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莹的蜕变(20-2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东契奇007

时间:3/10/2021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
小莹的蜕变20.万丈深渊
「自定义模式二」是阿龙精心为今晚的小莹设定的,跳蛋会每隔半小时震动一次,时间只有一分钟,他只是想让小莹每天起床和上班时身体都充满慾望。
睡梦中小莹「如愿」遇见飞龙在天,「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小莹像面对老朋友一样和飞龙在天聊得非常投入,连最近身体敏感性慾高涨都红着脸告诉了他,关于阿龙的事却只字未提,因为她不想破坏自己在飞龙在天心目中纯洁的形象。
而后小莹感到非常后悔,心想「他会不会认为我是在暗示什么?还是认为我是的淫蕩的女人?可是他说过女人就应该努力去追求完美的性爱!」
果不其然,飞龙在天突然抱住小莹开始亲吻起来,同时把手伸向她的小穴开始爱抚起来,足足亲吻爱抚了一分钟撩得小莹想要了,他却停了下来。
两人继续聊天,每次小莹不经意间哪个动作触动了飞龙在天的神经细胞,就会被他亲吻和爱抚一番,但每次都是蜻蜓点水点到为止。
(5.23星期三)第二天醒来时,小莹发现身下的床单湿了一片,有些羞愧难当,「为什么又梦到和那个未曾谋面的男人,还被他……」
被聊骚了一晚上,小莹性慾有些高涨,可是想到老公可能「不行」,跳蛋又不可能一大早就「惩罚」或「奖励」他,只能默默忍受着。
洗漱、调换跳蛋、做饭、吃饭,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可是期间小穴内的跳蛋震动了两次,只是时间并不长。
去公司的路上,跳蛋又震了一次,小莹心里突然想到「每週一次跟他做爱要不要今天?可是要我提出,他会不会感觉我特别想要?特别淫蕩?」
「不行,今天不行,他的那个好大好长,射到小穴最深处的精液很长时间都出不来,万一今天老公行了想做爱的话怎么办?」小莹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可是小穴很想要怎么办,不知道一会儿有没有惩罚和奖励?」小莹想着居然期待起阿龙的奖励和惩罚。
这时,飞龙在天也发来了微信,「昨晚如愿以偿了吗?」
AngelaYY:「你这人真是脸皮厚,什么如愿以偿,是做噩梦了。」
飞龙在天:「噩梦?我强暴妳?那也是噩梦变春梦呀?!」
AngelaYY:「总是说不过妳!」
飞龙在天:「那你是承认了?!」
飞龙在天:「看来妳还是顺应了身体本能,女人本来就应该这样,只有尊重本能慾望才能得到最纯粹最彻底的性爱体验。」
AngelaYY:「可能妳说的对吧?!」
飞龙在天:「有机会我们当面谈一谈!」
小莹不知如何回答,拒绝显得不礼貌,万一人家只是想谈谈呢?同意也不合适,那样是不是显得太轻浮,正常人都应该能感觉到了所谓的当面谈谈可能会发生什么,所以她只能再次选择沉默。
其实小莹感觉飞龙在天既神秘又熟悉,但从言谈来看飞龙在天是个思想前卫而且富有情调的人,「他应该那方面很厉害?!」下意识的想到这些,小莹赶紧抓了一把大腿,「最近怎么了?什么事都往那方面想?」
一进门一个轻快的声音传了过来,阿娇好像在那里等着她一样,「老闆让你去他办公室。」
「有事?昨天我报告过了呀?难道他发现超过五分钟了?」小莹不免嘀咕着,「管他呢?大不了接受惩罚呗?」
「昨天犯过什么错误?给你个机会自己交代。」阿龙轻描淡写地说着。
「我都报告了?!」小莹一脸委屈地狡辩着。
「妳确定?妳可要对妳的话负责!嗯?!」阿龙两眼盯着小莹,看得小莹心里一阵发虚,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第一,未经允许用手触碰性器官;第二,私自延长惩罚时间;第三,达到性高潮没有报告。」阿龙每说一条都稍微停顿一下,好像要小莹回忆确定一下。
