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19章 羔羊的哀鸣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984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少女在奔跑,马尾辫激烈的摇晃。

  羚羊一样健美修长的身体在昏暗的破败墙壁中穿梭,寻找着不知在何处的出
路。

  为什么?

  为什么醒来之后就到了这种地方?

  这是哪儿?

  那个一直在追自己的男人是谁?

  他要干什么?

  她不敢去想,也没时间去想,这片被夕阳血色照亮的废墟仿佛一个天然的迷
宫,不知从哪儿,就会蹦出刚才险些抓住她的那个男人。

  男人的五官挺和气,文质彬彬,但身材壮硕,个子比她足足高出快一头。

  她见到他的第一反应是上去问问自己为什么会到这儿来,但马上,就看到对
方拿出了一个头戴摄影机,笑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齿。

  “Gamestart。”他说。

  她不爱学习,翘课是家常便饭。

  但这么基础的外语,她还不至于听不懂。

  游戏开始?什么游戏?他要干什么?

  恐惧被本能感应,她尖叫一声,转身开始逃跑。

  背包没了,没有手机,也没有防身用的东西,她一边抹泪一边狂奔,不懂为
什么自己只是跟同学吃个饭,就莫名其妙遇到了这种事。

  “有——人——吗!”她大喊起来,“救——命——啊!”

  一只手突然伸了出来,紧紧攥住了她的上衣下摆。

  “啊啊啊——放开我!”她尖叫着用力逃开,脆弱的布料发出哀伤的呻吟,
变成碎裂的残肢,被扯到男人的手中。

  桃红色的胸罩暴露出来,成为了男人下一个目标。

  看着突然出现在正面前方的男人,少女拼命刹车转身,但还是被抓住了乳罩
的背带。

  幸好,那是前扣的。她急忙解开,一肘顶想身后,飞奔。

  头发被揪掉了一绺,火辣辣的疼。

  但一想到被抓住后的未知命运,她就知道这点痛楚根本不算什么。

  “Goodgirl。”

  男人拨弄了一下卷曲的金发,额头的摄影机把图像投在他眼镜的左上角,让
他能调整好镜头,看着少女的半裸背影渐渐远去。

  太阳快要落山。

  她弯腰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息,肺部刺痛,大腿也又酸又沉。

  她觉得自己已经跑了很远,可还是没看到荒凉废墟的边缘。

  手臂抱住感到凉意的赤裸乳房,她擦了擦泪,踮脚望向四周。

  明明什么都没有,可她却觉得,自己正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她疑惑地抬起头,循着不像是风声的动静看过去。

  无人机。

  几个制作精巧的无人机,就悬在她附近的空中。

  毫无疑问,镜头都对准了她。

  “啊——!”她抱住胸口蹲下想要遮挡一下,跟着,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沉重
的脚步声。

  她急忙站起,一边扭头看一边迈开腿跑。

  但刚才还慢条斯理行动的男人突然变成了爆发的猎豹,之前揪掉她头发的手,
几秒内就抓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放开我!放开我!”

  她抬起脚往后踢,但运动鞋和脚踝一起马上就被抓住。

  下一秒,眼前天旋地转,她像口破麻袋一样被摔在了冰凉的水泥地上。一瞬
间,她觉得自己的骨头好像都已经全部碎掉。

  “呜呜……呜啊啊……你到底是谁啊……”

  “秘密。”男人吐出口音浓重的汉语,跟着突然一掌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

  她歪着头,满嘴醒咸,一颗白色的牙飞了出去,在地上发出一声轻响。

  咔哒,一个简易三脚架被安置好。几个强光手电被放在周围,照亮了中间的
她。

  看着男人把提包里的另一个摄像机安放上去,她痛哭着求饶,“别……别这
样,我……我可以给你钱,我爸爸有很多钱。你……你如果喜欢拍这种东西,我
……我可以给你找人,求你……放了我吧。”

  男人就像没听到一样,自顾自摆放东西。

  “你……你拍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你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

  她拼命挤出所有的气势,把这当作了最后的浮木,“我爸爸是金义!南城区
警署署长!你这样的人不会不知道黑街吧?你……你现在放了我,我……我保证
不让我爸爸抓你。还给你一笔钱,好不好?”

