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关于Bad End线的五河士道重生的那些事】(04)很熟练的五河士道以及被体内被射的满满的处女美母村雨令音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虚无圣母{ID:9817058}
2021年/4/26发表于第一会所
首发于第一会所、P站
字数:9956

  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到底是十香还是天香,为什么十香就一直被折纸欺负啊
……欺负老实人是吧!

  顺便十香那个应该是名场景,可惜我没有玩过白色相簿,不是很清楚……也
没有写出你为什么那么熟练。

———————————————————————————————————————

  五河士道在发出呼唤并且得到回应后,他就回归了他的肉体之中。

  在回归肉体的刹那,他看到了粉发的千夏体内就有着一个白发的女孩……如
果,他没有认错的话,那应该是——十六夜千鹤。

  还未等他仔细观察的时候,他就彻底进入了肉体。

  看着抽离肉棒之后,呆呆的舒展着美腿,以鸭子坐的姿势坐在地上的千夏,
伴随那些腥浓的白浊一同射出去的,还有他的欲望和本能……此刻理性占据高地
的他,回想着自己做出的事情,也是感觉非常的不好意思。

  五河士道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千夏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伴随
口中鼻腔开始喷涌出的腥浓白浊,她的呼吸也是愈发的衰弱。

  发现这一点的五河士道也是立刻蹲下开始检查起来,看着千夏娇媚的面容浮
现出的痛苦以及愉悦交织的奇妙神情,他感觉到自己欲望再次开始堆积起来……

  只不过这个时候本能还不足以压倒理性,抚摸着千夏被白浊玷污的面颊,灵
性的波长开始检测起来千夏的身体情况,确认是因为呼吸道被自己的精液堵塞住
之后,他也是无言以对……如果要说精灵死于这样的事情的话,那也未免太过于
搞笑了吧!

  以千夏这具有着魔性魅力的肉体而言,恐怕会在体验到窒息的绝顶之后,就
会自然消化掉那些东西……只不过,五河士道可不觉得千夏一直被各种快感轮番
冲击是一件好事。

  于是,源自于生命的火光从他手中流入了千夏的体内,开始清理起来千夏的
肉体。

  看着千夏在被神火清理之时,颤抖的娇躯和发出的娇吟,以及身下再次流出
的晶莹水渍……五河士道感觉千夏真的是太敏感了!

  被各种体液弄的一塌糊涂的衣服也是不能穿了……如果千夏要是穿着这样的
衣服被人看到的话,她就要直接社会性死亡了吧!

  清理好千夏身体的五河士道,就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千夏的身上,然后将其带
到了更衣室换上了新的衣服,最后把昏迷的千夏抱到了医务室。

  此时此刻整个校园也是空无一人,因为空间震的警报已经响彻许久,早就对
避难事宜耳熟能详的学生以及教师也早已经去往了位于地下的避难所。

  看着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清理好身体并且更换上衣服后的千夏,就散发出
一股清纯的诱人气息。

  他就能够感觉到他的灵魂之中存在着一个烙印……那是在面见了那个和千夏
一模一样的少女以后多出来的东西。

  这个烙印就让他能够感应到千夏的存在,并且触碰她的心灵。

  抚摸着熟睡的千夏如同鸡蛋一般滑嫩的脸蛋,五河士道轻声说到:「千夏,
这一次可不要想着消失了哟!」

  「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也应该去见十香了。」

  留下一部分力量守护着熟睡的千夏,将门关好之后的五河士道就走出了校园。

  他记得他第一周目之所以能够见到十香的原因,是因为同琴里立下了在家庭
餐厅碰面的约定,担心琴里出现事情的他,就未曾前往避难所,而是前往了家庭
餐厅……在路上,他遇到了从天而降的女神。

  从此,波澜壮阔的冒险,正式展开。

  走在路上的五河士道回忆着过去的同时,也展开着思考:

