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70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红尘劫】70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红尘劫】

作者:xingxing209
2020年10月24日发于:SEXINSEX
是否原创:是

               (七十)

  一路上,思莹想到可能会被残酷虐乳,大脑一片空白。最后,连到了目的地
都未发觉,还是狗哥连声催促她下车,才猛然惊醒过来。

  下车后,才发现面前出现了一幢别墅,且由于别墅地处空旷的郊区,不时有
一阵阵凉风吹过来,思莹这几乎没穿什么的身体哆嗦了起来,乳头也被冻得硬了
起来,透过那两块窄小的薄布可以清晰看到两个凸点。

  「跟我来,」狗哥对思莹说道,随后他走向了别墅门口,按了按门铃,很快,
门口的探照灯亮了起来,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一个瘦高个和一个矮胖子,狗哥
和他俩述说着什么,然后这两人朝思莹看了过来,尤其是那个矮胖子,饶有趣味
的打量着她,最后眼光肆无忌惮的落在了她的胸部上,舔了下嘴唇,说道:「来
这的女人我基本都见过,你应该是其中奶子最大的一个,还有你这乳头也好大,
我喜欢。」

  思莹听了这充满性骚扰意味的话后满脸羞红,却不敢反驳,只能任由对方亵
渎。

  「哈哈,你还会害臊啊,」看到思莹羞红着脸后,他哈哈大笑道。

  「好了,黑哥还等着呢,别调戏她了。」这时,瘦高个对矮胖子说道。

  「等黑哥玩厌了,我一定要尝尝你。嘿嘿。」矮胖子咽了咽口水,对思莹说
道。

  「好好陪黑哥,黑哥就喜欢你这种脸美奶大逼紧水多的类型,别让他不高兴
了,」临走前,狗哥对思莹交代着,「对了,这遥控器也会交给黑哥,他满意了
自然会给你开锁的,要是你伺候的不好,那就……」

  「我,我一定努力让黑哥满意。」思莹吓得连忙说道。

  随后,思莹跟着这一高一矮两个男人走进了别墅,开始了她漫长而痛苦的一
夜。

  两人很快领着思莹到了黑哥面前,他站起身,向思莹走了过来……

  黑哥,顾名思义,黑,而且还是三黑。

  第一黑,皮肤黝黑,就像整天晒着太阳似得;

  第二黑,心黑手黑,对付敌人心狠手辣,对付不听话的女人也暴力摧花;

  第三黑,下面的JJ也黑得发亮,不仅黑,而且还粗大长,能玩得女人服服帖
帖。

  「你就是狗哥说的那个大奶淫娃?」他托起思莹的俏脸,问道。

  「我……你,你想干什么?」被称为大奶淫娃,让思莹本就羞红的脸变得更
加的通红了,说话也语无伦次。

  「怎么,你还不承认你是大奶淫娃?有意思。那就让事实来说话吧。黑哥我
从不冤枉一个贞洁烈女,但也不放过一个淫娃荡妇。」他盯着思莹胸前那仅有的
两片薄布,只见两粒饱满的乳头异常显眼的凸了出来,他的眼里流露出欲火,陡
然伸出双手,隔着两片薄布各抓住她的一只乳头。

  「啊!」敏感点被捏,让思莹羞耻的尖叫了一声,接着扭动身躯想甩掉他的
手,但他却一直抓住不放,让她怎么甩也甩不掉。而且,在她扭动身躯的时候,
不可避免的让她丰满的乳房也甩动起来,一阵阵胀痛感传来,让她猛然想起来,
自己的乳头锁还需要黑哥来打开,不打开的话她会痛不欲生,与这个相比,被捏
住乳头的羞耻感和疼痛感根本算不得什么。于是,她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怎么不扭了,继续扭呗。」

