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神星雪番外】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锦绣-神星雪番外】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推母是唯一愿望
2021年1月24日发表于色中色
是否本站首发:否
字数:11,256

  说明:这是第一次写文章,行文可能还有些不足,请多指教。手机用不来排
版软件,麻烦了会排版的朋友以下正文:

  设定一:元始母舰重新驱动以后是叶尘的移动后宫,其漂流在时间领域内(
近似于时间隧道),超越时间的束缚(可以认为永生不死哈哈哈哈哈)。

  设定二:由于作者K大未说明《锦绣》的最终,故而只能进行一点架空,就
是说在本文设定里,神星雪的丈夫顾影烛(不管死了还是活着)跟神星雪都没关
系,其女顾倩儿暂时设定在舰上(母女丼看书友点不点了)。

                 正文

              锦绣同人神星雪

  元始母舰一个略显昏暗的房间里,一条丝绒被下露出了两条雪玉雕出的长腿,
长腿主人略侧着身子,头发惬意的铺在枕头上,好看的瑶鼻正稳稳的吐息。一侧,
丝绒被扭结成了一团,床单也略有褶皱,看得出曾经有谁曾睡在上面。

  忽然「嘤咛」一声,床上的美人睁开了荡漾着清泉的眼睛,随口轻轻的吐出
一句:「小混蛋……」

  这位刚刚苏醒的美人就是神星雪,原来顾影烛的夫人。不过现在却已经为叶
尘「洗手作羹汤」了。江湖传言,大淫贼叶尘功夫极高,但却对江湖上争权夺利
的事毫无兴趣,只对江湖上的美人感性趣,前后把沐家一对姑姪、魔教的圣女收
入房中,而神星雪,在江湖传言里,是叶尘在西域时强行掳走的,用顾倩儿的名
义要挟她做了自己的夫人。

  「他们就是嫉妒,我与星雪姐姐是真心相爱!谁叫顾影烛不疼爱他的夫人,
我就不一样了,星雪姐姐是我的大宝贝!就想搂在怀里,含在嘴……」话还没说
完,叶尘的嘴巴里就被侧坐在他怀里的沐兰亭塞了一嘴的糖果子。

  沐兰亭轻启红唇,用柔媚的声音吐了一句:「昨晚是谁搂着我的脚说好宝贝
的?」

  叶尘略微把嘴里的果子咽了咽说:「啊,你也是我的宝贝,还有你姑姑也……」

  话没说完,双颊飞起红云的沐兰亭立马把手里剩下的果子也塞进叶尘的嘴巴
里,羞恼道:「昨晚你把我骗上姑姑的床,把我们摆成那种姿……姿势,我还没
跟你算账呢!」

  叶尘轻轻咀嚼嘴里的果子,大手却把沐兰亭的腿向自己怀里拢了一拢,顺势
摸上了沐兰亭那穿着黑丝的玉足,轻轻扫过足背,捉住如同珠玉般圆润的脚趾,
细细把玩。回忆起昨夜连战两场,把三个美人送上高潮的场景,叶尘食指大动,
预备找个时间,一定要再同这三个美人好好享受一下闺房之乐。

  ……

  神星雪轻轻地从床上移动莲足,洁白的玉趾踩在毯子上站了起来。她伸了伸
懒腰,曼妙的身姿颇有些光彩夺目。只见她拿起床头的丝绸睡衣,往身上一披,
拢了拢衣带,把困在睡衣里的长发用手捋了出来。胯间有些泥泞,那是那个小混
蛋操劳的结果。她正准备走向浴室,可大腿却一阵阵酥软,这不由得令她一想到
昨夜那个小混蛋搂着自己大腿,啃着自己穿着肉丝的脚拼命耸动的情形。

  「咝,这个小混蛋,一碰见这如丝般的袜子就不怜惜人。以后不准他这样了……
」神星雪颇为羞恼的这样想着。

  沐兰亭伴着叶尘吃完了糖果子,又被叶尘搂在怀里甜言蜜语地哄着要了一回,
高潮迭起的她实在经不起叶尘索取,便在叶尘怀里安然睡去。叶尘横抱这美人儿
去了昨夜那个「灵兰间」,把沐兰亭轻轻放在还在熟睡的沐灵妃身旁。轻轻在沐
兰亭的唇上一啄,低声说了句「好好休息吧,兰亭宝贝。」起身时看着旁边还在
熟睡的沐灵妃,也同样俯身一吻,说了句「好姑姑,尘儿可爱死你了。」

