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萌的日常】(第十三章:死亡盛宴【下】+医生外传+后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yaya90
2021年11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8784

***************************************************************

  我这个试水的文终于写完了。写这篇《日常》的初衷是觉得有些手痒,可是
吧,初中级别的写作水平确实让人着急,但是写了这么长时间,如今写完也算给
自己一个交代了。

  也许会再单独出一个番外章节,但是总的来讲,隋萌的故事就到这里了。

  女主角是虚构的,文章也是虚构的,但是现实不能虚构。我们在这里看文章
是为了放飞自我,但是我们也要回归现实,所以多关爱自己的老婆、女友,毕竟
隋萌的故事会讲完,而你和你的家人的故事还长着呢。

****************************************************************

            第十三章:死亡盛宴(下)

  转眼又是一天,隋萌的三个主人的等叫来的妓女们走了以后,把在小黑屋里
沉睡的隋萌给拎了上来。按照老规矩,给主人们清理早上的第一泡屎、第一泡尿。
清理工作完成后,隋萌给主人们表演了一个贱狗「脱」鞋。看着隋萌阴道里和屁
眼儿里拉出来的臭鞋,兽欲大发的三个主人,立即拔掉隋萌奶子上的破丝袜和屁
股上的臭袜子。由于拉拽的时候比较粗暴,所以堵在肉窟窿里的脓水混合着血一
起流了出来。

  隋萌白皙的大奶子和屁股蛋子上,敞着恐怖的大窟窿,窟窿里还往外流着臭
臭的脓水。这样恐怖又淫靡的场面,让三人欲罢不能,随即扑了上去。

  大半个小时后,发泄完的三人,满足的离开了院子,出去吃早饭去了。留下
或因为疼痛或因为欲望的得到满足而几乎晕过去的隋萌,被吊在架子上,白花花
又破破烂烂的肉体左右摆动着,还不时抽搐一下,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高潮。

  渐渐地,隋萌不再来回摆动了,可是循着气味而来的苍蝇来了,它们对隋萌
没有抵抗力的白花花肉体很感兴趣,尤其是对隋萌身上的几个肉窟窿,更是如同
苍蝇见到屎一样,一拥而上。隋萌见到自己如此受欢迎,不禁想到:自己这身贱
臭肉,果然跟屎一样,只配与苍蝇为伍。

  一个多小时后,隋萌的三个主人从外面回来了,见到隋萌身上乌泱泱的苍蝇,
尤其是那几个刚才还玩弄的肉窟窿,已经被苍蝇们占据了,就觉得十分恶心。于
是三人决定,今天上午就虐隋萌的这几个肉窟窿。

  三人拖着隋萌来到调教室里,把她绑到了行刑架上。大主人拿来许多东西,
对着隋萌说道:「你这些伤口都化脓了,得清洗清洗。先来点儿盐,消消毒吧。」

  说着,就把一根湿了的筷子塞到了盐罐子里,然后又把这根蘸满了盐的筷子,
插进了隋萌大奶子的肉窟窿里。

  「啊——」撕裂一般的疼痛,让本来都麻木到极点的隋萌大声的嘶吼起来。
隋萌特别想用手指去抠挖大奶子上的肉窟窿,哪怕抠烂了也好,可是,她被绑的
死死的,根本动不了。无计可施的隋萌紧咬着嘴里的破丝袜,发出阵阵沉闷的吼
叫。可是大主人确实不依不饶的又拿起了一根湿筷子。

  就在大主人在前面虐待隋萌的大奶子时,二主人和三主人也没闲着,他们在
虐玩隋萌的屁股。

  「我觉得灌开水能消毒。」二主人说道。

  「开水不如滚油的温度高。」三主人反驳道。

  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觉得实验一下,看看哪一种让隋萌的反应更强烈,
哪一种的「消毒」效果就好。

  没一会儿两人戴着隔热手套,各拿来了一大针筒的液体。二主人最先注射,
他选择的是隋萌的左屁股上的肉窟窿。随着开水注入到隋萌的肉窟窿里,隋萌的
叫声陡然一变,「嗷嗷」如同被宰杀的畜生一般,特别凄惨。看着隋萌的反应如
此之大,二主人得意的笑了。

