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特别篇之中秋雯妹斩首趣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眼前是张宣传单,斗大的标题格外引人注目,我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这张来
曆不明的纸。

  「小雯,这是怎麽回事?我怎麽不知道妳中秋节打算献身啊?」和我情谊最
好的同学小芳有些恼怒的质问着我。

  「我…我…」我惊恐的抢过了那张纸。

  「中秋节小区烤肉活动,欢乐烟火晚会,可自带肉,也可免费享用现场提供
的肉食。此外小区中的十大美女之一的戴佩雯也在这几天同意了在中秋烤肉晚会
上献出自己年轻的肉体爲大家加菜,机会难得,欢迎各位乡亲踊跃参加!」

  传单的底下则附上了一张我个人穿着学生制服的半身照片,斜倚墙边,明眸
远望,微微上扬的朱唇却不知在挑逗着谁。

  「这…这…」我捏着纸的双手越握越紧,「我怎麽不知道我中秋节打算献身
啊!」

  「阴谋。」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的女同学小桦面无表情的说。

  「阴谋?」我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肯定是某个人偷偷陷害妳的,到时候妳被拖上台再怎样哀号也没人救得了
妳了。」她抿着双唇,看起来应该是在担心我。

  「那…那怎办?照这样看我的下场应该是被斩首吧。」我抓着头发,几乎要
疯了。

  「我陪妳!」小芳抱住了我,温暖的热气拂过耳际。「小坏蛋,自己跑去被
斩首也太奸诈了吧!」

  「我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小桦坐在一旁的桌面上打量着我们,短裙
下雪白的大腿交叉着,「有个人陪很好。」

  「哪裏好啦!重点不是有没有人陪我,是我根本就不想这样莫名奇妙的被宰
掉啊!」我趴在桌上哀号着。

  「害羞啦?」小芳噗嗤的笑着。

  「害羞什麽啦……妳在说什麽啦…」趴在桌上的我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了。

  「妳不是…一直都很想被斩首吗?小坏坏,还装,还是还需要我再像昨晚一
样好好的安慰妳一下呢…?」

  「呃…啊!」恍神间,小穴一阵刺激,小芳这坏蛋的手指不知何时早已伸入
了我裙底,突破了内裤的防御开始在我穴裏抠挖起来。

  「等等…不要…」我挣扎着。

  「不要?妳湿透的穴早已背叛妳了,在一起这麽久了我怎麽会不知道妳在想
什麽?你现在满脑子都已经是自己无头尸体的画面了对吧?小?淫?娃。」邪恶
的她在我耳边娇笑着。

  「不是…我…」我呻吟着,「该不会这是妳的阴谋吧?」

  「哪有可能,我这麽爱妳,不是吗」她柔软丰满的双乳在我的背上磨蹭着。

  「等等…我记得好像…」某个画面突然在我脑中如电一般闪过。

  「嗯?」小芳的声音甜甜的。

  「我怎麽记得好像…」我努力的挖掘着脑中的记忆。

  「好像…之前也曾经陷入妳的阴谋而被斩首似的…」

  「噗…」小芳连口水都喷到我耳朵上了,「噗哈哈哈,妳真幽默,难道妳真
的觉得被斩首了现在还有可能活着在这裏跟我聊天吗?」

  「我也觉得不可能,可是总有种很真实的感觉…」我喃喃的说着。

  「该不会是作梦吧。」小桦清澈的眼睛直盯着我。

  「我不知道…但好像小桦也被斩首了…?」我转头,却看见她俏丽的脸上满
是红晕。「啊,妳也喜欢斩首?」

  她没回答,只是红着脸微微点头。

  「那我们可以三个人一起被斩首。」小芳笑着。

  小桦没回答,只是继续微微点头。

  「不对,什麽时候变成要不要一起被斩首的问题了啦…重点是我根本不知道
我要被斩首啊!」

  「也许可以先去查查传单是谁发的?」小桦建议。

  「好主意。」我猛的站起身,背上的小芳吓了一跳。「小芳,妳这传单哪来
的?」

  「啊,我出门时在我家门口信箱看到的啊,可能家家户户都收到一张了吧?」
她耸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这样啊…这样就不容易找出是谁发的了…」我有些沮丧。

