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后裔异界纵横录】(8)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飞毛腿捣蛋
2021年6月17日发表与第一会所
字数:11182

  这个排版太难了,不知道怎么排版,也不知道怎么插入图片

  遥远的就看到蛇族主城高大的城墙,这是一个巨大的城市,城墙延绵到视线
远处。黄武本以为蛇族听起来像个原始人部落,但没想到却依然拥有这繁荣的城
市。也是,这片大陆,人族,亡灵,兽人,精灵四族鼎力,如果兽人是个落后的
部落,哪有实力去抗衡。

  布鲁斯作为向导,带着黄武众人简单参观了一下城市,确实繁荣,虽然比不
过人族和亡灵的城市。等走到城市中央最高大的一个建筑,布鲁斯介绍到这是蛇
族族长的府邸的时候,阿黛尔悄悄冲着黄武挤了挤眼睛,露出一丝笑容。心里利
用契约传送消息道:「武,今晚去把蛇族族长劫掠回来,当你女奴,增加你实力。」

  黄武也同样传递过去道:「别胡闹,阿黛尔,你目前战斗力还很弱。再说,
收女奴这种事不应该先看看相貌是否合适吗,怎么可以只顾武力高低。」

  最后,布鲁斯将黄武一行人带到官方旅馆,给众人安排好住宿。布鲁斯道:
「各位,先委屈一下住这里,今天时候不早了,我们明日再见,一起去搜寻狐妖。」

  黄武道:「客气了,这旅馆和我们之前住的比起来,已经非常棒了。」

  布鲁斯带人离去,温妮丝走到半路回了个头,悄悄对黄武露出一丝笑容。

  黄武感受到对方又在冲自己施放魅惑术,阿黛尔母女都是高级魔法师,也感
受到了,只有蜜雅不是魔法师,无法感应。阿黛尔道:「这女的好骚啊,不停的
在勾引武,她不是那个布鲁斯的恋人吗?不过很废物啊,身上没有力量波动,就
不要收她当女奴了。」

  黄武没好气道:「到底是你收女奴,还是我收女奴,不要老是盯着力量不放
啊。」黄武抚摸着下巴,看着远去的温妮丝,露出淫笑道:「我倒是觉得不错。
可惜这里是蛇族主城,她是布鲁斯的恋人,还是不要节外生枝吧。万一出了岔子,
都走不了。」

  阿黛尔微微嗔怒道:「如今我和妈妈都是高级魔法师,蜜雅又是高级刺客,
你怕什么啊。依我说,今天晚上我们就突袭蛇族族长,把她抓过来给你当女奴。」

  莉丽责怪道:「小黛,我们虽然是高级魔法师,但是我们只会初级魔法技能
啊。你不要小看蛇族族长。」

  蜜雅思索道:「蛇族人的战斗方式我见过,比较难缠,走的是阴险毒辣的路
线。但是他们族长的力量,我估计我们三个加一起是打不过的。」

  阿黛尔道:「蜜雅你别长他人志气,反正武有传送女奴的能力,我们三个夜
晚潜入蛇族族长府邸,武就留在旅馆。如果成功,就带人直接传送回来,如果不
成功,也可以随时传送回来。怕什么。反正是万无一失的。」

  蜜雅不满道:「你别老是直呼主人名字,你是女奴,用敬语啊。」

  阿黛尔道:「嘿,我就喊武咋了,就不喊主人。」

  蜜雅怒道:「你!」

  「好,停停。」黄武脑袋有点大,怎么才三个女奴,就开始有点管不住了,
这不行啊,道:「阿黛尔,你刚才说的有道理,但是我现在不知道那个蛇族族长
是什么样子啊,万一是个丑老太婆怎么办。你也看到那个布鲁斯了,他都找小老
婆了,你也可想而知他的原配什么样。」

  阿黛尔道:「你管她什么样子,她只要实力够强就好,当你女奴,又不是非
得要你上她。你收她作女奴后,你就把她当一个普通手下不就好了?」

  黄武道:「还可以这样?」心想这阿黛尔对这御女心经的使用,比我还转得
快。

  阿黛尔看黄武还犹犹豫豫,道:「大不了,今天晚上我把那个温妮丝给你抓
过来。不就好了?」

  黄武露出欣喜的表情,道:「然后我们就连夜带人逃跑?诶,这个好,这个
好,阿黛尔你真不错。」黄武感叹了一下,念了一句自编俗语:「团队无军师,
小黛当智囊。不过阿黛尔你老是冒冒失失的,我还是真不放心啊。」