  「我,我不敢。」思莹低垂着头,不敢看他。

  「不扭是吧?那我继续。」他将夹着思莹乳头的手用力往外一拉扯,两片薄
布就轻易的被扯下了,一对大白兔跃入他的眼帘。

  「好大的咪咪……」他把手掌摊开,呈球形倒扣在我胸前,五根手指用力向
内挤压。

  「啊,啊。别,松,松开啊。」剧烈的疼痛感,让思莹大叫着,疯狂的扭动
着身躯,同时双手也抓住黑哥的手,想把他的手从她的胸前扒开。

  「你真不乖,只能这样了。」狗哥制服了思莹的反抗,将她的双手反铐在身
后。

  「嘻嘻,这样,你就不能反抗了,我要好好的玩玩这一对波霸,东方女性没
几个有你这样的尺寸,不好好玩岂非暴殄天物。」

  他再一次将双手按到了思莹高耸的乳峰上,恣意抚弄着她丰满雪白的奶子,
他握得很用力,指头都深深的陷入了乳肉中,将这对像发酵的大白馒头似的乳房
搓了又搓,揉了又揉。

  「啊,好痛,轻,轻一点。」她痛得忍不住流下泪水。

  「好大,好软啊,肉感十足,好想每天都能揉一揉,捏一捏呢。」他称赞道。

  「真,真的好痛,求,求你轻一点。」黑哥一直在用力挤压着她的丰满的双
乳,洁白光滑的乳肉都被抓的从手指缝中冒出来。

  「你确定你真的是痛,而不是爽吗?看看这是什么。」他松开一只揉捏乳房
的手,摸进了她的下体中,一会儿,抽了出来,手指上沾满了晶莹的淫液。

  「我……」她羞得无地自容。不知道为啥,明明身体痛的要死,但小穴却总
是不由自主的流出爱液,想要被填满的感觉,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

  「你血液里流淌着淫荡的基因,你有严重的受虐倾向,不是吗?大奶淫娃。」

  「我,我不是的。」

  「不,你就是。」

  「我不是,不是这样的。」思莹连连摇头否认。

  「不承认就算了,我也不喜欢不诚实的人,待会就送你回去,顺便告诉狗哥,
你不是我要玩的大奶淫娃。」黑哥吓唬道。

  「别,别啊,我,我承认。」想到这样被送回去,狗哥一定不会给自己开锁
泄奶,那奶子真的要爆掉了。

  「你承认什么?我不懂哎。」

  「我,我承认,我是大奶淫娃,是你想要玩的大奶淫娃。呜呜呜……」说完,
思莹哭泣了起来。

  「这才乖。现在就让我好好玩玩你这个大奶淫娃。」

  「你奶子多大?」黑哥突然问道。

  「34C.」

  「这是你胀奶前的尺寸吧?现在的呢?」

  「34D.」

  「真够大的。不愧是大奶淫娃。」

  「你好像是叫思淫吧?整天想着淫,难怪。以后就叫你淫美人吧。」

  「奶大就是原罪,淫荡更是罪恶,你两样都占了,你说,要我怎么惩罚你好
呢?」他用大拇指和食指夹弄着她的乳头。

  「我,我不知道。」思莹痛得直摇头道。

  「那就由我决定好了。第一,你这淫贱的大奶子已经有人替我惩罚你了,虽
然我不知道是谁给你安装的这个锁,但的确是个惩罚你这双大奶子的好工具,以
后,我会安排人给你揉搓乳房,上中晚各一次,促进你乳汁的分泌,每天给你测
量胸围,当你胀奶到现在这个尺寸时,我才会给你开锁,并且开锁前,还要再揉
上半小时……」

  「第二,至于你那淫荡的小穴,就让我来好好惩罚她吧,我会将你喂得饱饱
的,以后你再也不会想起你老公了,尝过我的鸡巴后,你就再也不想离开我了。」

  「别,求,求你了。这样我会痛得疯掉的。」她声嘶力竭的痛哭着喊道。

  「啪,」他给了思莹一巴掌,恼怒的说道,「婊子,安分点,要不是看你长
得真不错,让我挺有欲望,就把你这种背叛老公的臭婊子扔进国色楼里了。从现
在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以后胆敢背叛我,后果自负。」

  「我,我没背叛老公,我不是婊子。」思莹辩解道。

  「不是婊子?没背叛老公?那你这个锁是谁给你装的?不是野男人吗?你老
公带你去医院就是为了取下这个锁,不是吗?如果是他装的,为啥还要给你取下?」

  「我……我……我失忆了,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不管你真失忆还是假的,总之肯定是其他男人给你装的,这总没错吧。贱
货,婊子。」他骂道,同时疯狂的挤压着她的乳肉,「让你撒谎,让你狡辩。」

