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侄女和乡下叔叔 – 番外之取快递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番外之取快递(一)

    晓柔无聊地躺在床上,不知道第几次打开手机淘宝查看物流信息,嘴中不满的嘟囔道“怎麽还没有送到啊?这都派送了一天了。”
    少女的纤指猛点屏幕刷新信息,可是页面上的物流信息却一直显示着“快递员正在派送中”。眼瞅着太阳都要落山了,晓柔再好脾气也忍不住有了些火气。她已经等不及想用板子画画了呀!!
    虽然晓柔主修的是古典绘画方向,但是这不代表着晓柔只学古典画。尤其现在古典方向就业十分困难,学这专业的要麽就是顶尖大神,一副画能拍卖到百千万,要麽就是碌碌无为,毕业就等同于事业,扬不起半点水花。所以美院的学生虽然有分各种专业,但各种类型的绘画课程都会在大学期间给安排上。
    最近晓柔就沈迷板绘。
    只是她之前买的数位板太久没用了,再加上刚入门时买的也不是什麽好的板子,她勤勤恳恳用了几个月,那数位板就宣告报废了。
    晓柔火急火燎地上淘宝定了一款评价不错的,搓手焦急地等待着板子到家。卖家发货倒是快,可惜物流实在是太不给力了。昨天晚上就显示在同城了,结果今天从早到晚派送了一天都没派送过来,晓柔左等右等,实在等不住,主动打了物流信息上显示的派送员电话,询问她的快递怎麽还没有派送过来。
    “东西太多了,人手不够啊。”快递员也很委屈。
    “那你们今天能派送过来吗?我有急用。”晓柔焦急地询问道。
    “那应该是来不及的,我们马上就要下班了,这样吧,明天一早给你派送,你看行吗?”
    还要再等一晚!晓柔觉得创作的欲望已经不能让她再多等一晚了。所以晓柔直接问道“那你们的快递点在哪,我直接过来取吧。”
    见晓柔要自己来提货,那快递员也乐意自己明天少送一单,省点力气,爽快地告诉了晓柔地址,不过他还是提醒了一句,“我们最迟7点就要下班了。”
    “那7点以前快递点会一直有人的吗?”
    “有的有的。”
    晓柔看了看时间,现在打车过去还来得及。记下地址,挂完电话,晓柔打了辆滴滴匆匆赶去。
    大概坐了20分钟的车,出租停在了一片场地外。
    晓柔付了钱,掏出手机查看备忘录中记下的门牌号找了过去。
    这里虽说是小区,晓柔放眼望去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快递标志。只是天气渐黑,只有零星几家快递点还开着门,晓柔不由着急地加快了脚步。
    晓柔找寻的数字一个个接近,终于,晓柔看到了“XX快递”的标志,她兴沖沖地跑了过去。不过,这卷帘门怎麽关着的啊?不是说7点才下班的吗?这还没到7点呢。
    晓柔试探性地敲了敲那冰凉的门,脆生生的声音问道“有人在吗?来取快递。”但里头似乎并没有什麽动静。晓柔不由有些生气,不是说好7点以前都会有人在的吗?
    晓柔怒而拿出手机又重新拨通了电话,质问了那头一次。因为失落,晓柔说话的语气也难免带了点沖味。
    电话那头的快递员心里也纳闷,反问“你是不是走错门了?我们快递点还有人在呢。”晓柔刚想驳斥他,突然,紧闭的卷帘门就唰的被拉了起来,一个又高又壮的汉子扶着沈重的门俯视着打量晓柔。
    晓柔被这突然出现的高壮汉子吓得倒退了几步,更尴尬地是她瞥见对面的一扇小门正敞开着。所以真的是自己找错了门口!
    晓柔脸色羞红,先是对着电话那头的快递员道了歉,随后挂了电话,小心翼翼地跟着眼前这个高壮的快递员走了进去。
    等晓柔弯腰鉆进门后,那快递员便把卷帘门又重新拉了下来。
    “取快递?”那高大的快递员问道。
    晓柔像只瑟缩的鹌鹑一样点点头。
    那快递员看着三十几岁的样子,态度并不热络,看起来并不像是好说话,眉宇间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本来这样的态度让晓柔有些气闷,但鑒于她误会在前,快递员又生的很是高大魁梧,站在晓柔面前跟座山似的,晓柔就先入为主地怵他。尤其是夏季天热,那快递员打着赤膊,露出常年搬运货物练成的结实的躯体,蜜棕的肤色配上强健的肌肉让晓柔联想到拳台上的拳击手,极具攻击力,叫晓柔光是看两眼都心生害怕。
    让晓柔报了信息和地址,那高壮快递员点点头,帮她从摞地像山堆堆一样高的纸箱中翻找起来。晓柔也不敢让快递员一个人找,自己也努力地找了起来。
    她也是被这麽多的快递给沖击到了,大纸箱参差不齐摞了几堆,最高几乎和她人都齐平了,其他一些小件的快递散了一地。
    晓柔为这货物量震惊,心里也就没那麽生气了,也难怪他们派送不过来了。
    两个人找了大概15分钟,终于从这麽多的快递中翻到晓柔的快递,晓柔别提多高兴了。快递员将那快递递给晓柔核对,晓柔确认无误后,那快递员要她等等,自己去拿手机扫码验收。
    “以后来取快递就从这个门走。”那快递员眉宇间的不耐烦似乎淡了些,最后还是开口和晓柔解释了下,指了指那个紧闭的卷帘门,“这个门是专门给大车留的,过了6点我们就锁了。”
    原来是这样。晓柔也怪自己没搞清楚状况就发了脾气,可惜她之前打电话的那个快递员还没有回来,不然她真的要和对方好好道个歉。
    找到了快递晓柔就等着快递员扫码验收,不想,等快递员掏出手机时,不知道是快递员的手机中了病毒,还是他之前压根就是在浏览黄色网站,那快递员的手机页面竟跳出段AV画面来。
    “哦……哦……”浑身赤裸的女人摇着沈甸甸的双奶,被男人骑在身下吟哦不断,口中说着晓柔听不懂的异国话,虽是听不懂,但已足够淫蕩地叫人耳热了。
    晓柔先是被这突发情况震惊地睁大了杏眼,随后羞臊的压根不敢看快递员的手机,现下尴尬地立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了。可是她不看快递员的手机,那放浪的女子叫床声却依然源源不断地传进她的耳朵里。Иρō18.cōм
    晓柔觉得自己在这里待不下去了,她语无伦次着把快递放在一边,道“我、我……你、你……呃……今天验收不了的话那我明天再来取好了,我、我先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晓柔的错觉,明明之前她还觉得不耐烦冷淡的人,现在看她的眼光却十分的火热。
    晓柔更是害怕。
    对于危险的直觉让她选择转身就跑,可是没跑两步就被那快递员拦腰抱起,双脚腾空扑腾。
    “救命!救命!有没有人救救我,唔……”晓柔当机立断地大声呼救,可惜她还没有喊几声就被那快递员捂住了嘴。那快递员的手掌宽大,一只手都能遮住她半张脸,对于晓柔的呼救更是能轻轻松松地按下。
