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恋爱 隔壁的老王 下(9-1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妻子的恋爱 隔壁的老王 下 (9-11章)

妻子的恋爱 隔壁的老王 下 (9-11章)

作者:LOVEOLDJ

九.疗程(二)
   
王伯的腿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而我也已经开始上班了,行尸走肉壹般的工作着,麻木着自己,芳芳请了个长假,说是要等王伯完全恢复正常才去上班,到底要恢复到什麽程度呢,是腿完全康复,还是鸡巴完全勃起,我不得而知,我也不想去问。

这天,很巧合的我早回家,继续想着看壹下芳芳他们的进展,刚準备走上楼梯,就听到,碰的壹声,我听到壹声关门声,好像是我家,我马上来到二楼,只见壹条白影飞快的走了上楼。

我轻轻的打开门后,芳芳不在家裏,没人啊?我纳闷道。

地上,芳芳的衣服淩乱的丢弃在沙发上,连衣裙,胸罩,内裤,袜子,鞋子,怎麽回事?我想到,芳芳回来洗澡了吗,芳芳最近都是在王伯那裏洗的澡啊,我心想,上去看看什麽情况。

刚走到三楼四楼交接处,就听到了芳芳的声音。

主人,主人,母狗我已经听了妳的吩咐,脱光了衣服,放在自己家裏了,并关上门了,我现在全身光光的,好冷,主人放我进去啊。

他们在干嘛,玩性游戏吗,又玩什麽游戏。

妳这条骚母狗,让妳不学好,让妳到处勾搭公狗,妳给我乖乖跪在门口,自己自慰,骚水不出来不许进来,门内传来王伯的声音。

是,知道,主人。嗯。。。嗯。。。。

我偷看了壹眼,惊呆了。

芳芳全身赤裸,坐在王伯门口的地毯上,腿伸的笔直。举起了屁股,不停用自己的手摸着扣着自己的小穴,并将小穴努力举高对着门上的猫眼。

主人,妳快看,妳快看,母狗在自慰了,芳芳对着门裏说,母狗出水了,母狗要了,主人开门啊,母狗要主人的大鸡巴。。

门开了,赤裸的王伯出现在眼前,双腿间露着疲软的鸡巴。

妳这个母狗,到处勾搭男人,还来干什麽啊,王伯问道。

芳芳见到王伯开了门,开心的上去就就壹口叼住王伯的鸡巴,说道:

母狗像主人请安,说着,芳芳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壹边叫壹边舔着王伯的龟头。

嗯,请安礼做的很到位,进来吧,王伯说道。

但他并没有转身,而是退着身体往后走,芳芳呢,壹边叼着鸡巴,壹边慢慢的爬进门,像是不肯放下这跟短小的鸡巴壹样,慢慢的跪趴着进入门内。

干嘛,母狗,不舍得关门啊,要让男人看看妳怎麽发骚吗,王伯厉声说道。

芳芳并没有起身关门,只见她慢慢的举起自己的壹条腿,湿润的小穴暴露在我的眼前,她努力用腿够着门板,并用力关上了房门,房间内响起了王伯的笑声,母狗,真会玩。

我呆住了,芳芳还是我的芳芳吗,为了刺激王伯恢复,真的需要这样做吗。

我来到对楼,盯着望远镜,王伯敲着二郎腿坐在壹楼沙发上,看着报纸,芳芳呢,跪在王伯跟前,真像条母狗壹样眼睛壹眨不眨的注视着王伯,电视机裏播放着A片,调教类的A片,王伯跟着眼前的A片不停的模仿着。

妳不是喜欢被男人看妳的骚逼吗,母狗,去啊,被男人看啊,王伯开始调戏起芳芳来。

不要嘛主人,老婆道,母狗就喜欢主人壹个人。

那妳老公呢,妳老公不是每天要操妳吗,王伯继续道。
母狗已经快四五个月没和老公同房了,现在母狗是主人壹个人的,芳芳乖巧的说道。

嗯,很好,爷爷我很喜欢,对了,晚上有个老战友过来看我,也是退休老教师啊,妳去看看菜还有没有,没有壹起出去买点菜,弄点酒,晚上好好招待壹下我这个老战友吧,王伯道。

芳芳就这样赤身裸体的来到厨房,看了眼后对王伯说道,王叔,没菜了,我们壹起去买吧,说着芳芳来到客厅,準备穿起内衣内裤。

别穿了,直接套个外套跟我走。王伯厉声说道。

芳芳的表情变的非常的复杂,既有壹丝羞耻,又有壹丝娇媚,但是更多的是期待,这壹刻,我知道,我的老婆已经不属于我了。

菜市场,鱼龙混杂。芳芳穿着壹件羽绒大衣,但是我知道,她裏面什麽都没有,就这样跟着王伯东逛逛西逛逛,王伯不时的让芳芳那这个拿那个菜,芳芳不停的蹲下,附身拿着菜,壹个个五大三粗卖菜的男人肯定可以清晰的看清芳芳的骚穴,乳沟,而芳芳也像是为了讨好王伯似的,每壹次来到壹个摊位,特意的会去让每个男人视奸。

买完菜回家后,王伯已经被刺激的情绪激动,对着芳芳说道:

妳个小骚母狗,买个菜被那麽多男人看妳那个骚穴,真是贱货,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老王胯下却还是疲软的耷拉着,毫无反应。

去,快去做饭去,四点了,过会我那老战友要来了。老王继续道

说着王伯又悄悄在芳芳耳边耳语的说了会话,芳芳的脸瞬间变的通红,迟疑了很久后,芳芳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进到厨房开始準备晚上的晚餐。

五点出头,门铃响了。

进来的是壹个和王伯差不多年纪的老头,长得肥头大耳的,穿壹身军绿色外套,五短身材,壹看身材就让我想起了李所,不过这个老头慈眉善目的,像个弥勒佛壹样。

老王见到老同事来了后,眉开眼笑的说道:呦,来了您啊,老严,身体可好啊。

胖老头应该是姓严,只见他说道:这不是来了吗,我俩来晚了,那麽晚来看妳,对不住啊,老王,说着胖老头拿起手中的礼盒包装,听说妳这次车祸把命根子给整坏了,虽然岁数大了,不过能用还是要用壹下的,这不,我买了点玛卡,买了点牛鞭,都是壮阳的,妳慢慢恢复啊,说着,胖老头笑着递给了王伯。

来了还破费干嘛,老王尴尬的笑道。

对了,妳老头说有惊喜给我,什麽惊喜啊,让我看看啊,老胖子笑道。

等会等会,晚上有妳乐的,哈哈,老王豪爽的笑了起来。

对面楼的我注视着这壹切,心中已然清楚,晚上的惊喜壹定是芳芳了,不知道为什麽,此时的我心裏既有哀伤,又有期待。

说着,他们两人沙发上坐下后开始閑聊起来。

晚上家裏吃饭啊,还是外面吃,要不外面吃饭吧,妳刚刚手术才好,也别做饭了,胖老头说道。

别啊,外面吃干啥,不干不凈的,老王说道,做了饭了,厨房已经做了饭了。

呦,谁啊,还有谁伺候着我们王哥啊。老胖子接口道。

这不刚手术好嘛,不好动弹,叫了个保姆,伺候下日常起居。老王说道。

说着,老王沖着厨房喊道:

芳芳,客人来了,出来见见我这老伙计吧。

厨房门打开了,望远镜前的我差点鼻血没喷出来。

我的爱人,芳芳,此时已经将羽绒服脱了,全身上下赤裸着,围着壹条做菜的围裙,围裙高度将将盖住自己的乳房,在脖子上打了个结,巨乳在围裙下随着走路抖动着,从侧边可以清晰的看到雪白的副乳,而下半身,围裙盖到了膝盖上方,挡住了自己的小穴。

此时芳芳脸通红,害羞的低着头,低声说道:王叔,饭马上做好了,在煲汤了,妳们马上可以吃饭了。

胖老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美女,半天说不出话。

芳芳啊,我来介绍,这是严叔,以前和我壹个学校的,教体育的。

那麽胖壹个老头居然是体育老师,出乎了我的意外。

严叔,您好,马上做好了,请稍等就可以吃饭了。芳芳低声说道。

胖老头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芳芳,半天说不出话。

咳咳。。老王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妳个老头,看什麽呀,看的人家芳芳都脸红了,芳芳是农村来的,到我这做住家保姆,晚上还顺便帮我恢复我的病,说着,老王嬉笑着看着芳芳。