  「啊……别挤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她呜呼哀嚎着。

  「下次再给老子装逼,一周不给你开锁,明白吗?」他恶狠狠的说道。

  「知,知道了。我不敢了,我是贱货,我是婊子,应该被惩罚。呜呜呜」疼
得龇牙咧嘴的她连忙低头求饶。

  「你乖一点,听话一点,可以少吃很多苦。」他开始亲吻思莹,从耳垂亲到
脖颈,然后是她丰满的胸脯,他的脸挤压着她饱满挺拔的乳房,他的舌头舔弄着
她的乳晕,他的牙齿轮流咬着她的两个奶头,这些动作使她又一阵阵的吃痛,但
她不敢再求饶了,只能忍受着。

  然后他一路往下,亲吻过小腹,最后,把手插进小穴里,搅动了会,伸出来
看了看,「还不够湿,你发骚的不够,」他对她说道,「等湿润度让我满意了,
我再插你,插完才给你解锁,你看着办。」

  「唔,给,给我解开手,我可以自慰。」她被胀痛逼得放弃了自尊,不顾羞
耻的提议道。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他解开了她的双手,她开始自慰起来。

  「不要闭眼,要看着我。」他给她下了命令道,她只好看着他自慰,但这样,
似乎让她无法通过自己的想象而让小穴湿润起来,毕竟黑哥长的太黑了点。

  「怎么,是我不够帅,让你想吐?」他冷冷的盯着她问道。

  「不,不是的。」

  「那……怎么这么久还没好?」

  「快,快好了。」她加快了自慰的速度,乳房不敢揉捏的她只能拼命刺激着
自己的下体,而被要求睁眼看着他,使得她只能幻想成眼前这个黝黑的男人在干
自己,使得她湿润的速度慢了许多,终于,在长时间的自慰过后,她的小穴终于
充分湿润了起来……

  「够了,停下。」他命令道,随后他将她推倒,压了上去,「这世上有种女
人,她不一定美若天仙,但却对男人有种致命的诱惑,使得男人一见到她就想把
她压在身下蹂躏,而你就是这种女人,这是我没把你这种不知羞耻背叛老公的女
人扔进国色楼里被狠狠蹂躏的根本原因,但你要记住,没有我的许可,你再敢乱
勾引男人,你就给我滚进国色楼里去。」

  说完,他将自己那黑得发亮的JJ对准了她的肉缝,慢慢的捅了进去。

  「啊啊……」随着JJ深入阴道,她敏感得尖叫了起来,一阵阵快感袭上身来,
小穴肉壁也夹得愈发紧了,爱液越流越多。

  「淫美人,你的小穴真不错,果然你有淫的资本,才能背叛老公啊。」他一
边抽插一边闭眼享受起这种感觉。

  「不要……」突然他把JJ拔了出来,阴道的充实感顿时被空虚感所代替,在
今晚不断的刺激下,其实思莹的肉体欲望已经膨胀到极点了,这种从快乐的天堂
跌下来的感觉,让她难受的想哭。

  「嘿嘿,我一向很尊重女人,你说,我要不要干你?」他诱惑着她。

  「我要……」她心里对高潮的渴望已经到了顶点,只能不顾羞耻的恳求他插
进小穴,同时焦急的扭动着腰肢,身心都崩溃了,只想着高潮快点到来……

  「满足你!」他又将JJ重新插了进去,但没多久又拔了出来,继续重复着刚
才的剧情。

  一次又一次,终于使得她陷入狂乱,脑子里再也没其他的想法,有的只是条
件反射般重复的:「我要高潮。」

  最终,房间里回响着她极度愉悦的呻吟声,前所未有的深刻高潮一波波袭来,
她无力的瘫软着,任由男人摆布。

  他也悄然的拿起一旁的遥控器,按了下去。瞬间,一股股白色乳汁从她的乳
头喷射出来,又引起了她的新一轮的高潮,到最后她已经意识模糊,只盼望能一
直这么快乐下去。

  在她高潮昏过去的时候,他自言自语道:「没有女人能忘了被我干的滋味,
每个被我干上高潮的女人都情欲大开,而我不需要不要脸的婊子,这就是为啥我
几乎把所有干过的女人都丢进了国色楼的原因,她们太淫荡不知羞耻了。希望你
是个例外,如果你不能为我守贞,你也会被丢进国色楼,真正成为万人骑的贱货。」。