「达到高潮给你报告过了?!」小莹还抱着一线希望。
「你只给我报告了一次,第二次呢?」阿龙一语戳中要害,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小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你想怎么惩罚我?只要不延长协议期,我……都接受!」小莹表现得有些大义凛然。
「好吧,那我们就一条一条说,每个问题你都可以不接受而选择延长一个月协议期。」
「第一,未经允许用手触碰性器官,那就惩罚妳本週之内,每天必须在一个男人面前用手自慰到高潮。」
「在老公面前自慰肯定不行,不过可以在他面前,反正全身上下早被他看光了,而且只要我不主动要求,他是不能强行与我发生关係的。」犹豫了一下,小莹很快答应了。
「第二,私自延长惩罚时间,妳一共超了65秒,就要接受65个小时的惩罚,65小时之内不准和任何人发生性关係。」小莹听了,有些纳闷,「这算惩罚吗?巴不得不发生呢?」
小莹完全没有预估到阿龙的险恶用心,单纯的想着,「不到三天的时间,只能等惩罚结束后再和老公做爱了,老公,对不起!委屈你了!小莹以后一定会补偿妳你的!」
「第三,达到性高潮没有报告。这个就好办了,既然妳事后不报告,那就惩罚妳从今天起事前事后都必须报告。」小莹虽然感觉事前报告会让她很羞耻,但是既然时候都报告了,也就无所谓了。
阿龙却继续补充道,「我必须跟妳说清楚,如果事前不报告就达到高潮要接受惩罚,如果事前报告要达到高潮而最后没达到同样也要接受惩罚,这个惩罚就是延长协议期一周,而且是不可以讲条件的。」
小莹明显没有听出最后一项惩罚的歹毒之处,跟阿龙做爱还好说,事前直接报告要高潮就行了,可是如果是其他人呢?跳蛋或其他?
能不能高潮完全不取决于小莹,也是她完全控制不住的,事前报不报告都是坑。如果一直错的话,协议就会一直延长下去,难道小莹就这样被阿龙调教一辈子?
看到小莹都同意了,阿龙最后还是重申了一下,「现在再跟你确定一下,你是同意这三项惩罚还是延长协议,你可以不同意任一项选择延长协议,考虑清楚了吗?」
小莹也感觉到了这次的三次惩罚没有以前那么简单了,但是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略做思考就坚定地说,「考虑清楚了,我同意!」
小莹没有想到,她这次决定把自己彻底推向了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
21.有惊无险
小莹走出阿龙办公室的时候差点和小阿娇撞了个满怀,两人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好像互相吓了一跳,连忙互相躲着离开了。
小莹感觉小穴内的跳蛋也震动了一阵,不禁心里想到,「今天怎么了?两次见到她都紧张?跳蛋也跟着震动?」
「这个小妮子倒是挺热情,这两天老是来找我,没话找话地跟我聊天,总感觉那里怪怪的?」小莹很纳闷,可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整个上午,小莹忙得不可开交,不停地给顾客介绍产品,带顾客体验产品,只有中间阿娇过来过几次,老是插不上手也说不上话就走了。
小莹一直没有时间考虑阿龙提出的三项惩罚措施,直到快中午顾客明显少了之后,她才想起这事,第一个就让她有些为难。
虽然已经与阿龙发生过关係,可是让小莹主动跑到阿龙的办公室自慰给他看,还有些难为情,可是如果不去,那回家就要面对老公自慰,她更难做到。
「反正每天都要做,晚做不如早做!」小莹暗暗定下决心,「傍晚还要回家,只有中午了。」
「噹噹噹」小莹礼貌的敲了敲门,五秒钟后,里面穿出一声「请进」
阿龙四脚八叉地坐在办公椅上,身体向后仰着,见小莹进来似乎有些意外,连忙微微起身坐正了一些,同时把椅子向前挪了挪。
