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3) 作者:井超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五章  断崖

    “啊哼唔…….啊啊……唔唔唔……………”都还没到下午三点呢,工作室裏就传来阵阵女人的悲鸣声,只见十几个赤裸的男人正围在一起,高举着腥臭的棒子,嘴角还露出邪恶的笑意……
    中间那个被男人们围着的女人口中带着一个镂空圆球,丝丝透明的唾液不自觉的流出,双目上翻无神,呼吸断续急促,高高翘起的屁股被一左一右两个男人夹着,双膝跪在办公桌上,头无力的靠在桌面上,偶尔还突然的发出一阵颤抖,嘴裏还是不是发出呜呜的悲鸣……
    “唔!……”突然间,她又一次全身都在发抖,然后发出了一声急促的悲鸣,淫穴流出了大量的粘液……
    淫穴一张一合的,还能不太清晰的看到丝许白浊的东西,而且她尿道处的那个银色的拉环清晰可见,甚至隐约的还能看到一凹一凸的纹路在她下腹……
    而且,她肚皮上还貌似有什麽东西在‘蠕动’,这东西每‘蠕动’一下她的身体都会发出轻微的颤抖和无力的悲鸣……
    只见一个猥琐的肥宅站在她的正后方,手拿着半根普通肉棒粗带着稀疏软刺的半透明粉紫色的龟头正用力的朝女人屁眼裏塞呢!
    而他每一次发巧力将按摩棒朝前推进的时候女人都会发出阵阵悲鸣和不适的颤抖……
    “唔……啊……”挣扎了近半个小时,女人终于松了口气,东西终于全部塞进去了!她感觉到头了,胖子用他那肥胖的手指将那长的不像话的东西推到了第一个转弯位的后面,然后才收手……
    “太厉害了!我摸摸看!”
    “唔……”东西是全部塞进去了,但对于女人折磨似乎却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反而貌似才刚刚开始,男人们的肉棒早就绷紧了!又一次的硬了!
    摸着女人肚子裏那硬硬的触感,男人们一边感慨一边提枪上马,手拉着女人胸前的那对鉆石环,肉棒不停的在她淫穴,屁眼、小嘴中进进出出……
    而女人则无力的任由那些‘饑饿’的男人们摆布,失神的双眼在男人们的脸上游离……
    那夹杂着疼痛的异样快感将她一次又一次的送到了高潮……
    当然也有贴心的男人见她流了这麽多水一炮精液射进她嘴裏之后还顺带美滋滋的在裏面尿了一泡……
    女人也没什麽神誌了,没有意识的吞咽着,连精带尿全部都吞了进肚子裏……
    “额餵你好……”(都静点!)那个接了电话的男转头小声的看着那些玩的很嗨的人们,“啊?!你找井爱纱啊,哦哦哦,你是她老公是吧!她…….呃……她好像是去厕所了还是哪了来着,我问一下啊稍等……”
    (你们先别弄了!停!快停下!)小声。
    “哎什麽声音?噢,我在看电视剧,哦,刚刚我一个女同事说了,井爱纱肚子有点不舒服去厕所了,啊对,对,什麽?!你在我们公司楼下了?哦哦,好的好的,欢迎啊,当然欢迎啊!”
    (井爱纱她老公来了!赶紧收拾东西!!!)小声。
    “不会吧!这麽巧?!我都还没(射)呢!”有些还没轮到的男人有些不满,但他们还是开始收拾了。
    (赶紧的!人家就在楼下了!)小声。
    “我们正好交接完一个项目,现在都正閑着呢,啊对了,爱纱她好像说了等下要去买点下午茶回来吧?”
    “对……”在井朝仁办公室裏真正看电视剧的欧阳慧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现在人家老公杀上们了,知道害怕了麽!
    “醒醒!”欧阳慧揉了揉太阳穴,摇醒了正躺在沙发上搂着老婆睡觉的井朝仁。
    “啊?下班了麽?”昨晚井朝仁跟他老婆和嫩模玩3p玩的有点晚,所以今天有点困,就躺在沙发上睡了一个午觉。
    “你随时都可以下班,但现在你的妹夫要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欧阳慧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哦,来了就来了呗,什麽怎麽办?”
    “你最好先看看外面。”从那个男人跑进来欧阳慧就tai头看到外面的情况了,井爱纱整个人都软成一滩,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被男人们扶着手忙脚乱的帮她擦拭着身上的精液和口水之类的各种不明液体,还有拿着拖把不停拖地的男人和边打开窗口边喷空气清新剂和一个同事带的古龙水喷洒的……
    反正每个人都忙的够呛的……
    “噢,小事情,其实他发现什麽事情才好玩,不然总觉得有点便宜他了……”看到外面的情况,井朝仁还是很淡定,他扭了扭腰和脖子,才慢悠悠的走了出去,“你们4不4洒?”