闺女妳好啊,胖老头此时用颤抖的嗓音说话了。

芳芳啊,妳不是在熬汤吗,反正汤在烧着,没事妳把客厅打扫壹下吧,老王故作威严的说了起来。

嗯,芳芳低声答应着,说着,转过身去,洁白的肌肤和完美的臀部映入两个老男人的眼中。

两个老头的眼睛更直了,壹眼都不舍得错过眼前的情形,芳芳背对着他们,拿起抹布,壹下子跪在了地上,开始慢慢的用抹布擦拭着桌子椅子和地板。

擦拭过程中,时不时的,芳芳将双腿分开几下,并用最完美的姿势撅起自己的屁股,也许是感受到了身后有两个老头的视奸,羞耻心作祟,芳芳的小穴已经开始壹滴壹滴的往地板上滴水。

身后两个老头已经不说话了,只是用眼睛直直的看着芳芳的小穴,胖老头的裤子已经隆起了壹个包,老鸡巴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而老王呢,毫无反应,老鸡吧还是死死的帖服在裤子裏,不过神色上已经激动的两眼通红。

跪着拖地,小穴和美臀大刺刺的暴露在两个老男人眼前,胸前两个大白兔则随着拖地的动作不停的前后摇摆抖动,虽然看不到整个乳房的样子,但是眼前这壹幅景象难道不是最诱人犯罪的催情药吗。

十.3P
芳芳故作镇定的拖着地,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像平时壹样,但是浑身上下只穿壹件围裙则无情的出卖了她。

小穴开始泛滥,淫水顺着大腿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板上,才擦拭干凈的地板又被淫水浇灌的晶莹剔透,两个老男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这美妙而淫蕩的壹幕。

这。。这就是妳说的惊喜吗,胖老头问道。

难道这个惊喜还不够吗,老王嘲笑起了胖老头。

太惊喜了,老胖子咽了口口水说道。

这丫头,在家就这样吗,老严继续问说。

哈哈,我这闺女啊,平时呢是我贴身保姆,晚上呢还要帮我恢复性功能,家裏所有的事情都包了,怎麽样,乖不乖这闺女,老王骄傲的道。

妳壹个月给多少钱啊,这闺女是做鸡的吧,胖老头笑着问道。

哈哈,多少钱,免费的,这闺女自己要来伺候我的,做鸡,这闺女有老公的,还是个老板呢,做什麽鸡,干凈的很呢,良家妇女啊,老王继续笑道。

那这闺女图什麽啊,胖老头哑然问道。

他们欠我的,老王恶狠狠的说道,是不是啊,闺女,是不是妳自己要来的,我可没逼妳吧,老王对着芳芳问道。

严叔,是我自愿的,王叔没有逼我,照顾王叔我心甘情愿的,芳芳回头妩媚的壹笑。

妳看妳干的什麽活,刚拖完的地板,又被水弄的脏兮兮的,说妳什麽好,老王指着地板上芳芳的淫水训斥起了芳芳。

这是什麽水啊,是不是拖地的脏水啊,真脏,罚妳晚上不许吃饭,别拖了,大家都饿了,吃饭了吃饭了。

芳芳起身看着壹滩骚水,脸上露出羞愧又期待的神色。

芳芳将饭菜都拿上了桌子,为两个老头斟满了酒,菜很丰盛,原本只为我壹个人做饭的芳芳现在却为了取悦王伯,对着两个老男人深情款款,这是为什麽,只为了壹次车祸就要这样付出吗,还是芳芳已经爱上了王伯。

老头们都上桌了,互相敬着酒,但眼神却壹刻不离芳芳的肉体。

妳打个电话给妳老公吧,说今晚不回去了,我们两个老头难得见壹次要很晚呢,就在这伺候着吧,老王撇嘴对着芳芳道。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芳芳。

老公,今晚王伯家来客人了,他来看看王伯,我为他们做饭,晚上妳不要过来了,我今晚就睡王伯这裏吧,妳自己壹个人哦,说着并没有等我的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芳芳妳到底是怎麽了,我这个正牌老公,为什麽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

好了,闺女,我们先吃饭了,妳也上来吃饭吧,胖老头讨好的对着芳芳说道,很显然,他们两个老头已经预感到今晚会是壹场令他们终身难忘的盛宴,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期待。

上什麽桌啊,刚才拖地弄的壹地水,还没罚她呢,还想上来吃饭。

好了好了,老王头,闺女不是控制不住吗,我们两个老头加起来都快150岁了,壹直盯着人家姑娘看,她害羞控制不住也正常,哈哈,得了得了,老王头,胖老头为芳芳鸣了不平,但是怎麽听都感觉是在调戏芳芳,什麽叫控制不住,流出骚水可以被解读控制不住,电话前窃听的我赶到深深的悲哀。

控制不住,骚母狗,就是喜欢被男人看,贱人,吃什麽饭,她最喜欢吃男人的鸡巴了,再说母狗要吃什麽饭,吃骨头就行了,老王继续骂道。

芳芳听到老王的话后,眼神裏没有壹丝的悲哀和无奈,我知道,这次和青岛已经完全不同了,青岛那次芳芳感到的是胁迫和哀伤,这次,芳芳只有期待,期待着老王的羞辱可以让他恢复性功能,为什麽。

对不起,王叔,芳芳低语道,我错了,我是母狗,我不吃饭了,我吃骨头和鸡巴就能饱了,说罢,芳芳还露出壹个微笑,笑容中透着壹丝妩媚,更多的是淫蕩。

不吃饭饿着妳也不行啊,对不对,既然妳说妳吃鸡巴和骨头就行了,妳自己找壹下吧,看看有什麽吃的,我们可管不了妳了。老王笑道。

说着,望远镜前的我看到了壹幕震惊的画面。

芳芳,慢慢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地,就像条母狗壹样,爬到了饭桌下面,对着坐在饭桌周围的老男人说道。

两位老师,母狗找壹下下面有没有鸡巴吃,就不打扰妳们在上面用餐了,我自己找就行,妳们上面如果有吃剩下的骨头就丢下来吧,我啃壹下就行了。

说着,芳芳来到老王裤裆前,拉开拉链,掏出了老王萎缩的龟头,自顾自吮吸起来,仿佛是天下最顶级的美味。

老严见此情形,再也受不了刺激,只见他丢下碗筷,起身居然直接将裤子脱了下来,正襟危坐的坐到了椅子上。

看妳急色的,今晚有的好玩呢,老王见状取笑道。

老脸挂不住的老严气急败坏了。

闺女妳别光吃妳王叔的啊,他那个小,吃不饱,到我这来,我这根好吃,我这根粗,有肉,妳吃得饱,哈哈哈,胖老头对着老王说道。

就妳那肥肚子,鸡巴还看的到吗,哈哈,再说要不是这母狗,我会阳痿吗,都是这母狗壹家子害的。

胖老头的鸡巴确实如老王所说,完全被癡肥的肚子遮住了,肚子圆滚滚白乎乎的,长着稀稀拉拉的毛发,肚子下面,壹根未勃起的鸡巴耷拉着,只露出壹个龟头埋在小肚子裏。

此时,就见老胖子从碗裏拿出壹根青菜,挂在了自己的鸡巴上,青菜完全覆盖住了自己的鸡巴,对着芳芳道。

来,闺女,别光吃肉,吃点菜,哈哈。

芳芳见状,撇了下嘴,看得出是对胖老头的举动十分的不屑,虽然讨厌胖老头的恶作剧,但是芳芳还是转身来到老严胯下,壹口将老严的鸡巴含在了嘴裏。

哦。。。。哦。。。。,舒服,含进去了,饭桌上的老严呻吟起来。

远处望远镜前的我看到,此时芳芳的头部已经完全被老胖子的两腿和癡肥的肚子包裹起来,头部壹耸壹耸的上下摆动着,宽松的围裙已经垂了下来,两个大乳房显眼的露在了外面。

老严的鸡巴在芳芳嘴裏明显胀大起来,芳芳不时的吐出鸡巴,用手上下撸几下,已经勃起了,到底是岁数大了,虽然已经勃起,但是并没有年轻人的那种青筋爆出,只是向上翘着,勃起状态下也只有9,10厘米的长度,因为老严太胖了,所以这个鸡巴在大肚子和两腿粗腿下显得那麽的不明显。

