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之殇】(烈火凤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 smnving
2021年/8月/24日 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9318

*****************************************************************

  看完幻大最新更新的烈火凤凰情节,突发奇想,以一个良心未泯的旁观者的
角度,记录下灭世背景下这个悲惨的淫虐故事。

  第一次发文,如有违规还请见谅。

================================================

  「咯吱」一声脆响,窗外那棵垂死的梧桐的枝条终于承受不住莫斯科这糟糕
的天气,被厚厚的积雪彻底压垮。

  伴随着倒下的树枝,一个鸟窝重重得摔在地上的积雪上,几只嗷嗷待哺的雏
鸟躺在地上叽叽喳喳的叫着。

  「今年的雪下得还真是大啊。」,我百无聊赖得望着窗外,注视着那几只可
怜的雏鸟。

  「可怜的小家伙,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吧」,望着这些无助的小生灵,我
却突然感觉自己和它们没什么区别。

  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终归要死的……

  「马尔科夫,发什么呆呢!把西伯利亚铁路图拿过来!」一阵咆哮把我从沉
思中惊醒,长年机关生活养成的条件反射让我不经思索得拿过一本文件夹迅速递
给了身边的长官。

  我环顾四周,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各军区司令…这个国家的军政最高领
导都汇集在这个房间里。

  作为总理办公室的一名书记员,我的职位原本远远没有资格和这些大人物一
起开会。

  只不过过去的几天里,我的领导,领导的领导相继自杀,总理才不得不带上
我作为助手出席这次会议。

  据我所知,克林姆林宫里最近自杀的官员不在少数,至于他们为什么自杀么
……一想到这里,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个如同大理石雕塑一般的恐怖的男人,
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我们都是蝼蚁一样啊……又何必……」我在心中默默对死去的领导念到,
虽然我很明白自己蝼蚁一般命运,可要放弃生命,想想都没有这种勇气,就这么
苟延残喘的活着吧,至少还能尝到大列巴的滋味,不是么。

  会议室里,这些大人物们正在激烈得讨论着进攻中国的方案。

  如果是在一个礼拜以前,我一定会惊掉了下巴。

  这种震惊世界的大事件会让我浑身每一根汗毛都绷得紧紧的。

  可是现在,我整个人懒洋洋得靠在椅背上,那些争吵的将军们在我眼里看来,
跟窗外那叽叽喳喳争食的雏鸟一样可笑。

  「有意义么……世界不过是别人掌中的玩具,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原来和我
这样的蝼蚁一样,都是别人的玩物……」我颓然得想着,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那
个恐怖的男人。

  「反正,我们终归是要死的。」

  一周前,克林姆林宫突然被一支神秘部队袭击,我们精锐的卫队在他们面前
像纸糊的一样被瞬间击溃。

  随后我和其他官员一起被押到那间宽敞的地下室里,见到了那个魔神一般的
男人。

  一想到他,我不禁浑身又颤抖起来。他们管他叫圣主,我无法形容被圣主注
视那一刻的感受,如果一定要我找到一种方式来描述的话,那感觉像极了很多年
以前的一部美国电影《普罗米修斯》中,人类初见工程师时的样子。

  「君临天下,终归尘土」,就仿佛见到了自己的造物主一般,我如同其他克
林姆林宫的官员一样潮水般得匍匐在他面前,我的所有骄傲、尊严,在圣主面前
被无情得践踏撕碎。

  那一瞬间,过去三十年人生中所有自豪的事情都变得那么可笑,所有隐藏在
心中的秘密都像在被人无情的嘲笑,在圣主面前,我们都如同蝼蚁一般渺小,不,
不光是我们,整个世界都仿佛是圣主手中的橡皮泥一般,任他摆弄成各种形状。

  我看着会议室的战略地图上将军画出的各种进军路线图,如果在以前,这样
大的军事行动会让我热血沸腾。

  可如今,这一切在我眼中毫无意义。在圣主面前,世界终有一天会被重写,
就像创造我们的造物主终将毁灭我们,如同橡皮泥捏成的小人终将被揉回原本的
形状一样。

  突然,会议室的门打开了,我木然得随着周围的大人物们起立行礼。

  走进会议室的是一名干枯精瘦的老者和一名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东方女子。

  那名老者我见过,他是圣主身边的人,一看到他,就仿佛圣主那庞大的身影
压迫而来,让我不禁弯下了腰。

  而当我目光转移到那名东方女子时,却不禁眼前一亮,那颗一周来如死水一
般的心又激烈得砰砰跳动了起来。

  她身着一身经典的深藏青西装、收腰一步裙,在克林姆林宫混迹多年,我一
眼能分辨出那是一身私人订制的suit,售价不菲,可穿在她身上,似乎还是无法
配上她惊人的美貌和非凡的气质。