    井朝仁直接用方言吐槽,然后才说道:“我办公室不是有浴室麽,还擦的这麽辛苦,还用干的地拖……你们也是有够蠢的。”
    “哎,说你蠢你还真的傻,这个时候当然要先带她出门啊,出去开个房间洗干凈在回来不好?在这裏等他老公对质?”看着就抱着井爱纱跑过来的男人,井朝仁直接就拦住了,为他们的智商感到一阵悲哀……
    “哎,算了,我接手吧,你们搞卫生吧,我带她出去逛一圈,把她包包拿过来,等下就把手机放她桌面上,就说她漏了。”说着井朝仁就公主抱着软瘫了的井爱纱出门了……
    然后他抱着她看了看电梯上跳动的数字,然后在转角的位置站定,淡淡的伸手摸了摸井爱纱的肚子,“你肚子裏现在有什麽东西?”
    “主人……”听到主人的问话,井爱纱也总算是恢复了点意识,声音有点沙哑无力的回答道:“新到货的那根尿道串珠,那些男人的精液,还有那根六十厘米长的‘双头龙’……还有没有其他东西我不知道了……”
    “噢,难怪你软成这样,原来把那根东西全部塞进去了啊。”井朝仁稍微的点了点头。
    “主要是塞那东西之前我被灌了五次肠,拉的没有力气了……然后那东西捅进来之后还被他们轮奸了一下,然后我就完全没力气了……”
    “嗯,那我带你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然后在买点小蛋糕什麽的回来就行了。”稍微的了解了一下井爱纱的情况之后井朝仁很随便的就做出了决定。
    等那电梯停止看到裏面走出来那个男人就是井爱纱老公之后,井朝仁就抱着井爱纱过去直接转身进了电梯,跟他来了个惊险刺激的擦肩而过。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井朝仁手上拿着一大袋饮料和一个包装不错的纸盒子走了回工作室,他后面还跟着个井爱纱。
    “哎,妹夫,知道你也来了我把你那份也买了,一起吃点吧。”说着井朝仁就打开了那个装满泡芙的纸盒,井爱纱也打开了那个装满各式蛋糕和小点心的小盒子。
    桌面上还摆满了奶茶咖啡什麽的饮料……
    “哎,真的挺巧的,我们刚刚到店裏秃头就打电话过来说你来了,刚好把你这份了买了。来,别客气。”大家看井朝仁完全都不把事当事,淡定的一笔,顿时感觉到了老板跟员工的差距!
    他们的心都还悬着呢,忐忑不安呢,毕竟玩了人家老婆,还玩的这麽狠这麽刺激……现在人家老公杀上门了,他们能不心虚?!
    再看看人家井朝仁!
    人家直接就跟井爱纱老公有说有笑的,手还时不时在井爱纱下面不知道干什麽……
    那心理素质简直比铁人还要铁!
    当然也有一直留意着井朝仁一举一动的几个男人,他们眼皮都跳了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井朝仁一边跟他那‘妹夫’聊天一边吃着泡芙,而吃完一个之后他就自然的伸手再拿了一个,但这次他用的手左手,而且在拿泡芙之前他还拍了拍井爱纱的屁股,井爱纱会意朝后挪了挪,屁股朝后翘起,微微张开双腿,还趁机抱着他老公的胳膊,在那一瞬间井朝仁的左手就没入了她那裙底下,然后十几秒钟之后井朝仁舔了舔空着的左手手指,就好像刚刚把那个泡芙吃完了那样……
    “噢!原来这样啊,我说呢,妹夫你怎麽突然就来了,原来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啊!”井朝仁还真的不知道有这回事,“行,爱纱,你现在就下班吧,我今晚就不回家了,你们随意啊~”
    “大舅子,够意思!”他满脸的笑意,也没注意到一直都挺心虚的男人们,他就是觉得今天这工作室是不是进行什麽大决战了,不是说完成项目很閑麽?怎麽他一上来就看到他们都在喘粗气?!但他也没多想,毕竟一来爱纱出去了,二来工作室裏他还看到有女同誌呢,她装着打扮都很端庄,举止也很正经,但她脸上也有一些倦意,估计是刚刚工作室裏有点乱见他要来所以大家都收拾了一下吧……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猜对了一半,确实因为他来了所以工作室裏的男人们连忙收拾了,但……
    “叮~”去刚刚那蛋糕店买点奶油,今晚跟他玩点情趣,穴裏的泡芙让他吃掉,尿道那珠子可以拿出来,肛门那棒子不準拿。
   井爱纱看完那条信息之后就马上删除了,然后让滴滴车司机前面蛋糕店停一下,买了一袋不知道什麽东西之后她就回到车裏,也没告诉她老公,只说今晚给他点刺激的。
    晚上,他们进行了一个还算浪漫的自助烛光晚餐之后井爱纱洗好碗,看到洗完澡躺在床上的老公,温柔的笑了笑然后摆脱了她老公的怀抱:“我先洗一下吧,累了一天出了好多汗,脏……”
    “……”在浴室中,井爱纱看着镜子裏性感可人的娇躯,心中无力的轻叹,她出去的时候主人只不过是稍微的擦了擦她淫穴裏的精液,最裏面的和已经流进子宫裏的根本就没有清理掉!