小莹低着头满脸通红也不知如何开口,阿龙不知道她来找他有什么意图,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她,最后还是小莹先开了口,「你不是说每天要面对一个人,那个……自……自慰吗?」
「奥,你是过来自慰给我看的?」阿龙恍然大悟,同时「嘻」的倒吸了一口气,身体绷紧了一下,好像被什么咬了一口。
「那就开始吧?不用我教你吧?」见小莹呆呆地站在那里,阿龙开口道,「把衣服脱了去那边按摩椅上,你不会穿着衣服站在这里自慰给我看吧?」
小莹缓缓的走到按摩椅旁边,犹豫的脱下内裤,慢慢坐下将手伸向下体,一手按压揉弄小穴一手按住裙摆,两腿也轻轻併拢着,在阿龙的位置什么也看不见。
「不想再继续接受惩罚的话,把妳的裙摆给我撩起来,让我看到妳自慰的动作,要不然不算数!」阿龙底气十足地指挥着。
小莹只好慢慢把裙摆撩到腰间,并用一只手按着它,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小穴上方的阴蒂不断打圈。
「把腿张开。」随着阿龙的一声命令,小莹顺从地张开双腿,两脚分别踩在两个扶手上,小莹的小穴一览无余地呈现在阿龙面前。
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微微向两边分开,阴户上方的小痘痘随着小莹的拨弄慢慢勃起,晶莹的液体从一线天中央绿豆大点小孔中涓涓流出,看着让人真想上前亲上一口。
小莹灵活的玉指时而抚弄阴蒂,时而沾着下方的淫液涂抹在阴唇上各种揉搓,摸得小穴一阵阵地收缩,小莹也似乎压抑不住浑身的舒爽,开始「嗯……啊……嗯……啊」轻声呻吟起来。
此时,小莹发现阿龙又把后背靠在了椅背上,整个脸涨得通红,嘴里不住地「嘻」倒吸着冷气。
「这个人不会是在那个……用手……」小莹突然想到阿龙可能是在打手枪,连忙低下头闭上了眼镜。
小莹闭着眼进好像在享受自慰带来的快感,初次在男人面前自慰以及发现男人当面打手枪的羞耻感,让她没用多长时间就达到了高潮。
「不对,他的手怎么扶着桌子?」阿龙此时双手用力撑着桌子,一边嘴里「奥……嘻……奥」地大口呼吸着,一边收回一只手按在小腹前,有节奏的上下动着。
小莹「啊……」的一声大叫,小穴喷出一注液体的同时,阿龙似乎也达到了顶峰,身体绷紧开始一下下地抖动,嘴里喊着「呕……我艹……爽……」,手却一直压着鸡巴好像怕精液喷的太远,可是由于力度太大,第一发还是没有压住喷到了办公桌电脑显示器上。
小莹慢慢舒缓过来,心里不禁纳闷,「他怎么那么厉害,居然不用手就可以射出来,难道他是……」
「肯定是用的一楼那些变态的东西,好像叫什么飞机杯!」小莹虽然比较单纯,但还是想到了可能发生了什么。
但是,一切没有她想象得那么简单。
小莹迅速收拾现场,特别是刚才潮吹是喷出淫液收拾得特别乾净,整理好衣服準备走时,阿龙说了句,「下午我带你和阿娇一起去考察个项目!」
小莹考虑到应该是正常业务,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就走了。
阿龙身子往后一靠,办公椅向后一滑,伴随着「吸溜吸溜」的声音,一个女人头慢慢从腹部凸显出来,不住地上下起伏着。
阿龙一边一脸陶醉的表情享受着女人的服务,一边说道,「骚货,最近口活越来越棒了?!」
「哎呦……」阿龙轻喊一声看向胯下的女人,女人抬起头顺了下头髮说道,「平时给妳口上半个小时都没什么反应,今天看到那个小妖精自慰十分钟就交枪了,你对这个妖精还真是情有独钟呀?!」
「少在这酸溜溜的,妳跟她没什么可比性,做好你自己该干的事就行了。」女人继续埋头「工作」着,阿龙却继续说道,「你不服的话,等哪天我调教的差不多了,你跟她比比,输了就闭嘴以后,老老实实的就行了!」
「哼,都是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阿龙拍了拍胯下女人,示意她可以结束了,女人才缓缓起身离开。
下午两点,小莹跟阿龙和阿娇一起去考察,地点是QD下属县级市的一个工厂,主要生产按摩床、椅等,是IMC公司的一个分工厂。
走到高速收费站的时候,远远看到停了几台车在排着队,公安警察和武装特警设立了盘查点,正在逐人逐车例行检查。
