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妈妈(转)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si 出卖妈妈

我背著书包经过巷口的杂货店,杂货店李老板一见到我,立即兴冲冲的将我拉了过去。我左右看看没人,便将妈妈昨晚换下未洗的白色三角裤迅快的递了给他。李老板满脸兴奋的将三角裤凑在鼻端,深深嗅了一下,而后便塞了两百块钱给我。像这样的交易我可作多了,因此我从来也不必担心零用钱会不够用。

我天生就是个坏胚子,晓得利用人们的弱点来赚取自己的利益。当然,这要是没有两把刷子,那可是不行的。我就像古时的神童一样,从小就聪明会念书;上小学之前,什麽《水浒传》、《三国志》、《西游记》、《拍案惊奇》、《金瓶梅》,我都全已看过。现在我已经小学二年级了,那看过的书就更多了;人家说开卷有益,但对我来说却是利弊参半,因爲好书、坏书我全都看,自然就会有些好坏不分了。

爸爸在学校教书,妈妈在县政府上班,由于夫妻都是公务员,因此在这个乡下社区来说,我们也算是个体面人家。社区中贩夫走卒,龙蛇杂处,多的是游手好闲的无聊人士。这些人整天无所事事,当然也就在酒、色、赌上面用心思。不过70年代治安状况尚佳,因此他们也作不出什麽特别的坏事。

那时职业妇女不多,像妈妈这样在公家机关上班的更加是凤毛麟角。妈妈长得并不是很漂亮,但是气质高雅,又注重穿着打扮;加上她172公分的高挑身材,因此大家都认爲她很有味道。在整个社区而言,妈妈可是数一数二的性幻想对象呢!

我看的书多,自然懂得也多;再加上我年纪小,别人对我没有戒心,因此很容易便打听到许多消息。像那些无所事事的混混,老想从我这打听妈妈的消息,我当然也就装傻,趁机骗点好处。他们以爲我傻瓜,我却觉得他们笨蛋;譬如说那个杂货店的李老板,只爲了妈妈几条不要的三角裤,前前后后就给了我一千多块。你们说,到底谁比较笨呢?

我没事就会到社区的大庙口玩耍,那儿是社区出入口,有广场、小公园、以及康乐室,是无聊人士的聚集所,也是孩童们的游乐中心。妈妈每天上下班都会骑着单车经过这儿,因此一些无聊人士也会算准时间伺机窥看。我以儿童的身份冷眼旁观,往往会发现许多有趣的事情。

妈妈上班大都穿着套装或是窄裙,很少着裤装;因此当她骑着单车两脚踩动时,不可避免的就会泄露些许春光。而这也正是那些无聊人士,最有兴趣的打赌项目之一°°猜妈妈三角裤的顔色。那麽要如何证明谁猜对了呢?嘿嘿∼∼那当然就需要我的帮忙啦!

惯常的手法是这样的∶我在庙前小摊子前拦下妈妈,然后故意要妈妈买些零嘴。摊位下方有几阶石梯,石梯上往往有人下棋、聊天。那些人就装作下棋的模样,我就在摊子前设法使妈妈弯腰;只要妈妈穿裙子一弯腰,那他们由下而上自然就能看见妈妈的内裤。哈哈!像这样,我一次都可以赚十块钱呢!

各位一定奇怪,像我这样鬼头鬼脑的,我的父母知道吗?嘿嘿!他们当然不知道啦!在他们眼中,我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每学期都拿第一名,没事又喜欢看书,简直是模范中的模范啊!妈妈哪里知道我满肚子坏水,她还是拿我当小孩子看,每天都替我洗澡。虽然我书看得多,性知识恐怕比妈妈还丰富,但终究年纪太小,还感受不到性的刺激。但是和妈妈一块洗澡,还是非常愉快的一件事。

妈妈的身材高,因此整体曲线相当匀称。三十岁的她,皮肤白里透红,全身没有痣也没有疤痕,看起来粉粉嫩嫩的,令人非常舒服。她的胸部适中,大概就像普通饭碗反扣那般大小;乳房坚挺,粉红色的乳头微微上翘,摸起来软棉棉的很有弹性,我每次洗澡都喜欢在妈妈的奶子上摸来摸去。

