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同人】傲慢 3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DuesCheese
2020/6/16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原创:是
字数:7612

               三、错误

  时间回到黄昏,格莱林特子爵的府邸内

  休走进了卧室,她穿着的厚重伪装遮盖着全身只露出眼睛,油亮的高跟皮鞋
里还垫着增高垫。

  佛尔思坐在正对着窗户的书桌前打鼾,夕阳透过窗子洒满卧室。整个卧室金
黄一片,空气中缓慢飘落的尘埃闪烁着,阳光让散发着淡淡的木香和佛尔思的体
香更加浓郁。

  佛尔思手里握着的笔随着鼾声有节奏的在本子上划,凌乱的纸上隐约能看到
《傲慢与色欲》这个标题。

  休悄悄走到佛尔思的身后。

  「佛尔思女士,你因为创作淫秽色情刊物被捕了!」休一边大喊一边从后面
抱住了佛尔思。

  「警官!警官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惊醒的佛尔思搞不清楚情况
的高喊,手脚和身子疯狂蠕动,像一个大肉虫想挣脱休的控制。

  佛尔思穿着荷叶边的酒红色睡衣,睡衣的扣子胡乱扣着几个,下身只穿了个
白色的棉内裤。

  挣扎中,错乱的扣子挣开,露出了佛尔思较为丰满的胸部和有小赘肉的肚皮。

  佛尔思见状大喊:「救命啊,警察非~ 」话还没说完,嘴就被休拿东西堵住
了,东西还有一点点咸咸的味道。

  佛尔思楞了一下,把自己的袜子从嘴里拿了出来,顺势回头丢到了休的脸上。

  「休你居然拿袜子塞我。」佛尔思的脸上睡意完全褪去,气鼓鼓的说。

  「等会给你个惊喜。」休自说自话没有搭理佛尔思,在一旁解除着伪装,随
着一件件伪装褪下,露出了包裹在里面的矮小少女。她顶着头杂乱不对称的及肩
黄发,五官精致柔和,如花蕾般惹人怜爱。脖子上突兀的戴着乳白色皮革的项圈,
跟休发色一致的香槟金金属件又让项圈如艺术品般,又仿佛它本来就该戴在那里。
不算凹凸有致的体型仿佛刚刚发育,仅仅有白色的运动内衣和内裤遮掩肉体。

  佛尔思呆呆地望着休,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休你是不是又矮了。」

  休停下手里的活,抬头望向佛尔思「你不是应该先问项圈哪来的吗?」

  「比起项圈,我更在意你怎么缩水了。早上出门前你还是十六岁的身高,怎
么回来就变成十四岁了,一个成年人越看越像小孩。啧啧,幸好胸和屁股没有缩
水。」佛尔思色咪咪的用目光扫描着休的身体。

  看了个饱的佛尔思站起身来,走向休,嘴里还说着怪话。「来,让姐姐量量
是不是已经低于一米五了。」

  佛尔思对休使出了瘙痒攻击,用来回敬休刚刚的胡闹。佛尔思穿着敞着的酒
红色睡衣在华丽的卧室里追逐只穿了运动内衣和内裤的休。

  追逐中佛尔思的手已经深入了休的腋下开始攻击,休的手臂条件反射的夹紧
了佛尔思。眼看就要陷入瘙痒的攻击无法动弹,休亮出了王牌。

  【囚禁】随着休的一声高喊,佛尔思四周形成了无形的监牢,仿佛周围变得
黏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琥珀,或者围成了密封的透明墙壁。

  突如起来的情况让佛尔思挠了挠头,随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休,你晋升法
官了?」