  阿黛尔给了黄武一拳,道:「我什么时候冒冒失失的?」

  莉丽在一旁看着,责怪女儿不懂规矩,嘴角却露出一丝笑容,经过这几日的
接触,发现自己跟随的主人是个善良和气的年轻人,女儿经常没大没小的,他也
不生气。自己家族遭遇不幸,而这个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时间到了夜晚,蜜雅是刺客,带领阿黛尔母女出发了。黄武独自留在旅馆,
是左右难安,想着温妮丝绝美的面容,心中暗暗盘算要如何玩弄她。黄武不断保
持着阿黛尔三人的联系,一旦有危险,随时传送回来。

  黄武正坐立难安的时候,却听到窗外大街上传来响动。黄武具有伊丽莎白众
人的魔力,已经是魔导师级别,窗外的响动虽然很小声,但是却逃不过一个魔导
师的感应。

  黄武隐隐约约间,似乎听到温妮丝的声音,微微吃惊,连忙施展刺客的潜行,
偷偷潜了出去。

  蛇族城市因为最近在闹狐妖,实行宵禁,大街上家家户户闭门,路上没一个
行人,一片安静。一处隐秘的角落里,传来细微的几句声音,黄武悄悄潜行过去。

  竟然是白天所见的温妮丝,旁边还有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看样子也是蛇族
的贵族子弟。黄武微微吃惊,不过吃惊的还在后面。

  温妮丝此刻柔情款款的看着年轻男子,道:「阿诺大哥,你真的要带我私奔
吗?你可是蛇族长老的儿子,你不要你的家业和你的妻子了吗?」

  阿诺坚定的看着温妮丝道:「当然,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每天看到
你和布鲁斯那狗贼在一起,我心如刀绞。你····你没有被他伤害吧?」

  温妮丝露出愁容道:「他还没有得手,暂时对我还算礼貌,可是我心在你这
里,你每天心如刀绞,我又何尝不是度日如年?你····你当真做好准备了吗?
如果你妻子知道我们的事情怎么办?」

  阿诺道:「为了你,我已经把妻子休了,请再给我几天,我一定做好准备,
带上足够的钱财,我们就远走高飞,过逍遥日子去。」

  温妮丝微微惊讶出声道:「你把妻子休了?那可是你门当户对的妻子,你一
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吧。」

  阿诺轻轻捂住温妮丝的嘴,道:「小声点,别惊醒大家了。」

  温妮丝嘴被捂住,一双秀美灵动的大眼睛就转动着看向阿诺,眼波流转,仿
佛要滴出水来。阿诺再也忍不住,裆下早已经勃起。猛地一口用力吻向温妮丝,
仿佛在吸吮琼脂雨露一样,脸上露出享受快活的表情,不住小声念道:「唔··
太美了,·温妮丝,你真的太美了。」

  黄武嘴巴都张大了,心中在想什么情况,难道布鲁斯强行霸占民女,拆散情
侣?可是白天温妮丝和布鲁斯两人含情脉脉的,不像是强迫的啊。

  温妮丝和阿诺两人激吻了一会儿,阿诺已经欲火焚身了,想拉着温妮丝去旁
边的屋内做爱。可是温妮丝露出调皮的笑容,一把抓住阿诺下半身,微微惊讶道:
「阿诺,你阳具好热啊。真不愧是年轻人啊。」于是蹲下身子,将阿诺裤子脱去,
张开红唇,吞入男人的阳具。

  阿诺微微吃惊,道:「丝,别··这里危险。」但是身下传来阵阵快感。看
到温妮丝绝美的面容在自己丑陋的阳具面前,形成强烈的反差感。心中不由大动,
低声急促的喊道:「丝,快,快跪着我面前,跪着舔,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你,
就算是布鲁斯也不行。」

  温妮丝露出轻轻责怪的笑容,白了阿诺一眼,随即顺从的由蹲改为跪着,用
力吞吐着肉棒。阿诺浑身被温妮丝这风情万种的白眼给震了一下,脸上露出快活
无比的表情,身下一阵抖动,竟然射了?