阿娇张口问到,「怎么回事?上高速还要检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说话间情绪也有些紧张。
阿龙似乎很镇定,不慌不忙的说,「紧张什么,应该是SH峰会快开始了,例行检查,即使出什么事,也不会为难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的!」
车排到跟前时,才知道不光检查车辆,人也要接受安检,几个人在警察的指挥下下了车,几个辅警前排后排后备箱仔细地检查着。
一个警察指挥着我们接受安检,阿龙和阿娇检查都没有什么问题,轮到小莹时,机器忽然「嘀……嘀……嘀嘀」地响起了警报声,看电脑的安检人员一脸惊讶的看着屏幕,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看了过去。
一个半透明的女人身体的轮廓呈现在显示器上,小腹部稍稍靠下的位置有一块长约八厘米黑色阴影特别明显。
这时从不远处过来一个一身横肉的胖警察,鬍子拉碴显得有些猥琐,但是看样子应该是个小领导。
鬍茬警察看完显示器稍微一愣,紧接着指着阿龙和阿娇说道,「你们两个往后退,这位女士,请你到隔壁接受进一步检查,我们怀疑妳携带毒品或者危险品!」
说着就準备带着小莹去旁边临时板房接受检查,安检旁边的拿枪的武装特警也紧张起来,一人警惕地注视着小莹,一人看了一眼安检机显示器,脸「唰」的一下红了。
小莹感觉羞愧难当,两眼瞬间热泪盈眶,眼看就要掉下来。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发现小穴里放着跳蛋,被人视姦却无力反抗和解释,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没有携带毒品,也没有携带危险品,请你们相信我!」小莹一边苍白无力的解释着,一边求助地看着阿龙。
阿龙双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示意小莹稳住,一边用手在耳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见阿龙转身离开,小莹更有些失去依靠,站在原地看着走远的阿龙,下意识裏感觉阿龙虽然「很坏」,但自己现在一点也不讨厌他。
「王叔,我在XX收费站遇到一点小麻烦,朋友安检不合格,帮个打声招呼吧!」电话一接通,阿龙就直截了当的说道,好像跟对方很熟。
「我们大少爷开口了,没问题,不过现在可是特殊时期,你朋友真没事吧?」
「没事,女性朋友,下体处发展不明物体,你说能有什么事?嘿嘿!」阿龙意味深长地说着。
「奥……还是年轻人思想先进会玩呀!」
「王叔,妳就别跟我谦虚了,我店里的产品你可一样都不少哈?别说你弄回家就是为了看的?」
「得得得,大少爷,我认输!真服了你了!」
鬍茬警察见小莹没有动,一边伸手过来拉小莹胳膊,一边说道,「请妳配合我们工作,如果拒不配合我们将採取强制措施!」
小莹更是吓坏了,眼泪都掉下来了,一边甩开胖警察的手,一边回头看阿龙已经向自己走来,阿龙走向前一把拨开鬍茬警察的手,同时把小莹挡在了身后。
小莹瑟瑟地站在阿龙身后双手抓住阿龙胳膊,身边这个高大的男人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
鬍茬警察一愣,随即指着阿龙吆喝道,「你想干什么?让开,不让然连你一块儿抓起来!」旁边其他警察和两个武装特警都围了上来,把阿龙三人围在中间。
这时鬍茬警察手机响了起来,「喂,是,是,大队长,是!我明白,是!哎,是是是!」虽然隔着电话,但是还是一副献媚的表情。
「你们可以走了!」小莹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其他警察和武装特警也都一脸疑惑,「让开,让他们走!」众人才纷纷让开了一个位置,阿龙大摇大摆地带着小莹和阿娇上车走了。
