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奸魔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一)

  正在一拐一拐的我在逃避仇家的追杀,生性好色并天赋异常强大的我,爱好

奸淫女性,好死不死的作?时没有小心留下了证据被发现了,那女的大哥居然是

混黑道的,找了十数个人来追杀我。

  拼命的逃跑,中了十来刀之后勉强突围了,可是实在中了太多刀,我很快就

开始失血过多,意识开始变得朦胧不清,无力的倒在路边,这时一个老人出现笑

呵呵地说:「十多年终于在我死前再次找到一个继承者,小伙子假如你死不了的

话,你的愿望是什麽?」

  我有气无力的回答:「要是死不了,我倒想试试奸那些女明星,感觉会特别

爽!」

  老人闻言笑得更加爽快:「好好好!我会给你这机会的,太好了!我好像又

看到你们的影子了,月夜,午夜!」

  在老头疯狂的大笑中我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昏倒了!

  到我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包扎好,

换上一套新衣。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一队女僕吱吱渣渣的说着日语我根本就听

不明白,虽然听不明不过女僕们明显表达出叫我跟她们出去的意思,随在这队女

僕下楼,在大厅中我再次见到那个救我的老头。

  感激的向老头道谢,老头却说要带我去见两个人,跟着老头乘塔一部老式升

降机,我可以感受到升降机是向下走的,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门缓缓打开里面有

两个人,估计就是老头要我见的人了。

  两个人大约四十至五十岁,老一些那个给我的感觉很危险,好像一头老虎一

样的目光扫描着我,另一个就是坐在一部电动轮椅的人,脸上充满伤疤,要不是

坐轮椅的估计比旁边那个更胜一筹。

  见到两人的老头,兴奋的说着:「午夜,月夜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继承的人

了,这小子和当初的月夜十分相似!」

  站着的中年人无奈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要是这小子再失败你也别再找我,

看在老交情的份上,我就帮你最后一次!」

  老头一脸赞同的点头接着说:「小子,我叫灰狼,在你面前的这两人是十多

前大名鼎鼎的午夜,月夜奸魔,我请他们来训练你成为新一代奸魔,接下来一年

他们两个会对你进行训练!」

  我惊讶眼前二人的身份,午夜和月夜啊,所有强奸犯的偶像,不过我还有一

个疑问:「为什麽选我接手?」

  灰狼哈哈大笑:「因为你小子的性格和月夜很像,当年他和你一样死之前也

是记挂住女人啊!好了先去休息吧,多休息二天就开始训练了。」

  面对这麽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弃,多休息两天把身体调理好就开始

接受训练。

  训练分为两部份,作为一个成功的奸魔必须有丰富的知识和强大的身手,午

夜师父负责训练我的格斗技巧和各种枪枝运用,月夜师父和灰狼就传授各种科技

知识,各种语言,性技和强奸经验。

  整整一年的时间,每天也像地狱的生活过去,和一年前相比我整个人有如脱

胎换骨,现在的我能够以一打十也轻轻松松放倒所有人,掌握了英,日,俄,德

四种外语,在那队女僕身上熟习各种性技,现在的我是时候真真正正去找一个牺

牲品成为我出道的祭品。

  在训练过程中,我得知了月夜的惨况,当年他太自信被仇人拉着同归于尽,

幸好作为拍档的灰狼机警尾随其后,在绝境中被老狼救回了一命!可惜,伤及腰

椎虽然性命无碍,但却下半身瘫痪,再也不能成为奸魔。

  回到现在这时候,月夜把一个档案给我:「这是你的出师任务,过程必须拍

下来,要是不合格你就重新再训练吧。作为出师任务这次我不会帮你的,如果你

能够合格那之后我就会安排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奸魔并成为你的助手,就好像灰狼

那样!」

  在送月夜离开之后,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了档案,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和个人

简历。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日本的写真女星:天木纯。这个女星最大的卖点就是巨乳,

近几年也很出名的一个女星,一对爆乳在胸前乳浪四溢,更加令人兴奋的是她只

有149cm高,到时得好好品尝这对奶子是不是天然的了?在网上寻找她的资

料发现她明天会来香港旅行庆祝生日,看来我要给她準备好"生日礼物"了!

  透过社交媒体,发现她去了迪士尼乐园玩,这点其实很奇怪,来香港迪士尼

玩?你们日本的大多了,就香港那个实在怪异!不过,管她呢。赶去迪士尼先跟

蹤了再说,在迪士尼的歺厅中发现了目标。她正和同行的朋友在聊天,仔细的观

察后我发现她们连行李也还在身边,看来连酒店也未入住就赶来玩了!

  这对我的行动十分有利,偷偷把一个追蹤器放到她们行李箱的底部方便我预

算时间,之后在车行弄了一部计乘车把车放在车站的头位挂上暂停载客的牌子后,

我就潜伏下来等待美味的猎物自投罗网了!

