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故事杂记(五)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前女友故事杂记(五) 他乡遇故知(五)

原创:portsxu
首发:春满四合院
日期:2020/4/16
  前文:
  前女友故事杂记(一)
  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158&extra=page%3D1
  前女友故事杂记(二)
  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159&extra=page%3D1
  前女友故事杂记(三)
  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160&extra=page%3D1
  前女友故事杂记(四)
  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163&extra=page%3D3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醒来。酒意终于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尿意却难以忍
受,我一摸身边,卡卡竟然还没回来。一看手机,现在时间是早上三点,难道他
们还在做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踉跄着走出卧室,进了卫生间,两人已经不在此处,不过马桶盖还是放下
的状态,上面还印着估计是浩浩屁股的形状,幸亏我没直接尿出来,要不然要收
拾一晚上。我拉起马桶盖,痛快的释放了后,又略微收拾了一下地下撒着的两个
人的淫水痕迹。微微侧头一听,貌似两个人也没在浴室裏做爱。我轻轻抹黑走向
浴室,慢慢推开了门,裏头并没上锁,隔间的门也打开着。能借着微弱的光亮看
到隔间的塑料地板上也撒着星星点点的水渍,还有一滩看起来是卡卡潮吹时流出
的大片淫水,到这个时候还没干,还是湿漉漉的。

  我又轻轻推开客厅的门,奇怪,两个人也没在这裏。我进卧室,又检查了一
下在隔壁睡着的天天,看来他睡的很安稳,不像有什麽需要,也没吐什麽的。我
放心了一下,可是奇怪,那两个人又去哪了呢?

  摸着黑,我又回到了卧室,打开了灯。刺眼的白光亮起,我适应了好一会才
能看清楚东西。只见卧室的地板上留着一滩精斑。难道我昨晚偷听的时候不知什
麽时候射的?竟然自己都不知道。卡卡的手机昨晚我似乎拿起想要递给过她,现
在依然放在床头。卡卡昨天穿过的内裤上斑斑点点都是她干了后的淫水,还躺在
地板上,卡卡的胸罩也丢在床头。唯独卡卡昨天脱掉的连衣裙似乎不见了。该死,
他们不会在家裏干的不爽,出去开房了吧。我这样想着,又抹黑走到了玄关。那
裏本应该有四双鞋。虽然昨天大家都是喝多了回家的,但是顶多是摆放的乱一点
而已,绝对不会少。我蹲下摸来摸去,果然只摸到我和天天的两双鞋。看来他俩
真的出去了,而且卡卡为了方便,连内裤和胸罩都没穿,直接套上连衣裙就出门
了。那连衣裙上面低胸,下面短的要命,刚刚越过内裤,平时都总会走光,这个
时间穿出去真是不要命。这麽想着,我也顾不了那麽多,回屋穿上衣服,也穿鞋
匆匆赶了出去。

  至于他们会去哪个酒店,我倒是有八成把握,从我们家附近的地铁站走回家
的路上,有一家小小的酒店,和我们一样也是筒子楼,每次我们经过都感慨这麽
小的酒店谁会住啊,每层好像只有一两个房间。既然事出匆忙,他们估计有很大
可能就去了这家吧。。。只要这家酒店还有房间。

  我三步并两步,大概三五分钟走到了酒店,可是酒店前台根本就没有人值班,
虽然可以就这麽上去找,但是这麽什麽信息都没有怎麽找啊?我狐疑的试着往上
走了一下,发现这酒店确实很小,每层只有两个房间,但是隔音效果很不错,站
在走廊裏什麽也听不到。我又看了一眼,酒店的二楼走廊裏放着两台机器,一台
卖避孕套,一台卖成人电视用的收费卡。。。

  我走出酒店观察了一下,原来这酒店每层的两个房间中有一个向北,对着一
条河,有一个向西,对着另一栋筒子楼,那楼和我们家的差不多,也是又有电梯
又有楼梯,楼梯是露天的,看来在楼梯上正好能够观察到酒店每层另一个房间裏
的样子。我又看了一眼酒店这边,大部分房间早就拉好窗帘或者关上了灯,只有
一个房间正对着这边的楼梯,还亮着灯。我心想,罢了,不管怎样就爬上去看一
下吧,如果不是他俩的话估计今晚也是找不到了,他们估计早上玩够了就会回来
吧。

