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淫魔 第二部 姊妹花的双重奏 1∼1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家庭淫魔第二部姊妹花的双重奏1∼16  

本人希望如果阁下在本坛转载呢篇小说,请务必遵守【狂龙使】原创者一份心血。因为网络小白关系,导致原创者封笔,毕竟本人不想抹杀呢篇绝顶文章。谢谢合作!!!!

原创者说话:【来自  狂龙使原发文点:风月大陆】

经过几天的思考,我决定把第一部解禁,从今天起可以自由转载,但需要符合以下规定:

1.附上原作者(狂龙使三个字会打吧!)

2.附上发文点(风月大陆四个字应该不难吧!)

3.若是要转载到收费的网站,收费一律为0元,这理由很简单吧,我原创的人都没收钱了,妳们转贴的人凭什么收钱?

故事简介:阿明在夺取了妹妹的身体后,开始对乱伦所带来的快感产生了极大了乐趣,而他也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在他的姊姊身上。

原本以为要让清纯的姊姊就范是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姊姊却有了新的变化,让阿明的计画连连失灵。

而原本就没有完全臣服于阿明身下的妹妹,见到自己的哥哥屡屡受挫,也兴起了反叛的念头,决定利用外人来打击自己的哥哥。她又会有什么样的计画?

阿明面对前后的威胁,又该如何化危机为转机?他是否又能让自己的床上,响起姊妹花的双重奏?

很快的,妈妈和姊姊的旅行结束了,她们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家中,而我和妹妹则是乖乖待在家里迎接她们的回来,这一切,似乎都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小婷妳看,这是妈妈从法国买回来的皮包呢!这是专门要送给妳的喔!喜不喜欢啊?」妈妈喜滋滋的拿出一个作工相当精细的皮包递给了妹妹,但是却看见妹妹似乎若有所思,一双眼睛空洞洞的看着别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婷,小婷?」妈妈唤着妹妹的名字,一会儿后,妹妹才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问妈妈道:「啊?」

「妳这孩子在想什么啊!妈妈刚刚说,这是妈买给妳的皮包,妳看到了没有?」妈妈嗔怪的看着反常的妹妹,又把皮包给递了过去。

「啊……看……看到了……」妹妹这时才点了点头,接过妈妈递给她的皮包。

妈妈有点疑惑的看着反常的妹妹,不过或许是虚荣心作祟,她很快的就把注意力就放到皮包上,开始跟妹妹炫燿道:「妳看,这个皮包是法国的名牌『louisvuitton』,妳看看这皮包的手工那么精细,妳猜猜看要多少钱?其实没有很贵啦……」

看见妈妈开始不停的炫燿起她和姊姊的收获,而妹妹却仍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中虽然认为妈妈应该不会想到我把妹妹给强奸了,但是害怕身为警察的妈妈也许会看出一丝端倪,于是我连忙问妈妈道:「妈,有我的礼物吗?」或许是自己的话讲到一半就被我打断,妈妈有点不悦的看着我,道:「阿明,妈妈没教过妳随便打断别人的话是很没礼貌的一件事情吗?」看见妈妈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我心中暗呼好险,开始承受妈妈如狂风暴雨般的唠叨攻势。

等到妈妈念了好一阵子后,才对我说道:「我忘了买你的礼物,不过你姊姊有买礼物给你,你去跟她要吧!」说完,就气呼呼的转身回房,看来是还在生我的气。看见妈妈就这样回到房间,我也松了一口气,顺便狠狠瞪了妹妹一眼。「这小丫头居然差点就露馅了……看来对她的调教还不够啊!今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就在我正在思考要怎么好好『管教』妹妹时,突然听见一个轻柔的声音对我道:「小弟,这是给你的。」

我回头一看,只见身后正站着一个长发直达腰际的美女,毫无瑕疵的脸上带有一双水亮亮的大眼睛与小巧的樱唇,一双高耸的胸部彷佛要爆裂弹出,再配上修长的美腿……顿时我身下的小兄弟又不受控制的高高翘起。

「小弟,小弟?」]听到这几声呼唤,我才勉强压下了心中的欲火,对着眼前的美女笑着说道:「抱歉姊姊,太久没有看到妳了,所以有点失神……怎么?」姊姊轻轻的笑了笑,那彷佛是冰雪初融般的笑容,让我的心又不由自主的跃动了一下。姊姊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手,上头正提着一个包包,对我道:「这,是送你的礼物。」我好奇的接过去,却发现包包里头装着的,是一个大盒子,我打开盒子一看,里头正躺着一双黑身红底的篮球鞋,拿起仔细瞧瞧,讶异的叫道:「这是……t-mac6?」「嗯,你之前好像有说过你很喜欢这双球鞋,这次在法国刚好碰到首卖会,就买了一双给你,这应该是你的尺寸吧……小弟,你怎么啦?怎么又发呆了?」「没……没什么,我只是很讶异罢了……」我神情复杂的收回了那双球鞋,对姊姊道:「谢谢妳,姊姊。」「不客气。」姊姊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当天晚上,妈妈和姊姊因为旅行的劳累而提早去睡觉,而我则摸进了妹妹的房间,用力扒开妹妹的睡裤,挺着肉棒干了进去。

