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与女奴

  我将头伸回车内,心安理得的闭上眼睛。

  我只是个商人,而不是救世主,这里的一切与我又有何干?

  说到这里,我看到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同时笑了起来。

  所以第二天,我就来到这个城市最大的一个奴隶市场。

  看看这边,这也很有趣。朋友将我的注意力转到另一边。

  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垂着头,我却发现自已的眼光已经无法转向别处。

  她比其它女孩更特别——也更屈辱。

  纤细的悲鸣声之后,我看到她的脸庞。

  客人在问你名字!监工朝她怒喊。

  啊,啊,主人。她闭上眼睛,看起来很紧张。

  一年多了,主人。她垂下头,越来越紧张。

  你不喜欢我的触摸吗?

  不,我很喜欢,主人。她紧张地回避我的眼神,很显然,她在说假话。

  不过小小的羞耻感却让她显得更加可爱。

  你刚挨过鞭打?我发现她的身上有淡淡的红印。

  是的,就在你们来的不久前。

  为什么?

  看来她不仅明理,还很聪明,这让我更喜欢了,我想我可以买下她。

  好女孩,你选对了位置,我趁势用斗篷盖住了她赤裸无助的身体。

  我要买下她。我高声宣布。

  她是非卖品。劳伯斯解释道。

  非卖品?我很不解,奴隶市场竟然会有非卖品?

  我完全蒙了,租用一个女奴?我完全没听说过。

  是的,毫无疑问,但我还是想问:为什么我买不了她?

  奴隶主完全没有必要骗我们,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于是我接受了这个现实。

  难道她会做什么抵挡?我很好奇。

  不,不会,她很听话,又很顺从。

  那为什么要绑上绳子?

  因为这会让她更诱人一点,难道你不觉得她这样无助的模样更楚楚可人吗?

  我舔了舔嘴唇,感觉到生理在发生变化。

  我可以对她干些什么?

  任何事情。劳伯斯笑着点点头。

  任何事情?

  劳伯斯笑着打开柜子,里面有很多药剂和器材。

  我吞了吞口水,恶魔在我心中跃动。

  我转过头,看到琳的脸色刷白,一个劲地摇头,表情像要哭出来一样。

  转身。我命令她。

  女孩乖乖地将头转到床边。

  主人?她轻轻询问,声音变得甜腻悦耳。

  什么事?

  你想让我变成什么样子?

  我不懂。

  这些你都会做?我打断她。

  是,是的。

  你希望我使用它们吗?

  琳一个劲地摇头。

  一般其它客人来你这里,会选择什么样的服务?

  琳好像被吓到了,紧紧闭着嘴巴。

  你没有选择。我试着加重语气。

  她很幸运,用眼泪打动了我,让我消去了使用那些刑具的念头。

  我想我笑出声了,指了指桌子上的柠檬蛋糕:你也饿了吗?

  啊,哦,不,我不饿的,主人。琳的眼皮垂得更低了。

  当真?我抬高声量。

  恩,恩。琳一个劲点头,声音却越来越小。

  那么现在我要求你吃呢?我顺着开起了邪恶的小玩笑。

  主人,我不能吃主人的食物。

  真是可爱极了。

  那是什么意思?

  只是,为什么她的眼神里闪烁着泪珠。

  你为什么哭了?我问她。

  不,很漂亮,告诉我为什么哭,你不高兴吗?我装出主人的样子。

  你的家在哪里?我向她。

  在遥远的西方,主人。

  你这样的女孩为什么会来这里当女奴,是被掳过来的?

  琳点点头,一言不发。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我………她顿了一顿时,然后摇摇头,只有我一个人,主人。

  如果能让主人满意的话。她红着脸低下头。

  是巨大的磨难让她绝望,我很确定。

  主人?琳的表情好像不敢相信。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好的,我不会绑住你。

  很痛吗?我怜惜地问她。

  没事的,主人。她赶紧缩回手,这种鞭印过一天就会消去。

  啊,我这才想起来她今天刚受过鞭打。奴主每天都这样对待你?

  恩。琳点点头,不过马上又摇摇头,这是早上的客人们留下的。

  你早上还要接客?我睁大眼睛。

  我是个婊子,主人。琳难过地低下头。

  恨你?

