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

 
 我06年底,来到上海,独自一人开始打拼,刚来的时候,住的是群租房,450一间,那间房子,连我老家的厨房都不够,仅仅一张床,才一米八长,我睡觉还要露出两只脚在外面,因爲我身高185,那张可怜的窗,在我90公斤的体重下,被压的,咯吱咯吱响,爲了求生,我先找了一家设计公司落脚,我大学本科就是装潢设计,在这里,我认识了云……
 
 
第一次面试,云作爲公司设计主管,面试了,双方感觉不错,很快,我到公司上班,月薪2000+提成,可能因爲我是北方人的原因,设计部都是上海人,并且5个都是女的,所以我特别别扭,他们说话也用上海话说,经常一阵笑声,搞得我莫名其妙。但爲了生活,我只能勉强先干下去。
 
 
一次公司接到一个大单,其他人手上都有活,云必须完成这工作,于是,云开始加班,而作爲单身的我,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我完活后,就在公司上网,云在办公室那边工作,我们之间隔了三个座位,听她不时的叹息,估计设计还不是很满意,我去上厕所,入过她座位后面,看到她短发上,甚至有滴滴汗珠,我顺手把她这边的中央空调打开,说:“哎呀,领导就是领导,就知道给公司省钱,工作也不开开空调”。云没做声,继续动着鼠标,看着那方案。我凑上前,端详着她的设计稿,有十来分钟,都没说话,然后,我指着设计稿,说:“如果1号和3号的方案,结合下,会不会效果好点……”云貌似忽然恍然大悟,随手往后一拍我,说:“你真是大恩人呢!”忽然停住了,因爲她一手,正拍在我裆部,那里一坨巨大的东西,明显让她脸红了……
 
 
“哎哟”,我估计装作痛苦的样子,“你就这麽感谢大恩人啊!”我捂着裆部,装作痛苦的走出办公室,回头说:“我去试试,如果坏了,你等着赔偿吧!”其实我是尿憋不住了,撒尿去了……
 
 
我回来的时候,云第一眼竟然是看了我裆部一眼,说:“坏了麽,坏了我赔,呵呵!”我倒反而不好意思,喃喃的说:“还好,还好,还好……”然后走回自己作爲,刚坐下,听到轰的一声,停电了,我赶紧打开手机上的亮光,听见云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奶奶的,还没保存呢,想玩死姑奶奶啊!”这时候听见外面隔壁公司有人喊:“不着急,不着急,大家不要走,我去找物业,马上回来继续弄!”然后是应答的声音,估计是隔壁公司鼓捣什麽东西,掉闸了。
 
 
我说:“热死了,我得走了,没空调扛不住,”黑暗中,云说:“想也别想,你走了,我自己一人在这,吓死我啊,等着,等到来电你再走!”我故意跳起来:“有没有王法啊,我下班了啊,你领导也太欺负人了吧,这明显就是想劫持人质啊!”云扑哧笑了一声,这时候,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看到云推开椅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过来,对着我窗外的窗口,深呼一口气,“说,老贝啊,你说,这是人过的日子麽!”借着窗外的霓虹灯,我看到云背后那分明的臀线,她穿的一件牛仔裙,但依然能感受到那翘臀在里面,我也靠近窗口,挨着她感叹:“你都不是人过的日子,我们这些外乡人怎麽过啊!”云依然看着外面,说:“你还好,看得出,你有能力,只不过是过来落脚,呵呵,大不了,你就走了,而上海是我家,我必须在这里,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找不到!你说,我一个弱女子,奋战有啥意思”。
 
 
我呵呵笑了笑,云不止一次在办公室公开表态,要找个东北的纯爷们,说上海男人太娘,被其他4个女同事笑话和攻击。我指了指自己,说:“你看,我合适不?”云一转脖子,大眼睛看着我,说:“你,哈哈,你?”借着霓虹灯,清晰的看到,她的短发有汗水开始滴下来,顺着锁骨,扎进那低领的休闲t恤里,她忽然靠上来,一手搭在我厚厚的胸肌上,一抓,说:“你算纯爷们麽?”声音极具挑战性,我愣了,她撤回去,哈哈哈笑着,说:“刚刚一碰,就说坏了,还爷们呢!”我缓过神来,心怀不轨的说:“要不,你查查?别到时候找你索赔,你不理!”
 
