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便器番外——堕焱】(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刘凯余
2021年12月3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88

  介绍:长久以来的再次更新,燕王对焱妃的奸淫终于诞下了恶毒的孽果,而
雁春君这个臣弟也渐渐生起了异心将魔爪伸向高月。燕国王室的人伦悲歌将在郭
开的指挥下更加扭曲。

  希望各位多多评论。

  「唔……唔………嗯……唔……」一阵舔舐声相互交叠,此起彼伏。这是焱
妃与公公侧身躺在席子上相互舔舐着对方的私密性器。燕王是将一条腿躺在席上,
另一条腿支起的姿势,而梳着阴阳家东君时发型的焱妃是双腿如蹲下一般的将两
腿叠起,上下张开,方便对方「进食」。焱妃将脑袋枕在燕王的大腿根处,时而
贴着燕王的大腿前后吞吐阳具,时而舌头绕着龟头舔弄。而燕王,则是将脑袋埋
在自己儿媳的跨间,如同恶犬拱食一般,肆意舔弄着牝户。

  门外的两名侍女红着脸贴着门缝听着里面传来的细微声音。

  「真是的……陛下这些天一大早醒来就和娘娘做那事……也不怕掏空身体
………」一名年轻宫女小声的说道。

  「哎呀,我还巴不得陛下天天趴在娘娘身上呢……」另一名宫女说道「现在
娘娘已经受孕,陛下的那些阳精与其给其他后妃,还不如都给娘娘呢………」

  「可是……」

  「别可是了,我等下人只用伺候好陛下和娘娘就行了……」侍女似乎还有所
忧虑,但是她的同伴不耐烦的打断了她。而在房屋内,翁媳苟合的淫戏还在继续。

  且说这燕王,在儿媳的口舌侍奉下阳具已如铁棍般坚硬。他用手肘将上半身
支起,方便他挺动下体抽插儿媳的小嘴。而另一只手则扣弄着焱妃湿漉漉的牝户。

  「唔……唔……唔……」在阳具抽插小嘴的同时,焱妃一边用力吸吮一边还
伸出舌头舔弄,力度之大以至于双颊都凹陷了。在儿媳尽心的侍奉下,燕王的情
欲达到了高点,阳具也坚挺发胀到如镔铁之棍一样。

  「呜呜呜呜……唔!」随着快速抽插而接连不断的呜咽声突然中断。这是因
为燕王的阳具顶着咽喉软肉射出了炙热的阳精,而焱妃也很熟练的一边吞咽着精
液,一边将尿道中的残精吸出。

  「吱呀」一声,紧闭的屋门被里面的人打开,侍立在门前的两名侍女马上变
了脸色,低头行礼。焱妃自若的走出房屋,全然不在意自己上身宫装下身赤裸的
淫荡装扮,也不管自己嘴角下巴上沾染的透明粘液。

  焱妃自顾自的在屋门前的回廊上踮起足尖,将膝盖左右分开的蹲下,好一处
柔嫩粉红的淫穴正对着风雪。

  因为建筑设计的原因,这些木建筑的地板实际上要高于地面,这些回廊也是
如此。所以即使屋门面对的积雪已经积攒了厚厚一层,但是也不及回廊地板的高
度。

  蹲下的焱妃神态自若,放松了对膀胱的控制。随着淅淅沥沥的水声,一束尿
柱带着蒸腾的热气,远远的飙射而出,浇落在这一片雪地之上融化出独特的痕迹。
两旁的侍女对于焱妃的举动全无异色,因为这些天来,每天早上,焱妃都要在雪
地上尿出痕迹。而一直辟谷的焱妃靠着深厚内力,还可以坚持不进食更久的时间。
倒是为了让燕王欣赏「焱妃出水」的绝美景象,她每天不得不大量摄入水分,其
中相当部分是来自于自己公公的精液与尿液。

  说回焱妃,放尿完毕之后便起身,对着一名侍女招手,让她侍奉屋内的燕王
洗漱,而自己去另一间房屋做着清洁身体的工作。另一名没有被叫到的侍女到另
一边,为处理尿迹去取专门的「工具」,这里暂且按下不表。

