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都市 第二十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欲望都市

第二十章 胸大欠费

作者:yaozhicong

    铃……铃……铃……

  萤幕上闪烁着陌生的号码,胡可儿看了看又把手机丢到一边,整个人埋在被子中。现在她谁也不想见,什么也不想听,

  漆黑的卧室中伸手不见五指,胡可儿闭上眼睛满眼都是段明的模样。把自己整个人裹在鹅绒被中,想像着段明柔软温暖的怀抱。

  但是现在段明就这么走了,自己的世界也都变得暗淡无光……

  铃……铃……铃……

  啪嗒——挂断。

  自己没有人在乎,自己又何必在乎别人。你能不能争气点胡可儿,难道世界上没有男人了吗?还给人家做小三做情人,丢不丢人,害不害臊。你这么不要脸地贴上去还不是被一下子甩开了。

  整个人缩成了一团,脑海中的段明更加清晰起来。

  “可儿,你好美!”

  即使是自己想像的甜言蜜语也让胡可儿小脸微红心跳加速。

  “段郞。”

    胡可儿深情的呼唤着情郎的爱称,幻想着拥吻在一起画面,胡可儿觉得整个身体都燥热起来,玉指顺着身体传来的热流一路下探,来到女人的幽深花径之中,双指探入,触摸着已经湿滑的膣壁——身体一阵轻颤。

  “段郞,肏我。”

  胡可儿缩在被中,低声呻吟着淫靡的话语。幻想着段明将结实的肉棒顶入自己的花径,双指加快了频率。

   “可儿,我要射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好吗?”

    幻想中男人的话语好像是最美情话,胡可儿像是发春的猫一般,发出尖细的呻吟。雪白的双腿跪立在床上,翘臀高高的撅起,迎合着并不存在的肉棒。脊背蜷缩着,双手穿过胸前乳白的肉团,抚弄着阴蒂,摩挲着自己的穴壁。幻想着段明在背后强烈的撞击!燥热伴随着快感的电流传遍全身,噗呲——阴精喷涌而出。

  高潮过后紧接着就是极度的空虚,黑漆漆的被窝中弥散着特殊的气味。

  铃……铃……铃……

  睁开眼睛,再一次回到冰冷黑暗的现实。手机上依旧是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

  “胡可儿?”

  "嗯,有事吗?"

  “没事我打你这么多次电话?你到底在干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对面传过来的声音很甜美,但是语气却十分的强硬!

  “我……我干嘛要和你说。”想着自己刚才的做的事情,胡可儿有些心虚,说话也支支吾吾起来。

  “行,段明死了也没关係是吧。那挂了吧。”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段明快死了,你要是担心他快点过来,到半夜巷66号。”

  嘟嘟嘟——对方挂断了电话,对方给的位址很眼熟,这地址不就是夏家的后门的小巷子吗?想起段明曾经说过会利用夏家父子做一些事情,虽然他没说是什么事情,但是事情肯定不简单,夏绶和一个黑帮大佬有见不得人的关係她还是知道的。想到这里心中更是惴惴不安起来,难道他是因为自己将会有危险,才拒绝自己的?——突如其来的想法让胡可儿眼中一亮,自己一定要当面问个明白。

  来不及换内衣,简单地套上了一件连衣裙,急匆匆地出了门。

  夏家大院就在东大的旁边,自己住在学校安排的老师宿舍,两地离的并不远。为了快点过来,胡可儿特意穿了一双帆布鞋。三步并作两步,一阵小跑让胡可儿有些喘不过气来,毕竟刚才在家也做了一些“体力活动”。

  夏家后门的小巷中昏暗的路灯在细雨中忽亮忽暗,后门的小巷中空无一人。

  胡可儿掏出电话,準备拨通那个陌生的号码。

  “别打了,我在这呢。”

  是那个听起来挺甜的声音。

  从昏暗的拐角里走出一个人来,长髮飘飘,五官很精緻,美丽的外表掩盖不住一身的英气,一席紧身的黑色皮衣更加凸显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尤其是胸前的双峰,高高耸立。

  呃——穿成这样,倒有几分电影里女特工的架势。

  “你是……”胡可儿有些犹豫,虽然对方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但这身装扮不得不让她起疑。

  “我是余楠楠,市刑警大队的员警。”

  “员警?”

