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 诸天爱裸群 第十九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国庆日一贴。
光辉十月预定贴文时间:国庆、重阳、台湾光复、蒋公诞辰。

===================================
    第十九章 双龙开海、四凤迷情

  正德十年,这天的朝会打从臣子们进奉天殿之后就不正常。

  例如,站在两旁、以张永为首的太监们表情都有点奇怪,有点狂热又有些彆
扭。

  而最不正常的就是正中央的高台上原本只该有一张龙椅,现在却多了一张没
见过的龙椅!

  他们当然没见过,毕竟嘉靖后来重修奉天殿,改名皇极殿,连龙椅也换新了,
据说这张椅子一路用到了清末,现在紫禁城拿来展示的则是复刻版。

  「两张龙椅是什么意思?」刚上任内阁首辅不久的梁储目瞪口呆,这混蛋皇
帝又搞什么花样?碰上此等皇帝,这首辅大臣谁想当谁当去!

  一众文武大臣也左顾右盼着,直到正德大摇大摆地从后头走来。

  「先帝!」一些老臣看到正德背后另一位穿着龙袍的身影差点就跪了。

  「真那么像吗?」崇祯也有些不适应,他可是嘉靖的后代,长得像弘治会不
会有点怪?

  「六七成吧,主要是气质像。」正德坐到自己的龙椅上,笑道。

  等到崇祯也落座之后,底下的大臣们却不知道要怎么见礼才好。天无二日,
民无二主,你两个皇帝坐在一起是要让人怎么应对?

  「今天免礼了吧。」正德毕竟是这里的主人,因此开口介绍道:「这位不是
我父皇,是一百多年后的大明皇帝朱由检,年号崇祯。」

  「前些日子那个黑铁飞球看见了吧,他就是从那里来的。」

  「没错,朕,崇祯。」崇祯站了起来,十几年累积的帝王气场在九阳神功的
增幅下瀰漫开来,连练过葵花宝典的张永等太监都感到不小的压力。

  「不瞒各位,我本是大明末代皇帝。」崇祯感慨地说道,这话一出,底下更
是骚动。

  一百多年的时间其实不算长,因为朱元璋给子孙设下的取名限制,有些人甚
至已经推算出他和正德之间差了几代!

  「崇祯十七年三月,流寇李自成攻入北京,自立为帝,国号大顺,」崇祯的
思绪彷彿回到那一天,看着自己挂上树头:「崇祯皇帝朱由检,于梅山自缢,大
明灭亡,国祚二百七十六年。」

  「本该是这样的。」正德皱着眉头说道:「因为仙人打救,崇祯没死,大明
还没亡。」

  「谢高伯祖。」发现自己入戏太深的崇祯对正德拱了拱手,继续说道:「但
那是我的时代,而我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的未来!」

  「当然,你们可能不信,就让我给各位证明一下。」崇祯举起手来朝着阶下
一指,一块长宽高各一公尺、重19﹒32吨的大型金块凭空出现在地面上。

  这金块其实是全体群员的总财产,为了震撼人心,崇祯特地借来的,其中几
乎全都是姬天锐打怪打来的,只有小部分黏合用和凑整数的黄金是用积分换的。

  金块一出,效果比想像中的还好,尤其是在几位武将忍不住上前推拉抬之后
发现它分毫不动,显然重量十足之后。

  「信了吧?」崇祯云淡风轻地挥挥袖子,收起大金块后说道。

  正德所在的是武侠世界,因此除非是姬天锐那样的飞行能力,否则武功是很
难用来显圣的,反而是系统仓库功能更容易些。

  「所以,今日朝会是为了解决令大明灭亡的问题,宣告些必须进行的改革。」
正德说道。

  「首先,皇族朱家除帝王直系两代以外,不再限制就业,亦不提供薪俸,既
有不动产──即房屋与土地皆收归国有。」正德的第一炮就震惊了朝堂,这根本
就是逼藩王造反啊!