一直到上车前,小莹紧紧抓住阿龙胳膊不放,阿娇却是一脸鄙视地看着小莹。
小莹虽然并不喜欢阿龙,但刚才阿龙的一系列表现太爷们了,让她感觉阿龙是个有担当值得依靠的男人。
阿龙本来只是想羞辱一下小莹,被鬍茬警察这么一闹也没什么心情去考察市场了,就带着两个女人回去了。
22.老公不要
回到店里,小莹迟迟不肯下车,直到阿娇已经走远,阿龙帮她打开车门,她还是低着头扭扭捏捏坐在那里不肯动。
「需要我抱你下车吗?」阿龙笑瞇瞇地看着小莹,小莹抬起头看了阿龙一眼又马上躲开了,「谢谢妳,刚才……」
「男人本来就该保护女人的,这很正常!」阿龙轻描淡写地说着,看着小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食指弯曲在小莹鼻子上轻刮了一下,小莹的脸红的更厉害了。
在阿龙反复催促下,小莹才慢慢起身下了车,阿龙关车门的时候看到车座位中间湿了一片,于是开始调戏小莹,「妳看妳流了多少水,只是被安检发现并羞辱一下,就会让妳这么兴奋,你说妳是不是很淫蕩!」
「是不是感觉很刺激,是不是很喜欢?如果喜欢的话我们以后可以经常这样玩?!」见小莹没吭声似乎默认了,阿龙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我才不喜欢呢!」小莹还是硬着头皮撑着,可是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
阿龙回到办公室时,阿娇自己在里面等着她,气哼哼地看着他,张口就开始质问,「为什么?你明明想羞辱她,可是看到她故作可怜的样子又开始帮她,要是我的话,你肯定不会这样的?!」
「我是想羞辱她,可是当时那个猥琐的警察把要把她带到房间去,我担心……」
「你怕她被鬍茬警察艹是吧?」阿娇打断了阿龙的话,抢着说道,「你捨不得了?我就不知道我哪一点不如她?」
「妳越来越没有规矩了!」阿龙的脸色非常难看,阿娇直直地对视着阿龙,眼泪都差点出来,咬着牙说道,「即使你要惩罚我,我也要说,我……」到最后看着阿龙的脸色慢慢把话咽了回去。
「去三号等我?」阿龙一脸严肃地命令着,阿娇回过神来,一边拽着阿龙胳膊摇晃一边喃喃地说道,「不……不……不要……」
小莹一下午还是忙忙碌碌,只是一直没有见到阿娇这个小丫头,去阿龙办公室上报体验数据时也没看到阿龙。
回家的路上,小莹有些疑惑,阿龙和阿娇都不在?同时也有些许失落,今天的阿龙居然没有对她干点什么?
快下班的时候,我就接到了阿龙的电话,「怎么了,阿龙?」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阿龙回道,「我是想问问我送你的按摩器怎么样,最近有客户反应有问题,厂家对有问题的产品要招回。」
「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放在家里一直没用。」我忽然想起这事,「天天回家就抱着手机玩了,哪有时间用这个?」
「你看你,这么好的东西送给你都不用,最近嫂子在店里挺忙的,一整天都要给客户介绍产品,你就不能帮嫂子放鬆一下吗?」阿龙善意的提醒着。
「这款按摩器是高科技产品,独有的电磁脉冲可以在按摩肌肉的同时放鬆神经,而且既能放鬆身体又能提高情趣!用完之后……嘿嘿」阿龙坏坏地笑着。
「那好,今晚我试试,不好用的话你得给我换啊?」我随口应声道。
晚上依然在岳父母家吃完饭才回家,小莹轻车熟路换完跳蛋,洗洗漱就上床玩手机了,我却发现客厅的按摩棒有些异常。
「咦?这个按摩棒好像一直没用过,为什么显示在充电?」我有些疑惑,「难道小莹用过?」
小莹一直在床上专心致志地玩着手机,根本没注意我的举动。
AngelaYY「如果一个女人和老公之外的男人发生关係,她是不是就不纯洁了?」
飞龙在天「不不,我早就说过,性爱是上帝赐给人类最好的礼物,女人有跟任何男人性爱的权利,只要她感觉愉悦。」
AngelaYY「可是,那样很对不起老公,而且对老公不公平。」
飞龙在天「如果男人爱一个女人,那就应该带给她完美的性爱,并且尊重她追求性爱的权利。」