  她神情清冷,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那名老者作为圣主身边的人,曾经
在我心中如同造物主使者一般的存在,可在这名东方女子身边却仿佛一名小跟班
一般。

  我身边的总理恭恭敬敬得将两人迎到长条形会议桌的领导席位上,虽然贵为
这个国家的总理,但在作为圣主使者的老者面前,他和一条狗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老者将中间代表最高决策者的主位让给东方女子,自己在副手的位置坐下。

  众多大人物想必也和我一般,默想这位女子只怕地位还在老者之上,直到女
子缓缓坐下后才唯唯诺诺得坐了下来。

  「你们继续讨论,不用管我们。」老者对着一屋子高官们发了话。

  我对军事讨论毫无兴趣,转头偷偷瞄了那名神秘女子几眼。

  仔细端详,这名东方女子似乎有了一些年纪,岁月在她的眼角留下了一丝丝
痕迹,然而这毫不妨碍她那耀眼的美貌,一身名贵的西服紧紧得包裹着她成熟的
身体,更是显得魅力四射。

  然而她的神情颇为冷漠,似乎有一丝丝落寞,但更多的是一种俾睨天下的气
势。

  她就那么随意得在那一坐,散发出的如高山一般的威严气势不经意间就震慑
了全场,连我身边的总理还有对面的总统都有了一丝丝不自在。

  「渊停岳峙」,我的脑海中不经意间冒出这个晦涩的中国成语。

  我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对汉语颇有造诣,年轻时有一段时间对中国的武
侠夏日相当着迷。

  不知为何,渊停岳峙,这种夏日中武林高手才有的气度在这名神秘的东方女
子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得展现。

  正当我为女子的美貌与气质惊叹不以之时,不经意间她转过视线注视着我。

  在那股绝世高手般的气势下,我不自主得低下了头,一刹那间,一种羞愧的
情绪遍布全身,身为蝼蚁的我,哪有资格注视圣主使者那高贵的容颜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不过相比于圣主,这名女子的气势仿佛更有
一种让人甘愿俯首的力量。

  「无论如何,今天你们一定要给出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来!」坐在副手位置
的老者见气氛有些沉闷,不禁发声让这些大人物们继续讨论起来。

  我们这个民族不愧于战斗民族的称号,虽然出兵中国是迫于圣主的要求,但
真讨论起作战方案来,这些将军们骨子里对战争的狂热慢慢被激发出来,讨论变
得越来越激烈。

  真是可笑,这样的战争,根本谈不上任何正义,真不知道他们那些民族自豪
感是从哪来的。

  我一边摇头,一边又偷偷瞄了东方女子和那名老者那边一眼。

  老者和东方女子坐得很近,两人正在用汉语低声谈论着什么。

  令我诧异的是,老者望向女子的神情全然没有对上级或是领导的尊重,反而
带有一丝淫邪和猥琐,同为男人,我完全能看出他注视着东方女子时那炙热的欲
望。

  这是怎么回事?我疑惑得看向主座上那名神秘女子,虽然她坐得端端正正,
但不知道何时她那清丽的面庞上浮现出了一抹艳丽的彩霞,不由得让我看得痴了。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女子扫了我一眼,那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让我
慌忙扭头移开了视线。

  真是奇怪,难道这名女子和老者不是上下级关系?我困惑得思索着。

  谁知道呢,圣主身边的人,会有些我们这些蝼蚁无法判断的事情也很正常吧。

  冗长的讨论总算到了尾声,总理和将军们忙着向老者汇报作战计划,老者似
乎对计划不是很满意,而坐在主位的东方女子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我对作战计划没有任何兴趣,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名神秘东方女子身上。

  相比刚进门时,她的神情有一些不自然,脸上那抹红霞似乎比刚才更为明显。

  我贪婪得注视着她,不管她跟圣主使者是什么关系,欣赏这样的绝色美女总
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这怕是我最近心如死灰的生活中为数不多的亮色了。