  三主人不甘示弱,把滚烫的热油打进了隋萌的左屁股上的肉窟窿里。原本叫
声渐弱的隋萌,声音立马上升了八度,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喊,一边有力的晃动着
身子,似乎是想把钻进她体内,啃食她血肉的某种东西甩掉。

  行刑架虽然被隋萌晃得哗啦哗啦直响,但是隋萌依然被稳稳的绑在上面。同
时隋萌的屁眼儿也不停地用力、收缩。从下面看,隋萌的屁眼儿如同拉屎一般一
会儿大一会儿小,本来在体内就算稳固的肠子也冒出了个头,就像一朵盛开的淫
靡之花。接下来,随着隋萌的不断用力,这朵肠花越开越大。隋萌竟然把自己的
肠子给拉了出来。

  其实隋萌拉出肠子来并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淫贱。二主人注射开水的疼痛
固然让隋萌痛苦的嚎叫,但是温度更加高的热油的注入带来的人体不能承受的疼
痛,却直接让隋萌进入了被虐高潮状态,疼痛感被快感压制。进入这个状态的隋
萌会没有保留的作贱自己的身体,这样既能让自己的被虐高潮状态得以持续,也
能给凌虐自己的主人们带来愉悦。

  「主人,贱狗被虐到高潮了。啊——」随着大主人对隋萌下体的猛踢,隋萌
喷出了幸福的淫液。

  等隋萌的高潮过去,她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要求,主人们给她进
行丰胸、提臀手术。所谓的丰胸,就是把大便塞到隋萌的大奶子里。因为隋萌的
大奶子特别软,所以丰胸用的大便就要硬一些。巧合的是,今天早上三个妓女走
的时候都拉了些屎,其中有两坨都是干燥的硬屎撅子。

  隋萌高兴的看着主人们把两大坨硬屎撅子强塞进她大奶子上的肉窟窿里,三
主人还贴心的往里面捉了几只蛆进去,方便隋萌「消化」这些硬屎撅子,然后用
针线缝住肉窟窿。当然了,三个主人都笨手笨脚的,所以最后是隋萌自己拿着针
线一下一下的把自己大奶子的肉窟窿缝起来的。

  缝完以后,隋萌还甩了甩大奶子,又用手称了称,发现确实大了不少,也沉
了一些,看来这两斤屎没白塞。

  处理完隋萌的大奶子,三个主人开始给隋萌的屁股做手术。跟大奶子一样,
塞屎、放蛆进去,但是隋萌这次没办法缝肉窟窿了,怎么办呢?这时隋萌提议:
用烙铁烙住。

  于是二主人取来烙铁,然后烧红了,往隋萌的肉窟窿上一按。

  「呲——」皮肉被烫烂的呲呲声,混合着隋萌的浪叫,对没错,不是惨叫,
是浪叫,充满了调教室。

  烙住屁股上的肉窟窿以后,也已经快到中午了,是时候解决中午饭的问题了。

  商量了半天,三个人一致决定吃西餐,意大利打卤面和煎肉排。三人把要吃
的饭告诉隋萌,隋萌想了想,说道:「请主人把贱狗的膝盖铡掉,一会儿贱狗会
直接从狗腿上割肉做肉卤。肉排的话,贱狗建议您吃活煎的。」

  「活煎是什么?」大主人问道。

  「就是不把肉切下来,而是把贱狗吊在煎盘上,直接煎熟。」隋萌咽了口唾
沫,隐隐的有些期待的说道。

  因为确实有些饿了,所以三人很有效率,把隋萌拖到铡刀前面。「咔咔」两
下,就把隋萌的破膝盖铡掉了,而铡下来的膝盖骨,被丢到了门外,喂了外面的
野狗。

  紧接着隋萌被安置到了厨房里,隋萌做上水,然后拿起切肉刀,开始在自己
血淋淋的大腿上割肉。隋萌把割下来的肉块处理一下,脂肪放到一边准备炼油,
肌肉部分洗干净血水,切成小粒,用调料腌制起来。等油脂被煎出来,水也开了,
下了面条后,隋萌开始制作肉卤。