  「哼哼,没错,这就是惊喜,等下还有更惊喜的事要告诉你」休双手掐着腰,
威严满满的说。

  休庄重的说【释放】,无形的墙壁消失了,黏糊的四周再次恢复了宁静。随
后,佛尔思从中飞了出来,把休扑到在床上。

  正要继续瘙痒攻击的佛尔思,被休用手指抵在了嘴唇上。

  「用你情色夏日里的桥段满足我,我就告诉你下一个惊喜」休稚嫩又充满诱
惑的声音诱惑着。

  佛尔思伸出手抚摸着好友杂乱的头发,柔声说道「那你算是找对人了」刚说
完,佛尔思和休两人都脸颊发热,心跳加速。

  夕阳的余晖透过格莱林特子爵府邸的窗子,照进宽敞华丽的寝室,两具白皙
半裸的胴体交缠着,空气中充满了少女的芳香。

  佛尔思吻向休的双唇,两人的舌头自然地探入彼此的口中,互相撩拨互相纠
缠。佛尔思一只手把这休的下巴,直到两人都有些呼吸困难才结束了湿吻,晶莹
的口水滴滴从刚刚的舌头上脱离洒向休的嘴边。

  「你又抽烟了」休对湿吻中闻到的烟味发出了抗议。

  「因为要创作嘛,有伟人说过烟是灵感的柴薪」佛尔思说着歪理,准备进攻
休下一个敏感点。

  「狗屎创作,你就写了个标题就睡着了,要不是…」休还没有说完话,佛尔
思的舌头已经攀上了休的乳房,舔抵着小鸽乳的凹陷乳头,另一只手也揉弄着休
空闲的乳头。

  「呜……」以乳头为中心,一股暖流上下交汇,冲击着休的神经。休无助的
咬住了自己的一根手指,没有抵抗的任由佛尔思玩弄。

  在舔抵和揉弄下,羞涩的内凹乳头挺立了起来,像小蛋糕上的红色樱桃般美
味。佛尔思继续进攻,张嘴含住了休粉嫩的乳头和乳房。左手则向下摸索,滑到
了休的下身,在摸索中隔着内裤碰到了敏感的阴核不禁让休抽搐了一下,

  「哈…」休松开了咬住的手指,发出了一声稚嫩的呻吟,一股爱液随之涌出。
休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得贴在了阴户上。

  佛尔思侧过身,把乳肉抵在了休的嘴前,另一只手从小腹划过,进入了休的
内裤。

  休眯着眼睛,像婴儿般吸允着眼前的奶瓶。随着内裤与下体的紧密接触被打
破,一种冰凉感随之而来。

  佛尔思抽出手来,看着手上的粘液,忍不住放入口中。这是一种咸腥的味道,
佛尔思更兴奋了。

  「休,你真美味」,佛尔思看着婴儿状吸奶的休,不禁感叹道。一只手绕过
休的脖子,来到胸前揉捏着休沾着口水的乳头,同时另一只手的几根手指深入了
休的体内。一副怀抱孩子哺乳的母爱姿势,此时是如此的淫靡。

  休放弃了思考,任由佛尔思玩弄。但是随着佛尔思手指的深入,自己的敏感
部位开始颤抖和瘙痒。

  佛尔思常年写作导致握笔的地方有些厚茧,此时拇指上粗糙的厚茧抵上了休
柔嫩的阴核。剧烈的刺激让已经非常敏感的休弓起了身子,迎合着佛尔思的动作。
佛尔思也配合着休,继续加强对软肉的进攻。

  「唔…。」休允着乳房的嘴用力咬了一下,在佛尔思的乳房上留下了一圈牙
印。休迎来了人生第一次高潮,然后松开嘴,浑身瘫软在了佛尔思怀里。

  「只有自己舒服可不行」佛尔思起身扒掉了休的内裤,露出了休光滑无毛的
下体。自己也脱掉睡衣和内裤,随手丢到了窗前的桌子上,内裤被没有盖的钢笔
印了黑色的一团。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昏暗的寝室里,佛尔思借助粉红的月
光把浑身发软的休扶起来,将两人双腿交叠,摆成了剪刀相对的姿势。阴户相贴
时的滑腻触感让休又颤抖了一下,使下体更加湿滑。