  「想想看谁知道妳喜欢斩首?看这传单应该是个了解妳的人写的吧?」小桦
说。

  「嗯…小芳、妳、我男友、华哥…?」我沈吟着。

  「…华哥?他不是训导主任吗?怎麽会知道?」小芳有点讶异。

  「我…我跟他说过啊。」我脸红。

  「用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说啊?」小芳捏着我的脸。

  「都…都有啦…」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唷~ 不简单喔,连训导主任都看的上妳,妳知道学校裏有多少女孩想跟他
做爱吗?」小芳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知道啊…只是…」

  「好啦,我看放学后先去问问华哥,再去问妳男友,中秋节是明天吧,再拖
就来不及了。」

  「中秋节是明天!?」我惊恐的表情全写在脸上。

  「对啊,不然妳以爲是什麽时候?」

  「…两天后吧。」

  「笨蛋。」小桦做出了结论。

  敲着男友家的门,我的心中有些忐忑。刚刚华哥幸灾乐祸的表情全写在脸上,
只是兴奋的说他也要参加,但却也表示传单和自己毫无关系。

  「身爲一个训导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宰杀一个女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
怎麽可能大费周章的发一堆传单?」他鼻孔裏喷气,满脸的不屑。

  所以是我男友吗…?

  如果真的是他怎麽办?我喜欢的人就这样背叛我把我宰掉…?

  还是他受了某人的贿赂,也许他已经不爱我了?

  还是其实他根本就想要看着我被斩首边和其它女人做爱?

  不管是什麽样的答案,这对我来说都是很可怕的打击吧。

  也许还是不要问比较好?但若不问清楚事情又无法解决…

  我…好烦…

  「别紧张嘛,小雯,我一直都是站在妳这边的啊。」小芳拍着我的肩膀。

  「这样根本不叫安慰吧…」我吐槽。

  说话间门开了,一个女孩探出头来。

  「请问有事吗?」她礼貌的问。

  「啊,我们要找京宇航,请问他在家吗?」我有些局促。

  「他不在耶,找他有什麽事吗?」

  「只是有点事情想问他,他去哪裏了?」我问。

  「我也不清楚欸,他常这样啊,自己一个人出去,但总会回来的,所以我们
也没有过问。」

  「好吧…」

  「啊等等…他出门前好像有提到要去买些烤肉用具…?」女孩思索着。

  「…」我故作镇定转身,「那…那…等他回来我再来找他好了…」

  「等等,要我转告他谁来找他了吗?」女孩在我身后问。

  「不用了吧…」

  反正…总会见到他的,在上烤肉架之前…

  「不打电话给他吗?」回家的路上,走在我旁边的小芳关心的问。

  「我们都只是高中生,哪来的手机啊…」我沮丧的说。

  「好吧…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是站在妳这边的,别想太多了。」她向我挥挥
手,「掰掰。」

  「掰掰…」

  这是斩首耶,哪有可能不想太多…

  「小雯!妳回来啦?」一开家门,妈妈热情的上来拥抱我。

  「嗯,对啊,怎麽了,怎麽突然想抱我?」我有些疑惑。

  「呵呵,很奇怪吗?妳一直都是我的乖女儿啊。」她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小雯啊,爸爸最近要竞选裏长连任,宣传方面可要麻烦妳多多帮忙了!」
爸爸不知何时出现在妈妈身后,微笑着对我说。

  「呃,可以啊,可是我要怎麽帮?」我一直都以我这个裏长爸爸爲荣。

  「明天妳就知道了,我安排了一个很重要的宣传工作给妳。」他神秘的笑着。

  明天…可是我明天不是就要被某个人拖到晚会上斩首了吗…?

  对了,这样说起来爸妈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样子?是因爲没看到传单吗?

  我带着疑惑的心情回到了房间,摊在床上大大的歎了口气。

  这世界也太荒唐了吧,莫名奇妙就要被处决,悲惨的是我甚至还不知道是谁

策划的。

  不知道他们会怎麽处决我,断头台?刀子?斧头…?还是某种我没看过的宰
杀机器?