  『现在琴里应该已经在拉塔托斯克上了吧……虽然今天早上她并没有和我立
下约定就是了!』

  『至于说折纸,现在也应该已经前往了AST着装完毕,正在赶来的路上吧!』

  『就差你了哟……亲爱的,十香。』

  这样想到的五河士道感应着时空的震荡,向着源头。

  ……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走到一处街道上的五河士道停下了脚步。

  他听到了大象希声的恢弘巨响降临在死寂的天宫市中。

  他看到了蕴含着无可阻碍的时空动荡的无形波纹从虚无之中衍生而出,它就
恍若具有生命一般扩散开来。

  那股透明的波纹就在距离他一米之处停下了扩散,波纹之中的石料、钢筋、
混凝土在这股波纹的作用下,就恍若一块烂泥一般被蹂躏成在分子层面不分彼此
的混合物质。

  空间震荡的无形涟漪也因为这团带着十足后现代风格的宛如艺术品一般的物
质,而显得分外明显。

  在五河士道的面前,就发生了对于常人而言无比惊悚的一幕。

  数十栋房屋在数秒之内被碾成一块,在化作不分彼此的物质之后,悄然湮灭。

  湮灭的物质代表的也是空间的破碎,不可以肉眼直视的黑域展现在了五河士
道的面前。

  那深不见底的黑域,就恍若通往一个未知而虚无的世界一般。

  『啧,精灵,空间震,世界的灾厄。』

  『死亡率高达100% 的空间震,就真的是名不虚传啊!』

  『为了让精灵和人类社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也不至于做到这样的地步吧!』

  注视着虚无的异界光景,呼吸着灵性的因子,大脑愈发敏捷的五河士道不由
得在脑中想到。

  事实上精灵们的能力要说恐怖……那也的确是够恐怖的!

  平心而论,大部分精灵如果真的愿意的话,她们就完全可以做到单体击溃人
类文明的程度。

  这或许说起来像是天方夜谭的妄语,但实际上却并不虚假。

  但是,人类的文明依旧存在,因为精灵而死的人类更根本没有多少。

  哪怕所谓最恶的精灵——时崎狂三小姐,手上也不过有一万多条人命罢了。

  一万条人命那看起来是挺多的……然而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社会每天的死亡人
数都远远高于这个数目,更遑论位于战乱地区那些朝不保夕的国度了……人的生
命,远比想象中的要廉价的多。

  要知道,比起精灵们杀死的人类,她们所展现出的同科技截然不同的超自然
力量的价值可是远高于此呢。

  那么为什么列国并未有与之合作,研究她们力量的意图呢?

  其实并不是没有想过合作的……但是很显然,精灵们的用途是『萃取原质的
容器』,而不是『让人类文明探究超自然力量的合作伙伴』。

  创造出精灵的虚无天母,就早已经设置好了让精灵们同人类文明之间那不可
调和的矛盾。

  ……对于人类此次蒙受的恐怖灾难,我希望能够以末日这一宗教词汇来形容
它。

  生活在南半球的居民之中或许会有人认为,我用这个称呼实在是太过夸大,
又或者那些暂时没有受到灾难冲击的人会认为我的这份研究充满无稽之谈。

  但是,我仍然想再一次强调。

  这场爆发于1987年,以中国新疆哈密地区为中心,死亡人数约为一亿五
千万人,被命名为欧亚大空灾的灾难,完全异于人类此前遭受过的一切灾难形式。

  那不是洪水、台风、地震。

  也不是火山爆发、海啸、以及陨石。

  这种灾害是空间结构本身产生的广域振动现象,其威力作用范围内的死亡率
为百分之百。

  如果,你不能理解这代表着什么,那你可以想想一个黑洞出现在地球表面。

  单就毁灭之能而论,空间震和黑洞对人类是没有区别的。

  ——摘录自1987欧亚大空灾的权威研究者,亚伯特·阿加诺伊斯于19
88年撰写的著作《末日真的与人类擦肩而过了吗?》一书

  作为诞生之初就给予人类社会前所未有重创的虚无天母,就早已经为人类展
示了名为『精灵』的个体是何等恐怖的生灵。

  对于将『精灵』称之为『世界的灾厄』,就真的不是饱含着恶意的丑陋妖魔
化,那完全就是最平直客观的叙述。

  她们存在的本身就足以给人类带来这种如同是天灾一般的灾祸啊!

  同时为了保证精灵个体的安全,她们在遇到不可抗力的危机之时,虚无的世
界也会成为她们最后的避难所。

  然而这些布置的根本原因,却仅仅只是为了让他能够更简单的将她们攻略!

