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之五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作者:迷使
首发:春满四合院

之五

  我在这里,竞争不过巩馨。

  在早上那两名壮汉和一名蒙面人的闹场后,就再也没有事端发生了。往来的
旅客虽多,但是大致还算规矩守秩序。厨房的事情我也渐渐熟悉了。有空我就出
去帮巩馨招呼客人。

  旅客大部分仍以男性为主。他们眼中只有巩馨的胸部,我变成一个可有可无
的存在。偶尔有人会称讚我的美貌,不过会因为我特殊的五官肤色,会附带询问
我是不是西域来的……

  真是可以了。西域来的中文会讲这么好吗?

  他们听不懂『中文』是什么。搞了半天,我说『汉语』他们才明白。

  原来这里漂亮的脸蛋是排在丝腿和胸部之后的。没有前两样的优势,大家才
会注意到妳的长相。又由于汉服对身材容易扬长补短的修饰,所以除非是过胖或
太瘦,否则好身材(像我这样)其实是没啥优势的。要像小胖真看到我的裸体才
知道我的可贵,然而一般情形下连丝腿都看不到,其他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以这样的审美标準,巩馨比我受欢迎,是天经地义的事。

  没有人来兹惹是非后,我又回复敏感着内兜腿丝的催淫挑逗,进而心心念念
想着小胖……这样对招呼客人仍有好处,不由自主地温柔顺从和性感妩媚,会吸
引一些没机会跟巩馨搭讪的客人来跟妳暧昧调情。然后我也会私底下跟巩馨交换
情报,像是某某桌的比较帅,还是某某桌的很斯文很有礼貌之类的……

  一天就在这样紧凑忙碌,又偶有妙趣笑语声中度过了。

  在服务过住宿旅客的晚膳后,踏着月色,我和巩馨走回孙府私宅。

  「去酒馆工作,孙老闆从来不陪妳吗?」夜幕下的乡村田野,风光不那么明
媚可亲了,反而多了一些阴森诡异的气氛。

  「他偶尔会来巡视一下,大半的时候,他有别的生意要忙。酒馆有我和小胖
撑着,大致也还算过得去……平时最大的事件不过就是客人酒后闹事。小胖和下
人去劝阻和解也就没事了。像今天这样袭胸的事件,还第一次发生。」

  「这十分钟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还是有个男人陪伴的好……我家
主人不陪妳吗?」我其实想问的是,小胖以前究竟跟妳有多亲密。

  「小胖一般都要照顾住宿旅客的晚膳。我通常在那之前就回家了,所以我们
很少同行。」巩馨环顾四周,不自觉地靠了上来,双手紧紧扣住我的手臂:「小
美姊,今天多亏有妳。」她依偎上我的肩头,我个儿头比她高大,很容易让她小
鸟依人。

  『小美姊,妳比男人还男人哩!』早上巩馨说这句话时望我的眼神,我还真
有些自己就是她的主人的错觉。我低头偷瞄她的乳沟,那雄伟的半球,吸引了无
数的眼光,其中也有我的视线……

  除了虫鸣蛙叫外,一切和美悠然。

  我们相携回到孙府时,有名女子在大厅等候。据下人回报,是从布罗坊过来
的。那名女子一身劲装;交襟上衣,束身长裤,布靴……马尾?没错,她没有盘
髮,只用丝带扎了个马尾。不过她的头髮颇长,马尾被丝带又捆了回去……这样
还挺好看的!

  奇怪,小胖不是说这边女子不能穿裤子吗?我忽然好羡慕她。

  「在下映月楼小玉,拜会孙夫人。」那女子一见我们进来,便抱拳行礼。

  我对她低头微蹲,以腰礼作答。

  「她是平辈,又是女性,不需要回礼的。」巩馨低声说。这时那名女子看到
我的答礼,有些不知所措,对我又抱拳点头了一遍。

  「可是她不以腰礼行之,还穿裤子?」

  「她是武林中人,等同无主之女。」巩馨解释道。

  「我是有主人的。」那名女子听到巩馨的话,嫣然笑答:「我家主人就是人
称『九鼎金刚拳』的萧晨星。」

  「原来是萧夫人,久仰。」巩馨这才作揖。

  唉!女人在这里还真没地位,报自己的名号没人理会,说主人是谁才能得到
应对……巩馨自己是女人,怎么还这样,唉!