  用布巾沾着早就准备好的热水,给燕王擦拭身体,用淡盐水给燕王漱口。接
着伺候他更衣,享用略显简约的早餐。等到一切完毕之后,换好衣服的焱妃再次
返回。说是换了身衣物,不过是换了身干净的同款式,并且裁了裙摆的赤金宫装,
并且将头饰换回了原本的金凤样式。本来梳成当初东君时的样式就是为了避免睡
在燕王胸膛上或者枕在燕王大腿上口交时扎人,同时也是燕王想看看当时勾引自
己儿子的骚蹄子在当时是怎样的打扮。当然,东君装扮时,那个带有左右两侧尖
刺的箍发环没有戴上。

  「怎么把头饰换回来了?」坐在桌案后的燕王瞥了一眼焱妃的打扮后,似乎
有些不满的说道。

  「绯烟觉得面见公公总是要讲究礼仪孝顺的好,若是公公想看绯烟那样打扮,
绯烟可以换上与丹相识时的衣服,让公公品鉴。」左右张开双腿蹲下的焱妃端庄
的说道。很神奇的,此时的焱妃对于侍奉公公一事已经应对自如,但是内心之中
还是深爱思念着燕丹。

  「你好生让我操弄便是最大的【孝顺】」燕王露骨的说道。不过焱妃表示下
次可以打扮成与儿子相恋时的样子,让燕王的心情好了些,说道「不过,换装之
事倒是可行,下次记着。」接着便招了招手让焱妃过来。

  焱妃会意,低头爬到燕王跨前,撩开了他下摆的衣物,将阳具含在嘴里,为
公公口交了起来。但是没吞吐几下,阳具竟然飙射出一道热流到口腔中。焱妃微
微皱眉,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公公将自己当做了便器,直接在自己嘴里撒尿
了。焱妃很快就做出了应对,不等尿液胀满口腔,她就做着陶醉的表情开始吞咽
起不断进入口腔的热尿,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连陶醉的表情有几分作假都不
确定了。

  咕嘟咕嘟的吞咽了好几口之后,焱妃才将公公赏赐的「热茶」喝完。接着焱
妃还不断吸吮着,将尿道中残余尿液吸出,并且将阳具恢复坚挺。

  「嗯……」燕王满意的吟了一声,伸手按在焱妃后脑上抚摸着,这是示意焱
妃继续吞吐口交。得到指令后的焱妃更加卖力的吞吐着,并且发出呜咽呻吟。

  享受着儿媳身为太子妃,竟用高贵是唇舌侍奉阳具,燕王往后躺去,斜靠在
郭开送来的软垫上,闭眼享受着。

  燕王就如同真正的老者一般,独享着自己的悠闲,国家危亡与生死不明的太
子都全然不顾了。某种意义上,这些天他对焱妃的态度也如赋闲在家的老人饲养
解闷的宠物一样。而将阳具塞入焱妃口中让她吞吐口交,并将精液尿液灌入她的
体内,也只是【喂食】。同给池塘中的锦鲤投喂鱼食没什么两样。

  这时,几名侍女走入房间围在了燕王身边。她们没有多看趴在地上吞吐阳具
的太子妃,而是蹲在燕王四周,伸手为他按摩肩膀双腿,真是让燕王好不享受。
毕竟前两日的疯狂奸淫让他也有些疲惫了,就这样静静的享受。而且自己的精元
已经注入了焱妃子宫,让她成功受孕,没有必要再把更多阳精射入到焱妃子宫中
去了。

  「陛下」这时又传来了一名侍女的声音,燕王睁开了眼看了过去。只见那名
【处理】尿迹的侍女捧着她的【成果】展现给燕王看。侍女稍微倾斜的举着一块
薄薄的青铜板,沾有焱妃尿液溶痕的那层雪就贴在上面,竟然神奇的没有落下来。

  其实,这也是燕王每天的游戏之一。让焱妃每天对着外面的积雪尿一泡,再
让侍女将带有尿迹的积雪取来给自己欣赏。而这不损雪迹的方法,便是这青铜薄
板的精妙。先是用薄板将尿迹周围一圈的积雪用薄板刮开一层。接着将青铜薄板
放到稍微温暖的环境,使温度稍微高于积雪。再接着将薄板横放到尿迹积雪边,
轻轻将其铲起。