  黄武在一旁微微惊讶,不会吧,这小子这么没用,这才多久就射了?而且这
射精的量,唔,怎么好像有点不对,量怎么这么多。

  阿诺一股一股的白浆注入温妮丝嘴里,温妮丝的小嘴都被射满了,一丝丝白
浆流了出来,温妮丝笑着看了看阿诺,在阿诺期待的眼神下,大口大口的咽下精
液,喉咙抖动,舌头射出来将嘴角的白浆舔食干净,顺便打着转将肉棒上面残留
的白浆也舔干净。

  温妮丝精神仿佛振奋了起来,眼睛露出光芒,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更显艳
丽。说来也怪,白天看到温妮丝是纯情少女的模样,怎么现在仿佛变了个人,艳
丽无比,充满了性诱惑。

  阿诺则神情微微有点萎靡,但却露出着急的表情,小声苦笑道:「怎么这么
快就射了,丝,你太美丽了。」

  温妮丝笑道:「不碍事,我来帮你。」温妮丝依然跪在男人面前,将肉棒在
自己脸上慢慢滑动,魅惑道:「阿诺,你是喜欢我的鼻子呢,还是嘴巴呢,还是
眼睛呢。」

  温妮丝每说一处,便将肉棒滑动到那处。甚至在秀发上摩擦了几下。

  阿诺喘着气道:「你哪里都美,我哪里都喜欢,我太爱你了。」

  温妮丝道:「我晚上给布鲁斯喝了一杯红酒,里面加了催眠药,他现在还在
呼呼大睡呢。阿诺,我给你说,他太搞笑了,我不让他碰我一下,我骗他要等到
他娶我的时候,才和他上床。」

  阿诺道:「丝,不要提他,你是我的,我们几天后就走,我再也不要你落入
其他人手里。」

  温妮丝媚眼如丝的看了阿诺一眼,站起身,然后慢慢将长裙撩开,里面竟然
赤裸着下半身。温妮丝弯下腰,将雪白的臀部朝向男人,细长白嫩的双手扳开阴
户,将粉红的肉穴暴露在空气中,甚至能看到里面的嫩肉在颤抖。

  阿诺像牛一样喘着粗气,脸上露出痴迷的表情,急迫的上前一步,着急将肉
棒插入其中。随着肉棒插入,温妮丝娇喘了一声,道:「啊,好大,阿诺哥哥。」

  阿诺不断用力撞击,温妮丝雪白的肉臀随着撞击不断被挤压,像波浪一样抖
动,随着不断撞击,慢慢出现红印。

  温妮丝双手支撑在地上,屁股高高撅起供男人享受,一头秀发散乱的从身体
披向地上,双乳随着撞击也不断晃动。温妮丝轻声娇呼:「痛,阿诺哥哥,轻点。」

  阿诺正憋红了脸的奋力抽插,听到后,赶紧停下来,关切问道:「丝,我太
用力了吗?我轻点。」

  温妮丝连忙道:「别,我说着玩的,你越用力越好。」温妮丝纤手撩了撩头
发,媚眼看了一眼阿诺,道:「阿诺哥哥,你不是一直想大大方方的带我逛街吗,
现在就带我逛街吧。」

  阿诺有点疑惑道:「逛街?现在是晚上,商铺已经关闭了。」

  温妮丝抿嘴笑道:「就这样呀,带着我走呗。」

  阿诺反应过来,眼中立刻露出淫欲,喘气笑道:「丝,我太爱你了,你总是
能带给我惊喜。」

  于是黑夜里,寂静的蛇族城市街道,一男一女正交合着前进。温妮丝一边爬
行,一边接受来自身后的撞击力,嘴里不断娇喘呻吟,道:「阿诺哥哥,这里是
首饰店呢,布鲁斯经常带我来买首饰。」

  阿诺抽插道:「丝,我也会给你买,一定比他多。丝···」阿诺犹豫了几
下,道:「丝,布鲁斯虽然比我厉害,也比我英俊,更比我有钱有势。但是,我
一定比他对你好。」

  温妮丝转身过来看向阿诺,柔情道:「阿诺大哥,布鲁斯他就是个废物,我
在他身边是生不如死,只有你才能当我男人,才够资格···操···我,别看
不起自己,好吗?」

  阿诺听后,既感动,又听到这么一个仙气飘飘的美女竟然说出操这种污言秽
语,一阵激动,身下肉棒狂喷出来。阿诺感到精液仿佛止不住的往外喷射,直接
将温妮丝的肉穴注满,还流露白色液体在外面。