  感叹着澪的用心良苦,五河士道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滋味。

  就在他进行思考的同时,展现在他面前的虚无时空的核心处,涌现出一枚橙
黄、赤红、蔚蓝、淡紫四色光晕相间的奇异光茧。

  涌现出的奇异光茧,就给人一种之前被吞噬湮灭的物质,如同天灾一般的宏
大前奏,都仅仅只是为了让这个光茧能够降临在物质时空的祭品以及典礼一般。

  混沌的光茧很快就如云烟般散去。

  五河士道就看到了,位于光茧之中的是一名漂浮在半空之中,双手环膝,美
眸紧闭的赤裸绝色少女。

  当少女完全降临在如同地狱般的物质时空后,伴随一声有如玉珠落盘的清脆
嘤咛,这位赤裸的绝美少女终于从长眠的幻梦之中彻底苏醒。

  她就恍若一只刚刚睡醒的可爱猫咪一般,下意识的发出了完全不明所以的奇
异呢喃……随着意识的完全苏醒,她睁开闪烁着不可思议光彩的双眼注视着让她
感觉到不快的世界。

  昏暗的不明光辉在刹那之间就笼罩住了空间震蔓延的区域,在暗色光辉的笼
罩下,这片区域隔绝了电磁波、物理震荡等一系列光线以及震动,这意味着人类
所使用的大部分侦查手段都无法在这片区域起到效果。

  在被遮蔽的虚无之中,橙黄、赤红、蔚蓝、淡紫的光晕如同乳燕归巢般附着
在少女的体表,她前凸后翘玲珑剔透的女体之上,一件华美的甲衣逐渐凝聚而出。

  那是一件带着金属的光泽,却又有着丝绸质感,完全不像是地球自然能够诞
生的材质构建而出的,以绚烂华美的紫色为主体甲衣。

  在甲衣的转折部分,有层层叠叠绚烂的光膜将其无缝的连接在一起,下半身
处的散发出淡紫光晕的长裙也美丽的足以让人为之目眩着迷。

  镶嵌着柔和水晶的瑰丽头饰安置在少女的头顶为其点缀上公主的高贵纯洁,
有如鸦羽的乌发柔顺的垂至丰满的翘臀,自然披散的乌发却未曾有任何散乱,就
恍若有无形的力量将其约束一般,

  披上无缝的天衣之后,她从一位赤裸的绝美少女化作了哪怕是在诸神之中,
也是最为尊贵的天界公主。

  在她身下,来自虚无之界的灵性威能以及物质界的基本粒子就自发的凝聚出
一座威严的天剑王座,向后微躺的女神就自然的倚靠在了王座之上,丰满的蜜臀
贴合上王座的刹那,就化作了两块丰盈饱满的肉饼。

  位居虚无和现实交汇的特异点中,她思考着降临到物质界的起源。

  孤独和痛苦在她诞生之后就常伴于她,当她偶尔从漫长的幻梦中降临物质的
时空,也有如同蝼蚁般的生灵前来将她打扰。

  所以她也愈发厌恶前往物质的时空……但是在幻梦之中,无休止的孤独就怎
么也不肯离她而去。

  直至今日……一个无比亲切的声音在物质的时空呼唤着她的存在。

  在聆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如同天启的预感就让她心生明悟:

  ——找到这个人,她就能够获得安心。

  ——不再孤独,不再寂寞,不再恐惧的安心。

  于是,她来了。

  端坐于天剑王座之上的神之公主抹消了遮蔽虚无的黑幕,出现在她面前的,
是一个少年。

  一个蓝发的少年。

  他就未曾像是其他那些见到自己的人那般陷入惊惧、恐慌、沉醉的情绪,而
是用一种她无法形容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被那个蓝发的少年注视的自己,心中就涌现出前所未有的炽热情感。

  分明从未见过的蓝发少年,却给她一种无比熟悉和亲切的感觉。

  为自己心中涌动的情感而感到不适的神之公主,正要开口询问之时,就听到
了那个蓝发的少年凝视着自己的双眼,用无比熟络乃至于亲昵的语气开口说到:
「原来十香你是这样出现的吗?」