  因为薄板温度略高的缘故,积雪微微融化一点,又因为积雪本身的寒冷,重
新冻结在薄板之上。

  燕王一边抚摸着儿媳正给自己口交的脑袋,一边看着侍女捧着的雪痕铜板。
在端详了一番儿媳在雪中尿出的痕迹,似乎从能中体会到了不可言传的美感。

  接着燕王说道「把这些雪煮了,给太子妃做茶。」

  「是………」侍女低头应和了一声后,捧着铜板走了。让自己的儿媳喝下沾
有她自己尿液煮出来的茶,这也是燕王的趣味之一了。而焱妃经过长期的调教,
习惯于吞精饮尿,对于这种玩法,也已经习惯了。

  这番插曲过后,燕王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侍女的按摩与儿媳的口交。也不知
过了多久,按摩的侍女避免手酸换了两轮,在焱妃口中的阳具也射了几次精液。
而就在燕王又被焱妃那张淫嘴吞吐到坚挺时,却有一名侍女进来打扰到了他的雅
兴。

  「陛下,雁春君求见。」侍女害怕触怒了燕王,小心点说道。

  「他?怎么来了?」燕王睁开眼嘟囔的说道。

  「是,雁春君大人还带来了许多珍宝献于陛下,以贺新年。不过贱婢粗鄙,
说不清这些宝物的好。」那名侍女继续说道。

  燕王原本对于雁春君私自前来打扰自己享受儿媳身体感到不满。但又转念一
想,这是自己兄弟,而且是来带着礼物拜年,直接拒绝也太过决绝。总之还是见
上一面。不过,燕王虽然决定见雁春君一面,但是舍不得胯下焱妃的舔弄吞吐,
于是他便想了个在「折中」的法子……

  不过一会,得到允许的雁春君裹着厚实的兽皮大氅进入到燕王居住的房间。
与端坐在上首桌案后,身下围着厚厚毛毯的燕王一对视,两人竟然同时愣了一下。

  不过雁春君很快反过来,对着燕王行礼,说道「参见陛下。」

  「免礼免礼,王弟快些坐到寡人跟前来。」燕王笑着招手说道。

  「遵命。」雁春君又行了一礼后,扶着肚子走到桌案前坐下。

  「王弟,许久不见……你好像大了一圈啊?」燕王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对着
雁春君说道。

  「王兄可别取消我了,吃喝享乐过头了些,如今变成这番模样。」雁春君对
燕王的揶揄报以无奈「趴在姬妾身上还得小心别把她压伤了。一轮之后,自己满
身大汗,那身体单薄的女子就近乎昏厥了。」

  「咳……王弟好威风。」燕王为了掩盖什么而咳嗽了一声,接着继续与雁春
君说这话。

  「威风什么啊。现在行房之事已经都让那些女子自己动了。」

  「那些瘦弱女子,嗯……嘶……能坚持套弄到王弟出精吗?」燕王问道。

  「现在已经都让她们用嘴来办事了,调教好的连喉咙都能插。毕竟这脑袋可
比屁股动起来方便。」雁春君一边说着,眼前浮现出雪女跪在自己胯下摆动绝美
头颅的景象。

  「那可真是享受啊………」燕王似乎感同身受的叹道。

  「王兄也想尝尝那滋味的话,我把我府上的私妓送给王兄,她们已经可以整
根吞下阳物并能憋气许久」雁春君说道。

  「不了不了,王弟心意寡人心领了,但送女子给寡人享乐这事,还是不要做
的啊……嘶……」燕王说道。

  察觉到燕王讲话中的些许怪异,雁春君说道「王兄,可是身体有恙?」

  「咳……确实……」燕王神色寥落的说道「最近身体不适,所以不理朝政,
也无心情亲近女色……唉……」

  「……………」一番沉默之后,雁春君说道「国事家事都遭横祸,王兄作为
我燕国之本,可得珍重身体啊。」

  「这番道理寡人也知道,但是……唉……」燕王欲言又止。

  「王兄千万保重,王弟我回去之后也会减少奢靡,与国共体时艰,还望王兄
节哀………」雁春君低头说道。

  「有你这份心,便够了……」燕王带着些感动的神情说道。再又聊了一番后,
雁春君便告辞离去了。

  等到侍女回报说雁春君已经搭乘马车离去之后,燕王才长舒了一口气,接着
燕王将盖着自己下半身的兽皮毛毯掀开。只见他的儿媳太子妃竟然以一个诡异的
姿势团据在燕王的胯下,口中含着燕王的阳具吸吮,连双颊都凹陷了些。