    晓柔只有几步之遥就能跑出去,却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快递员拎回,丢在一堆纸箱上。
    “你干什麽,放开我,走开啊。”晓柔手脚并用挣扎着,拼尽全力地反抗着男人的猥亵,同时还抓紧机会不忘呼救。男人还想用手去捂她的嘴,却被晓柔狠狠咬了一口。
    那男人收手冷哼一声,“小娘们牙尖嘴利,一会就叫你知道厉害。”说完快递员拿过纸箱旁的胶带,手脚麻利娴熟地撕开、扯断,用胶带封住了晓柔叫唤的嘴。
    晓柔便再也喊不出救命的话来了。

番外之取快递(二)

    “唔……唔……”晓柔的双唇被胶带封住,但她还有手有脚。她手脚并用地,努力挣扎着,双腿狂乱地踹着企图挣扎出一丝生机。她想伸手去撕那胶布,却被那大汉轻松地钳住双手。踢踹的双腿非但没有讲他踢地更远,反而是露出了空档被他轻易地挤开双腿的空隙,硬生生地卡了进来。
    本就靠卖力气为生的男人和体格娇小的少女完全没有可比性。
    晓柔的反抗轻轻松松就被镇压住了。
    现在,连着她的双手都被反剪在后,用胶布缠住了。
    双手被压在身下,让晓柔双臂都酸麻不已,可男人的双手已经开始放肆地剥起她身上的衣物,叫晓柔那泛红的杏眼里扑簌簌地掉下清泪来。
    男人粗糙的大掌随手抹了一把晓柔的嫩脸,脸上淫邪地笑道“哭什麽?一会就爽死你个小骚货。”
    丁盛的心中火热极了。
    原先心中的那点埋怨都烟消云散了。
    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却至今买不起车,买不起房。没车没房就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连泻火都只能去洗头城里找个野鸡发泄。
    一想到洗头城的那个小婊子,丁盛就更是一肚子火。
    妈的,个欠操的母狗,忘了之前怎麽被老子肏的逼水横流,哭着喊着还要的。结果搭上个有钱人后就翻脸不认人,嫌他给的钱少了。呸,被千人睡万人骑的贱货,被鸡巴肏的再爽也只翻脸认钱。不就是个鸡吗,难不成还要老子求她让他肏?
    丁盛也是有血性的人,索性也再不去找那野鸡了。
    男人的尊严是留住了,可日积月累的欲望却没了发泄的出口,叫丁盛的火气是一日比一日的重。别说每天早起都是鸡儿梆硬,一柱擎天,就是平时,哪怕没有外界的刺激,他的鸟都开始悄摸地擡头了。这不,今天快要下班的时候,他的鸡巴又有硬的趋势了。
    丁盛想着反正也快下班了,他也不用再去配送了,索性就打开手机,大胆地看起平时手机里收藏的那些黄色网站来。AV女优的淫媚浪叫叫得他的鸡巴更加精神抖擞了。
    可就在这时,卷闸门传来哐哐敲门的动静,吓得丁盛本来精神奕奕的小兄弟顿时萎了大半。这让本就脾气不怎麽好的丁盛更是暴躁。
    这种事被打断那是男人能忍的吗?!
    丁盛拉起卷帘门,正想破口大骂一顿。一看,却是个很标致的小姑娘。
    丁盛快要飙到嘴边的脏话又吞了回去,只是脸色依旧臭的难看。
    等小姑娘走进仓库后,丁盛脑子里飞快地闪过某个念头,将那卷闸门无声地给锁上了。他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晓柔身上,那纤细白皙的长腿,即使穿着宽松T恤也依然高高耸起的丰满胸部,被包臀牛仔裙勾勒出圆润线条的挺翘肉臀,叫他越看越是口干,喉咙滑动猛咽口水。先前半萎的鸡巴又慢慢的坚挺回来。
    晓柔却没有发现快递员下半身的变化,只着急地等着他验收好拿走快递。
    丁盛才掏出手机,刚刚慌忙锁屏还没关闭的AV又自动播放起来。他看见少女那羞乱的娇俏模样,连续积攒的淫欲让他精虫上脑,恶从胆边生,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他要干她!
    见少女要跑,丁盛立刻眼疾手快地将她一把捞住,往身旁的纸箱上随意一丢,连另一道小门都顾不上关了。不过,这里正好是视线的盲区,从外头看来都是高叠的纸箱,他唯一要解决的只有堵住少女的呼救就好了。
    做快递的,胶布是最不缺的。
    晓柔的一番挣扎让丁盛也是花了些力气,不过,也让他更加兴奋了。他的双手已经迫不及待摸上晓柔牛仔短裙下裸露的腿部肌肤,那滑溜溜的极品手感哪里是那些野鸡贱货能比的。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干到这麽鲜嫩的少女,丁盛的鸡巴都快要把自己的裤子捅破了。
    “嘿嘿嘿,小娘们,刚刚还动的挺兇,现在动不了了吧。”丁盛奸笑着,摸了把晓柔那白嫩嫩的小脸。啧,这手感,和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真滑。
    晓柔扭开脸,想要躲开男人揩油的手,双眸带泪兇恶地瞪了丁盛一眼。
    “哟,还瞪老子呢。小娘皮,马上叫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丁盛嘿嘿笑了两声,双手伸进晓柔的T恤里,用力一掀,那软绵绵的布料就被掀翻到了上头,还盖住了晓柔的小半张脸。
    没有了T恤的覆盖,被姜黄蕾丝bra包裹的雪白奶球让丁盛的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咬一口验证这样白的像雪的奶子是否是真实存在的。
    晓柔甩头甩掉盖住她脸上的T恤后,看见丁盛那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又是一阵懊悔。
    夏季眼热,晓柔就不爱穿胸垫厚的乳罩,更偏爱这种轻薄无胸垫的内衣。本来如果只呆在家里就完全没有问题,T恤的布料也够厚,就算凸点也看不太出来。可是现在,唯一算得上遮掩的T恤都被掀开了,那没有胸垫的奶罩能有多大作用。尤其晓柔这种极度敏感的体质,那两颗不争气的小奶头,它、它、它、它……它们就这麽被丁盛看硬了!!
    丁盛还盯着那两团白的两眼的奶团发楞的,后知后觉的发现,有两颗小小的东西逐渐凸出,将那轻薄的蕾丝顶出两颗圆粒形状。
    丁盛心中大乐。
    这还是个小淫娃!他都还没动手呢,这小骚货的奶头就自己硬了。
    “怎麽样,小骚货,是不是很想被老子摸奶啊?小奶头都等不及硬了。既然这麽想被男人摸奶,何必装出这麽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乖乖地让老子肏了,你爽我也爽,皆大欢喜不是。”
    晓柔很想大声否认,说不是的!但是她喊不出,也没脸喊出。只能在心里恨道自己怎麽这麽不争气!
