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虐待

  极度虐待

  发言人:三月十二

  **********************************************************************

  本文内容涉及bdsm,scat,watersport和vomitplay,不喜欢者万勿阅读。对这方面性事感兴趣的同仁,欢迎来信至交流。希望看到更多同类故事的朋友不妨来信鼓励或提供意见。

  欢迎转载,但必需包含此header。

  **********************************************************************

  彼得平躺在用塑胶布包着的床上,望着墙角的一个安着铁条的小窗户,心中麻木得很。他身上只穿了一件肮脏的内裤,阴暗的地下室里散发着一股发霉屎便的味道。

  旧挂钟上的时针已经指到了五,女主人就要回来了,彼得心想。不自觉地,鸡巴在黏黏的内裤里跳动了几下。

  彼得跳下了床,在床底下拿出了一个盛满清水的狗食盆。他喝了一点,又跳回了床上。五点十分,女主人马上就要回来了。

  五点三十五分。

  楼上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紧接着楼梯上传来穿着高根鞋的脚步声音。彼得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像狗一样跪在了门边。门外传来一道道锁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女主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彼得的女主人是一家大公室的秘书,为了生活,每天在公司里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但和彼得一样,她从小也经常有bdsm方面的性幻想,不同的是她喜欢虐待男人。她根本不想正常的恋爱、结婚,他一直幻想能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奴隶。半年前,她过了自己二十八岁的生日,在镜子中看见了自己眼边浅浅的皱纹,她决定不再被动地过活,她决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于是她在临省大都市的一家地下小报上刊登了一章个人广告。

  广告刊出的第五天,一个叫彼得的的二十三岁男人来了电话……

  女主人身高五尺八左右,一百三十磅。红色、略微带弯的长法披肩。绿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前胸不是特别大,但倒也均匀得很。下体的阴毛全部刮净,只在非常靠近阴唇的地方才有一些红色的茸毛。彼得个人喜欢下体没有毛的女人,当然,就算女主人真的有毛他也只能自己想想而已。

  女主人走进了地下室,回手关上了门,上了锁,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她始终没望彼得一眼。女主人用双手揉着眼睛,看起来她当天的工作甚是劳累。彼得爬到了女主人脚边一句话也没有。没有女主人的许可,他什么话也不许说,彼得当然知道规矩。

  女主人打开了电视,慢慢地吃着自己在下班路上买的墨西哥卷饼,不去理彼得。偶尔,女主人把吃在嘴里的食物吐到床上,彼得一声不支地捡起来吃掉。半个钟头左右,女主人抹了抹嘴,把电视闭掉。

  彼得知道侍候女主人的时间到了。

  “上床。”女主人冷冷地说。

  彼得爬上了床,面对着女主人,跪在了她的面前,鸡巴已经开始硬了起来。女主人脱调了自己的外衣,小心的挂在门边。然后穿着内裤走到了彼得的面前。她看着彼得,然后毫无征兆地望彼得脸上吐了一口。黏黏的口水顺着彼得的脸流到了用塑胶布包着的床上。

  女主人也爬上了床,脱掉了内裤。她趴在了床上,把屁眼抬了起来。

  “给我舔干净!”女主人命令道。

  彼得赶紧转过身,面对着女主人的屁眼跪了下来。今天女主人的屁眼好像大便以后没有擦,干了的大便沾在女主人粉红色的屁眼周围。女主人经常故意不去洗澡或是擦屁股。彼得低下头,把脸埋在了女主人的屁股沟里,然后用开始用舌头清理女主人的屁眼。彼得差不多天天吃女主人的大便,自然熟悉那种稍微发苦的味道。他先用口水稀释了女主人已经干了的大便,然后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把大便水舔干净、咽下肚子。女主人趴在床上闭目养神。

  当彼得把没擦干净的大便全部舔掉后,他开始用舌头向女主人屁眼深处探去。女主人的屁眼里有一点点臭臭、却无比性感的味道。彼得感觉自己的鸡巴越来越硬,终于忍不住拿自己的龟头在女主人屁眼边上轻轻地摩擦。

  “浑蛋!”女主人感觉屁眼感觉不对,转过身骂起了彼得。“谁叫你用你的脏鸡巴捅我屁眼儿的?你个吃屎的浑蛋!”

  “女主人对不起……对不起……”彼得惶恐地说。

  “闭嘴!”女主人大喝道。“给我跪下!”