  佛尔思开始扭动起腰部,阴唇互相摩擦,每一下扭动都能刺激到阴核。休也
放弃了咸鱼般的躺尸,开始随着节奏一起扭动。两个肉虫的动作越来越快,快感
的电流从两人互相摩擦的敏感部位冲向大脑。

  「哈…啊嗯…」「…。唔…。嗯…」佛尔思和休一起有节奏地娇喘着,仿佛
融为了一体。

  两人在尖叫声中同时迎来了高潮,爱液打湿了床单。

  激情过后,两人并排躺在床上恢复精力。

  「这下你可以说还有什么好事了吧?我已经累的直不起腰了,如果我腰扭伤
了我要求工伤报销」佛尔思再次进入了咸鱼模式。

  休用手轻轻撩拨着佛尔思浓密的小森林说道「好事就是,你不用再担心血月
以后的头疼了

  「因为神明已死」

  「哦,那就好,可惜以后不能听愚者先生讲课了。还记得愚者先生那个镜子
的提问吗,镜子问我做的桃色之梦里主角都有谁?」

  「主角都有谁呢?」休眨着纯真的大眼睛问道。

  「当然是我们了,话说刚才可比梦里刺激多了」佛尔思翻过身来缕着休的头
发,回忆刚才两人的激情。冷静下来后,反而有了疑惑,刚才为什么会发展成这
个样子呢?手上传来了异样的触感,是休脖子上奇怪的项圈。

  「你这个项圈哪里来的?跟你风格不搭啊」佛尔思问道。

  「你是如何从刚才那个话题跳跃到这的。

  「算了,你肯定会狡辩说是作家的跳跃性思维。这个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礼物,
好看吧?」休伸长了脖子,把白色的项圈展示给佛尔思看。

  「好看好看,不过你父亲不是已经…」

  【啪】屋里突然一声响指,佛尔思的话说了一半就停在了那。旋即躺在柔软
的枕头上陷入了沉睡。

  血红的月光下,书桌前的人站了起来,在地面上拉一道起长长的人影。

  「休,该走了,我们回家」

  休点点头,把被子给佛尔思盖好,又穿上了运动内衣和有点潮湿的内裤。内
裤与阴户紧紧的贴合下,休感觉下体一阵冰凉。层层的伪装重新回到娇小的身体
上,休又变成了刚进屋时那个体型健壮,身高一米七的神秘人。

  穿衣时,门外传来一阵跑动声,紧跟着又有一阵四足动物的跑动声。但屋内
的休并没有理会。

  见休已经装备好了,两人无声的离开了房间。休透过门外的灯光看着佛尔思
的睡相,嘴角有了一丝微笑说道「今夜,好梦」,旋即关上了门。

  ……

  夕阳下,佛尔思正埋头写着书,随着身体的一下抽搐,佛尔思意识到了什么。

  身体不受控制,也无法发出声音,佛尔思的意识挣扎着。而身体也不受自己
意识的控制继续着写作,未知的恐怖开始渐渐占据了佛尔思的脑海。

  挣扎或许产生了效果,佛尔思看到眼前的东西产生了一丝重影。埋头写作的
佛尔思身上脱离出了另一个佛尔思,像灵魂被地狱吸引般向下坠落。挣扎的佛尔
思抓住了笔记,笔记又缓缓产生重影,仿佛笔记的灵魂也被拉出。

  随着笔记的灵魂完全脱离笔记,佛尔思和笔记一起沉了下去。

  坠落途中,佛尔思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四周就像深海,充满粘稠与窒
息感,上方的光线越来越暗,佛尔思合上了双眼。