  「陛……」梁储正要跳出来说话,却听正德说道:「别开口,我知道这会逼
反藩王,但别忘了那个黑铁飞球,谁敢反,谁死!」

  「补充一下,那…飞球一炮可以轰灭半个北京城,在我那儿一炮灭了后金半
条命,希望那些想造反的人能多扛几炮啊。」崇祯说道。

  「你这么说了我还怎么大杀四方啊?」正德不满地说道。

  「平天下可不是大杀四方就能达成的。」崇祯说道。

  「说得像我父皇一样……」因为外表的缘故,正德有时候真的会错以为崇祯
是他爹。

  别说正德,底下的几位老臣都有种弘治复活的感觉。

  「第二,我大明之所以覆灭,是因为小冰河时期造成连年水旱,农地欠收,
故长江以北各地要开始建设水利设施,工部尚书,这是水坝、水库等水利建设的
图纸,里头还有水泥与钢铁的烧製方法,用最快的速度弄好,给工匠们说,作成
了有赏,越快作成赏得越重。」

  「第三,解放阶级限制,不再限制农工商军户籍,令其从业自由,无论何等
出身皆可参与科举。」

  「第四,……」

  「陛下,户籍乃祖制……」

  「闭嘴,按这么说,你是不是觉得太祖高皇帝就该一辈子种田!」正德跳了
起来,骂道。

  「第四,废除海禁,港口出入货物设市舶司收取关税,废除漕运关税,改课
商税。」

  「第五,摊丁入亩、废除士人优待,士绅一体当差纳粮!」崇祯说出了最强
的杀手鐧,虽然大明的问题很多,但根本上就是一个天灾一个人祸,天灾自然是
小冰河期,人祸则是土地兼併。

  因为有功名的读书人可以免税,所以即使士子自己不趁火打劫,也有许多农
民想要将土地挂靠在他们名下,毕竟地租往往比层层剥削的赋税更低,这种情况
下要怎么选择,只能说谁都不比谁蠢。

  「还有,从明年起,官员薪水加倍,看情况还有可能增加,望各位尽心国事
。」正德说道:「不然,谁想让我大明死,我也会让他先死!」

  文武大臣们在两个皇帝离开之后好一阵子,都还没从他们身上散发的强烈威
压下恢复过来,但他们不知道自己其实是被屏风后的姬天锐用霸王色霸气震慑了,
这也是改革很重要的一步,只有把恐惧和服从打进他们的潜意识中,才能最大限
度地避免他们私下搞鬼。

  不过,这个改革内容依旧散播了出去,顿时激起万重浪。欣喜的、震惊的、
愤怒的、茫然的……锦衣卫回馈来的资料什么都有,甚至还有已经开始準备造反
的──例如宁王朱宸濠。

  最令正德愤怒的是居然还有勾结鞑靼的!

  这方面崇祯倒是没怎么意外,要不是这时候努尔哈赤还没出生,只怕勾结后
金的都有了。

  正德的应对方式也很简单:「关门,放群主!」

  朱宸濠才刚举起反旗,从北京城到江南一直线上的人们就看见雷霆闪现、金
龙横空,到了位置后就对着宁王大军来了个「神龙吐珠耀苍生」,闪瞎旁观者的
眼睛同时也把宁王送去见朱元璋。

  历史上间接弄死了正德的宁王之乱,就这么结束了……

  而这一下也造成了相当大的震动,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皇族与世家一下子全
缩起来了,一方面是因为正德这方的战斗力太强,小命重要,另一方面也是被姬
天锐展现出来的仙神奇蹟吓到了。

  不同于现代,古代人对于神仙的敬畏可是非常强烈的,如果只是朱厚照一个
人,哪怕他是当今皇帝,这些人也敢和他争一争,来个「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但面对驾着金龙的仙神……只怕连惨死都不算结束。

  因此,在姬天锐的「诛心」策略下,笑傲江湖世界的大明改革,居然比明末
世界的容易了许多。

  一方面,正德年间的大明威权依旧,多数人还是认同大明的,而正德对于军
队的控制力也是宣宗以后较强的一个,在「实力」方面远比只剩个北京城还风雨
飘摇的崇祯要强了许多。

  另一方面,作为武侠世界,当正德暗地里和华山派搞在一起之后,也算有了
一把干黑活的刀子,功力大增的老岳为了复兴华山,暗中「噗滋」掉的官员和武
将与日俱增,反正一个个屁股底下都不乾净,我君子剑出手也算是赏善罚恶了;
当然,君子为善不欲人知。

  而崇祯那边就没这个条件,他那个世界的华山就真的只是华山,没有华山派
更没有穆人清,连袁承志都不存在。

  正所谓万事起头难,改革后的第一年总结出来的成效让正德和朝臣都兴奋得
全身发抖,首辅梁储和户部尚书石玠更是抖得差点中风,这也难怪,毕竟「亿」
这个位数还是第一次在岁入上看见。

  有这么多的钱,能干多少事?