但是我知道,这种类型的鸡巴是芳芳最喜欢的类型,不太粗,不长,也没有那种狰狞感。

果不其然,芳芳见到老胖子的勃起状态后,明显眼神更加癡迷了,她如获至宝壹般用手握着鸡巴,只露出壹个龟头,轻柔的用舌尖壹圈壹圈的扫蕩着龟头下的冠状沟。

额。。。额。。。这闺女,舔的好舒服,真会伺候人,桌子上的老严已经将身体尽可能的绷直,头完全仰着,鸡巴在芳芳手裏,不时的微微跳动着。

眼前老胖子这个情形,看得出,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芳芳弄的出货了。

老王见到老胖子这副摸样,又酸溜溜的开始说道起来:

芳芳啊,妳还让不让妳严叔吃饭啊,妳这样只顾妳自己吃好吃的,我们这顿饭得吃到什麽时候去啊,老王明显有点吃醋了。

芳芳听到老王的话后,马上停止了口交,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说道:

对不起王叔,芳芳太自私了,只顾自己吃,没顾到妳们的感受,两位叔叔快吃吧,吃完后芳芳会好好伺候妳们的。

老胖子明显意犹未尽的看着芳芳,支吾的说道,妳个老王头,那快吃,我们快吃,吃完好好和这闺女乐壹乐。

俩老头又开始自顾自吃饭,不搭理跪在身旁的芳芳,而老胖子的鸡巴因为没有了芳芳的刺激,马上又疲软了下去,又被大肚子掩埋了。

闺女啊,妳严叔以前是教体育的,妳不是没读过书吗,有什麽问题可以让妳严叔教教妳的,哈哈,多学壹下还是好的。酒过三巡的老王又开始恶作剧了。

我看妳应该平时也不大运动锻炼吧,妳看才跪了壹会就开始气喘吁吁了。好了好了,闺女妳别跪在地上了,妳严叔教妳几个动作让妳放松壹下,哈哈。老严听到老王的话后立刻开始调戏起芳芳来。

芳芳从地上爬了起来,站直身体,疑惑的看着两个老头。

好了,我们饭也吃好了,好好给妳上上课,这时候老严也赤裸着下半身站了起来,肚子好肥,完全看不出以前是个体育老师。

老王也起身坐到了沙发上,看着胖老头和芳芳的表演,不过从眼神中,看到了期待。

来来来,闺女,严叔先教妳站姿,站要站稳,双腿要并拢,来,站给我们看看。

说着,老严拉着芳芳来到了沙发前,手摸着芳芳的大腿,不停的像挤压着。

对,并拢,并拢,哎呀,妳个闺女,怎麽腿并不拢呢,该打,啪。。。。。。

胖老头用力的打了壹下芳芳的屁股。

啊。。。严老师,疼。。芳芳娇羞道。

知道疼就并拢,对,这样对,站要有站相。

好,现在老师教妳马步,下蹲,双手握拳放在身侧,对。。,就是这个动作,来。。。站直马步做十组。

就见芳芳双手握拳,放在身侧,膝盖弯曲,保持着马步的动作,短小的围裙随着膝盖的弯曲已经只能覆盖着三角区的上面,双腿向两边分开着,围裙已经完全遮不住芳芳的小穴,老王坐在沙发上可以清晰的看清眼前的春光。

不对啊,妳这个姿势不对,妳要保持腿部稳定,要蹲的扎实,要稳定的话,屁股壹定要稳住,否则就像妳现在这样,双腿会抖动,这时候,老胖子开始说教起芳芳来。

来,我帮妳,说着,老严的肥手壹下子摸到了芳芳的屁股下方,托住了芳芳的屁股,来,闺女,背要直,保持住。】

老胖子说话的同时,两只手壹手摸着小穴,另壹只手揉捏着大奶子。如此不正经的动作却配合着老严话语裏的专业术语,边上老王的眼神裏充斥着激动,亢奋,而老王的手则不自禁的开始摸着自己的鸡巴。

芳芳的眼裏看着老王这个动作,眼神亮了。

【王叔,想要吗?想要就把裤子脱了,让芳芳看看妳的大鸡巴】芳芳言语继续刺激着王伯。

啪。。。很重的壹声从耳机中传来,是老严用力打了下芳芳的屁股。

【骚。。。发什么骚啊,妳,妳现在是在练习马步,这洋都能发骚】

【啊。。。严叔对不起,被妳摸得我受不了了】芳芳骄喘着。

我的女人,芳芳现在确实已经开始发骚了,因为被老严持续扣摸着的骚穴已经顺着手指流出了骚水来。

望远镜前的我已经泪流满面,我想不通,我无法理解芳芳的举动,但是当今后我知道了事情所有的原委后,我才知道,这壹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我这个懦夫,是我将芳芳壹步步推向别人的怀抱。

十壹.重振雄风
【好了,马步动作妳已经掌握了,来,继续下壹个动作,这是壹个瑜伽动作,叫八体投地式。】老胖子露出了淫蕩的笑容。

【顾名思义,八体投地,就是要有八个支点支撑在地上,这个动作男人可做不了,男人最多七个支点,女人就可以有八个支点,哈哈,特别是闺女妳,最这合妳做这组动作了】

【哪八个支点,怎么做呢要】芳芳明知道这个动作是为了羞辱自己,但是为了老王,她还是害羞的问道。

【八体投地,就是用身体的双肘,双膝,双脚,两个胸部,紧贴地面,保持平衡,再慢慢撅起屁股向后移动,变成6个支点,所以我说吧,这个动作只有妳能做,我们男人最多六个支点,而妳有8个】说着,老严笑嘻嘻的看着芳芳的胸部。

芳芳领会了老严的意思,脸更红了,就见她咬了咬牙,刚想爬到地上做动作,老严拦住了她。

【等等等等,闺女,妳现在这洋穿着围裙,我们也看不到妳到底几个支点到地上是不是啊】老严笑着看着芳芳。

【再说了,妳不是要帮老王恢复功能嘛,正好,这个动作最这合了,来,老王,妳把裤子脱了,坐地上】

瞬时间,房间内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说话,都在做壹个动作,脱衣服。有急色的,老王和老严分别脱下了裤子,只穿壹件老头背心在身上。有害羞的,芳芳脱下了她那本就暴露的围裙,露出了洁白如玉的胴体。

老王最先坐到了地上,而聪慧的芳芳也不用老严多做讲解了,只见她双肘,双膝,双脚,乳房贴地,而头直接鉆入老王胯下,壹口将老王的鸡巴含在嘴裏,细心的开始舔弄起来。

【闺女真聪明,立马就领悟了这个动作的要领,哈哈】

【说着老严也双腿分开跪地,用手压住芳芳的后膝盖,来,慢慢起身,注意哦,起来的同时别把嘴裏的鸡巴吐出来哦,要壹直含着,这洋才对妳王叔有效。】

芳芳听到老严的命令后,缓缓直立身体,不行,起身的同时嘴巴就要离开老王的鸡巴了,试了几次之后,芳芳终于找到了这个动作的要领,也是最羞耻的所在,嘴既然不能离开老王的鸡巴,那只能将屁股努力的朝后朝上提了,这洋的话,这个姿势就变成了母狗吃屎壹模壹洋了。

【对,壹二,壹二。。。好,很聪明,找到这个动作的诀窍了】

【好,闺女很棒,先做十组这个动作热热身,哈哈】

说着话,老胖子慢慢在芳芳身后用腿压住芳芳的膝盖位置,这洋就使得芳芳只能使用屁股的上下移动来实现这组动作,而嘴又不能离开老王的鸡巴,这洋的动作间直让芳芳动几下就累的不行,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渗出汗珠。

老胖子继续使坏,只见他慢慢脱下他那条四角老头裤,露出了已经微微勃起的鸡巴,不长也不粗,鸡巴在肥胖的肚子下若隐若现,就见老胖子慢慢移动批屁股,将癡肥的肚子移动到芳芳屁股撅起的位置,等着芳芳做瑜伽动作时与老鸡巴的接触。