  温妮丝也感受的体内肉棒正在发射精液,滚烫的男人液体将自己的肉穴烫得
酥酥麻麻,不禁发出阵阵娇喘,道:「阿诺哥哥,你射了好多给我,你是想让我
怀上你宝宝吗,啊··进入子宫了。」

  黄武却感到一丝丝诧异,温妮丝阴户外面的白色液体竟然快速的被吸收进去,
温妮丝越来越容光焕发,而阿诺连续两次大量射出精液后,神情更加萎靡。

  阿诺微微有点惊讶,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肉棒微微开始有点软了,但是温妮丝
的肉穴却紧紧包裹住,不让它掉落出来。阿诺道:「丝,这··还要来吗?我好
像不行了。」

  温妮丝扭动着屁股,肉穴里面的嫩肉随着屁股扭动不断揉捏着肉棒,温妮丝
嘴里还嗲嗲的讨好阿诺道:「阿诺哥哥,你的精液好烫啊,再给我一点好不好,
刚才把人家的子宫都快烫化了。人家的这个烂肉穴迟早被你操烂。」

  阿诺惊掉下巴道:「什···什么,丝··你说什么」也难怪阿诺惊讶,温
妮丝一直在自己面前纯情又痴情的模样,仿佛仙子一般,言谈举止都无可挑剔般
完美,根本不会说出这么肮脏的话语,为什么今天?但是阿诺又感到一股别样的
刺激,今天的温妮丝给自己不一样的感受。

  阿诺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再次抽插起来。

  温妮丝一边爬向,一边被身后撞击的断断续续的说话:「阿诺··哥哥··,
我们现在是不是来到你家了。」

  阿诺抬头一看,不知不觉,两人一边交合,一边已经走到自己家门口了。

  温妮丝道:「阿诺哥哥,你说如果你娶我,就这么一边交合一边进你家门,
如何呀?嘻嘻。」

  阿诺也露出笑容道:「这可挺有创意,不过我可不好意思在家人面前做爱。」

  温妮丝微微嘟嘴道:「那如果我穿着洁白的婚纱呢?再像现在一样,如同·
·母狗··一般被你操进你家门。」温妮丝着重强调了母狗两个字,一脸坏笑的
看着阿诺。

  阿诺看到今天纯情的温妮丝似乎和平时不一样,特别喜欢说脏话,心中非常
刺激惊喜,道:「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想,我当然会这样把你··操着
··娶进门。」阿诺是贵族男子,从小受良好教育,也不太适应说脏话。

  温妮丝夹了夹阴道,用里面的嫩肉按摩着肉棒,道:「阿诺哥哥,你妻子和
我比怎么样?」

  阿诺道:「我只有一个妻子,那便是你。那个我已经和她离婚了。丝,我只
恨我没有早点遇上你,我觉得上天对我太好了,能把你送到我面前来。」

  温妮丝道:「几个星期前,我们第一次在酒楼见面,你是不是就想着今天这
样操我了呢?啊,再用点力。」

  阿诺道:「没有,没有,不敢,你那时如同仙子一般,还在布鲁斯身边,我
只是觉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温妮丝笑道:「当真没有?那你为什么第二次见面就动手动脚,开始揉捏我
胸了呢?啊~ 」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传来交合的啪啪声音,温妮丝的娇喘声。

  阿诺尴尬笑道:「那是你太美了,我忍不住。」

  温妮丝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道:「你是不是挺自豪,布鲁斯样样比你厉害,
但是他却碰不到我,而你却可以肆意将你的精液射入我体内,你是不是有种快感?」

  阿诺道:「没有,我不想提布鲁斯,我只知道你是我的。」

  温妮丝脸色慢慢冷下来,冷笑道:「你和妻子离婚了?」

  阿诺开始感觉到有一丝丝不对劲,道:「是,丝,你放心,我一定对你好。」

  温妮丝道:「你我才认识不到一个月,你就为了我把你妻子离了?布鲁斯样
样比你优秀,你却相信我会选择你?」

  阿诺仿佛被巨锤撞了一下,整个人惊呆了,结巴道:「你··你···」同
时感受到下半身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力和快感,肉棒喷涌出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多
的精液。阿诺奋力想挣脱,却发现肉棒被牢牢吸附在对方阴户。