  男人转过身,脱下衣服,露出满是胸毛和肌肉痕迹的壮硕身躯,看向她的眼
神,显得有些失望。

  他没有说话,只是在脱下裤子前掏出一张照片,丢到了她的面前。

  她伸手拿起来。

  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合影。

  她坐在姐姐身边,跷着二郎腿,脸上是很明显的假笑,不耐烦地看着镜头。

  照片上的她被荧光笔画了个红圈,旁边潦草地写着,target。

  她爸爸照相的时候特意穿了制服,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能纪念他所握权力的机
会。

  而对方依然把她标记成了目标。

  巨大的恐惧让她尖叫起来,看着正在脱裤子的男人,晃晃悠悠起身就要跑。

  呼。

  那根金属头的皮带飞了过来,狠狠砸中她的后脑。

  男人走过来,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拖回到了灯光中央。

  光把她的皮肤照得惨白,乳头显得更红。

  “不、不要杀我……”她颤抖着蜷缩起来,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念头。

  反正也不是什么处女了,被强奸,被拍摄,都随便吧,活着……活着就好。

  但是,对方的强奸,却和她在黄片中看到的并不一样。

  那些男优会在女优象征性的抵抗后,舔她们的下面,逼她们口交,两边都湿
润了,就插入,换各种姿势,一直做到射精。

  而那个男人蹲下,揪住她的头发,拉起她的头,一记重重的耳光就扇在了另
一侧面颊上。

  头晕,耳鸣,眼前全是闪动的白点,她大哭起来,哀叫:“别打了……你让
我做什么都行……求你……别打了……”

  但雨点般的拳头,还是落了下来。

  柔软丰满的乳房被打得像是在跑步一样晃荡,腹部的一击让她虾米一样蜷起,
吐了一地带血的唾沫。

  他粗暴地攥住她肿起的乳房,膝盖狠狠压下。

  她仿佛听到了咔嚓一声,肋骨那边瞬间疼得让她快要昏死过去。

  他这才抓起她的脚,脱掉运动鞋,脱掉袜子,含住脚尖,一边舔着脚趾,一
边发出愉悦的呻吟。

  她觉得恶心,可是不敢动,也不敢说话,只能双手抱着头,崩溃哭泣。

  舔够一只脚,男人扯掉她的内裤,撕开她的裙子,抓起另一只脚,脱掉鞋袜,
吸吮舔舐,粗大的肉棒凑过去,插入了她。

  根本没有爱液,只有一点点粘稠的分泌物勉强润滑了入口。

  可男人不在乎,他粗喘着,阴茎刀一样切割着少女的性器,擦伤的血,很快
流过了抽搐的会阴。

  蹂躏并没有持续太久。

  等整只脚被舔得全是口水,男人就开始了射精前的冲刺。

  鲜红的膣口带着血丝被拍进特写后,他深深一顶,射精。

  她哽咽着缩起被放开的脚,再次蜷成一团,希望,噩梦到此可以结束。

  但她没想到的是,噩梦才不过刚刚开始。

  男人大步走开,过了一会儿,拎回了一大桶水。

  冷水浇在少女的身上,让她又发出一串痛苦的哀求。

  他拿出一个刷子,硬毛的,铺开一大块塑料布,把她抱上去,把所有脏了的
地方,都用力刷干净,甚至,刷到破皮。

  她痛到忍不住踢了他一脚。

  他拿来一把羊角锤,砸碎了她那边脚踝。

  她再也不敢挣扎,躺在塑料布上,彻底成了任他摆布的肉。

  他也确实在把她当作肉来摆弄,刷洗干净后,伸手到性器中,把之前射进去
的精液也抠了出来。

  她已经疼得意识模糊,嘴里念叨起了姐姐和爸爸的名字,希望自己最信赖的
两个人中的谁能来救她。

  可谁也没有来。

  她失去神采的眸子中,映照出男人用钢棍架起的简易烧烤架。

  她看到了刀叉,竹签,小锯子,和更多让她瞪大眼睛毛骨悚然,能猜到自己
接下来命运的东西。

  “啊啊啊——!”她放声尖叫起来,恐惧在这一刻撕裂了她的神经,让她疯
狂地尖叫着。

  荒芜的废墟上方,无人机降低高度,冰冷的镜头在尖叫中缓缓对准了唯一的
光亮处。

  尖叫从高亢专为嘶哑,再转为绝望的求饶,接着,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哀号。

  哀号迅速变得虚弱,但一直断断续续,足足回荡了近两个小时,才彻底安静
下来。

  “Gameover。”