  『十香?这是谁?我吗?』

  「对于你来说,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话说回来,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十香
还是天香就是了。」

  『为什么是对于我来说?难道对你而言,已经见过我了吗?天香又是谁呢?
是……她吗?』

  「所以我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五河士道,就读来禅公立高中,家里有一
个很可爱的妹妹,以及一个对我很好也很不好的母亲……」

  『原来你叫五河士道……母亲……我的母亲……』

  「我知道十香你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也知道很多十香你想要知道的东西,只
不过今天我们是没什么时间聊下去了!」

  『难道你就是……』

  「你看。」

  看向那个叫做五河士道的蓝发少年所指向的地方,神之公主见到了对她而言
来说颇为熟悉的身影——驾驭着非人兵装的战士已经在天际浮现出了身影。

  神之公主那澄澈到能够倒映尘世万象的眼眸更能看到为首的白发少女就对自
己生出的那股冰冷残酷的毁灭欲望,以及她对自己面前这个叫做五河士道的少年
生出的焦急紧迫。

  似乎预感到什么的神之公主轻挽玉手,将那个蓝发的少年拉扯到自己的面前,
看着远方的那个睚眦欲裂的白发少女,从未有过愉悦情感的她终于体验到了这样
的情感。

  「十香,别欺负……」

  看着似乎知道她想要做什么的蓝发少年,神之公主并不打算让他把话说完,
而是直接用宛如最为柔和晶莹璀璨的玉石雕琢而成的唇齿堵住了少年的嘴唇。

  但是终究没有经验的她在吻上蓝发的少年之后,就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尝试着伸出丁香小舌舔舐少年嘴唇的神之公主,就有些惊讶的发现蓝发的少
年熟练的品尝着自己的唇齿,更将自己的粉舌吸入他的嘴中吸吮,被夺去主动权
的神之公主微微不适,想要收回自己被品尝的粉舌的她,却发现他竟然将舌头深
入了自己的嘴中。

  他就肆无忌惮的吮吸着自己口中的香津,更是在自己的檀口之内妄图将粉舌
捕获继续品尝……丝丝缕缕的奇妙快感就让神之公主为之沉迷,直至感应到杀意
的临近她才松口搂住蓝发少年脖颈的玉手。

  在分开之后,两人的唇齿之间拉出了一道晶莹的线条,神之公主被滋润的唇
齿就点缀上樱色的光泽,看着面带无奈的蓝发少年,她微微一笑,随后抽出了王
座之内镶嵌的神剑。

  手握神剑的公主划出梦幻的轨迹斩断时空的界限,随后她就将蓝发的少年放
置在安全的地域。

  「下一次有更舒服的事情哟~ 十香!」

  听着蓝发少年对自己说出让自己为之向往的言语,神之公主优雅的轻语到:

  「那么下次再见——五河士道。」

  接着,被斩断的时空界限恢复如初。

  「士道,你把士道怎么了!!?」

  带着无限狂怒和惊惧的咆哮回荡在神之公主的耳畔。

  注视着身披兵装杀气腾腾的白发少女,神之公主无言轻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情况如何?」

  身披深红军装的红发少女穿过自行展开的机械大门,踏入舰桥的时候开口询
问到。

  听着麾下干员的汇报,名为五河琴里的少女快步来到了属于她的专属座位,
阅览起来被汇总的情报。

  在看到不应该出现在现场的蓝发少年的时候,她有些头疼的说到:「笨蛋士
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给我找到他,回收回来吧!」

  「遵命。」

  金发的变态绅士说到。

  ……

  位居佛拉克西纳斯战舰之上的诸多干员之中,村雨令音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这特殊之处不仅仅在于她是佛拉克西纳斯战舰之上诸多干员之中资历最老的
一个,除此之外她出众的学历,柔美的容貌,温和的个性都让她备受爱戴。