赤裸的妈妈,在我眼中显的非常高大,她两条长腿又直又挺,屁股更是圆鼓鼓的,又白又大。她的阴部有一丛倒三角形的阴毛,阴毛黑黑亮亮的,就像细细的头发。妈妈替我洗澡时,我总是仔细观察妈妈的身体。一方面是妈妈的身体确实好看,另一方面,也因爲这是我生财的必备知识。

像那个卖鱼的阿狗,就时常偷偷问我妈妈的身体特征。当然,没有好处我是不会告诉他的。不过这个阿狗总是愿意出大价钱跟我买情报,因此他对妈妈了解的也特别深。譬如他要我偷看爸妈作爱,然后将细节讲给他听,他每次都肯给我100块的高价。

有一次他听到我转述,妈妈埋怨爸爸早泄时说的话∶“你真没用!怎麽三分钟都不到?”时,他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当场又多给我50块,可真是好主顾啊!总之,妈妈的一切,在我眼里全都是待价而沽的好商品,就看什麽时候、什麽人愿意买啦!

暑假期间,我借了全套的金庸夏日在家苦练。往往夜深人静,我仍然挑灯夜战,因此也偷窥到几次爸妈作爱。不过基本上并不精彩,远不如书中所描写的好看;或许因爲我年纪太小,还无法领略到个中滋味吧!

爸爸考上研究所,托人调到北部任教,因此平常家中只剩下我和妈妈。最近餐桌上顿顿有鱼,我不禁有些奇怪;妈妈原本并不怎麽爱吃鱼,爲什麽现在胃口变了?

社区后面有座小山,杂种着一些水果树;这天我无聊,便跑到后山想偷摘些水果。天气热得很,我满头大汗口渴得要命,直到进入树林,才感觉荫凉。我东张西望,看见有棵高大的莲雾树,树上结实累累,看起来一副好吃的模样,便使出金庸书上的功夫攀爬上树。

我刚吃了几个莲雾,树下突然传来一阵说话声,我心想∶刚才也没看见有人啊?我从枝叶缝隙向下望去,这下可大吃一惊。原来莲雾树的左下方有棵枝叶茂盛的大树,树荫遮蔽处有一小块平坦的草地,草地四周茂盛的野草丛生,因此除非由上往下,否则是看不到这块草地的。现在草地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的是那个卖鱼的阿狗,女的竟是我的妈妈!

他俩似乎也刚到不久,那阿狗拿出一块塑胶布垫在草地上,然后就殷勤的招呼妈妈坐下。妈妈穿着一袭淡黄色的无袖洋装,脚上是一双半高跟凉鞋,由于天热,因此妈妈并未像往常一样穿着裤袜。坐姿使得洋装上缩,妈妈白嫩的大腿露出好大一截。阿狗似乎有备而来,饮料、点心一应俱全;两人边喝饮料,边说起话来。

阿狗∶“假请好了吗?没人看到你吧?”

妈妈∶“请什麽假?填张公出单就好了,大热天谁没事到这来啊?”

阿狗∶“哇!你们公务员真好,我还怕你不能请假呢!”

妈妈∶“你急什麽?就算不能请假,我也会想办法溜班,既然答应你,就一定会来啦!”(她边说边将头发放了下来,我突然发觉,妈妈似乎陡然间妩媚了起来。)

妈妈∶“你天天送鱼给我,每次又甜言蜜语的,今天约我来,你到底有什麽事?”(妈妈边说边笑,看起来好可爱喔!)

阿狗三八兮兮的,竟然唱了两句∶“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

妈妈一听之下,呵呵直笑,娇嗔的道∶“你少死相了啦!”

两人似乎很熟,越说越不像话,俨然就是在打情骂俏。阿狗此时越坐越近,竟然和妈妈肩并肩了。我在树上看得一肚子气,真恨不得撒泡尿淋在阿狗头上。

这时阿狗开始不老实了,他伸手搂着妈妈的肩膀,另一只手也滑到妈妈的腿上,妈妈身子一扭,挣脱开来,笑着道∶“你不要乱来呦!”