  黄武在一旁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震惊了,只看到阿诺年轻的身体瞬间变得
像老年人一样,一下摔倒在他的家门口,抽搐几下,便一动不动了。而温妮丝则
站起身,将衣服和秀发整理了一下,吸收了对方年轻的肉体精华后,整个人显得
格外神采奕奕。轻蔑的看了看死在地上的男子,刚才还亲亲热热的,此刻却露出
厌恶和不屑的表情,道:「又一个自认为聪明的废物。」

  黄武正在惊讶,契约突然传来阿黛尔三人的呼救,立刻将三人传送回来,只
见阿黛尔母女,蜜雅三人惊慌失措的躺在地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旁边突然出现人,温妮丝大吃一惊,连忙几个跳跃,一溜烟消失在黑夜中,
离开的的时候,回头美目看了看黄武众人。

  黄武也不想去追逐温妮丝,因为现在更需要知道阿黛尔三人出现什么情况了。
于是带着三人回到旅馆,听阿黛尔慢慢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

  时间回到蜜雅带着阿黛尔母女潜入蛇族族长府邸的时候,蜜雅刺客已经是高
级刺客,非常顺利的进入府邸,点倒几个守卫,找寻到族长的房间。

  蛇族族长凯拉正在独自在花园生闷气,丈夫布鲁斯最近不知道从哪遇到一个
叫温妮丝的美女,天天腻在一起。年龄早就进入中年,本来夫妻关系就不太和谐,
布鲁斯经常不在身边,现在就更难得见一面了。虽然布鲁斯是来自狮族,是典型
的政治婚约,但是凯拉却被丈夫布鲁斯深深迷住了,充满男性荷尔蒙的狮族俊男。
曾几何时,凯拉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但是布鲁斯好像不这么认为,布鲁斯从
一开始似乎就对自己没感觉。

  更可气的是,布鲁斯听从那个温妮丝的蛊惑,居然在领地内大肆搜寻九尾狐,
几番去批评都会爆发一场激烈的争吵。凯拉喝退侍女后,独自拿起酒杯,看着天
上的明月,心中默念,但愿我的丈夫能回心转意。

  凯拉突然眉头一皱,花园四周突然响起蛇的呲呲警报声。这是蛇族饲养的守
卫蛇,散布在关键位置,一旦有生人靠近,便会发出警报。

  几条巨大的蟒蛇从屋顶缠绕下来,将来袭者缠住,但是一声切割的声音,一
道寒光闪过,几条蟒蛇便断成几截。三个人影出现在凯拉面前,正是阿黛尔,莉
丽,蜜雅。

  蜜雅根本不废话,直接快速闪向凯拉,同时阿黛尔母女同时念动魔法咒语,
施展黑暗束缚术。

  凯拉冷哼一声:「亡灵法师?」手中施法,快速召唤出战斗宠物,一条巨大
无比的蛇,吐着芯子快速缠绕住蜜雅。这条蛇与刚才的蛇完全不一样,当蜜雅的
短剑划过蛇体时候,竟然发出金属的火花。

  凯拉召唤出战斗蛇后,丝毫不停止,又是一个召唤术,另外一条巨蛇从地底
钻出,凯拉站在它背上,巨蛇载着凯拉,避开蜜雅的攻击。

  凯拉站在巨蛇背上,手中施法却丝毫不停,一口气又召唤出数根守卫蛇棍插
在阿黛尔母女身边。蛇棍吐出毒液喷向阿黛尔。

  蜜雅刚刚避开战斗蛇,想冲到凯拉身边近身战斗,不料战斗蛇异常灵敏,一
次缠绕不中,迅速的再次贴了过来。蜜雅一时间难以摆脱。

  阿黛尔母女却有点慌张,第一次战斗,本以为站在远处安安稳稳的释放魔法
就好,没想到敌人居然迅速在面前插了数根蛇棒,还冲自己喷毒。

  阿黛尔看着蛇棒丑陋的面容,心中微微害怕,手中魔法也释放不利索了。本
来两个人的亡灵束缚术就运用得很生硬,加上蛇棒一干扰,凯拉身下的巨蛇几下
就挣脱了。

  阿黛尔母女微微惊慌,赶紧后撤,离开蛇棒的攻击范围。再次打气精神,释
放黑暗魔法球。两人虽然等级到了高级魔法师,但会的法术招式实在有限,来来
回回就这两个法术。

  魔法球刚刚凝聚起来来,只见凯拉一个嗜血术加持到两条巨蛇和蛇棒身上,
蛇棒的攻击范围骤然增加,阿黛尔母女只得将手中法球击向蛇棒,同时慌慌张张
再次后撤,离开蛇棒攻击范围。

