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瞒(四)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任务一、绿帽:自愿让老婆和奸夫成为有性且有情的长期固定床伴关系。

             红杏:让老公接受你和奸夫成为有性且有情的长期固定床伴关系。

             黄毛:结交绿帽,让他接受你和其老婆成为有性且有情的长期固定床伴关系。

2019年3月2日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际,许阳和沈玲两夫妇自驾去了距离二十公裏左右,二人恋情起点也是一起就读的深蓝大学,大约一个来锺后,深蓝大学西面一个废弃至少十多年的残旧工厂中,许阳一手牵着沈玲,一手打着手电,二人在这无人看管,荒草丛生厂房中依照记忆艰难且缓慢的行进着,由于太久没有走过这条秘密通道,让身为丈夫的许阳心裏也没底,他只能凭着硬着头皮找寻着条并来显眼的路径。

“好累额!老公我要你来背我”岁月并没有在沈玲脸上留下过多的印记,她仍如当年般的清纯和美丽,这让眼见其撒着娇要背的许阳,不由间有些晃了神,脑海间浮现出了从校园裏公开课时第一次见到沈玲时,他内心突如而来的悸动感,到之后相识、相交、相爱、相婚,近十年共同生活下来的所有美好画面。

“找到了!”背上了沈玲,二人前行了速度变得更加的缓慢了,许久,他俩来到了一堵灰黄色两米来高的土墙前,这裏正是二人当年刻字的地点,也是那条能通往校园路径的标志,两人眼见这墙,都不由流露出了喜悦之色,沈玲更开口催促着许阳上前,去寻找他俩当年所留的刻字,多年的日晒雨淋,让土墙上当年清晰的刻字,变得现下的模糊不清“许阳和沈玲会永远在一起的 2009年11月12日留”通过手电的不断照射,二人自然找着了那两行刻字。

“现在的许阳还想和沈玲永远在一起吗?”问后她的神情中有着一丝丝的紧张。

“当然想了”许阳用语气回应了身后他背着的娇妻。

“我知道了,那进去吧!”沈玲说时的语气显得很是淡定,但实则上隐藏在其夫背上的那张脸,却似语气中的那般淡定,流露出了难掩的喜悦。

一条特别平坦的土路,直通大学的西面内部,这是条当年仅极少数人,现在已无人知晓的密道,也是碰巧,当年让约会中的二人发现这条路径,可没想到,一晃十来年过来,这密道却仍未被校方发觉。

许阳:“老婆,你还记得我们大学毕业后,共同定立的目标是什么吗?”

沈玲:“当然记得啦!我们选择留在这个城市裏,相要这裏购房结婚,共同建立我们……”

许阳:“现在,我们已达成了当初定立的目标!”

沈玲:“是呀!达成了”

许阳:“可是我们却越发不觉得幸福了”

沈玲:“唉……这些年来,为了能在这裏扎根落户,我俩都顾着忙着各自的事业,留给彼此的相处时间越来越少……老公,你还记得,上次我俩像这样一起约会,是有多久了?”

许阳:“上次……我记得大约是四年前了吧!”

沈玲:“你也是为了我们的家!这不两年多前,还把你的腰给累坏了”

许阳:“我们一起建立的公司,现在也算是上了轨道了,以后我能多抽出时间陪你,你呢!就在家裏做我的贤内助……”

沈玲:“嗯,我俩都该歇歇了”

……

平坦的土路上,沈玲已不须再让许阳背着,从他的背上下来了,夫妇俩手牵着手并排着边说前行着,远处,颜值一般,身高体壮,立着像座小山的高锋,已然等在他俩前往的目的地处,那裏地处工厂和校园的交界处,属于三不管的隐秘地带,是为他们夫妇当年约会的最佳场所,不久,三人自自然然的打招呼会面了,自自然然的找着话题聊了起来。

……

许阳:“你来很久了”

高锋:“比你俩早到个十多分锺”

许阳:“走吧!一起去参观、参观我和玲玲的大学校园”

高锋:“就等你这话了!”话后,二人并行变为了三人并行,且站在了老婆左边的高锋,自自然然的伸出了他的左手,搂住了老婆的腰,而于此同时的我,只是牵着老婆的手。

……

许阳:“看到那幢蓝色的教学楼了,那裏就是我和玲玲初次相见的地方!”