  其中,开海之后收到的关税最多,这时候正德才知道「片板不得下海」的祖
制底下藏着多少艘士绅的船,这些家伙也是整个改革当中最爱搞事的,一年不到
光下毒就干了十几次,但对翡翠神功功力日益精进、还拥有邪中药经技能的正德
来说和放屁没两样。

  而对朝堂上满嘴祖制的家伙,正德的应对方式也很简单:

  「那朕就让飞球去海上绕,有不符祖制下海的船就直接击沉吧。」

  一句话干翻所有人。开海只是无法垄断、赚得少了点,真让Z舰去海上绕,
那不但连毛都赚不到,还得倒贴钱!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户部尚书,开始建设水泥道路吧。」正德笑咪咪地
说道。

  这些都是后话。

  时间回到朝会当天,当正德和崇祯上朝的同时,皇后夏雨寒也被北见丽华打
包带到夜勤病栋世界去了,等到她醒来的时候,一脸矇逼。

  印象中自己应该是在坤宁宫里头对吧?可是一觉醒来为什么换了地方?这里
别说是坤宁宫了,连紫禁城都不是吧?

  更惊人的是这乾净、洁白、还用琉璃做装饰的房间里头,一大群男男女女正
干着几个时辰前自己和正德干着的事情!

  「啊……好…好爽啊……嗯……从来…不……知道……被两根…插穴……会
这么……爽啊………再…再干…干人家的…屁股……穴……要……要洩了……要
用…屁股…洩…了啊~~」就在夏雨寒的面前,一个不逊于她的古典美人飞舞着
乌黑的长髮,被两个男人的大肉棒姦淫着前后两个小穴,不仅露出癡迷的淫浪神
情,嘴里也不断吐出让武大郎听得满脸通红的放蕩话语。

  躺在床上让她骑在身上扭摆的是个年轻健壮的黄毛,而抽插着她后庭的则是
一个古装──至少髮型是──的清秀少年。

  黄毛当然就是大川直也,少年则是林平之。而被林平之抓着手臂狂姦后庭、
沈溺于双重快感中的美女,则是崇祯的贵妃袁嫔。

  而崇祯的老婆周皇后和天启的老婆张皇后,现在则坐在夏雨寒的对面,身上
只穿着一件半透明的情趣肚兜,媚眼如丝地看着袁嫔淫蕩的样子,娇躯微微颤抖
着。

  先被攻略的居然是「顺便」的袁贵妃,这点连崇祯都吓了一跳。关键点在于
北见丽华发现了袁嫔有自慰的习惯,然后就是一段「胁迫→失身→堕落→新世界
的大门」、可以拍成几集AV的过程。

  有趣的是当袁嫔发现幕后黑手居然连崇祯也有一份的时候,竟然完全不反感
地接受了,甚至提出了让周张二女跟着下海的计策,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两
人「欣赏」她被姦淫的模样。

  于是,两个美少妇一觉醒来也过来了,身上的衣服还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如此
不知廉耻的色情肚兜。然而,无论她们再怎么感到羞耻,都和夏雨寒一样动不了,
这自然是催眠术的效果,以北见丽华匹敌邀月怜星的功力下的暗示,就算是金钟
罩十一关巅峰的久堂克己对抗起来也很不容易,更不用说没有半点功底的三个皇
后。

  当然说动不了也不致于,闭上眼睛或者稍微动着手指脚趾还是可以,但想跑
当然是不可能的。

  和一醒来就只是瞪大双眼看着陌生女子袁嫔表演的夏雨寒不同,周玉凤和张
嫣可是羞得紧闭着双眼,但眼睛闭得起来,耳朵却不行,那一阵又一阵的淫呼浪
叫听得两女浑身燥热,久未承受雨露的娇躯深处彷彿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似的。