    然后主人回到工作室就马上将泡芙塞进了她淫穴裏……
    想必此刻那个泡芙已经泡满了精液了吧!
    井爱纱的心情是越来越复杂,明明有男人如此爱她痛惜她,而她却注定辜负……
    “唔……”将那根已经安稳呆在她尿道中将近四十小时的一指粗,近二十厘米长的珠链拔出之后她尿道就像打开了的水龙头,澄黄的尿液顺着大腿不停滴落……
    流了将近三分钟才慢慢停下……
    看着镜子中那半响都合不拢的尿道口,井爱纱又是一叹,她的身体是真的很脏啊!
    洗了半个小时,将自己洗的干干凈凈香喷喷的井爱纱才从浴室裏出来了,然后她直接就将她老公赶了出房间,说让他进来他才能进来。
    然后她就拿出了那袋从蛋糕店裏买的奶油,在自己身上画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花朵,还有那性感的线条,当然也少不了用奶油将私处涂成白花花的一片……
    然后準备好了之后她才让她老公开门进来……
    “老婆…….”看到这情况他瞬间就耿直了!差点鼻血都流出来了,“好漂亮……”
    “过来啊,还楞着干什麽?”
    “这……这……”来到井爱纱前面看着这美丽的娇躯,他一阵不知所措。
    “舔啊,来嘛,我洗的很干凈的,最后还有惊喜噢!”井爱纱抛了个媚眼,用手指粘了点胸部上的奶油放在舌头上舔了舔,然后舌头在手指上打转,头微tai斜视着他。
    “哎!”他有点木然的伸出舌头逐寸逐寸的舔舐着井爱纱身上的奶油……
    从她的大腿舔到淫穴,他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舔了上去,一直朝上舔到胸部乳头,然后是脖子和嘴巴……
    吻了好久,吻到双方都有点窒息之后,他就想提枪上马,但却发现妻子裏面貌似有东西了,并且还阻挡着他的竟然!
    “你别心急嘛,我裏面还有个泡芙,帮人家舔出来嘛……”井爱纱俏脸微红,看着有点楞住的老公,她心裏再一次的说了声对不起。
    “噢!……”他以为他準备的已经够浪漫够调情的了,想不到他老婆今年直接给他来了个狠的!他也没犹豫多久,直接就俯身伸出舌头朝她淫穴裏舔……
    嗯,有点酸!好像还有点怪味!但也好像是奶油太甜了,混合老婆的淫水然后变出来的怪味……
    他也很久没有这样舔弄老婆的阴道了,所以他也不记得具体是什麽味的,也没太在意那中怪味,把那泡芙舔出来之后他就一口吃点了,几乎嚼都不嚼就直接吞了,然后就直接提枪上马!
    爆发出了超乎往日的活力!
    一连射了三次,每次竟然都能坚持八分左右!然后才笃了下来。
    “呼…….呼……”她丈夫完事之后井爱纱真的忍不住了,她实在是太累了,一合眼就睡着了……
    “睡了啊……”他温柔的摸了摸她那柔顺的长发,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嗯?!……”翌日,他总感觉腰间好像有点湿湿的东西,不太对劲,用手摸了摸,然后放到鼻子闻了闻,一股尿骚味!
    “什麽情况?唔……”看了看手机,这才五点五十分,然后他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朝床上湿湿的地方照了照,半响无语……
    “这丫头,这麽大个人了怎麽还尿床啊!”见他给她穿上的内裤都湿了,床单上还一大滩水渍,他半响无语,随机又有点自豪的想到,会不会是他昨晚太激烈了,这丫头做春梦失禁了?!
    越想就越是这麽回事的他索性就起来了,今天就他来做早餐吧!
    “嗯?……”过了没多久之后,井爱纱也醒了,她的生物钟一般都很準时,每天都六点十五分左右醒来,最迟也不会超过六点半!