  我是个笨拙的男人,我真不会安慰别人。

  我刚想伸手替她拭去眼泪,琳却突然而悲伤转为害怕,她急忙后退。

  噢,对不起主人,是我的错,我不能哭的。

  他们不让你哭泣?我又惊呆了。

  你真是个好人。说完她真的哭出来了。

  可怜的女孩,连睡觉的时候都在做恶梦,我叹了口气。

  我静静地看着她,发现自已越来越邪恶了。

  啊,不要过来……哥哥……还有大家都不要靠近我……不要……不要……

  我会连累你们的……女孩重重地喘息全身布满了冷汗,不断呓语着。

  我想买下她,我对自已说道,哪怕是天价。

  只是,我是个商人,为了一个婊子,这是否值得呢?

  我如今就站在这座高塔之中,由上往下俯瞰这个由城墙所保护的金黄城市。

  我伸出手,仔细端详着眼前侍女的脸庞,她是个非常美丽的少女,甜美诱人。

  然而我看着她,心中却总会浮现出另一张脸,那张更美,却也更憔悴的脸庞。

  于是,我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面对这莫大的耻辱,琳只是默默地照作,没有一丝一毫反抗的力量。

  「不许吐出来,听到没有?」男人这么呵斥。

  琳此刻已经全身湿透了,金发的秀发湿淋淋地粘在一起,看不出她的表情。

  「放开她!」我冲他怒吼。

  「你这是在折磨她!」

  「她做了什么?」我忍不住问他。

  他的话没有说完,我就冲了上去。

  看到她这样虚弱的样子让我有点气恼:放下手。

  「主人,你想现在上我吗?」琳轻轻低着头,看起来有点疲倦。

  我承认,我非常想,但我没有说出来,只是静静地观察她的表情。

  「主人,你想干什么?」琳好像被吓到了。

  她是在挑逗我吗,这个淫荡的小婊子?

  「但是……」我有点迟疑,这是非正常的。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问她。

  「那,那是因为……」琳的语气变得吞吞吐吐。

  「你还有多少勾引男人的办法没有使出来?」我坏笑着逼问。

  「记住你的身份。」我努力摆出吓人的模样。

  我轻轻舔了一舔,这是另一种味道,蜜的味道。

  看着瘫倒在床上的女孩,我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命运?」

  为什么?她只是个女奴,为什么会拒绝这么诱人的条件?

  有点渴了,正当我对向异询问酒馆的时候,一首哀伤的歌曲传入我的耳帘。

  「这首歌叫什么?」我问他。

  「继续唱下去。」我扔下一枚金币。

  他是指琳?我有些惊愕。

  「她是谁?」我试探对方的口风。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呵护她?」

  「因为周围大部分人都是懦失,而且自私,他们不愿意为她付出相应的代价。

  「男人说道,」他们对少女信誓旦旦,却在真正的困难面前畏缩。「

  「那少女为何不再反抗?」

  「或许只是她不够坚强。」我拿起酒杯。

  「那她为什么不懂得保护自已?」

  「因为她是个傻女孩,先生。」男人无奈地笑了笑。

  「我喜欢她,想买下她,保护她不受伤害。」谈话让我感到不快,我站起身。

  不,为什么又是这句话,那个女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我很不服气。

  「付出所有?」男子挑了挑眉。

  这让我一愣,我是个商人,这并不符合商人之道。

  我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离开。

  「我要买下她。」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她只是一个女奴,能做什么?」

  我有些吃惊,但没有放弃。

  「你上过她,不是吗?」奴隶主又发话了。

  「是的。」

  「你发现她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更吃惊了。

  「价位是多少?」我耐不住性子了。

  「是谁?」我有种不安的预感。

  「罗安,那个来自西方世界的商人。」他说出这个名字。

  「他会活剥了琳!」我抓住劳伯斯的衣领。

  「但是他出得起价,除非……」他没有说下去。

  我放开了手,一切都很明白。

  只是,当我踌躇满志的思索如何用商战挤跨罗安时,却害惨了琳。

  她的臀部一侧似乎还印上了他们商会的标记。

  我会买下她的,不但为了她,也是为了我自已,我对自已发誓。

主人,那个…。

  我想这是漆器。琳看着我手上的东西,眼睛都亮了。

  主人,我错了吗?琳红着脸低下头。

  主人,这是什么?她指了指上面的图案,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和喜悦。

  那是漆雕。我耸耸肩,上面刻画了一些山水和文字,我们国家的。

  表面上的风起云涌,暗地底下各种欺骗,流言,甚至暗杀事件也层出不穷。

  一切的一切或许都可以凭商道解决,但还有一个更大的黑手……………

  她明白自已的身份。

  你想要吗?