  「她有主人……所以里面还是得穿内兜和腿丝吧?」我有点嫉妒她可以穿裤
装,所以千方百计想找这里的规範约束她……梁晨美,妳自己也是女人,怎么还
这样?唉!

  「呃?没有……」她瞬间飞红了双颊:「为方便行走江湖,所以这内里的穿
着就随便了些……主人有同意的。」

  也是啦,看她平坦的胸部,有没有穿内衣其实也没差。除此之外,她比我还
高,上看一米七五吧。女生长到这样的高度,内兜的尺寸也很难找吧?其实A、
B罩杯可用胸罩软垫作假,这边好像没有这个风气……大家都很有骨气,比拚真
材实料。小胖回来我要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增乳效果不错的汤药补品……

  「小美姊,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还是先让小玉姑娘……萧夫人说明
来意再说吧。」巩馨知道我很好奇这些所谓江湖人士的身分,不过她似乎不想让
人知道我不太熟悉这里的礼节。

  「我在布罗坊碰到孙老闆,他们今晚恐怕要夜宿布罗坊,于是请我来捎信,
让夫人安心。孙老闆和梁师傅明天就会回来。」小玉向巩馨稟报。

  「原来如此,甚好、甚好。」巩馨客气道:「天色已晚,萧夫人可在本府稍
歇一宿。」

  「不用客气了,孙夫人。」小玉笑道:「我等会儿还要跟我家主人会合。就
不打搅了……这位是?」她忽然转头向我。

  「在下梁晨美,梁师傅是我主人。」我也懒得编字号了,反正这里是认主人
的。

  「原来妳就是小美……」她惊叹道:「小胖的确好眼光,梁夫人明艳照人,
很有……异国风情。」非常感谢她,总算有人没说我是西域来的。

  「妳跟我家主人熟识?他有提过我?」

  小玉点头笑答:「他那日急忙来找我,要我探听一位叫江东杰人士的下落。
我觉得很奇怪,就问了他来龙去脉……只是妳跟小胖已经结拜了吧,还会想要探
知那位江先生的下落吗?」

  「我……」我吱吱呜呜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经常在上丝府走动,那里年前来了一名新的丞相,姓江。不过我不确定
是否名字是东杰。这名丞相可厉害,不到一年就把下丝府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我看现在这个穆王慕荣盛应该在忙着割地赔款,哭喊和平吧。不过穆王好大喜功
这败仗的颜面无处可放,所以江丞相的名声在下丝府所知者甚少。」

  「是吗?」我半信半疑。东杰来这边没多久,就混到宰相了?我还在当一名
厨师的妻妾哩……

  「我打听清楚后再跟妳或小胖回报吧。」小玉笑着对我说,她似乎对我有好
感。

*****     *****     *****     *****

  「怎么连她都认识我家主人?看来我家主人人面很广哩!连江湖帮派都可以
沾上边。」小玉走后,我不可思议地问着巩馨。

  「小胖的手艺是不错,加上个性又好,为人亲切,往来的旅客商人很愿意与
他交朋友。至于女子嘛……跟妳说过了,他的名器确实名不虚传。」

  「所以他跟小玉也……有过一腿?」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巩馨。

  小胖耶!五短身材的喜剧演员……老天啊!公理何在?