    而她一起来就摸到了床单上那湿湿的地方,然后她也用手机照了照,一楞,她瞬间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她尿道扩张的都松了,也还没进行尿道夹物的训练,所以一不小心就失禁了……
    看来也得跟主人说一下这个问题了,让她进行尿道夹物的训练,不然老尿床的话她老公又不是傻子,肯定得带她去看病啊!
    心裏想着这些问题手裏已经把床单拆了下来,然后麻利的丢进了洗衣机。
    “醒了?哦,床单也洗了啊。我差不多做好早餐了,刷牙洗脸出来吃东西啊。”
    “嗯。”井爱纱白了他一眼,一副还不是怪你的表情。
    “走吧,一起上班吧。”井朝仁不在家所以井爱纱收拾好东西之后拿着个小包包就挎着她老公的手一起去坐公交……
    “拜拜。”井爱纱先到站,然后跟她老公来了个飞吻。
    “……”今天井爱纱回到工作室但并没有像平常那样一回来就将自己的裙子脱掉,也并没有将那些道具塞进身体裏,而是呆呆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窗户外的蓝天……
    而男人们一回工作室,见到侧坐在座位上呆呆的看着天空的井爱纱也有点楞住了,走过去一看,却发现她穿戴整齐,下体依然还穿着一条蓝色的牛仔短裤……
    “什麽情况?”地中海有点疑惑的看着跟井朝仁比较熟的工匠,今天井爱纱的情况好像不对劲啊!
    “你问我我问谁啊?”工匠自己都满脑子浆糊呢!他还想问呢!
    男人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但谁都没有过去问井爱纱今天到底怎麽了。
    “什麽情况?怎麽气氛这麽诡异?”这个时候欧阳慧也上班了,见男人们都在小声的议论着什麽,还不停朝井爱纱那个方向看去,她也迷糊了,而一看,她也有点同样的疑问了……
    不应该啊!即使第一天来上班井爱纱都是一进来就将裙子或者裤子脱掉了,如果没有特殊情况那就光着下面上班,这是她主人亲自下的命令啊!她不可能会违背啊!
    即使不塞玩具,那她也肯定会光着下半身的才对啊!
    也难怪气氛会这麽诡异!
    “哎?什麽情况?”众人终于等到了一般没什麽事情都是最后一个到的正主了!井朝仁一进门当然也看到了议论纷纷的人们,他也迷糊了,完全不造这是发生了什麽事……
    “主人早上好……”
    “哎,知道他们怎麽回事吗?”
    “不知道……”刚刚在发呆的井爱纱确实也完全没有注意到小声议论的人们,有些呆滞的摇了摇头。
    “那就算了,哎,我今天不回来了你们就该干嘛干嘛吧。走吧。”看着井爱纱温顺的跟着井朝仁离开了,众人才回过神来,才明白,原来如此啊!
    “呼!我还当什麽事呢!就你们大惊小怪!赶紧工作去!”欧阳慧有些无语,她早该想到就是井朝仁命令井爱纱坐在位置上等他的,这个把主人看得比一切都要重要的疯女人怎麽可能违背她主人的命令?!简直浪费表情!
    “药每天都有吃吧,还剩下多少?”
    “不知道,黄色和白色的还剩下好多,那胶囊就剩下半盒了吧,大概剩下十来粒吧。”那些药就放在工作室的抽屉裏,她每天都要吃一次,都成习惯了,所以也没太注意看,她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就大概了说了。
    “嗯,白色的是消炎药,成分很低,只有普通消炎药的百分之一左右,所以就算连续吃也不会有什麽问题。胶囊裏的是一种中药,效果是催乳,但不一定每个人都有效果,明显你就是没效果的那个,但我看中的其实是这种药的副作用,它能让胸部挺拔富有弹性,并且它还是养生药,能补充身体的维生素和有轻微的排毒作用。”药井爱纱吃了好久,但她却完全都不知道这些药到底有什麽作用的,主人让她吃,那她就吃吧……
    实际上她也不关心那是什麽药,反正即使是毒药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去的。
    “而黄色那种药很特别,我也是找了好久才搞到的,它是一种关于神经的药物,具体原理不好解释,反正简单通俗点说就是它能让你的痛觉转换成一种特别的快感,这是我在外国SM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了解到的一种特别的药物。这种药物也并不好搞,国外还好些,国内就比较难找了,我是托了一个S在外国给我带回来的,这种要大概吃差不多两年就能永久稳定了,所以他带回来的量是两年的量。反正吧,药吃完了你就暂时先那样吧,也不用问我了,给你你就吃,没有就不要在意。”
    “知道了主人。”也难怪现在她憋尿的时候经常都会有种异样的快感了!让她即使‘痛’也能憋更长的时间了!原来是这麽回事啊!
