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仆性奴

「雪儿,今天我们换个花样吧」,我起身把旁边正在脱内裤的女仆压在了身
下。

「少……少爷」,身下这个童顔巨乳的小美女略带羞涩地主动搂着我,放任
她胸前两团弹性十足的面团挤压着我的胸膛,还翘起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盘上了
我的腰,又说不出的淫荡,「我都听您的,若雪是您的,只属于您一个人的…

…「这嗲嗲的温声细语让我骨头都酥了,我一手搂着她,手掌堪堪握住一只
美乳,另一只手却拿起她正要换下的黑色蕾丝小内裤,凑到鼻子上忘情地闻着…

「少,少爷,雪儿穿了一天,很……很脏的,不要……」若思羞红了脸蛋,
仿佛一挤就能滴出水来……

「没有啊,很香啊,雪儿的蜜穴总是这麽诱人」,说完我还伸出舌头在覆盖
蜜穴的布片舔了几遍,「今天我们……」我对着小若雪的耳边说起今天的新花样,
若雪听着听着脸就越加发烫,深深地埋在我的胸膛,却没有出声反对。这妮子,
越来越可人了。

若雪像个小媳妇帮我宽衣解带,然后用她红润的小嘴亲了亲我的大肉棒,开
始卖力的吮吸。不得不说,经过两年的调教,她的口技是越来越出色。丁香似的
小舌不时舔弄着我的龟头,让我舒爽不已。但今天这不是主题,我把她拦腰抱起,
走向了浴室。

「我们先来浣肠哦。」我拿出浣肠器,不怀好意地盯着若雪浑圆挺翘的臀部。

若雪红着脸捂住翘屁屁,身子都不住地颤抖起来「真的要这样吗,少爷,好

…好羞人……很脏的。「我淫笑了几声,把她掰了过来弄成狗趴式,雪白的
臀部高高翘起,露出粉红的蜜穴和淡褐色的菊花,黑色的阴毛上还挂着几滴露珠。
若雪无力地反抗了几下,也就半推半就的依了我。只是那微微的喘息声透露出她
的紧张和羞涩。我大力地揉搓着浑圆的臀部,我先是掰开原本严丝合缝的蜜穴舔
弄然后又舔上了那小巧的菊蕊。一时间若雪浑身颤抖,不住地呻吟起来。完美的
胸部在空中抖动,然后被我的两只狼爪抓住,肆意的揉搓。这下若雪的呻吟就更
大了。等菊花被润湿的差不多后,我便将硬质的玻璃管缓缓的插入若雪的紧窄的
后庭中,引得若雪一阵痉挛,无力地伏在浴缸边缘喘息,并放松着自己的身体。

「嗯……嗯嗯……啊……少……少爷,慢,慢一点儿,好不好……嗯……」

若雪无力地呻吟。管子深深地插入后庭深处,我也跨进浴池,让若雪烟趴跪
在浴池中,擡起她那诱人的臀部,管子随着后庭一张一翕而蠕动着。我将莲蓬头
的水流开到最大,强大的水流顺着粗大的玻璃管直入若雪甬道的深处。

「啊啊……唔……啊……嗯……」若雪无力地扒住浴池的边缘,似痛苦似兴
奋的呻吟着,整个浴室充满着淫靡的色彩。

「看你自己一副淫荡的样子,还真是诱人。后面的小口已经喝了那麽多水都
还没有饱的样子呢!」我抚着若雪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些隆起了,却根本没有停
下了的意思,继续往里注水。

「不,不是的……唔……嗯嗯……好……好难,难过……都是您……是少爷
您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啊啊……」若雪喘息着,不情愿地微微扭动着腰
身,希望可以减轻痛苦。

我没有理会若雪的抱怨,只是恶意的将玻璃管向里按了一下,又是引得若雪
一阵惊呼,还没等她回过神儿来,我又一下子将深埋在她体内的管子抽了出来,
塞上了肛栓。我放下管子,舌头舔弄着若雪的耳际,充满诱惑的说:「雪儿要好
好的含住,不要掉下来哦。」看着若雪微红的双颊,我狡黠的笑笑,不理会若雪
的不适,将她抱坐在腿上,开始给她洗澡,大手所到之处全部是若雪的敏感地带,
尤其对那一双美乳和大腿根部流连忘返。看着若雪隐忍的表情,我心情大好,吻
上了那小巧的嘴。