飞龙在天「最让人看不起的男人就是,自己不能带给女人性爱高潮,还用道德绑架女人,阻止女人去追求美妙的体验。」
AngelaYY「可如果和这个女人发生关係的男人没有感情而且还有些讨厌他呢?」
飞龙在天「能和一个没有感情还有些讨厌的男人发生关係,第一,这个女人骨子里很淫蕩,第二,也充分说明了性爱不光与道德无关,与感情也没什么关係!」
AngelaYY「可是那个女人很自责?」
飞龙在天「没有任何可自责的,说不定男人也做了对不起妳的事情?」
AngelaYY「不会的,他不会的,他很爱她!」
飞龙在天「那我问你,她们做爱的时候,他能不能带给她愉悦和高潮?」
AngelaYY「好像没有!」
飞龙在天「那他就不是个合格的老公,连高潮都给不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有什么资格让女人为他守身如玉?!」
AngelaYY「可是他真的很爱她,对她也很好?!」
飞龙在天「对她很好,他能带给自己女人高潮吗?能给她快乐吗?」
飞龙在天「既然不能,那她就应该放开身心去接受带给妳高潮和快乐的人!」
AngelaYY「或许吧?!但是她还做不到!」
飞龙在天「现在做不到是随心,随心就行,想的时候就勇敢地去做!」
飞龙在天「对了,什么时候可以一睹你的芳容?」
AngelaYY「我们现在见面是不是有些唐突?!」
飞龙在天「没关係,那我们明天先视频一下,下次见面就不唐突了。」
AngelaYY「……」
等我洗完漱出来时,按摩棒已经充电完毕,我想可能什么时候小莹用了一下,也就没多想,拿着按摩棒就回卧室了。
小莹看我拿着按摩棒进来好像吓了一跳,身体明显抖了一下,随即小脸一红不自然地看着我,「你拿着它干什么?」
「阿龙说有顾客反应质量问题,让我们试试好不好用,有问题的话可以换。再说了,我的小宝贝上班很辛苦,我帮你按摩按摩不行吗?」
小莹更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摆摆手说道,「不用试了,老公,不用帮我按摩,应该……应该好用!」
「好用」不「好用」?小莹最有发言权。我却傻乎乎地劝了小莹一会儿,小莹始终没同意,反而把她弄得面红耳赤。
我只好用按摩棒自己给自己按摩了一下,颈部、肩部、背部、大腿漫无目的地按摩了一圈,确实很舒服。我甚至趁小莹不注意调皮地按摩了一小下自己的鸡巴。
身边的小莹却似乎没有那么平静,不光身体一个劲儿地扭动,呼吸也很急很粗,有些躁动不安地不时看看我。
我玩按摩棒的时候,小莹小穴内的跳蛋也在同步震动。小莹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让快感随意蔓延,一是不想在我面前出丑,二是没有跟阿龙报告不能随便就这么高潮了。
刚才用按摩棒震了几下鸡巴,明显感觉鸡巴有些要勃起的感觉,于是转身抱住小莹就开始亲,小莹却有些抵触地推着我,嘴里不住地说,「老公,不要,今天太累了!」
「明明感觉小莹身体滚烫小脸通红,为什么还跟我矜持?」我很纳闷也有些垂头丧气,刚有点感觉的鸡巴也又耷拉下去,失去了活力。
小莹感觉很愧疚,明明身体被小穴内的跳蛋挑逗的很想要却不能违背协议和老公做爱,并且明明现在小穴里里别人放的跳蛋一直在震动,却还要残忍地拒绝老公的求欢。
「可能是我一直表现不好,小莹对我失去信心了,明天一定努努力,再不行的话,阿龙的药就不能吃了,怎么现在感觉还不如以前了?真他妈不靠谱!」我不禁想着。
于是强忍着心里的憋屈,故作轻鬆地跟小莹说,「老婆,明天跟阿龙说一声,按摩棒很好用,以后有什么新产品还要继续送给我们!」
「嗯」小莹的声音小的跟蚊子一样,眼睛直直的呆呆的盯着天花板不知想着什么,好一会儿才睡过去。
小莹晚上梦见了阿龙,手里拿着一个跟鸡巴一样的东西,一脸奸笑地看着她,「给,我的好兄弟刘锋不是让我多想着你吗?这是刚上市的最新产品,来,试一试吧?」
小莹顿时小脸又红又烫,小穴却感觉稣痒酸麻湿热无比,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手却不自觉地接过了那根鸡巴一样的东西。