阿狗嘻嘻笑道∶“谁叫你长得那麽漂亮?”话声方落,他伸手就握住妈妈纤细的足踝,并脱下妈妈的凉鞋。妈妈猝不及防,像是吓了一跳;但瞬间,妈妈已恢复了正常。她两手向后撑着地面,一擡腿就踹向阿狗;阿狗伸手接住那白嫩的赤足,凑在嘴边便吸吮了起来。妈妈似乎痒得很,她不停地轻笑,另一只脚也大力的踹向阿狗;但阿狗身手灵活,手臂一擡,就将妈妈的那一只脚夹在腋下。

阿狗不停的吸吮妈妈嫩白的脚趾,偶尔还伸出舌头舔敏感的脚窝。妈妈边笑边挣扎,洋装向上卷起,整个大腿连同那白色的三角裤全都暴露在明亮的天光下。阿狗突然放开妈妈,起身脱下衣裤,他胸脯上满是黑毛,一直蔓延到小腹下方。他妈的!怪不得阿狗老跟我买情报,原来是存心不良,早有预谋!

哇!阿狗的鸡鸡还真大,就像是根灌满了糯米的猪大肠,肥肥粗粗、弯弯长长;那龟头紫胀发亮,看起来好凶的模样。我曾经看过爸爸的鸡鸡,感觉上似乎只有阿狗的一半长。

妈妈这时似乎真的慌了,她惊惶的说道∶“阿狗!不要这样,开玩笑归开玩笑,我们不能┅┅”阿狗也不说话,他跪在妈妈身边,挺着那根大鸡鸡对着妈妈直晃。妈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像被催眠一般,仰躺着的身体似乎已无法动弹。

阿狗拉下妈妈洋装的拉链,轻易的脱下洋装。妈妈伸手推拒,但一碰到阿狗毛茸茸的身体,似乎就软弱了起来。奶罩、三角裤,一一的被剥除,赤裸裸的妈妈失去了平日的端庄威严,显得无比的娇柔软弱。

阿狗将赤裸的妈妈搂在怀里,抚摸那嫩白柔软的乳房,妈妈不停地颤抖,但却没有阻止他的行动。阿狗受到鼓励,更加放肆起来,他将妈妈放倒在地,整个嘴凑上妈妈的屄来回地舔动。妈妈显得意乱情迷,低声呻吟了起来;她用力抓着阿狗的肩膀,双腿也紧紧夹住阿狗的头部。

我在树上气得半死,但是看多了书使我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否则一个不好,很可能惹来杀身之祸。阿狗擡起妈妈的大腿,将粗大的龟头对正妈妈湿漉漉的屄,他向前一挺,但却没戳进去。妈妈“唉哟”一声,痛苦的叫道∶“你的太大了!轻一点啦!”

阿狗温柔的安慰妈妈,粗大的龟头也缓缓磨擦着妈妈湿漉漉的屄。一会,妈妈似乎心痒难耐,伸手抓住了他的肉棒,忙不叠地便向自己的下体塞去。肉棒一进入妈妈体内,妈妈便狂乱地扭动屁股,上下挺动,接着就浪声的淫叫起来∶“嗯┅┅好┅┅再用力点┅┅再深一点┅┅好棒┅┅唉呦∼∼不行了┅┅”

阿狗的动作越来越狂暴,他似乎插红了眼,根本不顾妈妈的死活。妈妈的身体痉挛着,表情十分痛苦,但是屁股却不住地向上挺动,迎合着阿狗那强力的冲击。这时我的小鸡鸡,却莫名其妙硬梆梆的翘了起来。

妈妈呜咽的哭了起来,她断断续续的一边啜泣,一边喃喃自语∶“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啊┅┅呜∼∼天啊∼∼真是舒服死啦┅┅”

阿狗扭动着屁股,狠狠的猛戳了两下,那股凶像,使他的络腮胡子根根都竖了起来。然后他开始打哆嗦了,妈妈又是一阵狂叫,接着两人便紧搂着亲吻,一起颤抖了起来。我虽然很气妈妈和阿狗作爱,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妈妈和阿狗作爱,确实要比妈妈和爸爸作爱要精彩好看得多。

两人好不容易作完了,又搂着说了一堆肉麻的话才穿上衣服匆匆离去。妈妈对阿狗突然变得好温柔、好体贴,一副死心塌地的模样。他妈的!鸡鸡长得大,到底还是占便宜啊!