  在将军们和老者争吵的间隙,我忽然听到一阵嗡嗡的声音,似乎是从东方女
子身上发出来的。

  我愣了一下,我站着总理身边,离那名东方女子只有一个人的距离。

  趁着别人发言的间隙,我又集中精力仔细辨别了一下,身为机要员,我耳力
极佳,应该不会听错,那声音就是从东方女子身上传出来的。

  这种嗡嗡声,似乎像极了那种女性用跳蛋的声音。难道?我摇摇头,我实在
没法把这种东方小电影里的淫秽场景和眼前气度不凡的绝世佳人联系在一起。

  「这几天圣主来了之后自己身心饱受折磨,竟然产生了这种幻觉。」我不禁
苦笑道。

  汇报总算快要结束了,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名老者忽然笑道:
「各位,大战在即,需要大家全力以赴。

  所以我特地给大家准备了娱乐活动,来放松放松。」

  娱乐活动?这真是奇了怪了,在这位圣主使者眼里,我们不过蝼蚁一般的存
在,居然会给我们安排娱乐活动?老者扫视了一下众人,继续说道:「中国地大
物博,中国的女人也是极好的,我特意准备了一位中国妓女,来给大家放松一下」。

  话还没说完,我就看到身边的高官们露出不屑的神情。是啊,这些克林姆林
宫的高官们,什么美女没见过,就连我也是见多识广,一个妓女,能有什么兴致。

  会议室的门开了,一名身穿天青色汉服的女子缓缓走了进来。

  一瞬间身边爆发出一阵惊呼。

  女子身材高挑,容貌更是极美,精致的鹅蛋脸,迷人的丹凤眼,结合身上的
汉服完美演绎了什么是中国的古典美。

  周围的高官们无不露出讶异的神情,我也不禁错愕,如此出尘脱俗的女子,
居然是一名妓女?真是不可思议。

  我不禁在心里拿她和主座上的那名东方女子做起了比较,同为东亚美女,这
名妓女更为年轻,身材容貌在我见过的女人中也毫无疑问可以排入前三,可对我
来说,那名东方女子成熟的身体和不凡的气度有着更加致命的吸引力。

  我忍不住转头往主座上望去。

  只见她目不转睛得注视着那名汉服妓女,脸上那冷漠的神情一扫而空,目光
中充满了关切和鼓励。

  她们认识?这名妓女也是圣主的人?我一下子糊涂了。

  「来,给大家表演一个才艺吧。」老者大咧咧得对着那名妓女叫到。

  汉服女子一阵沉默后,张口唱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宛转悠扬的歌声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身边的不懂汉
语的高官们听得津津有味,然而我却是心头巨震。

  这是一首经典的中国抗美援朝的歌曲,是歌颂中国人奋起反抗侵略者的赞歌!
面对这一群计划要出兵中国的侵略者,这名中国妓女却偏偏挑了这首反抗侵略的
歌曲!

  她笔直得站立在众人面前,高昂着头字正腔圆得将这首老歌唱得无比动情,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

  在这慷慨激昂的歌曲面前,作为即将的侵略者,我已尴尬得无法直视那名女
子。

  真是可笑,我一个克林姆林宫官员,居然在一名中国妓女面前产生了羞愧之
情?她到底是什么人?!

  「好了,别唱了!」那名老者似乎察觉了歌中的不妥,粗暴得打断了表演。

  「各位,这位中国妓女长得还不错吧?各位如果有兴趣,不妨随意好了。」
老者得意洋洋得说道。

  随意?这什么意思?难道在这里??我不禁错愕,周围的官员也是面面相觑。

  这些都是克林姆林宫的大人物,难道要他们在这里不顾脸面得跟妓女交欢?
简直是天方夜谭!我下意识得瞄了瞄主座上的那名威严坐着的东方女子,难道她
也认同这样胡闹吗?周围有一些人也将目光转向了那名女子,毕竟她看上去是老
者的上级,在如此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神面前行如此淫秽之事,实在是让人觉得不
妥。

  老者似乎是察觉了众人的顾虑,拉着东方女子缓缓站了起来。

  「忘了给大家介绍了,」

  老者得意洋洋得对着众人说:「你们眼前的这个女人,是那个中国妓女的头,
头的意思你们懂吗?就是她的领导,上级,也就是高级妓女!」

  什么!!这无异于一道惊雷在我脑海里炸开?她是妓女??这怎么可能?这
般气度的女神,会是妓女?不光是我,所有人都露出了无比震惊和不信的表情。

  老者猥琐得一笑,走到东方女子身后,「不信么?我通天可从不骗人,你们
看好了!」说着两手抓住女子西服的前襟往两边用力一分!

