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照料下的姐妹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一个偏僻的农村,有一个寡妇,叫何媛,一个人辛苦地养活着两个女儿,大的叫静淑,11岁,小的叫静贤,9岁,两个人都长得既漂亮又可爱。因为生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又是女孩,另外母亲也没有能力,因此两个人都没有上过学。

这一年夏天,何媛每天都去地里干活,从来舍不得让两个女儿受风吹日晒,每天去干活时,将两个女儿留在家里。怕她俩出去被人欺负,每次都将院门从外面锁上。

静淑和静贤都非常淘气,每天等母亲出门后,她俩就无法无天地玩,有时脱光衣服,互相玩小穴,直到玩得精疲力尽才肯罢休。

有一天,他们正在玩耍,听到外面有一个男人和女人在吵架,女的说话很脏,“我操你妈。”,男人骂道“哈哈,你操我妈?你有操逼的鸡吧吗?我看我操你吧”。

两个人越吵越厉害,后来在别人的劝说下,终于散开了。可是两姐妹听到说“鸡吧”,都觉的很奇怪,因为她们只知道有逼,她们俩和她们的母亲都有逼,可以什么是鸡吧?而且听外面的人说只有男人才有鸡吧。

从此,“鸡吧”变成了她们俩思考和想象的东西了,有一天,她们俩实在是想不通了,就问她们的母亲,“什么是鸡吧?是什么样子?是干什么的?”。但是却遭到母亲的一顿大骂。

可是越是想不通,她们就越想知道。静贤虽然小,但脑子很灵活,突然灵机一动,说“静淑,舅舅也是男的,要不我们去他家,看看什么是鸡吧”。静淑立即附和说“对呀,那明天我们就去舅舅家看看,等母亲回来我们就告诉她,我们明天去舅舅家,正好好久没有去那里了”。

母亲从地里干活回来,她们就告诉母亲,明天要去舅舅家,母亲这几天让她俩烦死了,老是问“鸡吧”的事,并且说起鸡吧也勾起了母亲对鸡吧的思念,因此心情很烦躁,听她们说要去舅舅家,觉得正好让自己骚动的心清净一下,就同意了,不过她哪里知道她们俩去舅舅家的真实意图呀。

第二天,两个人很兴奋,早早就起床了,可是母亲还在睡觉,等母亲起床后,做完早饭,她们吃过后,姐妹俩就想动身走,母亲说“我先去地里摘些豆角,你们给舅舅带着”。等到半上午的时候,母亲摘了豆角从地里回来,分别用两个小包放在里面,说“你们一人拿一包,这样就不会太重了”。

两个人拿着各自小包,蹦蹦跳跳地出发了,去舅舅家要翻过一座小山,大约有5里地。等两个人兴奋地爬到山半腰时,觉得又累又渴。静淑提议说,“左边沟里有泉水,我们先到那个沟里喝点水,歇一会再走”。

当他们来到沟底时,发现有一个小羊倌正在那里喝水,有些羊也在喝。小羊倌看见两姐妹时,心里就产生了邪念,问到:“你们是不是要喝水呀?用我的水壶喝吧,我刚灌的”。

姐妹俩正愁不知道用什么盛水喝,现在有小羊倌的水壶,就方便多了,她们接过狂饮一气,喝得肚子鼓鼓的,再加上已经走了好长时间,现在实在走不动了,将水壶交给小羊倌后,就坐在一个地埂上歇息。

小羊倌就和她们聊起天来,问“你们去哪里呀”,静淑说“去山后的舅舅家”,小羊倌问“去舅舅家干什么呀?串亲戚”,静贤觉得小羊倌为人很随和,就枪着说“去舅舅家,一是串亲戚,二是看鸡吧”。就将她们心里的疑惑都说了出来。

小羊倌看出两姐妹什么都不懂,就笑咪咪地说,“看鸡吧还用跑那么远?我就有鸡吧,你们想看吗?”

姐妹俩一听,都高兴地拍手跳了起来,齐声说“太好了”。这时小羊倌就靠近两姐妹,将裤带解开,将裤子一下子褪到脚脖子,也没有穿内裤(那里的风俗习惯,只有女人来例假时穿裤衩,其他时间都不穿)。

两姐妹开始仔细观察还软啦吧叽的鸡吧,不是还用手摸一下,静淑看了一会说“鸡吧这么小呀,还这么软”。小羊倌说“那是因为他饿了,如果他饱了,就会变大。”静贤说“真的?那他吃什么呀?”