    既然小骚货的奶子都发出想被摸的信号了,丁盛当然不会再客气了,当即伸手摸上那迷死人的两颗大奶子。
    “哦~~~~”奶子才一入手,丁盛就爽的发出猥琐又淫蕩的浪叫。
    “靠靠靠!”丁盛爽脱口连骂三声,大掌孟浪的用力揉搓起大奶团来,“爽,好爽,大奶子真软,怎麽会有这麽好摸的奶子,哦,爽。”那两颗早早硬起的小奶头在男人如此粗暴的揉搓下,硬的更加挺立了,在男人的掌心里滚来滚去,时时刻刻都在突出自己的存在感。
    “啊——啊——小骚货,奶子真好摸。老子要扒了你的奶罩,捏爆你的奶。”丁盛说做就做,一把扯掉晓柔的乳罩,两颗极品雪兔子就弹跳着抖落出来,晃地丁盛的眼睛都红了。

番外之取快递(三)

   丁盛又不是第一次玩女人奶子的毛头小伙了,但他依然为晓柔这对堪称完美的奶子给迷住了。
    白,软,大,柔,连奶头都是浅嫩的粉色,简直就是男人心中最理想的奶子,光是看一眼就能叫人鸡巴充血,裤裆骚动。
    丁盛被晓柔那对又白又粉嫩的梦幻极品勾住了心魂,立刻两眼猩红地扑上去又吃又咬,两只手狂乱地抓摸搓揉。“唔……唔……好吃,骚奶子真好吃,又圆又大,奶肉真有弹性。”丁盛边猥亵吃着晓柔的奶子,边含糊地说着骚话。他这回真的是捡到宝了,光是这对奶子就是他玩过所有的女人中最棒的。丁盛有生之年玩到这样的极品,顿时对过去的经验嫌弃起来。妈的,他以前摸得奶子都算个球!这才是真正的大宝贝。
    丁盛贪婪地对準一只小奶头,对点精準打击,把那小奶头嘬得又硬又肿,浅嫩的粉色被晕染上绯红的色彩,看着像水洗过的樱桃,更馋人了。
    “啾……啾……啾……”丁盛吃了这只奶头又去吃两只,不辞辛苦地来回,吃那两颗红果吃的津津有味,难以自拔。这不,此刻,他又像只发情的公狗,伸出滑腻血红的舌头,沖着那脆弱的莓果一顿扫射,调戏完之后,那滑腻的舌头如长蛇般卷住那可怜的红豆,紧紧地包裹缠绕,玩的晓柔浑身颤抖,内裤也湿的一塌糊涂。
    丁盛对晓柔的这对宝贝奶子爱不释手,却也不妨碍他贪心地想要进一步玩弄这清纯又骚媚的少女。
    他舍出一只手,摸向少女湿润的腿间。
    晓柔已经被丁盛吃奶吃的双眼朦胧,反抗也好,呻吟也罢,统统都被那粘的牢实的胶带给封地严实。但男人的进一步侵犯的企图是如此的明显,晓柔自然也不可能真的放弃抵抗,任由男人胡作非为。她竭尽全力的夹紧双腿,同时也庆幸今天穿的牛仔裙是包臀款的,可不像过去那些连衣裙,一掀就能掀开。
    不过一切算盘在绝对蛮力之前都是浮云。
    且不说先前丁盛就靠着蛮力挤进了晓柔的双腿间,就算晓柔竭尽全力想要并拢,看看丁盛胳膊上那结实的肱二头肌,晓柔努力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牛仔裙的限制就更不在话下了。
    丁盛的贼手成功地摸进晓柔绵软的大腿中间,才一摸,就摸到了满手的粘液。
    “真是个淫蕩的小娘们,老子才吃几下你的奶,逼水就流的到处都是了,一会给你吃大鸡巴还不榨干你的洞。”晓柔的敏感让丁盛很是满意,不安分的双手压在饱满的阴阜上磨来磨去。才摸了两下,那毛手就忍不住勾开湿腻腻的小内,将粗指直接插进那紧致的小洞里去了。
    “唔!唔!”异物的入侵感让晓柔瞬间睁大双眼,一双细长的白腿被男人的手指奸淫的一阵阵高擡。
    【别挖,别挖啊!】晓柔在心里大叫,不过丁盛听不见她内心的哀叫,也不会在意她的哀叫。
    “哦——哦——小淫妇,洞真紧啊,才给你喂两根手指就抽不动了,给你吃鸡巴岂不是要咬断老子的子孙根。嗬——嗬——小淫娃,捅死你。”少女暖湿紧滑的嫩穴叫丁盛光是插进去两根手指就爽快的乱叫,手指更是刁鉆的摸到阴道里每一处褶皱,光是这手上的功夫就叫晓柔不住地喷汁,长腿受不了的乱动。
    汪泰平送完最后一单货,回到快递点,见门口开着,丁盛却看不见人影,以为丁盛已经下班走人忘记把门关上了。他皱了皱眉,快步走近仓库查看东西有没有少。
    他进门走了两步,在堆满纸箱的角落瞥见丁盛的半个身影,同时还有两条又白又细的腿。
    这一看就是女人的腿。
    汪泰平眉头皱的更紧,这丁盛,怎麽把女人带到这里来搞,胆子越来越大了。
    别看汪泰平一脸不高兴的模样,不过那是为丁盛担心。他本人和丁盛的关系不错,只是丁盛做事胆大又莽撞,脾气也不好,因此被顾客也投诉过几回。这次又把女人带到工作的地方来搞,也不怕老板知道了炒他犹豫。
    汪泰平犹豫了下还是替他把门口锁上了,省的被经过的人看见。
    不过这样的事终究是不太好,汪泰平觉得自己还是要提醒丁盛一下比较好。
    说起来汪泰平和丁盛还有些同病相怜,两个人都是年纪不小,文化程度也不高,找工作也只能找找送快递这种不需要什麽学历的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自然也没什麽积蓄,谈不起对象也找不到老婆。但男人都是有欲望的,没老婆没对象还能怎麽办,那也就只能叫鸡了。
    汪泰平一开始以为丁盛只是把出台小姐带到这里来搞,他也就没什麽顾及地走了过去,毕竟,他自己也是叫过鸡的人,这种办事撞破了也没啥心理负担。
    不过当他看到纸箱上玉体横陈的晓柔又是被绑手又是被封口,就不太好了。
    “喂!”汪泰平拉了一把丁盛,把他拉了起来。
    “你搞什麽呢?!”汪泰平问他。心脏却是高高的悬了起来,不由怀疑到这家伙不会真的胆子大到强奸良家少女吧。
    丁盛正在兴头上呢,没想到汪泰平会突然回来,他以为汪泰平送完货会直接回出租屋的。
    这下有点麻烦了。
    汪泰平这人吧,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太过正直了点,要是他知道这女娃不是出来站街的,今天他一定爽不成的。
    想到这,丁盛眼睛贼溜溜地转了一圈,故作不耐烦地甩开汪泰平道“干什麽,没看见我这正爽着呢嘛。”
    “我问你这女的怎麽回事?”