  刹那间,东方女子的胸前豁然敞开,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如遭雷击!

  衣服里并没有常见的内衣,而是黑色的SM束缚皮具,几道细细的皮条紧紧
得勒住丰盈的双乳,夸张得向前高高凸起,场面无比得淫荡。

  我神情恍惚得看着身前的东方女子,周围人的惊呼,老者的淫笑都变得模糊
起来。

  她真的是妓女!

  一瞬间,我回想起开会时老者望着她那猥琐的神情,以及女子身上传来的嗡
嗡声,一切似乎都合理了!

  这样的女子,居然真的是一名妓女!恍惚间,我仿佛看见她爬上会议桌,面
对众人敞开了大腿。一步裙被撩起到腰间,裙子里没有内裤,那嗡嗡的声音变得
格外清楚。

  我没有听错!

  她那时候真的是夹着跳蛋!我眼看着老者猥琐得从她花穴中取出正在震动的
跳蛋,晶莹的液体在湿漉漉的花穴和被拉出的跳蛋之间拉出一条细长的银线。

  难以置信,此前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姿态的她,居然穿着如此淫荡的装束,
做出这种只有妓女才会做的事情!我的脑子依然一片迷糊,还没能从这巨大的反
差中恢复过来。

  「来吧,让大家看看你有多骚!给你十分钟,高潮给大家看看。」老者猥琐
得淫笑道。

  「我去边上看看,要到高潮了叫我过来!」

  女子脸上闪过一丝屈辱的神情,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将手指伸向花穴,
梦幻般的指尖拨出那颗可爱的肉芽,轻轻撩动着。

  她在自渎!就在这克林姆林宫的会议室,当着所有官员的面!我感到自己的
呼吸不可抑制得急促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她那自信而绝美的脸庞慢慢浮现出彩霞的颜色,雪白丰盈的
乳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耸立了起来。

  看着这梦幻般的场景,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前所未有的强烈欲望
让下体早已坚硬如铁。

  自从见过圣主后那如死灰般的心,此刻正在空前的欲望的支配下蠢蠢欲动。

  「你可以过来了,我……我快要到了……」

  她似乎颇为艰难得说出这句话,老者似乎调笑了她几句,但我已经听不清了,
我死死得盯着她那迷人的肉体,右手早已伸到胯下撸了起来。

  如果此刻有人给我找面镜子,镜子里的人一定非常可怖。

  老者将她放倒在桌上,抬起她丰满的屁股,脱下裤子,狠狠得插了进去。

  「啊!」

  她突然爆发出一声痛苦而凄厉的叫声,我一下子有一点清醒过来,仔细一看,
她美丽的花穴正抬着面对众人,而一根粗长的阴茎正在她的股间快速得抽插着。

  老者抽插得是她的菊穴!望着眼前绝美的女子露出痛苦的神情,联想到之前
她那不怒自威的模样,强烈的反差让我的欲望再度膨胀起来。

  老者抽插的力量极大,她想必是痛极,双腿不自主得乱舞着。

  老者连忙招呼身旁的总统和总理按住她的双腿,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连忙
上去抢过她的右臂,死死得按在我身下。

  她的皮肤极为细腻,仅仅是触感就让我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因为剧痛,她的身体绷得很紧,我能感觉到她双臂的肌肉非常有力,可此刻
被四五个男人死死得按在桌上,她仿佛一只被钉住的蝴蝶,任由那粗大的阳具狠
狠得抽插着。

  望着她那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双手按着她那雪白的肌肤,我喘着粗气,一
把抓过她的右手,按在了我的阴茎上。

  一瞬间,那柔软的触感像一道电流一般击穿我的身体,舒服得让我立马哆嗦
了一下。

  她似乎扫了我一眼,目光中仿佛有一股怒意,握着我阴茎的右手僵了一下,
可随即松弛开来任我摆布。

  我嘶吼着,一手死死得按住她的胳膊,一手握着她的右手狠狠得在我胯下撸
动着。

  真没想到,这世界顶级的妓女居然有这般的容貌和气度,想必以前只会给那
些中国的顶级高官服务吧!我这些年在克林姆林宫真是白混了!我不禁开始理解
那些谈论起对中国开战就眼里冒光的将军们,让这样绝色的中国女人臣服于胯下,
世上还有比这更大的诱惑吗?