小羊倌说“吃你们的尿,他就饱了,也变大了”。静淑就对静贤说“妹子,我们就正好喝了那么多,现在也想尿了,我们就尿一泼给他吃”,静贤说:“好呀”。

可是小羊倌制止了她们要尿尿的动作,说“他只吃热尿,你们尿出来,就凉冷了,他就不吃了”,静贤说:“那怎么办呀?"

小羊倌说“他要自己进去吃你们的尿,你们同意吗?”静淑和静贤互相看了一眼,达成一致,同时对小羊倌点了头,然后说“我们谁先来呀?”。

小羊倌将他的雨衣铺在一块有细绒草的地上,又将他的衣服脱光了铺在雨衣上,然后才对姐妹俩说:“你们都脱光衣服,躺在上面,让他一个人一口地吃,吃你们第一口时,他会咬你们一下,略微有点疼,等吃第二口时,你们就不疼了,还会很舒服”。

(要知道,这个小羊倌是一个孤儿,今年19岁,现在仍然是光棍,不过他用赚的钱,搞过许多女人,没钱时就操母羊解决生理需要,因此可以说是花丛老手、杆插百逼了,看见这么可爱的两个漂亮小女孩,心里早就兴奋得不得了。)

等两个女孩都脱光衣服,平躺在小羊倌的衣服上,由于雨衣下面有草,感觉很舒服。他们都在等着喂小羊倌的鸡吧。

来到院外,发现院门还没有打开,就更加增加了他们的担心。二人就从墙头的凹处翻墙来到院中,听到屋里静悄悄的,就开门进入内屋,当两人进屋后,但是被炕上那淫糜的景象惊呆了。炕上三人,他们都认识,俩姐妹和她们的舅舅,不过此时都浑身赤裸,舅舅在中间,姐妹俩一边一个,并且他们的胳膊、腿乱七八糟地交织着。

俩姐妹无毛的小逼缝里还往外流着黏液,舅舅的鸡吧耷拉在两腿间。看到这种景象,伯、叔二人都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同时看看炕上。但他们自己感觉到,自己腿间的家伙在慢慢地变大。

两人不约而同地又对视了一眼,又很默契地互相点了点头。同时伸出一只手,在舅舅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舅舅被惊醒了,睁眼一看,是俩姐妹的伯、叔,同时发现俩姐妹和自己还都赤裸着身子,他不自觉地用手捂在鸡吧上,脸上露出惊恐、尴尬的笑容,嘴里发出:“这……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伯、叔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因为当他们看到这淫糜的一幕时,那好久埋藏在心里的邪恶的欲望被彻底激发出来,他们早就想对侄女下手,但没有下手的原因一是天一黑就和各自的老婆上炕,等做完了就精疲力尽睡着了。

二是怕被村里人发现,因为这里比较封建,对男女通奸都不能宽恕,何况这种乱伦的事情?这也是舅舅被发现后尴尬、无地自容的原因。还是伯伯先打破了僵局。

(他在村里,奸淫了许多妇女,在夏天锄地时,他还奸淫过去地里拔草的小女孩,只是女的不声张,从而别人都不知晓),他说:“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对谁都不好,尤其是对俩女蛙不好,我们大家都是亲戚,也都是长辈,要是被外人知道了,我们就无法在村里生活了,因此,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舅舅听后,特别感动,一边穿衣服,同时给俩姐妹盖了一床单,一边就将自己妹妹为何自杀的原因讲了出来。并且说自己今天来了以后,才知道姐妹俩昨天晚上被小羊倌又操了一次。

舅舅觉得呆在这里心里别扭,在穿好衣服后,就急忙告别了伯、叔,回家去了。其实伯、叔之所以将舅舅叫醒,就是让他觉得有失颜面,然后赶回家,这样对于伯、叔才有机会,总不能当着舅舅的面奸淫自己的侄女吧。这时已经接近中午,伯、叔看了看炕上的侄女们,互相满意而会心地对望了一眼。伯伯告诉叔叔,先回他家吃饭,等回来再享受两个侄女。