沈玲:“那是一场公开课,虽然同届却不同专业的我俩,因此有了第一次的交集……”

高锋:“嗯,你俩是第一次见面时就看对眼了”

许阳:“是的”

沈玲:“嗯”

高锋:“接下来呢?谁追的谁”

许阳:“我追的玲玲”

高锋:“她好追吗?”

沈玲:“我好追呀!主要也是因为我也看上他了”

高锋:“然后你俩就相恋了”

许阳:“没错,大约三个月后,就在刚才那地,我对玲玲表白,她接受了我的表白,成了我的女友。”

高锋:“你们是怎么发现那地的?”

许阳:“那时候我俩都是学生,家裏条件也都一般,经济上并不宽裕,约会多在校园中进行,可以说那时候我们真是走遍了校园裏的每个角落,于是,那地在一次閑灌时,让我们偶然的发现了”

高锋:“真羡慕你俩的大学的生活和纯洁的恋情,这些我都没经曆过,我家是农村的,如果说你们的家境算一般,那我的家境就是贫寒了,初中毕业后我就出社会赚钱,在社会大学裏摸爬滚打了这些年,这才有了份家业,至于恋爱、婚姻,真就没时间也没精力……”

许阳:“那你有想过找个人谈场恋爱……”

高锋:“有想过,不过结婚就算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的”

……

2019年3月5日:

依旧是夜晚,距离许阳夫妇的家大约十来公裏,南城富鑫小区入口外的街道上,许阳、沈玲和高锋像前几日般并排行进着,只是在公众场合下,他们少了那些如牵手、搂腰的亲密举动。

沈玲:“之前的那几条街道,再加上现在我们所走的这条,就是我和许阳在大学毕业后工作之余外,夜间閑时活动的地带了”

高锋:“这个小区有些年头的,住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吧!这才九点多锺,这街道上就空无一人了”

许阳:“是的,我们住进来时,这小区就有将近二十年的年头了, 那时候我们刚工作,手头上并不富裕,选这裏就是图这裏的房租便宜……”

沈玲:“没有一家亮着灯,我记得那时候还是会有几家这时段透着灯光的”

许阳:“如今又是过了近十年,那些居民们年纪更大了,也就睡的更晚了”

高锋:“四楼B室,你们当时租住的就是这间吧!”

许阳:“是的,两年前,我俩把这房买了下来,把内裏的摆设恢複成当年一模一样,以留个美好的念想……”

……

2019年3月8日:

下午,许阳夫妇的家中,他俩把高锋迎进了自家的大门,主要由沈玲领着其参观了自家,而许阳则落座于厅上,烧水泡茶,等二人参观完自家后,他们就得以于厅上喝着茶聊着事。

高锋:“你们是先领了证,几年后才办得酒”

许阳:“嗯,领证时我们还租房住,确实是没有条件来办酒,到了16年我们买了这套房,算是在这城市裏落了户后,这才办了酒……”

高锋:“所以如果按办酒来算,你俩步入真正的婚姻也就不到三年的时间,我这么算也没错吧!”

沈玲:“这么算也没错的”

高锋:“听玲玲说,为了买上这房,你还把你的腰熬坏了”

许阳:“是的”

高锋:“你的腰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许阳:“主要是不能使力,涉及到体力较重的情况,就力不从心了”

高锋:“能养好吗?”

沈玲:“医生说只能通过长时间的休养……”

……

2019年3月10日:

北城区,工业园内,许阳夫妇先到,高锋随即而来,他领着夫妇俩走了大约百来米路,来到一家规模中等的汽配厂对面的街道上,指着那厂房对许阳夫妇开口说道。

高锋:“这裏就是我初中毕业,来到这个城市打的第一份工的地方,那时候吃住的是厂裏食堂,住的是厂裏的宿舍,八人一间……”

沈玲:“你做了多久?”

高锋:“做了有两年多”

……

2019年3月12日:

北城区,较为繁华的街道口,这次是高锋先到,不久许阳夫妇也是到来,三人并行走至临近街尾处,高锋指着倒数第三间,那紧闭着铁门的店面说道。

高锋:“从汽配厂辞职后,我和两个朋友就合伙租了这铺子,开了间麻将馆,同时,我们在这麻将馆的楼上,租了间两居室的房子三人共住,就是那屋……”高锋指着麻将馆正上方,第六层靠左那屋的窗户。

许阳:“你在这裏住了多久”

高锋:“四年多”

……

2019年3月15日:

北城区,最为繁华的商业街道边上,名为金阳小区的高档住宅中,F幢22层03室,大约二百平的空间,高锋领着许阳夫妇参观他现在的住处,以示他如今的经济条件。

许阳:“你这屋买了多久?”