  大约不到十分钟后,正在奸淫她菊穴的老者淫笑着伏下身,在她耳边用汉语
低声说道:「再给你十分钟,如果不能高潮,那十个中国小妞我先杀一半,嘿嘿!」

  周围的总统总理不懂汉语,可我却一下子身躯一震,她是被胁迫的!她不是
妓女!!

  我一下子有点懵,这名女子的身份接连反转了太多次,我有些转不过弯来,
更何况我现在正处于欲望的高峰,思维几乎是停滞的。

  听到老者说完,东方女子面露异常屈辱之色,很显然,肛交带给她的只有剧
烈的疼痛,完全没有快感可言,这种情况下想要达到高潮,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
任务。

  恍惚间,我忽然听到一声清丽的呻吟:「快,摸我…」

  我不可思议得扭头看向她,她脸上曾经那绝世高手般气度不凡的神情,此时
完全被一种羞耻和迷离的神态取代,她此前任我摆布的右手也开始主动得配合我
的动作。

  「快…摸我,摸我的胸…」

  我张着早已干涸的嘴巴,颤巍巍得伸手握住了那高耸的乳峰,她的乳房如同
熟透了的桃子一般,那细腻的手感一下子让我疯狂,「啊…呃…啊…」,她发出
一阵阵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呻吟,可我已经完全顾不上了,只知道嘶吼着狠
狠得揉捏着她的乳房。

  「五分钟过去了,你要抓紧哦」老者淫笑着。

  她听到后,更加努力得把胸部往上挺,配合着我的动作狠狠得摩擦着乳头。

  她是要靠我对乳头的蹂躏来积蓄快感!她到底是谁!在如此残暴的奸淫下,
还不惜一切办法想要达成那屈辱的胁迫条件?居然还要圣主使者动用胁迫的手段,
如果是寻常女子,早就屈服在圣主的威势之下了。

  难道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可是此时体内的欲望已经达到了顶点,我条
件反射般握紧了她抓着我阴茎的右手,在快速的撸动下,白浊的精液喷薄而出,
沾满了她雪白的右臂。

  「啊…呃…」那名东方女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已经射在她身上,此时的她
正全神贯注得挺起胸膛,想要尽可能得让乳尖从我手上获得快感。

  随着体内的欲望得到宣泄,我的思绪慢慢冷静下来,我突然想起我的领导,
一名坚定的老布尔什维克,他自杀前曾经告诉过我,在圣主控制克林姆林宫后,
曾经有一队神秘的特种部队袭击了圣主并想要解救我们,那只特种部队战力极强
但来去非常神秘,成员多是不可多见的美貌女子。

  据说她们最后虽然重创了圣主身边的助手,但功亏一篑,多名成员还沦为俘
虏。

  「那一定是『凤』!」他非常坚定的跟我说。

  『凤』在情报界是非常有名的一个神秘组织,在俄国她们还曾经多次协助过
我们对抗恐怖袭击。

  「如果连凤都失败了,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希望了…」我的领导说出最后这句
话,就绝望得自杀了。

  是的,她一定是凤的成员!只有凤的成员,才会不屈于圣主的威势,才会使
得圣主的使者不得不使出胁迫的手段来逼她就范!

  一瞬间,她之前器宇不凡的姿态,渊渟岳峙般的气度,她和那名汉服女子关
切的对视,和那首「我的祖国」的歌,这一切在我脑海里合在一起,使我在立马
肯定了她的身份:她不是妓女!也不是圣主使者!她是凤战士!是想要拯救我们
的凤战士!

  然而这一切只是我心中的呐喊,在这间会议室里,暴行还在继续。

  我身边的总统和总理早已安耐不住,抱着她的大腿和美足又亲又啃,丝毫没
有领导人的气度。

  「呃…摸我……快……呃……」她一脸迷离,满面潮红,发出一阵阵销魂的
呻吟。

  靠着对胸部的摩擦,她硬是在惨无人道的肛交下使自己燃起了性欲,我几乎
能看到那迷人的花穴已经有晶莹的液体闪耀出光芒。

  可是这还远远不足以让她达到高潮。

  我木然得看着她,她是那么得美丽,面对圣主的威势,她为了我们去战斗而
被俘,如今还要忍受这对女人无比残忍的污辱,而我呢,作为她们守护的对象,
不仅仅参与了暴行,还用精液亵渎了她纯洁的身体……