  叶尘起身,看着自己还没满足的阳物,想了一想到:「这事,还是麻烦星雪
姐姐吧!」

  叶尘走到与「灵兰间」连着的「星雪间」,甫一开门,便听到浴室里泠泠的
水声。磨砂琉璃门里,有一具曼妙的身体在摆动。叶尘嘿嘿一笑,把上身的衬衣
脱去,轻手轻脚的走到浴室门口,打开琉璃门走了进去。

  神星雪正冲着水,用纤纤手指清理胯下的那些白浊。忽然身体靠到了一个火
热的墙壁,还未发声,一股熟悉的气息从耳后喷来。

  「好姐姐,你怎么在清理那儿呢?」

  「去去去,小混蛋。昨夜我跟你说了别射进来,别射进来,你还射进来。知
不知道我这几日危险的狠,要是……」

  神星雪咬了咬红唇,道:「要是有了,你叫我如何是好。」

  「有了就好好怀着,后面给你的好弟弟生下来。好姐姐,你现在可是我的房
中人了,为我生儿育女,那不是天经地义吗?」叶尘嘿然一笑,咬着神星雪那圆
润玲珑的耳垂,轻轻的说到。

  「你……你想法真美。我……倩儿她不想要弟弟妹妹,我就不会生。你个臭
弟弟,要想让我给你生孩子,你让倩儿她答应!」神星雪一想起怀倩儿的难受,
不由自主地想法子推掉这个「苦差事」。

  「哼,谁叫这个小混蛋不尊重我的,我非刁难刁难他不可。」神星雪偷想到。

  「倩儿啊……」叶尘想到那个可爱的少女,忽然觉得今日非得让星雪姐姐知
道做叶家媳妇,那应该是怎么样的。

  叶尘转而一提:「刚刚进浴室时看见姐姐在清理,是在清理什么呢?」

  神星雪闻言一惊「不好,这小混蛋又想那事了!」

  「没有,没有清理什么,就是大腿有点胀,我揉揉。」

  「哦,胀吗?我瞧瞧。」闻言叶尘蹲下身子,轻轻分开神星雪圆润的大腿,
看着水流过。大腿根部的花朵娇艳红润,一股潮麝气味若有若无的传了过来。叶
尘双手温柔地抚过那两片花瓣,只听得神星雪「嘶,臭弟弟……你……你不许摸。」

  「好姐姐,你不是不想怀上么。昨夜弟弟我把那些种子射进了姐姐肚子里,
不清理的话,会怀上哦。弟弟向你道歉,弟弟亲自把弟弟的种子挖出来。」听着
叶尘的话,神星雪心顿时一紧。她只觉得下体突然间插入了一根手指,随着搅动,
身体里那些残存的白浊逐渐顺着大腿流出,被水轻轻带走……

  「嗯……嗯……臭弟弟,你轻点。」

  「好姐姐,可是你这肉咬着呢,我要是轻点,我待会可就拔不出来了。」说
着,叶尘用左手在神星雪的花蒂上狠狠一抚。

  「啊……」

  在没有同叶尘发生关系前,神星雪对于男女之事的认识其实是很保守的,顾
影烛一个声名在外的武林高手,也从来不会同自己的夫人在浴室里就交媾。而在
叶尘半骗半哄的要了自己之后,神星雪那些从来不曾得到正视的欲望忽然就苏醒
了。在马背上被叶尘要过,在梳妆台前被叶尘要过,现在在浴室里再被叶尘要一
次,这是神星雪已经有预料的。可是,这个小混蛋,总是有些猴急。

  叶尘抬头一瞧,神星雪脸上飞起了两片红云,樱桃小嘴微微喘着香气,便知
道这可爱的星雪姐姐已经动情了。等着白浊逐渐成为了清水,叶尘赶忙伸手关了
水龙头,顺着把头靠近那两瓣花瓣,灼热的气息喷在花瓣上,让神星雪起了起寒
毛。

  感受到神星雪的抖动,叶尘抽出手指,说:「好姐姐,弟弟想吃花蜜。」

  还未等神星雪出声。神星雪便感觉到下体有一条柔软、温热的舌头在自己的
两瓣阴唇上细细舔舐。

  「臭弟弟,不要……不要……嗯……你……你是小狗吗?」叶尘的舔舐极尽
品尝之能事。他轻轻地一吸,把如蛤肉般柔软的一瓣花瓣吸入嘴巴,然后先用舌
头感受一遍蛤肉的大小,而后用力一嘬,仿佛上头真的有蜂蜜一般。而后轻轻一
咬,仿佛要啃下这美味的蛤肉来。一瓣舐完,立马换上另外一瓣。

  这是顾影烛不曾有过的举止,而神星雪却已经在叶尘这里感受到了十数次。
到底自己下面有什么魔力,就算叶尘不能真枪实炮的疼爱,他也会在令人羞耻的
地方用他那条可恶的舌头把自己送上高潮。