  这样想着我迈开脚步轻轻爬了上去,很快爬到了那个亮灯的房间窗外,从楼
梯的墻后伸头一看,果然是卡卡和浩浩正在对面的房间裏疯狂的做爱。我现在身
处的地方十分黑暗,估计就算全身都站出去裏面的两个人也不会发现,但我还是
谨慎的只露出半张脸偷看起来。

  只见房间内只点亮着黄色的台灯,并不明亮,墻上挂着的电视上正放着av的
画面,而在床上,浩浩正按着一个女孩的肩膀低头大力抽插,他身下的女孩仰面
向上,双腿盘在浩浩身后,像八爪鱼一样紧抱着浩浩,散乱的被子被她拉过来盖
在自己的脸上,然而那布满汗珠,随着抽插如水球般摇晃的大奶子证明着她就是
卡卡。卡卡全身通红,像从水裏捞出来一样不知道出了多少汗,也不知道今晚究
竟已经高潮了多少次,被子没有盖住她的整张脸,露出了她大张着的嘴,应该在
大声的呻吟着。可惜这窗户隔音实在是好,我竟一点都听不到。我咒骂着,这一
晚上,要不然是能听到,看不到,要不然是能看到,听不到,真够倒霉的。

  看着卡卡被这样干,我也不像当初一样兴奋了,而是有点担心。当时我只想
把卡卡和浩浩的性爱当作我俩之间的调剂,可看起来浩浩今晚已经彻底在床上征
服了卡卡,看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我真的害怕卡卡因为兴奋过度猝死在床上。

  正胡思乱想着,裏边两个人也到了最后一步,浩浩略微直起身,双手掐住卡
卡的脖子,下体拼命的抽插起来,能看出他的鸡巴确实粗大,而且每次都几乎全
部抽出,再狠狠的插进卡卡的小穴。卡卡双手拼命抓着床单,脖子向后仰着,身
体渐渐如弓箭般弯曲起来。终于,在一阵阵颤抖中迎来了高潮,几乎要把床单都
抓破了。

  看来这次浩浩也一起射了精,翻身抽出鸡巴,一身臭汗,倒在了卡卡身旁,
两人就这样拥抱了许久。刚才盖在卡卡头上的被子已经在最后的沖刺中被揭开了,
露出了卡卡的脸,只见她满脸通红,正翻着白眼,头向后仰,还沈浸在刚才的高
潮中。

  浩浩的鸡巴确实像卡卡说的一样,比我大了一号,鸡巴上现在还套着一个套
套,裏面满是他刚刚怒射的精液。浩浩休息了一会,坐了起来,摘下了套套,一
点不见外的把鸡巴伸到了卡卡的嘴边。卡卡此时虽然还沈浸在高潮的余波中,仍
然熟练的一手抓住浩浩的鸡巴,然后侧过脸用嘴巴舔弄着清理起来。浩浩舒服的
一仰头,随手把套套扔在地上。我这才发现,地上,床上,在我能看到的範围内
已经散乱的扔了三五个用过的套套,桌子上还放着一个打开的套套盒,看起来还
有两三个没用的;卡卡的连衣裙被扔在刚进门的门口,旁边散落着两人的鞋子,
看来两人一进门就干柴烈火,别的什麽也顾不得了,可能这也是他们这麽大意,
没拉窗帘的原因,又或者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是淩晨了,也觉得这时间段不可能再
有人来了?不管怎麽说,又不拉窗帘又不关灯,她俩也真是心大,幸亏她们的房
间对着另一个楼,只要我这个位置没人偷看,就肯定没人看。万一他们的房间对
着河,虽然眼前没什麽楼空旷得很,可是远处的那许多高层只要有一个人拿起望
远镜,他们可就现场直播了。

  这时,只见卡卡勉强支撑着上半身,全裸的坐在了床上,浩浩也站起身,走
到了桌子旁,浩浩的手机正插在一个塑料纸杯裏,摄像头正对着她俩刚才激战的
战场,原来浩浩对昨天(或者是前天?)自己的表现也不太满意,準备重新制作
一下他和我女朋友的「纪念品」。我觉得这时浩浩如果再点上一根烟,那简直就
是垃圾渣男的代言人了。