 
说这句话,我的老二已经开始有点硬,好在穿着是休闲的大短裤,里面内裤包着,加上背对着窗口,看不出来。云没有声音,继续看着窗外,过了大概半分钟,她忽然一叉腿,站到我面前,右手一下伸进我的短裤中,快速的找到内裤的裤腰,伸了进去!发出一声深深的“嗯”,左手压在我胸部上,让我保持靠着桌子的姿势,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但老二在她手里已经复活,长大!我知道,坏了,看来今晚要大战一场了……
 
 
我们都没说话,她熟练的在摸,我们只有急促的喘气声,老二迅速站立起来,云蹲下,呼啦一下,把我的大短裤扯到脚踝,“奶奶的,骗我,这不好好的麽,你还索赔!”然后一口吞下我的老二……“我操,被你占便宜了!”我故意装作委屈的样子:“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哦!”我装作女声说道,云在下面大口大口的吮吸着我的鸡巴,右手抱着我的大腿,使劲搂着,左手玩着我的两个睾丸,鸡巴上已经完全是她的口水,蛋上也湿湿的,她的口技,真不错。我的大腿,被她抱着,碰在她胸部上,我把上衣t恤脱掉,伸手进她衣领,摸着她那俩个小面包,手感好棒,奶头好大,已经坚挺,正好一个手能抓过来,我用手指熟练的拨拉着云得奶头,说:“奶头好大,看来经常被人吸吧!”她使劲咬了我鸡巴一口,扭了我屁股一把,然后继续使劲的吸吮着我的鸡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甚至有两次,她都想把鸡巴塞进喉咙里,弄的自己差点干呕,但无奈,我的21厘米的巨物,哪是那麽好吞得下的……
 
 
我把她扶了起来,一把把她抱起来,叉腿坐在我腰上,我们对视着:“你想干啥?”我问她,她满脸汗水,脸上表情更加迷离。“你说呢,我在检查我的过失有没有给你造成终身遗憾啊!”她调皮的说,我一把把她放到窗台的桌子上,三下五除二,扯下她的内裤,头深埋进去,她发出一声很响的:“啊!”吓我一跳,一下把她内裤塞到她嘴里,头继续地下,舔她的骚洞,那里已经完全的湿透,不,是泛滥了,舌头伸过去,都是咸咸得水,黏糊糊,右手食指和中指伸了进去,舌头舔着它的阴蒂,手指快速的找到g点,立即动了起来,云在桌子上扭动起来,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忽然,感觉到她哆嗦起来,两手和膝盖使劲夹住我的脑袋,使劲往她的阴户上摁,嘴里的内裤也掉出来“快,快,块,老贝,来了……来了……人家来了……”然后,我感觉到我的手指被那骚洞使劲夹住,一股暖流从洞中淌出,顺着手指,把手背和手心弄的都黏糊糊的……
 
 
“你想闷死我啊!这算工伤麽?”我擡起头问她,她一下抱住我的头,腿还在我肩膀上,小声的说:“你真白相,死人,弄死我了,工伤你个屁,被你这样都弄出来了,原来你平时都是装的啊……”,“我装啥了……”我无辜的说,“看来李姐说的对,她们私下讨论你,说估计你那东西,能有20公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哈哈,”她继续喃喃的说,哦,原来这帮娘们有时候对我笑的那麽阴险,感情都在讨论我的鸡巴啊,这帮结婚的娘们,看来老公不给力啊。我推开她,站了起来,手抓着她两瓣屁股,鸡巴顶着阴道口,嘴吻着她的嘴,说:“那接下来怎麽办?”她吮吸着我的舌头,然后舔着我的脖子,然后又回到嘴里,两腿使劲一夹我的屁股,鸡巴一下就进了她的阴道:“就这麽办!”她坏笑道……
 
 
我站在桌子前,抱着她的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插着她,她使劲抱着我的肩膀,舌头从我耳边游走到嘴,然后又舔着我的脖子到肩膀,然后再回来,整个人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
 
 
“老贝,你好棒……好棒……”
 