  燕王低头淫笑着看着给自己充当「肉垫」的儿媳。此时的焱妃,将双腿在脚
踝处交叠于后脑,收拾紧紧抱着自己的肉臀,让自己维持这样「团」在一起的姿
势仰躺着。而这样的姿势刚好方便燕王双腿左右张开,将屁股蹲在焱妃身上,并
把阳具塞入到焱妃仰起的口中让她舔弄。

  燕王将厚重的毛毯围住自己的下身,连同下面的焱妃一起遮挡住。所以在与
自己弟弟交谈之时,燕王在暗地里正享受着自己儿媳的口舌侍奉。与雁春君交谈
时,偶尔出现的停顿与吸气,正是因为焱妃的舔弄恰好带来的高潮快感。交谈期
间,燕王也在焱妃口中射精了许多次。

  「将这便器藏在暗中,一边玩弄一边他人聊天,真是刺激!」燕王心中如此
想到,他甚至还是计划着以后早朝时要如何「当众」奸淫焱妃。这样的邪恶想法
光是想想就让燕王已经勃起的阳具发胀到痛。

  「取绳子来!」燕王对着身边侍奉的侍女大声说道。被自己的狂想而勾起浴
火的燕王要在焱妃身上狠狠的发泄。

  焱妃保持着之前「肉垫」的姿势,被整个捆绑束缚住,尤其是脑后交叠的脚
踝被捆绑住一起。接着,再以此处为勾挂点,被房梁上垂下的绳索吊起,悬在半
空。

  「贱货!现在你该说些什么?」燕王瞪着摇晃的焱妃恶狠狠的说道。

  「啊……嗯………淫贱儿媳……请公公享用………」被吊起的焱妃会意的说
道,她知道燕王想听些什么。

  「哼………」听到儿媳求欢的话语,燕王冷哼一声,上前将阳具插入到焱妃
牝户之中,双手扶着焱妃的肉臀啪啪啪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粗……好硬……啊………」

  「操死你!操死你!」燕王一边抽插一边狠狠的说道。一时之间,屋内淫声
不断……

  再说另一头,体型庞大的雁春君扶着肚子坐会回到马车里后。刚一坐定,不
等马车行驶,雁春君便脱下那兽皮大氅,接着松开衣物。只见一个长着棕色头发
的小脑袋从雁春君松敞的衣领中露了出来——这是燕太子独女,也是雁春君的孙
侄女,高月公主。

  等到腰带解去,衣服彻底敞开,只见浑身赤裸却扎着双辫的高月公主正面对
面的捆绑在雁春君的身上。高月的姿势如同四肢曲起的青蛙一样束缚着四肢躯干。
娇小的胸部与柔嫩的躯干与雁春君的肚皮贴合在一起,胯下粗长的阳具也插入到
了她的年幼牝户之中。而为了与雁春君的身体捆绑在一起,雁春君在身上裹了些
皮革,避免绳索擦伤雁春君的身体。

  原来,这雁春君之前就将身形娇小高月与自己捆绑在一起,并且用衣袍与和
兽皮大氅遮挡住。在与燕王做着兄友弟恭的交谈时,雁春君实际上正在当面奸淫
着兄长的亲孙女。虽然不能做着动作过大的抽插,但是高月那被调教后自动蠕动
的紧致牝户与随时会被发现的乱伦所带来的刺激,还是让雁春君在与燕王会面的
过程中,内射了几股精液。