    丁盛得意一笑,“洗头城新来的小妞,怎麽样,正点吧。”
    听到丁盛这麽说,汪泰平稍微松了一口气,但是他看晓柔这穿扮气质,怎麽看都不像是会出来卖的小姐。
    丁盛自然知道汪泰平会怀疑,他接着道“看着纯而已,老子随随便便弄两下,逼水就流了我一身,欠肏的很。”
    汪泰平心中还是不安定,犹豫地问道“真是小姐?那你怎麽把她绑着,还把嘴给胶上了。”
    “情趣而已。”说完,丁盛眼睛又转了一圈,提议道“兄弟,一起玩怎麽样?这次算我请你。”
    汪泰平瞟了眼玉体横陈的晓柔,咽了一大口口水。
    说实话,这麽漂亮的少女露着奶子露着逼,换哪个男人会没反应。可尽管丁盛对汪泰平的每个问题都给了回答,但汪泰平看着晓柔那哭的可怜的模样,总觉得她不是真的小姐,也怕丁盛一时糊涂真干了什麽不该干的事,劝他收手。
    丁盛没想到他都这麽说来,汪泰平这个死脑筋还说不通,怒地一甩手道“你不干就走,要麽就在一边看着,老子花了大价钱搞得妞凭啥不让我爽。你自己不玩是你自己的损失,亏地老子看在咱俩关系好的份上都不叫你出钱了,走走,当老子没你这个朋友。”
    丁盛说的有模有样,让汪泰平一时心里又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多心了。
    不过丁盛已经不再理睬他的纠结,对晓柔再次伸出了狼手。
    这一回,丁盛索性脱掉了晓柔的裙子,把她的底裤也给扒了下来。晓柔当然是要挣扎的,尤其是看到汪泰平有救她的意思,她拼命地挣动,向汪泰平投去求救的眼神。
    “好了好了,知道你个小骚货等不及了,老子现在就来让你爽。”丁盛故意将晓柔的这种求救挣扎歪曲成难耐催促,一拉晓柔的大腿,露出水淋淋的肉洞,伸直了舌头就插了进去。
    “唔……唔……唔……”晓柔最怕被吃穴了,男人的舌头一插进来,晓柔的腰肢立刻像电影中应笛声而舞的蛇扭动起来,上头的两颗大奶子也因为身体的扭动而一颠一颠。Иρō18.cōм
    汪泰平被丁盛赶到 一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
    本来他是想走的,但是,眼睛却完全被晓柔吸引住了,脚底和生根了一样,难以动弹,裤裆里的那根东西也慢慢膨胀起来,胯部明显鼓出一个大包。
    丁盛的舌头霸道地清洗过晓柔的内阴,又退回到外阴对着两片肥厚的阴唇打扫一通,最后找到那凸起的阴蒂,对着那小肉豆一顿猛嘬。晓柔哪里受的了这个,即使用胶带封住了唇,也激动地从喉咙里发出高昂而模糊的吟叫,一大股蜜液从小穴里喷射出来,喷湿了丁盛半张脸。
    丁盛抹了把脸上的水,得意又淫贱的笑道“妈个小骚货,喷我一脸水。”他看了眼汪泰平那呆样,又瞥了眼他裤裆那隆起的大包,嗤笑一声道“我说兄弟,你还矜持什麽呢?没看见这小骚货都已经湿成这样了,过来一起干她啊。”
    丁盛的呼唤简直就像魔鬼的引诱,汪泰平盯着晓柔那白面馒头似的大奶子再次吞了吞口水,这回,脚终于情不自禁地朝晓柔走去。
    见汪泰平终于动了,丁盛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了,他拍了拍晓柔的嫩脸,邪恶地说道“小蕩妇,老子又给你找了个哥哥来肏你,今天一定爽死你。”
    晓柔一个都应付不了,更别说两个了,眼神露出惊恐,哀求地看着汪泰平,求求他不要。
    汪泰平好歹还有点良心,他最后犹豫道“她看起来好像不是很愿意的样子。”
    “害,这小娘们演技好,价格也贵啊。”丁盛对此已经找到了完美的措辞了,他还对着汪泰平挤了挤眼,“演的越真,玩起来越爽,一回你就知道这滋味了。”
    汪泰平已经走到晓柔的身边,他俯身看了晓柔很久,面露挣扎之色,最后,伸出手,颤抖着,握上了晓柔裸露的奶子。

番外之取快递(四)

   “哦……”汪泰平握住那两只肥软的奶子,发出和之前丁盛一样的低呼。
    真软,太舒服了。汪泰平一上手就自发揉捏抚摸起来,完全停不住手。不一会,晓柔那两颗饱满的奶笋子就烙满了红红的指印。
    丁盛吃穴的空隙擡头看见朋友一脸陶醉的模样,淫笑一声说道“怎麽样,这小妞够劲儿吧?光这奶子就想叫人捏爆。”汪泰平没有回应他,他已经深深地沈醉在这对宝贝奶子的极致手感中了。
    丁盛见状暗地嗤笑一声,刚刚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结果现在一摸上这小浪货还不是一样的德行。他继续诱哄着这位“正义感”十足的朋友,“兄弟,这小娘皮的奶子可不光好摸,吃起来那才叫一个爽呢。”
    丁盛的提醒让光是揉奶就已经神魂颠倒的汪泰平稍稍回过神来。
    对,吃奶,他还要吃她的奶。
    汪泰平一躬身,俯首贴上晓柔的奶团子,热唇一嘬就将那粉红的花蕊给收进了嘴里,用力的吸吮起来。柔韧的奶尖如甜蜜的红豆粒,在汪泰平的唇间翻滚起伏。雪白的奶肉也被男人大口大口的吃进嘴中又吐出,白的耀眼的雪丘上糊满了男人的口水。
    丁盛见汪泰平已经一同沈沦,也不再担心他去报警阻挠自己的施奸,遂重新低头,再次吃起晓柔水汪汪的肉穴起来。
    “唔——唔——”
    下面的肉洞被人用舌头插着,上面的奶头也被人用舌头吸卷着,晓柔还没有被正式插入就已经叫两个性欲正浓的高壮男人用舌头玩的持续喷汁了。
    “妈的,老子受不了了。”丁盛又吞了一波晓柔的蜜液,裤裆里的鸡巴都要炸膛了。他飞快动手解着自己的裤腰带,露出马眼忍不住吐出清液的肿胀鸡巴,把晓柔的双腿扛起,挂在肩上,大手扶着火热的肉枪怼上湿的的一塌糊涂的入口,散着威压热气的巨大肉棍在晓柔的蓬门滑来滑去,让晓柔绝望地发出模糊的悲鸣。
    在门口逗留徘徊了会,丁盛深吸一口气,绷紧腹部,臀部收缩用力,坚硬如石卵的圆大龟头顶破阴唇的守护,强势入侵插进那还小的令人发指的洞口中去。
    “嗷——嗷!”丁盛才插进去一个龟头就被紧的要人命的少女阴道夹得发出阵阵鬼叫。“操!操!小骚逼紧死了。哦~~~”这是丁盛爽的抖出一阵波浪。他抓紧晓柔的大腿,鸡巴继续用力而坚定地继续捅入,嘴中更是发出各种叫她难堪的淫言浪语。