  平日,女主人脾气不至于这样暴躁。看起来她今天工作不顺利,回家拿奴隶出气。

  “自己打自己嘴巴,我叫你停你再给我停!”女主人命令道。

  彼得左右开功,结结实实地给自己打着自己的脸。

  差不多两分钟以后,女主人命令他停手。

  女主人靠着床头坐下,把双腿分了开。

  “滚过来给我舔屄!”随后打开了电视,一边让彼得为她口叫,一边看着电视上的节目。

  彼得爬到女主人面前开始为舔她的屄。女主人的屄很是紧凑,要用手扳着,才能裂开。外面的阴唇上沾满没有擦干净的尿迹,彼得自然没有争论,用心地舔着。电视上演着什么戏剧,女主人不时格格地笑。有时候笑得急了,甚至有一些尿液从屄里涌了上来。彼得的阴茎已经硬得快暴开了,但没有女主人的许可,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半个小时以后,电视上的戏剧演完了。女主人把电视闭上,用脚把彼得的头略微踹开。

  “过来,我现在要方便一下,你过来给我当马桶吧!”

  彼得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女主人很喜欢玩屎和尿的游戏,彼得差不多天天吃女主人的大便。刚开始时还有点难以下咽,后来久了,倒也习惯了。甚至,有时自己在地下室躺着时还有些怀念女主人的大便。

  彼得平躺在床上,女主人在他头上蹲了下来,把屄对准了他的嘴。一会,金黄色的尿液分成两股从她的穴内倾流而下。彼得舔着尿柱,上咸涩的尿水流进自己的嘴。然后女主人稍微往前动了一下,把屁眼对准了自己沾满尿液的嘴。

  “说吧。”女主人命令。

  彼得在吃女主人大便之前要恳求、要感谢。

  “请女主人赏给我您的香便,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女主人用手摆弄着彼得的阴茎,同时腹部用力,向外推动憋了半天的大便。

  女主人突然放了一个大屁,彼得立刻用嘴把女主人的屁眼完全包上,屁臭散发在彼得脸的周围。女主人的屁眼在无用嘴里开始张开,然后一条黄色的大便从顶到了彼得舌头上。

  “给我用咬断了!”女主人命令道。

  大便一经咬断,臭味更加强烈。彼得刚咬断一结更多的大便又进入了嘴中,今天女主人的大便特别多,而且拉得很快,彼得一时间没办法跟上。

  “你个浑蛋马桶,一时吃不了不会吐出来吗?”

  彼得把嘴里的大便吐了出来,抹在女主人的乳房和自己的鸡巴上。女主人屁股翘了翘又拉出来一些稍微发细但更柔软的金黄色大便。苦苦的味道充满着彼得的嘴。他抬起头用舌头在女主人的屁眼中搅拌着悬挂¨的大便。女主人又开始往彼得嘴里小便,把所有半干的便变成半液体状。

  “喝下去!”

  彼得大口大口地喝着女主人的屎尿水,一会间已经感觉胃里发涨。一想到自己肚子里全部是女主人高贵的大便,顿时沾满大便的鸡巴又挺了几挺。

  “现在把我屁股上的大便全部舔干净,别让我发现你偷工减料。”女主人把屁股略微抬起来一些,好让彼得有更大的空间工作一些。

  彼得双手握着女主人雪白的脚腕,抬起头开始细细地清理女主人屁股上的大便。女主人继续蹲着让彼得舔了一会,然后干脆趴在了彼得的肚子上。大便在两个人的身体之间摩擦、拉起黏黏的便丝,顿时女主人也被调起了热情。

  女主人开始把彼得的鸡巴含进了嘴中,上面挂满了自己苦苦的大便。地下室的温度高得很,尿味,大便味和汗味混合、蒸发着。女主人用嘴上下吸着彼得的鸡巴,不时还用舌头轻轻地舔着沾满大便的鸡巴头。

  女主人很少给自己口交,彼得觉得很兴奋。他不敢偷懒,仔细地舔着女主人屁股上的大便然后咽下肚子。女主人的屄湿润得很,不时有爱液流下来,滴到彼得下巴上。

  一回的工夫,彼得再也忍不住,开始狂射一阵。女主人把精液含在嘴里,但没有咽下去。然后她张开嘴,用彼得开始发软的鸡巴往自己的嘴里深处狂捅了几下。她站起来,转过身,然后突然“哇”的一声批头盖脸地向躺在床上的彼得脸上呕吐。消化了一半的晚餐、彼得自己的精液和大便,像瀑布一样落在了彼得脸上、身上。

  女主人擦了一下嘴,把右脚踩到了彼得额头上然后让小便顺着腿流到彼得脸上的污秽。

  女主人下了床,开始用彼得的一个毯子擦拾身体。

  “今晚就到这了。你今晚不许清理,就在我的大便中睡。明天我上班前我会看着你把整个床舔干净,吃掉。”说完把毯子丢到了彼得的脚边。

  女主人把暖气开到了三十度,然后上了楼。

  彼得在床上的污秽中翻了个身,深深地呼吸了一下。他双手在床上摸来摸去,幻想着刚才女主人虐待自己的情形,面露出微笑。

  明天……新的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