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处子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我第一次看见阿萍时,几乎怀疑自己是在梦中,或是时光倒流。

她和云妮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但她却不是云妮,因为云妮是我十二年之前的情人。十二年后,她是决不可能如此青春的。而阿萍也不认识我,我目灼灼注视她,她白了我一眼。

我颇尴尬,连忙转身走入那座商业大厦,一面心中可惜不能跟着她。怎么能呢?向她自我介绍,说我想结识她,因为她很像我多年前的情人吗?

我正在去上班,我进入了升降机,升降机门开始关上,有人叫:「等一等!」

一只手伸过来一拦,升降机门再打开,她冲了进来。这一次是她有些尴尬。

因为她认得我是刚才对她目不转睛的男人,但又不是我着她进来的。

她伸手要按钮,但又把手收回了,由于她发觉我是已按了她要去的那一层。按钮上的灯已亮了,她就知道。

我很开心,我相信我有较多借口结识她了。

我们上了楼,她竟然还是进我的公司的。

原来她是新同事,第一天来上班,而她就是被人事部派到我那里,临时代替我的女秘书的。我的女秘书要生孩子,请了产假。这样,我根本用不着设法结识她。

她在我的身边工作,有时使我很开心,有时使我很烦恼,她的丽温柔使我很开心,但她的样子那么像云妮,勾起往事,又使我很烦恼。

这心情我是无法告诉她的,这也使我不能决定好不好向她展开追求。但结果反而是她先展开攻势。

有一天,我在临下班时赶回公司签一些文件。我看见我的办公桌已被她收拾得井井有条,而且一尘不染。

我签文件时,她说:「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和我吃一顿晚饭?」

我一时不能回答,她又说:「我来了之后你对我很好,我在这里也没有多少日子了,我想请你吃一顿晚饭表示谢意,而且,我也有些感情上的问题,想你给我一些意见的。但假如你没有空--」

「很好,」我说,「就今天晚上!」

既然她有感情上的问题请教我,我就带她到一间很清静的餐厅吃晚钣。但她仍觉得不够静,于是饭后我开车载她到僻静的海边,我和她一起走到沙滩尽头一些大石板上坐下来。这是一个理想的海边谈话的夜晚,不冷也不热,祗有微风。