  「这玩法真是不错………」一身大汗的雁春君一边嘀咕着,一边抽拉着高月
后庭中的白银蓝宝石肛塞。名贵奢华的材料竟然被做成了如此淫乱的床底玩物,
不过这肛塞也确实好用。照着郭开的说法,银对防病有益处,且这肛塞在尺寸硕
大,塞在高月幼小的肛肠中甚至能挤压迫一旁的阴道。现在反复抽动,让肛塞隔
着肛肠来回挤压阳具,不一会就让雁春君勃起的阳具肿胀到更夸张的地步。这让
雁春君愈发把持不住,双手托着高月的小屁股上下套弄了起来。若是郭开在旁,
他就会形容这是绝佳的自慰肉套飞机杯。飞机杯三字,雁春君是不明所以,但这
「自慰肉套」的称呼是让他拍案叫绝的。现在高月幼小的身躯绑在自己肥大的身
躯前,简直就是一个器物。而她的作用,与其说是交合造爱,不如说是让雁春君
自己拿来套弄阳具。

  由于身上还垫了皮革,所以用高月套弄阳具时绳索不会磨蹭勒疼雁春君的身
体。不断上下套弄之下,被蒙眼塞口的高月发出了呜咽声。在之前觐见燕王时,
她乖巧的照着命令一声都不发出,而现在,雁春君的暴力抽插让她再也忍不住了。
只不过因为嘴被堵塞的缘故而只能发出轻微的声音。虽然呻吟轻微,但在狭小的
马车厢内,雁春君听的无比清晰,心中也愈发兴奋起来。

  就这样,在雁春君奢华车架回府途中,他抱着自己的孙侄女在怀中操弄了一
路。期间好几发的阳精灌入到了高月体内,因为阳具紧紧堵住牝户的缘故,而没
有将精液流出一滴。高月幼小的子宫因为自已二爷的乱伦侵犯,而被那些内射精
液涨成了一个小球。可惜因为高月身体还未长开,这些阳精并不能让其受孕,只
能白白浪费了。

  等到马车行驶到雁春君府上后,雁春君招来了侍女进入车厢给自己解下绳索
穿上衣物,而他身上解下的高月,则由这些下人带去清洁。

  今天的刺激玩法让雁春君很满意。心中已经计划着以后就维持这「身宽体胖」
的面目见人,将高月捆绑在身上,当着众人的面奸淫。高月在雁春君手中的淫虐
地狱便由此展开。

  说来这雁春君为何会对自己王兄的骨血做这等乱伦之事,也全因郭开的蛊惑。
先是送上丹药与绝色便器让雁春君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绝妙合欢滋味,让雁春君便
沉溺于此,接着郭开开始了对雁春君的勒索与诱惑。先是求取财货珍宝,犹如卖
皮肉生意的妓院老板。再然后,便是交换军情政情。这些交易让雁春君也获得了
包括美色在内的丰厚回报。而勾结的高潮,便是郭开让雁春君对一个之前从未觊
觎的东西动了心思——燕国王位。本来,经过了几十年,雁春君早已安于当个享
乐之君。但是现在,王兄年事已高,太子下落不明,若是再无男性子嗣,那王位
便会自然而然的传到自己手中。偏偏现在燕王魔怔了一般,钟情于奸淫自己的儿
媳。而那太子妃在之前早就被下了蛊,终生只能生育女胎。只要王兄注定的结局
提前一步,那燕王之位注定是雁春君的,同时,自己的孙侄女和她的母亲,也会
是自己的。

  雁春君的谋划已经开始了………

  再说回燕王那处。

  在捧着那对混白肉臀将焱妃狠狠操弄了一番,留了几泡精后,过了把瘾的燕
王便暂时停止,让侍女过来侍弄清洁。

  侍女为燕王整理衣衫,并且给他套上了一件貂皮大氅。焱妃也被侍女用沾着
热水嗯湿巾将身上残留的液体擦了干净,不过身上衣物却还是那身去了下摆的赤
金宫装,只是为了「防寒」而给双足套上了木屐与白袜。

  公媳这样装扮正是为了出门赏雪。但是为了满足燕王的变态欲望,他还是让
焱妃维持着下身赤裸的状态。幸好焱妃内功深厚足矣抵御严寒,而且燕王还在焱
妃的肛门内塞了一颗郭开赠送的丹药,据说滋补之外还有驱寒只用。

