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幼幼小萝莉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强奸幼幼小萝莉1我站在约定好的地点,看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四十五分了。想到等等可以享受到青涩小女孩的特别服务,我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淫荡的微笑。

  「嘿嘿嘿……等等学个小日本玩玩绳子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不断的幻想着等等要怎么玩弄着送上来的美食,口中也不自觉的飘出淫秽的笑声,昨天晚上的情景不禁一幕幕的浮上了脑海。

  ************************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的总是睡不好觉,看看挂在我身上睡的正熟的女朋友,不禁无奈的摇摇头。

  几番努力,我终于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逃脱了她的脱光光无尾熊攻击,走到了电脑桌旁,打开了电脑准备看看风月大陆上有没有新更新的小说可以陪我渡过难敖的失眠夜。

  顺手点根烟,看了几篇不错的小说,正想挑几篇不错的作品来锻链一下左右手的腕力,忽然觉得肚子饿了。所谓饱食思淫欲,说白话点就是吃饱了就会想打炮。但,没吃饱这淫欲也会被打了个折扣。

  别奇怪为什么我床上躺了个脱光光的女人我还想要自己来,难道是床上的货色不怎么样吗?喂!先生!别侮辱我的眼光,不正我干嘛讨回房间养啊!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那为什么我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呢?唉……说来就心酸,最近女朋友刚毕业,找了个新工作,大家也都知道,社会新鲜人刚到一个环境总是需要时间适应的。

  而在适应好前,总是会有一段所谓的阵痛期。而生为尊重女朋友的新好男人,也就是区区在下本人我,当然只好体谅她这阵子的身体虚弱……

  不说了,说这些会让人心酸的事情干嘛!起来随便找件衣服套一套,抓了条短裤拿了皮包、门卡,就出门觅食了。

  出了门,忽然想起来今天皮包里面最后的一张小朋友好像被我修车花掉了。

  没办法,看来只好绕个路跑去提个钱吧!

  晃呀晃的,花了一根菸的时间,总算找到一台提款机,拿出卡来准备提钱的时候,突然后面传出了声响。

  「嘿嘿嘿……老哥,兄弟今天手头紧,拿点钱来花花吧!」

  心头一跳,忙转身一看,两个毛还没长齐的小朋友正拿着不知道哪里偷来的西瓜刀在学人抢劫。一看对手还可以应付,心里就悠闲起来了。

  打量了一下,忽然发现不远处的电线杆下还躲了两个穿着制服的小女孩,染着发,一副不良少女的样子,不过倒是长得还不错。

  那两个小家伙看到我的眼神直往那飘,可能也毛了,「干!给脸不要脸!」

  说完拿把刀就往我这冲过来了,不过旁边那个呆愣愣没跟上,显然经验不够,嫩了点。

  由于只有一个人冲上来,所以给了我一点五秒左右的空闲可以去品头论足一下。嗯……看了看,脚步虚浮,持刀太紧,虽然眼神尚称凶狠,但是眼光有点飘忽,可能是摇头摇过头,摇到眼睛闪到吧。总评一个字,差!

  微退半步,侧了个身,左手一勾一扭,左脚一蹬往前一送,心里突了一下。

  「糟糕……忘记我现在已经从良,正在努力的进修,我还想要当个有为的大学生啊!」

  正为着自己习惯性的把他手上的刀往他肚子上送,正努力忏悔时,一阵复杂的声响把我拉回了现实。

  为什么说复杂的声响呢?因为里面包含了两个女人的尖叫,一把西瓜刀掉落地面的声音,一个女人疯狂的跑步声,还有一个男人脚软跌坐在地上的声音。

  嗯……既然事情发生了,手尾还是要收拾一下。

  先瞄了那个女人一下,再走向那个软脚虾,直接伸手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拖起来。

  「站好!老子现在从良了,不想惹事可并不代表我怕事,等等我会把警察叫来,一切都是你们的错。听到了吗!别逼我杀你全家!」

  看了看那只软脚虾的表情,心中不禁想到,原来我吓唬人的功力还在啊!不过根据经验,赏了棒子得给些糖吃还是比较稳。

  「反正你们看起来还没十八岁吧!」看着他不敢迟疑的点了头,我满意的笑了笑继续说:「既然你们没有十八,刑法还管不到你们,了不起被骂一骂,管训一下就没事了,不必为这个赔了性命跟未来。您说是吧?」说完我配了着语气,来了个三秒半的嘿嘿阴笑加强效果。

  看来这边已经搞定了,我就走到另外一边,那个不知道逃跑的傻女孩那边。

  本来想骂了几句就赶她走的,不过等到近距离观察到那发育过早的身材跟可爱的脸蛋,我的心意就改变了。

  一定是刚上风月大陆害的,脑中充满着各式的情节,嘴巴跟行动已经不受控制了,天啊!

  慢慢的走了过去,先来个下马威好了,一只手猛然抓下女孩的脖子:「小妹妹,才多大,怂恿别人抢劫啊!」

  看着女孩哭着猛摇头,天啊!我硬了!

  「身分证!」

  看了看女孩畏畏缩缩的递过来的身分证:「你才十四岁啊!马的,不学好,还是当地人啊!更好,砍你全家方便!」

  女孩听到我说这话哭得更利害了,喉咙被我掐住出不了声,只能拼命的猛摇头。

  看来吓唬的够了,可以开始进行计划了:「嗯,看来妳似乎还有点孝心,不想家里死人是吗?」

  女孩哭着猛点头。

  「明天中午一点,来这个地方,我就考虑原谅妳这次的行为,可以吗?」看了看女孩的身分证:「嗯……我可爱的陈小朋友。」

  女孩在我强势的眼神下微微的点了点头。

  「妳的身分证我先拿着了,明天再来跟我拿吧!这样妳没来我才有地方找人砍……嘿嘿!」放开抓着女孩的手,再看了看女孩畏惧的眼神,干!更硬了……

  「还不走啊!妳别逼我在这边强奸妳!」这句话倒是我的心里话。

  「哇赛!原来人类的速度可以到达这样的境界啊!」看着远飙而去的身影,心中不禁感叹道。

  可能有人问我,你不是说自己是尊重女朋友的新好男人吗?拜托,看清楚好吗?女朋友并不等于女人,我只尊重我家里的,外面的喔,看心情吧!哈哈哈!

  好吧!享受的事情明天再说,先来处理手尾吧!再不叫救护车可能要出人命了,我还想好好的享受难得的学生生活呢!

  骂勒勒的处里完警察局里的事情。正当防卫,私下和解,还好,那刀没桶太深,本来想再凹点慰问金,不过看在明天有得享受的份上就算了。

  ************************看着远方来到的一个人影,看看表,十二点五十五。嗯,很好!守时是个好习惯,看在这个份上,等等少玩她十秒,算了,十秒好像太多,少玩五秒好了。

  嘿嘿!

  唉!虽然女朋友很可爱,床上配合度也极高,尤其是口技更是让我爽得唏哩哗啦,但是一样的菜吃太久,虽然好吃但也会想要偶尔换个口味吧!而且身为尊重女朋友的新时代好青年,有些过激的玩法舍不得在女朋友身上尝试,有个肉靶送上门来当然要好好的玩一玩啊!