她低着头不出声,我说:「你有什么感情上的烦恼呢?男朋友的烦恼?」

她说:「其实是关于你和我的,你看我的眼光,有时像很喜欢我,有时却像恨我!」

我苦笑,我想不到她感觉得出来,但我明白她的感觉。

我说:「其实我没有恨你!」

她说:「有时我觉得你是很喜欢我的,但另一些时候我不知道!」

我说:「你介意我憎恨你吗?」

她说:「我很介意,许多时候,我还以为你会追求我!」

我用不着问她,她在这情况下这样讲,我就知道她是很想我追求她的。

我说:「我第一眼看见你时,我还不知道你是来我的公司工作的,假如当时我说你很像我多年前的女友而想和你交朋友,你会认为我荒唐吗?」

她说:「当时会的,但和你相处过之后,我会接受,假如你真正喜欢一个人,你是会接受任何荒唐的借口的!」

我说:「但这是真的!」

她说:「也许你以前的女友又使你开心又使你伤心?」

我说:「是的,虽然已经过去了,但不能忘记!」

她说:「我真的很像她吗?」

我说:「样子几乎完全一样,就像出自同一个印模,不过性格就很明显是完全不同了!」

她说:「这是好还是不好?」

我说:「我希望她有你的性格。讲老实话,你使我很矛盾,受了以前的女友的影响而追求你,对你就很不公平了!」

她说:「现在你讲出来了就公平了!」

我说:「我也不能肯定我会不会永远受她影响,我知道是影响很大的,因为多年来我都再没有固定女友,祗是偶而逢塲作兴!」

她说:「假如不试,你是永远不会知道的!」

我说:「我很感激你肯冒这个险!」

她轻轻抱住我,吻我的嘴唇。我也情不自禁拥住她。我们热吻起来。

终于,我们的嘴唇分开了,她就伏在我的胸前。

我说:「这就是云妮不肯做的事!」

她说:「你告诉我她还不肯做什么,我做!」

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接触,我就许多话都可以讲了。

我告诉她,我是很为云妮着迷的,不过云妮的性格与阿萍有很大分别,云妮很慕虚荣,而教育程度也不及阿萍。她出身破碎家庭,也没有读过什么书。出身及教育程度不佳,并不等于说会使一个人慕虚荣,但云妮是如此的。

我第一次要求与云妮上床时,她不拒绝也不答应。我坚持时她才提出条件。她要我买一只很贵的钻石指环给她。在当时,那是对我很吃力的事。我硬着头皮答应了。她要先买了才去上床,我也和她去买了。其实她不提出作为条件,我也是一样肯买的。

这又不完全是买卖,她得了这钻戒非常之兴奋,几乎像是服了毒品似的。我与她去酒店,她非常之热情,也很主动。

直至我开始插入,发觉非常之紧凑,她也叫疼,她才告诉我她是第一次。

于是我尽量小心,刺破了她的处女膜,射了精。事后她还说火辣辣地痛。

这之后两个月,我们才有第二次。她以这事作为武器,威胁我买了许多首饰,然后才有第二次。

我开始矛盾了。她说过爱我,但似乎不是为了爱我而和我上床。但我对她很迷恋,我仍向她提出结婚,她迟疑,她说我的经济基础未稳固,我们不应该太急。那是真的。于是我们订了一个两年计划。

但祗是一年就有变,她忽然说她要和别人结婚,就离开了我。她祗是来一个电话说她不要再和我见面。我打电话求她回心转意,她指责我食言,她说我讲过为了她可以容忍一切,怎么不能容忍她嫁一个她真正爱和富有的人?

她讲得似是而非,我也不知道如何与她争论。

之后就不能挽回了。她不再接和覆我的电话,人也失踪了。就是这样。

阿萍说:「那她对你其实没有什么好。你结过婚又离了婚,这不值得一提吗?」

我说:「我娶了一个我不爱的女人作为补偿,我早知道不易维持,分开也是意中事。我没有期望太多,所以也不觉得如何遗憾。」

她说:「她的缺点我似乎都没有,但是她有的,我幸而也有一件!」

我说:「是什么呢?」

她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娇羞地说:「我也是处女!」

我的血脉忽然之间奔流得很急了。这是很明显的暗示,她说她也有,亦即是说她可以把她所有的给我了!

我又吻她,我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你把我吸引得很厉害了!」

她说:「我没有说不准你受吸引!」

我说:「现在和你做情人,会不会太早一些?」

她说:「我们已不是今天才认识的,而我们相处的日子也不会很久了!」

我说:「替工期完毕了之后,我仍希望常和你见面。」

她说:「如果我不做了你的情人,我也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找我了!」

原来她比我更急,她希望快些成为事实,怕以后没有机会。

我说:「那我们不要浪费今夜吧,我带你去!」

我们到了一家酒店,也是当年与云妮去的那一家,不过现在已昰不同的装修。

云妮那次很热情,好像蛇一样ᕘ着我,使我熄灯都没有机会,而云妮也不要求熄灯,我们在很光亮的灯光之下完成了,事后我还可以看到我的精液从她的阴户反流出来,带着血。

这一次气氛很不同,阿萍很害羞,一进房就不准开灯,而人在沙发上缩作一团。我要把她抱起放在床上。有床我就没有理由用沙发。

不同是不是好的呢?