    “其实我在想要不要再等两个月再带你去流产呢……你现在才差不多三个月……”井朝仁看着井爱纱的肚子,貌似在思考着什麽。
    “……”井爱纱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写的很明白了,主人想怎麽样都行……
    “算了,来都来了,反正其实也差不多,就现在流吧。”一直都没有扩开子宫就是因为强行扩开困难,人也不好受,所以才一直拖到现在,一来是因为需要等那种神经药物发挥作用,二来也是因为要让她流产,让子宫颈变得比较容易扩开!
    而对于流的越晚子宫口越容易扩开这个说法其实井朝仁是有点嗤之以鼻的,我三个月流掉然后还有五六个月的扩开时间!怎麽算都是早流的好啊!
    所以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觉得现在就流掉吧,反正来都来了,他也是个懒人……
    “主人……”私人医院只要有钱,它的效率都非常高,这不,仅仅花了不到一个小时,井爱纱就完成了流产和流后检查的所有流程,然后需要签字的东西也不多,井朝仁分分钟就填完了。
    “嗯,那就走吧,约了那个纹身师傅十点钟,去到时间就差不多了。”看了看小脸有点苍白的井爱纱,井朝仁淡淡的搂着她的腰肢,也没多说什麽。
    而旁边的井朝仁的老婆则一直都一言不发,她衷心的发现,原来选择了她的这个男人远要比她想象中要差的多!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承诺,她真的宁愿终生不嫁也绝对不会便宜了这种男人的!
    所以她过来之后一直都是沈默不语的,就一副你爱干我就干吧,反正我不会反抗……
    其实她也想井朝仁能给她一个解释,哪怕是最低劣的最难以让人相信的借口都好啊!可他却也一直都沈默,明明知道她在等他解释,明明知道只要他解释了她的态度至少都不会这麽冷,他却也都一直沈默!
    “躺在上面吧。”去到纹身室之后,那个女的纹身师傅早就等着了,井朝仁稍微了跟她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开口说了一句。
    “你。”回应他的理所当然是井爱纱,但井朝仁却拉住了她,看着他那个‘老婆’。
    “?……几个意思啊?”她楞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麽事!
    “你不是想要我解释吗,脱光了躺上去,纹完身我就给你解释。”看着一副我都懒得理你,反正我就不躺上去的王心玲,井朝仁依旧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淡定模样。
    “……那这个解释呢?”王心玲的脸色不算好,语气依旧不善。但她已经开始动手脱衣服了,只是那个速度不快。
    女纹身师见状立刻关门拉上窗帘什麽的,虽然她也不懂他们发生了什麽事,但别人的私事她也不会管,能赚钱就行了吧。
    “你为什麽会觉得我在虐待她呢?子非鱼!”
    “说人话!”王心玲脱的只剩下内衣了,可她却停手了,她在等他的解释!
    “你看到了什麽?她有哭吗?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强迫她了?”
    “那不是借口。”
    “嗯,那你呢?你爱我吗?”
    “不爱。”王心玲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不爱我,却跟我做爱,难道你不是在变相的伤害我吗?”
    “强词夺理!”
    “嗯,你明明不爱我,明明知道我就是那样的混蛋,那你还跟着我,还在等我的解释,仅仅就为了一个我压根就不在意的承诺,那为什麽你不试着爱我?”
    王心玲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才明白井朝仁话中的意思。
    “如果承诺对你真的就这麽重要,那你理应爱我,那解释就不重要了。如果承诺对你其实并不重要,那我还需要解释什麽,你也可以不解释就离开了。”
    “……”王心玲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半响之后她叹了口气,把内衣裤都脱了,然后躺在纹身椅上,“歪理我说不过你,但你也许是对的,我确实理应爱你的,子非鱼啊……”
    “我可以爱你,但我也希望你多少也能分我一点爱。”
    “可以,我很博爱。”
    “这个图案,纹在这裏。”说着,井朝仁就从王心玲的包裏拿出了几张图纸,抽出了其中一张,然后指着她的左胸部,手指就戳了上去。
    “好的。”见躺在椅子上的那个女人眼睛朝别处看,完全没有说话,也算是默认了随便这个男人摆弄,纹身师就在井朝仁戳着的那个位置上做了一个小记号,在图案上画上了一个小一,因为纹的时候可不能搞错!
    “这个,纹在这裏。”井朝仁又抽出了一张,然后指着她阴道上面一点的无毛的三角地带。
    “好”纹身师又做了个小记号。
    “这个,纹在这裏。”他又拿出了一张图案,让她翻过身来,指着她屁股上方一点的尾龙骨上。
    “好”
    “你还有完没完啊!还纹啊?!”这已经三个图案了,王心玲也有点不耐烦了,这混蛋存心的吧!