出卖妈妈(二)

杂货店的李老板说,最近妈妈的三角裤味道特别好,要我想办法多弄几条给他。我听了这话也不得不佩服李老板,他果然是这方面的行家。妈妈自从和阿狗搞上后,心情变得特别好,人也变得越来越漂亮。她经常神秘兮兮的和阿狗通电话,不过妈妈有意放低音量,因此我也听不到什麽精彩的肉麻话。

但是妈妈三角裤的味道,却绝对和阿狗通电话有关。有好几次,妈妈半夜通话都被我发现;她通常都是躺在床上,或是窝在床边的小沙发上接听。我现在作个实况转播,你们就清楚了∶1、仅着三角裤的妈妈接听电话2、两人开始说话3、妈妈开始将双腿交叠夹紧4、妈妈慢慢伸手触摸胸部或阴部5、妈妈兴奋的张开大腿,用力搓揉阴部6、通话完毕,妈妈进浴室清洗并换内裤虽然她们说些什麽我不知道,但只要是半夜通话,妈妈的内裤就会弄湿、弄脏。根据我检查的结果,妈妈通完话换下的内裤都是湿的,尤其是裤裆部位更是湿得厉害,有时还有些淡黄色的分泌物及几根阴毛。我前几天卖给李老板的三角裤,就是妈妈通完电话后换下的。

自从发现妈妈的奸情后,我的心灵受到很大的打击,身体也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过去妈妈替我洗澡时,我的鸡鸡虽也偶尔翘起,但那只是无意识的自然反射。如今,只要一看见妈妈的赤裸身体,我的脑海立即便会浮现阿狗大干妈妈的淫秽画面;同时,我的鸡鸡立刻也会迅速变硬翘起。或许,我早熟的性意识已经觉醒,因爲我竟然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让自己的小鸡鸡也尝尝妈妈的滋味。

受到阿狗滋润的妈妈,乳房明显地变大,乳头的顔色也深了一些,她的屁股更爲耸翘,臀部的肌肉也更爲紧绷,但最突出的还是她脸上的表情。妈妈公务员干久了,因此有些不苟言笑,但最近她脸颊却红潮不退,春意撩人,老是笑盈盈的微带娇羞。我年纪小,还感觉不出来,但社区中的无聊男子却个个都感受到妈妈的转变。

李老板就对我说,妈妈最近真是越来越性感,他只要一看见妈妈,立刻就有和她作爱的冲动。李老板还说,卖槟榔的卷毛、修车的阿昆等一堆人,都有相同的看法,还有人半真半假的放话,说要强奸妈妈呢!他开玩笑的要我看紧妈妈,否则一下子多出好几个干爹,那不是尴尬得要命?

街坊传言,阿狗和他老婆闹离婚,两人打得头破血流,还动了刀子。阿狗的老婆是个原住民,平日在菜市场专门负责杀鱼,很是泼辣凶悍。据说阿狗向他老婆承认自己有了外遇,但打死也不肯透露对方的身份。他老婆一气之下就用杀鱼刀剁掉了他的鸡鸡,虽然他及时到医院进行缝合,但医生表示,功能难以恢复,只能接回去装装样子了。我听到这个消息,不禁高兴万分,心想∶“真是活该!