  肉卤在锅里慢慢炖着,隋萌开始腌制肉排。她用铁签子在自己大腿上扎出许
多小洞,然后把调好的酱汁用针筒打进这些小洞里。这样的处理方式十分的痛苦,
但是隋萌依然忍着痛苦处理了自己很长时间。用酱汁腌好自己的大腿以后,隋萌
还用保鲜膜包了几层,然后用手握住自己暴露在外的大腿骨,不停地晃动,使自
己的肉能腌制的更入味更均匀。

  等肉卤炖得,隋萌把意面和肉卤拌好了,她就把三个主人叫了进来。大主人
端着面,二主人和三主人架着隋萌就出了厨房。

  来到院子里,隋萌被吊上架子,等隋萌被吊好,一个大煎盘就搬到了隋萌的
身子下面。趁煎盘预热的功夫,二主人和三主人取来刀子,开始顺着隋萌的大腿
骨,一刀一刀的小心翼翼的往上捅,没一会儿功夫,隋萌的骨头和肉就被分离的
差不多了。骨肉分离的大腿紧接着就被巨大的剪钳剪断了骨头。此时煎锅也热了,
三主人缓缓放下隋萌,让隋萌的大腿肉和煎盘充分接触。

  「呲——」煎肉的声音和隋萌的惨叫同时响起,即使有了心理建设,隋萌还
是被巨大的疼痛刺激的几乎晕厥,可是上锅之前,隋萌还被大主人打了一针,这
一针让隋萌不但晕厥不了,还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了被活煎的痛苦。

  巨大又清晰的疼痛让隋萌难以忍受,要不是她的尿道和屁眼儿被提前处理过,
她非得在煎盘上面大小便失禁不可。

  隋萌的肉在高温的炙烤下,渐渐地析出了油脂,肉色也从红色渐渐变灰,而
隋萌在痛苦面前再一次表现出了自己的特殊体质和内心的变态,她那被虐的烂糟
糟的阴道里竟然慢慢的渗出了淫液,而且随着隋萌的肉香越来越浓郁,她的淫液
竟然拉着丝滴到了煎盘上。

  大主人用筷子轻轻一碰隋萌的下体,隋萌立马高潮了。「真是个下贱的东西,
让人活煎都能高潮。」

  二主人趁着隋萌高潮的抽搐,用锋利的刀子切掉了隋萌被煎了五分熟的腿肉,
然后翻过来煎另一面。三主人见状又把隋萌往下降了两三公分,让隋萌继续「享
受」煎盘的煎烤。

  一顿中午饭,三人各吃掉一盘意大利打卤面和两大块肉排。而隋萌的大腿也
只剩下多半截了。吃饱喝足的三人并没有就此放过隋萌,而是把隋萌的大腿沿着
屁股下沿铡掉,剔掉腿骨,挤出多余的血水,然后把隋萌的腿肉冻进冰箱,准备
冻好了以后切成薄片,晚上涮锅吃。

  三个主人给隋萌简单处理了一下她下半身巨大的伤口切面,然后把她丢进调
教室,就纷纷回屋睡觉去了,留下没了双腿的独自在调教室冰凉的地面上痛苦无
助的挣扎。

  下午,一觉睡醒的三人,兴致勃勃的来到调教室,把昏死过去的隋萌拖到了
院子里。今天下午,他们打算玩点刺激的、激烈的虐待项目。

  来到院里,二主人和三主人把还迷迷糊糊的隋萌拖到了铡刀处。抬起刀来,
把隋萌的胳膊塞到了刀下面。「咔嚓——」隋萌的胳膊没了一条,然后在隋萌的
惨叫声中,把她的另一条胳膊也铡了下来。

  大主人拿着隋萌的两条胳膊去厨房处理,准备晚上弄点酒菜,招待那三个妓
女。来到厨房,大主人用刀熟练的剥皮,刮掉多余脂肪,剔骨切肉。骨头搁进锅
里炖骨汤,肉则处理好,放进冰箱。顺便大主人还检查了一下冻在冰箱里的隋萌
的腿肉,见隋萌的腿肉已经冻硬可以切片,才满意的走出了屋子。