  大约八点左右,一直观看追蹤器的手终于见到她打算走了,算好了时间成功

让她们坐上了我的车,按她朋友的话是打算去酒店休息了,我心中嘿嘿一笑:

「你这小乳牛今天準备好上我的床享受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吧!」

  我故意放慢车速,因为在车上我放置了一种老狼教我的迷香,这种迷香会让

人的神经放松睡去,缺点是见效慢最快也要十五分钟才有效,有部分人什至要一

小时才会睡过去,早服了药的我自然不怕了,不到半小时两个女人已经先后睡了

过去,看着睡过去的天木纯我当即把车驶回秘密基地。

  先把她的朋友带进监仓锁好,之后算算时间还得至少半小时才会醒,把天木

纯放入大床,我先去翻翻他们的行李和手机看看,翻完之后得到了两个好消息,

第一,她们预计行程有三天,意味着我可以在她身上玩三天。第二,根据天木纯

的手机聊天内容她居然还是处女,这消息令我更加兴奋了,这"生日礼物"更加

令她毕生难忘了,如果够幸运什至可能会给她带来一份纪念品!

  算算时间也快醒了,一到床边天木纯就醒了,醒来的天木纯一脸惊恐一连串

的日语发问:「你是谁?我朋友在那里?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想怎样?」我淫笑着

说:「我是你的粉丝哦!你朋友被我关在了其他地方只要妳听话我到时会一起放

了她,最后一个问题……我知道你生日,特地準备了"生日礼物"给你,妳这三

天好好陪我爽,之后我就放了妳。」话落狼爪隔着衣服袭向她的巨乳。

  胸前受袭的天木纯拍开我的狼爪大叫:「不可能,你给我走开,救命啊!」

看着门口打算沖过去的天木纯用力试图把我推倒,可是受过训练的我又岂是她能?

动,被我一手提起抛回床上,在她不放弃挣扎起身前,我掏出了一把美工刀架在

她脸上。

  我柔声的道:「门是从外面才能打开的,妳乖乖让我爽几天就好,要是妳不

听话,我就在妳脸上割几刀,再割下妳两颗奶子,我不太喜欢暴力,所以你最好

别让我生气。」把刀从面上慢慢向下滑落抵在她的巨乳上面……

  天木纯彻底的乱了神:「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我给你钱,请你放过我吧!」

心急如焚的天木纯眼泛泪光的不停求饶。我不耐的说:「看来你不选了,那我替

你决定吧!」威胁的再度把刀慢慢移上她的脸,看着越来越近的刀光,她再也受

不了:「不要啊……我答应了,别用刀割我啊……」

  我要彻底的击溃她的心理才能让她安份的任我奸淫,装蒜道:「答应什麽了?

妳说说看?」刀子不停在她脸上游走,闪闪发亮的刀身把她吓得魂不附体。

  几欲崩溃的天木纯大叫道:「我答应这几天让你好好爽,求你别划花我的脸,

我会尽力服侍先生你的!」

  我得意的说:「好吧!那你就脱光了,让我欣赏下妳的奶子吧!」

  天木纯不甘愿的脱下衣服,用双手遮挡那巨硕的双乳和下身的蜜穴。

  我装出不满的样子怒道:「妳还遮什麽?把手给我放下,妳想尝尝刀子吧!」

  看见我重新拿起的刀子,她只好委屈的把手放了下来,将她那双号称「天乳」

的奶子,完全展示在我的眼前!

  小巧玲珑的乳头,乳晕淡淡的粉色再加上那巨大的罩杯,这对巨乳确实无愧

「天乳」的称号!狼爪一伸,把这双「天乳」纳入手中,那沈甸甸的份量和娇嫩

的弹性令我爱不释手,把乳头放在手心像面团般有规律的揉动乳球,把一双巨乳

按照我的意愿把玩。

  从未被人玩弄的巨乳十分敏感,在我熟练的手法下一对巨乳为天木纯带来生

理上无可避免的快感,羞耻的快感在天木纯极力忍耐下勉强没有发出叫声,看着

她忍耐快感而涨红的脸令我更加的想把她的淫性引出来!

  张嘴含住在我玩弄之下已经发涨的乳头,近距离接触这对巨乳的瞬间扑鼻的

乳香充斥鼻间,我兴奋的舔弄着娇嫩的乳头,唇舌在乳头上灵活自了吸舔。更加

敏感的乳头被我挑逗的天木纯再也忍不住发出声音:「嗯……雅咩蝶……恩…

…好痒……雅咩蝶!」奇妙的快感掌控了天木纯的身体,口中抗拒着我的侵犯,

身体却很诚实的展示出她的本能,双手抱住我的头用力按住我,把我的头埋入她

雄伟的「天乳」之中,让我尽情享用她的身体。

  持续五分钟的时间,我都在啃咬舔吸这对「天乳」,天木纯累积的快感在我

一咬乳头之下彻底爆发出来。天木纯发出一声娇吟「啊……啊……」下身的蜜穴

来了个小高潮,蜜液从中流出令空气中充满淫靡的气息。

  见到天木纯只是玩弄胸部就来了高潮,我松开了乳头嘲笑着她:「呵呵,妳

这小淫娃就只是吸奶子也能高潮,一会换上我的肉棒妳岂不是会被我奸得高潮叠

起?我看妳这头小乳牛都快忘了自己是被强迫的吧?哈哈………」

  高潮后的天木纯惊醒过来,面对我的羞辱不禁面红耳热,心头对刚才自己的

淫态感到羞耻,试图闭上眼睛充耳不闻。

  我嘿嘿一笑,天木纯的蜜穴经过刚才的高潮已经充分湿润也省去我一番功夫,

三除二下把自己剥过清光,露出我的大肉棒準备替天木纯开苞破处成为一个真正

的女人!