谁叫你惹我老妈!“

妈妈明显受到影响,她脸上有了几分淡淡的哀愁;或许是食髓知味吧?妈妈没有了阿狗的大鸡鸡,因此只得以自慰的方式来发泄情欲。依我的观察,过去妈妈是很少自慰的,都是这个死阿狗不知用什麽方法,竟使得原本端庄贞洁的妈妈变得如此淫荡饥渴。

妈妈自慰的方式非常多样化,也非常方便易行,几乎不受时间场地的限制;至于自慰的工具,则都是就地取材,我从来没见过妈妈去使用什麽特殊的情趣用品。普通在卧房里,她大多是用手抚摸私处;在浴室里则会用莲蓬头形成水柱,冲击乳房或下阴部位。要是在公众场合或办公室,她只要简单的两腿交叠,收缩一下肌肉,同样可以达到效果。你们或许会感奇怪,妈妈在公众场合或办公室自慰,我怎麽会知道?答案很简单,因爲我都亲眼看过。

在办公室那次,情形是这样的。因爲当天晚上妈妈要带我吃喜酒,因此我就先到办公室等她。那天妈妈很闲,偷偷在那看夏日,我看到书名,是郭良惠所写的《心锁》。那是一本很有名的情欲夏日,不过妈妈当然不认爲我这小鬼头会知道这些。我看多了妈妈自慰,对于妈妈的一些反应也相当清楚。

那天妈妈看着、看着,先是夹紧了双腿,然后两眼水汪汪的,面色也开始转红;接着她鼻尖渗出细汗,洁白的牙齿开始轻咬嘴唇。坐在旁边的我,看到妈妈臀部及腿部的肌肉正在间歇性的使劲,我一看就知道妈妈又快要舒服了。

至于役男体检的那一次,则更爲离谱。地点就在我们学校的大礼堂,那天刚好是返校日,因此我碰巧看见了妈妈的表现。礼堂中乱哄哄的,一边是仅穿着内裤接受体检的役男,另一边则是家计中心在推广家庭计划。妈妈那天临时被派去支援,负责讲解保险套的使用。妈妈足蹬高跟鞋,穿着窄裙,修长的美腿格外好看。她一上台,立刻就响起此起彼落的口哨声,使得美丽的妈妈显得有些羞怯。

一堆血气方刚的役男,色眯眯的尽盯着妈妈的美腿,并且老是提出一些尴尬的问题,借机吃老妈的豆腐。妈妈原本站在讲桌前的,但见他们席地而坐,越靠越近,一副想窥视裙下风光的模样,就退后两步回到讲桌后方。老式讲桌都有抽屉,抽屉有一个圆球形的拉柄,妈妈双手扶着讲桌,身体朝前一靠,阴部刚好就顶在那圆球上。我在妈妈身后三公尺的储藏室,替老师放教具,刚好就目睹了这一幕。

或许这一大堆年轻人激起妈妈潜藏的情欲,妈妈竟然当众自慰了起来。她一面回答乱七八糟的问题,一面将下体顶在那圆球上磨蹭。虽然有讲桌挡住,役男们看不见妈妈的动作,但单是她的表情声音也很够瞧了。只见妈妈两眼水汪汪、面颊红通通、说话软棉棉。当一个役男暧昧的问妈妈,性交时用什麽姿势才能够避孕时,我发觉妈妈磨蹭的速度加快,洁白的牙齿也开始轻咬着嘴唇了。

由于受到阿狗大鸡鸡的刺激,我也开始关心起自己的小鸡鸡。暑假过后我升三年级,我发觉我的鸡鸡也同样跟着升级了;我拿尺量了量,它要是硬起来,竟足足有十公分长呢!

早熟的我,对妈妈的身体越来越感兴趣;现在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和妈妈一起洗澡。这天妈妈替我洗着洗着,我那升级的鸡鸡就翘了起来,妈妈似乎讶异它怎麽突然长大了,因此好奇的捏了两下。妈妈的手好柔、好软,捏得我好舒服,我鬼点子来了,就故意跟妈妈撒娇。

“妈!我是不是有毛病啊?爲什麽鸡鸡常常会肿起来?”

妈妈爱怜的替我搓着脖子,笑道∶“男孩子要是肿不起来,那才有毛病呢!

你放心啦!“

“妈!爲什麽肿不起来就有毛病呢?鸡鸡肿起来有什麽用?”

妈妈似乎觉得这问题不好答,就笑着说∶“等你长大,自然就知道了啦!”