  院子里,被切成人棍的隋萌躺在地上任由二主人和三主人拨弄着。而二主人
和三主人在干什么呢?他们正在拨弄隋萌的一对儿烂奶子。此时隋萌的奶子已经
不复之前的坚挺和白皙了,阴沉灰败的两团烂肉,软软的耷拉在隋萌的胸前。乳
头处的肉窟窿虽然被缝了起来,但是散发着恶臭的脓水粪水混合物,从缝隙里往
外渗着,时不时还有一两只「向往自由」的蛆从没缝好的地方爬出来。

  这样恶心的场面让二主人和三主人一致决定踩爆隋萌的烂奶子。他们抱着隋
萌来到台阶那里,二主人扶好隋萌的身体,让隋萌的一对儿烂奶子正好铺在台阶
上。三主人则站在隋萌的烂奶子前面,然后跳起身来,两脚并齐,用脚跟狠狠的
跺在隋萌的一只奶子上。

  「噗——」隋萌的烂奶子没有被踩爆,但是缝住的肉窟窿线崩了,原本塞到
肉窟窿里的东西被踩的喷了出来。软烂的大便,腐烂的乳腺、脂肪,脓水,粪水,
蛆虫和它们的排泄物喷了一地,浓郁的恶臭弥漫开来。

  隋萌的奶子早就被虐待的残破不堪了,这一脚跺下去,让隋萌的大奶子基本
上就剩下一个空皮了。但是隋萌并没有觉得有多疼,而是看着满地的污秽,渐渐
地兴奋起来。她小幅度的扭动着躯体,让下体紧贴着地面摩擦着,以期获得快感。

  接下来,换三主人扶着,二主人上去踩爆隋萌的另一只奶子。随着隋萌另一
只奶子也被踩成扁扁的肉皮,隋萌也在地面的摩擦下,高潮了。

  三主人丢开隋萌,看着她一边高潮喷尿一边在地上笨拙的扭动,兴奋的同时
又有些厌恶,他狠狠的踢了隋萌文档身体两脚,然后拿着刀子割掉了隋萌胸前的
两个破肉袋子。

  隋萌的烂奶被割掉以后,胸口上出现了两个碗口大的巨大伤口,翻卷的肉皮
下面是黄色的脂肪,脂肪下面是白色的肋骨,肋骨之间有红色的肌肉。

  这时大主人来了,他给隋萌的胸口上涂抹了一些止血止疼的药物,然后吩咐
二主人拿打气管儿来。而大主人则拿着一瓶特殊的胶水,挤进了隋萌的尿道。把
胶水挤进隋萌的尿道以后,大主人又拿出一个气门芯,塞到了隋萌的尿道口。这
时二主人也把打气管儿拿来了。然后在大主人的安排下,开始往隋萌的膀胱里打
气。

  胶水粘住了尿道口的缝隙,压缩的空气从隋萌尿道口的气门芯打进了隋萌的
膀胱里,没几下,隋萌的膀胱就被撑了起来,小肚子圆滚滚的,敲上去还有「嘣
嘣」的回音。大主人见隋萌的膀胱已经打满了气,于是就让二主人停了下来。然
后大主人往后退了一步,双脚跳起,狠狠地跺在隋萌的小肚子上。

  只听见「噗——」的一声,就像个破口袋漏了气一样的声音,大主人把隋萌
灌满了气的膀胱给踩爆了。

  高潮的快感刚刚过去,下体就遭了这样的罪,这让本来就恍恍惚惚的隋萌突
然有些希望早点被虐死,她含糊不清的说道:「主人,快点虐死贱狗吧,贱狗受
不了啦。」但是,隋萌的嗓子早就喊哑了,加上嘴被剪烂,牙也掉了几颗。哑嗓
子加上漏风的嘴,说出来的话她的主人们根本就没听清。