  我非常吃醋,但是又稍稍宽心。因为如果找到了东杰的下落要离开他的话,
起码知道他吃得很开。只不过就如巩馨所言,女子找他寻欢,未必带着真心。以
他目前的身分地位,要找到条件不错的跟他还是有点难度。

  「小美姊,妳为何会认识江丞相?」巩馨忽然问起。

  「这个……」

  「江丞相的全名,就是江东杰。」她确认道。

  「什么?妳怎么知道的?」我有点惊讶。

  「妳来之前不久我才跟主人去了一趟上丝府。他是去做生意,我则是去……
一睹莫天问的风采。」她有些不好意思:「在上丝府的那几天,是听到一些有关
江丞相的传闻。他跟妳很像,横空出世,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据她的描述,应该就是东杰没错……

  「妳有看过他吗?长什么样子呢?」我想确定一下。东杰其实身高普通,相
貌更平凡。一般人初次见面,很难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要跟他相处久了才知道,他其实心思细腻,沉府很深。加上他观察敏锐,很
能洞察人心。我跟他这一路走来,他深知我一切的喜怒爱恶……到后来我好像变
成被他操控的魁儡玩偶一样,他要我哭我就放声大哭,要我笑我便开怀大笑……
明知这段感情谈得很不健康,却又无法自拔……

  「我虽然去了一趟映月楼,并没有碰到他。他是上丝府的丞相,平时哪有那
么容易见到?只是听了一些关于他的轶闻趣事;听说他喜欢找腿上有刺青的女子
尤其是脚踝上方有细细长长的图案。」

  我心头一震,脚踝上方就是我刀疤的位置……

  「这边的女子流行刺青吗?」

  「流行?」

  「就是很多人都做的意思。」

  「看人吧。美腿是女人的第二生命……除非妳深爱着对方,否则妳怎么知道
下一个主人会是同样口味的。」

  「下一个主人?不是要『不离不弃,缘结此生』吗?」

  「那种鬼话妳也信呀?」巩馨好像对我有些改观:「少女时期做做美梦是不
错啦,毕竟这人世间的游戏规则是男人创立的,做做梦可以,太当真可要苦了自
己啰。」

  我怔怔地看着巩馨,她年纪比我小,可是感觉上却比我成熟许多。东杰不要
我时,我还认真地考虑自杀过……

  小胖,我们玩玩就好,不要当真呀……

  「小美姊,妳还好吧?」巩馨的声音又将我拉回现实中:「妳跟小胖住在一
起,应该没有好好洗过澡吧?要不要在我这儿过过瘾,享受一下呢?」

  小胖那边有间澡房,中间有个大酒瓮,刚好够一人挤下去。我猜那是他泡澡
的水缸。我自己是没试过。来这边有一阵子了,我的确想泡泡……

  于是我欣然同意巩馨的提议。

*****     *****     *****     *****

  巩馨的澡堂,那不是开玩笑的。

  光是澡缸,就有小胖那个酒瓮的两倍大。她亲自帮我提水,调试水温,还撒
了些花瓣。不但如此,她使用的肥皂我也没见过。溶在水里,立刻有好多泡泡出
现。好像在洗泡泡澡一样。

  这使我想起有一回东杰带我去度假时住的五星级总统温泉套房。那次的确超
享受的。实际上在自家的澡缸点上蜡烛,再买泡泡澡回来玩,是有同样的效果。
也许我天生劳碌命吧,很少这样慰劳自己。

  二话不说,我很快就脱光全身,然后……又花点时间耐心地解开髮髻。唉!
其实古装就是这样不方便,穿脱很碍事,头髮更是一大工程。又不是新娘子还是
空姐,每天盘得那么複杂是为哪桩?反正明天开始我自己打理,马尾橡皮圈,或
是大绕空一个大髮夹……喔,这边好像没有……唉!

  水温刚好,非常感谢巩馨。我很快把自己埋在水里,只剩一个头露在水上。
好舒服喔!我望着水里自己的胴体发呆,有点自恋起来。如此曼妙婀娜的躯体,
怎么没人来好好珍惜疼爱呢?东杰?还是小胖……无所谓啦,我自己珍爱自己就
行了。

  我全身无毛。腋下如此,连私处也是。为了迎合东杰的怪癖,我去做了全身
除毛美容。皮肤光滑柔嫩到不像话。有时会误以为自己是芭比娃娃。为了东杰,
我做了很多事,做到后来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那么为何,他那么喜欢看丝袜美
腿,我却有意无意地反抗不肯穿着呢?