我伸手抓住妈妈嫩白的乳房,一边搓揉,一边又问∶“妈!我是从哪里生出来的啊?”妈妈推开我的手,将我身体转过来搓洗我的背后,然后不耐烦的道∶“你今天问题怎麽那麽多?”

我一看话题似乎接不下去,就使坏的道∶“妈!爲什麽我们社区好多大人,都说妈妈搞起来一定很爽?什麽是搞起来很爽?”

妈妈脸色立刻就变了,她似乎很生气,又像是有点心虚。她质问我道∶“你听什麽人说的?他们都说些什麽?”

我故作天真的道∶“我在大庙口玩耍听来的,那里有好多人,我记不清楚;不过好像是那个被割掉鸡鸡的阿狗说的。”

妈妈一听到“阿狗”这两个字,就更加紧张,她急忙追问∶“你还听到他们说妈妈什麽?”

我假装想了想,然后说∶“他们说妈妈很性感,很有味道,在床上一定很浪┅┅还说爸爸不在家,妈妈忍不住下面一定很痒┅┅还有很多,我一下也想不起来啦!”

我看妈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也不说话,就接着问道∶“妈!什麽是在床上很浪?爲什麽爸爸不在家,妈妈下面会很痒?”妈妈简直无法招架,她生气的道∶“这些都是下流话,你不要跟着学。以后你少去大庙口玩。”

妈妈好像真的生气了,我赶忙拍马屁的道∶“妈!你不要生气,我来帮你洗背后。”妈妈没吭声,自顾自的弯腰撅起屁股,在洗脸台前洗头,我就站在她身后替她涂肥皂。

由于妈妈高,我人矮,因此虽然贴得很近,要清洗妈妈背部还是相当吃力,所以我就搬个小板凳,站在上面替妈妈洗。我站在小板凳上,翘起的鸡鸡正好就顶在妈妈撅起的屁股沟里,那种软棉棉、滑润润的感觉,可真是美妙。

本来是无意的碰触,但我尝到舒服的滋味后,就有意的向那里猛顶。这时我根本就忘了是在替妈妈洗背,我整个身子趴在妈妈身上,就像只发情的小公狗一样,乱戳乱顶。由于过去一直都和妈妈一起洗澡,母子打打闹闹也是常事,因此妈妈虽然觉得不妥,却也并未阻止;况且她正在洗头,此时也不方便起身。

妈妈身上涂满肥皂,滑溜溜地更增快感;突然鸡鸡顶到一道缝缝,并且一下子就滑进去一截。妈妈猛地直起身来,我立刻就摔倒在地。她满头泡沫,厉声的斥道∶“越来越不像话!你在搞什麽鬼?”

我从板凳上跌下来,摔得可不轻,再被妈妈一骂,干脆就半真半假的哭了起来。

妈妈过来看看,见我头上鼓起个大包,便放缓语气道∶“好了,不要哭了,你洗好就先出去,待会妈妈帮你擦药。”

我躺在床上,等妈妈擦药,心里则在努力回想刚才那一瞬间的奇妙感觉。我的鸡鸡到底戳到妈妈的什麽地方?爲什麽会有一股顺畅的突破感?如果妈妈刚才不要起身,那麽鸡鸡是不是会整根都顶进去呢?妈妈还没进来替我擦药,我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出卖妈妈(三)

自从上次差点将鸡鸡捅入妈妈的屄后,我对那种感觉就念念不忘。想到自己的鸡鸡竟然已和妈妈的屄有了初步的亲密接触,我不禁兴奋得又硬了起来。

妈妈还是拿我当小孩看,洗澡时常会开我玩笑,问我鸡鸡是不是又长大了;我每次都假装一副害羞的样子,妈妈就会乐得逗我,故意摸摸我的鸡鸡。

在和妈妈打闹的过程中,我总想和上次一样,能再次将鸡鸡顶进那个神秘的地方,但是没有板凳的帮助,我就算垫起脚,最多也只能在妈妈的大腿上戳弄两下。妈妈对我这种小狗发情的举动,似乎不以爲忤,有时还戏谑的道∶“顶不到吧!谁叫你长得不够高?”我当时就问她∶“是不是等我长高了,就可以将鸡鸡顶进妈妈那里?”妈妈搂着我笑道∶“死小鬼!你怎麽这麽色?你想顶妈妈,那怎麽行?嘻嘻┅┅等你长高了再说吧!”