一是想让她们休息一会,二是也给她俩带点吃的回来,三是他们自己也补充点能量,等一会才能更尽情的奸淫俩姐妹。伯伯先走出院门,让叔叔从里面闩好门,然后爬墙出来,两个人来到伯伯家,今天正好伯伯他老婆回娘家了,孩子住校。

因此家里没有其他人,将老婆临走前做好的饭菜热了一下,伯伯取出珍藏的自己泡制的鹿鞭与虎骨酒,两个人就吃喝起来,边吃喝边谈论著侄女的事情,由于这酒的壮阳作用很明显,何况又谈论两个可人侄女的风流事,不知不觉中,裆间就支起了帐篷。

这时两人也没有心事喝酒了,就盛些饭菜,去侄女家了。这时两人脸都红扑扑的,腿间帐篷鼓鼓的,反正现在是午休时间,街上根本没有人。等到了侄女家,为了节约时间,也顾不得一人先进去开门,两个人都从墙头上跳进院里,等进屋后,发现两侄女还在睡觉,伯伯将侄女们身上的床单掀开,两具洁白、美丽、赤裸的身体展现在面前。

伯、叔两人快速地脱光衣服,分别上炕,伯伯来到静淑旁边,叔叔来到静贤旁边,伯、叔两人都坐在炕上,分别将她们面对面抱起来,分开她们的双腿,将那挺直的大鸡吧对准小逼,慢慢地将她们往下放,由于在不到一天的时间。

姐妹俩就让小羊倌和舅舅尽情地操了几次,虽然小逼略微有些红肿,但是里面的淫液起到润滑作用,一会姐妹两的小逼就将伯叔的大鸡吧套住了,伯叔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同时她们也被弄醒了,开始还以为是舅舅在操她们,睁开眼睛,看到是伯叔,都以为是在梦中。不过那插在逼里的肉棒的真实感告诉她们不是在梦里,而是伯叔真的插在自己的小逼里。

伯叔看到她们醒了,由于喝了酒,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只是说:“你们醒了?吃点东西吧。”姐妹两也已经很饿了,点头同意,伯叔就让她俩,用手搂着自己的腰,开始用勺喂着和自己结合着的侄女,并且侄女每咽一口饭菜,小逼就夹他们鸡吧一下,他们就乘机挺动一次,等两女孩吃完后,他们就开始亲吻与自己结合的侄女,同时不停地挺动。

(在这里说明一下,伯、叔两人的鸡吧很特别,叔叔的鸡吧是分杈的,也就是各位狼友看见过的双枪手,伯伯的鸡吧是和狗鸡吧差不多,两头细,中间粗。)

这时,两女孩才开始注意到插在自己逼里的鸡吧很特别,静淑发现,伯伯的鸡吧在插入时,自己很胀,当扑叽一声进入后,感觉到逼口的鸡吧根又很细,每插入一次,就象狗鸡吧一样锁在里面,往外拔时,很费劲,也感觉到逼口撑得慌。那边静贤,感觉到一根鸡吧插在逼里,还感觉到有一鸡吧随着抽插,在皮眼处磨蹭,增加了舒服的快感。

等伯叔要换姿势时,将鸡吧拔出来,姐妹俩才发现伯、叔鸡吧的不同之处,伯伯的鸡吧象大型的麦粒一样,叔叔则有两根鸡吧,看到俩侄女那打量他们鸡吧的好奇的神情,伯伯突然想到一种新奇的玩法,他自己躺在炕上,叉开双腿,先让静淑爬在他身上,也叉开双腿,将大鸡吧插入静淑的逼里。

然后让静贤叉开双腿爬在静淑身上,而叔叔则在他们六条腿中间,放了一个枕头,跪在枕头上,扶着那两根鸡吧,将一根抵在静淑的皮眼上,另一根抵在静贤的逼眼上,先慢慢地插进去一点,然后屁股猛地一挺,随着“哎吆”、“扑叽”的声音,“哎吆”声是静淑皮眼被插时感觉有些疼痛的叫喊声,“扑叽”声则是鸡吧进入皮眼和小逼发出的。