  「臭弟弟,你啊……啊……那不是……你轻点……啊啊啊啊……到了……」
叶尘嘴里突然涌进了一口的香甜。叶尘咂了咂嘴,忽的站起,从背后搂住神星雪,
用还带着蜜汁的嘴巴咬着神星雪的耳垂道:「那不是什么呢,好姐姐。我可是很
满足呢。满足到弟弟也想吃吃哦。」

  说着,叶尘用手轻轻地按下神星雪那柔柔的腰肢,略微分开已经被品尝而收
紧的玉腿,用右手握着肉杵,朝着还在颤抖的美臀深深一顶。瞬间,硕大坚硬的
肉杵就消失在了熟悉的甬道之中。

  果然,熟悉的甬道一经高潮,就会不自主地收紧、放松。这时候坚硬的肉杵
进去,甬道中的褶皱就像小手一样,不断按摩着肉杵的坚硬。刚刚在沐兰亭身上
未能满足的,现在终于略微满足了一些。

  美丽的人儿,美丽的腰肢,美丽的臀儿,美丽的小穴,在这个时候都成为了
毒药,吸引着叶尘不断顶入,不断品尝这身下的美姐姐。叶尘狠狠一顶,肉杵的
前端立马就碰到了那柔嫩的蕊心。

  「啊,臭弟弟……顶到了……顶到了……」听到神星雪的呻吟,叶尘狠狠地
耸动了两下,仿佛要叩开蕊心,要进入这朵娇艳之花的深处。

  肉杵往前狠狠一顶,神星雪的肉褶舒的张开,而后紧紧一收,狠狠的「咬」
了一嘴那桀骜不驯的大龙。

  只听见神星雪深深一呼,好听的声音顿时从嘴巴里透出:「啊……嗯……啊
啊……嗯……」

  「好姐姐,舒服么?」

  「舒服……舒服你个……舒服你个鬼……啊……轻点……」

  「好姐姐,你不诚实哦,明明下面这么馋,蜜汁可是把弟弟黏的……」叶尘
搂着腰肢的双手突然向前,一把握住神星雪那诱人的乳房上。

  遍揉遍笑着说:「好宝贝,真是好宝贝。」

  「唔……叶尘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好姐姐,我可不愿意学那些老古董,有美人在怀,我一定要说出来,这是
我的!」说着,叶尘又狠狠顶了一顶神星雪的蕊心,就感觉到神星雪的蕊心就着
肉杵的叩问隐隐有张嘴开咬的趋势。

  叶尘感觉到杵端传来的信息,立马就下了要叩开蕊心的决心。他两手紧紧把
住神星雪的双臂,让神星雪前半身悬空,下身紧紧得顶着神星雪的肉阜,让肉杵
满胀甬道,待星雪姐姐与他形成一个近乎九十度的夹角后,叶尘狠狠向前一插。

  「啊啊啊……轻点……弟弟……轻……啊啊啊」

  感觉蕊心略有松动,叶尘立马趁势追击,向前再次狠狠一顶。

  「啊啊,臭弟弟……轻点……」感觉出了叶尘的打算,神星雪心中哀婉一叹,
「罢了,都要交付给这个小混蛋了。」然而,第一次破宫还是令神星雪略有不安,
踮起的玉足略略颤动了起来。

  感觉神星雪略有紧张,叶尘马上开口到:「好姐姐,叫相公……快叫相公……」

  说着又狠狠的抽提了几下。

  「不叫……不叫……你就是我的臭弟弟……」听着神星雪柔媚的抵触,叶尘
突然间加快了速度,「叫不叫!叫不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不……叫……啊啊……你轻点……
你轻点……啊啊……别……呜呜呜……」

  在狠狠抽提了数十次之后,蕊心松动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叶尘抓紧时机,往
前狠狠一撞,倏地神星雪甬道尽头有什么门打开了,肉杵的端头被吸咬了进去。

  「啊啊……别顶了……进去了……进去了……我的好弟弟……相公……呜呜
呜……臭相公……」

  柔嫩的子宫是第一次迎接从外头来的客人,她娇羞的含住了那蠢蠢欲动还想
进入的大龙,在龙颈处狠狠的缠住。

  还未等叶尘好好感受宫中的美妙,神星雪踮起的玉足突然落下,那诱人的蕊
心将肉杵狠狠一吸,一股温热的潮水,便从星雪姐姐身体深处喷出,直击杵端。

  「好姐姐……好星雪……你的弟弟相公爱死你了!」强忍着热潮刺激绝不喷
射的叶尘在此刻忽然放大了声音,试图通过宣泄内心的激动来压制肉杵的跳动。

  神星雪是第一次被破宫,强烈的刺激使得身体里的花潮不断的涌出,这是从
没有过的体验,这让她回想起给叶尘打手枪的那一次。那一次,虽然只是权宜之
策,虽然自己也知道是被叶尘「设计」了,可是自己却明明白白觉得之后将会同
那个小坏蛋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同样的,在这次之后,神星雪知道自己心房里,
永远都只有身后的这个臭弟弟了。