  大主人踩爆隋萌膀胱的时候,三主人也在忙活下一个项目,那就是给隋萌的
肚子里灌满屎尿。三主人先是搬来一个大空桶,然后把装满屎尿混合物的小桶,
一桶一桶的倒进大桶里。干完这事儿,三主人又去拿来几段管子和两个加压泵,
把管子和加压泵连起来,入口伸进桶里,出口插进隋萌的嘴里;另一个加压泵也
是如此,只不过出口插进了隋萌的屁眼儿里。三主人打算从隋萌的两个肉洞里同
时灌,这样效率还高一些。

  插上插座,打开加压泵,大桶里的屎尿混合物「咕嘟咕嘟」的以肉眼可见的
速度在减少。而隋萌的肚子也渐渐的鼓了起来。没一会儿,隋萌的肚子就鼓到极
限了,屎尿的灌入速度也慢了下来。肠子里胃里装满屎尿的隋萌也痛苦的扭来扭
去。三主人停下了加压泵,抽掉了隋萌嘴里和屁眼儿里的管子。拍了拍隋萌跟怀
孕似的大肚子,满意的笑了。

  三人开始打赌,打赌的内容是,隋萌的肚子会不会被踩爆。三个人下好注,
三主人来到隋萌身边,跳起来,双脚踩到了隋萌的肚子上。

  结果是:没爆。

  隋萌被这一脚跺的,上吐下泻。嘴里喷出来的屎尿混合物有一米多高,而屁
眼儿里喷出来的屎尿混合物有一米多远,场面十分的恶心。

  赌输了的三主人不甘心,于是又把隋萌的肚子灌满了屎尿混合物,又踩了一
次,可惜隋萌的肠子似乎格外的坚韧,就是没有被踩爆。这让主持这一项目的三
主人十分的没面子。

  大主人见三主人的没了兴致,于是提议道:「咱们玩个比赛吧。」这一提议
吸引了二主人和三主人的注意。

  什么比赛呢?射击比赛。射击比赛射什么呢。射隋萌的眼珠子。

  大主人掐起隋萌的眼皮,用小刀轻轻的将隋萌的眼皮割掉,上下两块眼皮,
左右两只眼睛都处理完,就得到了隋萌两只暴露在外的眼珠子。然后大主人取来
一把BB弹枪,二主人把隋萌吊起来当靶子,欢乐的射击比赛就开始了。

  三个菜鸡一人一枪,打了足足十轮才把隋萌的左眼珠子打爆,黑色的汁水流
了隋萌一脸。玩性大起的三个人又打了十轮把隋萌的右眼珠子也打爆了。打爆了
隋萌的双眼后,三人继续用隋萌的身体当靶子,进行射击比赛,一直比到天擦黑,
才停了下来。

  三人把虐玩的破破烂烂的隋萌丢进调教室的小黑屋里,然后就准备晚上的火
锅去了,毕竟打算请那三个妓女来吃饭,肉、菜什么的都得多准备一些。

  当天晚上,隋萌的三个主人和三个妓女美美的吃了一顿狗肉火锅,而隋萌这
条贱母狗被丢在角落里不知死活。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隋萌的三个主人在睡醒以后,简单的吃了些东西,然后
来到调教室,把关在小黑屋里的隋萌拎了上来,见奄奄一息的隋萌又挺过了一个
晚上,不由得佩服医生强大的不讲理的改造水平和隋萌也很不讲理的身体耐造程
度。

  本来还有些手段没使出来的三人鉴于此时的隋萌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的皮肉
可以虐待了,便一致决定,彻底虐死隋萌。