  浩浩坐到了床头,开始回放刚才的视频,他招了招手,卡卡乖巧的也爬了过
去,把头枕在浩浩的胸膛上,手指在浩浩的胸上画着圈圈。浩浩抱着卡卡,两人
就这样像是恩爱的一般情侣一样看着自己刚才做爱的视频。卡卡不时娇羞的对着
视频指指点点,不时又假装嗔怒的轻轻拍了一下浩浩,看来是刚才做爱的时候浩
浩可能在哪裏不够怜香惜玉了。卡卡这时头对着床头,下体正好对着窗户,我正
好可以细细观察,只见她的鲍鱼已经不像平时一样光滑,而是红红的好像已经肿
了,穴口也微微张开,好似暂时也合不拢了。再看卡卡的身上,到处都有浅浅的
淤青,足以看出他们到了这个酒店以后性爱的激烈程度。而卡卡的头发更是被汗
打湿,几乎都贴在脸上了。

  两人看完了视频,卡卡站起身来把头发梳理了一下,準备扎一个马尾辫,浩
浩看準时机,趁着卡卡双手都在弄头发的时候,一下子从后面又抓起卡卡的双乳
玩弄起来,他的鸡巴不知什麽时候又硬了起来,从后面怼上了卡卡的屁股。卡卡
笑着指了指桌上的表,给浩浩看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四点多了),浩浩却拿起桌
子上还剩下的几个套套,嘴裏说着什麽。虽然听不到,但我能想想大概是要趁着
今晚用完这些套套这类的话。卡卡笑骂着扎完头发,抖了抖身子,从浩浩身边挣
脱,转身把一条腿搭在床沿上,对着坐在床上的浩浩露出自己的小穴,边比划着
边说着什麽,似乎在说你看已经红肿,不能再干了。浩浩却直接伸手揉在卡卡的
逼上,卡卡似乎很是受用,并没有反对,而是闭上了眼睛,抱住了浩浩的脑袋。
浩浩顺势一边舔弄卡卡一边奶头,一边用手指拨弄着卡卡另一边的奶头,另一只
手继续进攻卡卡的阴蒂。没料到短短一两天,浩浩的性技巧已经如此纯熟。渐渐
的卡卡也动了情,看来虽然小逼已经红肿,但是不影响她继续做爱。

  果然,过了不久,浩浩停止了进攻,拉过卡卡让她跪在地上,给坐在床边的
自己口交。卡卡没什麽犹豫直接抓起浩浩的大鸡巴就吐弄起来。不时像服侍我的
时候一样抬头看向浩浩,谄媚的舔弄着他的阴囊和会阴。浩浩好似已经习惯了卡
卡的服侍一般,舒服的向后仰,双手也向后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既没有按住卡卡
的头,也没有摸卡卡的奶子,完全让卡卡自行舔弄。浩浩的身材虽然略有胸肌和
腹肌,但是并不是十分壮实,可能用瘦弱形容更合适,没想到这样一个人却有着
让卡卡欲仙欲死的性能力。

  卡卡一边舔弄鸡巴一边揉搓着自己的肉穴,过了一会,她抬头询问浩浩什麽
东西,浩浩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只见卡卡用双手托住自己的乳房,开始夹住浩
浩的鸡巴开始上下蠕动,给浩浩乳交服侍了起来。

  我和卡卡平时也试过乳交,说实在我感觉视觉刺激胜过生理效果,除了好玩
似乎并没什麽用。可是浩浩看起来十分受用,伸出一只手,像是奖励一样摸着卡
卡的头,不一会又把两根手指伸到卡卡的嘴裏。卡卡马上像个蕩妇一样顺从地吮
吸起浩浩的手指,表情要多淫蕩有多淫蕩。

  浩浩看到着也不打算再忍耐,直接站起身来。卡卡毫无準备,直接被浩浩的
大鸡巴怼在脸上,保持不住平衡向后倒下坐在了地上。浩浩哈哈一笑,拉起了卡
卡,又从桌上拿起了一个套套,示意卡卡帮忙戴上。卡卡跪在地上,双手边撸边
帮浩浩戴上了倒数第三个套套。浩浩也没閑着,趁着卡卡服侍他的时间,又抓起
了床上的手机,打开了视频录制。这次他没有把手机插到一次性纸杯裏,而是自
己端着手机拍了起来。只见他一边拍摄一边拉起卡卡,向旁边走了两步,走到了
房间的化妆镜前。原来这次他要在镜子前干卡卡。卡卡虽然觉得这一晚已经胡闹
到家了,不知道打破了自己多少信条,而且还和别的男人一起观赏了自己做爱的
录像,可是毕竟没有对着镜子看过自己被干的模样,一时也不知所措。浩浩看卡
卡略有迟疑,于是哗啦一声把桌上的东西扒开,直接把卡卡全裸的上半身按在桌
子上。卡卡一下子半裸贴在冰凉的桌子上,直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开口说什
麽。