  「嘎吱,嘎吱」踩在积雪上发出了轻微但酥脆的声音。燕王一身黑色与焱妃
的赤金在一片雪白的后院中显得突兀,身后的雪地上是两人的足迹,侍女在更远
的地方以免打扰燕王的雅兴。

  虽然现在燕王满脑子肉欲,但是长期的素养还在,对着这片雪景也能说出些
风雅之处,让焱妃也不得不赞叹燕王点评的好。

  但是不多久,燕王的欲瘾便又涌上了心头。他伸出因为年老而在严寒中很快
变冷的手在焱妃裸露在外的肉臀上掐了一下。

  「嗯啊………」寒冷,疼痛还有长期以来的调教,多重因素的作用下让焱妃
忍不住叫了出来。而这声响对燕王来说真是最淫乱的勾引。

  「你这肉臀倒是暖和」燕王一边说,一边抚摸着焱妃的臀部,感受着上面的
温度与皮肤的细腻。

  「奴家内功练得好,所以这严寒可以忍受许久。」焱妃忍受着冰冷的触感说
道。

  燕王听罢短了点头,说道「夹着。」他这是在命令焱妃张开双腿,用自己的
大腿内侧与阴阜夹住燕王的双手为他取暖。焱妃听话的照做,送私密部位为公公
的双手取暖。在刚一接触的瞬间,焱妃浑身颤抖,倒不是因为寒冷,而是怕因为
寒冷的刺激而让下身泛出淫水污了公公的手。

  双手血脉恢复流通后,燕王让焱妃保持着撅起臀部的姿势,折下一根沾着积
雪的树枝在焱妃臀部上一下下抽打了起来。每一下抽打都让焱妃发出娇声喊叫。
虽然有趣,但是燕王很快就感到了疲惫。

  他叫来了侍女,在雪地上铺上毯子支起宝伞,布置上桌案铜炉等物,让燕王
可以在雪地里舒服的坐下。但是焱妃却被要求在十几步外的距离维持着撅起臀部
的姿势。

  燕王如此的布置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游戏—投壶。这是从郭开那传播开来的,
将原本君子六艺中的【射】改为对着壶瓮投掷羽箭,让贵族们多了一项并不用过
多消耗体力的竞技游戏,因此风靡一时。而此时燕王的心中想到的就是【投壶】
的变种——对着焱妃的肉臀投掷雪球。

  燕王让周围的侍女为自己搓揉雪球,并让一名侍女站在焱妃身旁看着她的臀
部,以便「报靶」。

  「啪嗒」一声,是雪球在焱妃肉臀上的轻声。一旁年纪还是孩童的侍女欢快
的拍着手叫出生来,说道「陛下!这下打到娘娘右边了。」

  「嗯………」燕王满意的吟了一声。之前几次,因为对雪球的重量把握不准,
都投掷偏了,现在才慢慢掌握技巧。接着燕王对着身旁一摊手,一名侍女赶紧将
一枚准备好的雪球递给燕王。随着燕王随手一掷,这枚雪球划着弧线砸中了焱妃
左豚的下部。

  燕王瘪了瘪嘴,因为他瞄准的目标靶心是焱妃雪白肉臀上的粉嫩肛门。无可
奈何,只能继续努力了。随着燕王投掷的次数越来越多,一些碎开的雪球散落在
焱妃的肉臀上,随着她的体温化成了冰水,沿着股沟长腿流下,让焱妃感到很不
舒服。再接着,随着燕王投掷准度的提高,已经可以准确命中肛门。燕王便让焱
妃张开自己的肛门,对着那微微张开的粉嫩小口投掷雪球。

  「中了!中了!陛下打中了!」焱妃一旁的侍女欢快的叫喊,并且按照燕王
的命令形容着自己看到的肛门变化。「娘娘的后庭好粉好嫩,张开后,在大白屁
股上像一朵开在雪地上的一朵小花,不过这后庭开不太久,被风吹干了又要闭合
一下,像一张小嘴。陛下的的雪球砸上去,后庭马上就闭上了,还夹了一点雪。
像吃饭一样……」侍女详细的语言形容着发生的景象。对于燕王来说里直观还有
些距离,却让焱妃感受到无比的羞耻。