高锋:“三年多”

……

2019年4月6日:

许阳夫妇的卧室中,晚上八点左右,许阳靠在床头看着电视,沈玲则不着片缕的从床左不远处的浴室而出,她的赤裸,就是给床上许阳的特殊暗示,于是,许阳始终老老实实的呆在床上,看着他老婆仍是裸着坐于电视左边专属于她的梳妆台前梳妆打扮,穿衣拎包,而后离开这主卧,离开他们的家,夫妇间已形成了另类的默契,整个过程中两人没有任何的言语或肢体上的交流。

晚上九点四十,高锋家的主卧裏,高锋与之前的许阳一样,也是靠在了床头正看着电视,与许阳不同的是,此时的高锋是全裸着,而在他的胯间,不久前离开家的沈玲,又是赤裸着,趴在锋的胯间,为他吞吐着硬立的那根粗长。

高锋:“想被肏了”

沈玲:“嗯”

高锋:“自已坐上来”

沈玲:“噢……好撑……”

高锋:“哪裏好撑”

沈玲:“我下面的骚嘴巴”

高锋:“吃什么吃撑的”

沈玲:“你的大鸡巴”

……

淩晨1点多快两点,夫妇的卧室裏仍亮着灯,归来的沈玲见到仍靠在床上上未睡下的许阳,并没有觉得奇怪,她淡定的在老公的眼前宽衣解带,直至要最后脱下那条湿透的内裤时,眼见内裏有着大量液体涌出后,她皱了皱眉,显露出了犹豫之色……片刻后她有了决断,提起内裤去到左侧的床头,而后面朝着许阳,就在其夫的眼前,从床头柜的纸抽上抽出了几张纸巾,而后迅速的褪下内裤,把那纸巾塞到了她的胯间。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欺瞒(四)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任务一、绿帽:自愿让老婆和奸夫成为有性且有情的长期固定床伴关系。

             红杏:让老公接受你和奸夫成为有性且有情的长期固定床伴关系。

             黄毛:结交绿帽,让他接受你和其老婆成为有性且有情的长期固定床伴关系。

2019年3月2日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际,许阳和沈玲两夫妇自驾去了距离二十公裏左右,二人恋情起点也是一起就读的深蓝大学,大约一个来锺后,深蓝大学西面一个废弃至少十多年的残旧工厂中,许阳一手牵着沈玲,一手打着手电,二人在这无人看管,荒草丛生厂房中依照记忆艰难且缓慢的行进着,由于太久没有走过这条秘密通道,让身为丈夫的许阳心裏也没底,他只能凭着硬着头皮找寻着条并来显眼的路径。

“好累额!老公我要你来背我”岁月并没有在沈玲脸上留下过多的印记,她仍如当年般的清纯和美丽,这让眼见其撒着娇要背的许阳,不由间有些晃了神,脑海间浮现出了从校园裏公开课时第一次见到沈玲时,他内心突如而来的悸动感,到之后相识、相交、相爱、相婚,近十年共同生活下来的所有美好画面。

“找到了!”背上了沈玲,二人前行了速度变得更加的缓慢了,许久,他俩来到了一堵灰黄色两米来高的土墙前,这裏正是二人当年刻字的地点,也是那条能通往校园路径的标志,两人眼见这墙,都不由流露出了喜悦之色,沈玲更开口催促着许阳上前,去寻找他俩当年所留的刻字,多年的日晒雨淋,让土墙上当年清晰的刻字,变得现下的模糊不清“许阳和沈玲会永远在一起的 2009年11月12日留”通过手电的不断照射,二人自然找着了那两行刻字。

“现在的许阳还想和沈玲永远在一起吗?”问后她的神情中有着一丝丝的紧张。

“当然想了”许阳用语气回应了身后他背着的娇妻。

“我知道了,那进去吧!”沈玲说时的语气显得很是淡定,但实则上隐藏在其夫背上的那张脸,却似语气中的那般淡定,流露出了难掩的喜悦。

一条特别平坦的土路,直通大学的西面内部,这是条当年仅极少数人,现在已无人知晓的密道,也是碰巧,当年让约会中的二人发现这条路径,可没想到,一晃十来年过来,这密道却仍未被校方发觉。

许阳:“老婆,你还记得我们大学毕业后,共同定立的目标是什么吗?”