  不管怎样,总会有个锋利的东西从我的脖子划过,然后…然后…

  我轻轻摸着自己滑嫩的脖颈,微微有些颤抖。

  然后…我的头就会滚出去,头发披散开来,我没了头的身体还在颤抖抽蓄…

  不知道我会不会被脱光,还是还能穿着衣服…

  不知道会不会有刑前安慰,可是这样等于是要在小区的人们面前被…

  小穴好像湿了…

  我放在两腿间的右手缓缓的撩起了制服短裙,隔着内裤偷偷的搓揉着那开始
湿透的草丛。

  「我还是比较喜欢跪趴着的姿势,像狗狗这样,让男人从后面…」

  手指掰开了内裤。

  「粗粗、硬硬、热热的…从这条缝插进去…把我裏面撑开,然后…」

  手指沾满了汁液,正开始往细缝中探索的我讶异的发现自己竟然在喘息。

  「天啊…怎麽会这样,我这个样子好像很淫蕩…就像电视裏那些被斩首时潮
吹的女人一样…?」

  探索着肉壁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手掌贴上了阴唇,试图在搓揉中寻求更大的
快感。

  「可是这样好兴奋…我没了头的身体可能会被继续被男人侵犯着,屁股的肉
在颤抖,乳房也是…」

  我扯下湿了一片的内裤,翻过身来跪趴在床上,圆润的臀部翘的老高,将裙
子撩到了腰间。

  「就像这样吗…?男人就这样插进来,但我性感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头…娇柔
的随着他的动作疯狂的颤抖…」

  我再次将手伸到了两腿间,自大腿内侧陷入那潮湿的蜜穴。

  「好兴奋…碰的一声我就会以这样的姿势丢掉了自己的脑袋…」

  我的理智开始失去控制,手指伴随着水声在自己天然的裂缝中疯狂的挖掘,
沈浸在性兴奋中的雪白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

  「希望是用斧头…我喜欢斧头,碰的一声太震撼人心了,在我身后的男人完
全不会同情我,而我淫蕩的表现却让他兴奋难耐…」

  我呻吟着,淫水顺着抠挖的手指流下,几乎要达到高潮了。

  「佩雯…那个…」一个男孩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我惊恐的翻过身来,插在穴裏的手指还被狠狠夹了一
下。

  「吃饭了…」眼前的是我弟,但他从不叫我姊,总是直呼着我的名字。

  「好…好…」我尴尬的拉下裙子试图遮住私密处,却发现他盯着我两腿间的
双眼中似乎闪烁着一种让我感到熟悉的眼神那是只有我在华哥上次喝醉后把我推
倒在断头台上準备硬上我时才看过的眼神。

  「你先出去啦…」我有些惶恐。

  「…嗯。」他转身。

  我就这样带着混乱的心情度过了一整晚。夜深了,躺在床上的我却仍然崭转
难眠。

  「不知道我能不能活过明天…月亮好圆,我是否还有机会再一次看见月亮的
缺口?倒霉的话明天的现在我大概连尸体都不剩了吧…?没办法再躺在这张床上,
没办法再穿漂亮衣服,没办法再享受身爲人一切…」

  我想起了之前小区美女投票中自己得了第五名的回忆。

  「这样美好的身体,可能明天就会变成了一块肉吗…」

  想着想着,我开始讶异的发现自己对于死亡似乎没有那麽恐惧,内心深处反
而隐隐有些期待。

  不知不觉中我又再一次的将手伸进了短短的睡裙裏搓揉着开始润湿的私处。

  如果我就这样在台上被抽插着斩首了,说不定底下的男性观衆们还会因爲我
无头身体的表演而一柱擎天…说不定连女性观衆们都会羡慕着我的美丽与性感…

  如果,我就这样被斩首了,是不是其实也没那麽糟…?