  我握着她娇乳的手颤抖着停止了动作,不明所以的她迷惑得看了我一眼,不
得不更加用力的挺起胸膛,去摩擦乳头。

  「啊!!!」正在她菊穴间抽插的老者仿佛也感觉到她快要达到高潮,嘶吼
着开始了全力抽插。

  巨大的力量把正握着她的大腿猥亵的总统和总理都震翻,连同我一起摔倒在
了地上。

  「啊……啊……」强烈的刺激让她不由得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然而还没等
我们反应过来,她那重获自由的双手立刻伸向自己的胸部和花穴,以最大的努力
试图将自己带上高潮。

  我懵然立在一旁,眼看着她那还沾满了我的精液的右手努力得在自己的花穴
中抽插着。

  一阵阵销魂的呻吟从她的鼻腔中传来,高潮终于在她体内建立,伴随着一身
凄厉的呻吟,晶莹的液体从美丽的花瓣中喷射而出。

  她用力向后抬起头,长大了嘴巴,一双美目失神得望着天花板,眼角似乎升
起一阵雾气。

  我愣在一旁,似乎怎么也不相信,那个如此强大而美丽的她,也会露出如此
羞耻而无助的样子。

  我一直以为,潮吹是淫荡的女人的专利,眼前这具性感肉体高潮时的媚态也
令我体内的兽欲又蠢蠢欲动,然而她脸上红霞褪去后的那混合着屈辱和坚毅的神
情,仿佛像一只利箭一般穿透了我的身体。

  这是心痛的感觉?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有过了。

  「爽!」在她体内疯狂发泄完了的老者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她的身体,得意洋
洋得拿起皮鞭对着她的丰臀抽了一下。

  「爬起来趴好!妓女就要有妓女的样子!」我失魂落魄得看着她木然得慢慢
爬起来,像个母狗一般四肢着地得趴好。

  她的裙子从腰间落下,遮住了她的下身,然而浓稠的精液从藏青色的裙子中
源源不断地低落下来,仿佛一道道利刃在猛戳着我的灵魂。

  我环顾四周,这些政府高官、军团司令,说出来都是名震天下的人物,可此
时的他们与野兽无异,注视着她的眼中只有熊熊燃烧的欲望。

  看着她屈辱得撅着屁股,被这群野兽环伺,我感到自己浑身都在颤抖。

  我从小在我们民族光荣的历史教育下长大,我们也曾经对侵略者有过英勇的
抵抗,卓娅等女英雄的故事,激烈了我们一代又一代人,然而如今,我们在干什
么?不仅沦为侵略者的爪牙,竟然还要对守护我们的凤战士做出如此禽兽的行径。

  「来,爬过来,让今天的客人们好好快乐快乐!」老者得意洋洋得叫嚣着。

  她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黯然低下了头,抬起臀部,像母狗一般向前爬去。
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控制体内燃烧的热血,猛得站起身来,拿起外套一下子罩在
她身上。

  我激动得把她拉起来,高声对着房间里的众人大喊:「她不是妓女!她是凤
战士!是守护我们的凤战士!!她不应该被如此污辱,你们不能这么做!!」突
如其来的变故,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

  她猛得抬起头注视着我,眼里流露出复杂的神情,是意外?是惊喜?我不知
道,我只感觉我的心在那一刻又重新活了过来。

  然而也仅仅是那一刻,因为下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如同巨锤一样狠狠得
砸在我的胸口,鲜血不受控制得狂喷而出,我如同一个玩具一般飞了出去。

  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浑身的力量慢慢在离我而去,我勉强抬起头,模
糊得看到老者那阴冷而不屑的神情。

  她不顾一切得冲到了我身边,我抬着头看着她那绝世的容颜,无数的话涌向
嘴边,却只有一汩汩鲜血从嘴角涌出。

  我用力咽了一口嘴里的血,挤出一句:「你……的名字?」

  「……闻石雁……」

  闻石雁,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我努力望向她,那双世上最美的丹凤眼中是悲伤?还是怜悯?我已经分不清
了,我依稀看到她眼角闪亮的泪花,她为我哭了吗?

  我努力想挤出一个笑容,可是已经做不到了。

  我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吐出最后三个字:「……原谅我……」

  然后身体便无力得倒下去。

  眼前依稀看到老者那猥琐的笑容,和她被按在地上高高撅起屁股的白花花的
肉体。

  虽心有不甘,但眼睛依然慢慢无力得闭上,各种声音在迅速得离我而去,只
剩下那啪啪啪撞击在她臀部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最终也慢慢消失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