沈玲:“当然记得啦!我们选择留在这个城市裏,相要这裏购房结婚,共同建立我们……”

许阳:“现在,我们已达成了当初定立的目标!”

沈玲:“是呀!达成了”

许阳:“可是我们却越发不觉得幸福了”

沈玲:“唉……这些年来,为了能在这裏扎根落户,我俩都顾着忙着各自的事业,留给彼此的相处时间越来越少……老公,你还记得,上次我俩像这样一起约会,是有多久了?”

许阳:“上次……我记得大约是四年前了吧!”

沈玲:“你也是为了我们的家!这不两年多前,还把你的腰给累坏了”

许阳:“我们一起建立的公司,现在也算是上了轨道了,以后我能多抽出时间陪你,你呢!就在家裏做我的贤内助……”

沈玲:“嗯,我俩都该歇歇了”

……

平坦的土路上,沈玲已不须再让许阳背着,从他的背上下来了,夫妇俩手牵着手并排着边说前行着,远处,颜值一般,身高体壮,立着像座小山的高锋,已然等在他俩前往的目的地处,那裏地处工厂和校园的交界处,属于三不管的隐秘地带,是为他们夫妇当年约会的最佳场所,不久,三人自自然然的打招呼会面了,自自然然的找着话题聊了起来。

……

许阳:“你来很久了”

高锋:“比你俩早到个十多分锺”

许阳:“走吧!一起去参观、参观我和玲玲的大学校园”

高锋:“就等你这话了!”话后,二人并行变为了三人并行,且站在了老婆左边的高锋,自自然然的伸出了他的左手,搂住了老婆的腰,而于此同时的我,只是牵着老婆的手。

……

许阳:“看到那幢蓝色的教学楼了,那裏就是我和玲玲初次相见的地方!”

沈玲:“那是一场公开课,虽然同届却不同专业的我俩,因此有了第一次的交集……”

高锋:“嗯,你俩是第一次见面时就看对眼了”

许阳:“是的”

沈玲:“嗯”

高锋:“接下来呢?谁追的谁”

许阳:“我追的玲玲”

高锋:“她好追吗?”

沈玲:“我好追呀!主要也是因为我也看上他了”

高锋:“然后你俩就相恋了”

许阳:“没错,大约三个月后,就在刚才那地,我对玲玲表白,她接受了我的表白,成了我的女友。”

高锋:“你们是怎么发现那地的?”

许阳:“那时候我俩都是学生,家裏条件也都一般,经济上并不宽裕,约会多在校园中进行,可以说那时候我们真是走遍了校园裏的每个角落,于是,那地在一次閑灌时,让我们偶然的发现了”

高锋:“真羡慕你俩的大学的生活和纯洁的恋情,这些我都没经曆过,我家是农村的,如果说你们的家境算一般,那我的家境就是贫寒了,初中毕业后我就出社会赚钱,在社会大学裏摸爬滚打了这些年,这才有了份家业,至于恋爱、婚姻,真就没时间也没精力……”

许阳:“那你有想过找个人谈场恋爱……”

高锋:“有想过,不过结婚就算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的”

……

2019年3月5日:

依旧是夜晚,距离许阳夫妇的家大约十来公裏,南城富鑫小区入口外的街道上,许阳、沈玲和高锋像前几日般并排行进着,只是在公众场合下,他们少了那些如牵手、搂腰的亲密举动。

沈玲:“之前的那几条街道,再加上现在我们所走的这条,就是我和许阳在大学毕业后工作之余外,夜间閑时活动的地带了”

高锋:“这个小区有些年头的,住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吧!这才九点多锺,这街道上就空无一人了”

许阳:“是的,我们住进来时,这小区就有将近二十年的年头了, 那时候我们刚工作,手头上并不富裕,选这裏就是图这裏的房租便宜……”

沈玲:“没有一家亮着灯,我记得那时候还是会有几家这时段透着灯光的”

许阳:“如今又是过了近十年,那些居民们年纪更大了,也就睡的更晚了”

高锋:“四楼B室,你们当时租住的就是这间吧!”