(5.24星期四)清晨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浑身滚烫的小莹骑在我身上各种亲吻挑逗,让我感到慾火焚身,下体也涨得生痛,我拼命地耸动下身试图将鸡巴插进小穴,可是任凭怎么努力都没有成功。
直到急了一身汗从梦中醒来,胯下的鸡巴直挺挺的竖着,看到身旁小莹还在睡梦中,小脸红扑扑的非常可爱,控制不住地抱着小莹亲吻起来,小莹热烈地回应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小莹好像很兴奋,难道做春梦梦见我了?」我被小莹的举动刺激得不要不要的,尽情品味着不多得的美好瞬间。
小莹睡梦中却是另外一种景象,飞龙在天嬉笑着说道,「我没说错吧,妳还是很渴望梦中再次遇到我的!」小莹羞涩地看着对方,可是看不清面容。
小莹感觉飞龙在天越来越近,直到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小莹全身开始燥热起来,从来没有的紧张感让她呼吸都感觉困难,她不敢再看对方,连忙把头低了下来。
飞龙在天捧住小莹的脸,深情款款地说,「既然现实中妳做不到,不如在梦里随心一点,放开身心去寻求快感吧!」
「这只是梦而已,我的身体还是老公的,我没有背叛老公!」小莹心里暗示着自己,对方却一口封住她的小嘴吻了起来。
「放纵一次?就一次!老公不会知道的?!」小莹一边想一边张开小嘴把对方的舌头放了进来,「在梦中,阿龙应该也不会知道!」想到这里,小莹伸出小舌热情地回应着对方,两条舌头激烈地纠缠着。
我边亲吻边一手抓住小莹的奶子抚弄起来,另一只手则摸向小穴,「小莹的奶子好像变大了,难道是二次发育了?」「哇,小莹小穴怎么湿成这样?一定是很渴望性爱了?!」
我感觉没有必要再前戏了,起身跪在小莹两腿之间,把小莹睡裙往上一撩,抓住内裤两侧往下一拉,湿漉漉的粉嫩小穴一下呈现在我眼前。
小莹虽然已经欲火焚身,但是还羞涩地夹紧了双腿,心里不断地做着心里斗争,「不行,不能这样,万一被发现小穴里的跳蛋怎么办?」「这是在梦中,不会被发现的,不会的?!」
小莹慢慢鬆开双腿,我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一撮调皮可爱的耻毛,一颗晶莹透彻的豆豆,一条娇嫩无比的肉缝,小穴渗出的淫液娇娇欲滴,真想让人亲上一口。
小莹完全忘记了身下的男人是谁,直到对方一口含住了小穴上方的阴蒂,才猛然一个机灵,身体也跟着颤抖了一下,双腿夹住男人的头,腰部扭动起来。
现实感越来越强,小莹慢慢在抖动的过程中清醒过来,她低头看着正在卖力舔弄的我,忽然使劲全力把我的头推开,努力併拢双腿,激动地喊着,「老公……不……不要……,该起床了!」
我被小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了个措手不及,以为小莹还不好意思让我为她口交,于是伸手去掰小莹的腿準备直接插入,可是小莹的腿犹如练过咏春拳一样紧紧地夹着纹丝不动。
一股无名怨气涌上心头,我完全不顾小莹感受粗鲁地硬掰开她的双腿,身子努力挤进双腿中间,準备来个霸王硬上弓。
「以前老公从来没有这么粗鲁,看来今天非常渴望做爱,只能答应老公了,但愿他感觉不到最深处的跳蛋。」小莹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不行,65小时不能和任何人做爱,我不能违反协议!」
「老公……停……不要……真的不行!」小莹奋力翻身一推,我被翻翻到一侧,又想在压上去,可是小莹已经起身,双手拉着我的胳膊祈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负气地一把甩开小莹的手,转过身子生起闷气来,小莹一边穿好内裤,一边安慰我说,「老公,今天真的不行,要不我们明……后天再亲热好吗?」
一直吃完早饭,我的气儿也没顺过来,一句话也没和小莹说,简单吃了一口就带着气去上班了。