  主人,你在看什么?琳盯着我手中的书。

  能让我看看吗?她的眼睛又发了光。

  这是用我们国家的文字所写,你看不懂的。我笑着摇摇头,把书递给琳。

  纵然是贵族,她或许识字,却也不会看得懂异国的文字。

  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琳不仅能看明白,还能朗读,这让我大吃了一惊。

  为什么你会我们国家的语言?我失声问她。

  猛然间,一种劣等感涌上我的心头。

  难道她比我更优秀?我无法承认这个事实。

  你还会什么?我放大声音。

  她的眼神变得失落,我却不加理会。

  我在对一个女奴生什么气?

  那是一张更大的黑手。

  然而,这真是那个女孩的错吗,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女奴而已。

  哈,一个会五国语言,还会数学的女奴?

  我想你是否已经忘记我们此行的初衷了,你现在一心只想着那个女婊子。

  朋友将甜酒放到我手里。

  我一饮而尽,嘴中却唯有苦涩。

  我错了吗?

  黄金的天平并不平等。

  你上了她?我突然愣住。

  当然,那又怎么样?对方有些醉了,语气中不怀好意。

  她是我的女人!我一把冲上去,扯住对方。你竟然敢动我的女人?

  你!

  我们的同盟即将破裂,原因竟然只为一个女奴。

  她不是个婊子!我吼道,感性压制住了理性。

  她就是个婊子,而且还是个最不要脸,婊子中的婊子,大人,你被她骗了。

  你在诬陷她!我拒绝承认。

  没错,上次我就拿椅子操过她。

  是啊是啊,真是个不要脸的婊子啊,真是怎么搞都行。

  人们议论纷纷。

  不,这是真的,她没有对我说过。我退后一步。

  我也遇到过,嘿嘿,不过挺可口的。

  她说得并不假,劳伯斯说过,其它人也说过。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琳干的?

  我不信!好不容易,我才挤出这一个词。

  如果大人不信,自可去街头寻问。她摊了摊手。

  不止玛瑞沙恨她,全城的人都恨她。

  恨她?向导笑了笑,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她们是这么对我说的,琳和玛瑞莎。

  我不明白。

  为什么会这样?

  的确,他说得没有错。

  那她真的那么淫荡?

  绝孕?我又吃了一惊。

  此时,我的部下走进来。

  大人,关于你交待的会长账本,我找到一些蜘丝马迹。

  哪里?

  一切已经很明白,我怒吼着冲了出去。

  臭婊子,原来你一直在骗我!我冲她怒吼

  数学公式,主,主人,啊!!!我发狠一扯,琳吃痛尖叫起来。

  琳选择了沉默,只是一个劲地摇头。

  这样她就无法反抗了。

  琳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抽泣,好似早就预料到这结果一样。

  她最美的时候,就是无助哭泣的模样,我舔了舔嘴唇。

  主,主人。她看起来越来越不安了,因为我举起了手中的鞭子。

  只是可惜她好像叫不动了,她的尖叫真动听,我决定让她继续。

  她再次尖叫起来,因为我拿出了一叠细小的尖针。

  她终于哭了出来。

  痛不痛?我问她。

  她点点头。

  希不希望我拔出来?

  她点得更快了。

  你真棒,这些东西很配你。

  拔出来,求求你,主人,很痛。她的声音呜咽,显然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我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她却没有真心吻过我。

  好痛,好痛,不要再刺了,求求你拔出来吧。她不断向我哀求。

  你忘了自已是谁了吗?

  可是,可是…………她呜咽着,不知如何是好。

  你应该学会配合我。

  我会的,主人。琳害怕地说道。

  睡美人醒了吗?我托起她的脸。

  琳已经泣不成声。

  接下来客人会怎么做?

  主人?琳不明白我的意思。

  主人,求求你,不要。琳哭着拒绝。

  原来你不是个听话的乖女孩?我露出吓人的样子。

  浣,浣肠。说完之后,琳就无助地闭起了眼睛。

  可是,可是。她看起来快要急死了。

  但,但!她满头大汗,已经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心中的恶魔越来越兴奋,我抽打得越来越狠,肆意在琳的肉体上发泄。