  「陛下,这样冻久了,可别把太子妃娘娘的身子冻坏了。」一名内心里希望
焱妃能真的成为燕王妃子的侍女在一旁劝说道。

  「嗯?」燕王不满的瞥了一眼那个侍女,让她在惊惧中赶紧低下头避免再触
怒燕王。不过燕王却没有责骂或是惩罚她,而是说道「你过去摸摸她的屁股,如
果皮肤是凉的,那就大声告诉寡人。」

  「是」那名侍女赶紧应承,快步走到焱妃边上伸手去抚摸着她的臀部。果然,
上面柔软的皮肤已经是发凉的状态。于是她欣喜之余大声对着燕王的方向喊道
「陛下,太子妃娘娘的屁股已经冷了,摸上去是冰凉凉的了!」因为着急的缘故,
这名侍女的言辞并没有修饰,言辞间显得粗鄙。让一旁的焱妃觉得羞耻,而对燕
王来说,则是心中感到快感。

  在听到了侍女说的话后,燕王便把焱妃召唤过来,并让侍女为她准备好用沾
有尿液的雪煮出来的茶。不过在让她喝茶取暖前,燕王却要享用一番她那被冻凉
的肉臀。

  盘腿坐下的燕王撩开裤裆与衣摆,让焱妃对准阳具背对着自己蹲下,让在严
寒中有些失色的肛门对准对头。而随着她蹲下的动作,那后庭嫩穴终于触碰到了
龟头。

  「嗯嗯…………」一声嘤咛。这是因为焱妃的皮肤在寒冷中受凉,后庭刚一
接触炙热的龟头,那因温度而带来的刺激传遍全身,让焱妃颤抖了起来。不过即
使如此,焱妃也继续往下蹲,让后庭慢慢的将整根阳具吞入到底。

  现在,焱妃的大白肉臀与燕王的裆胯贴合在一起。人体躯干的温度对于此时
受冻的焱妃来说已是炙热灼烫,但是在燕王的要求下她不得不上下起伏,用谷道
套弄燕王的阳具。

  「嗯…嗯…嗯…嗯…嗯……」每一下让后庭将阳具「一吞到底」时,臀部的
肌肤就要和燕王的裆胯接触一次。燕王皮肤带来的灼烫让焱妃浑身颤抖,而焱妃
冻冷的肉臀对燕王来说却是有趣的体验。

  在焱妃的肉臀套弄了一会儿阳具后,燕王双手托住了她的臀部。来自双手的
温度持续灼烫着焱妃的臀部,同时燕王的双手也不停的揉捏。

  「趴下去。」燕王说道。会意到这是燕王要主动抽插的焱妃听话的照做,同
时还把臀部高高撅起,这样方便燕王以跪姿的高度就将阳具插入到后庭。

  「嗯…嗯…嗯…嗯…嗯………」于是,在一片雪景之中,一张宽大宝伞的遮
盖下,一位身穿赤金宫装的贵妇趴在毯子上,正撅着屁股任由身后的老者抽插她
的后庭,美妙呻吟之声响彻一片。而在周围侍立着听候差遣的宫女,其中的一位
正欣喜于自己仅仅是劝阻一句就让燕王允许太子妃娘娘进到宝伞下避寒。看来燕
王陛下确实宠幸于她。狂想着若是太子妃生出了一个男婴,那将是何等大富贵的
前程………

  与此同时,在燕国境内,郭开暂住的一处府邸中。

  「唔……嗯……呕……唔……嗯……嗯……」房屋内回荡着一片淫乱的舔舐
之声。郭开正享受的躺在一张垫了毯子的躺椅上。屋内被炉火所温暖,让郭开可
以毫不顾忌的裸露裤裆,也让给他口舌侍奉的便器不怕衣物的稀少。

  明珠夫人,胡美人,胡夫人,弄玉,这四位来自前韩的绝色女子,此时,她
们正围在郭开裆胯的周围,或是穿着当年侍寝的艳服或是将端庄秀美的正装裁去
裙摆裸露出白净的肉臀,并且她们都被绢帛遮住了双眼。