  蜜雅本来已经将战斗蛇给压制住,短剑不断在它身上招呼,虽然大部分划出
金属火花,不能伤它分毫。但是也有几次刺中了巨蛇的软肋。看着巨蛇快要不行
了,突然被加持嗜血术后,一下精神亢奋无比,力量,速度,耐力均大幅增加。
蜜雅暗暗叫苦的时候,凯拉绝情的再次一个召唤术,召唤出无数条行动敏捷的小
蛇出来,看着它们斑斓的颜色,明显是剧毒蛇。

  蜜雅是犬族人,当然不惧蛇。但是阿黛尔母女看到一群小蛇,则惊恐的尖叫,
再也无法安稳的释放魔法了。其实就算没有小蛇,两个人被几个蛇棒弄得手忙脚
乱的,看样子也无法帮忙了。

  凯拉见稳住了局势,于是停住施法,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闯入我府
邸?」见三人手忙脚乱的样子,凯拉微微一笑,收回剧毒小蛇,重新召唤了一群
蟒蛇出来,准备缠住三人,抓活的。

  这战斗实在憋屈,凯拉仅仅是高级祭祀,相当于高级魔法师这个级别。而阿
黛尔母女就两个高级魔法师,加上蜜雅是高级刺客,三个人围攻一个,居然被打
得毫无还手之力,一次像样的威胁都没有。

  当蟒蛇快要缠绕住三人的时候,三人突然凭空消失了。凯拉一脸错愕,道:
「空间魔法师?不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哪里有空间魔法师,这什么情况?」

  战斗是如此的迅速,或者说阿黛尔三人是如此的拉胯。等蛇族府邸的守卫急
急忙忙的涌入花园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只留下一片狼藉的花园,和迷惑的蛇
族族长。

  黄武听完三人讲述后,摊手问道:「所以?你们三个打一同级别的,就这么
快就输了?」

  阿黛尔微微红着脸道:「这个···这个,我和妈妈就只会两个法术,黑暗
魔法里面还要很多厉害的法术,我们根本不会,再说那个蛇真的好恶心啊,白天
我看这些蛇族人和我们没什么差别,怎么一战斗起来,就不停放蛇。」

  蜜雅第一次为主人出战,就失败了,非常沮丧,低垂这耳朵,跪下道:「蜜
雅给主人丢脸了,请主人责罚。」

  黄武笑着抱住蜜雅,在她脸上轻吻了一口,好生安慰了一会儿,道:「这不
怪你,蜜雅,你和阿黛尔她们一样,虽然等级晋升了,但技巧招式还停留在初级
阶段。经过这次,看你们还不好好修炼。」黄武趁机揉搓着蜜雅的巨乳,笑道:
「你才刚刚成年对吧,这胸还会再发育吗?你妹妹有你的大吗?」

  蜜雅一脸羞涩又享受,道:「我不知道,但是妹妹和我差不多耶。」

  阿黛尔看着黄武在那不正经,微微嗔道:「你让我们好好修炼,那你怎么不
好好修炼。」

  黄武站起来,笑道:「我?我还用修炼?说出来吓死你们,我现在起码已经
算个合格的高级魔法师了,虽然我的级别是魔导师。因为我有个一个乖乖好女奴
伊丽莎白每天都在认真刻苦的修炼,我现在会非常多的光系法术。」

  阿黛尔突然才想起这家伙还有一个人族女奴,还是光系魔导师,发气道:
「什么?那个臭小妞的光系魔法有我亡灵魔法厉害?我只不过是不会而已,你信
不信我以后比她还厉害?」

  黄武慢慢凑近阿黛尔面孔道:「不信。」然后趁机吻了一口。

  阿黛尔连忙擦拭嘴巴,跳起来就要打黄武,叫喊道:「你个臭小子,谁让你
亲我的?你敢说光系魔法比亡灵魔法厉害?」

  蜜雅急忙拉住阿黛尔,不准她打黄武。黄武一把抱住莉丽,淫笑着说:「你
不让我亲你,我就亲你妈妈。」

  阿黛尔更气了,本来今天信心满满的去抓捕女奴,结果被一个同级别的打得
落荒而逃,气正没法撒,现在黄武在那挑衅,阿黛尔气的直跺脚,道:「臭小子,
你··你给我放开我妈妈,信不信我揍你。」