    “淡定,这个图案,纹在这裏。”
    “这个我不纹!别理他!”见这个图案他竟然用手拉开了她阴道,指着裏面……王心玲毫不犹豫就拒绝了。
    “呃……好的……”女纹身师也有点无语,正常女人都不会在阴道裏面纹东西好吧!这个时候连她也有点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挺混蛋的了……
    “怕什麽,反正也只有我能看到,纹个专属于我的图案不好吗?”
    “纹哪裏不好?要纹进那裏?!你病的真不轻!”王心玲咬了咬牙,理是那个理,但就算只给他看也不用专门纹进她阴道裏吧!
    “不用管她,反正你等下纹进去就是了。”井朝仁就一副她肯定会同意的,你尽管干的表情。
    “……你!”王心玲深呼吸了几下,指着井朝仁,看到他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她就想揍他!
    “纹吧,纹吧!我先声明,这是底线了,你再发疯别怪我不守承诺。”最后王心玲还是妥协了,虽然纹进阴道裏确实很让人羞耻,但他其实说的也没错,看到的人反正也只有他一个男人而已!都纹三个图案了,也不差这最后一个了……
    “来,这个是道具,可以扩开她的阴道,然后你就可以纹了。”井朝仁微笑的点了点头,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这才让王心玲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转头不看他了,省得心烦!
    “呃……小姐……真纹啊?”纹身师觉得这最后一个纹身还是得先问清楚了!
    “纹吧……反正也只给他一个男人看……”
    “嗯,大概要多久?”
    “先生,你这些图案都挺复杂的,还要一连纹四个,我估计我得纹到晚上,几点还真的不太好说……而且纹完之后过两天还要记得回来给我检查一下,要补色啊什麽的还要处理些细节……”
    “好,那我就先出去逛逛,到饭点就带点东西过来给你们吃。拜拜。”纹身师说了一大堆,然后井朝仁只听到两天后要回来这几个关键字,然后其它的他就全都没入耳。
    “嗯。”
    “唔……唔……”离开纹身店之后井朝仁就带着井爱纱去到一个S开的私人诊所裏,然后井爱纱被绑在椅子上,嘴裏堵着紫色的镂空圆球口塞,大腿时不时反应强烈,想要合拢,但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她根本就动不了!
    只能发出阵阵不知道是爽快还是痛苦的呻吟。
    (塞口球不是怕她叫,而是怕她咬到舌头,哎,其实吧,懂的人都懂。)
    此时她的淫穴被鸭嘴器扩开,露出那个粉红粉红的淫穴内部,而在她子宫颈的那个小孔上此时还插着几根塑料棉签,井朝仁手裏拿着一大把,沾上一点透明的‘酱汁’之后就在她子宫颈上打转,然后偶尔还戳一下,偶尔还捅进去,然后又马上拔出……
    本来井爱纱理应觉得很痛很痛,但她此时的感觉却有点奇怪,并不是不痛,而是很痛,但在疼痛中她又觉得很爽!
    而且她还感觉她的淫穴很痒!好想被主人狠狠的玩弄,狠狠的抽插的那种感觉!而且那种骚痒还是从她更深处传出!让她就好像触电那样,浑身都在轻轻的颤抖着,大腿不自觉的想要合拢摩擦……
    如果她能开口,那她都要喃喃让主人干她!狠狠的草她!
    好痒,实在是太痒了!
    同时她也明白了,那些透明的液体估计是某种春药!让她完全控制不住的想要发情!
    “嗯!…………”
    井朝仁仅仅是用长棉签挑逗,就让井爱纱高潮了……
    而他塞进去七根细棉签之后第八根已经几乎塞不进去了,所以塞完第八根他就停手了,轻轻的抽动着那已经塞进去了的八根棉签,时而抽出一根然后再刺进去,时而整体旋转,时而将全部棉签朝下按狠狠的撞击她那子宫的内壁,让她如同风暴中的浮萍,飘蕩在半空,跟主人第一次跟她性交的时候差不多,那种舒爽简直直通天际!
    也不知道被玩弄了多久,井爱纱就如同刚刚洗完澡出来那样,上下都湿透了,整个人虚脱了似地软瘫在椅子上,眼泪口水鼻涕全都流了出来,双眼翻白,看来子宫奸对现在的她来说还是太勉强了些……
    “主人?……”而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主人正在她身上抹沐浴露,在帮她洗澡呢,她有点无力的倚靠在主人身上,然后小手也自己动了起来。
    “你晕了半个小时了,也差不多到吃午饭的点了,所以我就先帮你洗一下。”井朝仁非常熟练的将沐浴露快速而均匀的抹了在井爱纱的身上,然后他的手就停留在她的胸前,动作娴熟的把玩着,时而拉扯她的乳头,时而旋转,时而揉捏……
    “嗯……”本来就没什麽力气的井爱纱这一被玩弄就直接软了,小手朝后轻搂井朝仁的腰,嘴裏轻声的发出呻吟,头朝后靠在井朝仁的肩膀和胸膛上,任由主人随意的玩弄她的身体……
    然后这一个澡就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结束,还是井朝仁克制着,只再她肛门裏射了一次,不然这洗完澡出来都得晚上了!