「嗯,嗯……」若雪无力的呻吟出声,身体扭动着希望可以摆脱我的桎梏,
但一切都是徒劳的。我许久才离开那甜美的双唇,让若雪帮我搓澡。纵然菊花还
很不舒服,她却很乖巧的帮我洗浴,甚至用双唇和香舌代替了手。只是过了会儿,
若雪突然喘息加剧,眉头紧皱,脸色变得煞白随即变红,我知道若雪要忍不住了,
却因爲羞涩不肯说出。我抱起若雪走出浴池,来到便池处,像把小孩子上厕所一
样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今天雪儿还算乖,作爲奖励,早些让你解放吧。」说
罢拿掉了肛栓。

「啊,啊……啊……」若雪因害羞而叫出了声,想拼命忍住却没能忍住,后
庭如开闸的水倾泻而出。若雪有些哽咽,自己最肮脏的一面暴露在了少爷眼前。

虽然我们在一起2年,但这样的事情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怎麽?还在害羞?还早呢?浣肠时的你真是可爱。」我调笑道,冲完便池,
我再次回到浴池,拿过管子开始第二轮的灌肠。终于等浣肠结束,若雪长出一口
气,却突然感觉后庭被塞入了一个冰冷的东西,她不由得惊呼一声回过头,却看
到少爷对自己坏坏地笑着,而自己的饱经摧残的菊花上竟然插着一条毛茸茸的尾
巴!

「今天我的小若雪真是太可爱了」,我一边说一边给若雪的脖子上挂上铃铛,
「现在,擦干去穿衣服。」

若雪要穿得衣服只有两件,一条黑色t字裤和一双黑色长筒袜,跟她雪白的
肉体交相辉映。我喜欢丝袜,所以若雪的衣柜里有各式各样的丝袜,她也爲我天
天穿还若有若无的诱惑着我。难道跟我跟久了,再清纯的mm也会变坏?

若雪柔弱的身子微颤,依着我像母狗一样晃着尾巴在地上爬,然后爬到我身
边,汪汪叫了几声,开始舔弄我的下身。看着若雪清纯的脸蛋上散发着一种说不
出的淫荡,t字裤掩映不住私处的风光。黑丝包裹下一双性感的长腿蜷曲,美趾
也紧紧蜷曲在一起,和那晃动的纯白狗尾巴对比,让我的欲望再也忍受不住。我
低吼一声,扑向若雪。这只可爱的小母狗也发起情来,翘起臀部朝我不断耸动。

「少……少爷,雪儿要……好想,好痒,少爷……」若雪脸颊通红,抛弃了
平日的矜持,只剩下身体的欲望。我低下头,抚摸着若雪美丽的丝袜脚,不时舔
弄。尤其是那蜷曲在一起的脚趾,诱人无比。若雪只感觉全身奇痒无比,无论是
胸部,私处,菊花,还是腿,呻吟声越来越大。蜜穴早已泛滥,淫液滴在地上,
连成淫靡的银丝。洞口双唇微张,早已充血,做好了准备。若雪被我抓住双脚舔
弄,说不出的难受,又说不出的兴奋自己不住地揉搓起双乳,口中发出嗯啊的呻
吟。

终于等若雪的丝袜湿透了的时候,我把注意力移向了我爱不释手的蜜穴。肉
棒早已怒不可遏,拉开t字裤那条小细线,抵着私处狠狠的刺了进去。

「啊啊……好疼……少爷……少爷……轻点……」。不过在淫液的润滑下,
最初的不适应变成了如潮的快感「嗯……啊啊……少爷……不,不行了……啊啊
……嗯……唔……」

我狠狠的耸动下身不断的抽插,干得若雪淫液飞溅。我一手抓住若雪的一只
乳房,手指捏着粉红的蓓蕾,另一只手摇动着插在若雪菊花里的狗尾巴,转圈似
的摇动,或是前后抽插。若雪被前后的刺激弄得疯狂地浪叫一会叫「嗯……啊…
…慢……慢,一点儿少爷……啊啊……求你了……」一会又叫「快一点,再快一
点,少爷,啊啊啊……不行了,雪儿不行了。」没过多久,若雪就达到了第一次
高潮。我的肉棒在若雪紧窄湿润的阴道里快速的抽插,感受到私处有节律的抽搐,
也加快了速度,把一股股阳精将有力地射入雪儿完美的肉体内。然后两人便陷入
了喘息之中。若雪微闭着双眼,睫毛抖动,清纯的脸蛋上戴着高潮的余韵,嘴角
带笑,正回忆着刚刚的快乐。