  「好姐姐,蜜汁很多哦……骚骚的……」叶尘俯下身来,把弯着腰肢的神星
雪往怀里搂回,嗅着湿漉而芬芳的秀发,咬了一咬神星雪吹弹可破的脸颊,低低
地说道。

  神星雪听到叶尘说到「骚」字的时候,又羞又恼,正想如何让身后的小坏蛋
出糗,忽然感到叶尘的双手由自己的柔软的腹部慢慢的抚上自己双乳。看来他是
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樱桃了。

  正在神星雪感觉不能好好「教训」身后这小坏蛋的时候,下体传来了一阵摩
擦感。熟知叶尘肉味的神星雪马上就明白了,那是小混蛋快要喷射的时候,坏东
西的抖动。

  神星雪暗暗地想到:「这臭弟弟不是……不是说我骚么……我就骚给他看看……

  神星雪略微喘了口气,运起内力,先将咬着龙首的私处松了一松。叶尘顿时
感觉星雪姐姐的蜜穴突然不咬了,不仅如此,感觉星雪姐姐的甬道突然有放开了
些,自己又被星雪姐姐吃进去了一些。

  「姐姐,你这小肉穴,好饥……」叶尘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自棒身二分之
一以上被紧紧的缠缚住了,刚刚略觉平息的肉棒顿时躁动不已。

  强忍着射意,叶尘对神星雪说到:「星雪姐姐,你吃的太狠……嗯……我可
是又要射进去了……」

  神星雪咬了下嘴唇,说到:「臭弟弟,我让你不射进去你就真听我的话了么?」

  说着,内力增加,又狠狠的嗦了一下那不安分的大龙。

  眼看立马要缴枪了,叶尘暗暗沉下心了,提起内力,试图强忍射意。

  但嘴里还是不服输的说到:「但姐姐你想让我立即缴枪,那是不可……嘶……」

  叶尘本以为自己能提起内力,防止出糗。谁知刚抗完神星雪的一嗦,便觉得
那流着蜜汁的甬道绞了上来,好似很多张小嘴一起舔舐,又好像很多只小手一起
抚摸。怒气的大龙再也熬不下去了。叶尘正准备千钧一发之际抽出来,谁知龙首
被神星雪的宫口咬着,根本抽不出来。蜜汁温润的涂抹在龙首敏感的皮肤上,那
是神星雪又用劲一咬。顿时,精液喷射而出,烫得神星雪再度喷出蜜汁来。

  高潮的感觉,让神星雪皱起了好看的双眉,也狠狠咬了下嘴巴,随即喘息到:
「弟弟相公,你可要负起责任来,倩儿那边……你得去摆平……姐姐这回……这
回一定是被你种上了。」

  叶尘闻言,顿时龙首一跳,嘴里忙抚慰神星雪到:「好姐姐,好夫人,弟弟
相公我一定会负责的,姐姐你就安心为我生个好女儿吧!」

  怒气发泄殆尽,原本坚硬的大龙也顿时软了下来。叶尘往后一退,左手搂着
神星雪,右手往自己怀里一带,找到神星雪的嘴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昨夜就是被叶尘挞伐,今天不仅被他要了,还首次被他开了宫,高潮过后,
神星雪其实已经疲乏,好看的玉腿实则已经无力支撑了。叶尘这一搂一带一吻,
神星雪只能是乖乖地任他索要。

  吻了一会儿,叶尘打开了水龙头,温柔的替神星雪洗去因为运动而出来的微
汗,胯间那些交缠在一起的蜜汁与白浊。而后一边扶着神星雪,一边关掉水龙头,
一边取下毛巾,细细的给神星雪擦干净。