  闭上双眼的天木纯,好奇的张开双眼,发现我已经脱光了,下身狰狞的肉棒

正杀气腾腾的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她花容失色:「求求你,放过我,我出去后给

钱你,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我淫笑的望住天木纯这只待宰的羔羊说;「妳说这些东西对我不够吸引,我

现在只想操妳,让妳在我的棒子下淫叫!」说完把她推到在床上分开她一双腿,

肉棒抵在未经人事的蜜穴外,下一刻随时準备进入这处女的禁地!

  被肉棒顶住蜜穴的天木纯意识到最大的噩梦即将成真,激动的挣扎但还是反

抗不了健壮的我只好苦苦哀求我希望我能放过她,这种哀求我自然不可能理会,

兴奋的大叫:「小奶牛,我来了,从此之后妳就是二手货了!」

  肉棒用力一插,狠狠地击穿那层象征纯洁的处女膜直接顶到子宫口才停下。

被开苞的天木纯立即痛哭失声:「雅咩蝶,痛,好痛啊,拔出去,求你了……」

开苞的处女血从交合处流出染红了床单!

  并不打算辣手催花的我还是仁慈的给天木纯适应我肉棒的时间,待她稍稍适

应后我开始发动攻势,一边啃咬着她敏感的巨乳,一边开始抽送肉棒,处女的蜜

穴本来就十分紧窄而且天木纯是属于那种体形小的身材,这样蜜穴就更加紧致,

每次抽送也为我带来十分的享受,相反的,天木纯就不太好受了。

  处女初破的她面对我的大肉棒即使我温柔的让她适应了一下,但显然还是不

能免去疼楚,梨花带雨的哭求:「别动啊,你的太大了,雅咩蝶,求你先别动!」

我继续抽动着说:「多忍一会,一会保证你爽翻天,到时妳还会求我肏你呢!」

  因为之前天木纯被我弄得泄了一回,紧窄的蜜穴有充分的湿润,所以肉棒抽

送起来并不困难,我享受着天木纯的处女蜜穴紧紧的包裹我的肉棒,滑腻温热的

穴肉好像试图对抗,排斥入侵者-我的肉棒。保持四浅一深的节奏抽送肉棒,龟

头不时研磨着花心的嫩肉,渐渐的天木纯开始享受起来。

  「嗯……好痒,这感觉很奇怪,痒痒的,啊……顶到了……好像越来越痒了,

对就是那里,好舒服,为什麽……」

  「嘿嘿,我早说了这一会就爽得妳不要不要的,老子现在累了,想要肉棒妳

就自己动吧!」调整一下姿势由本来的男上女下变成女上男下,捏着天木纯丰满

的屁股等她自己忍不住套动肉棒。

  花心一直被肉棒顶住的快感令天木纯的蜜穴产生如同蚂蚁走过般的奇痒,很

快她就忍不住扭起腰来试图止痒,可是这种不痛不痒的方式只有令她的欲火趟烧

越旺。

  我提示着不得要领的天木纯:「妳想像自己是个女骑士,现在在骑马,上下

起伏,这样就可以了!」已经被欲火沖击得失去理智的天木纯当即按我的指导,

以女上位的姿势用她紧滑的蜜穴呑套我的肉棒。

  看着双手按在我胸口主动的天木纯按照我指示服务我,我心中泛起畅快的征

服感,双手再次攀上一双丰満娇嫩的巨乳,为主动的天木纯带来更多的刺激。

  上下同时受袭的快乐令天木纯更加疯狂的索取,每次起伏都把肉棒顶到自己

的花心,如潮水般兇涌的快感吞噬了她的神智将天木纯变成只会追求快感的母狗。

口中已经不停的浪叫:「好棒,好舒服,小穴麻麻的……好像快要被顶穿一样,

啊……再多些,真的很棒!」

  持续了快半小时的抽送我的快感也快累积到极限,是时候作最后的沖刺了!

肉棒的抽送速度陡然加快,本来已经沈迷在快感的天木纯感觉到抽送速度的加快

和蜜穴传来肉棒特殊的脉动,竟然回複了几分清醒,试图摆脱我的肉棒,我自然

不可能让她逃掉,抓住她双手把她从女上位翻了下来变成传教士的体位,在大力

抽送的同时在她耳边说:「是时侯给妳纪念品了,第一次被男人内射,妳就好好

的品尝一下吧,说不定妳还会怀上我的孩子呢!」我的说话在她耳中有如魔鬼的

低语,想到自己随时可能因奸成孕,天木纯拼命的尝试阻止我的兽行,可是她又

怎可能阻止得了我。

  肉棒的快感已经到达极限,最后的疯狂抽送数十下,龟头如毒蛇一般咬住子

宫口把爆发出来的白浊"毒液"尽数注入天木纯的子宫之中。本来已经快感如潮

的天木纯被滚烫的精液注入子宫之中,那种満足感和灼热感把之前的快感一次过

爆发出来,极致的高潮令女也全身崩紧,尖叫着昏了过去。

  享受完完美的处女炮,我也没有继续干下去的打算,反正有整整三天的时间,

连肉棒也懒得抽出来就这样抱住天木纯握住她的一对「天乳」美美的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率先醒来的我抱住怀中的美人用我晨勃的大肉棒叫醒她:「小