许阳:“是的,两年前,我俩把这房买了下来,把内裏的摆设恢複成当年一模一样,以留个美好的念想……”

……

2019年3月8日:

下午,许阳夫妇的家中,他俩把高锋迎进了自家的大门,主要由沈玲领着其参观了自家,而许阳则落座于厅上,烧水泡茶,等二人参观完自家后,他们就得以于厅上喝着茶聊着事。

高锋:“你们是先领了证,几年后才办得酒”

许阳:“嗯,领证时我们还租房住,确实是没有条件来办酒,到了16年我们买了这套房,算是在这城市裏落了户后,这才办了酒……”

高锋:“所以如果按办酒来算,你俩步入真正的婚姻也就不到三年的时间,我这么算也没错吧!”

沈玲:“这么算也没错的”

高锋:“听玲玲说,为了买上这房,你还把你的腰熬坏了”

许阳:“是的”

高锋:“你的腰现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许阳:“主要是不能使力,涉及到体力较重的情况,就力不从心了”

高锋:“能养好吗?”

沈玲:“医生说只能通过长时间的休养……”

……

2019年3月10日:

北城区,工业园内,许阳夫妇先到,高锋随即而来,他领着夫妇俩走了大约百来米路,来到一家规模中等的汽配厂对面的街道上,指着那厂房对许阳夫妇开口说道。

高锋:“这裏就是我初中毕业,来到这个城市打的第一份工的地方,那时候吃住的是厂裏食堂,住的是厂裏的宿舍,八人一间……”

沈玲:“你做了多久?”

高锋:“做了有两年多”

……

2019年3月12日:

北城区,较为繁华的街道口,这次是高锋先到,不久许阳夫妇也是到来,三人并行走至临近街尾处,高锋指着倒数第三间,那紧闭着铁门的店面说道。

高锋:“从汽配厂辞职后,我和两个朋友就合伙租了这铺子,开了间麻将馆,同时,我们在这麻将馆的楼上,租了间两居室的房子三人共住,就是那屋……”高锋指着麻将馆正上方,第六层靠左那屋的窗户。

许阳:“你在这裏住了多久”

高锋:“四年多”

……

2019年3月15日:

北城区,最为繁华的商业街道边上,名为金阳小区的高档住宅中,F幢22层03室,大约二百平的空间,高锋领着许阳夫妇参观他现在的住处,以示他如今的经济条件。

许阳:“你这屋买了多久?”

高锋:“三年多”

……

2019年4月6日:

许阳夫妇的卧室中,晚上八点左右,许阳靠在床头看着电视,沈玲则不着片缕的从床左不远处的浴室而出,她的赤裸,就是给床上许阳的特殊暗示,于是,许阳始终老老实实的呆在床上,看着他老婆仍是裸着坐于电视左边专属于她的梳妆台前梳妆打扮,穿衣拎包,而后离开这主卧,离开他们的家,夫妇间已形成了另类的默契,整个过程中两人没有任何的言语或肢体上的交流。

晚上九点四十,高锋家的主卧裏,高锋与之前的许阳一样,也是靠在了床头正看着电视,与许阳不同的是,此时的高锋是全裸着,而在他的胯间,不久前离开家的沈玲,又是赤裸着,趴在锋的胯间,为他吞吐着硬立的那根粗长。

高锋:“想被肏了”

沈玲:“嗯”

高锋:“自已坐上来”

沈玲:“噢……好撑……”

高锋:“哪裏好撑”

沈玲:“我下面的骚嘴巴”

高锋:“吃什么吃撑的”

沈玲:“你的大鸡巴”

……

淩晨1点多快两点,夫妇的卧室裏仍亮着灯,归来的沈玲见到仍靠在床上上未睡下的许阳,并没有觉得奇怪,她淡定的在老公的眼前宽衣解带,直至要最后脱下那条湿透的内裤时,眼见内裏有着大量液体涌出后,她皱了皱眉,显露出了犹豫之色……片刻后她有了决断,提起内裤去到左侧的床头,而后面朝着许阳,就在其夫的眼前,从床头柜的纸抽上抽出了几张纸巾,而后迅速的褪下内裤,把那纸巾塞到了她的胯间。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