  我没有答案。有时候其实我不太认识自己。现在可好了,在这个地方认了主
人后,每天都得穿腿丝,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了。其实比起东杰,小胖更容易讲
话。如果没有被腿丝招唤连结过,我也许会跟他撒娇有时不穿腿丝吧?那为何我
会如此地心甘情愿呢?……嗯,我的确不太认识自己。

  我高举一条腿出水面继续我的自恋旅程。腿长、腿形,身腿比例……我是可
以去选美腿皇后了。自恋一番后,我屈膝收腿,轻轻抚摸着踝上那条伤疤……

  欣赏完自己的腿后,我举起了胳臂。柔顺圆滑,掐指欲滴,嘿嘿……当我稍
稍施力,马上浮现出刚韧有劲的肌肉线条。心中默念着熟悉的各路拳法,我想到
了武馆生活的点点滴滴……

  神力女超人可以济弱扶倾,为什么我不可以?保护所爱的人为什么是男生的
专利?换成女生就不行吗?我知道东杰很排斥,可是从中我会获得满足感。早上
巩馨崇拜我的眼神,我一直开心到现在。而晚上她挽着我的手回家,我就更神气
了。甚至对她有了异样的感觉……

  一方面我很想有机会保护小胖,另一方面我更想一直窝在他的怀里。这两者
非得冲突,而不能有所权衡吗?有了东杰的前车之鉴,还是不要让他知道我会武
功吧。

  胡思乱想之际,巩馨进来了。她也赤裸全身,只罩着一件薄纱的及膝外衫。
她也放下了头髮。她的头髮,笔直又有层次,很像烫过离子烫一般。跟我末端自
然捲翘的飞扬外放样式形成强烈的对比。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被人说蓬头散髮的
原因。不过还好,我现在泡在水里,头髮已经乖顺了许多。

  她的身材……还好。跟我比起来,腿是稍嫌短了些,臀部也比较平扁。不过
这是东方女孩共有的特徵,也不能算是缺点。她一点也不胖,可是很有肉感,全
身上下都是圆圆的感觉。

  然后就是她伟大的胸部……

  她微笑看我有一阵子了,我才注意到。赶紧把眼光从她的胸部移转到她的脸
上:「啊,失礼了!」

  她摇头笑道:「就是要让妳看的呀,否则我干嘛脱成这样进来……怎么样?
没有失望吧?」

  「没有……很棒!」我又瞄向她的胸部。没有内兜和齐胸裙的挤压,巩馨的
半球现出完美的原型。她的乳头、乳晕都很大。然而在她的巨大乳房上,一点也
没有违和感,反而是很棒的比例。

  身材上其他部位没有我好又如何?光这人间胸器就把我在这里的姿色排名抛
得远远的。我既羡慕又嫉妒,只是一直盯着她的胸部,很想摸下去……

  「我能帮妳擦背吗?」她主动提供服务。

  「嗯,好。」我坐了起来,让上半身都在水面之上。她绕到我的后头,开始
用毛巾浇淋我的背部。我强烈地感受到水流丝丝划过我的背部,忽然升起一种浪
漫的情怀……

  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是女生呀……

  「妳昏迷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帮妳擦拭全身。小美姊,妳的极致美腿,妳的
完美身材,就让小胖一人独享太可惜了……」她说着说着,背部被毛巾水淋肌肤
似乎停止了。然后,她用手指在我背上追逐水丝的痕迹……

  喔……我心神一凛,有种神秘且舒服的愉悦……

  不是我的重点部位,可是肌肤有人关爱珍视的感觉好好喔!