    “啊——啊——小骚货,嫩逼咬地这麽紧是怕老子插不死你吗?哦、哦,还咬!还咬!妈的,欠干的小淫娃,老子今天插爆你的洞,让你的骚逼咬个够。”滚烫的鸡巴终于全根没入,一桿到底,被紧窄又弹性的阴道夹到几乎疯癫的丁盛才一入洞就马力全开,疯狂地捣掏着晓柔的淫穴。
    “唔!唔!唔!”丁盛每插一下,晓柔就从被胶带封住的嘴里漏出模糊的呻吟,翘在丁盛肩头上的小腿也绷地直直的,显然是被丁盛插得受不住了。性器接连处的淫水如落雨一样,噗嗤噗嗤地往外浇着,完全打湿了两个人的阴毛,黑色大蛋击打少女会阴的声响也因此晕染上了水色。
    “嗬——嗬——嗬——小淫娃,老子的鸡巴是不是插得你很爽啊,骚逼吸的又紧又媚,把老子鸡巴的每一寸都含着不放,逼水又湿又热,让老子的鸡巴插在你的洞里泡温泉啊,哈哈。”丁盛又贱又淫蕩地大笑道。他光肏着晓柔还不够,毛糙的双手摸着晓柔高挂的双腿,一路揩油,那绵软又细腻的腿肉丝毫不必奶子的手感差,叫丁盛又是一阵爽。
    把晓柔的两只奶团子都吸得发胀粉红的汪泰平终于松口,停止了对晓柔奶子的蹂躏。现在他的视线紧锁在丁盛和晓柔性器紧密结合的地方,看的裤裆的鸡巴都馋地要鉆出裤裆了。汪泰平索性也脱了裤子,把那寂寞难耐的小老弟放出来大大方方地观赏起少女被男人狂浪插干的样子。汪泰平看着丁盛的鸡巴在晓柔的肉缝中进去又出来,那麽粗壮的肉根隐没又出现,叫汪泰平都惊讶于少女阴穴的包容性。没想到看起来这麽清纯的姑娘,肉穴居然能顺利吃下丁盛这麽又粗又长的东西,看了丁盛之前那番解释应该是真的了。
    心中判定晓柔是洗头城小姐后的汪泰平抛弃了心里最后那点坚持,同样渴望插穴的他眼红着看着朋友的大鸡巴在少女的美穴里头畅快出入,而自己还只能拿手抚慰自己的兄弟,嫉妒地手下发狠地捏住晓柔的奶子,用力猛拽着。
    晓柔小腿颤颤,脚趾蜷缩。
    奶子、小穴被双双蹂躏的感觉叫她又痛又爽,包裹着丁盛鸡巴的媚肉也更尽心竭力地服侍、压榨着那坚硬的肉棍,爽的丁盛头皮发麻,快感的电流窜过四肢百骸,叫他抽送的腰身再次提速,飞快晃动的屁股势要插爆这诱人的娇穴。
    “妈的!妈的!奸死你!奸死你!”少女的致命吸吮已经叫丁盛爽到四肢百骸都酥了,同伴的注视更如烈火浇油,让丁盛操穴肏地更起劲了。他擡起晓柔的屁股,把自己是如何奸淫这美少女的娇弱嫩穴的过程,清清楚楚地呈现给自己的同伴,看的汪泰平鼻头一热,险些喷出鼻血来。
    不行了,他也受不了了。他嫉妒地直抖的鸡巴也非要插点什麽才行。
    汪泰平将目光挪到他刚刚一直都没放手的两颗大奶。
    这样极品的奶子不用来乳交才是暴殄天物。
    汪泰平想干就干。
    他跨过晓柔的身体,弓身马步轻坐在晓柔身上,滚烫如烙铁的鸡巴插进晓柔的乳沟之间,两手捧住晓柔的奶子往中心挤压如面包夹热狗一样,让他的鸡巴完美地嵌入其中。
    光是那软绵包围鸡巴的舒爽触感就叫汪泰平爽地昂头呻吟一声,插进乳沟中的鸡巴已经迫不及待地抽动起来。
    前前后后。
    汪泰平的屁股一进一退,硬如铁棍的大肉棒就抽插起白如雪,软如绵的大白奶子起来,那细腻的触感又是另一番爽妙的滋味。汪泰平的大掌覆盖住晓柔的两只雪丘顶端,配合着自己抽插的频率搓揉起那尖端的肉粒。
    因为有了汪泰平的不断刺激,本就敏感多汁的晓柔高潮的就更快了。插在晓柔肉穴里的丁盛被她那一阵阵地收缩咬地是热汗直流,本想压着插穴的频率让自己多爽快的企图也在这夺命的强大吸附力面前破产瓦解。丁盛咬着牙,努力顶住晓柔的高潮卷席,拼命抖动着腰在她这要咬断肉棒的绞杀下又猛插了两三百下,最后终究是抵不住那太过强烈的射意,爆呵一声后,精液失闸,喷泄在晓柔的花壶中。
    晓柔被滚烫的精液射的两眼一翻,激情的眼泪滑落娇嫩的脸庞。
    她不仅被陌生的大叔强行插入了,还被射入了这麽多的精液,被蛮力扩充鞭挞过的肉洞高潮后只剩下收拢不住的酸麻感。
    享受完内射后丁盛,因为太爽而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坐在另一个纸箱上。
    吐着白精的小穴空了出来,汪泰平立刻起身补位。
    他用力地将晓柔翻了个面,让她靠在丁盛大岔的大腿上,自己托起晓柔软地塌陷的蛮腰,同样器量可观的粗大肉棍就从晓柔屁股后头狠插了进去。

番外之取快递(一)

    晓柔无聊地躺在床上,不知道第几次打开手机淘宝查看物流信息,嘴中不满的嘟囔道“怎麽还没有送到啊?这都派送了一天了。”
    少女的纤指猛点屏幕刷新信息,可是页面上的物流信息却一直显示着“快递员正在派送中”。眼瞅着太阳都要落山了,晓柔再好脾气也忍不住有了些火气。她已经等不及想用板子画画了呀!!
    虽然晓柔主修的是古典绘画方向,但是这不代表着晓柔只学古典画。尤其现在古典方向就业十分困难,学这专业的要麽就是顶尖大神,一副画能拍卖到百千万,要麽就是碌碌无为,毕业就等同于事业,扬不起半点水花。所以美院的学生虽然有分各种专业,但各种类型的绘画课程都会在大学期间给安排上。
    最近晓柔就沈迷板绘。
    只是她之前买的数位板太久没用了,再加上刚入门时买的也不是什麽好的板子,她勤勤恳恳用了几个月,那数位板就宣告报废了。
    晓柔火急火燎地上淘宝定了一款评价不错的,搓手焦急地等待着板子到家。卖家发货倒是快,可惜物流实在是太不给力了。昨天晚上就显示在同城了,结果今天从早到晚派送了一天都没派送过来,晓柔左等右等,实在等不住,主动打了物流信息上显示的派送员电话,询问她的快递怎麽还没有派送过来。
    “东西太多了,人手不够啊。”快递员也很委屈。
    “那你们今天能派送过来吗?我有急用。”晓柔焦急地询问道。
    “那应该是来不及的,我们马上就要下班了,这样吧,明天一早给你派送,你看行吗?”
    还要再等一晚!晓柔觉得创作的欲望已经不能让她再多等一晚了。所以晓柔直接问道“那你们的快递点在哪,我直接过来取吧。”
    见晓柔要自己来提货,那快递员也乐意自己明天少送一单,省点力气,爽快地告诉了晓柔地址,不过他还是提醒了一句,“我们最迟7点就要下班了。”
    “那7点以前快递点会一直有人的吗?”