  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当时你在场?」我好奇的问道。

  「怎么可能,这是后来那个矮胖子跟人喝酒时不小心说漏嘴的,还拿出视频
分享了。」湘湘解释道。

  「那她就这样跟着黑哥了?那为啥后来又被丢到这国色楼了?因为她又勾引
了其他男人吗?」我又问道。

  「嗯,嗯,嗯……」她有些支支吾吾。

  「干嘛吞吞吐吐的。」

  「可能,是我害得她被别的男人操了,然后被黑哥丢进国色楼了。我对不起
她。」湘湘捂着额头呈痛苦状,说道。

  「怎么回事?」

  「嗯,是我的主人。一次,我不小心掉出了我和思莹的合照,然后他看到了,
就询问我关于思莹的事情,然后,没多久,思莹就被黑哥丢进了国色楼,所以,
所以……」

  「所以,你怀疑是你主人干了她?」我问道。

  「嗯,大概,大概吧。」

  「也许只是巧合呢?美女男人见到了总会打听仔细的,就像我。」我安慰着
她。

  「唉,希望吧。我不希望是我害了她。」

  「没事的,放心吧。后面还有什么事发生吗?」我继续问道。

  「后面的事我就不清楚了。喔,对了,我知道思莹她家的住址,就是她被狗
哥他们带到天香阁之前的家。」说完,她翻出一个地址给我—小湾村。

  我查了下,似乎是在乡下的某个地方,于是,我第二天启程按着地址,来到
了这个小湾村。

  果然是个偏僻的地方,倒是有个小港湾,所以叫小湾村,但开发度不高,所
以看起来经济条件不咋样。我倒是好奇了,这么一个穷乡僻壤,居然能娶到思莹
这种极品美女当老婆?

  我按着地址来到一家破旧房屋前,敲门,许久也没人开门,这时,恰好有人
路过,我便询问起来。

  「老哥,请问这是朱XX的家么?怎么没人啊。」我问道。

  「找老朱?你是谁啊」他打量下了我。

  「我是他一个朋友,许久没联系了,刚巧路过,想来看看他。」我解释道。

  「噢,他不住这里了,他住城里去了。」

  「住城里?」

  「嗯,前些日子刚搬走的。」

  「那……他老婆呢?」我试着问道。

  「你打听那女人干啥?」他警戒性颇高,见状我拿出一叠钞票递给他。

  「我给你说啊,他这个老婆不知道哪找来的,这脸蛋,这身段,这气质,啧
啧,都不知道怎么会嫁给他当老婆的。老朱他快四十了,一直没娶到媳妇。那天
他突然说这是他媳妇,我们都不敢相信。」受贿后,他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了解完情况后,我就回去了,路上我拨通了电话:「找几个靠谱的人。」

  晚上,我们来到一个夜总会面前,当然不是之前去的顶级的那种。

  据小湾村的那人讲,老朱最近搬到城里后,就经常来这地方,偶尔回村时,
还炫耀过,所以他知道这个情况,我决定在这找到他。

  很快,根据照片就锁定了他,不过现在不方便动手,等他回去的路上动手最
好。

  等啊等,终于到了凌晨两点钟,他玩完准备回家,我们一路跟着,到了比较
偏僻的地方,我一个手势,几个人冲了上去,从背后敲晕了他,带到了准备好的
地方,开始审问。

  之所以审问,是因为,我不信,这个和慕慕长的一模一样的美女会选这么一
个又穷又老的男人做老公,不动点刑罚他可能不会说真话。

  「泼醒他。」我说道。

  「这,这是哪,你们是谁?」他悠悠醒来,问道。

  「老实点,乖乖听话待会就放你回去,不然,哼哼……」

  「大哥,各位大哥,我,我不知道哪得罪你们了。」

  「你老婆闯了大祸,知道吗?」我开始编故事吓他。

  「什,什么大祸?」

  「把我大哥的JJ给咬了,现在正被狠狠惩罚着呢,这不,你身为老公也该得
到点教训。」我操起一根木棍,比划起来。

  「别,大,大哥。这,这不关我的事。」

  「万一我们大哥的JJ废了,你这JJ,不应该陪葬吗?」我敲了敲他的裆部。

  「啊,大,大哥,饶了我吧,我真是无辜的啊。」他顿时吓尿了,苦苦哀求
道。

  「夫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没啥可说的。」我举起木棍,作势准备砸下去。

  「别,别啊。大哥,我,我不是她老公!」他大叫道。

  「什么?」我木棍停在半空中。

  「她,她是我捡来的,失忆了,我见色起意,就骗她说是她老公,只为了和
她睡觉。她的事,真不关我什么事啊。」

  「那你仔细说说,我看你有没有骗人,如果真的和你没关系,我也不想冤枉
人。」我放下木棍说道。

  「事情,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出海归来,正要回家,发现不远处海滩上
似乎躺着一个人,我走近一看,哇塞,是一个美女躺在沙滩上,而且,而且……」
他支支吾吾道。