  「跟我来!」淡淡的看了女孩一眼,转头带着她到我跟朋友借来的房间。为什么要到朋友的房间?废话,要不然是要带回去给我女朋友抓包的喔!

  强奸幼幼小萝莉2到了房间,关上门,为了戏剧效果,顺便让她等等能够听话点,我冷冷的再来个下马威。

  「脱衣服啊!还要我帮妳啊!」

  女孩子被我一吓,整个人又呆掉了,看到我装腔作势的握着拳头打算站起身来,马上吓得开始脱衣服了。还好,这小鬼不知道我这辈子不打女人。

  趁着她慢慢脱衣服的空档,我悠闲地开始打量起了这个小女娃。

  再往下看,嗯,不错,目测应该有个33c,现在小孩发育的还真早啊!嗯嗯,细细的腰带出微翘有弹性的臀部,想到从后面干的情形,天啊!我又硬了!

  喔喔喔!再来看到了最重要的地方,腿部!所谓一个女人的腿,彷佛是她身材的缩写,而一个女人,如果腿长得难看,那她的身材我看也毁了。

  顺着微翘的臀部看下去,很好!没有亚洲女性易有的马裤腿,看来平常有运动,很好很好!喔喔喔!看到那曲线玲珑的腿部,马的!忍不住了!

  磨了半天终于脱到只剩下胸罩跟内裤,不错不错,成套的淡绿色运动型内衣裤,有备而来!

  「好了,先过来帮我脱裤子吧!」

  女孩眼睛略带畏缩的闪了几下,慢慢的走向我,解开了我的裤子往下拉,同时间我也迅速地把我的上衣扒掉。

  「啊……」女孩惊恐的小声短叫了一声。

  嘿嘿……没想到我没穿内裤吧!

  「啊那么大声干什么!想叫人来啊?」我略带凶狠的对她吓唬道。

  「没……没有,我没有……」女孩眼眶又红了起来,拼命的摇头。

  喔喔喔!天啊!又是这个表情!不行了!

  「含着她!」我指指我已经硬到不行的小兄弟。

  我不耐烦着看着她要来不来的嘴巴,一把抓住她的脑袋就往我胯下压。

  「呼……真爽!」

  看着自己的老二在美女的嘴中吞吐时,心中总是有股莫名的快感,当然啦!

  身体的快感也是非常大的,哈哈!

  「深一点!妳没童年啊?棒棒糖有没有吃过啊?」

  喔喔喔!看着她那稚嫩的脸庞,再看着她小嘴含着我的老二,真是爽啊!

  「多用点舌头!用舌头绕着龟头转!呼……对!就是这样!再下面点,睾丸那边也要!」

  呼……快不行了!难怪有那么多萝利迷,玩小女孩还真是有股说不出的快感啊!

  用手摸向了她胸罩的扣环,再用手压住她想要擡起来的头:「继续吸!妳没脱干净的我发好心来帮妳脱,妳就乖乖的给我吸!」

  单手顺利的在两秒内解开了她的胸罩,由上往下,看着她白皙的胸部勾勒出的美好弧线,一只手掌本能性的就压了上去。

  「嗯∼∼嗯嗯!」看来她对我摸她胸部还蛮有意见的。

  「妳家教不好,喜欢含着东西说话我管不着!但妳敢咬痛我妳就看着办!」

  为了我的好战友的生命安全,再恐吓她一下比较安全。

  看来她已经放弃擡头的打算,我两只手就往她胸部轻轻的揉了上去。

  轻轻闭上眼睛,感觉着她随着我手动作而微微产生停顿的嘴巴,再听着她从鼻子轻泻出来的娇吟声。天啊!真不是个爽字能形容的!

  「自己脱下内裤吧!不过嘴巴不准给我离开!」看来她已经认命了,乖乖含着我的老二,微蹲的慢慢脱下了自己的内裤。

  嗯,没长齐的毛证实了她的年龄,不过从这个角度看不太清楚她的阴唇长得怎样,不过又还舍不得暂时离开现在这个享受。好吧!虽然有点失礼,先用脚招呼她好了,嘿嘿……

  当我用脚背轻轻擦过她的阴部时,她的头又明显的缩了一下,不过看来有过刚刚摸胸部的经验有差,她的嘴巴并没有离开我的老二,很好!

  「乖喔!妳这么听话,我也舍不得让妳太难过,我会尽量让妳舒服的,嘿嘿嘿!」

  听到这话,女孩的眼睛又红了起来。天啊!这丫头怎么那么爱哭啊!这个表情让我怎么舍得不干她!

  忽然发现,原来用脚玩下面的感觉还蛮舒服的!不过要学的人记得剪指甲,这是礼貌,嘿嘿!我在自己的脚大拇指抹了点口水,放下就往她那儿钻。温温湿湿的,不过大拇指好像太粗了,只在外阴部打转,又不想太粗鲁的插进去,破坏等等自己的兴致。

  「起来吧!该上正戏了!」我轻轻的推开了她那埋在我腿间不断上下的小脑袋,把她拉上了床。

  转身压住了她,两眼盯住,淡淡的说:「都是逃不了的,配合点可以少点折磨,懂吗?!」说完没给她思考的时间,拉开了她的双腿,调整了一下老二的位置,慢慢的压了下去。

  干!怎么那么紧!又再一次在心中认同了萝利爱好者!

  虽然很紧,不过没有碰到处女膜,看来帮她开苞的可能是支牙签。

  「才十四岁就已经脱离处女了啊!嘿嘿,不错啊!」看着她紧咬住下唇的表情,马的!妳到底要让我多硬才开心啊!

  「那……那是骑脚踏车……」看着女孩很辛苦的才挤出了这几个字,哈!那我还捡到宝了,碰上个没处女膜的处女,真好啊!少了许多工夫又有相同的成就感。哈哈哈!

  「那妳的意思就是要我温柔点吗?」我边说嘴中边含着她可爱的小奶头,舌头直打转。

  「哼……嗯……」看着她在我轻轻抽送下边喘气边点头的可怜样,虽然没有碧血剑可以玩,不过出于对美处女的尊敬,嗯,没错!是尊敬,现在盘儿正的处女可不好找,当然要尊敬一下啊!

  嘴巴跟右手照顾着她两个小奶头,另外一只手慢慢的往下摸去,沾了沾交接处激出的爱液,指头轻轻的按着她的小菊花打转。

  「哼!」小女孩看来没受过这种新奇的刺激,娇躯整个弓了起来,阴道也急缩了一下,更紧了!

  慢慢的,我加快了我抽送的速度。看着女孩抓过一边的棉被直往嘴里塞,那个强忍住不出声的表情真是超级可爱的!

  「噗滋!」我抽出了爽半天的小兄弟,盘缠的青筋似乎在跟我抗议打断了他的享受。急个屁!老子不过想要换个姿势不行啊!谁带出来的!那么任性!不换个姿势,这小丫头的那么紧,提早射出来了不就少了很多享受!