  不知不觉中,我就这样边幻想着边睡着了,似乎还梦到了个兴奋的斩首游戏。

  「小雯,起床了!今天事情可多着呢!」朦胧中听见妈妈打开了房门对我喊
着。

  「啊,是说帮爸爸宣传的事情?」我揉揉眼,从床上坐起身来。

  「是啊,快点换个衣服要和爸爸出门了。」

  「我到底要做些什麽啊?你们一直都不说。」我抱怨着。

  「妳会知道的,妳只要跟着爸爸走,听他的话,让大家知道妳是他的好女儿
就可以了。」妈妈笑的有些神秘。

  「那我要穿什麽衣服?」

  「学校制服就可以了,要穿最干净的那一件喔。」

  「好…」我抓抓头,用手梳着头发。

  「啊还有…」她似乎有些腼腆,「那个…内衣裤也要穿好看一点的,不要随
便穿喔。」

  「…好。」

  莫名的,开始有点搞不懂自己周围的人都在想些什麽了…

  「哦!我们的小雯今天好有气质啊!」刚下楼,爸爸看见穿着学生制服的我
忍不住赞歎起来。

  「嗯…那我们今天要做什麽呢?」我脸红,有些不自在的捏着自己的裙襬.
「哈哈,跟我出去看看小区民衆,拉拉票啊,今天是中秋节,也该祝大家中秋节
快乐吧。」他笑道。

  「可以啊。」我点点头。

  「妳先出去等我,我拿个东西就出来。」爸爸挥挥手。

  「好。」

  我开门,却看见门口已经站了一个人。

  那是宇航,我的男友。

  「…你…」我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小雯,我…」

  「是你吗?」我打断了他,「想让我成爲晚会主角的人?」

  「呃…妳都知道了?」他有些讶异。

  「…爲什麽?」我几乎要哭了,「我以爲你很爱我的…」

  「就是因爲爱妳,所以我才计划了晚会啊…妳到底在说什麽啊?」他一脸莫
名奇妙。

  「难道你真的以爲我喜欢这样吗!?我…」我哭着。

  「怎麽啦小雯?」爸爸在我身后打断了我。

  「没事…爸我们快走。」我拉着爸爸的手。

  只要离他远点,我应该就不至于被斩首了吧。

  难道这个世界的男人都这样吗…?以爲女孩最爱的事情就是被宰掉…?

  如果我连最爱我的男友都无法相信了,那是否世界上唯一能相信的男人只剩
下我爸?

  混乱的脑中只剩下被背叛的感觉,心不在焉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今天一整天
都做了些什麽。

  好想哭,但又必须强顔欢笑。有些模糊的视线中尽是些看过的亲戚邻居还有
爸妈的朋友们,但我却不记得他们说了什麽。

  「小雯今天好性感。」,「有这样的乖女儿真是戴先生的福气啊!」

  隐隐,我只记得一些奉承的话语,还有一些给爸爸的承诺。

  「小雯!?」爸爸的呼唤再次把我拉回现实。

  「啊,怎麽了?」我回神一看,才发现我们已经回到了家门口。

  「妳今天的表现很不错,大家都很夸奖妳呢!」他对我微笑。

  「呃,这是应该的啦。」我谦虚的说。

  「接下来,就剩下晚上的中秋晚会了。」他说。

  「谁办的晚会啊?」我有点不安。

  「当然是我们家啊。」

  应该没关系吧,只要不是男友就好。

  「妳妈妈他们,应该也快準备好了吧,都快下午四点了,我是预计四点开始
举行的,很多人都会来参加。」

  很多人都会来参加…?

  「对了,小雯,我应该还没给妳看过这个吧?」爸爸说着从口袋裏拿出一张
传单。

  中秋雯妹斩首趣,性感胴体欢乐送!

  我的心,彻底的,彻底的,彻底的…

  凉了。

  「…爸?」心髒似乎忘了跳动,圆睁的双眼中只剩下不解,以前的男人似乎
再也无法和自己的记忆重合。

  「小雯啊,妳是我的好女儿,一直都是。」他缓缓的说。

  「那爲什麽…?」我后退了几步。

  「我也没办法,爲了展现我竞选的诚意,我必须要有所牺牲…」他看着我,
似乎有些爲难。「妳放心,我不会让妳感到太多痛苦的…」

  「不…不要…啊!」我后退,双手却突然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抓住拉到了背

后,还来不及反抗,我的双手瞬间就被一副手铐铐了起来。

  「佩雯,妳…早就不是处女了吧?」弟弟不带感情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爲什麽…连信诚你也这样对我?」我惊恐的问。