  三主人用勾住隋萌的烂头发,把她吊了起来,而大主人和二主人开始用喷枪
加热隋萌身下的钢筋。没一会儿功夫,钢筋就被烧的通红了。

  大主人和二主人扶着隋萌的身子,三主人拎着绳子,慢慢的把隋萌落了下来。
等他们把隋萌被虐成血糊糊的肉洞的阴道口对准烧红的钢筋时,三主人猛的放开
了手里的绳子。

  隋萌的身子一下子就坠到了钢筋上,高温的钢筋毫不犹豫的烧烂了隋萌的皮
肉,插进了隋萌的身体里面。钢筋烫烂阴道后,被子宫口那点阻力略微阻挡,但
是紧接着子宫口也被高温烫烂,钢筋「咕叽」一下插到了子宫里,并迅速的顶到
了子宫壁上。隋萌的子宫虽然韧性很好,但是在钢筋的强势插入下,隋萌那可怜
的生殖器官,还是迅速的变形,破裂。钢筋插到了隋萌的腹腔里,挤开花花绿绿
的肠子,胃袋,戳破了膈膜,戳进了隋萌的胸腔。可惜的是,钢筋没能顺着隋萌
的食道往上把她串起来,而是一头扎进了隋萌的右肺里,并最终抵在了她的某块
骨头上,停了下来。

  硬扛了几天暴虐的隋萌终究是被虐死了 . . . . . .二主人,从放工具的地
方拿出来一把小号的油锯,然后端着打着火的油锯,奔着隋萌的脖子切了过去。
隋萌的皮肉骨头被切割的四下飞溅,眨眼间脑袋就被切了下来。三主人把隋萌的
脑袋从吊架的钩子上摘了下来,丢到了地上。

  隋萌本来就被虐的烂糟糟的脑袋在地上滚了两下,看上去更残破了。二主人
放下油锯,用大主人拿来的剪子,减短了隋萌的烂头发。三主人取来了一个电动
打孔器,然后他让二主人踩住隋萌的脑袋,而他则拿着打孔器对着隋萌的后脑勺
钻了下去。

  没两下,隋萌的后脑勺上一个直径四五公分的孔就被打了出来,里面有些破
损的白色脑子也露了出来。大主人抱起隋萌的脑袋,把自己的大鸡巴对准了隋萌
脑袋上的孔。「噗叽」一声,大主人的鸡巴插到了隋萌的脑子里。

  隋萌的脑子比大主人想象的要硬一些,原本大主人以为隋萌的脑子应该和面
糊一样软,插起来应该没什么感觉。但是实际上,隋萌脑子的硬度也就比果冻软
些而已,温温腻腻的裹住了插进来的鸡巴。

  脑子这东西究竟吃不住劲儿,大主人插了两下,就抽出了鸡巴,把隋萌的脑
袋递给了二主人。二主人插了两下也觉得没什么意思,然后把隋萌的脑袋给了三
主人。三主人把鸡巴插进去以后,开始用鸡巴搅隋萌的脑子。本来被插了几下快
维持不住形状的脑子,这一下被彻底肏成了浆糊。

  三主人放下隋萌的脑袋,然后拿起油锯,锯开了隋萌的天灵盖,给隋萌的脑
袋彻底彻底开了瓢。放下油锯,三主人脱下裤子,把隋萌的脑袋放到自己屁股底
下,拉起屎来。

  一泡屎拉完,三主人用隋萌的腿骨随便搅拌了几下,让自己的大便和隋萌成
了浆糊的脑子融合到一起。这正应了当初隋萌说的,就算是死了,脑子也也要装
满主人的屎。

  一片狼藉的院子里,大主人、二主人、三主人各自收拾好了行李。他们完成
了医生交给他们的最终任务,虐死了和他们一起生活了三年的隋萌。如今他们没
有必要留在这里了,三人分掉了隋萌的所有财物,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小院
子。

  虽然离开了,但是自此以后,他们还是会时常想起那个被他们压在身下干的
嗷嗷浪叫的性奴;那个明天早上给他们清理晨尿晨便,给他们裹鸡巴舔屁眼儿的
肉便器隋萌;那个在他们趴在他们脚边,不停地喊着「主人」的母狗隋萌;那个
为了取悦他们,和狗猪驴交配的贱畜隋萌。

  就是不知道,隋萌会不会想他们 . . . . . .