  「转过来吧!有没有试过后面来的……嘿嘿!」边说我边把她娇小的身躯翻转了过来,抓住她娇翘可爱的小屁股往上擡。

  很好!这个姿势非常好!比我想像的还要好,为了不让我的亲密战友着凉,我无预警的就直接插了进去。

  「啊!」看来这个刺激不小啊!本来她努力撑着自己上半身的两只小手都软了,两颗白白圆圆的奶子直接跟床垫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啪啪啪∼∼啪啪啪∼∼啪∼∼」还是这种声音悦耳啊!扶着她可爱的小蛮腰,规律又强烈的撞击她那可爱的小屁屁。

  唉……边动作边赞叹!换个没经验的我,光是看了这样的风景就提早缴械了吧!细细的腰配上个桃子似的小白屁股,干起来就是爽啊!

  两只手往前抓住了她那因为趴着而显得更加令人有成就感的双峰,边听着她那用鼻子哼出的美妙乐章……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强控制着想射出来的欲望,边想着还有什么没玩到,没玩全了就射了那不是可惜了吗?

  或许有人要问我,来个两次不行吗?人家都有一夜七次郎了。拜托!请搞清楚,一夜七次郎,那是因为他逊!一个晚上算八个小时好了,扣掉前戏调情洗澡加上补充弹药的时间,算多点了不起剩下五、六个小时。通常越后面会越久,照这个算法,他一次能多久啊!更别提什么一夜十几次郎了!下次听到有人用这种话来吹嘘,请用鼻孔跟他打招呼!

  要自由控制时间才是王道啊!

  想到了!边抽插着边欣赏着美妙的臀部,无意间看到了她那不断张合的小菊花彷佛在跟我招手!

  这辈子没玩过几次小菊花,听说蛮痛的,所以只跟女朋友玩过一两次,而且还不敢玩太久。

  想到这就忍不住了,在强烈的狂抽了几下,我突然再一次的抽出了老二,强烈地往她的小菊花插去。

  「嗯!……」看着她突然用力地咬紧口中的棉被,我双手抓着她的腰,不让她逃开。

  「再跑!不想活了啊?」听到这话,这爱哭的小女孩眼泪又飙出来了,不过倒也认命的没有再挣扎。

  我抓着她的小蛮腰,开始慢慢的抽送,插了几下,又插回阴道沾沾水,如此交错。

  「啊!真爽!这样就对了嘛!听话乖乖的,妳可以少很多痛苦的,哈哈!」

  感觉已经够润滑了,我开始专心地抽插着她的小菊花。

  「哼∼∼嗯∼∼」看来这小丫头已经习惯了被老二泡在直肠里的感觉了,虽然仍然不断地扭动摩擦着她的双腿,不过反应却没有那么强烈了。

  一只手往下绕,两只手指夹住了她的阴核跟阴唇,忽轻忽重的磨擦着。

  「还会痛吗?有什么感觉啊?」看着她没打算回答我的样子,我微用力地夹了一下她的阴核。

  「啊!」她全身又绷了一次,真紧啊!

  「感觉怪怪的∼∼有点∼∼想上厕所的感觉∼∼」

  这女孩子怎么声音跟蚊子似的?可能还不习惯跟个大男人说想上厕所吧!哈哈哈!

  「那舒服吗?」我另一只手又摸上了她的奶子,加强攻势。

  「嗯∼∼嗯∼∼」她很轻很轻的偷偷点了个头。

  嘿嘿!真是令人有成就感啊!

  「啪啪啪∼∼啪啪啪∼∼」我加快了攻势,毫无保留的开始强烈的撞击。

  她除了嘴上咬的,两只手也紧紧的抓着棉被,抓得指结都发白了。

  「啊∼∼啊∼∼我要出来了!」说完我憋着气,开始了最后的强烈冲刺。

  「呼∼∼出来了∼∼」随着我放缓的动作,她彷佛好像瘫掉了似的。

  我一拔出来,她整个身体就瘫到床上去。我维持着半跪的姿势,边欣赏着从她小菊花冒出来精液,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爽快。哗哈哈哈哈!

  看着快流到床上的精液,想了想还是别弄脏了朋友的床,要不然下次就难借了。一只手穿过丫头的双脚,另一只手环过她的脖子,打横着就把她抱起来。

  看着她惊恐又无力的表情,这丫头也受够了,所谓赏了棒还得给糖,我放缓了声线:「妳全身汗……和妳跟我的体液,虽然看起来顶性感的,不过不会难过吗?我帮妳洗洗不介意吧?」看着她好似点头又好似摇头,大致上可以体会她矛盾的心态。

  「好了!不说话就是同意了。看在妳那么辛苦的份上,让妳享受享受我的特别服务!」

  强奸幼幼小萝莉3边洗边看着她从脖子红到鼻头的可爱表情,真是有股再吃一次的冲动,不过想到晚上还要应付家里那只,只好忍下了。

  可能是刚刚太累了吧!整个软摊在我身上,居然给我洗到睡着了,我洗澡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洗好澡帮她擦了干,轻轻的把她抱到床上,她就像只无尾熊遇到由佳利树一样,整个身体缠了上来,看来她有抱抱枕睡觉的习惯。说实在话,我本人倒是很享受给美女脱光抱着睡的享受,果然后戏也是很重要的。哈哈哈哈!

  随手翻了翻朋友放在房间里的小说,怀里突然轻颤了一下,看来是人醒了。

  看着她动也不敢动,可怜巴巴的张着她的大眼睛望着我,我不禁放下了书,摸摸她的头,亲亲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她可能惊讶于我的温柔,用力的抱紧我,脸用力的往我怀里塞。唉……不知道是因为小孩子比较好哄还是因为我长得帅,温柔一下就快忘记我刚才逼奸过妳啊!

  看了看时间,朋友也快回来了,温柔地帮她穿起了衣服,嗯,再塞颗糖给她吃。约好了下次联络的方法,就把她迷迷糊糊的送走了。

  而下次在跟我的小可爱碰面,比我想像的要久多了。因为女朋友要的勤,勤到我没有多余的精虫可以上脑,所以……嘿嘿!

  其实我一向觉得,单身有单身的好处,两个人有两个人的好处。

  单身的好处,优点就是枪往哪摆就打到哪,轻松洒脱又爽快!不过缺点就是不能随招随有。要就砸钱,要就砸时间。

  而两个人呢?优点当然是随要随有,还有充份的时间可以好好调教,而且也干净,不需要边打炮边怕得病。戴套子?拜托!不戴都要一个小时了,戴了怎么出得来啊!我家都装避孕器的。

  不过缺点呢?当然就是偷吃麻烦,想换口味又舍不得辛苦调教的成果,所以只能辛苦的夹缝中求生存,所谓洞是人打出来的!

  看看手表,马子应该上火车了,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先!

  「老婆啊!上火车了吗?」漂亮!上火车了。「嗯,好。那妳到了要打通电话给我喔!让我安心。」嘿嘿!以关心之名调查行踪!

  马子这几天要回老家探望父母,算一算她也快两个月没回家过,也是该回去了。呼……终于放假了!

  被监管了那么久,终于有时间可以打洞了,哇哈哈!