  以至于哪怕是佛拉克西纳斯战舰的舰长……五河琴里,在制定计划的时候都
要考虑到她的意见。

  只不过她似乎也并没有争权夺利的念头,反而颇为照顾被Ratatosk
r空降而来的五河琴里,以至于让五河琴里视她为最好的朋友。

  在佛拉克西纳斯战舰上担任数据分析官一职的她,今天又被她最好的朋友委
任了一个任务。

  看着躺在医务室病床上的蓝发少年,阅览着手中已经倒背如流的身体检测报
告,心中流转着不能为人所知计划的她,就坐在了病床之上。

  睡着的五河士道就自然的流露出一种安宁祥和的感觉,注视着他柔和清秀,
带着中性美感的面容,来自血脉,以及比血脉更为深邃的呼唤就回荡在村雨令音
的心中。

  在知道筹谋已久的计划终于要展开之后,更是由她亲自引领五河士道踏入那
个全新的世界的时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心中究竟是在想着什么。

  为了检测五河士道的身体,特意将那紧身的军装脱下的她,换上了属于医生
的纯白大褂……

  此刻,蜜桃一般的美臀就碰撞着柔软的床榻,看着五河士道的她就想要抚摸
这个熟睡的孩子……但是,明晰一切的她却又感觉自己并没有资格去触碰他。

  停在距离五河士道不远处的纤纤玉手就流露出她心中的执着,直至熟睡的五
河士道发出轻声的呢喃:「妈妈…不要……不要抛弃我!」

  卑微的恳求就从五河士道的口中吐露而出,他的手掌更是抓住了距离他近在
咫尺的纤纤玉手。

  被五河士道的语言和动作惊住的村雨令音,就下意识想要抽离自己的手掌…
…直至在发现五河士道并未醒来之后,她才不再挣扎。

  聆听着五河士道饱含悲伤的梦呓,村雨令音的娇躯也颤抖了起来。

  村雨令音是崇宫澪,但是崇宫澪不是村雨令音。

  未曾和自己的爱人缔结下永恒契约,在相亲相爱之后孕育子嗣的崇宫澪,就
并不想提前经历作为『母亲』的体验。

  于是,她将分化出了自己的一部分来孕育那个孩子,为了预防危险的发生,
还特意赐予了她坚不可摧的神甲——虚无。

  而被分化出的这个存在,就是村雨令音。

  她就并不像是游离于虚无的女神,在无边界的虚无时空思索宏大又渺小的计
划。

  活在尘世的村雨令音,就第一次真正的触碰到这个鲜活的世界。

  不同于虚无的女神赋予给自己的那些刻板的知识,第一次进食,第一次看书,
第一次上学,第一次考试……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就填满了她空白的人生。