乳牛,太阳日晒屁股了该起床啦!」被我叫醒的天木纯回神后一面惊恐的看着我

哀求:「你可以放了我吗?你都得到了你想要的了。」我嘿嘿的笑着:「从一开

始我就告诉了妳,只要妳这三天好好表现时间一到我自然放妳们走的,现在陪我

去洗个鸳鸯浴先!」

  抱起挺轻的天木纯去到一个日式的洗浴间,把她放在地上大马金刀的把她拉

向我的肉棒:「好好给我舔干凈,让我爽一爽先!妳看上面都是妳的水了,快点

伸出舌头舔!」委屈的天木纯看着这根昨晚夺去她处女的腥臭肉棒犹豫再三,害

怕我不守诺言,只好慢慢吐出香舌舔着肉棒。

  看着天木纯磨磨蹭蹭的样子,我的火气就上来了,狠狠的抓住她的头发把她

压向我的肉棒,用肉棒在她脸上磨擦,怒骂:「别给我一副讨厌的样子,就像妳

拍写真的样子给我好好舔,一会我还要试试用你这对「天乳」乳交,别不识好歹,

现在给我好好服侍我的肉棒!」

  眼看我发怒的天木纯不敢再磨蹭了,伸出舌头舔着肉棒,灵活的舌头在肉棒

上到处游走,舌尖舔过马眼什至懂得往马眼里鉆着,接着张开小嘴把龟头含进去,

舌头围绕着龟头舔动,眼神讨好的看向我,不得不说虽然这肯定只是演技,但还

真是让人很有征服的兴奋感。

  我哑声道:「不要只是舔龟头和肉棒,下面两颗睪丸也去服侍下!」闻言的

天木纯松开龟头,把头圧得更低开始替我舔着两颗肉蛋!

  舌头缠绕着睪丸舔动,从我居高临下看去的视角真的十分刺激,我再次提示:

「把蛋蛋含住再吸舔,之后妳自己把握好来服侍我吧!」

  收到指示的天木纯立即把睪丸含入嘴里用舌头轮流把玩着我的两颗睪丸,用

力吸住睪丸再放开「啵……啵」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爽得我的肉棒一跳一跳的

打在她头上。

  吸了一会的天木纯的眼神越发迷离,在没有我的指示下她捧起一双「天乳」

主动的把肉棒纳入她雄伟的巨乳之间紧紧的包裹住,第一次被这种级数的巨乳乳

交果然不同一般的舒畅,柔软弹滑的乳肉从四方八面包夹住棒身,再加上天木纯

双手紧紧的夹紧双乳令挤压感更强,外露的龟头被她重新纳入口中吸舔,被全方

位服侍的肉棒简直爽得不能用笔墨来形容。

  像个皇帝一样享受了半小时左右的乳交+口交后,我的肉棒已经有了射意,

感觉到的天木纯立即加强巨乳的套动,唇舌刨动并努力吸吮着硕大的龟头,我再

也忍不住射意虎吼一声紧紧按住天木纯的头尽情释放着,本来打算吐出肉棒的天

木纯被我按住了头只能无奈的任由我在她口中爆发,吞下我的精液。

  畅快的射精后,我指令天木纯用她的巨乳给我当海棉球替我来个胸推,硕大

柔软的巨乳在身上不停擦过真的很爽,充当人肉海棉的天木纯气喘呼呼的在帮我

努力来个胸推,香艳的洗澡令我的肉棒很快就再度雄起!

  已经被挑起情欲的天木纯顺从的按我指示趴到地上把屁股高高翘起等待我的

侵犯,摸着十分有弹性的屁股,我的肉棒已经蠢蠢欲动,在天木纯粹不及防下,

我的龟头已经撑开了菊花,

  被强行爆菊的天木纯惨叫起来,在被我强行插入后,甚至撕裂出血了,也难

怪她会忍不住求饶。

  不过我根本不为所动,天木纯的求饶声只会让我更加兴奋,我的腰部继续发

力,猛地往前一撞,粗大的肉棒直接整根都插入了菊花之中,同时我的两只手在

她的翘臀上猛地拍打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天木纯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使得她的后庭更加紧密的把我的肉棒包裹住,

犹如吸盘般不留一丝间隙,双手抓住挺翘的屁股,感受着肉棒被菊花挤压所带来

的快感,用力的挺动屁股,让肉棒在天木纯的肠道中转动,不带丝毫的温柔。

  「啊……好疼…………求求你……不要再动了……求求你……求你了……你

插我的前面吧……啊……不要插我的后面了啊…」

  虽然这样的姿势很舒服可是这样看不到天木纯羞愤的表情,我粗鲁的翻过天

木纯火爆的身体,怒涨的肉棒重新对天木纯渗血的菊花,再次猛的插了进去,开

始疯狂的进出抽送。

  「啊……求求你……疼死了啊……求你……啊……」天木纯一瞬间以为我放

过她的菊花,可是残酷的现实却再一次让她跌落地狱,她一边惨叫着,一边本能

的扭动身体,妄想把我的大肉棒从她的后庭中弄出来。

  紧窄的处子菊花比起蜜穴更加畅快,不过十五分钟我就把灼热的精液射入紧

热的肠道之中,几乎痛得晕过去的天木纯被我强行把射精后的肉棒塞进嘴里,她

下意识的把肉棒上的残精吸入口中为我清理刚刚把她摧残的肉棒,爽快的我在浴

室中大笑起来……

(一)