  「而且什么,快说,不许停顿。」我晃了晃手中的木棍。

  「而且,她,她居然没穿衣服,全身赤裸。我当时,又惊又喜。惊得是,这
会不会是具女尸啊,喜的是,这要是个大活人,我就赚到了。我都打光棍好多年
了。等我小心翼翼靠近,发现她还有呼吸,我就偷偷把她背回家了,忍不住摸遍
了她的全身,正在摸的时候,她突然醒来了,我正不知道咋解释,哪知她开口就
问这是哪,她是谁,我就编了个,说我是她老公。她居然就信了。」

  「然后呢,继续说。」我说道。

  「身边躺着这么个大美女,而且还是全裸的,那天晚上一直都有生理反应,
天亮后,我寻思她一丝不挂没法见人,我这也没什么女人穿的衣服,就给她穿了
男士的衣服,可她太漂亮了,别人一看就认出是个女人,我只好说这是我老婆。」

  「本想就这么骗她过一辈子,等过些日子,她生了娃,就算恢复记忆了,也
没关系了。可谁知道,没过几天,她就说她奶胀的厉害,我也看她的奶子明显的
鼓胀起来了,比之前大了许多,怕是得了什么病,于是凑了钱带她去城里的医院
看病,但没曾想,就被人给盯上了,在我们回家的路上,他们把她给带走了。我
原以为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没想到,过几天,他们又来找我,说她给我在城里找
了房,要我搬过去住,我还以为是她的家人找到她了,我想着就算不是我老婆了,
至少我也可以拿到点钱作为我救她的补偿吧……可当我来到城里,才知道她在夜
总会里当三点式吧女,还可能会被人操,我一气之下,就去夜总会找他们理论,
想要回老婆,但反被揍了一顿。」

  「然后你就自暴自弃,天天去夜总会泡妞?」

  「我有啥办法,自从那天后,她都是晚上出门,早上才回,每周就一天晚上
在家。但她人是真的好,我说是她老公,她居然一直坚信,还说她被迫给我带绿
帽了,对不起我,所以作为补偿,她赚的钱一部分都给我了,让我去找别的妹子。
后来我慢慢习惯了,想着这么个大美女,我也没其他地方可以找到更好的,虽然
是出卖肉体了,但我依然打算等,等她过几年他们放了她,我就可以和她过日子,
为此,那些钱我都存着。但是,前不久她又被送给一个叫黑哥的人了,然后连家
都不回了,我只好再上门去要,结果被告知她以后属于黑哥了,我想要是她能找
到爱她的人也还行吧,我就放弃了,但我没想到,很快,她就被黑哥抛弃了,知
道后我就又上门去要,结果,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看到什么了?」我问道。

  「他们把她变成了一条母狗,戴着狗尾,被人牵着戴在脖子上的项圈,在草
地上赤裸爬行,后面还有人不时挥舞着鞭子,抛出一根根玩具骨头,让她四肢着
地跑过去用嘴叼起,再跑回来……」乡下人果然没见过世面,不就是SM嘛,我想
着。

  「即使如此,我还愿意再等她,我想她总有一天还能再自由。但我没想到的
是,还有更让我震惊的事发生。」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那白色别墅外面待着,期望能在她被人带出来时看她
几眼,虽然每次她都是以一种很屈辱的方式被带出来。比如把她牵出来散步,让
她像母狗那样抬腿撒尿,等等,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后来甚至听说,有人要她
去拍A 片了,这下我是彻底死心了,毕竟夜总会消费高一般人不知道,但拍了片
子,可能俺们村的人都会看到,到时……所以,我才经常去夜总会买醉逃避了…
…」

  「什么?他们还要拍A 片?」我大吃一惊,靠,这可不行,她长得和慕慕一
模一样,以后A 片拍出来,大家都看到了,还咋解释?难道让她们脱光了对比?
开玩笑!不行,我得阻止。

  「在哪拍?谁让她拍?知道吗?」我问道。

  「不知道,不过,这里就一家电影公司,可能是那里吧。」说完,他从口袋
里掏出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我。

  「好吧,我们了解了,你不是她老公,可以放你走,但今天的事你不许对任
何人提起,明白?」

  「明白,明白,大哥们放心,我嘴严实得很。」

  随后我们把他放了,我也回到据点,思考下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事情。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