  上msn找了找,可爱的小苹果!嗯,两个奶子蛮可爱是真的,嘿嘿……

  「丫头,在线上吗?」看来心里有在挣扎,十来秒都没消息。

  「嗯……」有反应!看来不难搞定,嘿嘿!

  「妳过来还是我过去?」单刀直入才显男儿本色啊!

  「你要干嘛?」

  我要干妳啊!还干嘛哩!

  「妳说呢……嘿嘿嘿!」没反应!?两个礼拜没找有差,其实我也不是不想找,这几天马子黏得紧,没空出去打打友谊赛,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啊∼∼「看妳那么难抉择,我直接过去妳家好了,反正又不是不知道。」看来点稍微来点手段了。嘿嘿,为了保险,身分证没还她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过去就我一个人,把妳拉出来就不一定了喔!嘿嘿嘿……」应该有反应了吧!

  啧!兄弟,不是叫你有反应啊!她没反应你有反应有个屁用!

  「我爸、妈不在,你过来好了。」哈哈哈!有洞打啦!

  「只有你一个人喔!」看来她又在害怕了,嘿嘿……

  「放心吧!就我一个人。」

  妳想我还舍不得呢!我占有欲可是很强的!多女一男勉强玩玩。多男一女,不怎么感兴趣,个人喜好问题。

  强奸幼幼小萝莉4看着时间,下午两点,正是吃完午饭,休息一下,可以开始运动的好时间。

  随手拿起我的安全帽,骑着我的小野狼,找洞去!

  看着身分证上的地址,悠闲的晃呀晃的,花了十来分钟,终于找到了地头。

  擡头看看,哇赛!住得还不错耶!

  不知不觉好像骑到了好野区!不过有钱人好,有钱人管小孩子一般比较严,这容易造成了可能的叛逆跟脱离世事的痴呆,哈哈!难怪那么好唬!两排的房屋都是独栋的别墅,还有前庭小花园哩,在这打炮还真享受,嘿嘿……

  「叮咚!」

  按了按门铃后,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楼上往楼下跑。小妮子想打炮也不用那么急吧!

  「谁……」如果不是我听力好,可能还听不到,这蚊子般的声音是要说给谁听啊!

  「是我……我到了,开门吧!」刻意的用低沈又和缓的声音说出,加点压力又不会让她死不敢开门。迟疑了五、六秒,门终于开了。

  可能在家里的关系吧!她穿得顶养眼的,一条灰色的小短裤,上面一件贴身的粉红色贴身短衣,把她的曲线玲珑表现得淋漓尽致啊!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小毛巾,微散的头发还带点水气,红噗噗的脸蛋配上那会说话的大眼睛。别再咬嘴唇了啦!马的,我快不行了!

  看着她低着头走过我去关门,那含羞带怨的表情真是让人百看不厌啊!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

  转身在她正关门的当下,我从后面贴了上去,双手圈腰,用力地抱住了她,「啊!」她似乎被我的动作吓到了。

  我的头轻轻的凑到了她脖子边,深深的吸了口气,真香啊!轻轻用自己的脸磨蹭了她的小脸蛋,真是舒服啊!一只手轻轻的掏了掏自己的老二,真硬啊!

  「我……我的房间在楼上……」似乎已经有所觉悟了,很好!我欣赏。看着她红透了的耳朵,我真的兴奋了!

  「为什么要到房间啊?这里不是很好吗?我忍不住了,嘿嘿嘿……」我的嘴巴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完,舌头就灌进去轻轻的转了转。一只手往下摸上了她白花花的大腿,另一只手从她的腰际摸了上去,哇!没穿胸罩!

  「小淫女,还没穿胸罩呢……嘿嘿!」这小妞红到脖子上去了。所以说啊!

  爱羞的姑娘惹人逗,哈哈哈!

  「拜托……上去房间好吗?别在门口,我怕有人听到……」这娃子的声音怎么都那么小啊!不过这样不错,才有那种感觉。嘿嘿嘿!

  进攻的那只手穿过她的乳沟,一只手掌轻轻的扣住了她的喉咙,另外一只手就滑进了她的小短裤,居然湿了!

  「湿了!?没那么快吧!真是快好材料啊!」我凑向她的耳朵轻轻的说。可能她的耳朵痒吧,脖子缩了一下,真是可爱啊!让我忍不住又舔了一大口,真好味啊!

  「人家刚洗澡还没擦干啦!」可能急了,声音大了,说话也顺了。

  握住脖子的手轻轻的加了点力,另一只手就往她洞里钻。一下子她脚就夹了起来,身体也彷佛软了似的。

  「脚张开点……手扶着门好了……」手指轻轻抚过了她的脖子,中指继续深入探索,食指与无名指轻夹她的阴唇。

  「哼∼∼哼∼∼」看着她用右手手臂撑着门,嘴巴轻咬左手手背,想叫又不敢叫的表情,哗哈哈哈!一个字,爽!

  嫌裤子碍事,一手把她的裤子扒到膝间,大头凑向了丫头,享受着美女的发香,再掏出自己的家伙,调整了一下角度,腰一顶……爽啊!

  「哼∼∼哼∼∼」摸向脖子的手缩回衣内,轻握着她的奶子,指尖轻轻的在她的奶头上转呀转的,另一只手抱向了她的腰际,以防万一。

  防什么呢?看她脚软的样子,万一真的软下去了,我可不想听到「啪嚓」一声,然后被人用海绵体断裂这个可耻的病名送到医院去啊∼∼收回抚摸她柔软胸部的大手,两手同扶在她纤细的腰肢上,边享受她腰际的滑顺,也开始享受她内部的另一种滑顺。嘿嘿嘿……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不管听了多少次,真是超爱这种声音的。哇哈哈哈!

  还是一样的紧啊!我不禁再一次的赞叹!看着自己老二一次次的进出她的小穴,不断的勾出透明的爱液,在视觉上真是无比的享受啊!试过的人应该都有同感吧!当然啦……对象要正才行……

  边抽插着边环顾了一下环境,寻找着合适的地点,这样虽然舒服,不过累了点。要打持久战,就要学会适当的调配体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不错,会自己动了,真是好现象啊!我欣赏!看着她随着我的抽插轻扭的白臀,不禁轻轻的拍打揉搓了起来。

  「哼∼∼嗯∼∼哼∼∼」还是这种从鼻子钻出来了淫声最美妙啊!打炮没听到这种声音,兴致就少了一半!

  看了看她家的客厅,还有地毯!这样她等等跪起也舒服多了!她家里还真是为她考虑呢!哈哈哈哈哈!

  「抓好!」把她两只手往我脖子上抓,轻轻说道。两只往下抓住她的小腿,就这样把她擡了起来,果然还是小只点的好玩,爱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你∼∼哼∼∼你要干嘛∼∼哼∼∼嗯∼∼∼∼」还以为她被干昏头了,原来还知道问啊!不过这个问题她还真常问!