  医生外传:意念之躯

  「最终,我们的灵魂都将回到新布拉斯,在三神之门下拥抱。」

             ——布拉斯人的名言

  在漫长的星际旅行中,我总是喜欢琢磨过去的事情。嗯,不是我的过去,是
我们的过去,我们的历史,我们布拉斯人的。

  我们布拉斯人从遥远的银河深处发源,文明的进化使我们具备了短距离的星
际航行的能力。在星际探索的大时代里,我们发现了一个新的家园——新布拉斯。
很快我们就从破败的故乡迁移到了新家园,并在新的家园繁衍生息,发展壮大。
在开发新家园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种神奇的东西,这个东西居然可以具现死人
的灵魂。我们以这种神石兴建起了巨大的神门,每当我们有亲人死去,便把亲人
的尸体抬到神门下,让亲人的灵魂从尸体中进入神门,以享受永恒的安宁。

  这就是我们布拉斯人的浪漫:身体回归自然,灵魂永享安乐。

  可是正如遥远的德拉诺星某位智者的疑问一样:那么,代价呢?

  代价当然是:这一切。

  当苍穹破碎黑暗笼罩,当大地撕裂火焰横流,当海洋沸腾巨浪席卷……幸存
的人们都汇聚到了神门之下,以求得到救赎。

  神是偏爱我们的,神门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所有人的灵魂都得到了救赎。
幸存的人没有任何痛苦就和先祖团聚了,我们布拉斯人成为了幽灵族。

  新布拉斯星寂灭了,神门也渐渐黯淡了。经过不知道多长时间的交融,神门
中的灵魂逐渐凝聚成几十个大的聚合体,这几十个聚合体又各自代表了我们布拉
斯人的某些特质,并因此分成三派:神性、人性、魔性。而我就是其中一个的聚
合体。

  为了生存下去,为了将布拉斯人的荣光传承下去,我们几十个聚合体汲取了
神门最后的能量,开始了新的远征。

  「此间一别,再无神眷之人(布拉斯人),而我们将是新族的始祖。」

  我已经不知道飞行了多长时间了,如果不是一块从神门上取下来的神石,我
也许早就消散在宇宙中了。而现在我的旅程要到终点了,不是我快消亡了,而是
我看到了一颗蔚蓝色的星球。

                后记

  「就这?」隋萌虽然赤身裸体,但是气势很足,双手插在胸前,质问着站在
对面的医生。

  「啊,就这。」医生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弱弱的回了一句。

  「我不管,你要补偿我!」隋萌撇过脸去,噘着嘴说道。

  「好好好,补偿你。我跟你说,这片空间可是好地方……」医生过去拉着隋
萌的手就开始介绍他们俩身处的这片地方。

  这时,身后的光门再次闪烁。

  隋萌皱着眉头喝问道:「你告诉我,这四个小婊砸是干什么的!?」

  医生连忙安慰道:「别生气,别生气。她们是你的那四个女儿。」

  「???」隋萌一脸懵逼。

  「来来来,这是咱俩的大女儿,蓉蓉。」医生指着最左边的个身材匀称,肤
色偏小麦色的女孩儿说道。

  「这是你跟那个流浪汉头子黑哥的女儿,二曼。」

  「这是你跟你大傻老公的女儿,小叶。」

  「这是你跟你三傻老公的女儿,悦悦。」

  「为啥没二傻的。」隋萌问。

  「这我哪儿知道。」医生解释道。

  「你不是鸟不拉屎星人吗?」隋萌调笑。

  「早没了几万年了,现在我们都是新族。」

  「就咱这六个?」

  「别着急,早晚族群会扩大的。」

  「靠我跟我的四个闺女?不对,我觉得我刚死啊,这四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大
了,怎么长这么大的?」隋萌终于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别问,问就是外星高科技。」

  「哈,哪儿有自己说自己是外星人的。」隋萌翻了个白眼。

  「你别白楞我,给你说,她们四个的故事可精彩了。」医生说。

  「你先说说她们用了多长时间长这么大的,你再编你的故事。」隋萌很好奇
这一点。

  「就在你刚在进来的那一瞬。」

  「啊,你是外星人,你怎么着都有理。你可以讲这四个孩子的故事了。」隋
萌虽然一脸不信,但是还是勉强接受了。

  「啊,你终于肯听我讲了。她们的故事是这样的……」

               ——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