  不知过了多久,粘稠感消失了,黄昏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佛尔思隐约看
到了一个巨大的骸骨教堂竖立在云间,周围是泡沫状的一座座岛屿和海洋,近处
和远处能看到数不清的东西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一只粉色的毛绒兔子凭空出现在佛尔思脸前挡住了视线,拿开兔子发现自己
就要撞到一座巨大的钟楼上,佛尔思立刻使用了学徒的穿墙技能。钟楼有着繁琐
的雕刻和华丽的机械结构,佛尔思不认识这个风格。好奇的观察着,钟楼消失了,
兔子也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佛尔思在黄昏的空中漂浮着,周围东西出现和消失的频率越来越快,有时是
一面红色的旗帜,有时又是不认识的金属雕像,远处能看到一个古代的单眼巨人
和柔和面孔的精灵一出现就开始互相攻击直到消失。

  世界开始摇晃,所有这些奇怪的东西,或人或物开始飞快地飞向黄昏下的白
骨教堂。佛尔思紧紧抱着书,等待自己的命运。在意识的最后一刻,佛尔思看到
一位身穿亚麻的老人坐在桌前单手拄着脸颊睡觉,周围仿佛一个忙碌的实验室与
老人格格不入,身穿白色制服和全身包裹着橙色衣服的人四处奔走,交谈……

  床上的佛尔思突然坐了起来,挠了挠头。

  「好想尿尿」

  过了一会佛尔思返回寝室,又传来了有节奏的鼾声,窗外的月光洒在书桌上,
桌上那本原本只有标题的《傲慢与色欲》不知何时已经写满了字。

  ……

  贝克兰德,大学区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走着,身下被街灯映出的影子随着脚步缓慢旋转着。其
中一个肤色较深的身影抬头望向了路过的大学大门,又收回了视线。偶尔路过的
大学生们有说有笑,散发着青春和活力,目光与希尔伯特交汇时,不经意间流露
出鄙夷。尽管希尔伯特穿着体面,但是偏棕的肤色暴露了他有南大陆血统。

  希尔伯特不再去看那些学生,默默的走着。

  贝克兰德的大学区相较于被称作富人区的西区,属于新兴的区域。伴随着大
学的崛起,大学区洗去了过去贫穷的面貌。这里有不亚于港口的新式街灯,不输
给西区的整洁街道,一切布置都是统一美观又具有前瞻性。夜里,走在大学区,
除了喝醉倒在路边的大学生,甚至连乞丐都看不到。

  两人在一处写着【迪尔查】的门前停下了脚步,这是一间不算大的房子只有
两间卧室,连佣人房都没有,休有时回来甚至需要睡沙发。这间房是休的父亲当
年的不动产投资之一,也是如今迪尔查家仅存的房子。

  休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位有着精致的五官和金黄柔顺长发的女士。女士显
然认出了休的伪装,然后望向了休身后的希尔伯特。

  「请问你是?」

  希尔伯特摘下帽子,像绅士般优雅的行了礼。「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休·迪
尔查的父亲,我叫希尔伯特。阿鲁卡尔德。你也可以叫我希尔伯特」

  女士先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随后就像迎接丈夫下班的妻子一样露出了微笑,
说道「快进来,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还没吃晚饭呢吧,我再去做点」说着女士转身走进了厨房。

  休就像往常一样,解开一层层伪装,按顺序挂到了门口的衣架上。希尔伯特
也学着休脱下外套。休只在身上留下了一件衬衫和内裤,胸罩忘在了佛尔斯那边。

  希尔伯特找到了餐桌坐下,认真观察起来。屋子不是很大,但比起贵族的宅
邸确实小的可怜。屋内的陈设也有些过时了,却依然很干净,在没有佣人的情况
下这很难得。

  过了一会,休的母亲端着两盘菜放到了桌子上。一盘新做的土豆条和一盘显
然是之前吃剩的半条鱼。随着工业化的到来,大量的农民和城市底层居民进入工
厂,消耗着生命的同时也让民族菜系走向死亡。原本菜色丰富的鲁恩现在只有贵
族和富豪才能吃到原有的那些美食,哪怕迪尔查这样的家庭也经常需要用土豆充
饥。