  更不用说最近这段时间两女的娇躯上下几乎都被「仙女」们光顾过了,一开
始她们的动作还算正常,但随着日渐熟悉,她们也越来越不规矩,虽然没有真的
脱光她们玩百合,但那隐含慾望的把玩却让久旷的肉体再度热了起来。

  结果就是不到十分钟,两女就偷偷摸摸地瞇着眼看了起来,而且这一看就闭
不上了。

  「啊~嗯…好……好深……身体……一直…在…洩……啊~嗯……好……好
像…又要……高潮……了…啊啊~~~」媚眼如丝的袁嫔忍不住在洩身的同时扔
给周玉凤和张嫣(尤其是前者)一记得意的眼神杀。

  「妾身可是奉旨出墙呢。」周玉凤和张嫣似乎都从这眼神当中读出这么一句
话。

  张嫣也就罢了,和袁嫔同一个老公的周玉凤一股气涌上心头,也不知道哪来
的力气让她挣脱了催眠术的束缚,在张嫣与夏雨寒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摇摇晃晃地
走上前,将自己早已兴奋的娇躯投入某个男人的怀抱………一个绑着小马尾的痞
气少年。

  「干…干我……」脸蛋红得像要烧起来一般的周玉凤挺起胸部让少年把玩,
同时羞答答地说道。

  「人家也要~」白洁还沾着某人精液的火热娇躯也贴了上来,一双灵巧的玉
手隔着肚兜纤薄的布料準确地挑逗着周玉凤的敏感点,弄得她娇喘连连。

  「啊……别……摸……啊嗯……」隔着薄如蝉翼的布料感受到白洁手掌的热
度,周玉凤忍不住发出淫靡的叫声,心里强烈的羞耻却反而让身体变得更敏感了
许多。

  白洁的动作相当细緻而且缓慢,让周玉凤感到有些焦急,而且抱着她的少年
股间那根硬梆梆热腾腾的肉棒一直顶在她的小腹上,更让她芳心大跳,等到白洁
的魔爪终于来到她的两腿之间,那里已经被淫水弄得湿淋淋的了。

  「也是个小蕩妇呢……」白洁轻咬着周玉凤的耳垂,低声说道。

  「不…呜嗯!」被舔咬抚摸得浑身发抖的周玉凤才刚开口想反驳,就被白洁
按着她的脑袋强硬地攫取了双唇,在被热吻的同时,她惊慌地感觉到那顶着自己
的灼热火棒又茁壮了一截,还调皮地敲打着她的耻丘。

  「真是的…小一的肉棒居然这么兴奋……準备好了吗?」白洁放开被吻得满
脸通红、呼吸困难的周玉凤,握住痞气少年、也就是金田一的肉棒,对準了周玉
凤淫湿饥渴的肉穴口。

  「啊嗯!」被硬梆梆的热棒碰触到花唇的周玉凤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已经有
好几年没经历过的感觉让她在羞耻之余也有些陶醉。

  (陛下…累了妾身啊……)金田一年轻灼热的肉棒分开嫩肉插入淫穴,周玉
凤在发出淫蕩娇啼的同时,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如果不是被崇祯冷落那么多年,周玉凤觉得自己才不会这么快就沦陷呢……
大概。

  「啊嗯~~好热…好硬……年轻人的…肉棒……进来了……」当肉棒在体内
开始抽动时,周玉凤的叫声也越发放浪。而在「观众席」上的张嫣在肉棒插入周
玉凤淫穴的同时,自己的小穴也跟着揪紧了起来,作为女人,她「旱」的时间可
比周玉凤和袁嫔长多了,眼前的活春宫对她的影响自然也更大,能坚持到这时候
都已经能证明她精神力强大、适合修练炼神功法了……

  「噗滋噗滋」的声音不断从交合处传递出来,而周玉凤一次比一次更淫蕩的
叫声似乎是要和袁嫔比赛似的,听得张嫣和夏雨寒面红耳赤的同时,也撩拨起了
贴在她背后的白洁淫慾。