  感受着叶尘的温柔,神星雪自己试着不依靠叶尘站立。叶尘感觉到神星雪的
动作,温柔说到「姐姐别动,让弟弟给你擦。」

  神星雪闻言娇俏一笑,说:「臭弟弟,你身上也是湿的,姐姐擦干了,还不
是被你打湿。」

  叶尘闻言也是憨憨一笑,「对对,好姐姐,你现在好些了么,刚刚弟弟是要
你要的狠了……你如果好些了,能先让弟弟好好冲一下么?我陪你睡个回笼觉。
嘿嘿~」

  神星雪伸出手指,狠狠的顶了一下叶尘的脑袋。

  「臭弟弟,又不安好心……」说完,试着从叶尘怀中挣脱出来,往浴室外走
去。叶尘看着略有蹒跚地走出淋浴间的神星雪,又是嘿嘿一笑,打开水龙头,让
自己享受一个好澡。

  这几步,神星雪才知道破宫的难受,两腿间的不适感太强了。好不容易走到
浴室的门口,才取了搁在那得毛巾,把自己未擦干的细腰、玉腿擦了一擦,然后
取了一块毛巾细细的搓擦头发。而后试着用内力走阳脉,把头发蒸干。

  看着镜中的自己脸颊红润,双乳玲珑,神星雪有些发呆。忽然间,神星雪觉
得被人腰上一搂,两腿一搂,稳稳当当地进入了一个青春的怀抱。

  叶尘只是简单的冲了一个澡,立马拿出淋浴间架子上的浴巾,擦干了自己的
身体。迫不及待地,叶尘走出淋浴间,就看见浴室门口盯着镜子发呆的大美人。
看着镜中映衬出的美妙肉体,叶尘心头一紧,直接上去搂腰斜抱,像抱公主、新
娘那般将神星雪揽入怀中。

  「好姐姐,别想有的没的,弟弟这就带你去休息……」嗅着神星雪的长发,
叶尘的怒龙又有些抬头,但他心里暗暗压了一压自己,「已经让好姐姐给我生孩
子了,我一下步,得慢些。」

  叶尘搂着这美人儿,三步并两步走进了「星雪间」。

  房中的被褥早已经被这元始母舰上的「铁机人」收拾好了。自从叶尘发现用
天上的雷电能驱动这些原先是铁块的玩意之后,他对于如何安排这些铁块越来越
纯熟了。

  叶尘将神星雪「扔」上了床。床上有股香味,特别好闻,而那根怒龙闻之则
已然抬头。唐芊曾说过,这种香叫「海龙胆」,有壮阳催情之功效,而如果是已
经交媾的情侣,则有安神助眠的功效。叶尘是牲口般的身子,想用海龙胆来安神
助眠,唐芊说过,还不如直接把叶尘打个半死。倒是被叶尘宠爱过的女子,在海
龙胆的香味里,没有一个不安稳入眠的。

  神星雪闻着香味,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就留下叶尘一个勃起着。叶尘看着神
星雪美妙的身子,预备再来一个梦中偷袭。忽然听到「臭弟弟,不要了,宝宝……
肚子里有宝宝」的呢喃,心里顿时就化了,这个笨姐姐,她要是不想怀,难道自
己还真舍得让她怀吗?但笨姐姐这么说,叶尘也明白了一个事,这次,真的要好
好承担起责任了。

  叶尘起身,给神星雪盖上被子,走出房间去。毕竟,大小沐睡着,神星雪姐
姐睡着,还有温雪姐姐、唐芊宝贝、颜芙琼姐姐等等,都等着自己去疼爱呢……

  午后的光轻轻地抚摸神星雪的脸,它唤醒了美人,却唤不醒出去疼爱了一圈
又跑回来洗了澡呼呼大睡的叶尘。

  看着安稳睡着的叶尘,感受身下流出来的那些玩意,神星雪红了脸,暗暗想
到:「虽然准备给他怀孕生女,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容易便宜他!」

  神星雪舒了舒腰,而后俯下身去床头取了一双丝袜。她先细细的把丝袜弄成
一卷,将珊珊可爱的白玉足趾轻轻套进,而后慢慢地将丝袜沿着吹弹可破的肌肤
「滚」上来,到了最尾端,又用玉指拉了一拉,抚平那些褶皱。而后,神星雪又
换了另外一只玉足,按照这个流程又走了一遍。

  两只玉腿裹上了肉色的丝袜,而这丝袜还是浸了「海龙胆」和「泽紫萱」两
种香料的。可惜叶尘还在梦中找他的颜姐姐,不然,让是丝足癖的他看见这个场
景,他不得早就化身恶狼扑上来了?!

  叶尘是牲口一样的身子,这时候这句话得到了再次证明。海龙胆的香味早就
使他身下那根肉杵坚硬无比,泽紫萱的香味则让他在梦里更加沉醉,因为唐芊说
过,这是天下最奇特的媚药,越是女子的下面,这药的效果越强。这药,从来就
是爱足者的「圣药」。梦里,那媚动天下的颜姐姐正是用她的小脚,勾引着叶尘
这个无足不欢的混蛋呢!