  胡可儿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员警,好好一个刑警你不穿警服,穿一身夜行衣这是要改行当贼吗?既然现在段明有危险了,当员警的不应该是拉警笛,端着枪沖进去吗?

  看到胡可儿满脸的疑惑,余楠楠耐着性子又说道:“特殊任务,不要在意这身装扮,这是为了更好的行动?”

  “呃,你同事呢?警车呢?段明呢?已经沖进去了?”

  胡可儿的问题像是连珠炮一般,对着余楠楠一阵连射,其实她还想追问“你和段明到底什么关係?”看着眼前身材窈窕的女刑警,胡可儿内心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人有可能成为自己的情敌。

  余楠楠没有直接回答,右手伸进紧身衣,在胸口摸了又摸——丰满的胸部像是QQ糖一般弹弹跳跳——嗯,很Q弹的样子。胡可儿看着对方这一阵摸索,终于掏出一张警官证。

  “胡小姐,现在段明很危险。请你配合警方的秘密行动。不要再问了,听我指挥,懂了吗?”

  “哦……”

  看到对方的警官证心里终于有些安心下来,却又听闻段明很危险,心又跳到了嗓子眼,想要询问段明的消息,又想着对方让她闭嘴听指挥,心情就像是缠绕在一起的毛线,糟心极了。

  “夏家你来得多吗?里面的结构熟吗?”余楠楠问道。

  这夏家的宅院占地不小,是个三层的复古大别墅。

  “来过不少次,夏绶带着自己转过几次,也算熟悉。”

  “可有什么密室,或者隐蔽的地下室。”

  “呃,密室倒是没听他们提过。”忽又想起了什么“哦,有一间地下室有一间带密码锁的房间,夏绶说是里面放的是他的一些玩具,我倒是没有进入过。”

  “玩具?知道房间的密码吗?”

  “不清楚。呃——不过他这人不喜欢複杂的数位,他的手机密码是123321”

  “好,我们进去!”

  余楠楠后退几步,三步助跑,踏在墙垣旁的灯杆上,借力一跃,轻盈地翻进了夏宅。

  吱——

  夏宅的后门被轻轻地从内侧打开。

  借着微弱的幽光,胡可儿带着余楠楠蹑手蹑脚地穿过花园小径,一排木制的桌椅排放在太阳伞下,这里是夏家父子经常喝下午茶的地方。顺着旁边的小门就可以进入到室内。顺着走廊没几步就可以看到楼梯,上去就是一些卧室,下去则是地下室,有一些健身房,娱乐室。

  两个人来到楼梯前,正準备下楼,就听到啊的一声呼叫,两个人吓得顿时一动不动,连一口大气也不敢喘。

  “啊……老公……你个狗东西……你要干死人家了……”

  “小绶……这才刚刚开始呢!咱俩可有好些日子没快活了,今天一定要战到天明……”

  “啊……嗯嗯嗯啊……”

  终于分辨出这声音是夏绶和狗哥的淫哇之声,两位大美女才舒了一口气,又被他们没羞没臊的下流语言整的面红耳赤。

  羞赧的二女摸索着来到了地下室,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来到了密码锁旁。

  123321——滴,门开了。

  胡可人打开门,一阵寒冷的阴风吹来。门后竟然是黑漆漆的楼梯道,胡可儿想要下去,却被余楠楠拦住。

  “你在这里等我,下面情况还不明朗,我先下去看看。”余楠楠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手枪。

  顺着楼道一路而下,转过了好几道拐角总算来到最下层,墙面变得越来越潮湿,有明显的后天挖凿的痕迹,应该是夏家父子找人专门挖出的密室。

  滴答……滴答……

  有水滴从潮湿的天花板上滴落,昏暗的灯光中视线突然开阔,这是一个摆放着形形色色物品的房间,看着周围的木马,振动棒,绳子,鞭子。余楠楠本已经羞红的脸上更加滚烫。

  不远处隐隐约约看到一个被固定在十字架上的男人。四肢已经肿胀变形,微弱的灯光下看上去有点骇人。

  余楠楠被眼前的惊险吓到,虽然她在刑警队经常可以看到各种残忍的作案现场,她觉得自己的胆子已经很大了。但是不得不说,那些案发现场,有众多关心他的男同事,还有让她安心的红蓝闪光和长鸣的警笛。而在这幽暗寂静的地下室,让她一个人面对眼前的惊险,她还缺少点心里準备。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用手机的灯光观察了半天,一下也不敢动弹,不知道这人是死是活。