  直至肚子之中的那个孩子脱离自己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

  凝视着那个被自己亲自孕育之后诞下的小小生灵,她感觉到了无言的喜悦充
斥在她的心头。

  接下来,就是第一次给孩子哺乳,第一次教孩子看书,第一次听到孩子呼喊
自己的名字……

  细细碎碎却又无比温暖的经历就让村雨令音忘记了自己究竟是谁……或许是
她不愿意想起,又或许是她真的忘记了,可能连她自己也不会知道到底是什么原
因。

  直到,她第一次抛弃自己的孩子。

  当大音希声的虚无低语响彻在她的魂灵之时,她终于想起了自己究竟是谁。

  亲自将年幼的士道送到隶属于Ratatoskr麾下的收容院的她,就无
比狼狈的逃离了那里。

  在接触了曾经的『朋友』,现在的军工复合体Ratatoskr的掌控者
艾略特·鲍德温·伍德曼之后,一个由她亲自掌控并且推动的计划正式展开。

  亲自安排了一个家庭去将他收养的村雨令音,却从未生出过想要见到他的念
头。

  是不愿,是不想,还是不敢……恐怕就算是村雨令音自己也不知道。

  而作为虚无女神的一部分,她就知道祂的爱意是多么的炙烈纯粹……她也并
没有想过要反抗。

  她能够做的……只有尽可能让那个孩子快乐的生活下去。

  逃避可耻,但是有用。

  但是村雨令音终究还是没能逃避下去。

  因为作为计划的主持者,她终究还是要和他见面的。

  在被五河士道抓住手指,在听到自己曾经做出的错误导致的恶果之时,心中
的悲痛和压抑许久的爱意终于无可抑制的喷涌而出。

  「不会的,妈妈不会抛弃你的!」

  村雨令音就用成熟且富有韵味的声音回应着自己的孩子,她纤细的手指更是
紧紧的扣在五河士道的指间。

  「士道,就让妈妈来好好检查一下你的成长吧!」

  说着五河士道无法听到的低语,村雨令音倦怠的面容之上,浮现出了带着些
许兴奋意味的笑意。

  空着的一只玉手就解开了白大褂内的紧身白衫,在看似遮掩,实则凸显着村
雨令音玲珑丰满的无暇娇躯的白衫被解开之后,晶莹剔透的好似美玉雕琢而成的
身子终于露了出来。

  接着她将未曾遮蔽着自己身体的没有丝毫点缀的纯白内衣解开,在解开的刹
那,胸前那对丰腴饱满,弹性十足的纯白乳球终于解脱了束缚,掀起了一阵乳浪
的它们就向着自己的主人彰显着存在感。

  村雨令音注视着胸前这对随着已经凸起粉嫩乳珠的乳球,哪怕没有内衣的衬
托,它们也嚣张的抗拒着地心的引力,未曾有丝毫下垂的挺立在她的身前,伴随
她的呼吸而起伏。

  曾经哺育了孩子成长的丰饶乳球,在主人的命令之下,又要重新履行它的责
任了。

  托起熟睡的五河士道脖颈的村雨令音,就将自己胸前的丰满乳球塞入了他的
嘴中,一边还轻声说到:「士道乖~ 妈妈给你喝奶奶哟~ 」

  似乎听到自己低语的五河士道,就顺从的张开了嘴巴,将荡漾的软绵乳肉吸
入了嘴中。

  不同于无道德,无伦理,无秩序的虚无女神,生活于人类社会的村雨令音,
就清楚的理解什么是道德伦理,她更深切的知晓自己此刻所做出的行为是绝对不
正确的……无论是自己辜负了琴里的信任,乃至于作为母亲的自己也不应该在孩
子已经长大后还给他哺乳,吸吮乳汁。

  但是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村雨令音,终究不是人类。

  在脑中积蓄的愧疚、自责以及对五河士道的母爱交汇融合,最后爆发出来的
她,就已经没兴趣去理会那些无谓的东西了,甚至于背弃朋友的信任,践踏道德
伦理就让她更加兴奋起来。

  「嗯?~ 士道~ 」

  村雨令音在感觉到五河士道用温暖的小嘴吸吮自己的乳肉,用滑腻的舌头品
尝自己的乳球之时,就发出了些许愉快的娇吟,但是她的孩子就并未进入正题。

  伸出纤纤玉手摆弄着胸前丰腴的乳球之后,她总算是将凸起的乳珠送入了孩
子的口中,村雨令音就能够感觉到,在乳珠进入孩子的口中之后,他就仿佛找到
了应该吸吮的东西。

  或是嘴唇吸吮,或是牙齿轻咬,或是舌头舔弄,感受着来自胸前两堆雪肉传
来的源源不断的刺激,早就积蓄在其中的琼浆玉液终于迫不及待的激射而出。

  雪嫩的乳肉前端,樱色的乳珠就流出潺潺的玉液,一时之间整个医务室都溢
散着一种甜蜜的气息。

  「乖孩子~ 慢慢吃哟~ 」

  「已经是大孩子了呢~ 真的是调皮呢~ 」

  在断奶许久之后,再次将乳汁激发出的村雨令音感觉到乳尖传来的快感,也
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小时候的士道可只会乖乖的喝着妈妈的乳汁,才不会又舔又咬的捣乱呢~

  就在她感叹孩子变化之余,眼角的余光发现了孩子身体出现的新的变化,在
士道的双腿之间,一根硕大的棍子就撑起裤子,浮现出了肉眼可见的轮廓。

  「唉~ 果然已经是大孩子了呢~ 」

  看着士道下体变化的村雨令音再次叹息到,打算看看士道的她却发现自己丰
满的雪乳美肉就已经掩盖住了孩子的面容,有些可惜的她松开了扣住士道的手掌,
抚向了他的下体。

  『这算不算是所谓的洗面奶呢?』

  想着她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奇奇怪怪的词汇,属于母亲的玉手解开了孩子的
裤子,将已经勃起的肉棒释放而出。