    “嗯,我知道一家日本料理的东西很不错的,我们去吃吧。”
    “嗯。”在主人已经做出决定或者提出建议了的情况下,井爱纱一般都不会有什麽意见的,她只会遵从。
    “哎,你老公哎。”在一家兰州拉面店裏,他正在吃着什麽东西呢。
    “嗯。”井爱纱朝井朝仁指着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也没什麽特别的表示。
    “哎,你这个月都不要吃刺身了,生冷的东西都不要吃,那我们就来两个鹅肝盖浇饭,一个烤鳗鱼,一个芝士元贝,一个肥牛蘑菇汤,还要两个鹅肝盖浇饭打包,打包的等我们吃完再弄,不急。”井朝仁点菜都是很随意的,反正有什麽想要吃的他就点什麽,价格什麽的完全都不是重点。
    “他是你老公?”女纹身师有好奇,反正现在也只有她们两个女人,而且,光纹身也很无聊的,找些话题聊聊天也不错。
    “嗯。”
    “你们的关系好像还挺复杂的……”女纹身师笑了笑,然后有点感慨的说道:“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是爱他的,毕竟都能同意过来纹身,而且最后那个纹身还……你这都能同意。”
    “有的时候女人真的很傻……真的……”女纹身师轻轻的摇了摇头。
    “嗯……是啊……女人确实挺傻的……”对此王心玲也是同意的,她可不就是觉得自己很傻麽!
    “我也不想同意啊,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同意你也不纹的话他今晚就会下药弄晕我然后自己纹……”王心玲叹了口气,她知道那混蛋就是那样的人!
    “不会吧……”女纹身师表示非常惊讶,手都差点抖了!
    “一定会的,而且到时候他会纹什麽就不好说了。”王心玲叹了口气。
    “这个……你这还跟他好?要是我早离了……这种混蛋不甩了还留着过年啊!”女纹身师停住了手,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要不不纹了?”
    “纹吧。”王心玲能脱光躺在椅子上的时候就做好心理準备了,她只是不知道井朝仁要在她身上纹这麽多东西,而且还要在她阴道裏纹那种图案而已……
    “我跟他的关系本来很简单的,只是后来变得复杂了,不过现在我想我们都可以简单些的……”
    “嗯……”女纹身师其实有些不太懂王心玲的话是什麽意思,就像刚刚她几乎也听不懂王心玲跟井朝仁之间的对话那样……
    “要是以前,我肯定会劝你考虑清楚再纹,因为纹上去了就是一辈子都擦不掉印记,可不要因为一时的沖动做这麽一件傻事。”女纹身师一边给王心玲纹身一边说道:“但现在就没什麽了,普遍都能洗掉,而实际上,现在纹身用的颜料都不太好,估计也是特意做成这样的,每年颜色都会浅一点,五六年的颜色就掉的差不多了,连洗都不用洗。”
    “当然,也有好一点的料,十年二十年都不会掉色的,但一般我们都不会给人用那种,一来能给人后悔的余地,二来现在的青年人其实也挺花心的让他们换图案也不用洗,三来我们的生意也能好些。大家都便利嘛。”
    “餵?哦。他们打包回来了,在门口,开门给他们吧。”
    “嗯,这画工,可以啊。”井朝仁看了看王心玲胸口上那幅画好了已经纹好大概了的图案,觉得自己挑的这图案其实不错!
    “哎,组长你可真的是人生赢家啊,家裏有个这麽漂亮老婆,又升组长了,听说厂裏还打算再升你一次!”
    “可不就是麽!组长可是厂裏的元老,这次又接到了这样的大订单立大功了,直接提到主管也正常。”
    “老刘,不是我说你啊,本来你老婆安心呆在家做主妇就算了,现在她也出去工作了,而且她的工资比你都高……这女人一旦有了野心啊就管不住!”一个厂裏跟他很熟的员工却摇了摇头,觉得他给她老婆出去工作就是个错误的决定,“你看,你下班就挺晚的,而且她下班也不早,而且你们大家下班都累,双方沟通和调情是不是都少了?”
    “这也没办法啊,都得工作嘛。”他却摇了摇头,他还是很信任他老婆的。
    “而且啊,依我看她哥哥就不是什麽好人!跟着他,就看着学坏吧!”