  正在一拐一拐的我在逃避仇家的追杀,生性好色并天赋异常强大的我,爱好

奸淫女性,好死不死的作?时没有小心留下了证据被发现了,那女的大哥居然是

混黑道的,找了十数个人来追杀我。

  拼命的逃跑,中了十来刀之后勉强突围了,可是实在中了太多刀,我很快就

开始失血过多,意识开始变得朦胧不清,无力的倒在路边,这时一个老人出现笑

呵呵地说:「十多年终于在我死前再次找到一个继承者,小伙子假如你死不了的

话,你的愿望是什麽?」

  我有气无力的回答:「要是死不了,我倒想试试奸那些女明星,感觉会特别

爽!」

  老人闻言笑得更加爽快:「好好好!我会给你这机会的,太好了!我好像又

看到你们的影子了,月夜,午夜!」

  在老头疯狂的大笑中我再也撑不住眼前一黑昏倒了!

  到我再次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包扎好,

换上一套新衣。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一队女僕吱吱渣渣的说着日语我根本就听

不明白,虽然听不明不过女僕们明显表达出叫我跟她们出去的意思,随在这队女

僕下楼,在大厅中我再次见到那个救我的老头。

  感激的向老头道谢,老头却说要带我去见两个人,跟着老头乘塔一部老式升

降机,我可以感受到升降机是向下走的,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门缓缓打开里面有

两个人,估计就是老头要我见的人了。

  两个人大约四十至五十岁,老一些那个给我的感觉很危险,好像一头老虎一

样的目光扫描着我,另一个就是坐在一部电动轮椅的人,脸上充满伤疤,要不是

坐轮椅的估计比旁边那个更胜一筹。

  见到两人的老头,兴奋的说着:「午夜,月夜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继承的人

了,这小子和当初的月夜十分相似!」

  站着的中年人无奈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要是这小子再失败你也别再找我,

看在老交情的份上,我就帮你最后一次!」

  老头一脸赞同的点头接着说:「小子,我叫灰狼,在你面前的这两人是十多

前大名鼎鼎的午夜,月夜奸魔,我请他们来训练你成为新一代奸魔,接下来一年

他们两个会对你进行训练!」

  我惊讶眼前二人的身份,午夜和月夜啊,所有强奸犯的偶像,不过我还有一

个疑问:「为什麽选我接手?」

  灰狼哈哈大笑:「因为你小子的性格和月夜很像,当年他和你一样死之前也

是记挂住女人啊!好了先去休息吧,多休息二天就开始训练了。」

  面对这麽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弃,多休息两天把身体调理好就开始

接受训练。

  训练分为两部份,作为一个成功的奸魔必须有丰富的知识和强大的身手,午

夜师父负责训练我的格斗技巧和各种枪枝运用,月夜师父和灰狼就传授各种科技

知识,各种语言,性技和强奸经验。

  整整一年的时间,每天也像地狱的生活过去,和一年前相比我整个人有如脱

胎换骨,现在的我能够以一打十也轻轻松松放倒所有人,掌握了英,日,俄,德

四种外语,在那队女僕身上熟习各种性技,现在的我是时候真真正正去找一个牺

牲品成为我出道的祭品。

  在训练过程中,我得知了月夜的惨况,当年他太自信被仇人拉着同归于尽,

幸好作为拍档的灰狼机警尾随其后,在绝境中被老狼救回了一命!可惜,伤及腰

椎虽然性命无碍,但却下半身瘫痪,再也不能成为奸魔。

  回到现在这时候,月夜把一个档案给我:「这是你的出师任务,过程必须拍

下来,要是不合格你就重新再训练吧。作为出师任务这次我不会帮你的,如果你

能够合格那之后我就会安排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奸魔并成为你的助手,就好像灰狼

那样!」

  在送月夜离开之后,我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了档案,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和个人

简历。

  这次的目标是一个日本的写真女星:天木纯。这个女星最大的卖点就是巨乳,

近几年也很出名的一个女星,一对爆乳在胸前乳浪四溢,更加令人兴奋的是她只

有149cm高,到时得好好品尝这对奶子是不是天然的了?在网上寻找她的资

料发现她明天会来香港旅行庆祝生日,看来我要给她準备好"生日礼物"了!

  透过社交媒体,发现她去了迪士尼乐园玩,这点其实很奇怪,来香港迪士尼

玩?你们日本的大多了,就香港那个实在怪异!不过,管她呢。赶去迪士尼先跟

蹤了再说,在迪士尼的歺厅中发现了目标。她正和同行的朋友在聊天,仔细的观

察后我发现她们连行李也还在身边,看来连酒店也未入住就赶来玩了!

  这对我的行动十分有利,偷偷把一个追蹤器放到她们行李箱的底部方便我预

算时间,之后在车行弄了一部计乘车把车放在车站的头位挂上暂停载客的牌子后,

我就潜伏下来等待美味的猎物自投罗网了!