  神星雪穿好了丝袜,从床上下来,正准备穿上那能托住自己大胸的奇怪胸托。
忽然被子开了,就瞧见那「可恶」的肉杵正一柱擎天呢!

  神星雪忽然想到一个惩戒叶尘的办法!叶尘不是喜欢脚么?平常还叫自己,
甚至叫自己跟他的温雪姐姐一起给他足交。这次乘着海龙胆的助眠还有泽紫萱的
助眠效果,自己非叫他「出糗」不可!

  神星雪轻轻的掀开被子,预备用自己的丝足,叫叶尘好好的「出糗」!可当
她预备开始的时候,一个实际难题就摆在了前面。丝袜是挺顺滑的,但对于叶尘
的下体来说,丝袜还是粗糙的。如果没有一点润滑剂,自己两脚拢住叶尘的肉杵,
上下两下,叶尘就醒了。

  怎么办呢?神星雪这会颇犯难。她想了一想,双颊忽然飞起了红霞。嘴里嘀
咕着,「那太便宜他了……」

  「没事,他没醒,而且,以前又不是没干过……」

  「万一他醒来怎么办呢?」

  「不会的,你还不知道他,看他这样子,肯定操劳不少。醒不过来。」神星
雪还在思想斗争的时候,她不知道叶尘从唐芊那离开的时候,唐芊给他喝了一口
「忆桃酒」,那是用桃脂和泽紫萱,加上芬墨和血石泡出来的酒,这酒的功效,
要是喝的人不肯放松恩爱,那它就是助兴的;要是喝的人一旦放松了,那它就是
极强的安眠药。现在的叶尘,那就是头「死猪」。除非他身上那安眠的功力动起
来,否则要自然醒,等一天以后吧!

  神星雪想了很久,突然想到,自己这次都肯定是怀上他的孩子了,做那事迟
早的。想通了这点,神星雪便伏下了身子,慢慢地、轻轻地爬向叶尘那有着八块
腹肌的腰。

  瞧着在眼前勃然大怒的肉杵,神星雪呸了一口,嘀咕道:「牲口就是牲口!」

  她伸出舌头,对着龙首轻轻一点,便听到叶尘梦呓到:「好姐姐,不要挑逗
我了。」

  神星雪闻言一笑,想到「臭弟弟梦里也是这样吗?」

  神星雪开始用舌头给肉杵慢慢涂抹上自己的口水,就像吃那种叫「雪糕」的
冰菓子一样。只是用舔,便让肉杵跳动不已了。神星雪从卵袋慢慢往上提舌头,
提到龙首时,忽的张嘴,一口便吞下了那像紫色大樱桃般的龙头。

  含在嘴里,神星雪其实有些发蒙,毕竟这是第一次自己主动的……叶尘的梦
里,那颜姐姐也正含着自己的肉杵,拿着一双魅惑众生的眼睛瞧着自己呢!

  叶尘赶忙说到:「好姐姐,你动动!」

  听见叶尘这句梦话,神星雪咻地红了脸,她以为叶尘醒了,正看着自己呢!
神星雪赶快低头摆动了起来,用舌头不断抚慰嘴里的那根肉肠,螓首也不断上下
起伏,这让梦里的叶尘好是喜欢!

  「好姐姐,你吮吮吧!」听到这句话,神星雪羞恼了。

  「好家伙,我放下身段服侍你,你就这么羞辱我!」神星雪非但没有的吮吸,
而且用了玉牙,对着龙首、杵身来了个连环轻咬!

  梦里的颜姐姐非常不满这小混蛋折辱自己,她也就着嘴里的那根肉杵,来了
三次咬,刺激地叶尘精关有些松动。可能颜姐姐对自己刚刚的话有了的怒气,只
见颜姐姐把肉杵吐了出来,她轻移身子,向上直接面对起叶尘,叶尘正要说话,
就看见颜姐姐好看光滑的手指,轻轻抵住了自己的嘴唇。

  神星雪开始以为叶尘醒了,在连环轻咬结束的时候,她颇有怒意的往上一瞪,
才发现这个小混蛋并没有醒!神星雪由怒转喜,心里却起了捉弄叶尘的心思!小
混蛋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脚么,这回让他吃个够!

  神星雪起了起身,由伏身变成了跪坐,又变成了仰坐,把一双玉腿调到了身
前。右足玉趾轻轻点着叶尘的肌肤,沿着叶尘的肚子、胸膛、锁骨、脖颈滑到了
嘴唇。裹在丝袜里的玉趾沿着叶尘的嘴唇涂润,好似在给叶尘涂润唇膏。

  玉足上海龙胆和泽紫萱的香气,这时候更加扑鼻了!