 
我抱着她的屁股,使劲把鸡巴推进她的洞里,但可能因爲她只有160身高的关系,洞不够深,每次龟头已经到了最里面,但鸡巴还有三分之一没进去,不过她的小穴真的好紧,水有多,每次鸡巴进去,都噗嗤噗嗤的带出好多水,把她那里的毛和我的毛都弄湿了,甚至有几次还扯在一起,揪的疼……
 
 
“亲老公……你干死我吧……肏我,肏我……”
 
 
“舒不舒服……恩……你个小骚穴……浪屄……叫我啥呢”,我使劲的抽插着,桌子被带动的乱晃,幸亏下面是地摊,如果是地板,估计地板就遭殃了。
 
 
我把她一把从桌子上抱起来,她的小身躯,完全被我双手端了起来,腿完全敞开,鸡巴更加深入的插入到她里面,感觉她里面水越来越多,都顺着鸡巴,流过蛋上,最后淌下大腿……她使劲抱住我的脖子,嘴里只有哼唧哼唧的声音,下面鸡巴拍打着骚屄,啪嗒啪嗒的响……
 
 
“舒服麽……浪屄……舒服麽……”我使劲抽插一阵,问道。
 
 
“被你肏死了……放我下来,下面声音好大……“她摸了摸自己下面,发嗲的和我说。
 
 
“不行,你得求我”,我说道
 
 
“好哥哥,求求你,让大鸡巴放我下来,小妹妹下来再伺候大鸡巴好不好啊?”她舔着我的鼻子说。
 
 
我把她放下了,她乖巧的趴到椅子上,双腿跪在电脑椅子上,屁股翘起来,两手掰开屁股,晃了晃,说:“请大鸡巴赏赐我吧,大哥哥,我是乖巧的小妹妹哦!”
 
 
mb的,受不了了,我扶着屁股,直接插进骚穴,这次鸡巴竟然全根没入,好过瘾!速度更快,力度更大!
 
 
“哥哥,哥哥……干死妹妹了……哥哥……妹妹肿了……”
 
 
我使劲抓着屁股,使劲顶着,最喜欢就是这个姿势,特别屁股还翘这麽高!
 
 
“大鸡巴……大鸡巴……使劲肏我……”她说话有点含糊不清……
 
 
忽然,灯一下亮了,空调也起到了,我们都被吓了一跳,她立即要起身,被我一把摁在傍边的桌子上,“会被窗户外看到啊!”她回头打了我一下,和我撒娇说道!“我不管!”我从后面一下身手到她t恤里,摸着两个奶子,忽然想到,还没亲过呢,于是一边后边插着她,一边绕过去,舔她奶头,她“啊”叫了起来,
 
 
“哥哥,哥哥,……不要……哥哥……哥哥……不要……哥哥,哥哥……来了……来了……哥哥……来了啊……哥哥……”
 
 
我感觉到鸡巴一阵发烫,小穴又被锁紧了,她整个人都僵直了,我双手仅仅握住她俩奶子,大拇指食指至今揪住她的奶头,揉捏着,屁股加速,用鸡巴使劲冲击她的骚穴!
 
 
“啊……哥哥……哥哥……来了啊……啊……”
 
 
鸡巴完全融化了……被她叫的那麽销魂,我也忍不住,一股精液一下注入她的阴道……我们一起来了高潮……
 
 
匆忙收拾停当,我们继续做设计,那一晚,我们都在办公室度过,她给家里人说自己加班,晚上去同事那里,我们一直做设计到3点多,然后又做了一次爱,第二天上班,我出门,然后故意装作刚来的样子,她则和领导说,自己一夜通宵,需要回家休息…… 
  
  
  
  
  
  
  
  
  
  
  
  
  
  
  
  
  
  
  
  
  
  
  
  
  
  
  
  
  
  
  
  
  
  
  
  
  
  
  
   第二章 
  
  
  
  
  
  
  
  
  
  
  
  
  
  
  
  
  
  
  
  
  
  
  
  
 

自从和云那晚以后,我以爲会和云成爲男女朋友,但事实并没有我想象的那
样进行,云一再告诫我,那一晚,就当是梦吧,人偶尔做做梦,挺好!从那以后,
并对我愈发冷冰冰下来,三个月以后,老板让她和我签合同,当时就俩人在会议
室,我问她:「你希望我留下来麽?」她没擡眼看我,低头玩着手里的水笔,冷
冷的说:「你留不留,和我何干,你早来的话就好了,现在来,没意义了!」我
非常难过,从她手里,拿起水笔,在合同上打了个大大的叉,说:「好,那我走
吧!」就这样,我一摔门走出了会议室,离开了我上海的第一份工作!