  黄武嘿嘿一笑,把双手放开,洋洋得意道:「我放开了,你看你妈妈会走开
吗?」

  莉丽没好气的看着自己女儿和黄武,仿佛两个小孩在那闹脾气,抱歉又温柔
的看了看阿黛尔一眼,道:「小黛,不准打主人,快来妈妈这边,妈妈抱你。」

  黄武露出胜利的笑容,把脸扬了扬,莉丽顺从的亲吻上去。黄武道:「喊主
人。」

  莉丽柔声道:「主人,莉奴在。」

  黄武歪着脑袋想了想,道:「喊爸爸。」

  莉丽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依然顺从的柔声道:「爸爸。」

  旁边阿黛尔直接气得一屁股钻进自己的房间,眼不见心不烦。

  阿黛尔走后,黄武喃喃自语道:「唉,我们这个团队实力还是不够,最重要
的是,智慧也不够,我们急需一个军师啊。」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黄武众人微微惊讶,此刻正是深夜,怎么会有人到访。
难道蛇族族长这么快就查到是自己在偷袭她了?

  黄武众人正犹豫间,门外响起甜美的女声,正是温妮丝的声音。黄武连忙打
开房门,请温妮丝进来。阿黛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来了,道:「你看他那屁颠
屁颠的样子。」

  温妮丝清丽脱俗的站在门口,虽然还是穿着刚才和男人打野炮的衣服,但是
完全看不出一丝丝淫荡的感觉,黄武甚至产生错觉,仿佛刚才她并没有和人乱交。

  温妮丝甜甜笑道:「武先生,你好,打扰您了,我来是想和您谈一谈。」

  黄武心中微微荡漾,干咳了两声,道:「好,请进吧。」

  温妮丝眼光扫了扫屋内的众女,道:「我可以和您单独谈谈吗,因为这很重
要。」

  黄武很想说好,但是看了看身后目光如炬的三个女奴,又不好意思,只得说
道:「没关系,她们三个绝对听从我,不会泄密的。」

  温妮丝点了点头,于是在阿黛尔警惕或者说吃醋的眼神下,走了进去。

  黄武请温妮丝坐下后,心跳得厉害,心中连骂自己道,这个小妞是个荡妇,
刚才活生生把一个男的骗来离婚又杀死,怎么自己还觉得她温婉清秀,对她有种
恋爱的感觉,真是见鬼了,我是魔导师,她的魅惑术对我没用啊,怎么感觉还是
中了一样。

  温妮丝冲三女致意了一下,然后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黄武,道:
「想必您刚才看见我的所作所为了,不管你去不去告诉布鲁斯,都是您的自由。
我只把我的故事告诉给您。」

  温妮丝于是把她的故事婉婉道来。她的母亲当年是一个狐族的绝色美人,叫
灵,在狐族内也小有名气,自然也引来众多族内青年男子的追求,但是她却一个
也看不上,对他们的殷勤感到反感。

  直到一天,一个佣兵团来到狐族领地附近斩杀一头危害农民的魔兽,里面一
个叫武的潇洒帅气的亡灵男剑客引起了灵的好奇,银色的头发如同他手中的剑一
般发亮,面对凶残的魔兽却自信勇敢,当同伴陷入危险时候,奋不顾身的去帮助。

  狐族派人感谢佣兵团的时候,灵特地找到这名年轻的剑客,两人一谈话仿佛
多年未见的好友,武告诉了灵外面世界的很多见闻,千奇百怪的魔兽,壮丽秀美
的山水,热情各异的种族,这对于一个长年待在闺房,从小被教育做贤妻良母的
灵来说,是个巨大的冲击。

  两人越谈越投机,很快,两个年轻男女便这样坠入爱河,可是她们一个是狐
族,一个是亡灵族,并不敢公开,只能半夜偷偷见面。武脱离佣兵团,特地留在
狐族领地,而灵则一遍又一遍的拒绝提亲的各类族人。可事情终究不能隐瞒太久,
灵和武的恋情在狐族引起巨大争议,青年男子不明白为什么灵要选择一个外族人,
而且看起来也并无太多优点。