  梦里的叶尘盯着眼前的颜姐姐,心里仿佛来了潮水一般,他一口就把颜姐姐
的玉指含入嘴中。只觉得这玉指光滑异常,而且颇有些吃不进,叶尘正有所疑问
的时候,颜姐姐忽然从自己嘴里抽出去了手指。

  「这小混蛋就是小混蛋,连做梦都会吃下女人的脚。他真是足癖成足瘾了呢!」
神星雪把右脚从叶尘的嘴里抽回,便轻踏在那根勃然大怒的肉杵上。

  只见神星雪右脚前后撸动肉杵,然后把左脚轻轻放在卵袋下一托,右脚的脚
后跟便在往后撸动时能轻撞两颗龙卵。要是搁平时叶尘醒着的时候,这种服侍早
让他缴枪了。可是现在叶尘在梦里快乐,那也就是颜姐姐用手给他撸,他现在只
有更加勃起的意思,丝毫没有想射的意愿。

  神星雪感受脚下的这跟肉杵似乎又大了些,她冷然一笑,「臭弟弟,还想反
抗?」她便把左脚也收拢到肉杵上,两只脚一起踩踏、前后撸动。

  说实话,仅凭神星雪那一点点口水,是无法让丝袜改变粗糙质感的。在给叶
尘结束口交,改变姿势的时候,她便顺道取了一瓶搁在床头的所谓的「精华液」。
那是唐芊用各类药材配置的,用琼脂调匀的东西,本来是给各位房中姐妹护肤用
的,没成想,现在用在了这里。

  神星雪用精华液不仅把自己的丝袜玉足弄得十分润滑,还把叶尘的肉杵也弄
得油光锃亮。她在两只脚一起踩踏、撸动时,还继续往上加精华液。

  神星雪虽说用两只脚踏、撸,但她还是觉着这样不仅叶尘射的慢,而且还有
可能,叶尘被自己弄醒。于是她把左脚插入肉杵与叶尘的腰肉之间,大拇指往上
一翘,让叶尘的肉杵成一个近乎三十度的倾斜,稳稳当当得倚靠在神星雪的左脚
脚背上,然后用右脚向前轻轻的摩擦。数次之后,叶尘勃然的肉杵开始有了跳动,
那正是射精的前兆!

  感觉到这一点,神星雪觉得机不可失,她用左脚继续揉搓叶尘的肉杵,伸手
把右脚的那一只丝袜褪了下来,而后将精华液倒在右脚上,让左脚继续顶着叶尘
的肉杵,而用自己的右脚撸动、玩弄肉杵。

  神星雪用右脚的第二个脚趾不停地在马眼上进行轻摁、放松的来回,还随着
前后的撸动,用脚趾去勾画那条深深的马眼沟。过了一会,或是因为有些疲惫,
只见神星雪改用脚趾来回在龙首上摆动。

  这个刺激,不惟梦中的叶尘激动不已,就连神星雪也有些「感觉」——下身
似乎又流出来了。

  咬唇的神星雪这时候面临着一个问题,是继续用丝足给叶尘撸出来,还是用
下身把叶尘吸出来。用丝足继续给叶尘撸,自己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他还是没
有射意,继续弄下去,得什么时候?用下身吸出来,叶尘好的也是武林高手,自
己虽说不重,但坐上去也不轻啊,万一把叶尘坐醒了,叶尘不又得调笑自己一番?
如何办呢?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神星雪想了一想,便挪动身子,一把把住叶尘的肉杵,
分开大腿,将肉杵瞄准自己的私处,轻扭细腰,坐了下去。

  「嘶……臭弟弟,便宜你了!」

  肉杵回到熟悉的甬道,便长得更大了些。神星雪上下起伏,不断吞吃,让甬
道中的蜜汁也均匀的涂抹上叶尘的肉杵,可是长得更大些,那细润的肉壁便有些
撑,不大好吞吐。

  「啊……啊……臭弟弟……太涨了……」

  梦里的叶尘正搂着颜姐姐你侬我侬,何曾想到身上还有一个美人姐姐等着自
己宽慰呢?