  大约八点左右,一直观看追蹤器的手终于见到她打算走了,算好了时间成功

让她们坐上了我的车,按她朋友的话是打算去酒店休息了,我心中嘿嘿一笑:

「你这小乳牛今天準备好上我的床享受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吧!」

  我故意放慢车速,因为在车上我放置了一种老狼教我的迷香,这种迷香会让

人的神经放松睡去,缺点是见效慢最快也要十五分钟才有效,有部分人什至要一

小时才会睡过去,早服了药的我自然不怕了,不到半小时两个女人已经先后睡了

过去,看着睡过去的天木纯我当即把车驶回秘密基地。

  先把她的朋友带进监仓锁好,之后算算时间还得至少半小时才会醒,把天木

纯放入大床,我先去翻翻他们的行李和手机看看,翻完之后得到了两个好消息,

第一,她们预计行程有三天,意味着我可以在她身上玩三天。第二,根据天木纯

的手机聊天内容她居然还是处女,这消息令我更加兴奋了,这"生日礼物"更加

令她毕生难忘了,如果够幸运什至可能会给她带来一份纪念品!

  算算时间也快醒了,一到床边天木纯就醒了,醒来的天木纯一脸惊恐一连串

的日语发问:「你是谁?我朋友在那里?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想怎样?」我淫笑着

说:「我是你的粉丝哦!你朋友被我关在了其他地方只要妳听话我到时会一起放

了她,最后一个问题……我知道你生日,特地準备了"生日礼物"给你,妳这三

天好好陪我爽,之后我就放了妳。」话落狼爪隔着衣服袭向她的巨乳。

  胸前受袭的天木纯拍开我的狼爪大叫:「不可能,你给我走开,救命啊!」

看着门口打算沖过去的天木纯用力试图把我推倒,可是受过训练的我又岂是她能?

动,被我一手提起抛回床上,在她不放弃挣扎起身前,我掏出了一把美工刀架在

她脸上。

  我柔声的道:「门是从外面才能打开的,妳乖乖让我爽几天就好,要是妳不

听话,我就在妳脸上割几刀,再割下妳两颗奶子,我不太喜欢暴力,所以你最好

别让我生气。」把刀从面上慢慢向下滑落抵在她的巨乳上面……

  天木纯彻底的乱了神:「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我给你钱,请你放过我吧!」

心急如焚的天木纯眼泛泪光的不停求饶。我不耐的说:「看来你不选了,那我替

你决定吧!」威胁的再度把刀慢慢移上她的脸,看着越来越近的刀光,她再也受

不了:「不要啊……我答应了,别用刀割我啊……」

  我要彻底的击溃她的心理才能让她安份的任我奸淫,装蒜道:「答应什麽了?

妳说说看?」刀子不停在她脸上游走,闪闪发亮的刀身把她吓得魂不附体。

  几欲崩溃的天木纯大叫道:「我答应这几天让你好好爽,求你别划花我的脸,

我会尽力服侍先生你的!」

  我得意的说:「好吧!那你就脱光了,让我欣赏下妳的奶子吧!」

  天木纯不甘愿的脱下衣服,用双手遮挡那巨硕的双乳和下身的蜜穴。

  我装出不满的样子怒道:「妳还遮什麽?把手给我放下,妳想尝尝刀子吧!」

  看见我重新拿起的刀子,她只好委屈的把手放了下来,将她那双号称「天乳」

的奶子,完全展示在我的眼前!

  小巧玲珑的乳头,乳晕淡淡的粉色再加上那巨大的罩杯,这对巨乳确实无愧

「天乳」的称号!狼爪一伸,把这双「天乳」纳入手中,那沈甸甸的份量和娇嫩

的弹性令我爱不释手,把乳头放在手心像面团般有规律的揉动乳球,把一双巨乳

按照我的意愿把玩。

  从未被人玩弄的巨乳十分敏感,在我熟练的手法下一对巨乳为天木纯带来生

理上无可避免的快感,羞耻的快感在天木纯极力忍耐下勉强没有发出叫声,看着

她忍耐快感而涨红的脸令我更加的想把她的淫性引出来!

  张嘴含住在我玩弄之下已经发涨的乳头,近距离接触这对巨乳的瞬间扑鼻的

乳香充斥鼻间,我兴奋的舔弄着娇嫩的乳头,唇舌在乳头上灵活自了吸舔。更加

敏感的乳头被我挑逗的天木纯再也忍不住发出声音:「嗯……雅咩蝶……恩…

…好痒……雅咩蝶!」奇妙的快感掌控了天木纯的身体,口中抗拒着我的侵犯,

身体却很诚实的展示出她的本能,双手抱住我的头用力按住我,把我的头埋入她

雄伟的「天乳」之中,让我尽情享用她的身体。

  持续五分钟的时间,我都在啃咬舔吸这对「天乳」,天木纯累积的快感在我

一咬乳头之下彻底爆发出来。天木纯发出一声娇吟「啊……啊……」下身的蜜穴

来了个小高潮,蜜液从中流出令空气中充满淫靡的气息。

  见到天木纯只是玩弄胸部就来了高潮,我松开了乳头嘲笑着她:「呵呵,妳

这小淫娃就只是吸奶子也能高潮,一会换上我的肉棒妳岂不是会被我奸得高潮叠

起?我看妳这头小乳牛都快忘了自己是被强迫的吧?哈哈………」

  高潮后的天木纯惊醒过来,面对我的羞辱不禁面红耳热,心头对刚才自己的

淫态感到羞耻,试图闭上眼睛充耳不闻。

  我嘿嘿一笑,天木纯的蜜穴经过刚才的高潮已经充分湿润也省去我一番功夫,

三除二下把自己剥过清光,露出我的大肉棒準备替天木纯开苞破处成为一个真正

的女人!

