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约:娇妻的清白】(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赌约:娇妻的清白】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4596

                一、

  「你带那么多东西干嘛?就回去一个星期!」谢飞看着自己的老婆拼命的在
往行李箱里塞东西,有些不悦的说。

  他老婆高琳娜不做声,手却也不肯停,依旧在往已经满满当当的行李箱的缝
隙里塞着一些被规规整整的卷成团的小衣物。

  看着门口已经整理好的另外两个大皮箱,谢飞无奈的摇摇头,知道也拗不过
她,索性不去管她。

  客厅里丈母娘抱着他们两岁女儿,笑呵呵的说:「娜娜呀,你这是要搬家呀?
不就回去一个星期吗?你带那么多衣服干啥?」

  高琳娜抹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一边用力的把行李箱的扣子扣上,一遍
说:「这是我头一次回东北,怎么也得带够了东西吧,再说了,大姑姐家孩子多,
这些都是小飞和我不怎么穿的衣服,都挺新的,扔了怪可惜的,回去让她们看看,
能穿就穿,不能穿再扔。」

  谢飞动了动嘴巴,却没说话,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焦虑。

  就在前一天,两口子还因为回东北老家的事吵了一架。

  回东北,是因为谢飞的母亲去世满七七,要带着母亲的骨灰回老家安葬。

  可是谢飞不想带着自己老婆回去,问他为什么,他又支支吾吾的说不清。

  高琳娜其实也不是说她一定要去东北,而且这次回去也不是为了玩,她觉得,
这次回去是送自己的婆婆的骨灰回老家,而且正好学校已经放暑假了,时间又充
裕,自己这个做媳妇的如果不在场,那简直就是天大的不孝。

  高琳娜怀孕之前也没见过她的这个婆婆,婆婆来伺候月子,就留下来和他们
住在一起。说起来,这两年多的相处下来,婆媳二人就根本没出现过其他家庭里
的经常遇到的婆媳关系纠纷,可以说婆媳两个相处的几乎像是亲生的母女般融洽。

  只可惜,老太太只享受了两年的天伦之乐,就突发心梗去世了。

  谢飞还有个姐姐,因为母亲去世的时候正值她的第四胎临产,所以没法赶来
奔丧。

  在谢飞的老家有个风俗,老人在外地过世,头七之后,到满周年之前一定要
把棺木或骨灰迁回老家安葬,老伴已经过世的,更要安葬在一起,这样才能福荫
后代,家门安康。

  谢飞的十一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就葬在老家的族地里,这次,他也是要遵
从风俗,把母亲的骨灰带回去和父亲安葬在一起。

  但是他直到昨天,还一直不想带高琳娜回去,这让高琳娜十分费解和恼火。

  高琳娜比谢飞小两岁,一三年她大学毕业后来深圳入职的第一家公司遇到的
谢飞,说实话,最开始,相貌平平,个头也不高,看起来又有些土气的谢飞并没
有引起高琳娜这个大美女的注意,两个人又不在一个部门,所以谁也没有想到最
后他俩居然能走到一起。

  说起高琳娜的样貌,恐怕要耗费笔墨来褒赞一阵子了。

  她是广东梅州人,正宗的客家姑娘。南国女子几乎所有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
的身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
红粉,肉嘟嘟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长发过肩,发尾精心的烫成波浪大卷,
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少女的楚楚动人,少妇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似是天成。
无需额外的装饰,身材就更加无可挑剔,身为南方女子的她,却有着一米六八的
身高,加之平时注意锻炼与保养,二十七岁的她蜂腰丰臀,水滴状的圆润乳房生
过孩子之后不但不显下垂,却愈加膨胀丰满,纤长的双腿似乎无一丝多余赘肉,
怀孕生产对身材所带来的影响似乎对她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赞扬美人的词汇总是不嫌多,却又总是嫌不够,对于高琳娜的样貌,那算得
上是迷倒了众多男人,不夸张的说,直到谢飞和高琳娜已经结婚生了孩子的今天,
她的办公室还经常有一些执迷不悟的仰慕者送来的各种礼物,甚至还经常通过各
种渠道发来赤裸裸的告白。

  高琳娜有些见怪不怪了,从她上初中开始,她就已经习惯了被各种男生,甚
至男老师的骚扰,她出生在一个传统家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她的思想
也被影响的极为传统,大学时虽然象征性的交了个男朋友,不过她却坚守贞洁,
直到和谢飞结婚的当天。