  「这是爸爸的主意,我只是听命行事罢了。」他悠閑的抓着我的手腕将我推
回爸爸面前。

  「信诚,妈妈他们都準备好了吧?」爸爸问。

  「嗯,都好了,他们在小区活动中心。」弟弟回答。

  「很好,等等把佩雯带过去,我们就可以开始了,你先帮她清理一下。」爸
爸笑道。

  「真的可以吗?爸。」弟弟露出了难得的欣喜。

  「当然,记得要洗干净。」

  「什麽意思?」我还未进入状况,他们的对话只听得我一头雾水。

  「进去吧。」弟弟推着我进门,我没明白过来,自己就被他猛得压在了墙上。

  「佩雯啊,妳知道妳真的很美吗?」他边说边撩起了我短短的制服裙,精实
的手臂在我的翘臀上游走。

  「你!…啊!」我惊呼一声,自己粉色的蕾丝内裤已经被他扯了下来缠在脚
踝上,而自己反铐的双手却无法做出任何抵抗。

  「反正妳都要被斩首了,妳不是最爱被斩首了吗?那妳应该也知道…斩首之
前做个刑前安慰是基本步骤吧?」他的气息吹拂着我耳际。

  「你怎麽知道我喜欢斩首!」我克制不住的喘息着,他的手指已经开始探索
着我润湿的两腿间。

  「总会有方法的不是吗?」不待我回答,他的嘴已经吻上了我的唇。「昨天
啊,我看妳在房间裏偷偷自慰,我就更加肯定了,妳早就看到那张传单了吧?」

  「该不会那是你做的?」我惊问。

  「当然。」他从后面抱住了我,一手在我两腿间搓揉,而另一手已经不安分
的开始解开我的衬衣钮扣。

  「不行…你这样是乱伦!」我试图反抗。

  「乱伦!?哈哈,别逗我笑了,当献身同意书成立的同时,我和妳就已经没
有法律上的亲属关系了,哪来的乱伦?而且这也不是做爱,这叫做刑前安慰,这
是每个女孩被宰杀前都必须试着去享受的过程。」他揉着我丰满的双乳,轻轻的
啃咬的我的脖颈。

  「可是我还没签!」我挣扎。

  「爸爸签就够了,真是的,妳道底有没有认真上课啊?法律规定在女孩20
岁之前父亲有决定是否让女孩献身的权利不是吗?就算女孩同意献身也是要经过
父亲允许啊。」他边说边掏出了早已坚硬的肉棒在我雪白的臀部上磨蹭着,一副
蓄势待发的样子。

  「是喔…」

  「还是喔,妳真的很不认真耶!算了没差了啦,等等妳都要被宰了,来跟我
好好享受吧!」他把我抱了起来往沙发上一丢,我呻吟着,短裙退到了大腿根部,
湿漉漉的阴部毫无防备的暴露在他贪婪的目光下。

  「妳啊…其实也很想跟我做吧?」他淫笑着,彷佛看透了我的欲望。

  「是有幻想过…啊!」我呻吟着,无法抵抗的任由他扑了上来,健壮的双手
扶住了我纤细的腰肢,那硬挺得发红的肉棒在我还未表示完意见之前便强硬的撑
开了我的肉缝,毫无阻碍的滑进了早已湿透的阴道裏。

  我喘息着,讶异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太多的厌恶,男人在我两腿间的耕耘刺
激着我一步步走向顶峰。而这一切即使来得突然,我也没有过多的恐惧,脑中塞
满的早已不是对于死亡的害怕,而是期待着自己的斩首表演能够多性感。自己失
去脑袋的无头身体再一次的出现在幻想中,正在随着男人的节奏起舞,就像现在
一样…而直到我死透之后,我的身体或许还会以最淫糜的一面在男人的玩弄下扭
动,全身赤裸,性感的丰臀啪啪啪的碰撞着,胸口两粒白兔跳跃,而这一切都只
是在诱惑着男人将更多的精华灌注进我体内…

  死亡是否…也不是一件坏事,如果自己被斩首的瞬间能够留在大家的心中的
话…

  「其实我们女人,生来就是要被宰掉的。」我想起了国文老师有天上课时有
感而发的一句话。「我们总是一辈子追求着性感与美丽,也许是爲了自己;也许

是爲了男人,但往往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被处决的那一瞬间,对男人来说才是
最性感的存在,也是最美丽的永恒。」

  是否被斩首时的我,在家人眼中才是最娇豔的存在?

  我呻吟着,双腿紧紧夹住了信诚的腰。

  蓦然间,信诚颤抖着,将一股浓稠的热流射进了我的子宫深处。

  「妳的阴唇肉排…我要定了…」他喘着气做最后的挣扎,看着开始颤栗的我
微微的笑着,「还有…妳那连着子宫的整副生殖器。」

  肉棒猛地拔出,只留下高潮中的我分开着双腿向天空喷洒着淫蕩的汁液。

  太阳下山了,家家户户纷纷来到现场,晚会也开始热闹起来,有些人甚至已
经开始生火。

  「裏长先生!你的女儿真是孝顺啊!竟然愿意爲了中秋节活动献身,真是不
简单啊!」隔壁的林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