  「不过妳的身材再怎么地完美无瑕,都比不过那丰腴圆润的双唇,那般地令
人癡迷嚮往……」她说着说着便从我背后绕到我的面前。

  一般丰腴圆润不是形容胸部,就是形容臀部的。可是在我身上,用来形容我
的双唇,却是恰到好处。几乎是所有男生公认我全身上下最性感的地方,就是我
的双唇。他们都很希望把他们的……放进来。而我也……一一如他们所愿。后来
竟为此练就了超凡的口技。

  我是不以为意啦。看他们舒服享受,我也很满足,很有成就感。我不知道自
己是否曾经被东杰催眠过,看他舒服享受的模样,甚至会引来一身的快感。可是
反观小胖,或是说这里的男生好像个个都想主动,并不希望有口交这样的被动享
受,害我有种身怀绝技却无以施展的感觉。

  巩馨来到我面前,引领就亲吻上来。我有点措手不及。她的口小唇薄,可是
却很温热。我有点意犹未尽,她又吻了上来。

  这次她的舌头伸了进来。

  我醉了。那真的是很美妙的滋味。原来舌尖是可以很性感的。她的舌尖在我
嘴里绕来绕去,我忍不住把她的嘴吸得紧紧的。她显然兴奋极了,舌头像是在跳
舞一样地翻来搅去。湿软触麻的感觉,弄得我也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我们吻了好久,她才缓缓离开我的唇边。

  「怎么样?没有失望吧?」这回换我问她。

  「小美姊的唇,太棒太美了……」她用舌头拼命绕舔着自己的唇,好像刚享
受过一道美食一样:「小美姊是第一次跟女生玩吗?」

  我害羞地点点头。

  这真是很奇妙的感觉。我跟她不可思议地亲密着。我想保护她,想亲近她,
可是她对我并没有像异性那般的吸引力,除了一直想抚摸她的双峰外……然而当
她吻上来的时候,我竟丝毫没有排斥。这一吻,虽然没有白马王子般的魔力让我
疯狂爱上她,却有种说不出的浪漫美妙迴旋其中。我好喜欢喔!

  「那我可以来吗?」

  「妳要做什么啊?」

  她又绕到我的背后。这一回她的双手从我的腋下窜出,开始揉挤我的双峰。

  「喔……」我又惊喜又不知所措。

  她揉挤的力道和方向恰到好处,舒服极了。

  「是不是还是女人了解女人。」巩馨笑道:「小美姊的乳房美极了,可惜就
是小了些。」

  什么?C罩杯还被嫌小?……唉!随妳便吧。我被他揉挤得很陶醉就是了,
也就不去计较那么多了。

  「喔喔……嗯嗯……啊啊~~」冷不防被她捏了两下乳头,有点痛,不过好
刺激喔!

  「会太用力吗?」她问。

  「有一点……不过好刺激喔!」我老实说。

  我又想吻她了。

  「吸我,用力一点。」这回她要求着。

  我依言照做了。双唇攀附在她的口上,像磁力吸盘一般地吸允着。她显然比
我还陶醉,连舌头都忘了要伸过来……

  「如果澡洗好了,想到我房里坐坐吗?」她忽然提出邀请。

  不知怎么地,我很期待着。

*****     *****     *****     *****

  我跟巩馨一丝不挂地站在她的卧房里,互相欣赏彼此的裸体。

  「怎么开始呀?」我其实只想玩弄她的乳房而已,并非真的想跟她上床。不
是只有跟男生才能上床吗?跟女生怎么做啊?

  「妳等我一下。」她在衣柜里翻出两双腿丝,一双纯黑的,一双深褐色。她
把那双深褐色的递给我:「穿上腿丝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又没有主人在这里,要穿给谁看呀?」我很疑惑。

  「腿丝招唤连结又不是只有主人可以招唤,我们互相招唤不行吗?」

  对耶,有道理……

  巩馨的皮肤白皙,从丝薄透明的腿丝中印透出来,那黑纱白底的反差异常的
性感。我的肤色比较偏黄;其实是练功晒黑而忘了美白,讲好听点是偏黄;那深
褐色的腿丝像是让我上下半身的肤色有种层次分明的深度……嗯,我觉得也很性
感啦!