在后来看来是好的。如她是和云妮一样,我会很难过,如我要求她一样,对她更是不公平。

阿萍不是不愿,祗是害羞,我用了很多时间吻她和摸她,终于把她的衣服都脱去了。

在暗光之中,我也不可以看得太清楚,但是可以看见,身体与云妮就不相同,虽然都是美丽的,但特征不同。云妮的乳晕颇大,她则是细细的,小小巧巧,而她的阴毛也很稀疏,不如云妮那么浓密。

跟着我硬挺的阳具碰着她的盆骨,她「呀」的一声,伸手一摸,又缩手说:「那么硬,像骨头,你就用这东西插进来吗?」

我说:「不硬怎插得进去?」

她说:「那么大,不弄死我了吗?」

我说:「不算大了,人人都是这样做的,也没有死过人,而且还很舒服呢!」

我不断向她保证不会伤她,这其间又不断轻舔和轻吸她的乳头,又用中指摩擦她的阴核,使她舒服。渐渐她变得很湿,也愿意一试了。

于是我腾身而上,实行插入。是很紧凑,但一下就入尽了。她的处女膜一定很薄,或早已因运动而震破了。

我感觉到她有了两次高潮,然后我就在她的里面射精了。

之后是一段甜蜜的静。

我说:「觉得怎样?」

她就像从梦中醒过来,幽幽地说:「好舒服呀!现在我不担心了,我不会失去你!」

我和她谈话,她没有问我她与云妮的比较,但分别实在很大。云妮也有高潮,但事毕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看手上那只钻石指环。

好久之后,阿萍说:「你要不要洗澡?我去为你放水!」

我点点头。这是很可爱的女性化提议,不是一定要的。但她有此提议,使我很开心。

上次与云妮,她则是与我一起去淋浴,她很着意冲洗她的下体,那动作使我很不是味道,就像我弄脏了她似的。

阿萍用毛巾包起身子,走入浴室。但她弄来弄去弄不出样子,最后要向我求救,因她未住过酒店,不明白那些水掣是怎么弄的。

我笑着进去,叫她先出去,我为她放一缸水。

她洗了之后,我祗是作淋浴。这是较快的。

后来我们又一起躺在床上谈话。她终于问我她与云妮的比较了。

我坦白告诉她,她与云妮在肉体上有那么大的不同,相同的是她也是第一次。我与阿萍一起,我的心结也解开了。云呢把第一次给了我,却嫁了别人,我发觉我念念不忘的是不服气没有弄清楚她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现在有了比较,有一个女人也把第一次交给了我,而且不提条件,也毫无保留地说爱我,我又觉得云妮不是那么可贵了。何必计较她有没有爱过我呢?

后来我们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才醒来。这时相当尴尬,因为已到了上班时间了。

我们都要回公司,但不方便一起回去,于是分开,她先走我后走。如能由我送她到目的地,那会美满些,但是不方便。

下次,我决定在周末会面,那么次日不用上班,就可以从从容容了。

下一次我们就是这样做,果然美满得多了。

我们慢慢地享受,而她已没有那么害羞,她也肯让我开了灯欣赏,虽然几分钟后就要熄灯,但我已经观赏到了一具非常美好的肉体。

然后她就尽情享受,次日我们差不多睡到中午,而下午我们去游泳,晚间又回到酒店。我们就像新婚。

再过了些日子,我们就用不着偷偷摸摸了,因为我的女私书已销假回来,阿萍用不着上班,就没有选择周末或者分头上班的麻烦了。

跟着我在街上见到了云妮。

我相信那是云妮,她变了很多,肥胖、憔悴、充满倦容,一看就知道生活过得很不如意,而衣着残旧,经济环境也一定是不好的。

我是开车在红灯前停下,看见她在行人路上行走的。我一时很难肯定,也许人有相似?也因此红灯转绿,我忘记了把车子开动。后面的车子响号催我,她扭头看我,认得我,呆在那里,于是我知道她就是云妮。

跟着我开车走了,没有回头。我有些同情她,她嫁了有钱人,显然已环境大变,但我与她已不能再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