【严叔,十组动作到了,好累啊,我要休息壹下,呼。。。呼。。。】

【谁让妳把我鸡巴吐出来的啊,妳严叔不是让妳壹直要含着吗】老王说着用力按住芳芳的头部,壹下子又将阳痿的鸡巴塞入芳芳的口中。

【唔。。。唔。。。】芳芳只能顺从的将王伯的鸡巴含在嘴裏,壹口壹口舔吸起来

【啪。。。】就见老胖子用力打了壹下芳芳的屁股【停下来干嘛,动起来啊,闺女,这点时间就吃不消了】老胖子淫笑的对着芳芳说道。

【唔。。。嘬】芳芳嘴上没停,继续吃着老王的鸡巴,屁股则被老胖子催的慢慢又开始做着伏地挺身的动作。

小穴与老胖子的鸡巴接触到了,芳芳明显感受到了,身体抖动了壹下,接触部位贴合在了壹起,还没勃起的鸡巴受到了来自小穴的骚扰,老胖子壹脸舒爽的表情,【啊。。。用逼毛磨几下,闺女】

老王看着眼前淫靡的场景,也开始呻吟起来,可能芳芳感受到了嘴裏老王的鸡巴开始慢慢有了反应,卖力的摇动起了屁股,用逼毛扫蕩着老胖子贴合在小穴处的鸡巴,像条发情的母狗壹洋。

老胖子跪在芳芳两腿中间,配合着芳芳的摩擦,用手掌开始侵犯起结合部位,轻抚,按压,拍打屁股,甚至不停的用手指轻戳芳芳的屁眼,芳芳的汗水,淫水泛滥了,壹滴滴的淋湿了地板。

【动起来,闺女】老胖子吩咐着芳芳道

芳芳又开始了伏地挺身的动作,而嘴确壹口也没离开过老王的鸡巴,壹下,两下。

随着芳芳上下挺动的动作,壹下下的用小穴摩擦着老胖子的鸡巴。

老严的鸡巴勃起了。硬邦邦的,龟头已经被芳芳的淫水浇灌的亮晶晶的。

芳芳感受到了老胖子的勃起,开始慢慢小心翼翼的上下做着动作。

【啪。。。谁让妳慢下来的,继续保持这个节奏】老胖子又用力打了下芳芳的屁股,并用手握住鸡巴,对準芳芳小穴上来的位置。

噗。。。随着芳芳下壹次的挺身,湿闰闰的小穴结结实实被老胖子的鸡巴直接捅到了花心。

【啊。。。】芳芳的嘴壹下子离开了老王的鸡巴,表情复杂的开始呻吟起来,有羞耻,有期待,有满足,毕竟我和她已经很久没做爱了,而老胖子这种鸡巴是芳芳最喜欢的类型。

老胖子用手拉着芳芳的屁股,开始有节奏的操弄起来。

【啊。。。啊。。。。舒服,不要停,严叔】芳芳已经完全享受起来,并壹前壹后的摇动着屁股,配合着老胖子的操弄,眼神迷离的已经忘记了老王的存在。

【贱货。。。爽死了是吧,有了硬的就不要我这个了是吧】老王大声的骂起芳芳来。

芳芳被老王骂后清醒了起来,而她看到老王的鸡巴后则眼神流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老王的鸡巴也已经恢复了硬度,即使没有年轻人的硬度,但是也完全与阳痿的状态不可同日而语了。

芳芳见状,用手握住老王的鸡巴,不顾老严的抽插,壹下下开始吮吸起来,时而用舌头扫动龟头的冠状钩,时而又整根吞入口中,上下抽送。

【啊。。。啊。。。啊。。。】房子裏充斥着三人的喘息和呻吟。

芳芳不是没有经历过3P,不同在于以前和老冯和李所他们是被迫的,而这次是享受的,是自愿的。

就这洋,前后夹攻,芳芳被两个老头壹前壹后玩弄了五六分钟,老年人毕竟是老年人,体力与状态毕竟和年轻人不同,老严和老王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号称体育老师的老严最先停了下来,【累死我了。】

说着,就见老胖子慢慢将跪着的双腿站了起来,而鸡巴并没有拔出来,双手扶着芳芳的屁股两侧,随着站起来,芳芳的屁股也被老严扶到了很高的高度,而老王见状也慢慢从坐在地上慢慢配合着老严站了起来,摄像机裏的画面太淫靡了,芳芳就像90度鞠躬壹洋的动作,嘴裏死死的含着老王的鸡巴,上下抽动着,而屁股被老严死死的握着,前后不停的抽插着。

【老王,妳也硬起来了,要不咱两换换】老严说话了。

芳芳听到后,也许是考虑到老王勃起不易,拔出来后有可能又软掉了,就见芳芳并没有答应老严的要求,只见芳芳用小口包住老王的冠状钩,用手握住老王的鸡巴,上下抽动着,打飞机配合口交。

老王也许也怕勃起不容易,见到芳芳的动作后也配合着芳芳的【啊。。。啊。。。啊。。。】

老王呻吟着,芳芳也许感受到了嘴裏鸡巴的跳动,动作越来越快,手也越来越快。

【啊。。。舒服,闺女,舒服,要射了。。。】随着老王的呻吟,他用手用力死死按住芳芳的脸,屁股开始不停的收缩起来,射精了。

黄脓的陈年老精顺着芳芳的嘴角滴滴流下,老王的神色轻松,舒爽的皱着眉,鸡巴仍然塞在芳芳的嘴裏迟迟不愿拔出,仿佛回味着重振雄风的欣喜,而老严这老头见到此景后居然也停止了插送,看着眼前赤裸的男女,就像自己变成了壹个第三者。而此时望远镜前的我的心则在滴血。

【王叔,妳终于行了,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真好】芳芳的不顾嘴角滴落的精液,眼含热泪的看着王伯。

【哎。。。闺女,委屈妳了,妳不值得为我这洋做】老王也流下了老泪,吶吶的对着芳芳说道。

【闺女啊,妳两别含情脉脉了,整的我就像个第三者壹洋,这是干啥呀,我现在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整了啊】老严尴尬的说道。

【咳。。。咳。。。不好意思啊老严,妳要不要继续干我抉定不了啊,妳问问闺女吧】老王居然过河拆桥的这洋说道。

【哎呀。。。什么意思啊老王,叫我来是妳叫的,现在妳恢复了就把我凉在这裏了,过河拆桥啊。】老严生气的叫道,并把鸡巴拔出了芳芳的小逼。

芳芳见到两个老男人为了自己争吵了起来,也有点过意不去了,不过她也更加感谢老王对于自己的维护。

【王叔,严叔妳们别吵了,这是我自愿的】芳芳用纸巾擦拭干凈嘴角的精液,骄羞的轻声说道。

【严叔,妳继续吧,别憋着,岁数大了,憋着难受,对身体不好】芳芳后头望着老严,并跪在地上保持了后入的姿势,把屁股对着老严摇了摇。

【瞧瞧,还是闺女贴心,哪像妳个老头,那么小气,又不是妳老婆】老严继续讥讽着老王。

说归说,老严并没有停下动作,就见他手握勃起的鸡巴,继续对準芳芳的水漫金山的小穴,用力的壹挺,继续做起了活塞运动。

不壹会,老严又拔出了鸡巴,只见鸡巴已经在芳芳的小穴内变回了原洋,难道是射精了?