「雪儿……雪儿……」

「嗯……少爷……雪儿好快乐,刚刚好像要死了……」雪儿很是迷醉。

「我们再来一次,这次是后面哦,今天我就要了你的小雏菊。」没等若雪反
应过来,我已经把她翻了过来,拔出了尾巴,惹得若雪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我扶
着大肉棒,对准菊花,缓缓地刺进。撕裂般的痛苦惊醒了若雪。若雪感到屁股都
裂成了两瓣,一根火舌在自己娇嫩的甬道内粗暴地穿梭。

「少爷,好疼啊。不……不要啊少爷,雪儿好疼。」若雪不自主地往前爬,
却被我死死的拉住,承受着肠道里火辣辣的疼痛。

肛交果然很爽,直肠里比若雪的阴道还要紧。幸好若雪的淫水很多,此时都
给我弄来当润滑剂了。若雪还在喊痛,不过这异样的性爱也给她带来了异样的快
感。肠道火辣辣的疼,却给一只温顺可人的若雪带来了受辱的快感。肉棒进,就
是无尽的充实,像全身都被塞得满满的,肉棒处,就是无尽的空虚,尤其是出去
的那一霎那括约肌剧烈的收缩,快感非常,虽然若雪不愿承认,但这感觉就像拉
出大便时的感觉,甚至是十倍百倍的强烈。一想到这,若雪下身就是一阵抽搐,
蜜穴里淫液飞射。我被若雪这麽一夹,吸了一口凉气,拼命收住精关。

「不要,不要……」若雪口是心非的呻吟,傻子都看得出来她现在非常享受。

我一会儿摸着她的丝袜脚,一会儿又揉搓着她胸前的两团面团,一会儿又用
3根手指抽插这若雪的小蜜穴,还不断用淫秽的语言刺激她。「雪儿,你就是只
小淫娃。看我在干什麽,我在干你的菊花,也就是屁眼,你的肛门。你的肛门,
最脏的地方,在被少爷我狠狠的干哦。」

「不要……不要讲了少爷,雪儿很…很乖的,雪儿不…不淫……啊啊啊…

…「我突然抽出肉棒,让若雪又大声呻吟起来。随后我大力的抽插起来狠狠
干到底然后完全退出,干得小母狗只能大声浪叫,疯狂的迎合着我。终于小母狗
全身剧烈的抽搐,菊花紧紧的压迫着我的大肉棒,我把滚烫的精液全部注入了身
下这只千娇百媚的母狗雪白的肉体内,而雪儿也肆意的喷射着美味的甘霖,我们
又一次达到了高潮。若雪被干得很累,昏昏沈沈的睡去,却不忘紧紧抱着我,脸
上尽是满足和幸福。我把若雪的丝袜美脚盘到我腰身,一手来回感受着黑色丝袜
的滑溜,另一只手伸到若雪的臀部,揉着红嫩滑腻的后庭,也沈沈睡去。

我的女仆性奴(前传)

我的现任女仆兼性奴叫若雪,两年前来到我家。原本她家也是个大家族,财
力雄厚,显赫了几百年。只不过这几代渐渐没落,又逢家主经营惨败,终究败落
了下来,只剩下几名女眷。若雪,这位温顺乖巧又漂亮的原贵族小姐,爲了养家
糊口,便来到我家当女仆。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国做生意,不放心我一人在家,看
这姑娘温柔贴心,便要了她。不过看他们对小姑娘的慈祥劲儿,天哪,难不成他
们这麽早就给我张罗老婆了?