  只可惜,外表老实本分的谢飞那时候却不是童子身,他早在大学时代就和女
朋友偷吃了禁果,只是因为毕业时他坚持要来南方发展才不得不和之前的女朋友
分手,命运使然,他却遇到了天仙般的高琳娜。

  两个人互生情愫的故事不怎么波折,美女哪有男人不动心,谢飞是第一次见
到高琳娜就神魂颠倒了,不过高琳娜开始注意谢飞却很偶然,也很……不知道怎
么形容,很奇怪?算吧,就是公司聚餐,很多男同事都搭话,只有作为公司里最
年轻的网络工程师的谢飞却始终躲在角落里,而且还引起了公司里新晋第一美人
的注意,这,只能用奇怪来形容了。

  也许是自卑吧,总之谢飞肯定不是这种老谋深算的人,他不敢过去和女神搭
讪,他始终觉得自己靠不上边,不过结果却令他完全出乎意料,新来的美女实习
生居然主动来和他说话,而且更让公司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光棍汉或者花花公子哥
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俩在聚会结束后居然还搭伴一起走的!

  两个月后他俩真的开始以恋人的姿态面对大家的时候还引起了公司上下不小
的轰动。

  要知道,谢飞当时还只是个小小的中层,月收入刚刚过万,房子车子都没有,
样貌个头一切都平平的一个人,到底怎么得到的美女的心,成了当时甚至现在也
在公司里回荡的一个未解之谜。

  两人的恋情公开了,高琳娜只好离开了那个公司,应聘到一个私立的学校做
了个小学老师。

  恋爱的过程甜蜜而又幸福,2015年谢飞和高琳娜把全部的积蓄和两家老人的
资助拿出来交了首付在深圳关外买了套房,并结束两年的恋爱时光,步入婚姻的
殿堂。

  一年之后,2016年,谢飞的两件大事,升技术部副主任和女儿来到了这个世
上,待产阶段,谢飞就把老家的寡居母亲接了过来,一方面照顾高琳娜,一方面,
也能母子团聚,让老太太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只可惜,老太太刚刚开始过了两年的舒心日子,就突发心梗去世了。

                二、

  高琳娜也是很小就没了父亲,和婆婆相处这两年多,几乎是把婆婆当成亲妈
来对待的,婆婆的突然去世,她伤心的和亲生女儿一样,听说谢飞要把婆婆的骨
灰送回东北老家去,她也坚持着要跟着回去圆坟,却遭到了谢飞莫名其妙的阻拦,
两个人才少有的红了脸。

  两个人相识到现在,几乎是没吵过架的,就算有,谢飞也是绝对主动让步的
那个,这回也是如此,尽管他心里像是有很多话要说,不过在高琳娜强硬的坚持
下,他还是妥协了。

  他始终没说清楚为啥不想高琳娜跟他去东北。

  高琳娜的妈妈虽然没掺合小两口的拌嘴,不过心里却有些犯嘀咕,是不是这
个女婿在老家有些没解决的情债,怕我家娜娜发现?岳母心里这么想,也不好给
女儿进谗言,只能憋在心里。

  高琳娜就郁闷了,谢飞像是个木头疙瘩,怎么捶他都不讲原因,搞得自己心
里像是堵了块臭烘烘的抹布一样不痛快。

  她心里其实和她妈妈想的也差不多,谢飞上大学前一直是在老家长大,就算
有个相好的也不奇怪,只要在和自己结婚后两个人没有继续往来就行了,可是她
生气的是,这个死木头脑袋就是不肯跟我讲实话,就好像我是个多么不通情达理
的女人一样!气死人了!

  还好,谢飞终于还是答应带着她一起走。

  只是他支支吾吾的说要有个条件一定要高琳娜答应了才行,高琳娜犹豫着答
应了,他才说道:「回去后,你不要问我姐关于孩子爸爸的事,千万要记住!」

  高琳娜心里有些诧异,却也不好再追问,就点头应允了。

  「还有些事……等下了飞机,在路上我再和你说吧。」谢飞说着,瞥了眼外
面哄外孙女的岳母。

  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让高琳娜的好奇心大涨起来,急忙点头附和他。

  家里的事交代给岳母照料完全么什么好担心的,两夫妻收拾好行囊,形色匆
匆地搭乘飞机从深圳飞到谢飞老家辽宁。

  从沈阳机场出来,两人又转乘长途汽车,向着谢飞生长的那个小山村赶去。

  七月的北方,艳阳高照,长途大巴飞驰在通往县城的省道上,虽然有些颠簸,
但是对于高琳娜这个头一次到北方来的南方人来讲,窗外的风景还是深深地吸引
着她的眼光,甚至差点忘记了追问谢飞还有什么事要嘱咐她的。