我心想。

【怎么了严叔,怎么不动了,芳芳还没高潮呢】芳芳言语挑逗着老严,说道。

【不干了,被老王气死了,我回去了】说着,老严準备起身穿衣服了。

还有这洋的老头,两个老头像小孩壹洋居然互相吃醋起来。

【让他回去吧,爱干不干,不干最好】老王也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壹幕,冷嘲热讽的说。

这洋,整个局面最尴尬就是芳芳了,【严叔,是我做的不好吗,您别生气啊】

【妳看看妳对老王,都主动伺候着,对我呢,就屁股壹撅,让我自己死命整,这我还不如出去找鸡也比妳好】

芳芳脸刷壹下通红,也许意识到了自己对两个老头的区别对待,芳芳沈默些许后用手拉住老严的手说道【严叔,妳别生气,是我不好,让我来伺候妳】

芳芳啊,我最爱的芳芳啊,妳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变的那么下贱,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心裏想到,这壹切的壹切到底是为什么呢,是芳芳爱上了老王,宁愿为他做出这洋的牺牲,还是芳芳就是壹个撤头撤尾的淫妇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妻子的恋爱 隔壁的老王 下(9-1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妻子的恋爱 隔壁的老王 下 (9-11章)

妻子的恋爱 隔壁的老王 下 (9-11章)

作者:LOVEOLDJ

九.疗程(二)
   
王伯的腿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而我也已经开始上班了,行尸走肉壹般的工作着,麻木着自己,芳芳请了个长假,说是要等王伯完全恢复正常才去上班,到底要恢复到什麽程度呢,是腿完全康复,还是鸡巴完全勃起,我不得而知,我也不想去问。

这天,很巧合的我早回家,继续想着看壹下芳芳他们的进展,刚準备走上楼梯,就听到,碰的壹声,我听到壹声关门声,好像是我家,我马上来到二楼,只见壹条白影飞快的走了上楼。

我轻轻的打开门后,芳芳不在家裏,没人啊?我纳闷道。

地上,芳芳的衣服淩乱的丢弃在沙发上,连衣裙,胸罩,内裤,袜子,鞋子,怎麽回事?我想到,芳芳回来洗澡了吗,芳芳最近都是在王伯那裏洗的澡啊,我心想,上去看看什麽情况。

刚走到三楼四楼交接处,就听到了芳芳的声音。

主人,主人,母狗我已经听了妳的吩咐,脱光了衣服,放在自己家裏了,并关上门了,我现在全身光光的,好冷,主人放我进去啊。

他们在干嘛,玩性游戏吗,又玩什麽游戏。

妳这条骚母狗,让妳不学好,让妳到处勾搭公狗,妳给我乖乖跪在门口,自己自慰,骚水不出来不许进来,门内传来王伯的声音。

是,知道,主人。嗯。。。嗯。。。。

我偷看了壹眼,惊呆了。

芳芳全身赤裸,坐在王伯门口的地毯上,腿伸的笔直。举起了屁股,不停用自己的手摸着扣着自己的小穴,并将小穴努力举高对着门上的猫眼。

主人,妳快看,妳快看,母狗在自慰了,芳芳对着门裏说,母狗出水了,母狗要了,主人开门啊,母狗要主人的大鸡巴。。

门开了,赤裸的王伯出现在眼前,双腿间露着疲软的鸡巴。

妳这个母狗,到处勾搭男人,还来干什麽啊,王伯问道。

芳芳见到王伯开了门,开心的上去就就壹口叼住王伯的鸡巴,说道:

母狗像主人请安,说着,芳芳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壹边叫壹边舔着王伯的龟头。

嗯,请安礼做的很到位,进来吧,王伯说道。

但他并没有转身,而是退着身体往后走,芳芳呢,壹边叼着鸡巴,壹边慢慢的爬进门,像是不肯放下这跟短小的鸡巴壹样,慢慢的跪趴着进入门内。

干嘛,母狗,不舍得关门啊,要让男人看看妳怎麽发骚吗,王伯厉声说道。

芳芳并没有起身关门,只见她慢慢的举起自己的壹条腿,湿润的小穴暴露在我的眼前,她努力用腿够着门板,并用力关上了房门,房间内响起了王伯的笑声,母狗,真会玩。

我呆住了,芳芳还是我的芳芳吗,为了刺激王伯恢复,真的需要这样做吗。

我来到对楼,盯着望远镜,王伯敲着二郎腿坐在壹楼沙发上,看着报纸,芳芳呢,跪在王伯跟前,真像条母狗壹样眼睛壹眨不眨的注视着王伯,电视机裏播放着A片,调教类的A片,王伯跟着眼前的A片不停的模仿着。

妳不是喜欢被男人看妳的骚逼吗,母狗,去啊,被男人看啊,王伯开始调戏起芳芳来。

不要嘛主人,老婆道,母狗就喜欢主人壹个人。

那妳老公呢,妳老公不是每天要操妳吗,王伯继续道。
母狗已经快四五个月没和老公同房了,现在母狗是主人壹个人的,芳芳乖巧的说道。

嗯,很好,爷爷我很喜欢,对了,晚上有个老战友过来看我,也是退休老教师啊,妳去看看菜还有没有,没有壹起出去买点菜,弄点酒,晚上好好招待壹下我这个老战友吧,王伯道。

芳芳就这样赤身裸体的来到厨房,看了眼后对王伯说道,王叔,没菜了,我们壹起去买吧,说着芳芳来到客厅,準备穿起内衣内裤。

别穿了,直接套个外套跟我走。王伯厉声说道。

芳芳的表情变的非常的复杂,既有壹丝羞耻,又有壹丝娇媚,但是更多的是期待,这壹刻,我知道,我的老婆已经不属于我了。

菜市场,鱼龙混杂。芳芳穿着壹件羽绒大衣,但是我知道,她裏面什麽都没有,就这样跟着王伯东逛逛西逛逛,王伯不时的让芳芳那这个拿那个菜,芳芳不停的蹲下,附身拿着菜,壹个个五大三粗卖菜的男人肯定可以清晰的看清芳芳的骚穴,乳沟,而芳芳也像是为了讨好王伯似的,每壹次来到壹个摊位,特意的会去让每个男人视奸。

买完菜回家后,王伯已经被刺激的情绪激动,对着芳芳说道:

妳个小骚母狗,买个菜被那麽多男人看妳那个骚穴,真是贱货,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老王胯下却还是疲软的耷拉着,毫无反应。

去,快去做饭去,四点了,过会我那老战友要来了。老王继续道

说着王伯又悄悄在芳芳耳边耳语的说了会话,芳芳的脸瞬间变的通红,迟疑了很久后,芳芳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进到厨房开始準备晚上的晚餐。

五点出头,门铃响了。

进来的是壹个和王伯差不多年纪的老头,长得肥头大耳的,穿壹身军绿色外套,五短身材,壹看身材就让我想起了李所,不过这个老头慈眉善目的,像个弥勒佛壹样。

老王见到老同事来了后,眉开眼笑的说道:呦,来了您啊,老严,身体可好啊。

胖老头应该是姓严,只见他说道:这不是来了吗,我俩来晚了,那麽晚来看妳,对不住啊,老王,说着胖老头拿起手中的礼盒包装,听说妳这次车祸把命根子给整坏了,虽然岁数大了,不过能用还是要用壹下的,这不,我买了点玛卡,买了点牛鞭,都是壮阳的,妳慢慢恢复啊,说着,胖老头笑着递给了王伯。

来了还破费干嘛,老王尴尬的笑道。

对了,妳老头说有惊喜给我,什麽惊喜啊,让我看看啊,老胖子笑道。

等会等会,晚上有妳乐的,哈哈,老王豪爽的笑了起来。

对面楼的我注视着这壹切,心中已然清楚,晚上的惊喜壹定是芳芳了,不知道为什麽,此时的我心裏既有哀伤,又有期待。

说着,他们两人沙发上坐下后开始閑聊起来。

晚上家裏吃饭啊,还是外面吃,要不外面吃饭吧,妳刚刚手术才好,也别做饭了,胖老头说道。

别啊,外面吃干啥,不干不凈的,老王说道,做了饭了,厨房已经做了饭了。

呦,谁啊,还有谁伺候着我们王哥啊。老胖子接口道。

这不刚手术好嘛,不好动弹,叫了个保姆,伺候下日常起居。老王说道。

说着,老王沖着厨房喊道:

芳芳,客人来了,出来见见我这老伙计吧。

厨房门打开了,望远镜前的我差点鼻血没喷出来。

我的爱人,芳芳,此时已经将羽绒服脱了,全身上下赤裸着,围着壹条做菜的围裙,围裙高度将将盖住自己的乳房,在脖子上打了个结,巨乳在围裙下随着走路抖动着,从侧边可以清晰的看到雪白的副乳,而下半身,围裙盖到了膝盖上方,挡住了自己的小穴。

此时芳芳脸通红,害羞的低着头,低声说道:王叔,饭马上做好了,在煲汤了,妳们马上可以吃饭了。

胖老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美女,半天说不出话。

芳芳啊,我来介绍,这是严叔,以前和我壹个学校的,教体育的。

那麽胖壹个老头居然是体育老师,出乎了我的意外。

严叔,您好,马上做好了,请稍等就可以吃饭了。芳芳低声说道。

胖老头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芳芳,半天说不出话。

咳咳。。老王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妳个老头,看什麽呀,看的人家芳芳都脸红了,芳芳是农村来的,到我这做住家保姆,晚上还顺便帮我恢复我的病,说着,老王嬉笑着看着芳芳。