  瞧着叶尘似乎有些笑意,神星雪心里便有一股气,小混蛋,枉我这么努力,
你倒一点也不怜惜姐姐!于是神星雪收紧阴户,将分开的两条腿直接并拢,让自
己的玉脚直接盖在叶尘脸上。

  或许是玉脚上的泽紫萱有着浓郁的香气,或许是叶尘这个恋足癖使然,或许
是叶尘已然醒了,叶尘忽的用手牢牢摁住了神星雪的玉足,而后深深一嗅,然后
伸出舌头来细细的舔舐神星雪的脚后跟。

  叶尘舌头经过的地方,总有略微的痒意。神星雪为了躲避,想把玉足收拢回
来。但是叶尘的两手已经摁住了,神星雪只是徒劳的往下抽动了一点点。她没有
解脱被叶尘舔舐的危机,反而给了叶尘舔弄脚掌心的机会。

  叶尘也是善于把握机会的人,他用舌头去慢慢品尝神星雪穿着丝袜的左脚,
忽的又转过头来细细品尝神星雪脱去丝袜的右脚。神星雪甚至感觉到叶尘用手把
自己的脚往下一拉,自己右脚的五个脚趾,全被叶尘含在了嘴里。

  到这,神星雪再也忍不住了,她开口问道:「臭弟弟,你什么时候醒的!」

  叶尘并未做答,而是挺起下身,狠狠的顶了两下神星雪。

  神星雪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后仰的身子立马就要躺倒了。到了这时候,
叶尘再也装不下去了,他顺势起身,抱着神星雪的大腿狠狠一推,神星雪躺在了
枕头中间,而后就是极快的耸动下身。

  「啪……啪……啪……」

  「噗……噗……噗……」下体拍打、密切交合的声音顿时响在整个「星雪间」。

  「好姐姐……骚姐姐……趁弟弟相公睡着的时候偷吃!看我不喂饱你!」

  「臭弟弟,别以为这次姐姐会放过你,看姐姐不把你嗦到射!」在叶尘的印
象里,这可能是神星雪第一次说这么下流的话。肉杵也随着神星雪的话语有所跳
动。

  感受到自己体内那根东西的跳动,神星雪立马把玉腿一屈,将玉足伸到叶尘
嘴边。

  「好相公,给妾身舔舔吧!」

  左脚还有泽紫萱的香味,右脚则是自己平常过的甘美。叶尘听到这话,肉杵
狠狠一胀,抓住神星雪的右脚,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的吮吸过去。吮吸完了右脚,
又把神星雪穿着丝袜的左脚整个含入最终,又舔又咬。

  「虎夫……呼虎夫……」叶尘咬着神星雪的左脚喃喃的说到。

  神星雪感觉到叶尘的疯劲,媚然一笑,轻启芳唇说到:「啊,姐姐脚后跟有
些不快呢,臭弟弟快舔舔。」

  听到神星雪这句发媚的话,叶尘热血上涌,立马放开丝袜玉足,一手将两只
脚并拢,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神星雪的两个脚后跟。

  看着叶尘这么顺从,神星雪忽然「心生一计」,她轻动修长的玉腿,从叶尘
的手中挣脱出来,而后缠在叶尘背后,交叉一夹。双手向前伸去。叶尘听曲知意,
伸手将神星雪一拉。神星雪便趁势扑入叶尘怀里。

  只见神星雪搂住叶尘,腰肢不停的摆动,顺着叶尘的抽插还配合的提起落下。

  而她的螓首,则依靠在叶尘的右肩,咬着叶尘的右耳耳边轻轻说到:「好弟
弟,上午似乎不能保证把姐姐种上呢,这次你快点,给姐姐的花田里下个种。」

  叶尘感受着耳边芳香的热气,听到这媚媚的话语,再也忍不住内心的躁动,
只见他狠狠的抽提三四下,双手紧紧把住神星雪的腰,向前狠狠一顶,让马眼轻
吻着宫口,而后精关大开,一股又一股灼热的白浊,争相向神星雪的花田里喷去……

  「好姐姐,这回我还是不敢保证能给你种上呢。我们再来!」虽然还在喷射,
但是在床上从来趁机收取利息的小混蛋,是不会放过再跟美人姐姐再来一次的机
会的。何况,美人儿姐姐可是真的成功让自己先高潮了!这种「屈辱」,不扳回
来怎么行呢?!

  「唔……小混蛋……不要了……倩儿待会要来找我……」神星雪「抵抗者」
叶尘的侵袭呻吟到。

  「好啊……让倩儿来看他的骚妈妈……」当听到叶尘说这句的时候,叶尘感
到神星雪蜜穴一紧,那是要高潮的象征。

  「唔……不要……」神星雪「抵抗」到

  「那让倩儿也成为弟弟的好夫人,跟好姐姐你一起在床上服侍我怎么样?」
叶尘坏坏的问道。

  「呜……呜……呜……」神星雪听到这句话,脑袋飞出自己同女儿在床上争
宠的样子,忽然就十分羞愧,下体一松,蜜汁从甬道中喷射而出……

  「好姐姐,你……你这是潮喷了!」

  ……

  「星雪间」今日是不会停歇那羞耻的声音了。住在「星雪间」旁边的美人儿
们,又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呢?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