化的作用。她几次求过你小姨,你应该知道你小姨在医学界的地位,可是……”

  “小姨也束手无策吗?”

  嘉欣低下头,她似乎可以想象到表姐若男内心的痛苦。

  “你小姨说了,若男和你大姨一样,有着极大的心理障碍,唯一能帮助她们的就是男人,如果一个男人打开她们的心扉,那么她们就会和正常人一样,有说有笑,有着美好的生活了。只是……你大姨的容貌,追求者不再少数;听说若男在警校是校花,献殷勤的人也不少,可是…唉……”

  沐玉清现在无力坐在床上,咬牙切齿道:“如果让我碰到那个男生,我绝对要他受到法律的严惩,因为他不禁毁了你大姨的一生,也毁了你表姐的一生。”

  嘉欣看着泪水从妈妈脸颊滑落,很是乖巧地伸出手去擦拭。

  “嘉欣,妈妈不让你和那个浩云见面,你生妈妈的气吗?”

  沐玉清握着嘉欣的手,让嘉欣的手掌在自己的脸上来回摩娑。

  “不!”

  嘉欣眼中盈着泪水,“我知道妈妈是爱嘉欣的,就像浩云爱嘉欣一样!”

  沐玉清看着女儿,哽咽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