闺女妳好啊,胖老头此时用颤抖的嗓音说话了。

芳芳啊,妳不是在熬汤吗,反正汤在烧着,没事妳把客厅打扫壹下吧,老王故作威严的说了起来。

嗯,芳芳低声答应着,说着,转过身去,洁白的肌肤和完美的臀部映入两个老男人的眼中。

两个老头的眼睛更直了,壹眼都不舍得错过眼前的情形,芳芳背对着他们,拿起抹布,壹下子跪在了地上,开始慢慢的用抹布擦拭着桌子椅子和地板。

擦拭过程中,时不时的,芳芳将双腿分开几下,并用最完美的姿势撅起自己的屁股,也许是感受到了身后有两个老头的视奸,羞耻心作祟,芳芳的小穴已经开始壹滴壹滴的往地板上滴水。

身后两个老头已经不说话了,只是用眼睛直直的看着芳芳的小穴,胖老头的裤子已经隆起了壹个包,老鸡巴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而老王呢,毫无反应,老鸡吧还是死死的帖服在裤子裏,不过神色上已经激动的两眼通红。

跪着拖地,小穴和美臀大刺刺的暴露在两个老男人眼前,胸前两个大白兔则随着拖地的动作不停的前后摇摆抖动,虽然看不到整个乳房的样子,但是眼前这壹幅景象难道不是最诱人犯罪的催情药吗。

十.3P
芳芳故作镇定的拖着地,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像平时壹样,但是浑身上下只穿壹件围裙则无情的出卖了她。

小穴开始泛滥,淫水顺着大腿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板上,才擦拭干凈的地板又被淫水浇灌的晶莹剔透,两个老男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这美妙而淫蕩的壹幕。

这。。这就是妳说的惊喜吗,胖老头问道。

难道这个惊喜还不够吗,老王嘲笑起了胖老头。

太惊喜了,老胖子咽了口口水说道。

这丫头,在家就这样吗,老严继续问说。

哈哈,我这闺女啊,平时呢是我贴身保姆,晚上呢还要帮我恢复性功能,家裏所有的事情都包了,怎麽样,乖不乖这闺女,老王骄傲的道。

妳壹个月给多少钱啊,这闺女是做鸡的吧,胖老头笑着问道。

哈哈,多少钱,免费的,这闺女自己要来伺候我的,做鸡,这闺女有老公的,还是个老板呢,做什麽鸡,干凈的很呢,良家妇女啊,老王继续笑道。

那这闺女图什麽啊,胖老头哑然问道。

他们欠我的,老王恶狠狠的说道,是不是啊,闺女,是不是妳自己要来的,我可没逼妳吧,老王对着芳芳问道。

严叔,是我自愿的,王叔没有逼我,照顾王叔我心甘情愿的,芳芳回头妩媚的壹笑。

妳看妳干的什麽活,刚拖完的地板,又被水弄的脏兮兮的,说妳什麽好,老王指着地板上芳芳的淫水训斥起了芳芳。

这是什麽水啊,是不是拖地的脏水啊,真脏,罚妳晚上不许吃饭,别拖了,大家都饿了,吃饭了吃饭了。

芳芳起身看着壹滩骚水,脸上露出羞愧又期待的神色。

芳芳将饭菜都拿上了桌子,为两个老头斟满了酒,菜很丰盛,原本只为我壹个人做饭的芳芳现在却为了取悦王伯,对着两个老男人深情款款,这是为什麽,只为了壹次车祸就要这样付出吗,还是芳芳已经爱上了王伯。

老头们都上桌了,互相敬着酒,但眼神却壹刻不离芳芳的肉体。

妳打个电话给妳老公吧,说今晚不回去了,我们两个老头难得见壹次要很晚呢,就在这伺候着吧,老王撇嘴对着芳芳道。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芳芳。

老公,今晚王伯家来客人了,他来看看王伯,我为他们做饭,晚上妳不要过来了,我今晚就睡王伯这裏吧,妳自己壹个人哦,说着并没有等我的回应就把电话挂了。

芳芳妳到底是怎麽了,我这个正牌老公,为什麽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

好了,闺女,我们先吃饭了,妳也上来吃饭吧,胖老头讨好的对着芳芳说道,很显然,他们两个老头已经预感到今晚会是壹场令他们终身难忘的盛宴,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期待。

上什麽桌啊,刚才拖地弄的壹地水,还没罚她呢,还想上来吃饭。

好了好了,老王头,闺女不是控制不住吗,我们两个老头加起来都快150岁了,壹直盯着人家姑娘看,她害羞控制不住也正常,哈哈,得了得了,老王头,胖老头为芳芳鸣了不平,但是怎麽听都感觉是在调戏芳芳,什麽叫控制不住,流出骚水可以被解读控制不住,电话前窃听的我赶到深深的悲哀。

控制不住,骚母狗,就是喜欢被男人看,贱人,吃什麽饭,她最喜欢吃男人的鸡巴了,再说母狗要吃什麽饭,吃骨头就行了,老王继续骂道。

芳芳听到老王的话后,眼神裏没有壹丝的悲哀和无奈,我知道,这次和青岛已经完全不同了,青岛那次芳芳感到的是胁迫和哀伤,这次,芳芳只有期待,期待着老王的羞辱可以让他恢复性功能,为什麽。

对不起,王叔,芳芳低语道,我错了,我是母狗,我不吃饭了,我吃骨头和鸡巴就能饱了,说罢,芳芳还露出壹个微笑,笑容中透着壹丝妩媚,更多的是淫蕩。

不吃饭饿着妳也不行啊,对不对,既然妳说妳吃鸡巴和骨头就行了,妳自己找壹下吧,看看有什麽吃的,我们可管不了妳了。老王笑道。

说着,望远镜前的我看到了壹幕震惊的画面。

芳芳,慢慢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地,就像条母狗壹样,爬到了饭桌下面,对着坐在饭桌周围的老男人说道。

两位老师,母狗找壹下下面有没有鸡巴吃,就不打扰妳们在上面用餐了,我自己找就行,妳们上面如果有吃剩下的骨头就丢下来吧,我啃壹下就行了。

说着,芳芳来到老王裤裆前,拉开拉链,掏出了老王萎缩的龟头,自顾自吮吸起来,仿佛是天下最顶级的美味。

老严见此情形,再也受不了刺激,只见他丢下碗筷,起身居然直接将裤子脱了下来,正襟危坐的坐到了椅子上。

看妳急色的,今晚有的好玩呢,老王见状取笑道。

老脸挂不住的老严气急败坏了。

闺女妳别光吃妳王叔的啊,他那个小,吃不饱,到我这来,我这根好吃,我这根粗,有肉,妳吃得饱,哈哈哈,胖老头对着老王说道。

就妳那肥肚子,鸡巴还看的到吗,哈哈,再说要不是这母狗,我会阳痿吗,都是这母狗壹家子害的。

胖老头的鸡巴确实如老王所说,完全被癡肥的肚子遮住了,肚子圆滚滚白乎乎的,长着稀稀拉拉的毛发,肚子下面,壹根未勃起的鸡巴耷拉着,只露出壹个龟头埋在小肚子裏。

此时,就见老胖子从碗裏拿出壹根青菜,挂在了自己的鸡巴上,青菜完全覆盖住了自己的鸡巴,对着芳芳道。

来,闺女,别光吃肉,吃点菜,哈哈。

芳芳见状,撇了下嘴,看得出是对胖老头的举动十分的不屑,虽然讨厌胖老头的恶作剧,但是芳芳还是转身来到老严胯下,壹口将老严的鸡巴含在了嘴裏。

哦。。。。哦。。。。,舒服,含进去了,饭桌上的老严呻吟起来。

远处望远镜前的我看到,此时芳芳的头部已经完全被老胖子的两腿和癡肥的肚子包裹起来,头部壹耸壹耸的上下摆动着,宽松的围裙已经垂了下来,两个大乳房显眼的露在了外面。

老严的鸡巴在芳芳嘴裏明显胀大起来,芳芳不时的吐出鸡巴,用手上下撸几下,已经勃起了,到底是岁数大了,虽然已经勃起,但是并没有年轻人的那种青筋爆出,只是向上翘着,勃起状态下也只有9,10厘米的长度,因为老严太胖了,所以这个鸡巴在大肚子和两腿粗腿下显得那麽的不明显。