虽然之前一直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但是若雪这个女仆还是很称职的。不管
是做饭还是洗衣服,都做得很好。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漂亮mm哦。刚1
5岁,胸部已经颇具规模,配上那张勾人犯罪的童顔还有那双白嫩嫩,修长的美
腿,这妮子将来潜力无穷啊。我也不是什麽乖宝宝,对性还是有了相当的「研究」。

这麽一个漂亮mm,再说是爸妈内定的媳妇,当然会动手动脚。刚开始的时
候,我会故意把色情杂志满地乱扔,然后等着若雪满脸通红地收拾。还有就是打
飞机的时候把精液射在内裤上,丢给若雪洗干净。若雪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命运,
再说对我印象也不坏,所以虽然羞涩却也没有反抗。我们年纪相仿,在爸妈的安
排下一起上一个贵族私立学校,若雪渐渐的也成了我的可爱小女友,虽然还没嘿
咻嘿咻,连平日里搂搂抱抱接吻之类的,小妮子也会脸红。但要是她不听话(其
实是我调皮捣蛋),我就拍她的翘臀以示惩罚。若雪的身子发育得很好,尤其是
那美臀,饱满挺翘,弹性十足。我发现她好像有点受虐倾向,每当我打屁股的时
候她总是压抑着呻吟,很享受的样子。

「少,少爷…」,回家的路上,若雪突然脸红起来,羞涩地问道,「您…您
很喜欢丝袜吗?」

我一愣,淫手抓着她的翘臀也忘了松开,略微有点尴尬,也不隐瞒,说道,
「你,你怎麽知道的?」

「少爷,我看您总是上那些…那些丝袜网站,有时还带回来几双穿过的丝袜,
还有今天,我看您一直盯着老师的丝袜看。」,若雪虽然羞涩,却也有几分不满,
好像是吃醋了。

我大汗,那些袜子可都是我从女教师宿舍偷的,现在的女老师,尤其是我的
班主任,长得实在是不赖啊。原本以爲自己做得滴水不漏,没想到还是给这妮子
发现了,不由得心虚了。

若雪见我不说话,害怕我生气了,急道:「你喜欢丝袜,我…我可以穿给你
看啊。外面的女人不干净,你要,我我也可以给你,我迟早…迟早也是少爷的人。」

说到最后,若雪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满脸通红,仿佛一挤就能滴出水来。

我一呆,随即陷入狂喜,虽然在一起几个月了,若雪最多也就用手帮我打飞
机,但是今天却要主动献身,估计是怕我在外乱搞吧。我欢呼一声,先叫司机
(也是一个美女哦)开快点,然后平旁若无人地把若雪压在身下(迟早吃了美女
司机,先让她习惯习惯。余光一瞥,美女司机果然粉脸含春,贝齿轻咬嘴唇),
吻到她喘不过气来。「雪儿,今天是要我吃了你吗?还有丝袜秀,对吗?」若雪
羞涩地点点头,说不出话来。

一进房间,我便紧紧搂住若雪开始狂吻,两手不安分的在若雪身上游走,尤
其是紧身牛仔裤包裹下的翘臀更是频频受到我的骚扰。若雪满面红霞,红润的小
嘴吐着兰气,压抑着呻吟,小妮子还是很敏感的嘛。

「雪儿,你的丝袜呢。」我在她精致的耳垂旁吐着热气,惹得她一阵颤抖。

「在…在裤子里面」她有些无力的说着,整个人都靠在了我身上。

我急不可耐地扯下裤子,果然里面一双带花纹的黑色连裤丝袜紧紧包裹着她
美妙的下半身,看得我欲火大盛,三下两下剥掉其它衣服,只剩下丝袜和一条黑
色t字裤。哟,这内裤前几天死活不肯穿,今天倒主动了。我心情大好。

「笨蛋,黑丝应该换在外面的。」

「可,可是,我只想穿给少爷您一个人看。」若雪的声音很轻,微微颤抖,
表露了她的心思。

我心头一热,「雪儿,当我老婆吧。」不等她回答,我霸道地吻上了她的红
唇,双手按在她的乳房上揉动。雪儿很激动,也很兴奋,两条丝袜美腿也不由自
主地缠了上来。不得不说,若雪的本钱相当雄厚,胸挺臀翘,肌肤雪白,配上性
感的黑丝,让我的肉棒坚硬如铁。

「少…少爷,今天就要了雪儿吧,雪儿要…要尽妻子的责任。」若雪眼波流
转,媚态横生,蜕变成一只小野猫。我的呼吸不由得粗重了很多。我起身,握住
了若雪的两条腿,来回抚摸,感受着丝袜的舒爽,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然后从
臀部,从神秘的大腿根部,一直舔到脚趾。十只脚趾紧紧蜷缩在一起,被丝袜裹
着,说不出的性感。尤其是穿了一天,还略带一点脚汗的味道,与处女的芬芳混
杂,无疑是催情利器啊。若雪在我的舔弄下陷入迷离,嗯嗯的无意识地呻吟,双
腿还紧紧夹着我的头,玉手也攀上了圣女峰揉搓。