  浩浩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把着鸡巴準备插进卡卡的阴道,但是卡卡趴的位置
有些略低,他一手操作又不方便,试着插了一次没有成功,于是浩浩啪的一声一
巴掌拍在卡卡的翘臀上,嘴裏嘟囔着说着什麽。卡卡努力踮了踮脚,把屁股尽量
的向后撅,还像小狗一样,迫不及待的左右摇摆,努力的欢迎着男人的插入。浩
浩屈了一下一下腿,继续单手操作,终于好不容易把大鸡巴插进了卡卡的阴道。

  卡卡舒服的吸了一口气,用手肘支撑起上半身,向后看着浩浩和他手中的手
机说着什麽。浩浩也没有一开始就大力抽插,不过是缓慢的前后挺动,让龟头慢
慢的划过卡卡阴道内壁。卡卡转过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下子羞红了脸,可
是没时间给她害羞,浩浩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卡卡努力把双腿撑开,用最舒
服的姿势迎合着浩浩。

  突然浩浩把手机塞给了卡卡,又说了些什麽,卡卡一开始娇羞的摇头不同意,
浩浩竟然轻轻的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又重重的啪啪几下拍在了卡卡的屁股上,然
后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卡卡极为受用,瞇起眼睛享受了一会,渐渐适应了浩浩抽
插的节奏后就拿起刚刚递过来的手机,自己对着镜子自拍了起来。浩浩腾出一只
手以后,更是如鱼得水,在抽送的同时,一会双手伸到卡卡身前揉捏她的大奶子,
一会把手指插进卡卡的嘴裏让她吮吸,一会又伸到卡卡的下体感受随着抽插流出
的淫水。卡卡一开始还能努力的对着镜子裏的自己拍摄,不过一会就实在受不了
下体一阵阵传来的快感,把手机扔到一边,趴在桌子上享受浩浩的沖刺。

  浩浩见卡卡这个样子,倒也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示意卡卡换个姿势,卡卡不
知浩浩怎麽想的,一时不知所措。不一会,卡卡在浩浩的指挥下竟然摆出了双手
双脚都在桌子上,像青蛙一样蹲着的超淫蕩姿势。原来卡卡趴在桌子上的时候,
虽然尽力踮脚,但是浩浩腿长,想要抽插还是不甚适意。于是他想出了让卡卡蹲
在桌子上的主意,卡卡趴着的时候,阴道只和桌子边缘一样高,而蹲在桌子上,
阴道至少比桌子边缘高了十厘米,正好能收纳浩浩挺立着的肉棒。果然浩浩不再
需要弯腰曲腿,可以直接站着就把肉棒直接插进卡卡的阴道。卡卡看着镜子裏自
己摆出这样淫蕩的姿势被干,害羞的用双手盖住了脸。
       
  浩浩为了更顺畅的抽插,突然一把拽住了卡卡的双手用力往后拉,这样卡卡
重心后移,上半身像弓箭一样被拉满,只有大奶子挺立在前,下半身继续保持着
深蹲的姿势,此时为了保持平衡不倒,卡卡全身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浩浩的鸡巴
上,果然让浩浩抽插的又顺畅又深入。本来浩浩的鸡巴比卡卡的阴道要长,正常
就算插到花心,浩浩的鸡巴还是会有一两厘米留在外面。可是以这样的姿势做爱
的时候,竟然抽插之间不再有留在外面的部分,变成了全部插入。