  用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男人摘下眼镜,关掉额头上的摄影机,望着早就已
经落下去的夕阳方向,打了个饱嗝。

  无人机缓缓升起,飞远,很快,就消失在黑不见底的夜幕中……

  邦!

  厚重的刀斩下,红嫩的肉连着骨头一起断开,白色的碎渣飞溅。

  一点肉沫落在脸上,韩玉梁抬手擦下来,无奈地柔声道:“春樱,我个人认
为,想要切出来翅中不需要用这么大的劈砍动作。而且……市场不是单独卖翅中
吗?你为什么要买整翅回来剁啊?”

  叶春樱穿着围裙,皱眉望着剁偏了的鸡翅,不好意思地小声说:“这样买…
…不是便宜一些么。”

  韩玉梁叹了口气,“我都说装修那边不要这么急了,一下子账上还剩一万块。
感觉你更小气了。明明说打算做蒜香排骨,买回来就成了鸡翅……”

  她低下头,“我也没想到排骨涨价了。而且鸡翅好吃啊,鸡肉健康,比排骨
好。韩大哥你吃肉这么多,应该减少红肉,多吃白肉。翅尖这个……做出来我吃,
你吃翅中就是。”

  说着,她把另一个鸡翅摆到案板上,双手握刀,高高举起。

  赶在她喝呀一声劈下来之前,韩玉梁及时开口:“停!我来帮忙,我给你撕
开。把刀收起来吧。”

  叶春樱讪讪把刀放回刀架,轻声说:“当初是婷婷挑的刀,我用不太惯。”

  韩玉梁洗洗手,一边撕鸡翅一边问:“马上周末了,还是没选好下一个委托
吗?装修那边定金就交了五万,尾款两个月内得赚出来吧?”

  “房子大……装修肯定就贵啊。我已经尽量在网上买材料了。”叶春樱在一
旁用食物秤认真地准备一会儿要用的调料,菜谱就亮在窗台上新买的手机屏幕中。

  在韩玉梁的坚持下她还是买了最新一代智能手机,但在她自己的坚持下只买
了那个牌子的低端产品。

  这种各进半步总计靠近彼此一步的生活方式,正越来越多出现在他俩之间—
—尤其是叶春樱因为杉杉而坦诚了许多之后。

  “至于委托……你说小生意太费时间不值得接,可咱们名气还不大,暂时接
不到什么大生意。啊,对了,韩大哥,泳装写真拍摄那个委托还在有效期,你要
是能忍住的话,我可以去沟通一下。偶像经纪公司都很有钱,而且对安全问题比
较大方。他们能拿出防狗仔的开销给咱们当报酬,房款都能结清了。”

  “嗯……你再让我看看那些人的照片。”韩玉梁犹豫了一下,正好最近他觉
得自己定力有进步,真忍不住了想想叶春樱有一定镇静效果,实在不行,就纯为
了钱跑一趟。

  叶春樱在围裙上擦擦指头,拿起手机登陆到事务所的服务器,划拉几下,亮
在韩玉梁眼前。

  “呃……还是算了。我忍不住。”韩玉梁摇了摇头,“这些娘们也太能露了。
偶像衣服穿得越少工资越高?”