直到去年,在我们一家旗舰店碰到这办公室的同事,才知道,在我走后不到
3个月,云竟然挤掉了原来的老板娘,和老板结婚了!我才回过味了,当时她说
那话的意义。

总是要生活,首先第一活下去,才能谈伟大的理想。

因爲我从小喜欢健身,加上自身块头大,两块胸肌更是可以抖来抖去,我决
定挑战下自己,去干点自己喜欢的,也加上我住的地方,对面就是一间健身会所,
于是我带着简历,毛遂自荐,但因爲我都是野路子练出来的肌肉,虽然有型,但
理论不全,所以,最后,我被推荐到营销部试试,于是,我开始做所谓的客户专
员,开始和其他人一样,拿着单子在路上发给路人,但发了几天后,我觉得,这
不是我做的事,于是我改变思路,开始在各大健身论坛注册,和大家分享我的健
身经验,效果比我在路边发单子好的多,两周下来,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咨询,从
第二个月开始,陆续有人来报名,因爲这家俱乐部在上海虽然只有5家门店,但
分布还算可以,加上到各家门店的人都有,这引起了总部的注意,于是,营销部
总部领导专门找了我,把我调到分店营销部副总位置,当仍让我在本店磨练,说
「以后给你更多机会施展」。

我非常真诚的对待我所有的客户,有帮忙的,我也经常会帮忙,很快,店里
除了副店长李辉不喜欢我,其他人都很喜欢我,无论是客户还是员工,我也乐意
干着这样的工作,这份对我来说全新的工作,让我觉得充满了挑战,乐此不疲。

那是9月份的一个周末,我从一楼要到二楼的健身房去拿东西,刚到楼梯口,
一转弯,就看到一团黑影下来,「哎哟哟哟!」一个女的一下摔进我的怀抱,表
情狰狞,我一看,是芳,经理助理,一个可爱的江苏妹子,她紧紧的靠在我怀里,
右手使劲抓着自己的腿,一只高跟鞋掉在上面几个台阶上,楼上一个声音传出来:
「哎呀,怎麽那麽不小心啊,没事吧,你看看,你看看,让你送个文件毛毛糙糙,
小姑娘啊,小心一点啊!」李辉从楼上走下来,也没管芳,从她手里拿起文件,
就出门了,只有我还抱着芳,愣着。

看着芳抽搐的脸,我才意识到她在剧烈的疼痛,我赶紧把她就地放下,她穿
着肉色的长筒袜,短裙加西装是公司规定的公装制服。我摸了摸她的脚踝和小腿,
问了问,看来是脚踝受伤,我立即跑回办公室,从我抽屉拿出云南白药和绷带,
回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客户和同事围绕在她那里,我直接用手一下就撕开她的
丝袜,让脚踝完全裸露出来,脚踝已经完全肿胀,经过初步检查,应该没伤到骨
头,云南白药上,然后用绷带绑住一圈,又让同事立即取来冰袋,包扎上,然后
直接把云抱起来,和同事说了一声,就直接出门打车,和她去了医院。

医院拍片检查结果和我预测的完全一致,芳一直在疼的哭,她的舍友和男朋
友,来到医院接她,我则返回店里继续上班,回到店里,就被总部领导直接电话,
说:「你今天的表现,老板很喜欢,你小子,给我争光了!」弄得我丈二和尚摸
不着头脑,后来才知道,那天整个事件,恰好被来微服私访的老板看到,而我当
时根本不知道,老板是谁……我还担心自己半天工资被扣呢,呵呵,看来,好人
有好报,是真的。

芳的事情,没想到让我在店里的女同事中受欢迎程度大增,她们都说,和我
这样的男人一起,放心,罩得住。特别是芳,那对我的热情,如滔滔江水啊,早
晨给我买早饭,中午给我送奶茶,但凡有个大家出门k歌和聚餐,那绝对毫无顾
忌的坐在我身边,俨然以我的女友自居,可是,大家都知道,她有个谈了3年的
男友,就在我们店里隔着4条马路的星级酒店当厨师,据说还是个领班厨师,一
个月能有2万块差不多。