    “哎,人家有钱……生活糜乱点也很正常吧……”那嫩模光着身子在井朝仁房间裏走出来去厕所去冰箱找东西吃甚至裸体系着围裙做东西吃都不是一两次了,见到他她也不避畏,就那样大方走过去,连挡都不挡一下,反而每次都是他有点不好意思……
    而且,井朝仁隔三差五的也会带点不同的女人回来,有的过夜有的不过夜,反正他的生活才是正真的人生赢家,他跟人家就没法比!
    “反正啊,把老婆看紧点,準没错就是了!”
    “哎……”他叹了口气,怎麽看紧?!他能娶人家都算是高攀了,然后人家现在的工资比他高,也不需要他养,用的护肤品和化妆品都是最高级的,上千上万才一套的那种!而且衣服鞋子什麽的买的也是那种贵的要死,他都不敢进店看的那种!
    就她那对鉆石耳环就要他存一年的钱!
    他现在在妻子面前真的是那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容易麽他!还看紧?!
    但这老铁的话确实也让他心中那股危险感无限的放大了,本来在妻子出去工作之后他心裏就有点担心了,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没什麽事情发生,他去她那个工作室也看过情况,人家很多都是有老婆孩子的,而单身的那几个瞅着貌似也对她老婆没啥意思,对她的态度也还挺恭敬的……
    但被他这麽一说,他心裏就总好像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好像什麽东西被他忽略了,反正他就开始有点疑神疑鬼了,连工作时候都走神几次了……
    “哎,被那家伙说的我都疑神疑鬼了……我还是先冷静一下吧……”想着他就掏出了电话给井爱纱打了过去。
    “餵,老公?”
    “呃……这个……”电话那头完全没有什麽异常,还是那把柔和的女声,瞬间他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沖动!让你不信任自己的老婆!
    “什麽事?”井爱纱是真的有些疑惑,她那老公那真的是十年都不会打一次电话给她,也就昨天那结婚纪念日还有一下特殊的节日他找不到她才会想起要打电话。
    “你现在在干什麽啊?今晚有空吗?”他实在不知道说什麽好,只能随便找了个什麽话题。
    “现在?”井爱纱看了看正在玩手游的井朝仁,又看了看躺在椅子上被纹身的王心玲,“刚刚在玩手机游戏,现在在跟你讲电话。”
    “我下班就会回去啊,有什麽事?”
    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各自吃完饭再回家的,毕竟井爱纱一般下班都挺晚的,回去再做的话估计得八九点才有饭吃,那得饿死啊!
    于是,他们就只能分开吃了。
    实际上,井爱纱一般都是被轮奸完之后由最后一个男性带着出去吃饭的,用井朝仁的话那就是都免费给你们玩了你们不会吝啬到一顿饭都不请人家吃吧!
    但有老婆孩子的根本不敢带井爱纱出去吃饭,所以一般都由几个单身的男人负责,他们则会凑份子钱负责埋单。
    而吃完饭之后井爱纱一般都是自己坐车回家的,偶尔井朝仁不出去浪了的话就跟她一起回去。但这种情况太少了。
    “今晚能不能早点下班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啊……”昨天是结婚纪念日,借口很大,而且他还亲自上门了,但今天呢?他心裏也是忐忑的,毕竟他今天确实也是没事找事……
    “那……我先问一下吧。”他就是听到井爱纱竟然閑的都在上班时候玩手机游戏了,所以才壮着胆子问的,况且他也真的想再调下情,不然今天他心裏就是不太舒服啊!
    “噢……这样啊…….”井朝仁露出了一个挺邪恶的笑容,手搭在井爱纱的肩膀上,在她耳边轻声的说道:“那就答应他吧,他好像忘记了今天是你的经期啊,尽管让他玩,最后一步的时候推开他。”
    “……”井爱纱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朝电话裏面说道:“可以,我五点钟左右能回到家。”
    “今晚让他去这家西餐厅跟你吃饭吧,那裏的牛排不错,情调很好,连乐师都有,就是不知道他埋单的时候会是怎麽样的表情……”他那存款,井朝仁真的只能呵呵,比起月光族还真好不到哪裏去,让他吃一顿几百块钱的饭已经够他心痛的了,而井朝仁推荐那裏,一份牛排最低都要几百!一顿下来,分分钟就是几千块!
    井爱纱的存款跟他那是分开的,井爱纱有钱,而他……
    “……”井爱纱没有说什麽,反正横竖也只不过是上千块钱而已,偶尔让他吃一顿半顿虽然他会有点心痛,但也不算什麽大事,而她主人显然也只不过是打算‘玩’,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打算,他只不过是觉得‘人妻’play好像挺刺激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