  嗯……腿丝一上身后,那种想要柔顺服从的奇妙心境也跟着回来了……

  「妳是不是很想要一个主人呢?」巩馨忽然问道。

  「是啊……奇怪,妳也穿上腿丝,怎么不见妳有淫意呢?」

  「呵呵,小美姊,我现在的淫意在妳身上呀!」巩馨笑道:「我想要妳的蜜
唇,妳想摸我的玉乳,对吧?那我可以假装当一下妳的主人吗?」

  我点点头。

  「那么,小美姊,妳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是的,主人。」我把她压倒在床上,开始亲吻她的双峰。

  阳具崇拜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迷思。

  我有些女性友人,她们看到男生勃起时,如果是她们的老公或是男友,她们
就会兴奋起来,若是陌生人或是关係生疏的,则会觉得噁心嫌恶。跟妳讨论的时
候,大都持否定的态度,认为搞阳具崇拜是男性沙文的遗毒。

  我觉得她们都有人格分裂的倾向。看到男生的生理反应会兴奋只是代表妳是
个正常的女生而已,为什么会因为对象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反应?我是一律会兴奋
的。唯一的差别是,自己的老公或男友会想上他,其他人就只是纯欣赏而已,像
是在观赏A片一样。

  结果我反而被说成变态,不正常。这真的很奇怪。妳想跟一个人做爱,他不
勃起行吗?为了这个,牺牲一点色相,帮对方服务一下,有何不妥?这跟崇不崇
拜阳具一点关係也没有呀!只不过有人看到我无端勃起,我会感谢他对我的姿色
与魅力的肯定,然而他要是斗胆来上我……呵呵,我只能为他节哀了。

  然而面对巩馨的巨乳时,我是由衷地崇拜了。我知道东杰朝思暮想的渴望,
这边的男人甚至以胸部为最重要的审美标竿。多令人羡慕呀!美腿我是有的,只
可惜那刀疤毁了一切。但是傲人的胸围……说也奇怪,我几乎宿命地认为自己此
生不会拥有,只有羡慕崇拜的分。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毕恭毕敬地吻舔着巩馨的乳头,希望看她享受,看她兴
奋。这才是纯粹的崇拜。服务阳具,那不叫崇拜,那是别有居心。

  「喔……太舒服了。真的还是只有女人才了解女人……」巩馨被我揉挤吻舔
到不住地呻吟着:「我家主人应该来向妳学习的……」她柔顺着我的髮丝,有意
无意地把我的头更摁埋在她的双峰里。

  这举动我不陌生,我帮东杰口交时,他一兴奋,也会揪住我的头髮,要我吞
吐地更深入些。所以这个举动加上她的称讚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当然我就更卖力
演出了。看着她的乳房肿胀,乳头坚挺,满足感不亚于看到阳具勃起。

  「我够了……谢谢小美姊。现在换我了。」巩馨推开我,跟我易位,换我被
她压倒在床上:「我可以……摸妳那裏吗?小美姊全身无毛,尤其是下面……好
光滑柔嫩喔!只有一道裂缝……我在照顾妳时就很好奇。」

  「呃?……可以吧?」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张开了双腿。

  她首先绕指柔摸我的阴户周围,被除毛以后的毛细管早已收缩,而且变得非
常敏感。我自己平时除了洗澡和上厕所外,都很少去触摸。这也使我怀疑我可能
比巩馨还要敏感内兜那个在阴蒂上的小凸起。

  一阵阵的麻痒,变成心痒,然后变成兴奋……我好几次想要巩馨住手,不过
都忍了下来。贪婪地想要更多。这真是奇妙的感觉,她甚至还不是个男的……无
论是我自己、东杰、小胖,乃至同性的巩馨。只要我同意,够亲密,谁来挑逗都
一样。我怎么会如此淫蕩,好大公无私喔……

  这时,她掰开了我的肉瓣,手指头伸了进去……

  「喔喔~~……」我马上就不行了,她跟我大脑有连线吗?怎么比我自己自
慰还要爽呀!