我也不好说什麽,一麽,芳虽然对我好,但并没有提出当我女朋友,我总不
能说,你不要对我好,二麽,芳长的太小巧,一米五五的身高,80多斤重,站
在我身边,真的是好似小鸟和大树。我真怕以后要亲热,一下压死她,呵呵,三
麽,独在异乡的我,也乐意接受这份热情,那她当哥们就是喽,所以,经常男同
事之间讨论什麽女优啊,什麽的,她好奇来问,我都慷慨解答,让她的av知识
迅速增加。

一次晚上聚餐回来,我开着店里的商务车,拉着芳等一众同事回家,因爲已
经没有了公车,打车花销又太大,所以店长让没喝酒的我,开车送女同事回家,
因爲女同事异口同声选择我送她们回家,当护花使者。

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其他3个女同事和1个男同事坐在后面位置,一个个
醉醺醺,都在睡觉,送走2个女同事和1个男同事后,后座只有女同事曼曼和副
驾驶的芳,因爲芳住在川沙,我当时对路也不熟,所以就在芳的指导下,按照每
天公交车的路线走,甚至有段路,连路灯都没有……

芳的收忽然摸到我的大腿上来,我笑了笑,「nnd,你个色狼,吃老娘豆
腐!」我打趣的说。芳依然闭着眼睛,但嘴角笑了,食指和中指变成两条小腿,
一步一步沿着我的大腿,走进我的裆部,最后直接站在我老二的位置,敲了敲。
我呵呵笑了笑,把她的手,拿开,说:「滚,你这色娘,再调戏老子,老子毙了
你!」芳嘴角笑的更厉害了,竟然把屁股对着我,用手拍了拍,然后把短裙往上
掀起来,露出里面的小可爱内裤,小声的说:「please」,我笑了笑,说:
「你没治了,兄弟,呵呵,被打鸡血了!」芳睁开眼,回过头来,看着我,说:
「请!你毙不毙啊,长官!」我汗,这孩子看来动情了,芳左手搭在我驾驶员座
位后背,右手一把伸过来,跟着裤子开始抚摸我的老二。「你疯了,后面还有人
呢」我小声的说,「你欲求不满啊,奶奶的」,芳笑了笑,「我就是不满呢,你
那麽爱帮助人,就帮帮我呗!」然后竟然拉开我裤子的前门,把我老二直接拉了
出来,一口吞了下去……「哇!」我不禁惊呼一声,好刺激,这是我没有经历过
的。

芳的口水好多,但口技一般,但这样的情景和环境,让我兴奋,我开着车,
她趴在我胯下使劲的亲着我的鸡巴,我伸手到她胸部,摸着那俩个滚圆的肉球,
「你这80斤的小体格,怕有20斤都在这里吧!」我说,她的胸部真的好大好
丰满,芳擡起头,抓着鸡巴看着我,说:「你来,我用胸部帮你搓!」然后继续
低头吮吸我的鸡巴!然后又起来,看着鸡巴,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龟头,说:「它
好大哦,比我男朋友的要粗出好多」,然后又一头下去,开始吮吸,还发出肆无
忌惮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一点都不估计后面还有曼曼在睡觉。

芳一边亲着我的鸡巴,自己变换姿势,解开安全带,完全跪在副驾驶的座位
上,撤下自己的内裤和丝袜,我能听到她手指在她自己阴部进出的水声,估计那
里已经成了汪洋沼泽。「你听,我都湿透了……」她自己手淫着,用舌头从上往
下舔着我的鸡巴,「更多txt小说下载-美文社-http://meiwenshe.com停车,肏我
吧」,她声音有点哀求,身体整个开始发抖,最后使劲抓着我的鸡巴,手快速的
抖动,我能其安全清晰的听到里面扑哧扑哧的水声,能问道空气中弥漫的女性的
骚屄味道!