  「换个地方干妳啊……遇上妳这种小美人,不好好干一干妳可是件不尊重的行为喔……嘿嘿!」不尊重我的小兄弟啊∼∼哈哈哈∼∼轻轻将她放下,让她跪在地上,趴在沙发扶手,两只手在顺着她白嫩嫩的腿侧,一路滑上她的胸部,整个身体都贴上去了。

  边享受着全面接触的感觉,边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又是几天没打炮了,今天想多射几发。

  「我可爱的小苹果……妳想要我射在你的嘴巴里还是你的肛门里啊?嘿嘿嘿嘿……」我阴笑着问着她,八成的女人被这样问都会回答「嘴巴」。

  其实我也是打算射在嘴巴里,不过这样问叫做漫天喊价,落地还钱啊!直接要求是被逼的,这样问就是就变成她自己选择了,配合度上差不少啊!

  「不回答我,就当你打算让我射在肛门里了喔……」看着她居然给我装傻,我也没差,反正看着精液从肛门里流出也是一大享受啊!

  「嘴……嘴巴……进去屁屁……会想上厕所……」很好,就等妳这句话,哈哈!

  我加快了抽插,准备先来一记再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真爽啊!

  「我快射了,嘴巴张开准备接好喔……若漏一滴我就桶妳一下妳可爱的小屁屁。」说完,我就再次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要出来了!」抽出老二,掰过她的小脑袋瓜,就往她小嘴里塞。

  「呼……舌头转快点,手也别闲着,套快点……呼∼∼要出来了,接着吧!

  哼!」抓住她的小脑袋就往她嘴里桶,闷哼一声,抽插了十来下总算出来了。

  看着她因为被桶着喉咙,难过得红了眼睛,手还掩在嘴巴上,好像怕流出来似的神情,还没全软的老二又好像快硬起来了。

  「别想吐出来,记住喔,一滴桶一下!吞下去吧!嘴角的也舔干净!」看着她像吞药似的吞下了我的精液,小巧可爱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角,马的!太淫荡了!我喜欢!

  「妳想上房间吗?还是要继续在这里?」看着她的小手轻轻的指了指楼上。

  「好!上楼没问题,不过想上去要照我的方法上去……嘿嘿嘿……」

  不理会她疑惑的眼神,抓着她的脚就往上提。

  「两只脚夹住我的头,嘴巴要干什么应该不需要我教吧……嘿嘿!」反着抱着她,一边享受着阴部那引人淫欲的气味,一边轻摇我的臀部享受着小美人的嘴巴。

  看着微微开合的阴唇,我忍不住一头就往那钻!轻靠在沙发上我也不急着走了,舌尖轻勾着她已经充血的阴核,舌头在她阴唇间滑过来又滑过去,感受着她越抓越紧的小手和越夹越紧的大腿。嘿嘿嘿……

  「嗯∼∼啊∼∼啊∼∼你∼∼你不是要上去吗?∼∼啊!」她可能因为这个姿势快脑充血了,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不过这个开口,被我轻咬阴核无情的打断了。哈哈哈!

  「小丫头乖乖的听话就好了,话那么多讨皮痛啊!」稍用力的挺了两下腰,给她点小小的教训,想到了放在外套口袋里的两捆童军绳,嘿嘿……顺从民意一次好了……上去玩玩……

  说到这个就要推荐一下,拿来绑人的,随便什么电线、皮带胜至钢筋都没有差,不过绑女人的话,个人推荐童军绳!别小看童军绳!粗细适中,随处可买,价钱又便宜,绑起女人又有效果,她也不会因为被绑的疼痛受伤而坏了玩性,顺便还可以翻翻童军手册复习一下童军绳结的打法,一举数得啊!

  等到终于走到了她的房间,她的内大腿间已经成了湿淋淋的一片,把她丢上床,顺手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两捆童军绳。

  「你……你要干嘛……」她看到绳子彷佛有些害怕,身子往角落缩了缩。

  「干妳啊!妳要问几次啊!?」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反正干都干了,妳还怕什么?换种玩法让妳尝尝鲜……」走近床,半强迫的把她压在床上,忽然看到天花板上居然有个吊勾,我好奇的问了问她,另一个想法也冒了出来。

  「我搬来就有了……听说之前房客拿来吊沙包的……」

  天助我也啊!哈哈哈!本来只打算绑来玩玩,现在直接吊起来更有意思。嘿嘿嘿……

  快手快脚的压着她,把她的两手两脚往后拉,先用根绳索把她捆了起来,再用另一根绳索吊了起来。

  「不要∼∼拜托放我下来啦!好可怕喔∼∼呜∼∼∼∼」眼睛又红了,真是长不大的爱哭鬼。

  两只手扶着她的脑袋,先喂她个奶嘴吃……

  「哼∼∼嗯∼∼」不错不错,喂个奶嘴吃有差,讨饶的声音马上变成为悦耳的轻哼,两只手也滑到她的胸前,握着她的奶子,轻轻晃着她被吊在半空中的身躯。

  看着她已经被我桶到快喘不过气,被吊着想躲都躲不了。好吧!好心一次饶了她!抽出我的老二,看着她急促的喘气,我忍不住又抓了她的奶子一把。

  走到了后面,轻捏了一下她滑嫩的小屁股,抓着她的两只大腿就桶了进去。

  只听到「噗滋」一声就滑了进去,水还真多啊!

  被吊起来的她似乎也失去了忍住不叫的能力,可能是没手找东西咬吧!「哼呀∼∼啊∼∼啊∼∼」随着我的晃动,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忍不住地从她的小嘴巴钻了出来。

  两只手又顺着她的腿侧往前摸,不管摸几次都觉得手感真是好啊!再轻轻的抚摸过了她的腰际,滑过了她平坦又滑手的小肚子,顺手掐了几下。最后手又抓住了她的奶子,挺起腰,我用力地往前干!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吊起来干的感觉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啊!哇哈哈哈哈!

  「啊∼∼哼∼∼∼啊∼∼啊∼∼」她整个身体因为舒服,阴道开始强烈的收缩,整个身体也弓了起来,配合她现在微红的肤色,让我想到了……樱花虾……

  哇!好紧喔!怎么能浪费这种好时机呢?我两只手当机立断的离开了她的胸部,紧紧的扣住了她的腰,用力的冲刺起来,充份的享受这阵阵的紧缩!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行了,开始想出来了!

  「姐姐……妳们在干什么啊?」一阵稚嫩的童音从门口传来,瞬间我感到阴道产生了一道超强烈的紧缩,如果不是我也因此吓出了一声冷汗,可能在那瞬间就精关失守了吧!

  转头一看,一个小女娃儿站在门口正傻呼呼的看着我们打炮,真是个小女娃儿,脖子上还挂着围兜兜,小苹果跟她比起来算是个大姐姐了。

  「妳不是说家里没人吗?!」我停下我的动作,俯身贴耳到小苹果的耳边,带点威吓的语气质问道。

  「我……只有她在家,是我姑姑的女儿。她从国外回来,跟家里出来玩。」

  她有点惊恐又有点埋怨的又小声说道:「而且,你也没给人家时间说啊!一进门就……」

  抓抓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两秒。对喔!我好像一进门就……

  不管了,反正也只有她姊妹俩。嘿嘿嘿……

  「姐姐……你怎么不理人家?」门边的小女孩看我们不理她,嘟着嘴就跑过来了。

  「别多嘴啊!嘿嘿……否则你该知道后果吧!」我小声的对小苹果提醒道。

  「她才七岁……你也要?」她又惊恐又害怕的彷佛想要阻止我,但在我的眼神下,退缩了……

  才七岁啊……好像有点小,但可能因为混血的关系,发育得倒是还不错。大小适中,我还以为十岁有了,不管了,反正肉体年龄能服用就好了,嘿嘿……

  毕竟玩这是要愉快的,玩出人命可就不好了……哈哈!