  然而这不能怪我,有错在先的是她。

  这仅仅只是前戏,整个晚上她都是属于我的,我付了钱,她必须为我服务。

  然后我看到了我商会的朋友们,还有罗安他们。

  劳伯斯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一切到了该结束的时候。

  这场商战之中两方都没有胜者,而真正的胜者就在大厅里。

  歌响,舞起,酒宴上。

  在一片声色之下,我们饮美酒,吃美食,享美色,直至宴会的高潮。

  罗安瞪了我一眼,我也默不作声。

  两位商会之间的战争已经传遍了整座城市,双方竭尽所能,可谓互有胜败。

  劳伯斯笑着举起了酒,也为城市注入了莫大的活力。

  我们相视不语。

  罗安那边似乎更糟,他迫切的眼神出卖了他自已。

  是谁?罗安忍不住问道。

  这个女孩是琳,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罗安立刻反应过来,他堆笑拍着手,赞同奴隶主的说辞。

  她看起来委屈极了,但可惜这里没有人会为她辩护。

  这位大人怎么说呢?劳伯斯向我挑了挑眉。

  此间唯一要付出的代价,只是个女奴。

  这不能怪我,我是个商人,无法为你付出这一切。

  好,好,那是她自作自受。大家都拍起手来,眼里露出了淫虐的神色。

  而我只是默默地看着饱受凌辱的琳,心中不是滋味。

  此时,我终于看不下去了,我快速走出大厅,试图让冷风平静我的心意。

  无须自责,无须在意,我对我自已说。

  她只是个女孩而已。

  琳,你还好吗?

  女孩沉默着。

  我要走了,离开这个地方,所以最后想来看看你。

  她还是没有抬头。

  关于最后的那件事情,我很抱歉,但你知道,我只是个商人,不是勇者…

  ………我……

  琳仍然将头埋着,无论我说什么,都无动于衷。

  她凭什么要由我付出全部,甚至于自已的生命去换取她的自由?

  我有什么错?

  我愣住了。

  好好取悦别人,或许有人会救你我的心软了。

  从一开始,琳就知道等待她的结局。

  她说的是如此悲哀,如此的温柔,让我无言以对。

  我从来没有看到哪个女孩会痛成像她这样。

  而她的双手,正死死地捂住自已的下体。

  你怎么了?我回要赶回去,一个士兵拉住我。

  不要管这个婊子,一些后遗症而已。

  什么后遗症?

  士兵们哈哈大笑起来。

  我明白,这是她身体开始崩溃的前兆。

  我救不了她。

  走出牢房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叫住了我。

  我没有。我退后步,是她先背叛了我,错的是她,不是我。

  我为自已辩护。

  她从小就是个温柔的女孩子,她没有背叛过你,她努力帮你,你却诬陷她!

  可是,那个会计账本。我不明白。

  这个消息有如天崩,琳在帮我?我竟然错怪了那个女孩?

  那,那罗安怎么会知道我们商会的行动。

  她才是个被陷害的人?

  我不知道,她什么都没有对我说过!我拒绝承认这个现实。

  放,放开我!我的保镖不在,我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不,不是的。他说中了我的要害。

  我,我爱她。这时,我才记起我对她的感觉。

  可,可是。

  我不是第一个爱她的男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可是琳不够坚强,她总是说自已受到诅咒,不敢抗争。

  但是她现在已经放弃了。

  你救不了她,等待她的只有绝望。

  可是你要知道,琳的诅咒不在她的身上,而在她的心里。

  我转过头,眼眶湿润,头也不回的离开。

  穿过大街,我听到行人在纷纷议论琳的事情。

  有人为她悲哀,他们认为琳只是个可怜的女孩,劳伯斯阴谋下的牺牲品。

  有人说她罪有应得,因为她并不止一次带给人灾祸。

  有人夸夸其谈她的美貌和温柔。

  有人说她是堂堂公主,但被人陷害沦为娼妓。

  有人说她是背信弃义的婊子公主,杀死了姐姐,连亲生哥哥都抛弃了她。

  有人又说她只是个与公主面貌相似的婊子,以蓝宝石公主的名义丧尽天良。

  有人又说…………

  沙漠中的珍宝,我望着渐渐远去的城市,心中无限感慨。

  来的时候意气风发,走的时候却有如丧家之犬。

  唯有心中那个悲伤的影子,将永远留在我的心里,无法抹去。

  我明白,是我输了。

  而我只是一个商人。

  因为我的无力,我的自私,以及我的懦弱。

  之后,我在这个沙漠中还停留了一些时日,关于琳的消息愈加触目惊心。

  婊子公主,狗的新娘,人肉便器。

  我回过头,转身离去,再见了,我的伤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