  休刚好收拾完伪装,来到餐桌前。希尔伯特露出微笑,轻轻向后挪了一下,
拍拍大腿示意。

  休领会了希尔伯特的意思,因为希尔伯特两脚并拢,休只能张开大腿跨坐下
去,开始享用晚餐。在休认真的吃饭时,希尔伯特开始对衣着单薄的休上下其手。
一只手在胸前,隔着轻薄的衬衫玩着寻找乳头的小游戏,另一只手则在张开的大
腿上摸索内侧柔软的肉。

  脖颈上白色的项圈微微发光,原本面无表情的休渐渐心跳加快,胸前的乳头
挺立了起来。希尔伯特更进一步,解开了衬衫的扣子把手伸了进去,直接揉捏那
小巧的乳房。下面的手也开始慢慢探索两腿之间的地带,因为休之前跟佛尔斯刚
刚磨过,内裤还是潮湿的。希尔伯特的手指在内裤外画着圈,同时裤子已经支起
了帐篷。

  休的项圈微微一闪,一股暖流从休的下体冲上面颊,休的脸瞬间潮红了。顶
着帐篷的小屁股也颤抖了一下,原本只是潮湿的内裤开始透出水来。希尔伯特用
两根手指轻轻拍打内裤上的小缝,体液的丝线就这样在手指和内裤间拉了出来。
而休已经无暇吃饭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敏感的地方。

  希尔伯特轻咬了休的耳朵,说道「吃饱了吗?」

  休皱着眉头,忍耐着快感点点头。希尔伯特停下了手上的活,给了休一个公
主抱,走上了二楼。推开房门,一个清秀的少年望了过来,他戴着窄框眼镜,留
着略显蓬松的头发。休的弟弟洛。迪尔查,他之前在屋内背诵古弗萨克语单词,
这是学习法律成为律师必需的前置。

  「此地禁止洛。迪尔查离开座位」

  「此地【守谜】」

  弟弟洛还没有反应过来,休已经控制住了洛并且创造了领域,屋内发生的一
切战斗和声音在守谜结束前外界都无法知晓和干涉。

  希尔伯特原本还想催眠洛,不过这样似乎更有趣。

  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见自己的姐姐像小孩一样被一个不认识的男
人抱着进了房间,又用威严的声音困住了自己。刚想离开座位,洛就感觉自己的
背遭到了鞭打,只好乖乖坐在那。

  房间不是很大,只有一个书桌和一张单人床,桌边堆慢了厚厚的书籍。希尔
伯特躺在了床上,休在他肚子上坐了起来。

  金黄的头发闪着光泽,隐约间露出了耳朵,温润的垂到肩膀。精致的五官眉
宇间完全长开,又保留了柔和和稚嫩,像个吸血鬼会收藏的木偶娃娃。眼睛棱角
锐利,透露着威严,但是此时休的眼神只有朦胧迷离,看起来十分娇媚。身上披
着件完全敞开的白衬衫,和已经印湿的内裤。小巧又不失魅力的屁股,在希尔伯
特已经撑起的胯下磨蹭,西裤的裆部留下了水痕。

  「爸爸,我有点冷」无视了一旁大喊大叫的弟弟,休搂住了希尔伯特的脖颈,
柔软的躯体直接压在胸口,希尔伯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两团柔软的肉鸽上挺
立的小红豆。潮红的小脸上流露出安逸幸福的神情。

  小手在希尔伯特的身上摸索,一直从脸颊抚摸到腹部,帮助他脱下衣服,解
开了裤带。两人试探性的舔舐了几下,舌头就开始了缠绵。混杂着土豆和鱼肉味
的深吻结束,休迫不及待地脱下了男人的裤子,自己也脱下了内裤随手丢到了弟
弟身上。