剧烈抖动后,她停止了,脸靠在我大腿上,大口的呼吸着,不时的深处舌头,
舔舔我站立的鸡巴,「真好吃,你真大!」她对着鸡巴说。

车已经到了她家小区门口,她拉拉我说,「走吧,今晚她们都不在!」我笑
了笑,扶她起来,把老二硬塞回内裤,拉好拉链,说:「你喝醉了,不要,等你
清醒的时候,我们再说吧」。芳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拒绝,满脸惊愕!「呵呵,不
是说你不好,只是说,我希望,我们先有感情,再上床,你喜欢我是鸭子你是鸡
麽!」我补充道,芳笑了,整理好衣服,拿起包,下车,然后站在车前,手指着
我,说:「你逃不掉的,我会吃掉你!」然后呵呵笑着跑进小区。

我歪嘴笑笑,回头看看曼曼,这个胖胖的女生,还在睡觉,哎,真是幸福啊。
我又拉着曼曼开始往家里走,因爲她和我住的很近,就在我隔壁小区租的房子,
我到家了,基本她也就到家了。

我又给芳打个电话,确定她已经安全上楼,到家,上床。她电话里还发出呻
吟的声音:「你来麽,人家湿透了,等着你来呢!」我笑了笑,挂掉了电话。

20分钟,我已经开到我家位置,往前开一个路口,直接到了曼曼的小区,
曼曼还在睡觉,我叫了几声,没声音,我只好下车去,拉开车门,叫她,还没醒,
人四仰八叉的睡在最后的座位上,我只好上车,摇摇她,说:「曼曼,到家了,
下车!」

她忽然一把抱住我,满嘴酒气的开始亲我!吓我一跳!「我喜欢你,老贝,
芳能给你的,我也能做到!」我重心失去平衡,直接压在她身上,手摁到她的胸
部,好软,曼曼属于丰满可爱类型的,是那种男人看了,特别想去抱起来亲亲那
种,白白净净,也不太化装,是个来自连云港的小姑娘,一直没有男朋友。

我刚刚强制控制自己欲望,没有跟芳去,没想到曼曼又在这里侯着,我二话
不说,手直接摸到裙下,拨开内裤,直接摸着里面,哇,是个白虎,但里面内裤
已经全湿了,看来这小丫头一直没睡着,在偷听……

我把车门一关,脱下裤子,扶正曼曼的腿,拉开内裤,就直接插了进去,好
紧!曼曼「啊」叫了一声,然后使劲抱紧我!嘴里就说着:「我爱你,老贝,我
爱你,老贝……」

我感觉到下面粘粘糊糊的,内裤也勒着不舒服,于是拔出鸡巴,拖下她的内
裤,忽然看到,那上面有血!今晚真是太多惊愕的事情了,「曼曼,你……」曼
曼一把抢过内裤,抓在手里,对我胸部一阵粉锤,「讨厌了,你,笑话人家,人
家第一次……」

我操,操,操!!怎麽还是处女,我责任大发了,但见血眼红,我立即插入
进去,双手抱着曼曼的柔软的屁股,鸡巴一下一下冲刺着,曼曼就知道使劲搂着
我的脖子,哼哼唧唧的,谈不上什麽配合不配合,完全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

因爲在小区,我怕人看到,加上处女鲜血的刺激,再加上刚才的前戏,我很
快,就射了,是拔出来射的,曼曼张嘴接着,用手捧着,貌似不想浪费一滴!模
样可爱至极!完事,我把车熄火,就这麽抱着,坐在商务车后面的座位上,说了
一会话,就睡着了。

清晨的时候,看到商务车座位上的红色血迹,曼曼说,她去洗,然后拆下座
套,她回房子去洗,我想了想,去了便利店,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等曼曼回来
的时候,我给了曼曼,曼曼看了下,挡着我的面,把药吃下,说,「今天晚上的
事,就当没发生,给你,是我心甘情愿,你别当回事!」

我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你个傻孩子,我是那种逃避责任的人麽!」

10点多,我们一起到店里的时候,我是手牵着曼曼进门的,面对着大家惊
愕的眼神,我对大家说:「曼曼,是我的女友!」

当时,同事群里,我没看到芳…… 
  
  
  
  
  
  
  
  
  
  
  
  
  
  
  
  
  
  
  
  
  
  
  
  
  
  
  
  
  
  
  
  
  
 第三章 
  
  
  
  
  
  
  
  
  
  
  
  
  
  
  
  
  
  
  
  
  
  
  
  
  
 和曼曼确定恋人关系后,不到一个月,我们就搬到一起,在东安路天月桥路附近的老小区,租了个房子,一室一厅,比两人单独租房还便宜,吃饭可以自己烧,算是节约了,但避孕套的钱,却没少浪费……
 