  “那倒不是,也分很多类型的。你让我查的那个易水寒,其实也可以算是偶
像的一种了。她穿的不是挺多。”

  是啊,不看她是从哪儿来的,夏天穿短袖不觉得淫荡可耻已经算是适应良好
了。

  说说笑笑,一会儿鸡翅就拾掇完毕,叶春樱甜甜一笑,回到案板边,“好了,
韩大哥,你去上网吧,弄好了我叫你。”

  “陪你会儿。”他没走,“我挺喜欢看你这么忙活的。”

  “笨,挺好笑,”叶春樱微红着脸把鸡翅放进料里腌,小声说,“不好看。”

  “那我也喜欢看。”

  噗,一个翅中没拿好,掉进了水池里……

  在预计的排序中,鸡翅腌制的时间里,叶春樱可以顺便炒两个素菜,米饭下
锅开蒸,最后连着蒜香鸡翅一起大功告成。

  但油麦才下锅,那悦耳的刷拉一声,就被“呜呜呜”的防空警报盖了过去。

  那是电影里提醒民众往地底下钻的声音,在大劫难时期也象征着怪物来袭。

  叶春樱扭头瞄了一眼,“韩大哥,帮我接一下,我腾不出手。”

  手机换了铃声没换,不看屏幕也知道是谁,韩玉梁干脆摁下接听,帮忙举到
了叶春樱耳边。

  “喂,叶所长,在忙吗?”

  “嗯,炒菜做饭呢。什么事啊,汪督察。”

  汪媚筠在和女人说话的时候嗓音就正常得不行,“叶所长,你怎么越来越像
家庭妇女了啊,打理事务所,可比下厨重要吧?”

  叶春樱微笑着回答:“我们最近没有委托,正坐吃山空呢。汪督察,你那边
有什么业务可以介绍一下吗?”

  韩玉梁皱起眉,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汪媚筠找上来的委托,估计不会是
什么好事。

  “真巧,”汪媚筠轻笑两声,“我就是有事准备拜托你们家的大侦探韩玉梁
呢。”

  很明显,叶春樱不喜欢汪媚筠。但她以前当医生对不喜欢的人也要治病,现
在做所长,也不会拒绝不喜欢的人的委托——只是会多赚点。

  “什么类型的委托?保镖?征信?还是寻人寻物?你们特安局……应该不需
要拜托韩大哥查案吧?”

  “真不巧,”汪媚筠语气夸张地叹了口气,“还就是查案,抓凶手。”

  “汪督察,厨师一般不会委托我们做饭的……呀呀呀,糊了。”叶春樱急忙
起锅,看来不太擅长一心二用。

  “嗯,听起来我也不会委托你帮忙做饭。”汪媚筠笑了笑,语气变得严肃起
来,“这个案子,特安局这边没有办法动用官方力量去查。有非常巨大的阻力在
影响着我,如果我硬是展开调查,很可能会进一步导致我手头一个准备多时的案
件功亏一篑。而雪廊那边你也是知道的,最近都忙得不可开交,只剩下沈幽有空
……我正好也联系她了。如果你有兴趣,你们可以在酒吧二楼详谈。”

  叶春樱犹豫了一下,问:“我需要先了解一下大概情况。是个什么样的案子?”

  “强奸杀人案。”

  叶春樱的背顿时挺直,“奸杀案?”

  “嗯,而且是连环奸杀案。受害者可能多达几十人,作案时间跨度近两年。”

  “可能?”

  “嗯,因为这是我的推测,具体资料,还要等沈幽黑进警方数据库后,才能
确认。我怀疑的那些资料被高层设置了极高权限,我看不到。”汪媚筠缓缓说,
“叶所长,你不是想让韩玉梁和雪廊一样,成为黑街的清道夫吗?这可是个非常
危险的垃圾,我们需要韩玉梁出手。”

  看着盘子里虽然糊了一点但依然比从前的成品香了很多的清炒油麦,叶春樱
考虑了几秒,说:“我们午饭后就过去,到时候酒吧见。”

  “我不一定有时间,我手上有一个非常麻烦的案子,可能还跟这次的奸杀案
有隐秘的关联。我已经加班三天了,睡美容觉的时间都没有。你们直接找沈幽就
好,这次的委托人也算成她,她有办法给你们搞来非常丰厚的报酬,不必我动用
自己的小金库。”

  听到汪媚筠不打算做委托人,叶春樱很明显松了口气,微笑着说:“那好,
我一会儿就联系沈幽。”