  闭上双眼的天木纯,好奇的张开双眼,发现我已经脱光了,下身狰狞的肉棒

正杀气腾腾的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她花容失色:「求求你,放过我,我出去后给

钱你,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我淫笑的望住天木纯这只待宰的羔羊说;「妳说这些东西对我不够吸引,我

现在只想操妳,让妳在我的棒子下淫叫!」说完把她推到在床上分开她一双腿,

肉棒抵在未经人事的蜜穴外,下一刻随时準备进入这处女的禁地!

  被肉棒顶住蜜穴的天木纯意识到最大的噩梦即将成真,激动的挣扎但还是反

抗不了健壮的我只好苦苦哀求我希望我能放过她,这种哀求我自然不可能理会,

兴奋的大叫:「小奶牛,我来了,从此之后妳就是二手货了!」

  肉棒用力一插,狠狠地击穿那层象征纯洁的处女膜直接顶到子宫口才停下。

被开苞的天木纯立即痛哭失声:「雅咩蝶,痛,好痛啊,拔出去,求你了……」

开苞的处女血从交合处流出染红了床单!

  并不打算辣手催花的我还是仁慈的给天木纯适应我肉棒的时间,待她稍稍适

应后我开始发动攻势,一边啃咬着她敏感的巨乳,一边开始抽送肉棒,处女的蜜

穴本来就十分紧窄而且天木纯是属于那种体形小的身材,这样蜜穴就更加紧致,

每次抽送也为我带来十分的享受,相反的,天木纯就不太好受了。

  处女初破的她面对我的大肉棒即使我温柔的让她适应了一下,但显然还是不

能免去疼楚,梨花带雨的哭求:「别动啊,你的太大了,雅咩蝶,求你先别动!」

我继续抽动着说:「多忍一会,一会保证你爽翻天,到时妳还会求我肏你呢!」

  因为之前天木纯被我弄得泄了一回,紧窄的蜜穴有充分的湿润,所以肉棒抽

送起来并不困难,我享受着天木纯的处女蜜穴紧紧的包裹我的肉棒,滑腻温热的

穴肉好像试图对抗,排斥入侵者-我的肉棒。保持四浅一深的节奏抽送肉棒,龟

头不时研磨着花心的嫩肉,渐渐的天木纯开始享受起来。

  「嗯……好痒,这感觉很奇怪,痒痒的,啊……顶到了……好像越来越痒了,

对就是那里,好舒服,为什麽……」

  「嘿嘿,我早说了这一会就爽得妳不要不要的,老子现在累了,想要肉棒妳

就自己动吧!」调整一下姿势由本来的男上女下变成女上男下,捏着天木纯丰满

的屁股等她自己忍不住套动肉棒。

  花心一直被肉棒顶住的快感令天木纯的蜜穴产生如同蚂蚁走过般的奇痒,很

快她就忍不住扭起腰来试图止痒,可是这种不痛不痒的方式只有令她的欲火趟烧

越旺。

  我提示着不得要领的天木纯:「妳想像自己是个女骑士,现在在骑马,上下

起伏,这样就可以了!」已经被欲火沖击得失去理智的天木纯当即按我的指导,

以女上位的姿势用她紧滑的蜜穴呑套我的肉棒。

  看着双手按在我胸口主动的天木纯按照我指示服务我,我心中泛起畅快的征

服感,双手再次攀上一双丰満娇嫩的巨乳,为主动的天木纯带来更多的刺激。

  上下同时受袭的快乐令天木纯更加疯狂的索取,每次起伏都把肉棒顶到自己

的花心,如潮水般兇涌的快感吞噬了她的神智将天木纯变成只会追求快感的母狗。

口中已经不停的浪叫:「好棒,好舒服,小穴麻麻的……好像快要被顶穿一样,

啊……再多些,真的很棒!」

  持续了快半小时的抽送我的快感也快累积到极限,是时候作最后的沖刺了!

肉棒的抽送速度陡然加快,本来已经沈迷在快感的天木纯感觉到抽送速度的加快

和蜜穴传来肉棒特殊的脉动,竟然回複了几分清醒,试图摆脱我的肉棒,我自然

不可能让她逃掉,抓住她双手把她从女上位翻了下来变成传教士的体位,在大力

抽送的同时在她耳边说:「是时侯给妳纪念品了,第一次被男人内射,妳就好好

的品尝一下吧,说不定妳还会怀上我的孩子呢!」我的说话在她耳中有如魔鬼的

低语,想到自己随时可能因奸成孕,天木纯拼命的尝试阻止我的兽行,可是她又

怎可能阻止得了我。

  肉棒的快感已经到达极限,最后的疯狂抽送数十下,龟头如毒蛇一般咬住子

宫口把爆发出来的白浊"毒液"尽数注入天木纯的子宫之中。本来已经快感如潮

的天木纯被滚烫的精液注入子宫之中,那种満足感和灼热感把之前的快感一次过

爆发出来,极致的高潮令女也全身崩紧,尖叫着昏了过去。

  享受完完美的处女炮,我也没有继续干下去的打算,反正有整整三天的时间,

连肉棒也懒得抽出来就这样抱住天木纯握住她的一对「天乳」美美的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率先醒来的我抱住怀中的美人用我晨勃的大肉棒叫醒她:「小