  「小一的肉棒有这么爽吗?」白洁揉捏着周玉凤正盈一握、手感极佳的乳房,
舔着她的粉颈问道。

  「啊…我…啊啊……呜嗯……不…不知道啊……嗯…在…身体里……啊……」
身体越来越熟悉性爱快感的周玉凤扭动着娇躯,也不知道是要逃避还是迎合。

  「听得人家也想干妳了呢。」白洁说着,股间的阴蒂在伪根术魔法的影响下
逐渐膨胀拉长,变成一根能令女性疯狂的灼热大棒。

  「看看袁嫔,被前后一起来可是会爽上天的哦……」白洁想起自己第一次被
前后夹攻的经验,狭窄的蜜肉间忍不住喷出了淫精。她将沾染了周玉凤淫液的龟
头顶在她的菊蕾上,无视女郎的惊叫声,强硬地顶了进去。

  「啊嗯……讨厌……怎么……这么说…人家…嗯嗯…啊……因为…只有…一
开始……嗯…会痛…啊…后来…就……真的……好…舒服…啊……嗯……会…忍
不住……一直……洩……啊啊啊~~」再次用后庭高潮的袁嫔想紧紧搂住面前的
大川,但双手却被林平之抓住以致于无法达成,让她只能空虚地颤抖着洩出阴精。

  看着袁嫔淫蕩的模样,第一次被双穴贯穿的周玉凤似乎也开始恍惚了起来,
后庭里的热痛与异物感渐渐的变成了奇妙的快感,和前面小穴传来的刺激混合成
了一股难以描述的感觉。

  「嗯……好像…嗯啊……有……感觉……啊啊……奇怪的……感觉……啊啊
啊…怎么…会……这么…呜啊~啊………」周玉凤接受的速度之快,让金田一和
白洁都有些意外,更不用说刚体会过后庭之痛的袁嫔与两个多半也即将体验的张
嫣和夏雨寒。

  (那里…就这样……真的进去了!)看着大肉棒一点一点地隐没在周玉凤的
臀缝中,夏雨寒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颤抖着,而在她自己没察觉的情况下,那
双被限制在身前的双手竟已开始揉捏抚弄着自己溼淋淋的穴肉了。

  当然,张嫣也早已经动手了,只不过因为被袁嫔她们遮住的缘故没让夏雨寒
发现罢了。

  场上的其他人其实也都在注意这一边,看着周玉凤变得越来越淫冶放蕩,正
在用伪根姦淫着森山由架、却也同时被武大郎的超大肉棒姦淫肉穴的七濑美雪兴
奋地在高潮的同时把浓稠的精液注入森山由架的子宫中,在令人目眩神迷的极乐
快感当中,她决定了等一下也要去干周玉凤一顿。

  「啊啊~姐姐……人家……要死了……啊啊啊啊~~」稚气未脱的兔子少女
在七濑美雪的双峰之间发出绝顶的哀鸣,被射得晕死了过去。

  「真是的…才高潮了十一次就不行了……」看着怀中眼角含泪、嘴角含笑的
沈睡少女,七濑美雪有些遗憾地搂着她,继续迎接武大郎巨根的姦淫,还没消失
的伪根依旧插在森山由架的淫穴里头,虽然她已经晕了,但也许多射个几次还能
醒过来?

  不知道自已已经被盯上的周玉凤半自暴自弃半本性觉醒地将身心完全投入了
淫乐的天堂当中,两根肉棒隔着一层筋肉来回冲撞着,让她的灵魂被爽得飞上云
霄,只觉得前半辈子都白活了似的。

  「哦哦…啊…爽…爽死……爽死人家了……」近朱者赤,周玉凤也开始学习
起其他人的叫床方式了:「小一…啊……你们的……肉棒……让……人家的…穴
……两个穴…啊啊……都……啊…爽…好…爽啊……嗯啊……哦……不…不行…
啊……啊啊啊啊~~~」