  裤子中,涨得发紫的粗壮肉杆冲了出来。

  希尔伯特说道「休,握住它,插入门锁,就能得到你记忆深处最美好的回忆」

  「可是爸爸,这个钥匙太粗了,进入不了窄窄的锁洞」休随即接上了下一句
话,就像排练好的一样。

  「没关系的,休,你可以亲手握住慢慢来,我们一起创造美好的回忆」希尔
伯特继续蛊惑道。

  休咬了咬大拇指,伸手握住了粗壮的肉棒,对准着小穴尝试着,另一只手则
用手指撑开了外阴。随着休的摆弄,龟头一次又一次划过,阴道中分泌的润滑剂
娟娟流出,流到了马眼上。

  「噗」的一声,休沉下了腰,肉棒冲了进去。休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就好像
下体被撕裂开,一个硬物挤开了自己的内脏,休咬紧了牙关可疼痛的眼泪还是从
面颊上滑落。希尔伯特一只手与休五指交叉握住,另一只手伸向脖颈的项圈。项
圈被激发,发出耀眼的粉红色光芒。

  休原本疼到快失去意识了,在粉红色的光芒照射下,疼痛渐渐被快感取代。

  休两只手都与希尔伯特握着,开始慢慢尝试着扭动。每一次往复,休都感觉
周围粉红色的云雾翻腾,群星在闪烁。

  被限制在一旁的洛也受到了粉红色光芒的影响,理智被欲望所取代试图离开
椅子加入欢愉。可每次站起背部遭到的无形鞭打都让他短暂的恢复,最后他只能
拿着姐姐的内裤,可惜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自己套弄起来。

  休把手撑在了希尔伯特腹部,上下吞吐起体内的坚硬异物。露出耽溺于快感
的迷醉表情,口中吐出甜腻的呻吟。希尔伯特也开始跟随节奏,扭动着腰部。

  从未被开发过的阴道内,此时正贪婪的吸允着肉棒,如波状柔软的褶皱让肉
棒脱离时带有真空般的阻力。稚嫩的阴唇随着插入被卷进去,又随着抽出翻出来。
有些红肿的阴蒂在下午刚刚遭受洗礼,又硬挺了起来。

  两人的节奏越来越快,交合处泛出的水花还带有点血色。

  随着休的一声娇吟,休向后弓起了腰。希尔伯特立刻扶着休的屁股开始冲刺,
洛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休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但是下体连续不断传来的刺激
又让高潮与快感逐步提高,仿佛要刻入脑中永远难以忘怀。

  一股暖流从肉棒射出,希尔伯特像拿飞机杯一样缓缓把失神的休向上拔出。
肉棒与小穴的脱离,大量白色的粘稠液体从红肿的小穴缓缓流出,沿着大腿滴到
床上。洛也一起射了出来,精液沾满了休的内裤,而洛也恢复了理智。

  房间的禁锢效果随着休的失神被破除了,但是洛的精神受到了打击晕了过去。
休躺在希尔伯特的怀里,依然没有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希尔伯特侧着身,按摩着
休的乳房。

  待休的眼神恢复了灵动,希尔伯特摸了摸休的头,像一位父亲一样仁慈的看
着自己的孩子,说道「为了奖励乖孩子,爸爸送你件礼物」,然后从衣兜里掏出
了一个乳环。银白色的乳环上还镶嵌着一颗透明的宝石,就像钻石戒指一样。

  休直到自己的一个乳头被乳环贯穿前,都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原本
应该是剧烈的痛苦,又被项圈转化成了快感,激烈的刺激让休再次高潮。又是一
阵爱抚过后,休搂着希尔伯特的脖子,小声说道「爸爸,以后不要离开我好吗?」

  希尔伯特幸福的笑了笑,在休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好的」。两人进入了甜
蜜的梦乡。

  第二天清晨,两位佣人从佣人房走出准备早餐,一位去叫醒了希尔伯特和迪
尔查姐弟。希尔伯特看着佣人,露出了疑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