  族内众人纷纷指责灵,包括灵的父母也加入指责的队伍,可是柔软的灵在此
刻却爆发出异常的坚定,坚持要嫁给武,并私下要求武带她私奔。可是武看到这
一切后,十分难受,他并不希望灵被她族人和她父母责怪,更不想灵陷入千夫所
指的责难中,于是便留下一封写满对灵的告别信后,便悄悄离开,他希望用时间
能冲淡一切,让灵回到她应该的生活当中去。

  可是时间并未冲淡,反而一天天加深了灵对武的思念,这样灵被大家视作异
类。直到一天蛇族族长之子提出联姻的要求,并指定灵的时候,狐族众人一致同
意了。

  灵留着泪出嫁了,她本想一死了之,却有难言之隐。原来她竟然有了身孕,
正是武的孩子。蛇族之子娶了国色天香的美人,自然欢天喜地,但是当灵生下孩
子的时候,蛇族发现这竟然是个亡灵杂种。蛇族认为这是一种屈辱,当即要处决
灵和她孩子。

  灵苦苦哀求,恳求丈夫留下孩子,并保证从此会一心一意对他。蛇族之子贪
图灵的美色,便答应了,让这个孩子回到灵的娘家抚养。

  从此这个孩子便在狐族长大,但是作为亡灵和狐族的混血儿,而且是私生子,
自然遭到各种白眼和欺负。但是欺负归欺负,好歹能吃饱饭,一天天的也算长大
了。

  而灵虽然规规矩矩的跟随了蛇族丈夫,但是内心却每天想法搜寻武的下落。
直到一天她在蛇族密室里面发现了奄奄一息的武。灵大惊失色的痛哭,原来蛇族
早就抓到这个让他们蒙羞的人,为了好好折磨他,每天鞭打针刺蛇咬,但是却不
让他死去。

  这对恋人抱头痛哭,多年未见,一个已经是人妇,一个却是阶下囚。眼前被
折磨得肮脏丑陋的人,怎么能想象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帅气剑客。

  两人当即双双殉情自杀。

  温妮丝慢慢沉重的讲完后,说道:「这就是我父母的故事。」

  阿黛尔小声抽泣道:「我也是亡灵族人,这是多么感人的爱情啊,就应该把
蛇族和狐族都给杀光。」

  黄武惊讶道:「那个亡灵剑客也就是你爸爸也叫武?」

  温妮丝缓缓点了点头。

  蜜雅道:「那狐族长大的混血儿便是你了?」

  温妮丝点头道:「没错,我长大知道这些往事后,便决心为我父母报仇。我
第一个就要找蛇族的麻烦。」温妮丝看向黄武道:「所以,你明白我的所作所为
了吗?蛇族最近闹的沸沸扬扬九尾狐事件,其实就是我弄出来的,我就是要打击
蛇族。其实,哪有什么九尾狐。」

  黄武道:「原来是这样,那么你接下来·····」心中却想,那你未免也
太狠了一点,杀了那么多蛇族人。

  温妮丝道:「我原本计划利用这个九尾狐事件,让蛇族高层胡作非为,激起
蛇族老百姓的愤怒,爆发内乱,让他们自相残杀。但是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黄武道:「这个··唔,我是觉得你父母那一代已经承受了痛苦,她们肯定
也不希望你再活在痛苦里,复仇固然是好,但是复仇也会让你的人生扭曲,你会
从此不断与人争斗。

  你已经杀了那么多蛇族人了,这个仇也算报了,不如就放下仇恨,过上平凡
幸福的生活去吧。当然,我保证,我不会告诉布鲁斯。」黄武说着说着,看向阿
黛尔母女,也是说给她们听的。

  温妮丝站起身深深给黄武鞠躬道谢,道:「多谢您的良言,我回去好好思考
一下。」

  阿黛尔站起身握住温妮丝的手,道:「你以后还有去处吗?其实我也有你这
种痛苦,不如你加入我们吧,大家互相有个照应。」

  黄武一下紧张了,仔细听着温妮丝的回答。

  温妮丝些许疑惑,道:「加入你们?但是我还不是很清楚你们,今天讲了太
多故事,我心有点乱,我回去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再谈,好吗。」

  黄武一看有戏,心中大喜,连忙道:「好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