  「小妹妹,妳叫什么名字啊?」我为了避免小苹果多嘴,只好把她转过来,麻烦她好好服用我的小兄弟……对了,还有一点她自己的产物。呵呵……

  「妈妈都叫我小虹,你是谁啊?」她的大眼睛轻轻闪了几下,歪着小脑袋,眼神带点疑惑的问道。

  「你姐姐是我的好朋友啊!」顶好上的朋友。哈哈……

  「那你们在干嘛啊?怎么都不穿衣服?姐姐怎么都不说话,而且还飞得高高的?」好奇小宝宝持续的发挥她的好奇心,不过啊……好奇心可是会害死一只猫的。

  强奸幼幼小萝莉-完结篇「哥哥生病了啊……姐姐正在帮哥哥治病呢!所以才要脱光光的啊!」

  是啊!你姐正在帮老子调理精虫上脑的症头……

  「是喔!哥哥你生病了啊!好可怜喔……会不会很不舒服啊?小虹上次生病的时候就好难过好难过喔……还吃了好苦的药才好!」小傻蛋闪亮的双眼散发出同情的眼光,真是有点像天使般的纯真。嘿嘿……很有污染的价值,哈哈哈!

  「对啊!哥哥难过了好久,姐姐也是看哥哥那么难过才帮哥哥治病的。小小你愿不愿意帮哥哥治病啊……两个人治哥哥会好的比较快喔!」对啊!两个人一起来的威力比较强,我可能会射得快一点。

  「可是人家不会治病耶!不是要医生才能帮人治病吗?姐姐怎么会啊……」

  真是爱问问题耶,不过有好奇心是好事,这样大哥哥才能诱拐妳到妳不知道的领域好好的享受享受。哈哈哈!

  「哥哥有去看过医生了,医生有教哥哥怎么治。如果你愿意帮哥哥的话,就先跟姐姐一样把衣服脱光好吗?妳也不忍心看哥哥那么难过吧?」敢不愿意那就别怪我……嘿嘿……

  「可是……」似乎还带点迟疑耶。

  「哼!」半假装的发出痛苦的声音。所谓半假装,这个我要解释一下。叫是真的叫出声了,不过是因为小苹果的舌头好像很想说话,转得太快了,爽了一下就不小心叫出来了。嘿嘿……

  「哥哥很难过吗?」看着我痛苦的表情,小傻蛋的同情心立刻被激发到了最高点。

  「好嘛……等等喔,小虹先脱一下衣服……」小傻蛋不亏是小傻蛋,这样就上勾了,真是令人有点没有成就感耶!

  不过说归说,有这样的小娃娃能玩玩,怎么能放过?哈哈哈!

  看着小傻蛋慢条斯理的脱下了她的小公主装,我边享受小苹果的舌头带给我的欢愉,一边正在脑中盘算着要怎么整治这个小傻蛋。

  既然主题已经不小心定在医生游戏,那……这顺序要怎么来呢?先触诊?先吸脓?先喂药?要用什么借口进入她的小山洞?最理想的当然是让她自己来,哈哈!不过这样好像缺少了点欺负小孩子的快感……嘿嘿……

  在我脑中还在胡思乱想的当下,小傻蛋已经脱好衣服了,我也打断了自己神游的思绪,把目光放回了小傻蛋身上。

  不错,真不错耶!偏黄的头丝在由窗户洒进来的夕照辉映下,显得特别的耀眼。微隆的小胸脯前面挂着颗小红豆,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舔舔看;下面没有了见惯的黑森林,只带着点细细的绒毛,应该算胎毛吧!……再加上纤细的皮肤、白皙的肤色、微红的脸蛋、无知带点疑惑的大眼睛……

  「嗯∼∼哼∼∼」喔喔!不好意思,刚想得太性奋,不小心用力顶了几下。

  对不起喔∼∼可爱的小苹果∼∼哈哈!

  「小虹,过来点喔∼∼妳看姐姐她现在帮哥哥治疗。妳看,上面这一条长长的部份叫做阴茎,妳姐姐正在治疗这个部份,下面这边叫做阴囊。妳先帮哥哥治疗阴囊这个部份好了,跟姐姐一样用舌头轻轻舔就好了,等等哥哥再跟你说要怎么继续帮哥哥治疗喔!」

  真是天作之合啊!小傻蛋的身高正好来到我的腰际,吸我的卵蛋连蹲都不用蹲。哈哈哈!

  看着两颗小脑袋在我的胯下窜动,那种感觉已经超越我的文字所能形容出的境界!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语到出口难成章。反正就是一个字,爽!

  看着两张小嘴贴着我的小兄弟,小舌头就这样缠上来。随着舌头的圈动,阵阵的快感袭上心头。呼……不行了!再这样下去就忍不住了!

  轻轻推了推两颗小脑袋,示意她们稍微停一下。看着她们仰头往上望,带点疑惑的眼神,口中还有几些银丝牵到我的老二上,天真的脸庞也染上了淫秽的气息,真是太刺激了!

  「绑久了不舒服吧?把妳放下来我们再继续「治疗」。」在说的时候,我轻轻的用眼神再威吓了一次,提醒她别破坏了我的好事。

  「姐姐妳刚才帮哥哥治病得好专心喔!人家叫妳都不理我!」小傻蛋好像还在埋怨小苹果刚刚不理她。

  「姐姐帮哥哥治病要专心啊!所以没有办法回妳话,要不然病没治好又恶化了怎么办?妳可以问妳姐姐啊∼∼」我望向刚被放下来,正在轻轻的活动无力四肢的小苹果。

  「嗯……对啊!刚刚姐姐在帮哥哥治病,所以没有办法跟小虹说话。姐姐不是故意不理小虹的,对不起喔……」小苹果似乎无法正视小傻蛋的眼光,那声对不起……嘿嘿……把妹妹推下火坑是该说声对不起啦!

  「好了,姐姐要先帮哥哥继续治疗了喔!」我坐上了小苹果的床,看着小苹果很自觉的跪坐了下来,抓着我的老二就往嘴里送。不错,看来调教的成果有出来了,哈哈哈!看着小傻蛋也要跟着蹲下来的时候,我拉住了她。

  「小虹,那边先交给妳姐姐就好了,妳先帮哥哥治疗其他地方。等等妳帮哥哥治疗的时候,我需要摸一下妳的身体,妳可能会觉得有点怪怪、痒痒的感觉,妳要为哥哥忍耐一下喔!我知道小虹的心地最善良了,对不对?一定舍不得哥哥难过。」马的!精虫上脑也不能这样,我怎么会说出那么虎滥的理由啊!

  「为什么要摸小虹啊?小虹没有生病啊!」天啊!小傻蛋变聪明了!