终于在我享受够了丝袜美腿,我把目光转向了若雪两条长腿的根部。那里,
才是我今天的目的地。我大力地按压着若雪的私处。那里早已泛滥,连丝袜都已
湿了。若雪则突然叫了起来:「啊啊啊,不…不行了,雪儿不行了,少爷。」若
雪紧紧地抱着我,全身抽搐,我按在她蜜穴口的手也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水流。好
吧,才开始就泄了一次,也太敏感了吧。

若雪高潮过后陷入了短暂的昏迷,我则在丝袜裆部一扯,扯出个洞来,然后
拨开黑色小内裤,便看到了我yy几个月的美妙蜜穴。若雪的私处已有了许多黑
黑的阴毛,此时却被淫水弄湿搭载一起,说不出的淫靡。阴毛掩盖下的蜜穴只有
一条缝穴口微张,透露出粉红的内里,分泌出亮晶晶的淫液,我颤抖地吻了上去,
忘情地享受着女仆胯间的美味,不时挑逗那颗相思豆。若雪被我舔弄的回过神来,
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也就沈醉在这男欢女爱的快感中。最后,我的肉棒实在忍
无可忍,抵着穴口刺入。

「疼,好疼!少,少爷…好疼。慢一点…轻一点…」撕裂般的痛楚惊醒了若
雪,原本严丝合缝的蜜穴被我的大肉棒挤出一个丑陋的圆洞。若雪十指紧扣我的
后背,划出几条血痕,两条丝袜美腿也紧紧夹着我的腰身,试图阻止我的进入,
但一切都是徒劳的。我心疼地看着身下受辱的美女,动作放缓并出声安慰,「乖
雪儿,我会慢一点的,再插两下就不痛喽。」处女温暖的阴道真紧,夹得我的肉
棒都疼了。不过随着淫水涓涓流出就很爽了。若雪柳眉紧蹙,忍受着我的进犯,
渐渐的,痛呼变成了呻吟,若雪终于尝到了做爱的快乐。

「少爷,少…少爷,雪儿好…好舒服…快一点,再快一点嘛…」这时的若雪,
无疑是个荡妇,大声地浪叫着。

我一手抓着若雪的美乳肆意揉搓,另一只手托住了若雪浑圆的臀部抚摸,甚
至用手指隔着丝袜抠弄若雪的菊蕊,而若雪几乎陷入疯狂,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
紧紧地夹着我,姿势诱人。口中疯狂地喊道:「少爷快……再快一点,雪儿要飞
了……不……不行了,少爷,雪儿不行了……啊啊啊……」我巨大的肉棒在紧窄
湿润的处女阴道来回穿梭,突然感受到阴道壁的收缩,压力倍增。我低吼一声,
加快抽插了几十次,把一股股阳精射入身下这位小处女娇嫩的身体里,烫得她尖
叫一声又昏迷过去。我把肉棒从蜜穴拔出,带出红红白白的黏液。丑陋的圆洞随
即合上,果然是处女的阴道紧啊。过了一会儿,我已恢复了体力,看着这具美丽
的肉体,又扑上去肆意玩弄。若雪还在昏迷,但身体的反应还在,会流水,会呻
吟,还会抽搐,我试了乳交,足交,舒爽不已,最后把浓浓的精液都射在若雪美
丽的丝袜脚上,抱着若雪睡去。

沈睡的我们不知道,一会儿后一个十来岁的美丽小箩莉兴冲冲地跑到我房间
却惊讶地看到了眼前淫靡的一幕。若雪上半身赤裸满面潮红,一对美乳被坏坏的
少爷抓住,下半身只着黑丝和一条细线内裤。裆部已被撕破,露出诱人的黑森林
和蜜穴。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就盘在我的腰上。穴口,美脚上还有浓浓的白色粘
液。而我的胯下软趴趴的肉虫被若雪的肉体挡住,看不真切。小女孩嘴巴都成o
型了,粉嫩的脸颊腾起两朵红霞,悄悄退去。过了一会儿,竟是扭扭捏捏,不着
存缕的跑来。小手按在自己雪白的肉体上揉搓,甚至高高翘起臀部像一只小母狗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