「干!妳这个贱货,今天是在干什么?犯贱啦!看来这几天的调教是失败了,妳居然连最基本的要求都没有办法达到!」「哥……哥主人……对……对不起……」「对不起?我看妳是故意的吧!我不是说过了妈妈和姊姊回来以后,表面上一切都要回复如常?妳以为引起妈妈的注意,妈妈就会发现到妳和我之间的事情?干!」我身下的大肉棒刺着妹妹的小穴,双手不停的在妹妹雪白的双臀上用力拍击着,「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要不是我们家里每间房间的隔音设备都相当的不错,也许妈妈就会察觉到自己的儿子现在正骑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吧!「操!」我用力的往前一顶,突来的重击让妹妹忍不住呻吟出来。「干,今晚是给妳一个教训,妳这个贱货最好是不要随便轻举妄动。可别忘了我那边还有很多卷的带子,还有妳所签下的奴隶契约书……哼哼,妳是希望这些东西能公诸于世吧?」我语带威胁的对妹妹说道。「啊……不要……性奴……性奴妹妹错了……下次不敢了……」一听到我手上持有的把柄,妹妹立刻像是求饶似的呻吟道。「下次?还敢有下次?」我不停的在妹妹的小穴中做活塞运动,双手也没有停止对妹妹雪白翘臀的肆虐。

「啊……性奴妹妹错了……请哥哥主人原谅……啊啊……又要……又要丢了……」妹妹又再次向我讨饶,而她的身体也不停的颤抖着。「哼!」我哼了一口气,突然感觉到妹妹的小穴中传来一阵清凉,显然是又达到了一阵高潮,我大吼一声,身下的肉棒用力喷射!

「呼……」我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又三令五申的对妹妹加强教育,再顺道让她用她的小嘴将我的大肉棒给清理干净,才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干,真她妈的爽……」我一边回味着刚刚的余韵,眼睛里突然瞟到一个摆放在角落的东西,正是姊姊今天下午送给我的那双t-mac6。

「姊姊……」我喃喃的念着,心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复杂情绪,因为我在昨天所决定的第二个目标,就是我的姊姊。在经过昨天的思考后,我决定把第二个目标设定在姊姊身上,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妹妹的不确定性。妹妹虽然肉体上已经完全臣服在我的肉棒之下,但是心灵上却始终有个我无法攻陷进去的地方,纵然她对我已经是服服贴贴,但是我在心中却还是没能对她如同对小雨般的放心。

至于剩下的两个猎物,姊姊和妈妈,我也是经过了一番的比较才决定从姊姊先下手。因为妈妈虽然已经久旷多时,从肉体上或许比较容易攻陷,但是身为女警的妈妈毕竟还是拥有过人的坚强与洞察力,而我现在所拥有的助力只有一个小雨,根本就不足够对妈妈造成威胁。而姊姊就容易许多,从没有交过男朋友的她,对性知识的了解恐怕也只跟妹妹不相伯仲,光是在经验上我就胜了大半截,要挑起姊姊的欲火,甚至把『姊弟乱伦』的想法种植在她的思想中应该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只有在完全让妹妹臣服后,也同时收服姊姊的身心,这样,我才能完成攻陷妈妈的准备,毕竟妈妈再怎么聪明也不会想到,她的儿子打算染指她丰满的肉体,而她的两个女儿居然是淫魔儿子的帮手。

只不过比起嚣张的妹妹和一直对我冷眼相向的妈妈,姊姊对我可以说是家里面最温柔的一个,她甚少使唤我去做东做西,也很少对我怒骂相向,按照道理我实在是没有向她报复的必要,只是因为在跟妹妹的交合中,我体会到了乱伦所带来的快感比起和其他女子的做爱,简直就有如天壤之别,更何况我的姊姊又是一个如此温柔可人的绝色。所以我本就打定主意,面对清纯可人的姊姊,我不会像对待妹妹一样暴力强奸,而是要用诱惑的方式,一步步的把『姊弟乱伦』的念头植入她的脑海中,再等待适时的机会,对她发出最后的攻击。

只是,当我的眼神再度停留在那双球鞋上时,心中,又开始有了疑惑与犹豫。「我真的要对我的亲姊姊下手吗?她大概是这个家中唯一对我好的人了!就连出国也不忘记帮我带礼物回来。我真的要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吗?」

接着下来的好几天,我都一直沉浸在亲情与乱伦之中。一方面想到姊姊对我的好,我就难以有伤害她的念头;令一方面又想起姊姊那曼妙有致的身材远非妹妹可以比拟,我又有了兽性的念头。如此极端的两个念头不停的冲击着我,让我成天都在对这个难解的问题做出选择。

直到有一天,一个冲击性的消息,让我终于定下了决心。

那是在一个看似平常的晚饭中,姊姊所说出的一句惊人的话语。「妈,我……我跟妳说,我交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