  明珠夫人与胡美人一左一右,用柔嫩灵巧的的嫩舌上下舔弄着粗长的棒身,
有时两人还会将棒身如「接吻」一般含住棒身,上下移动脑袋套弄阳具。而胡夫
人将脑袋凑到硕大的龟头上时而吮吸时而用舌头绕着龟头与冠状沟舔弄。再说弄
玉,趴在郭开的胯间,小心侍弄着阴囊中的睾丸,时而吮吸舔弄,时而含入口中。
随着她们的侍弄让郭开的裆胯一片水光油滑。

  在四女口舌的一番侍弄后,郭开终于射精,从马眼中飙射出的白浊纷纷落下,
挥洒在了四女的脸庞与秀发上,而她们也争相抢食着这些阳精了,接着再次争抢
舔舐起阳具。

  看着胯下四女的淫戏,郭开淫笑的说道「这【四牝绕柱】之戏便是在下精心
编排,誓要让燕国色中老饕也欲罢不能的玩法。再加上【珠玉蝶兰】四个花魁艳
名,这燕国紫兰轩必定让燕国人趋之若鹜。」郭开自吹自擂的夸耀着自己调教的
便器,但是却并没有人出生奉承于他。对于听众的沉默,郭开却像早已了然一样,
只是对着一旁招了招手。

  被同样裁去了下身衣摆的念端手里端着托盘侍立一旁,因为怀孕的缘故,让
腰带抬到了乳下,让孕肚完整的展露出来,而手拿的托盘上面是备好的茶水。看
到郭开的指令,神色忧伤的念端便走了过去,侍奉郭开解渴。

  郭开一手从托盘上拿下茶饮,另一手却伸到念端的臀后柔嫩抚摸起她的臀部
嫩肉。喝了一口茶水后,郭开对着念端淫笑着说道「念儿可是馋了?」

  「大人不要说笑………」念端强忍着身下猥亵的手,轻声说道。

  「说笑?你们退下。」郭开对着身下四女说道。听到了郭开的命令,四位剥
夺了视力的牝奴听话的退到一旁。而郭开,伸手从念端手中强拿过托盘,架在躺
椅的扶手上,然后站起来强行将念端背对着自己,以后入的姿势对准牝户插入阳
具,双手左右各抓着念端的手抽插起来。这样没说几句话就直接强奸的玩法,在
念端身上已经经历了很多次了。某种意义上来说,郭开确实有些偏爱于念端。

  「嗯嗯嗯嗯嗯……」念端被抽插的发出呻吟之声,而身后的郭开一边奸淫一
边说道「好念儿,念端大夫。你说要是燕王乱伦的孽种真的出生了,到时会是怎
样的场面?可惜月儿现在的身体,还不能受孕,要是和她母亲一齐怀孕了,那该
多好?」

  郭开一边前后挺动下体,一边诉说着极其恶毒淫邪的幻想,这同样也是对念
端的羞辱与迫害,但是她却只能默默承受着这一切。为了避免自己的弟子遭受更
邪恶淫虐的玩弄。

  终于,时间来到了数月之后。此时正是焱妃生产的日子。

  「不愧是天下有数的名医,对东君预产期的判断真是准确。」坐着的郭开一
边说着,一边伸手抚摸着在胯下为自己口交的念端的脑袋。念端她依旧是去处裙
摆裸露孕肚的着装,左右张开双腿的姿势蹲在郭开胯下,双手扶着郭开的双腿。
这样的姿势方便郭开用光着的脚趾扣弄她的下身。

  此时的念端也已经到了快要临盆的月份,不久之后就要诞生出她与郭开血脉
结合的孩子。

  这时一个信鸽飞来,到了郭开手中。取下信件阅读一番后,郭开哈哈大笑,
倒让胯下口交的念端暂时停了下来,眼神疑惑的向上看去。

  与此同时,燕王宫内。

  此时的燕王正黑着脸等着身前汇报消息的侍女,这凶恶的神色吓得那位侍女
瑟瑟发抖。而燕王如此恼怒的缘故也很简单——焱妃生下的是个女孩…………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