两根鸡吧分别插入静淑的皮眼和静贤的小逼中。伯伯用手搂住上面的静贤,免得她掉下来,叔叔则搂着静淑的胯部,开始有节奏地抽插起来。伯伯则随着叔叔抽插的节奏,挺动着屁股。(啊,壮丽的性交的图画呀,我想没有几个男人想象这样的画面鸡吧不硬的,或许有不硬的,那肯定也不举吧,哈哈)。

这样玩了一会,就开始换位,静贤爬在伯伯身上,伯伯将鸡吧头插进去,然后搂着静贤的腰,屁股一挺,啊,整根大鸡吧都进去了,伯伯的鸡吧最粗的地方比她们的胳膊还粗,这下静贤可遭殃了,她的逼比静淑的小,那么粗的大家伙一进去,就锁在里面了,开始是撑得疼,后来是胀得慌。再让静淑爬在静贤身上,用刚才同样的姿势。

叔叔从后面插了进来,不过这次插的是静淑的小逼,静贤的屁眼。在插静贤屁眼时,静贤的疼痛比被小羊倌开苞时还疼。在叔叔不停地抽插,静贤慢慢地适应了叔叔的鸡吧插屁眼,她现在感觉特别奇怪,伯伯的鸡吧在她逼里动,叔叔下面的鸡吧在屁眼里动,在适应后她感觉比和小羊倌、舅舅做时兴奋。

由于伯伯和叔叔喝了壮阳酒,因此越战越勇,不一会,就将姐妹俩搞得浑身发软,如泥一般。这时,伯伯提议让叔叔躺在炕上,让姐妹俩面对面抱着,骑在叔叔身上,伯伯扶着叔叔的两根鸡吧,找准了姐妹俩的小逼,让她们往下坐,当完全吃掉鸡吧时,伯伯在后面搂住姐妹俩,前后地摇动。

叔叔在下面真是爽死了,从来没有插过这么嫩的逼,而且是双枪同时插,他随着伯伯的摇动,不停地挺动屁股,而且越挺越快,越挺越猛,只听他哼唧一声,全身变得僵硬,两只鸡吧在姐妹不同的逼里射出了那滚烫的精液。

这时伯伯的鸡吧还硬翘翘的,看了一眼瘫软的三人,然后将姐妹从叔叔身上抱起来,他站在炕上,用鸡吧找准姐妹俩的小比,一个一下地进行抽插,抽时略一弯腰,等感觉找到一个小逼,就猛地一挺身子,伴随着扑叽(插时)、啵(拔时),扑叽、啵的声音,他也要达到高潮了,让她们保持互相搂抱的姿势,将她们侧身放在炕上,并在她们屁股处垫了一个枕头。

由于姐妹俩互相搂抱,她们的逼靠得很近,他就跪在后用手扶着鸡吧,一个一下开始快速地抽插,刚才站着时因为看不见姐妹俩的逼眼,所以每次都是感觉插到逼里时才猛插,影响了抽插速度。

而现在,既能看到两个小嫩逼,又用手控制位置,因此开始快速地干了起来,终于手不了了,将大鸡吧插到静淑的逼眼深处,射出了他那罪恶的淫液(由于觉得自己的鸡吧太粗,才没有插姐妹俩的屁眼,等她们再长大点再插)。

伯、叔两人由于喝了药酒,体力恢复地也快,他们两一下午不知插了多少次,反正姐妹俩逼眼、屁眼流出的白色液体就没有停过。等快到晚上时,大家都很劳累了,叔叔就回家了,伯伯回家拿了些吃的,与姐妹俩吃过后,就搂抱在一起睡觉了。

后来,姐妹俩就成了四个人的性伙伴,由于伯、叔经常去姐妹俩的地里帮助干活,有时乘附近没有人时,就在玉米地干上一炮,姐妹俩在四个人的浇灌下,越来越女人味,乳房也开始变大了,屁股也丰满了,连小逼都比以前鼓了。

到后来,四个人都知道了彼此的情况,有时碰到时,就一起玩,小羊倌说通了伯、叔,就象倒插门一样住进了姐妹家,帮着姐妹俩干农活,晚上则尽情地享受姐妹俩那迷人的臀体。

每次四人碰到一起时,伯伯就从家里拿些药酒,四人喝了后就开始奸淫姐妹俩,一年后,姐妹俩先后生了孩子,静淑生了个男孩,叫群生,静贤生了个女孩,叫群茵(淫),至于谁是爹,没有人知道。

路过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