  谢飞虽然已经有差不多快十年没回到这里来了,但是他却对窗外快速飞逝的
故景毫无性质,而且随着距离家乡的距离越来越近,他似乎愈加忧心忡忡起来。

  「老公?你怎么好像不开心?不舒服吗?」高琳娜发现了谢飞的脸色不好,
小声问。

  谢飞摇摇头,看了看妻子娇美的面容,喉结动了几下,却没说话。

  「到底怎么了?你不是说有些事好和我说吗?说吧……」高琳娜很严肃的把
身体转向谢飞,微微翘起嘴角,故意漏出微笑补充道:「……说吧,我承受得了
……」

  她越是这样,谢飞好像越是心里有些压力,涨红着脸感觉更加难以启齿的样
子。

  高琳娜被他的囧样气笑了,抿着嘴唇小声笑着说:「好啦,不用说啦,我知
道肯定是你家里有个小初恋的事,对吧?」

  谢飞眼睛用力地眨了眨,想了半天才说:「天地良心,绝对没有!」

  高琳娜白了一眼撅着嘴巴说:「你这男人真是的,初恋就初恋呗,你只要发
誓,回去后不可以单独和她在一起,我不会生气的,再说了,人家可能早就结婚
生孩子了,你这次回去人家肯不肯来见你还不一定呢,你担心个什么劲呢?」

  谢飞急忙用力地摇头说:「娜娜,相信我,真的没有,我在老家真的没什么
初恋,我都和你说了,我初恋就是上大学那个,然后就是你……」

  「哦……我知道了,那就是暗恋,对吧?」高琳娜满脸坏笑的插话说。

  谢飞仍旧用力摇头说:「不是的,我要和你说的是我姐的事。」

  高琳娜收起笑容,端身坐在谢飞身边,乖巧的眨着长有长长睫毛的大眼睛看
着谢飞,听他开始说他家里的往事。

  谢飞像是需要下定好大的决心才行的样子,犹豫了好半天才缓缓开口道:
「我出生的地方叫饮马河,传说当年努尔哈赤的军队进攻中原的时候路过这里,
在这里歇脚喂军马喝水而得名,这是个只有一百零几户人家的山坳坳里的小山村,
村口有条不宽,也不深,但是却从未因天气原因断过流的小溪。这里由于是山地
地形,可供耕种的土地很少,所以一直很贫穷,我妈说直到近几年发展绿色旅游
业,才给这个小山村带来一丝活路。」

  高琳娜点点头,插话说:「我知道,这些你妈跟我说过。」

  谢飞点头继续说:「我爸当年是村里唯一上过高中的,所以生前一直是村里
的会计,我家在我爸去世前,一直属于村里面生活条件很好的」

  谢飞顿了顿,说起了多年前去世的父亲,他还是会感觉到胸口真真发闷,接
着说:「后来我家不行了,为了让我上学,我姐……我姐嫁给了害死我爸的那个
人。」

  高琳娜吃了一惊,半张着红嘟嘟的嘴巴,问:「啊?你爸爸是被害死的?」

  谢飞示意她压低声音,环视了一下周围,见其他乘客并没有注意他们,才小
声继续说:「我爸是被人踢了胸口一脚,连续吐血七八天,后来发现不好,送去
县里的医院已经不及了。」

  「踢你爸爸的那个人是你姐夫?因为什么呀?」高琳娜邹着眉问。

  谢飞的眼神有些飘忽的敷衍道:「不知道为什么吵架,我那时候小,我也不
懂……」

  高琳娜了解谢飞,她知道谢飞是个闷葫芦,心里有事轻易不会说出来,而且
一旦他不想说的事,你无论怎么追问都不会说的。

  「可是,只是踢了一脚,就算是踢在胸口,就死人了?」高琳娜问。

  谢飞愤恨地说:「我妈说,踢的那脚不要命,要命的是我爸憋住了心眼,活
生生气死的。」

  高琳娜觉得愈加不可思议,惊讶的问:「到底因为什么打架,怎么会把你爸
爸气成这个样子呢?」

  谢飞抿着嘴唇,脸憋得涨红,说:「你别问了,反正……不是啥光彩事。」

  高琳娜气的够呛,脑海里翻腾起一百几十种不光彩的事,不过哪种也不确定
能气死人。

  「可是你上学为啥又和你姐夫有关呀?」高琳娜追问。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