 
在此期间,有同事到我们这里来玩,但芳却一直没来,见面,依然说话,打闹,但却总觉得,之间像隔了一层东西,不似先前那麽肆无忌惮和畅快,反正她也有男朋友,我就当啥也没发生,就这麽一直过着。
 
 
曼曼虽然是处子,被我开包,但欲望却是不一般的凶狠,一晚上要两次是正常,周二休息的一天,至少半天要床上和我缠绵,花样也层出不穷,让我上班都腿软。
一个周二清晨,睁开眼,太阳撒进窗户,穿过小阳台,晒满大半个房间,床上的曼曼不知去向,昨晚又是2次,弄到淩晨3点多,哎,我可怜的邻居们啊,曼曼叫床声音超大,都是我一手培育的,老有成就感了。
 
 
卧室门打开,曼曼背对着我,全裸着进来,屁股翘翘的,虽然腰上有点肥肉,但是身材还算婀娜,关键她皮肤好白,很嫩,每次见了,都忍不住咬一口,她背对着我,绕过床,发出窃笑声,扭头看看我,说,“准备吃早饭了麽?”我没弄懂,啥意思,她已经笑的不行,花枝乱颤,“当当当当!”她转身过来,哇,吓我一跳,她丰满白皙的乳房上,用草莓酱写了一排字母:“eat
me”,奶头上一边拴着一个草莓,而无毛的下体,这时候被一团白色的奶油占据,“先生,请用早餐”!她轻轻的躺倒床上,自己笑个不停!
 
 
我掀开自己身上的毛巾被,一下跨坐到她身上,装作狼的样子,用鼻子闻了闻,说:“恩,我看看这是什麽好吃的”,她还在笑,她就是爱笑,我舔了舔她的耳朵,然后顺着脖子舔下来,再去舔那些字母,然后直接顺着乳房,一口吃掉挂着的草莓,用牙咬了咬那拴着的线,奶头被拽这,她打我一下,笑着说:“要死啊,很疼的!”然后自己被线从奶头解下来,而此时,我已经顺着肉呼呼的小腹,直接去袭击那团奶油,几口就吞掉了所有奶油,哦,我超喜欢曼曼的阴部,无毛,白净,肉嘟嘟得,像个小馒头,中间一道粉色的缝隙,一片大阴唇微微露出,像个调皮的小舌头,我开始用舌头去逗弄这条小舌头,曼曼还在笑,一般这时候,她都会比较动情了,奇怪。我舌头逐渐舔的更加深入,两只手抱着她两条腿,然后绕过去,开始袭击她的胸部,她的腿因爲我胳膊的缘故,擡起来,阴部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忽然,我感到舌头顶到一块东西,一看,一根火腿肠从阴道里面滑了出来,曼曼笑做一团,一骨碌滚到床里面去!我一口吃掉火腿肠,一下跳到床上,站起来,张牙舞爪的说:“你完了,你敢背叛本大王,和火腿肠通奸,看本大王怎麽收拾你!”然后我就扑了上去……
 
 
她一下跪在床上,可怜巴巴的说:“大王饶命,小女子完全是爲了淘大王欢心,请大王饶命,小女子一定将功补过,好好伺候大王!”然后上来,一口含住我的鸡巴,双手抱着我的屁股,使劲往嘴里挤,发出惬意的哼哼声,“我喜欢……吃……大王的……鸡巴……”我非常享受的接收着这样的待遇,刚才火腿肠事件,刺激了我,鸡巴肿的老大,直立着,不时的从她嘴里逃脱出来,打在她的脸上,她就会让鸡巴在她脸上横飞,用舌头去舔我的蛋,甚至从胯下钻过来,舔我的屁股,我弯腰,撅起屁股,她舌头开始舔我的屁眼,还用鼻子拱我的屁眼,手绕在前面,来回揉搓我的鸡巴和蛋,我抓着他的膝盖,一把把她拽了起来,120斤对我来说,轻而易举,两腿正好岔开,骚穴正对着我的鼻子和嘴,人整个倒挂着在我胸前,她吓得抱紧我的腰,在我小腹上,咬了一口,说:“你想吓死我啊!”话说着,人已经更加贪婪的开始吸着我的鸡巴,看的出,她对这样的姿势,也很兴奋。
 