  「这……这是气功的一种啊!可以借由妳健康的气来帮助哥哥的病快一点好啊!」转得好像有点硬,不过对付这种小娃娃应该够了……吧!

  「气功!很厉害的那种吗?!哇!哥哥妳会气功啊!」唉……虽然好像突然变聪明了,不过看来也是从小傻蛋变成迷你傻蛋……虽然程度变轻,不过还是个傻蛋。哈哈哈哈!

  「是啊!那妳愿意帮哥哥吗?」看到她点点头,我指着我的胸部继续说道:「这边叫做奶头,等等妳跟刚才一样帮哥哥治疗这边。」边说我边把她拉到我身边,方便我等等的「气功治疗」。哈哈哈!

  躺了下去,先闭上了眼享受着被上下夹攻的舒坦。

  「小虹,妳舔一边的时候,可以用手轻轻帮另外一边的奶头按摩喔∼∼这样效果会比较好。」马的,爽到我的喔字都变调了!

  看着小傻蛋侧躺在我的旁边,头下脚上正舔弄着我的奶头。看着她正努力的俏脸,我的手不禁抚摸上了她的身躯。

  在我的大手摸上她的腰肢时,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轻颤了一下,舔弄奶头的舌头也停顿了一下。不过都仅仅是一下而已,马上就回复了继续「治疗」的动作,还正是个为人着想的好孩子啊!放过她?想太多,那么纯洁的小孩子不拿来污染一下实在是太可惜了。哈哈哈哈!

  双手沿着她的腰线一路下探,直到她的小山丘……下面那个……

  忽然,心里有种触摸到萝莉真髓的悸动,天啊!小苹果跟她比起来不过是个超龄萝莉罢了!

  跟成熟女性完全不同的耻部!光滑的耻丘下是含羞待放的小阴唇,两片小小的收在缝隙里,小巧可爱又娇嫩无比的感觉。边看着,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探了过去。

  由膝盖向她的大腿方向慢慢抚摸过去,感受着抚上她肌肤那有如丝绸般的触感,一边向着山间的小峡谷逼近……

  根据她的年龄来判断……应该是太痒了,我的手被她两条粉嫩的小大腿夹住了。眼看着目的地就要到达了,却被封杀在本垒!不行!

  「小虹……怎么了?」我明知故问的问着。

  「哥哥摸得人家好痒喔……」小傻蛋嘟着嘴埋怨道。

  「哥哥是因为要治病啊……啊!」我故计重施,马上把我的脸皱得跟风干橘子皮一样,装痛苦……别说我老套,所谓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那不管是新把戏还是老把戏,只要是有用的就是好计!

  「哥哥你怎么了?」小傻蛋急忙把头凑了过来,关心的问道。

  「妳……妳刚刚突然停止,所以哥哥运功失调,变严重了……咳咳!」咳嗽两声加强一下效果……可惜没有带番茄汁。

  「那……那怎么办?」小傻蛋急得快哭出来了。

  「我……我只好采用更利害的功夫,可是小虹妳要给哥哥更多的帮助喔!」

  完了,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希望她别注意到……嘿嘿!

  「好!哥哥变难过都是小虹害的,小虹下次不会了……呜呜呜……」真是一家子耶!都那么会飙泪。

  「嗯……哥哥先谢谢小虹了喔!等等哥哥可能要像妳一样,用嘴巴来发功。

  借妳身上很健康的能量来帮哥哥,那我也会拜托妳姐姐用更高级的方法来帮哥哥治疗,可是因为妳刚刚停了一下,哥哥变得更严重了,所以如果姐姐撑不住妳也要帮姐姐喔……所以等等妳要好好看姐姐怎么帮哥哥治疗喔!」看着小傻蛋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差点忍不住狂笑三声,这下还不吃掉妳!

  「小苹果,休息那么久也可以开工,乖乖的自己坐上来吧!嘿嘿∼∼」我坐起身靠向小丫头,轻轻的说道。

  半强迫的,把小丫头拉到坐在我身上,哇!真湿耶!

  「怎么了……想要了啊?怎么那么湿啊!」小苹果这下名符其实,整张脸都红透了,整颗小脑袋就往我怀里钻,头都不敢擡一下。

  既然都那么湿了,也省了我的口水。轻轻的把小丫头往上抱,调整了一下角度,一松手就直达终点……

  「啊!∼∼」嘿嘿……终于破功了吧!我看妳还能憋多久?被我突如其来了直击本部,小丫头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了……哈哈哈!

  「轻轻的摇动,自己怎么舒服怎么玩。我先好好的照顾妳的妹妹先∼∼」先大力的顶动两三下打断了她可能会产生的反对思绪,我慢慢的靠向床头,准备开始料理我的小傻蛋。

  边享受着下体传来的快感,边望向正目瞪口呆的小傻蛋……

  「小虹也是从妈妈的这里生出来的啊……小虹可比哥哥的那边大吧!还不是可以从那边通过,那边是可以伸缩的呢!」哥哥好心的帮妳上堂健康教育吧!

  「真的吗?」又歪着头,小傻蛋的疑惑招牌姿势又出现了。

  「真的啊!而且虽然不习惯的时候,帮哥哥治疗可能会痛。可是习惯之后就会很舒服喔!妳看,妳姐姐是不是正乐在其中呢∼∼」

  小丫头听到我这样说,头都快缩进脖子里了,从胸部红到鼻尖,害我又忍不住捏了一把。

  「好像是耶……」小丫头闭上了眼睛,看来打算专心的当一头骆驼了。

  「好吧∼∼小虹快来帮哥哥治病吧!」我轻轻的把小傻蛋拉了过来:「等等妳要坐在哥哥的脸上喔!因为哥哥的下面出了问题,所以也要从妳那边发功。」

  看了看正闭着眼睛努力摇动腰部的小丫头,我又突然灵光一现。

  「还有喔!妳看妳姐姐很辛苦对不对?等等妳坐上哥哥的脸后,也帮帮妳姐姐,跟妳刚刚对哥哥做的一样,从姐姐的胸部帮她做治疗,让姐姐轻松点。」嘿嘿……不知道这样算不算乱伦?

  轻轻扶摸着夹在我脸庞的两根小小只的大腿,舌头也开始攻向了小虹的小阴唇。

  「嗯∼∼哼∼∼嗯∼∼」耳边传来阵阵的娇吟,两个人好像都有份。不过小傻蛋可能只是因为痒吧……不过等等她就知道她不只是痒的感觉了。哈哈!

  舌尖轻轻的滑向缝隙,享受着舌尖传来的奇妙触感,跟小女孩身上似乎还带点乳味的体嗅。半闭上眼,仔细感受着下体的欢快……呼!

  不由自主的,我也开始配合着丫头的摆动,开始挺起了我的腰,嘴上吸吮的力道也加重了。而两个人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动作,娇吟与喘息也加重了。

  「啊∼∼嗯∼∼∼啊∼∼∼∼哼∼∼∼∼∼」真是舒坦!如果不是还打算帮小傻蛋开苞,我可能就这样出来了吧!

  啊啊!对喔!忽然想到这小丫头怎么那么配合,动得让我那么爽?她一定是想要早点榨干我,让我没有弹药再进攻……嘿嘿,想榨干我,就凭她可能还差了点!