  “嗯……嗯……嗯……”

  男人嘴里堵着口塞,他似乎发现有人到来,嘴里发出微弱闷哼声。

  是……是个活人……不会就是段明吧。

  余楠楠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确定了眼前这个半死不活样子的男人就是段明,疾步过去放下段明,解开了眼罩和口塞。原本健壮的身体已经遍体鳞伤,段明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很好,呼吸很微弱。这不行,必须赶紧去医院……

  “段明,能听见我说话吗?”

  段明看了看眼前的紧身衣美女,这个美女——他有点印象——正是当初审问羁押自己的警花,她怎么在这里?

  段明强打精神说道:“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救你的,你还能走吗?我带你去医院?”

  “我四肢都断了,动不了……而且我中了狗哥的狂犬之毒,去医院也是没用的。”

  “那怎么办……总得去医院试试啊。”余楠楠没想到段明伤得如此之重,看着怀中似乎要奄奄一息的人,眼中竟有些湿润,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想利用段明,他也许不会到今天这个样子。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当初只是想利用你调查山口组……对不起。”

  说着说着眼中的雾气越来越重,几颗晶莹的泪挂在眼角。余楠楠也是个热血青年,警校毕业后没有利用家里的关係找一份安稳的岗位,执意到刑警队锻炼自己。这次上头刻意的隐瞒包庇山口组的行为让她正义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了。

  她私下里收集证据,调查段明。就是想把山口组这些人渣绳之以法,没想到最后却害了段明。

  段明看着泪盈盈的美人,也生不出气来,只是无力的问道:“你……怎么……想起调查我的?”

  “因为当初在调查山口组的时候遇到了上面的阻力,恐怕警局的一些高层和山口组有利益交集。这件案子也就没法查下去了,但是当我发现你的户籍是假的时候,我就怀疑你和山口组可能也有关联,所以当初我并没有拆穿你的假户籍的事情。关了你几天就放你出来,其实最近我一直在跟蹤你”

  “你一直在监视我?”

  “嗯……我在你的裤袋中装了窃听器,所以你是超能者的事情,还有和山口组几次交手的事情,还有……还有你干的……干的……其他事情我都清楚,我知道你不是个坏人。”

  想着段明几次和曼诗瑶翻云覆雨的事情,自己每次监听都是满脸羞红。

  段明没想到自己的假户籍成了自己的把柄,户籍当然是假的,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又想着眼前这个泪水汪汪,满脸羞红的警花窃听自己房事的情景,有点令人遐想。

  身体打了几个寒战,毒性已经蔓延全身,看来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段明又咳了数下,脸色更加惨白了几分。

  “你是不是快要死了?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没想到警校毕业的高材生,智商线上,情商却欠费。直接询问段明是不是还有遗言。也难怪,人长得美,说话直一点,无脑一点,也会被一大堆男人围着夸真性情,真可爱。警花一路就这么被恭维着过来的。

  “我……谢谢你……你就没点好话是吗。”段明翻了一个白眼,看着一身紧身的余楠楠,胸前高高突出的双峰,心中不禁骂道,果然是胸大无脑,情商欠费。丫的就不能说点好话吗?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就算是死,不能让人舒坦点死去吗?

  心中对美丽的警花鄙视了一番,看着窈窕的美人突然想到了什么,激动地说道:“咳……也许……还有一个办法救我。”

  “什么办法?”

  “就是……和我做那啥……让我的超能者等级再次晋级……”   
     段明纠结着措辞,究竟怎么样才能让一个大美人甘愿和自己啪啪啪呢?虽然自己也曾经乐于助人,但是让女人来帮自己,怎么看都是自己佔便宜。心中又有些负罪感,这样好像真的不太好。

  “那啥是啥?做什么可以让你晋级?我一定会帮你……”

    余楠楠不知道段明心里的小九九,直爽的答应,只是这答应来的太快,怕是都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人家女孩都这般爽快,段明也狠下心来,直接说道:

  “和我……做爱!”
《未完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