但是我知道,这种类型的鸡巴是芳芳最喜欢的类型,不太粗,不长,也没有那种狰狞感。

果不其然,芳芳见到老胖子的勃起状态后,明显眼神更加癡迷了,她如获至宝壹般用手握着鸡巴,只露出壹个龟头,轻柔的用舌尖壹圈壹圈的扫蕩着龟头下的冠状沟。

额。。。额。。。这闺女,舔的好舒服,真会伺候人,桌子上的老严已经将身体尽可能的绷直,头完全仰着,鸡巴在芳芳手裏,不时的微微跳动着。

眼前老胖子这个情形,看得出,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芳芳弄的出货了。

老王见到老胖子这副摸样,又酸溜溜的开始说道起来:

芳芳啊,妳还让不让妳严叔吃饭啊,妳这样只顾妳自己吃好吃的,我们这顿饭得吃到什麽时候去啊,老王明显有点吃醋了。

芳芳听到老王的话后,马上停止了口交,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说道:

对不起王叔,芳芳太自私了,只顾自己吃,没顾到妳们的感受,两位叔叔快吃吧,吃完后芳芳会好好伺候妳们的。

老胖子明显意犹未尽的看着芳芳,支吾的说道,妳个老王头,那快吃,我们快吃,吃完好好和这闺女乐壹乐。

俩老头又开始自顾自吃饭,不搭理跪在身旁的芳芳,而老胖子的鸡巴因为没有了芳芳的刺激,马上又疲软了下去,又被大肚子掩埋了。

闺女啊,妳严叔以前是教体育的,妳不是没读过书吗,有什麽问题可以让妳严叔教教妳的,哈哈,多学壹下还是好的。酒过三巡的老王又开始恶作剧了。

我看妳应该平时也不大运动锻炼吧,妳看才跪了壹会就开始气喘吁吁了。好了好了,闺女妳别跪在地上了,妳严叔教妳几个动作让妳放松壹下,哈哈。老严听到老王的话后立刻开始调戏起芳芳来。

芳芳从地上爬了起来,站直身体,疑惑的看着两个老头。

好了,我们饭也吃好了,好好给妳上上课,这时候老严也赤裸着下半身站了起来,肚子好肥,完全看不出以前是个体育老师。

老王也起身坐到了沙发上,看着胖老头和芳芳的表演,不过从眼神中,看到了期待。

来来来,闺女,严叔先教妳站姿,站要站稳,双腿要并拢,来,站给我们看看。

说着,老严拉着芳芳来到了沙发前,手摸着芳芳的大腿,不停的像挤压着。

对,并拢,并拢,哎呀,妳个闺女,怎麽腿并不拢呢,该打,啪。。。。。。

胖老头用力的打了壹下芳芳的屁股。

啊。。。严老师,疼。。芳芳娇羞道。

知道疼就并拢,对,这样对,站要有站相。

好,现在老师教妳马步,下蹲,双手握拳放在身侧,对。。,就是这个动作,来。。。站直马步做十组。

就见芳芳双手握拳,放在身侧,膝盖弯曲,保持着马步的动作,短小的围裙随着膝盖的弯曲已经只能覆盖着三角区的上面,双腿向两边分开着,围裙已经完全遮不住芳芳的小穴,老王坐在沙发上可以清晰的看清眼前的春光。

不对啊,妳这个姿势不对,妳要保持腿部稳定,要蹲的扎实,要稳定的话,屁股壹定要稳住,否则就像妳现在这样,双腿会抖动,这时候,老胖子开始说教起芳芳来。

来,我帮妳,说着,老严的肥手壹下子摸到了芳芳的屁股下方,托住了芳芳的屁股,来,闺女,背要直,保持住。】

老胖子说话的同时,两只手壹手摸着小穴,另壹只手揉捏着大奶子。如此不正经的动作却配合着老严话语裏的专业术语,边上老王的眼神裏充斥着激动,亢奋,而老王的手则不自禁的开始摸着自己的鸡巴。

芳芳的眼裏看着老王这个动作,眼神亮了。

【王叔,想要吗?想要就把裤子脱了,让芳芳看看妳的大鸡巴】芳芳言语继续刺激着王伯。

啪。。。很重的壹声从耳机中传来,是老严用力打了下芳芳的屁股。

【骚。。。发什么骚啊,妳,妳现在是在练习马步,这洋都能发骚】

【啊。。。严叔对不起,被妳摸得我受不了了】芳芳骄喘着。

我的女人,芳芳现在确实已经开始发骚了,因为被老严持续扣摸着的骚穴已经顺着手指流出了骚水来。

望远镜前的我已经泪流满面,我想不通,我无法理解芳芳的举动,但是当今后我知道了事情所有的原委后,我才知道,这壹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我这个懦夫,是我将芳芳壹步步推向别人的怀抱。

十壹.重振雄风
【好了,马步动作妳已经掌握了,来,继续下壹个动作,这是壹个瑜伽动作,叫八体投地式。】老胖子露出了淫蕩的笑容。

【顾名思义,八体投地,就是要有八个支点支撑在地上,这个动作男人可做不了,男人最多七个支点,女人就可以有八个支点,哈哈,特别是闺女妳,最这合妳做这组动作了】

【哪八个支点,怎么做呢要】芳芳明知道这个动作是为了羞辱自己,但是为了老王,她还是害羞的问道。

【八体投地,就是用身体的双肘,双膝,双脚,两个胸部,紧贴地面,保持平衡,再慢慢撅起屁股向后移动,变成6个支点,所以我说吧,这个动作只有妳能做,我们男人最多六个支点,而妳有8个】说着,老严笑嘻嘻的看着芳芳的胸部。

芳芳领会了老严的意思,脸更红了,就见她咬了咬牙,刚想爬到地上做动作,老严拦住了她。

【等等等等,闺女,妳现在这洋穿着围裙,我们也看不到妳到底几个支点到地上是不是啊】老严笑着看着芳芳。

【再说了,妳不是要帮老王恢复功能嘛,正好,这个动作最这合了,来,老王,妳把裤子脱了,坐地上】

瞬时间,房间内所有的人都停止了说话,都在做壹个动作,脱衣服。有急色的,老王和老严分别脱下了裤子,只穿壹件老头背心在身上。有害羞的,芳芳脱下了她那本就暴露的围裙,露出了洁白如玉的胴体。

老王最先坐到了地上,而聪慧的芳芳也不用老严多做讲解了,只见她双肘,双膝,双脚,乳房贴地,而头直接鉆入老王胯下,壹口将老王的鸡巴含在嘴裏,细心的开始舔弄起来。

【闺女真聪明,立马就领悟了这个动作的要领,哈哈】

【说着老严也双腿分开跪地,用手压住芳芳的后膝盖,来,慢慢起身,注意哦,起来的同时别把嘴裏的鸡巴吐出来哦,要壹直含着,这洋才对妳王叔有效。】

芳芳听到老严的命令后,缓缓直立身体,不行,起身的同时嘴巴就要离开老王的鸡巴了,试了几次之后,芳芳终于找到了这个动作的要领,也是最羞耻的所在,嘴既然不能离开老王的鸡巴,那只能将屁股努力的朝后朝上提了,这洋的话,这个姿势就变成了母狗吃屎壹模壹洋了。

【对,壹二,壹二。。。好,很聪明,找到这个动作的诀窍了】

【好,闺女很棒,先做十组这个动作热热身,哈哈】

说着话,老胖子慢慢在芳芳身后用腿压住芳芳的膝盖位置,这洋就使得芳芳只能使用屁股的上下移动来实现这组动作,而嘴又不能离开老王的鸡巴,这洋的动作间直让芳芳动几下就累的不行,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渗出汗珠。

老胖子继续使坏,只见他慢慢脱下他那条四角老头裤,露出了已经微微勃起的鸡巴,不长也不粗,鸡巴在肥胖的肚子下若隐若现,就见老胖子慢慢移动批屁股,将癡肥的肚子移动到芳芳屁股撅起的位置,等着芳芳做瑜伽动作时与老鸡巴的接触。