    “有的有的。”
    晓柔看了看时间,现在打车过去还来得及。记下地址,挂完电话,晓柔打了辆滴滴匆匆赶去。
    大概坐了20分钟的车,出租停在了一片场地外。
    晓柔付了钱,掏出手机查看备忘录中记下的门牌号找了过去。
    这里虽说是小区,晓柔放眼望去却是一个又一个的快递标志。只是天气渐黑,只有零星几家快递点还开着门,晓柔不由着急地加快了脚步。
    晓柔找寻的数字一个个接近,终于,晓柔看到了“XX快递”的标志,她兴沖沖地跑了过去。不过,这卷帘门怎麽关着的啊?不是说7点才下班的吗?这还没到7点呢。
    晓柔试探性地敲了敲那冰凉的门,脆生生的声音问道“有人在吗?来取快递。”但里头似乎并没有什麽动静。晓柔不由有些生气,不是说好7点以前都会有人在的吗?
    晓柔怒而拿出手机又重新拨通了电话,质问了那头一次。因为失落,晓柔说话的语气也难免带了点沖味。
    电话那头的快递员心里也纳闷,反问“你是不是走错门了?我们快递点还有人在呢。”晓柔刚想驳斥他,突然,紧闭的卷帘门就唰的被拉了起来,一个又高又壮的汉子扶着沈重的门俯视着打量晓柔。
    晓柔被这突然出现的高壮汉子吓得倒退了几步,更尴尬地是她瞥见对面的一扇小门正敞开着。所以真的是自己找错了门口!
    晓柔脸色羞红,先是对着电话那头的快递员道了歉,随后挂了电话,小心翼翼地跟着眼前这个高壮的快递员走了进去。
    等晓柔弯腰鉆进门后,那快递员便把卷帘门又重新拉了下来。
    “取快递?”那高大的快递员问道。
    晓柔像只瑟缩的鹌鹑一样点点头。
    那快递员看着三十几岁的样子,态度并不热络,看起来并不像是好说话,眉宇间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本来这样的态度让晓柔有些气闷,但鑒于她误会在前,快递员又生的很是高大魁梧,站在晓柔面前跟座山似的,晓柔就先入为主地怵他。尤其是夏季天热,那快递员打着赤膊,露出常年搬运货物练成的结实的躯体,蜜棕的肤色配上强健的肌肉让晓柔联想到拳台上的拳击手,极具攻击力,叫晓柔光是看两眼都心生害怕。
    让晓柔报了信息和地址,那高壮快递员点点头,帮她从摞地像山堆堆一样高的纸箱中翻找起来。晓柔也不敢让快递员一个人找,自己也努力地找了起来。
    她也是被这麽多的快递给沖击到了,大纸箱参差不齐摞了几堆,最高几乎和她人都齐平了,其他一些小件的快递散了一地。
    晓柔为这货物量震惊,心里也就没那麽生气了,也难怪他们派送不过来了。
    两个人找了大概15分钟,终于从这麽多的快递中翻到晓柔的快递,晓柔别提多高兴了。快递员将那快递递给晓柔核对,晓柔确认无误后,那快递员要她等等,自己去拿手机扫码验收。
    “以后来取快递就从这个门走。”那快递员眉宇间的不耐烦似乎淡了些,最后还是开口和晓柔解释了下,指了指那个紧闭的卷帘门,“这个门是专门给大车留的,过了6点我们就锁了。”
    原来是这样。晓柔也怪自己没搞清楚状况就发了脾气,可惜她之前打电话的那个快递员还没有回来,不然她真的要和对方好好道个歉。
    找到了快递晓柔就等着快递员扫码验收,不想,等快递员掏出手机时,不知道是快递员的手机中了病毒,还是他之前压根就是在浏览黄色网站,那快递员的手机页面竟跳出段AV画面来。
    “哦……哦……”浑身赤裸的女人摇着沈甸甸的双奶,被男人骑在身下吟哦不断,口中说着晓柔听不懂的异国话,虽是听不懂,但已足够淫蕩地叫人耳热了。
    晓柔先是被这突发情况震惊地睁大了杏眼,随后羞臊的压根不敢看快递员的手机,现下尴尬地立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了。可是她不看快递员的手机,那放浪的女子叫床声却依然源源不断地传进她的耳朵里。Иρō18.cōм
    晓柔觉得自己在这里待不下去了,她语无伦次着把快递放在一边,道“我、我……你、你……呃……今天验收不了的话那我明天再来取好了,我、我先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晓柔的错觉,明明之前她还觉得不耐烦冷淡的人,现在看她的眼光却十分的火热。
    晓柔更是害怕。
    对于危险的直觉让她选择转身就跑,可是没跑两步就被那快递员拦腰抱起,双脚腾空扑腾。
    “救命!救命!有没有人救救我,唔……”晓柔当机立断地大声呼救,可惜她还没有喊几声就被那快递员捂住了嘴。那快递员的手掌宽大,一只手都能遮住她半张脸,对于晓柔的呼救更是能轻轻松松地按下。
    晓柔只有几步之遥就能跑出去,却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快递员拎回,丢在一堆纸箱上。
    “你干什麽,放开我,走开啊。”晓柔手脚并用挣扎着,拼尽全力地反抗着男人的猥亵,同时还抓紧机会不忘呼救。男人还想用手去捂她的嘴,却被晓柔狠狠咬了一口。
    那男人收手冷哼一声,“小娘们牙尖嘴利,一会就叫你知道厉害。”说完快递员拿过纸箱旁的胶带,手脚麻利娴熟地撕开、扯断,用胶带封住了晓柔叫唤的嘴。
    晓柔便再也喊不出救命的话来了。

番外之取快递(二)

    “唔……唔……”晓柔的双唇被胶带封住,但她还有手有脚。她手脚并用地,努力挣扎着,双腿狂乱地踹着企图挣扎出一丝生机。她想伸手去撕那胶布,却被那大汉轻松地钳住双手。踢踹的双腿非但没有讲他踢地更远,反而是露出了空档被他轻易地挤开双腿的空隙,硬生生地卡了进来。
    本就靠卖力气为生的男人和体格娇小的少女完全没有可比性。
    晓柔的反抗轻轻松松就被镇压住了。
    现在,连着她的双手都被反剪在后,用胶布缠住了。
    双手被压在身下,让晓柔双臂都酸麻不已,可男人的双手已经开始放肆地剥起她身上的衣物,叫晓柔那泛红的杏眼里扑簌簌地掉下清泪来。
    男人粗糙的大掌随手抹了一把晓柔的嫩脸,脸上淫邪地笑道“哭什麽?一会就爽死你个小骚货。”
    丁盛的心中火热极了。
    原先心中的那点埋怨都烟消云散了。
    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却至今买不起车,买不起房。没车没房就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连泻火都只能去洗头城里找个野鸡发泄。
    一想到洗头城的那个小婊子,丁盛就更是一肚子火。
    妈的,个欠操的母狗,忘了之前怎麽被老子肏的逼水横流,哭着喊着还要的。结果搭上个有钱人后就翻脸不认人,嫌他给的钱少了。呸,被千人睡万人骑的贱货,被鸡巴肏的再爽也只翻脸认钱。不就是个鸡吗,难不成还要老子求她让他肏?