  从听到那是连环奸杀案开始,韩玉梁就知道,这个委托即使没钱拿,叶春樱
也会努力说服他去做的,说不定都会把自己搬出来当报酬。

  可以说,这样的委托才是叶春樱最打心底希望他做的事。许婷跟她可能唯有
这一点上想法一致。

  受所长安排,韩玉梁离开厨房,在饭菜做好之前上网先查一查关于连环奸杀
案的消息。

  奇怪的是,几乎检索不到什么清晰明确的事件资料,新扈市范围内并没有连
环奸杀魔的任何消息。

  把范围扩大到整个特政区,条件去掉连环,单纯搜索奸杀案,倒是有了结果。

  但大都是已经被侦破的案件。

  大劫难后完全恢复了治安水平的仅有各区核心城,恶性案件在周边地区即便
不能说层出不穷,也并不少见。

  翻了几页没有找到有意义的消息,韩玉梁听到叶春樱在喊他,果断一推键盘,
吃饭去了。

  玩电脑他行,信息检索搜集,还是得靠叶春樱和沈幽,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嘛。
打开搜索引擎就能判断凶手并开始喷唾沫,那是一部分年轻人的特殊技能,他学
不来。

  韩玉梁还在工三区骑着杉杉胡天胡地的时候,叶春樱就已经在研究菜谱——
虽然那会儿手头还不紧,她练的是排骨。

  所以最近这几天反复让他对其他家常菜尝味之后,她今天正式拿出来的蒜香
鸡翅,还真已经有了许婷手艺的七分火候。

  哪怕仅限这一道菜,也已经非常不容易。

  他抢着把翅尖吃了个精光,逼着叶春樱啃了两个翅中后,饱餐一顿心满意足,
收拾一下,正式往雪廊酒吧出发。

  小半个月不见,岛泽莲已经成了酒吧的招牌兼招财,不算小的一楼大中午就
坐了个半满。

  以前雪廊酒吧也不缺美女,别人不说,凌家姐妹只要稍加打扮就是艳惊四座
的水平,沈幽偶尔有空也会下来拿起吉他弹唱一首加州旅馆。

  但岛泽莲比他们都亲切,可爱,有服务精神,而且,还不是远在天边够不到
的月亮。

  她身上那种“我觉得我努努力能追到”的微妙气质,符合不少男人“女孩子
那么聪明干什么”需求的小小迷糊,外加“比起做女体盛能在这里打工真是太好
了”的幸福感总是洋溢在脸上,让她很快就成了附近汉子们口耳相传的小名人。

  并且,不管是纹身大汉还是金毛小伙,肥满中年还是秃头阿伯,她都态度一
致一视同仁。

  结果,反倒没人敢真追她。她看到韩玉梁来,喜滋滋迎上去后,也只能急忙
收敛,小声道歉说不能再当众公开女友关系了。

  他倒无所谓,该爽的时候在房里能爽就好,叙旧几句,就跟叶春樱走向二楼。

  沈幽早已恭候,但给他们倒茶之后,并没有直接进入正题,而是坐下看了看
手腕上那块深紫色的机械表,说:“再等一下,还有个人就快到了。咱们一次说
清,免得多费口舌。”

  “还有一个?”叶春樱一怔,“汪督察吗?”

  “不。你们的另一个熟人。”沈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意,看向韩玉
梁的眼神,略显促狭,“这次的案子,很有可能需要一个跟韩大侦探一起行动的
帮手,根据我的分析,那个人最合适。”

  韩玉梁盯着她短裙下被紫黑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笑道:“你不合适?我
还挺想跟你一起行动的。”

  “我应该不行,我年纪太大了。不在资料受害者的年龄范围内。叶所长虽然
年纪符合,也是出色的美女,效果很好,但我想你肯定不会答应让她做奸杀犯的
诱饵。”

  “废话,你想都别想。”韩玉梁毫不犹豫否定了这个不算是提议的提议。

  “所以,再稍等一下。”

  韩玉梁靠着沙发,猜测沈幽这奇怪的微笑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像是在等着
看好戏一样。

  他还没想出答案,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就推开门跑了进来,气喘吁吁一屁股
坐下,把双肩包往地上一扔,摘掉遮阳帽,马尾辫向后一拨,端起韩玉梁面前的
茶杯灌了一口,擦擦汗,笑得如夏花灿烂,“沈姐,叶姐,我没迟到吧?”

  韩玉梁一皱眉,瞪着沈幽道:“这个也不行!”

  因为来的是许婷。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