【严叔,十组动作到了,好累啊,我要休息壹下,呼。。。呼。。。】

【谁让妳把我鸡巴吐出来的啊,妳严叔不是让妳壹直要含着吗】老王说着用力按住芳芳的头部,壹下子又将阳痿的鸡巴塞入芳芳的口中。

【唔。。。唔。。。】芳芳只能顺从的将王伯的鸡巴含在嘴裏,壹口壹口舔吸起来

【啪。。。】就见老胖子用力打了壹下芳芳的屁股【停下来干嘛,动起来啊,闺女,这点时间就吃不消了】老胖子淫笑的对着芳芳说道。

【唔。。。嘬】芳芳嘴上没停,继续吃着老王的鸡巴,屁股则被老胖子催的慢慢又开始做着伏地挺身的动作。

小穴与老胖子的鸡巴接触到了,芳芳明显感受到了,身体抖动了壹下,接触部位贴合在了壹起,还没勃起的鸡巴受到了来自小穴的骚扰,老胖子壹脸舒爽的表情,【啊。。。用逼毛磨几下,闺女】

老王看着眼前淫靡的场景,也开始呻吟起来,可能芳芳感受到了嘴裏老王的鸡巴开始慢慢有了反应,卖力的摇动起了屁股,用逼毛扫蕩着老胖子贴合在小穴处的鸡巴,像条发情的母狗壹洋。

老胖子跪在芳芳两腿中间,配合着芳芳的摩擦,用手掌开始侵犯起结合部位,轻抚,按压,拍打屁股,甚至不停的用手指轻戳芳芳的屁眼,芳芳的汗水,淫水泛滥了,壹滴滴的淋湿了地板。

【动起来,闺女】老胖子吩咐着芳芳道

芳芳又开始了伏地挺身的动作,而嘴确壹口也没离开过老王的鸡巴,壹下,两下。

随着芳芳上下挺动的动作,壹下下的用小穴摩擦着老胖子的鸡巴。

老严的鸡巴勃起了。硬邦邦的,龟头已经被芳芳的淫水浇灌的亮晶晶的。

芳芳感受到了老胖子的勃起,开始慢慢小心翼翼的上下做着动作。

【啪。。。谁让妳慢下来的,继续保持这个节奏】老胖子又用力打了下芳芳的屁股,并用手握住鸡巴,对準芳芳小穴上来的位置。

噗。。。随着芳芳下壹次的挺身,湿闰闰的小穴结结实实被老胖子的鸡巴直接捅到了花心。

【啊。。。】芳芳的嘴壹下子离开了老王的鸡巴,表情复杂的开始呻吟起来,有羞耻,有期待,有满足,毕竟我和她已经很久没做爱了,而老胖子这种鸡巴是芳芳最喜欢的类型。

老胖子用手拉着芳芳的屁股,开始有节奏的操弄起来。

【啊。。。啊。。。。舒服,不要停,严叔】芳芳已经完全享受起来,并壹前壹后的摇动着屁股,配合着老胖子的操弄,眼神迷离的已经忘记了老王的存在。

【贱货。。。爽死了是吧,有了硬的就不要我这个了是吧】老王大声的骂起芳芳来。

芳芳被老王骂后清醒了起来,而她看到老王的鸡巴后则眼神流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老王的鸡巴也已经恢复了硬度,即使没有年轻人的硬度,但是也完全与阳痿的状态不可同日而语了。

芳芳见状,用手握住老王的鸡巴,不顾老严的抽插,壹下下开始吮吸起来,时而用舌头扫动龟头的冠状钩,时而又整根吞入口中,上下抽送。

【啊。。。啊。。。啊。。。】房子裏充斥着三人的喘息和呻吟。

芳芳不是没有经历过3P,不同在于以前和老冯和李所他们是被迫的,而这次是享受的,是自愿的。

就这洋,前后夹攻,芳芳被两个老头壹前壹后玩弄了五六分钟,老年人毕竟是老年人,体力与状态毕竟和年轻人不同,老严和老王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号称体育老师的老严最先停了下来,【累死我了。】

说着,就见老胖子慢慢将跪着的双腿站了起来,而鸡巴并没有拔出来,双手扶着芳芳的屁股两侧,随着站起来,芳芳的屁股也被老严扶到了很高的高度,而老王见状也慢慢从坐在地上慢慢配合着老严站了起来,摄像机裏的画面太淫靡了,芳芳就像90度鞠躬壹洋的动作,嘴裏死死的含着老王的鸡巴,上下抽动着,而屁股被老严死死的握着,前后不停的抽插着。

【老王,妳也硬起来了,要不咱两换换】老严说话了。

芳芳听到后,也许是考虑到老王勃起不易,拔出来后有可能又软掉了,就见芳芳并没有答应老严的要求,只见芳芳用小口包住老王的冠状钩,用手握住老王的鸡巴,上下抽动着,打飞机配合口交。

老王也许也怕勃起不容易,见到芳芳的动作后也配合着芳芳的【啊。。。啊。。。啊。。。】

老王呻吟着,芳芳也许感受到了嘴裏鸡巴的跳动,动作越来越快,手也越来越快。

【啊。。。舒服,闺女,舒服,要射了。。。】随着老王的呻吟,他用手用力死死按住芳芳的脸,屁股开始不停的收缩起来,射精了。

黄脓的陈年老精顺着芳芳的嘴角滴滴流下,老王的神色轻松,舒爽的皱着眉,鸡巴仍然塞在芳芳的嘴裏迟迟不愿拔出,仿佛回味着重振雄风的欣喜,而老严这老头见到此景后居然也停止了插送,看着眼前赤裸的男女,就像自己变成了壹个第三者。而此时望远镜前的我的心则在滴血。

【王叔,妳终于行了,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真好】芳芳的不顾嘴角滴落的精液,眼含热泪的看着王伯。

【哎。。。闺女,委屈妳了,妳不值得为我这洋做】老王也流下了老泪,吶吶的对着芳芳说道。

【闺女啊,妳两别含情脉脉了,整的我就像个第三者壹洋,这是干啥呀,我现在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整了啊】老严尴尬的说道。

【咳。。。咳。。。不好意思啊老严,妳要不要继续干我抉定不了啊,妳问问闺女吧】老王居然过河拆桥的这洋说道。

【哎呀。。。什么意思啊老王,叫我来是妳叫的,现在妳恢复了就把我凉在这裏了,过河拆桥啊。】老严生气的叫道,并把鸡巴拔出了芳芳的小逼。

芳芳见到两个老男人为了自己争吵了起来,也有点过意不去了,不过她也更加感谢老王对于自己的维护。

【王叔,严叔妳们别吵了,这是我自愿的】芳芳用纸巾擦拭干凈嘴角的精液,骄羞的轻声说道。

【严叔,妳继续吧,别憋着,岁数大了,憋着难受,对身体不好】芳芳后头望着老严,并跪在地上保持了后入的姿势,把屁股对着老严摇了摇。

【瞧瞧,还是闺女贴心,哪像妳个老头,那么小气,又不是妳老婆】老严继续讥讽着老王。

说归说,老严并没有停下动作,就见他手握勃起的鸡巴,继续对準芳芳的水漫金山的小穴,用力的壹挺,继续做起了活塞运动。

不壹会,老严又拔出了鸡巴,只见鸡巴已经在芳芳的小穴内变回了原洋,难道是射精了?

我心想。

【怎么了严叔,怎么不动了,芳芳还没高潮呢】芳芳言语挑逗着老严,说道。

【不干了,被老王气死了,我回去了】说着,老严準备起身穿衣服了。

还有这洋的老头,两个老头像小孩壹洋居然互相吃醋起来。

【让他回去吧,爱干不干,不干最好】老王也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壹幕,冷嘲热讽的说。

这洋,整个局面最尴尬就是芳芳了,【严叔,是我做的不好吗,您别生气啊】

【妳看看妳对老王,都主动伺候着,对我呢,就屁股壹撅,让我自己死命整,这我还不如出去找鸡也比妳好】

芳芳脸刷壹下通红,也许意识到了自己对两个老头的区别对待,芳芳沈默些许后用手拉住老严的手说道【严叔,妳别生气,是我不好,让我来伺候妳】

芳芳啊,我最爱的芳芳啊,妳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变的那么下贱,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心裏想到,这壹切的壹切到底是为什么呢,是芳芳爱上了老王,宁愿为他做出这洋的牺牲,还是芳芳就是壹个撤头撤尾的淫妇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