    丁盛也是有血性的人,索性也再不去找那野鸡了。
    男人的尊严是留住了,可日积月累的欲望却没了发泄的出口,叫丁盛的火气是一日比一日的重。别说每天早起都是鸡儿梆硬,一柱擎天,就是平时,哪怕没有外界的刺激,他的鸟都开始悄摸地擡头了。这不,今天快要下班的时候,他的鸡巴又有硬的趋势了。
    丁盛想着反正也快下班了,他也不用再去配送了,索性就打开手机,大胆地看起平时手机里收藏的那些黄色网站来。AV女优的淫媚浪叫叫得他的鸡巴更加精神抖擞了。
    可就在这时,卷闸门传来哐哐敲门的动静,吓得丁盛本来精神奕奕的小兄弟顿时萎了大半。这让本就脾气不怎麽好的丁盛更是暴躁。
    这种事被打断那是男人能忍的吗?!
    丁盛拉起卷帘门,正想破口大骂一顿。一看,却是个很标致的小姑娘。
    丁盛快要飙到嘴边的脏话又吞了回去,只是脸色依旧臭的难看。
    等小姑娘走进仓库后,丁盛脑子里飞快地闪过某个念头,将那卷闸门无声地给锁上了。他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晓柔身上,那纤细白皙的长腿,即使穿着宽松T恤也依然高高耸起的丰满胸部,被包臀牛仔裙勾勒出圆润线条的挺翘肉臀,叫他越看越是口干,喉咙滑动猛咽口水。先前半萎的鸡巴又慢慢的坚挺回来。
    晓柔却没有发现快递员下半身的变化,只着急地等着他验收好拿走快递。
    丁盛才掏出手机,刚刚慌忙锁屏还没关闭的AV又自动播放起来。他看见少女那羞乱的娇俏模样,连续积攒的淫欲让他精虫上脑,恶从胆边生,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他要干她!
    见少女要跑,丁盛立刻眼疾手快地将她一把捞住,往身旁的纸箱上随意一丢,连另一道小门都顾不上关了。不过,这里正好是视线的盲区,从外头看来都是高叠的纸箱,他唯一要解决的只有堵住少女的呼救就好了。
    做快递的,胶布是最不缺的。
    晓柔的一番挣扎让丁盛也是花了些力气,不过,也让他更加兴奋了。他的双手已经迫不及待摸上晓柔牛仔短裙下裸露的腿部肌肤,那滑溜溜的极品手感哪里是那些野鸡贱货能比的。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干到这麽鲜嫩的少女,丁盛的鸡巴都快要把自己的裤子捅破了。
    “嘿嘿嘿,小娘们,刚刚还动的挺兇,现在动不了了吧。”丁盛奸笑着,摸了把晓柔那白嫩嫩的小脸。啧,这手感,和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真滑。
    晓柔扭开脸,想要躲开男人揩油的手,双眸带泪兇恶地瞪了丁盛一眼。
    “哟,还瞪老子呢。小娘皮,马上叫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丁盛嘿嘿笑了两声,双手伸进晓柔的T恤里,用力一掀,那软绵绵的布料就被掀翻到了上头,还盖住了晓柔的小半张脸。
    没有了T恤的覆盖,被姜黄蕾丝bra包裹的雪白奶球让丁盛的眼睛都看直了,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咬一口验证这样白的像雪的奶子是否是真实存在的。
    晓柔甩头甩掉盖住她脸上的T恤后,看见丁盛那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又是一阵懊悔。
    夏季眼热,晓柔就不爱穿胸垫厚的乳罩,更偏爱这种轻薄无胸垫的内衣。本来如果只呆在家里就完全没有问题,T恤的布料也够厚,就算凸点也看不太出来。可是现在,唯一算得上遮掩的T恤都被掀开了,那没有胸垫的奶罩能有多大作用。尤其晓柔这种极度敏感的体质,那两颗不争气的小奶头,它、它、它、它……它们就这麽被丁盛看硬了!!
    丁盛还盯着那两团白的两眼的奶团发楞的,后知后觉的发现,有两颗小小的东西逐渐凸出,将那轻薄的蕾丝顶出两颗圆粒形状。
    丁盛心中大乐。
    这还是个小淫娃!他都还没动手呢,这小骚货的奶头就自己硬了。
    “怎麽样,小骚货,是不是很想被老子摸奶啊?小奶头都等不及硬了。既然这麽想被男人摸奶,何必装出这麽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乖乖地让老子肏了,你爽我也爽,皆大欢喜不是。”
    晓柔很想大声否认,说不是的!但是她喊不出,也没脸喊出。只能在心里恨道自己怎麽这麽不争气!
    既然小骚货的奶子都发出想被摸的信号了,丁盛当然不会再客气了,当即伸手摸上那迷死人的两颗大奶子。
    “哦~~~~”奶子才一入手,丁盛就爽的发出猥琐又淫蕩的浪叫。
    “靠靠靠!”丁盛爽脱口连骂三声,大掌孟浪的用力揉搓起大奶团来,“爽,好爽,大奶子真软,怎麽会有这麽好摸的奶子,哦,爽。”那两颗早早硬起的小奶头在男人如此粗暴的揉搓下,硬的更加挺立了,在男人的掌心里滚来滚去,时时刻刻都在突出自己的存在感。
    “啊——啊——小骚货,奶子真好摸。老子要扒了你的奶罩,捏爆你的奶。”丁盛说做就做,一把扯掉晓柔的乳罩,两颗极品雪兔子就弹跳着抖落出来,晃地丁盛的眼睛都红了。

番外之取快递(三)

   丁盛又不是第一次玩女人奶子的毛头小伙了,但他依然为晓柔这对堪称完美的奶子给迷住了。
    白,软,大,柔,连奶头都是浅嫩的粉色,简直就是男人心中最理想的奶子,光是看一眼就能叫人鸡巴充血,裤裆骚动。
    丁盛被晓柔那对又白又粉嫩的梦幻极品勾住了心魂,立刻两眼猩红地扑上去又吃又咬,两只手狂乱地抓摸搓揉。“唔……唔……好吃,骚奶子真好吃,又圆又大,奶肉真有弹性。”丁盛边猥亵吃着晓柔的奶子,边含糊地说着骚话。他这回真的是捡到宝了,光是这对奶子就是他玩过所有的女人中最棒的。丁盛有生之年玩到这样的极品,顿时对过去的经验嫌弃起来。妈的,他以前摸得奶子都算个球!这才是真正的大宝贝。
    丁盛贪婪地对準一只小奶头,对点精準打击,把那小奶头嘬得又硬又肿,浅嫩的粉色被晕染上绯红的色彩,看着像水洗过的樱桃,更馋人了。