  这个姿势果然爽快,卡卡被插的七荤八素,眼神迷离,连看镜子裏自己的精
神都没有了,只能无意义的吟叫着。突然,卡卡又是一阵抖动,浩浩也停止了动
作,只是拉着卡卡的双手,慢慢的放她下来。卡卡双手得到自由,不由自主的向
前倾倒,从蹲坐变成了跪坐,随着浩浩的鸡巴从阴道中抽出,竟然有一摊淫水跟
着被抽了出来,哗啦啦在桌上撒了一滩。卡卡幽怨的看着浩浩,埋冤的说着什麽,
浩浩没理会卡卡,拿起刚才被扔到一边的手机,就对着桌上的一滩水拍了起来,
接着又让卡卡背靠着镜子,张开双腿对着摄像头露出小逼,自己揉弄起自己来。
卡卡笑嘻嘻的表演着,一点也不像刚才看镜子裏的自己的时候那样害臊。

  浩浩拍了一会,又拉起卡卡,这次他们竟然走向了窗户,只见浩浩把卡卡赤
裸的上半身按在窗户上,卡卡的大奶子瞬间被按的摊平在了玻璃上。浩浩拿着手
机,一步步退后,就这麽拍着卡卡向外面暴露的样子。

  我一看不得了,虽然外面还是黑灯瞎火的,但是这视频浩浩回去后少不得会
反复观看,万一他那一次在黑乎乎的影子裏看到了我,可就坏事了,我躲到墻后,
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外面已经不再是一片漆黑,而是开始蒙蒙
亮有了日出的迹象。我想他俩应该也不会再玩太久了,还是应该赶紧回去做好準
备,于是停止了偷窥他们的play,转身下楼回家。

  回到家后,我细细地摆放了一下我自己的鞋,把衣服脱掉后按记忆扔到了原
来的位置上,上床準备睡觉。可是昨晚和刚才的一幕幕实在太过刺激,我辗转反
侧总是睡不着。

  过了不知多久,天已经大亮,我听到卡卡和浩浩回来的声音,两人一声不响
的进了门。听起来好像也在细心的摆放他们鞋子的位置,卡卡又悄悄地叮嘱了些
什麽,就轻手轻脚的进了卧室。我瞇着眼,只见卡卡也把衣服脱到了昨晚随手扔
的位置,找了另一件粉色的半透明连体睡裙,套上以后就上了床。

  大概她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又过了一会,我每天的
闹钟响了。我装作睡得很好的样子,伸了个懒腰起了床,看向卡卡,我问道,「
咦,老婆,我不知什麽时候睡着了,你是什麽时候回来的?」卡卡不耐烦的说:
「老娘刚回来,别吵,我还要睡。」

  「不能睡啦,今天该送他们回去了,还要送浩浩去机场呢。」

  「要送你送吧,别打扰老娘休息,老娘已经好好的招待过他了,送机这种小
事就不去了。」

  于是我走去了卧室,只见浩浩顶着两个黑眼圈,背着书包,十分萎靡。我解
释道:「你卡卡姐说今天不舒服,不能送你了,我和天天送你去机场吧。」

  浩浩似乎也没十分在意,只是淡淡的说谢谢我们。就这样,我把浩浩送去了
机场,把天天送上了回家的电车。自己也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一看已经是中
午十二点,卡卡还在睡着。我也是三点起床,折腾了一宿,就倒头一起睡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这种通宵以后白天睡觉晚上起床的行为总让人
感觉到一丝不真实感,让人不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梦还是现实。我拍了拍快要炸裂
的头,看了看身边,卡卡已经起来了,厨房了传来了她炒菜的声音。我一阵幸福,
转身抓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是浩浩两个小时前群发来的微信,告诉我们他已经
平安到达了。

  我看了眼另一个床头柜上卡卡的手机,鬼使神差的也抓起来偷偷解锁看了一
下,只见她这裏同样有一条浩浩发来的平安到达的短信。只是除了这个短信,还
有浩浩发来的一张照片,是卡卡裸体躺在床上,双手上伸,摆出了泰坦尼克号裏
裸体画的诱惑姿势,在卡卡全裸的身上,是两排十个已经用完的套套,每一个裏
头都或多或少有一些精液。再看卡卡的脸,是正伸出舌头舔着嘴唇的诱惑表情。
跟着这张图片,浩浩还发来了一个坏笑的表情。不过看似卡卡已经看到了这个微
信,不过她既没回复也没删除,就把手机这麽放在这裏。我也是越来越搞不懂她
了。

  走到客厅,曾经热闹一时的房子只剩了我们两个,连吃饭的时候都有点感觉
沈默和压抑。我们俩没有多说话,总感觉浩浩和天天回去后,生活中有一些空缺,
暂时还没法填补。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