乳牛,太阳日晒屁股了该起床啦!」被我叫醒的天木纯回神后一面惊恐的看着我

哀求:「你可以放了我吗?你都得到了你想要的了。」我嘿嘿的笑着:「从一开

始我就告诉了妳,只要妳这三天好好表现时间一到我自然放妳们走的,现在陪我

去洗个鸳鸯浴先!」

  抱起挺轻的天木纯去到一个日式的洗浴间,把她放在地上大马金刀的把她拉

向我的肉棒:「好好给我舔干凈,让我爽一爽先!妳看上面都是妳的水了,快点

伸出舌头舔!」委屈的天木纯看着这根昨晚夺去她处女的腥臭肉棒犹豫再三,害

怕我不守诺言,只好慢慢吐出香舌舔着肉棒。

  看着天木纯磨磨蹭蹭的样子,我的火气就上来了,狠狠的抓住她的头发把她

压向我的肉棒,用肉棒在她脸上磨擦,怒骂:「别给我一副讨厌的样子,就像妳

拍写真的样子给我好好舔,一会我还要试试用你这对「天乳」乳交,别不识好歹,

现在给我好好服侍我的肉棒!」

  眼看我发怒的天木纯不敢再磨蹭了,伸出舌头舔着肉棒,灵活的舌头在肉棒

上到处游走,舌尖舔过马眼什至懂得往马眼里鉆着,接着张开小嘴把龟头含进去,

舌头围绕着龟头舔动,眼神讨好的看向我,不得不说虽然这肯定只是演技,但还

真是让人很有征服的兴奋感。

  我哑声道:「不要只是舔龟头和肉棒,下面两颗睪丸也去服侍下!」闻言的

天木纯松开龟头,把头圧得更低开始替我舔着两颗肉蛋!

  舌头缠绕着睪丸舔动,从我居高临下看去的视角真的十分刺激,我再次提示:

「把蛋蛋含住再吸舔,之后妳自己把握好来服侍我吧!」

  收到指示的天木纯立即把睪丸含入嘴里用舌头轮流把玩着我的两颗睪丸,用

力吸住睪丸再放开「啵……啵」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爽得我的肉棒一跳一跳的

打在她头上。

  吸了一会的天木纯的眼神越发迷离,在没有我的指示下她捧起一双「天乳」

主动的把肉棒纳入她雄伟的巨乳之间紧紧的包裹住,第一次被这种级数的巨乳乳

交果然不同一般的舒畅,柔软弹滑的乳肉从四方八面包夹住棒身,再加上天木纯

双手紧紧的夹紧双乳令挤压感更强,外露的龟头被她重新纳入口中吸舔,被全方

位服侍的肉棒简直爽得不能用笔墨来形容。

  像个皇帝一样享受了半小时左右的乳交+口交后,我的肉棒已经有了射意,

感觉到的天木纯立即加强巨乳的套动,唇舌刨动并努力吸吮着硕大的龟头,我再

也忍不住射意虎吼一声紧紧按住天木纯的头尽情释放着,本来打算吐出肉棒的天

木纯被我按住了头只能无奈的任由我在她口中爆发,吞下我的精液。

  畅快的射精后,我指令天木纯用她的巨乳给我当海棉球替我来个胸推,硕大

柔软的巨乳在身上不停擦过真的很爽,充当人肉海棉的天木纯气喘呼呼的在帮我

努力来个胸推,香艳的洗澡令我的肉棒很快就再度雄起!

  已经被挑起情欲的天木纯顺从的按我指示趴到地上把屁股高高翘起等待我的

侵犯,摸着十分有弹性的屁股,我的肉棒已经蠢蠢欲动,在天木纯粹不及防下,

我的龟头已经撑开了菊花,

  被强行爆菊的天木纯惨叫起来,在被我强行插入后,甚至撕裂出血了,也难

怪她会忍不住求饶。

  不过我根本不为所动,天木纯的求饶声只会让我更加兴奋,我的腰部继续发

力,猛地往前一撞,粗大的肉棒直接整根都插入了菊花之中,同时我的两只手在

她的翘臀上猛地拍打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天木纯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使得她的后庭更加紧密的把我的肉棒包裹住,

犹如吸盘般不留一丝间隙,双手抓住挺翘的屁股,感受着肉棒被菊花挤压所带来

的快感,用力的挺动屁股,让肉棒在天木纯的肠道中转动,不带丝毫的温柔。

  「啊……好疼…………求求你……不要再动了……求求你……求你了……你

插我的前面吧……啊……不要插我的后面了啊…」

  虽然这样的姿势很舒服可是这样看不到天木纯羞愤的表情,我粗鲁的翻过天

木纯火爆的身体,怒涨的肉棒重新对天木纯渗血的菊花,再次猛的插了进去,开

始疯狂的进出抽送。

  「啊……求求你……疼死了啊……求你……啊……」天木纯一瞬间以为我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