    “啾……啾……啾……”丁盛吃了这只奶头又去吃两只,不辞辛苦地来回,吃那两颗红果吃的津津有味,难以自拔。这不,此刻,他又像只发情的公狗,伸出滑腻血红的舌头,沖着那脆弱的莓果一顿扫射,调戏完之后,那滑腻的舌头如长蛇般卷住那可怜的红豆,紧紧地包裹缠绕,玩的晓柔浑身颤抖,内裤也湿的一塌糊涂。
    丁盛对晓柔的这对宝贝奶子爱不释手,却也不妨碍他贪心地想要进一步玩弄这清纯又骚媚的少女。
    他舍出一只手,摸向少女湿润的腿间。
    晓柔已经被丁盛吃奶吃的双眼朦胧,反抗也好,呻吟也罢,统统都被那粘的牢实的胶带给封地严实。但男人的进一步侵犯的企图是如此的明显,晓柔自然也不可能真的放弃抵抗,任由男人胡作非为。她竭尽全力的夹紧双腿,同时也庆幸今天穿的牛仔裙是包臀款的,可不像过去那些连衣裙,一掀就能掀开。
    不过一切算盘在绝对蛮力之前都是浮云。
    且不说先前丁盛就靠着蛮力挤进了晓柔的双腿间,就算晓柔竭尽全力想要并拢,看看丁盛胳膊上那结实的肱二头肌,晓柔努力的效果也是微乎其微。
    牛仔裙的限制就更不在话下了。
    丁盛的贼手成功地摸进晓柔绵软的大腿中间,才一摸,就摸到了满手的粘液。
    “真是个淫蕩的小娘们,老子才吃几下你的奶,逼水就流的到处都是了,一会给你吃大鸡巴还不榨干你的洞。”晓柔的敏感让丁盛很是满意,不安分的双手压在饱满的阴阜上磨来磨去。才摸了两下,那毛手就忍不住勾开湿腻腻的小内,将粗指直接插进那紧致的小洞里去了。
    “唔!唔!”异物的入侵感让晓柔瞬间睁大双眼,一双细长的白腿被男人的手指奸淫的一阵阵高擡。
    【别挖,别挖啊!】晓柔在心里大叫,不过丁盛听不见她内心的哀叫,也不会在意她的哀叫。
    “哦——哦——小淫妇,洞真紧啊,才给你喂两根手指就抽不动了,给你吃鸡巴岂不是要咬断老子的子孙根。嗬——嗬——小淫娃,捅死你。”少女暖湿紧滑的嫩穴叫丁盛光是插进去两根手指就爽快的乱叫,手指更是刁鉆的摸到阴道里每一处褶皱,光是这手上的功夫就叫晓柔不住地喷汁,长腿受不了的乱动。
    汪泰平送完最后一单货,回到快递点,见门口开着,丁盛却看不见人影,以为丁盛已经下班走人忘记把门关上了。他皱了皱眉,快步走近仓库查看东西有没有少。
    他进门走了两步,在堆满纸箱的角落瞥见丁盛的半个身影,同时还有两条又白又细的腿。
    这一看就是女人的腿。
    汪泰平眉头皱的更紧,这丁盛,怎麽把女人带到这里来搞,胆子越来越大了。
    别看汪泰平一脸不高兴的模样,不过那是为丁盛担心。他本人和丁盛的关系不错,只是丁盛做事胆大又莽撞,脾气也不好,因此被顾客也投诉过几回。这次又把女人带到工作的地方来搞,也不怕老板知道了炒他犹豫。
    汪泰平犹豫了下还是替他把门口锁上了,省的被经过的人看见。
    不过这样的事终究是不太好,汪泰平觉得自己还是要提醒丁盛一下比较好。
    说起来汪泰平和丁盛还有些同病相怜,两个人都是年纪不小,文化程度也不高,找工作也只能找找送快递这种不需要什麽学历的工作,拿着微薄的薪水自然也没什麽积蓄,谈不起对象也找不到老婆。但男人都是有欲望的,没老婆没对象还能怎麽办,那也就只能叫鸡了。
    汪泰平一开始以为丁盛只是把出台小姐带到这里来搞,他也就没什麽顾及地走了过去,毕竟,他自己也是叫过鸡的人,这种办事撞破了也没啥心理负担。
    不过当他看到纸箱上玉体横陈的晓柔又是被绑手又是被封口,就不太好了。
    “喂!”汪泰平拉了一把丁盛,把他拉了起来。
    “你搞什麽呢?!”汪泰平问他。心脏却是高高的悬了起来,不由怀疑到这家伙不会真的胆子大到强奸良家少女吧。
    丁盛正在兴头上呢,没想到汪泰平会突然回来,他以为汪泰平送完货会直接回出租屋的。
    这下有点麻烦了。
    汪泰平这人吧,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太过正直了点,要是他知道这女娃不是出来站街的,今天他一定爽不成的。
    想到这,丁盛眼睛贼溜溜地转了一圈,故作不耐烦地甩开汪泰平道“干什麽,没看见我这正爽着呢嘛。”
    “我问你这女的怎麽回事?”
    丁盛得意一笑,“洗头城新来的小妞,怎麽样,正点吧。”
    听到丁盛这麽说,汪泰平稍微松了一口气,但是他看晓柔这穿扮气质,怎麽看都不像是会出来卖的小姐。
    丁盛自然知道汪泰平会怀疑,他接着道“看着纯而已,老子随随便便弄两下,逼水就流了我一身,欠肏的很。”
    汪泰平心中还是不安定,犹豫地问道“真是小姐?那你怎麽把她绑着,还把嘴给胶上了。”
    “情趣而已。”说完,丁盛眼睛又转了一圈,提议道“兄弟,一起玩怎麽样?这次算我请你。”
    汪泰平瞟了眼玉体横陈的晓柔,咽了一大口口水。
    说实话,这麽漂亮的少女露着奶子露着逼,换哪个男人会没反应。可尽管丁盛对汪泰平的每个问题都给了回答,但汪泰平看着晓柔那哭的可怜的模样,总觉得她不是真的小姐,也怕丁盛一时糊涂真干了什麽不该干的事,劝他收手。
    丁盛没想到他都这麽说来,汪泰平这个死脑筋还说不通,怒地一甩手道“你不干就走,要麽就在一边看着,老子花了大价钱搞得妞凭啥不让我爽。你自己不玩是你自己的损失,亏地老子看在咱俩关系好的份上都不叫你出钱了,走走,当老子没你这个朋友。”
    丁盛说的有模有样,让汪泰平一时心里又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多心了。
    不过丁盛已经不再理睬他的纠结,对晓柔再次伸出了狼手。
    这一回,丁盛索性脱掉了晓柔的裙子,把她的底裤也给扒了下来。晓柔当然是要挣扎的,尤其是看到汪泰平有救她的意思,她拼命地挣动,向汪泰平投去求救的眼神。
    “好了好了,知道你个小骚货等不及了,老子现在就来让你爽。”丁盛故意将晓柔的这种求救挣扎歪曲成难耐催促,一拉晓柔的大腿,露出水淋淋的肉洞,伸直了舌头就插了进去。
    “唔……唔……唔……”晓柔最怕被吃穴了,男人的舌头一插进来,晓柔的腰肢立刻像电影中应笛声而舞的蛇扭动起来,上头的两颗大奶子也因为身体的扭动而一颠一颠。Иρō18.cōм
    汪泰平被丁盛赶到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