小莹则一脸的愧疚,可是又不知如何开口,上班的路上,小莹想起了「知心朋友」飞龙在天。
AngelaYY「如果一个女人因为某种原因而拒绝跟老公做爱,你说这个女人!!是一个称职的妻子吗?」
飞龙在天「女人有跟任何男人做爱的权利和自由,同样也有拒绝和任何男人性爱的权利和自由。关键是,这个男人能不能给女人带来愉悦和高潮,如果不能那任何女人都应该拒绝他。」
AngelaYY「可是那是她的老公?」
飞龙在天「不能带给女人高潮的老公在床上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也不是个称职的丈夫,没有权利要求女人为他做任何事情!」
AngelaYY「……」
飞龙在天「昨晚有没有梦见我?昨天我可梦见你了,跟罗玉凤长得跟双胞胎一样,把我都吓醒了!」
AngelaYY「我才没有那么丑呢!你肯定没看清,我也没看清你的脸。」
飞龙在天「这么说你又梦见我了?妳先发张照片给我,看看跟梦里像不像?」
AngelaYY「不发!不像!」
飞龙在天「不发,以后就叫你凤姐了!」
小莹犹豫了好长时间,把自己相册反反复复翻了好几遍,最后选了一张自认为最漂亮的美颜自拍照发了过去,可是对方却迟迟没有回音。
本来以为飞龙在天会很惊喜,然后回复好评,可是现在小莹隐隐感到有些失落。
阿娇一天来找了小莹好几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跟她东拉西扯地聊天,只是小莹发现了一条规律,每次阿娇过来找她小穴内的跳蛋就会震动,但还没摸清全部规律。
「难道阿娇也能控制跳蛋?」小莹隐约有些怀疑,「可是阿娇一直没有什么动作,再说阿龙的手机不会在她那里?应该只是巧合?」
中午小莹例行公事似的去阿龙办公室表演自慰,可是敲了一会儿门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只好回去了。
「又不能在老公面前做这种羞耻的事,只有等下午上报数据时自慰了,但是万一他还没回来怎么办?」小莹盘算着。
「怎么办?找飞龙在天视频算不算?」小莹脑袋忽然蹦出一个想法,但立马自己否决了,「不行,两个人还没有见过面,虽然他思想很开放,但是那样也太不知廉耻了吧?」
下午五点,小莹来到阿龙办公室时阿龙正在健身,随口说了句,「妳不必每天都在我面前自慰,你也可以找别人,这是你的自由。」
小莹被说的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除了我以外阿龙是唯一和小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她能找谁去?不说让她在一个男人面前自慰,就是找个能说话的男性朋友都难。所以,刚才她才会鬼使神差地想到一个网络上未曾谋面的陌生人。
阿龙的话确实让小莹骑虎难下,明明对方说可以不在他面前自慰,让小莹另找他人,可是小莹还要硬着头皮地在这个男人面前表演。
小莹脱下内裤坐上按摩椅,撩起裙摆岔开双腿放在两边扶手上,整个动作完全不用阿龙指挥,经过这段时间她对自己的身体也比较了解了,灵巧的小手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让自己达到高潮并潮吹。
高潮后的小莹双腿无力地落了下来,坐了一会儿渐渐平静下来,小莹伸手拿起内裤準备穿上走人,突然感觉不对。
「跳蛋怎么开始往下掉?」小莹努力夹了一下双腿,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跳蛋往下的力度非常大,小莹想起身穿上内裤,可是听到「吧嗒」一声,小莹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噹噹噹」有人敲门,阿龙随口说了句「请进。」小莹却吓得慌了神,连忙把内裤放在两腿间同时把裙摆放下来,努力保持着镇定的神态。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