  「嗯哼……周…皇后……也……和……人家…一样……堕落……了…啊嗯…
…来…啊……再…让人家……爽……」袁嫔看着周玉凤春情洋溢的俏脸,欣喜地
说道。

  「嗯…啊……这才…才…不是……堕落…呢……」正在享用周玉凤后庭的白
洁气喘吁吁地说道:「这只是…展现……本性……而已哦……妳和小凤……本来
就是…这么淫蕩的…女孩子啊……妳看……流了这么……多水……还一直夹着…
肉棒………这…可不是…嗯……被迫的哦……」

  「白洁真是……」就算是袁嫔,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白洁说得很对,先不论
周皇后是否本性淫蕩,至少自己确实是半推半就的从了………

  「「妾身也要………」」

  不知何时,张嫣和夏雨寒都媚眼如丝地站在床边,夏雨寒身上裹着的薄被单
滑落地面,露出了白皙柔媚的裸体,而张嫣身上的半透明肚兜虽然还留着,但一
双乳峰顶上的坚挺与两腿间闪亮的淫液却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

  更令人讶异的是两女都露出淫蕩的饥渴神情,用自己的双手分开淫汁满溢的
穴肉:

  「来干妾身的穴……」

  「想被干穴……」

  两个古典美人的请求很快就被接受了,张嫣的对手是帅气的久堂克己,而夏
雨寒的对手却是群主姬天锐。

  「虽然想干妳的穴,但正德要让妳怀孕,所以在确定受孕之前男人可不能射
进妳的小穴里,所以暂时用道具顶一下吧。」姬天锐拿出跳蛋,塞进夏雨寒的小
穴里,又拿出一张奇怪的大OK绷将女郎的阴户彻底贴住。

  【情趣OK绷,黏性超强,防水性佳,好撕、不易脱落,乃某世界23世纪
的科技结晶。】

  「来,遥控器给妳。」把附着手环的遥控器塞到夏雨寒的手里,姬天锐那沾
满某女孩淫液的大肉棒就开始朝着她的处女后庭前进。

  「在朱厚照下朝之前,我会让妳的屁股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姬天锐豪迈地
对似乎已经察觉到接下来会被蹂躏得欲仙欲死的夏雨寒说道。

  「呀!啊…嗯~~」一开始疼痛,后来苦闷,最后暗爽的高低起伏,在一个
叫声当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另一边厢,有着豔后之名的张嫣面对的是一个帅得能让任何女人脸红心跳的
久堂克己。

  原本就很帅气的久堂克己,在修练之后又变得更帅气了几分,某些群员甚至
不无恶意地想着他如果去练明玉功,搞不好也能获得修练加速的补正……

  (好英俊的年轻人……)张嫣脸蛋红通通地看着久堂克己,突然觉得自己就
算出墙了似乎也理所当然。

  本身其实有点木头的久堂克己自然不知道怀中的大美人在想些什么,不过这
不影响他把玩女郎娇躯的动作,虽说张嫣的年纪都快能当他妈了,但绝美的底子
与保养还是让她艳丽依旧,那股和由利香有点像的高雅气质更是让少年感到兴奋
不已。

  「嗯…啊………」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绸布料,但张嫣还是在久堂克己的
抚摸之下发出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的淫靡呻吟声。

  黑白分明的媚眼扫过已经被肉棒干得欲仙欲死、淫叫不已的三个后妃,终于
确认了自己心意的张嫣羞答答地低着头,轻声说道:

  「请…温柔点……」

  久堂克己楞了一下,抓着她的小手握住自己沾染着其他女孩淫液的坚挺肉棒,
朝着脸蛋越来越红的张嫣说道:

  「妳自己放进去吧。」

  俏脸通红、娇躯微颤着的张嫣含瞋带怨却也风情万种地白了帅气的久堂克己
一眼,纤细的玉手轻轻摩挲着充满年轻朝气的大肉棒,同时将它引到自己早已流
水潺潺、準备万全的阴户口,等待着冲刺那一刻的到来。

  「啊~~~」艳丽的娇喘声从张嫣的口中传出,接下来一切理所当然地水到
渠成。

  「啊……好久…没……啊…嗯……被……这…这样……了啊……」

  「是被怎样呢?说清楚点啊。」

  「啊…坏人……啊……把妾身……摆布…成……这样……还…玩弄……人家
…嗯啊……阿嗯…不要…停…啊……才…刚……开始…有…感觉………」张嫣搂
着久堂克己的脖子,下体主动地吞吐起肉棒来。