妈妈亲昵的跟我打闹嬉笑,她随口乱说的话,我全当真,并且牢牢的记在心里,努力长高、使鸡鸡变大,成爲我现在最重要的奋斗目标。因爲伴随目标而来的,将是妈妈丰美、湿滑、神秘而成熟的蜜屄。不过生长发育可无法速成;就算我心里再急,还是得按部就班的来。

少了一个阿狗,但觊觎妈妈的人数却反而大增,因爲社区中一大堆刚长毛的青少年,竟然也加入了意淫妈妈的行列。县政府补助社区建造的游泳池竣工,当天剪完彩有个下水典礼。妈妈是县府员工,又是社区居民,理所当然就成爲县府下水的代表。厂商事前提供了几款泳装供下水代表挑选,妈妈挑了件款式最保守的白色连身泳衣。

剪彩正逢暑假期间,社区的青少年几乎全员到齐。下水代表身着泳装一字排开;身高腿长的妈妈立即成爲众人瞩目的焦点。县长致词完毕,代表纷纷入水,紧接着大批青少年也跳进泳池,一时之间水花四溅,好不热闹。妈妈小游片刻便上来找我,但她万万没想到,白色泳装泡水后,竟然形同透明。

妈妈玲珑浮凸的身材原形毕露,泳装下隆起的乳房及奶头清晰可见,小腹下方乌黑的阴毛也无所遁形,就连那最神秘的肉缝也都明显的映了出来。三十出头的成熟妈妈,此时可真是色香味美,老少咸宜。

十多岁的青少年看到她,鸡鸡猛翘;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看到她,就想要拥抱;就连六、七十岁的老阿公看到她,也都不肯服老。乡下的社区,环境单纯,变动不大;哪个女人漂亮,那可是口耳相传,人尽皆知的。总之,妈妈就像是熟透了的蜜桃,立刻成爲社区男人心目中最佳的性幻想对象。

我还是一样,利用妈妈赚取一些利益,但是要偷拿妈妈的内裤可是越来越困难了。妈妈发觉内裤老是不见,因此提高了警觉,她甚至怀疑是我搞鬼,还偷偷检查过我的房间。另一方面,几位可靠的老主顾都只要妈妈穿过未洗的内裤,在这种情形下,困难度当然也就更高了。

不过像我这种坏胚子,当然也会推陈出新啦!我最新的点子就是假造妈妈的情欲日记。凭我的国文程度,编一些三流的色情故事骗骗这些乡巴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我真是难以相信,这点子竟然如此受欢迎;几位老主顾虽然看的面黄肌瘦,但仍是一个劲的猛催,要我快点抄妈妈的日记给他们看。顺便说明一下,那个年代影印还不普遍,乡下更是没有,因此我只能以抄写方式,分享顾客。

其实这个点子还是来自于妈妈。有天晚上,妈妈在书桌上振笔疾书,足足写了三、四个小时,我从来没见过妈妈这样,因此就特别注意。妈妈写完后,躺在床上看着稿子,不一会她就自慰了起来。那时还是暑假,我有的是时间,因此从头到尾我都全程监看。妈妈以爲我已经睡着了,因此也没什麽顾忌。

她全身赤裸,两腿张开,一手拿着稿子,一手就在屄上搓揉。那晚她特别兴奋,淫荡的呻吟,放肆的扭动;床头灯晕黄的光影,使得她雪白的身躯浮现出一股淫糜的妖气。她翻来覆去连续自慰了三次,方才得到尽情的满足。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将稿子一揉,顺手就扔在字纸篓里,也不起来净身,灯一关就赤裸的睡了。我心中不禁大叹可惜,要是妈妈穿着三角裤自慰的话,那麽这条三角裤保证可卖个好价钱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