 
我像喝汤一样,用舌头舔着那骚穴,逗弄这阴蒂,我看到她的阴道口一张一缩,混合着淫水和我的口水,我用下巴去逗弄她的阴核,她使劲的吸着我的鸡巴,蛋都被弄得全是口水。
 
 
“大王,放我下来吧,我头晕了!”她抓着我的鸡巴说,但接着又开始舔我的鸡巴,我抱着她的腰,随着她“哎呀”一声,我已经把她调转过来,她叉腿坐在我的腰间,我两手抱着她的屁股,鸡巴鼎立着,对着她的菊花,她一手抱着我的脖子,一手从胯下套弄着我的鸡巴,然后扶正,对着阴道,我手一送,鸡巴直接进入浪穴,我开始抱着她的屁股使劲抽插起来。
 
 
“大王……你好壮……插死妹妹喽”,她眉头紧锁,满脸绯红,搂着我的脖子,看着我,撒娇发嗲的和我说。我不管她,使劲抽插,低头看着我们缝隙之间的鸡巴插入她的无毛浪穴。
 
 
“恩……让你不听话……让你诱奸火腿肠……”,我使劲抽插着,手用力抓着她的屁股,不时还打几下,每次打,她都发出“啊”的一声,极其淫荡……
 
 
我边肏着她,然后边走下床,走到靠近窗户的地方,侧对着阳光,阳光里,曼曼浑身的汗水在白皙的皮肤上,更加的妖媚,我使劲冲刺了几十下,就把她放下来,背对着我,最喜欢这大屁股,白白的,嫩嫩的,我一下插了进去,屁股的肉,在我鸡巴的轰炸下,産生了阵阵涟漪,粉红的菊花也随着我鸡巴的抽插,一缩一缩的,我心里灵光一闪,手指伸到嘴里,沾了些许唾沫,食指对着菊花,揉搓起来,“哥哥好坏……好痒……哥哥……肏我……”曼曼伸出一只手,想拦我,被我一把抓住手,又是一阵快速的抽插,“好哥哥……好哥哥……”她求饶的呻吟着,我的手指已经开始往菊花里挖,因爲口水和刚才体位淫水的浸泡,菊花非常滋润,我食指一下塞进了菊花,阴道里的鸡巴一下感觉更加拥挤,甚至能感觉到,食指在菊花里的动态,我一下兴奋了,曼曼貌似比我更兴奋,主动拿屁股开始砸向我的鸡巴,“哥……哥……快……哥哥……来了……”她使劲快速的碰撞着我的鸡巴,我鸡巴更加加速,食指也快速抽插,“啊……亲哥哥……我来了……我来了……爽死我了……”曼曼身体一下变得僵硬,我更加快速抽插,她使劲抓住我插入菊花的收,“哥……不要动……不要动……来了……来了……”我就直接把手指和鸡巴,全部推入,连根没入,另外一只手,来回抚摸着她的屁股。
她僵持了十来秒钟,身体逐渐软下来,最后跪在地上,鸡巴从她骚穴滑落出来的时候,扯出几根粘连的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她起身去拿电话,是店里打来的,我则直接从后面又插入,她表情淫荡,但声音却很沈稳,因爲我经常这样折腾,甚至一次她和她妈妈电话的时候,我都一直在插着她。
不到2分钟,她就挂了电话,屁股使劲顶了我几下:“你坏,你坏,你坏蛋!”然后转身抱着我,说:“快,我得去店里一趟,求求大王,快来吧!”我笑了笑,指指自己的鸡巴,说:“它不听我指挥啊”,她乖巧的蹲下,又开始给我口交……
 
 
“行了,你走吧”,我说,“完事立马回来,伺候本大王”,她双手抱拳,“得令!”然后去卫生间冲澡去了。
我浑身汗哒哒的,躺在床上,nnd,不到12个小时,弄了3回,特别后两回,都弄一个多小时,接近2个小时,累死。迷迷糊糊,听见她进来穿衣服,迷迷糊糊,听见她走了,听见她说:“我午饭帮你叫外卖了”,然后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有人敲门,我以爲是外卖来了,我就把毛巾被往腰上一扎,从床头拿了15个硬币,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