  跟我爱抚她的乳房时一样,她一看我兴奋,就抠揉得更起劲。我腿越张越开
不自主地想要她伸进更深处……

  酥麻、愉悦;愉悦、酥麻……她绝对有这个能力光用一根手指就把我送上欢
愉的峰顶……我不能说话,也无法动弹,只是无尽地渴望着更多……

  「这样就可以了。」她忽然把手指拔了出来。

  「什么?」我一脸茫然,还在陶醉的我,怎肯就此罢手:「小馨,求妳继续
下去,好吗?」

  「当然要继续呀!不过妳得先舔吻我的丝腿。」巩馨命令道。

  「嗯?」我有点疑惑。不过我没有多想,如果能得到她的手指垂爱,要我做
什么都行。于是我起身跪在她的腿前,捧起她的丝腿,就是一阵吻舔。

  「喔喔~~……」她忽然就不行了,双手捏挤着自己的双峰引领呻吟着。显
然是舒服享受到极致的表现。

  我忽然明白了,那是腿丝连结招唤!

  她根本没理我,自嗨了好一阵子后,才鬆软下来,心满意足地道:「好了,
换妳了。」

  于是我们攻守易位,换我坐起床头,她跪到我的跟前,开始舔吻我的丝腿。

  「喔喔~~……」说也奇怪,刚才她抠揉我私处的快感,竟随着腿丝被吻过
的丝绢张柔的触感全数召了回来。虽然不比她直接抠揉私处来得激烈,不过余韵
缭绕的舒爽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直觉地想要她进来……呃?她不能进来……无所谓啦,我也可以自慰……
反正我很想要高潮就是了。

  「到达仙境了吗?……我刚才已经有过了,现在我想跟妳一起去。」她忽然
停止吻摸我的丝腿,张眼问我。

  我刚才也有过吗?……不是很确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很想继续。可是
这边没有情趣用品店,没有小棒棒的辅助,该如何办事呢?难道一直互舔吗?

  这时她起身跟我一起面对面地坐在床上,并从床后头翻出一根细短的棒子。
那棒子外头被包覆着好几层的腿丝,两头似乎有塞棉花处理过,感觉很柔软。

  「这叫『丝弹』。里面是精挑细选过的藤条,弹性很好……就用这个送我们
上仙境吧。」巩馨拿着丝弹在我面前晃动着。

  「这……未免太细小了吧?又没有可以固定在身上的装置,太不牢靠了。」
我的阴道虽然不大,可是眼前这丝弹的尺寸实在是小到让人怀疑塞进去是否还能
感觉到什么。除此之外,它实在不够长,一个人插入刚好而已。两个人分享真的
太短了。

  「原来妳以为……呵呵,不是啦!」巩馨笑道:「还记得内兜裤档里那块小
小的凸起吗?这是模仿那个的,只不过用起来力道冲击会大好几倍就是了。妳跟
我做一遍就知道它的好处了。」

  这里的女生知道刺激阴蒂可以高潮,却不知道阴蒂是什么,以为是腿丝跟内
兜作用连结的效果。我虽然仍不知腿丝是如何传递身上不同部位的快感,但是内
兜供主人招唤的原理却很直白……

  巩馨于是向我靠近,抬起臀部把腿张开一腿跨过我的身躯,另一腿被我压在
屁股底下。然后她要我反方向也做同样的事情。我右上,她就左上,两个人四条
腿好像夹成X形,胯下靠得很近。我依稀记得这个好像叫剪刀式体位……

  这时,她把『丝弹』放在我们胯下的中间,两端顶在各自的私处……精确地
说,就是压在阴蒂上……

  「哇……啊哈哈……这太刺激了……」

  我们不能太用力,彼此的小妹妹都很敏感。但是又不能太鬆懈,这样夹不紧
丝弹很容易掉下来。为了使双方都舒服些,我们用手微微撑起身子,单边抬高丝
腿,让臀部稍有自由活动的空间。

  「喔喔……呵呵……好有趣喔!」

  丝弹上的腿丝薄纱直接触碰在阴蒂上,比用手指搓揉的效果还好。我慢慢地
调整力道,细细品味着方向角度……终于,我可以让巩馨舒服了。另一方面,她
在不戳痛我的前提下,也能开始传输快感过来。