  虽然猜到了她的想法,不过我也没打算拆穿,反正她努力我也不吃亏啊!哈哈!女人主动我可正好可以放松身心,专心的享受。

  想到这,我也慢慢的停下了我的动作,闭上了眼睛,两只大手轻轻的抚摸的小傻蛋的嫩腿,仔细的感受……

  随着我的放松,全身的快感似乎被放大了,阵阵强烈的激潮几乎将我吞没,真是太刺激了!下体被湿润又紧凑的新开苞嫩穴夹泡着,随着她上下的动作,整根阴茎都被她阴道里的折皱无微不至的爱抚按摩着。感受着她渐渐熟练的动作,我的心里有种见证一名女性成长的感动。哈哈哈哈!

  在我一边享受着小傻蛋下体带着点乳味的特殊香气,小苹果的动作似乎开始慢了下来……看来是没力了。

  为了等等作准备,我把整颗头都埋进了小虹的腿间,两手扶住了她的腰间,整根舌头开始往里面窜,而腰部也开始大力的向上挺动。

  可能是害怕让我这个「病人」又更严重了,小虹只是把她的腿儿夹紧了我的脑袋,并没有逃跑,而她的两只小手也无力的轻抵在我的胸膛。

  「哼∼∼啊!」感受到下体传来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我马上提肛纳息,紧守精关。在最后失陷可划不来啊!

  两只脚撑在小苹果的腋下,夹开了她后,我轻推了推小傻蛋,说道:「怎么办?妳姐姐好像撑不住了,可是哥哥还差一点才会好耶!」

  「嗯……可是人家不会耶……」小虹有点紧张又为难的说道。

  「妳跟姐姐一样坐到哥哥的那边,剩下的交给哥哥就好了。」我感觉到了我的眼睛已经开始泛红丝了。

  「可是哥哥的好粗、好大喔……人家会怕!」小虹的眼神带着点惊恐。

  「别担心,妳看妳姐姐不是也没事吗?而且妳忍心看哥哥又因为妳变得更严重吗?」再不听话,老子就直接把妳压倒了!

  「喔……好吧……」看着她强忍着害怕的跨上了我的腰间,阴茎彷佛也感受到了甜美食物的接近,不断的跳动……

  一只手轻轻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握住阴茎调整角度,让龟头在她已经被我口水彻底润湿的阴唇间滑动。

  「怎么样……会痛吗?」

  「啊∼∼嗯∼∼不会∼∼可是感觉好奇怪喔∼∼热热的。」小虹的脸上也泛起了红霞,似乎也开始踏进了新的领域了。

  「等等哥哥要进去了喔……可能有点痛,小虹要为了哥哥忍耐一下喔!」

  「嗯∼∼∼啊啊啊啊!」趁着她回答的时候,我两只手扣住小虹的腰间,用力地往下拉,同时腰部也用力地向上挺动。

  马的!比小苹果的肛门还要紧啊!

  「呜呜呜∼∼痛∼∼好痛喔∼∼∼∼哥哥快停啦!」现在会停的是白痴!

  「秀秀喔∼∼乖小虹忍耐一下喔∼∼痛一下就不会痛了。」看着刚用力后才挤进一半的阴茎,我又用力地顶了一次。

  「啊啊啊∼∼痛啊∼∼快拔出来啦!人家都流血了,哥哥快拔出来啦!呜呜呜……」使力地用手夹住了小虹不断踢动的双脚,专心地品味起小傻蛋的可爱小穴。

  紧!真的超紧!紧到有点发痛的那种紧!同时有着阴道的湿滑与折皱,又有着小菊花般的紧凑,真是极品啊!感受着阴道内因为异物入侵,渐渐自主地分泌出润滑液,而阴道本身也似乎开始调节着紧度,正好紧到不会涨痛。小虹似乎也开始比较适应,哭声渐渐小,动作也渐渐微弱……

  拉近小虹的身躯,轻轻用舌尖挑动了她的小红豆,似乎可以不再压抑我想要抽插的冲动了。

  「还会痛吗?」我靠向小虹的耳边轻轻问道。

  「比较不会了,可是刚刚真的好痛好痛喔!」小虹的脸上还沾满了刚刚飙出的泪水。

  「秀秀喔∼∼刚刚哥哥也很心疼小虹啊!可是刚刚真的不能停,停的话哥哥可能就会死翘翘喔∼∼」说严重点哄哄她,反正刚刚没有停,也不怕触自己的楣头……嘿嘿!

  「真的喔?」

  看着小傻蛋脸上还挂着泪水的关心眼神,老二更硬了。

  「嗯……哥哥可以开始轻轻动了吗?要开始治疗了,要不然效果不好喔!」

  看着小虹有点害怕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我也开始轻轻的抽动起来了。

  呼,真爽!

  「哥哥……人家还是有点痛痛的,不要动太快喔……」果然是正统萝莉!这招梨花带雨施展起来比她姐犹胜三分!

  强压下我想连续狂抽三百下的抽动,一手轻轻的扶着她的腰,另一手轻轻搓弄她尚未发育完全的小阴核。

  「嗯∼∼哥哥,人家感觉好奇怪喔∼∼下面烫烫,全身都热热的∼∼」好现象!这代表妳转大人了。哈哈哈哈!

  「哼∼∼嗯∼∼哼∼∼」看着她幼小的脸庞上带着不应出现的神情,揉合了天真与淫荡,产生了种一加一大于二的加成效果,一种只要是男人看了就会硬的效果……

  受不了了!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抱住她的身躯,疯狂的挺动。

  「哼∼∼啊∼∼∼哼∼∼∼∼啊∼∼∼∼」边享受着超紧的小穴,一边聆听着小傻蛋稚龄嗓音的娇吟,让我的守精功夫都打了折扣。不行了,要换个姿势!

  抽出了老二,单手快速的把小虹翻了过来……小只就是有这种好处。

  在她还搞不清楚情况时,我已经重新进入了她的体内。

  「啪啪啪∼∼啪啪啪啪∼∼」看着身前娇小的身躯,心中有种摧残国家幼苗的欣悦。

  转头看到了床边的全身镜,我两只手环起了她的大腿,就这样站了起来,走到了镜子前。

  「小虹,妳看妳现在可不可爱啊?」站在全身镜前,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阴茎正在她的小缝里面抽插着;随着抽插,阵阵带着红丝的淫水被勾了出来。

  「人家的样子好奇怪喔∼∼嗯∼∼哼∼∼」真是太可爱了!

  只见到镜子里,一个小女孩正反手扣在身后男人的脖子上,而女孩的大腿正被男人的两手分得开开的,两人的交接处清晰可见。

  「哥哥要做最后的疗程了喔……」不等小虹点头,我就开始了我再次疯狂的抽动。

  「啊啊啊∼∼嗯∼∼啊啊∼∼∼∼啊!」

  「哥哥体内的坏东西要被小虹吸出来了喔∼∼小虹要接好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呼……终于出来了……

  看着从小傻蛋的阴道流出的浓白精液,我脑浮现出了一句话–「萝莉万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