  「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动的。」久堂克己坏心眼地躲避着张嫣的迎合,但却故
意让龟头不断摩擦着她的外阴和阴蒂,让她变得更加渴望被填满。

  「呜…年纪轻轻就…欺负人……啊…人家…说……嗯……就是…被…男人…
…插……穴……嗯啊!好……满……啊………」豁出脸皮不要的张嫣如愿以偿地
得到了肉棒的奖励,空虚的淫穴再度迎来强烈的充实感和淫靡的快乐,让她欣喜
莫名地扭摆起丰润成熟的美臀,让肉棒能插得更深入一些。

  「啊啊~好……好棒……嗯……人家…啊……淫妇……被……被姦得……好
爽哦……嗯……从来……没有…这样……充实…的……感觉…啊啊……要…还要
……一直…干…淫妇……好吗……」

  「放心吧,今天不把妳姦得流光淫水是不会放妳回去的。」

  「呜啊……好…好啊……你……可以……一直…姦……人家哦………」

  「呀啊~嗯……爽……小穴……爽死了……」

  「嗯…又……又要…洩……洩出来……啊……我们…一起……洩……好…好
吗……」

  「精液……啊………嗯…在……屁股…里面……满出来了……啊………好多
…好烫……呜啊……还……还要……继、继续吗……」

  「呜嗯……呜………」

  「精液……还要更多……精液………啊啊~要射死人家了……」

  双穴贯穿、三穴同开……正常位、站立位、骑乘位……按摩棒、双头龙、跳
蛋、秒潮仪……各种体位、各种道具都用上了,四个古典美人又是失禁又是潮吹,
阴精洩了又洩,甚至还连续高潮得翻白眼露出阿黑颜晕死过去,却又被更强的快
感刺激硬生生地唤醒接受蹂躏………

  这场以四位后妃为主角的疯狂性宴一开始还只有几个人加入,最后整个房间
里头的人竟然都参与了,当众人终于心满意足地放过她们时,四个女郎都已经浑
身精液淫水地彻底晕死过去了。

  「是不是玩得太狠了点?」

  「她们自己不也很高兴吗?」

  「总之先送回去吧。」

  明末世界,坤宁宫。

  四位身上只穿着一件情趣肚兜的美艳后妃坐在大床的四个角落,靠着床柱撑
起自己依旧酸软的娇躯。

  「………」

  「…………」

  媚眼如丝的四人无言地对望着,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尴尬。

  脸上娇豔未退的张嫣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的荒唐,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缠着男
人不放,还一边用小穴和后庭吞下大肉棒,一边舔着一根沾着精液与自己淫水的
肉棒,嘴里不断喊着小淫穴要洩了、还要被干之类淫乱话语,最后还被射了无数
精液在三个穴里和身上,变成了精液娃娃……

  想到这里,张嫣就浑身发烫,脑门子冒烟,而其他三个后妃似乎也想到同样
的事情。顿时,四座蒸气机在通风不算良好的坤宁宫里开启了工业革命……

  「嗯…那个……」张嫣终究年纪最大,恢复得最快,她清了清嗓子,把彷彿
还留在喉咙里的精液嚥下,说道:

  「为什么孝静皇后会在这里?」

  「啊!」

  「……对哦?」

  「咦?」孝静皇后夏雨寒呆呆地歪了歪头,孝静皇后是谁啊?不认识!

  「咦?我老婆呢?」下朝后搞定奏折的正德兴沖沖地跟着崇祯来到夜勤病栋
世界,却哪都看不到夏雨寒的身影。

  「不是送回去了吗?」

  「对啊,四个都送回去了。」

  「送去哪?」崇祯总感觉怪怪的。

  「你那边啊。」

  「里面有一个是我老婆好吗?!」正德说道。

  「要是让人发现孝静皇后还在,我该怎么解释呢……」崇祯有点头大。

  「唉呀,正德皇帝都还在了,夏皇后还在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得也对,那等一下再去接她好了。」正德神经大条地说道。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