  就这样,我们俩微微扭摆腰臀,专心又轻柔地试着满足彼此。

  丝弹的弹力刚好,我们有时角度太大,导致棒条扭曲变形,丝弹竟也承受得
起。等我们角度调回来后,它便又恢复原有的模样;有点凹陷,又刚好顶住的状
态。

  于是我们就……真的藉由丝弹女女做爱起来。而且追寻的不是阴道高潮,而
是阴蒂的仙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快感堆叠上来时,我不能肆无忌惮地忘情享
受,还是要顾及巩馨的感受。我们彼此提携,相互扶持,共登仙境……

  巩馨一登峰顶,身体立刻软了下来。她那边一洩力,丝弹便掉了下来。我其
实已经很爽了,可是就有那么一点地意犹未尽。所以在她身体离开后,我又加把
劲地猛搓阴蒂自慰着。

  巩馨见状就又跪到我身前,拼命舔吻着我的丝腿。在这双重刺激夹击下……

  「啊啊~~……啊啊!!~~」

  我终于也登上峰顶,跃上云端了。

  「怎么样?是不是比跟主人做还美妙?」巩馨见我高潮后,便卧倒在我身旁
用手指玩弄我的双唇。我则在玩弄她的双峰。

  我点点头,看着她,我心情很好。

  真的耶!好像在合作完成某件事,更有参与感。跟男生做的时候,我知道对
方很卖命,应该也很爽。可是就是不能感同身受。可是跟女生……巩馨的一举一
动都让我很清楚她的感受,也知道该如何配合。但是因此肉体上好像不比被男生
肏翻来得忘情来劲,虽然阴蒂的刺激是很要命的……不过更能用心做爱就是了。

  真糟糕,我会不会因此变成同性恋呀?

  巩馨身体一动,我们丝腿一摩擦,那渴望主人的蠢动便又痒上心头。呵呵,
我的担心可能是多余的,每天被如此这般地催淫着,异性恋,同性恋又有何差别
呢?

  喔……东杰……小胖……巩馨?

  ……  ……

*****     *****     *****     *****

  「小美,妳怎么会睡在我们的房里?」

  好像有人从远处呼喊我。

  「别吵啦,让我再睡一会儿吧。」我不想理他,赖床很舒服。

  「这都快中午了,怎么还没起床……这是我的房间,赶了一早上的快马,我
想休息了。」

  「呃?你的房间?」我揉揉眼睛,仔细往声音的方向一望,当场吓了一跳:
「孙老闆……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孙老闆没好气地说:「是不是我
家小馨昨晚寂寞,找妳过来的?」

  「嗯……孙老闆,我可以解释……」我坐起床头,超级困窘。身上除了那双
深褐色的腿丝外,空无遮掩。于是赶紧把被子抓紧,盖住身躯。

  「嘿嘿,别解释啦。」孙老闆忽然色瞇瞇起来:「既然妳跟小馨上过床了,
那我也就名正言顺跟妳家主人提出邀请吧。」

  「邀请什么呀?」我一头雾水。

  「我会跟小胖商量的,没妳们女人家的事……好啦,快点把房间还给我。」

  「孙老闆……可不可以请你先出去一下。」

  「还好妳认小胖当主人,否则以妳的个性看来,当无主女子是会让很多人霉
运当头的。」他摇摇头,嘀咕了两句,才走了出去。

  这个巩馨,怎么完事后就像个男人,拍拍屁股就走人,天亮了也不叫我……
这回真的糗大了。孙老闆如果已经回来,那小胖是不是也……唉!该怎么办呢?
才跟他成亲,马上就偷情了……等一下该如何面对他,跟他解释呢?能不能用盖
被子纯聊天瞒骗过去呀?

  我跟小馨毕竟是同性,而这里好像没有同性恋的概念……

  唉哟!我的妈呀~~

*****《千江丝影 之五》*****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