  看着士道身下那根挺立而起,活力十足的粗硕肉棒,虽然已经是人母,但却
还是处女的村雨令音有些好奇的抚弄了上去,温润修长的五指感觉到的是恍若要
将她的手指烫伤的炙热,硕大的龟头粉嫩晶莹,裂开的马眼淌出散发着奇异味道
的液体,在龟头之下就是深邃的棱沟,在粗长的根茎之上青色的筋络涌动,微微
发力却无法用玉手环绕的肉棒就给令音一种坚挺有力的质感……分明对女性而言
格外狰狞的肉棒在令音看来却是那么的可爱以及可怜。

  「原来小士道也已经长得那么大了啊~ 好久不见哟~ 」

  向着肉棒打招呼的令音,想到了在士道小时候给他洗澡所看见的那可爱的小
鸡鸡,一转眼它也已经和士道一起长大了,长成了能够欺负女孩子的样子了。

  一边感叹的令音,一边用自己柔嫩温润的小手抚弄着士道的肉棒,未曾有过
任何性经验的处女人妻,此刻却展现出了作为女神化身的惊人学习能力。

  从生涩的抚弄到熟练的套弄,用士道的肉棒分泌出的液体将玉手沾染的湿漉
漉后,时而轻柔的把玩揉捏肉棒之下的那两粒盛满白浊的精丸,时而快速的套弄
着灼热的肉棒根茎,最后她有些坏心眼的刺激着向外分泌着液体的马眼。

  感觉着涌动的精丸和脉动的青筋,知道士道将要射精的温柔人母想到之后的
处理事宜,就勉为其难的将搂住士道脖颈的玉手收回,趁士道不注意的时候,将
松开咬住乳珠的雪乳美肉收回,潺潺的玉液在美乳被收回之时也在继续流淌,打
湿了士道的面容。

  趁着士道还未射出的片刻,令音挪动丰满挺翘的蜜臀,轻撩了一下耳边的发
丝之后,她俯下了赤裸的女体,那张以往满是倦怠的面颊此刻就露出愉悦的笑容。

  注视着出现在眼前的那根硕大粗挺的赤黑肉棒,张开粉嫩小嘴的美母就要将
孩子本应该用来射在孕育孩子的神圣子宫的精华吞入口中,以免在孩子醒来以后
发现不对……实际上对于她来说就有太多的办法来处理事后,但是此刻她就只想
使用这个不怎么有效率的办法。

  看着肉棒的令音吐出属于母亲那温柔的香风,正要被吞入美母香艳小嘴的肉
棒却是做出了反抗,一股散发着腥浓味道的白浊精华猛然从马眼之中激射而出,
这股液体就直接喷射在了美母的红唇以及琼鼻之上,皆随其后继续激射的白浊精
华就未能逃出生天。

  被突袭的浓精打了的措手不及的美母令音就未曾有丝毫的慌张,在那股腥浓
精华的味道进入琼鼻之后,有如黑洞般深邃温暖的檀口就直接将正要继续发射的
肉棒一鼓作气的吞入其中。

  感受着位于喉中,向着美母体内激射出一道又一道能够让人受孕的白浊精华,
令音收束着喉咙的美肉,挤压着那根欺负母亲的坏蛋肉棒,最终在一分钟后,才
终于缓缓将那根肉棒吐出。

  在母亲体内射的干干净净的肉棒出现的时候也的确是干干净净的,上面就完
全没有任何的白浊浓精,只有美母口中晶莹的香津玉液。

  「真是一个小坏蛋~ 居然欺负妈妈~ 」

  看着不再射出任何精华的肉棒,令音有些调笑的说到,接着她那根细长而粉
腻的香舌就探出红润的檀口,将沾染在自己嘴边的白浊浓精逐一舔舐完毕。

  她的表情就是平静而柔和的,就仿佛在做着什么平平无奇的事情一般,但是
她的动作是淫糜的,将属于孩子的浓精卷入口中,再用晶莹的玉指将琼鼻和玉颜
之上的精华一一剐蹭到口中之后,用如蛇的粉腻香舌微微搅拌了一下口中积存的
白浊浓精后,她才将其吞咽入腹。

  将属于孩子的精华吃下的处女人母,看着还在沉睡的孩子,温柔的说到:

  「谢谢款待~ 士道!」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