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便器】(15)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刘凯余
2021年6月3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97

  长久以来的再次更新,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多提些意见和想看的玩法。

  (诡秘明天更新)

  「啊啊啊啊啊」高亢的呻吟不断回荡着,梅三娘躺在床上张开双腿,任由着
郭开将他的阳具在牝户内肆意抽插。

  郭开将双臂支在床铺上,下身快速挺动,下体的撞击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
虽然梅三娘在姿色上算不上一等,但是她浑然天成的健美身体确实这个以娇弱为
美的时代的珍宝。郭开犹如刚刚捕食了肥嫩牛羊的豺狼,用自己粗长的下体「撕
咬」着三娘牝户内的柔嫩腔道。

  这样的抽插畅快至极,一时之间郭开松开了自己对元阳的制约。这样的结果
便是郭开的阳具的尺寸骤然间变的更大,每一下的抽插,都让三娘在更加高亢的
浪叫的同时,腹肌上一下下的突显出明显的阳物轮廓。

  郭开几十年苦练钻研双修法,没有高深内力,却有超常的房中合欢之术。修
炼至瑧之后,竟能控制胯下阳物的尺寸,若是一心往大去变,那尺寸最终不会下
于牲畜之物。而这第二个功效便是元阳精液,犹如白浊巨浪,滔滔不绝,子宫内
射后甚至能让女子肚鼓如孕妇。

  而今夜,郭开便打算彻底放开了,用这等野蛮手段来「品味」三娘。

  「骚货!感觉如何啊?」郭开一边抽插一边辱骂着三娘。

  「啊……好…好爽……鸡巴……大鸡吧要插死我了………要插死我了……」
三娘正被奸淫的意乱情迷三娘,精神恍惚之下用最污秽话语回应着郭开。这样淫
贱的反应让郭开大感过瘾,让三娘不要停,再多说些下贱的话。

  「说,你是什么?」畅快之下郭开说道。

  「我……我是……农家烈山堂……梅三娘……」三娘下意识的回道。

  「呸!」郭开在三娘脸上啐了一口,大怒道「农家算个什么东西!你最重要
的身份是什么?」大怒之下,郭开一边抽插一边喝骂道。

  「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田言小姐……的贴身护卫………啊啊
啊啊啊……」对梅三娘来说,这是最重要的身份。

  「那农家田言她是什么人!」郭开气极反笑,没想到她竟然还把这个陷害自
己的贱人当做侍奉的主人。不由得在怒火中让自己的阳具又胀大了两分。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田言小姐……是……大人……的便器……是大人的……母
狗……啊……啊啊啊……专门给大人……接精喝尿……受孕……的私人妓女………」
似乎是终于把握住重点,三娘在浪叫中说道。

  「那么你又是什么?」郭开继续追问道。

  「嗯啊…啊……啊……我……我是更下贱的母狗……是郭开大人的……鸡巴
肉套子……是给大人自慰用的……对……我连婊子都不是……只能作为自慰玩具
来用……」三娘大声呼喊道。

  「不要停,继续说。」郭开让三娘不要停下这诱人的污言秽语。

  「啊啊啊……我…我是鸡巴肉套子……用处就是套在男人的鸡巴上面……给
鸡巴保暖………」三娘照着郭开的命令继续说道「但是…但是我是个坏掉的劣等
肉套……」

  「哦?有什么毛病?」郭开让继续说道。

  「嗯啊……嗯…我作为鸡巴肉套子……竟然会怀孕……这是不可容忍的瑕疵
……」

  梅三娘不断说道。

  「继续继续!」被三娘的话语调动起情欲,郭开催促着三娘继续。

  「我…我的下贱子宫……承接了大人的高贵精液……竟然会擅自怀孕……啊
…啊…会怀上下贱的贱种……啊…啊……我只配怀上那些下等贱民的种……不对
……啊……是牲口……我的子宫只配怀上狗马的杂交孽种……大人同我造爱就是
和母狗兽交!啊!」在这般自我作践的话语下三娘竟然又将阴道收紧了几分。

  郭开大感过瘾,对着满面痴态的三娘说道「好,够下贱。那我要让你怀孕,
你觉得如何?」

  「谢谢……谢谢大人赐种……」三娘回道。

  「哈哈,那就给我接好!母狗!」一声暴喝下,郭开猛地扑将上去。双手捧
住三娘的面庞与她舌吻起来,而三娘也环抱双臂搂住郭开的脖颈,双腿交叠紧紧
夹住了他的腰。郭开不断大力抽插,睾丸袋一下下啪啪的拍打在三娘是肉臀中的
后庭上。

  「呜呜呜呜……唔!」一声被堵塞的浪叫,郭开在内射的同时,也将三娘送
上了高潮。大量的精液从顶在宫口的龟头射出,直接将子宫注满。

  其实此时郭开心中有些后悔,将三娘当做母狗便器玩弄也不是一次了,但是
却还没让三娘受过孕,这次被三娘的污言秽语勾引,心中泛起了想玩玩大肚三娘
的心思。可惜离随军出征已经只有几月时间了,就算让她受孕,也来不及玩到挺
着硕大孕肚的梅三娘。心中烦闷,便一翻身,也不拔出阳具,而是让三娘双腿踩
着床垫,以蹲起的动作套弄阳具。

  三娘扶着后脑,一上一下的起伏。每一次蹲下,郭开的粗长阳具都在三娘的
小腹上突出夸张的凸起。而随着身体的动作,那丰满的双乳也一上一下的甩动着,
如同挑逗的舞蹈。

  「嗯…嗯…嗯…」三娘一边有节奏的蹲伏,一边有节奏的呻吟。在每一次蹲
下时,那硕大龟头都会顶住子宫口带来高潮,幸好三娘意志坚韧,才能忍住这样
的刺激。现在三娘的子宫已经被注入的精液涨成了一个肉球,而宫口还被郭开的
肉棒堵住,在蹲起套弄时子宫被一次次的挤压,每次都带来爽过全身的快感。

  三娘为人豪爽实诚,就是当做套弄阳具的便器母狗也要一坐到底,让整根阳
具插到末尾。在这样的套弄下,郭开很快又有了主动的想法,于是坐起身子。让
三娘坐到自己的裆胯上,耸动下体主动的抽插着她。同时把脑袋埋在三娘双乳间,
一边揉捏乳房一边吸吮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在这样短促快速快速的抽插下,三娘不断浪叫着,
连面目的表情都变得扭曲,双目上翻,舌头伸长,唾液沿着嘴角流下。

  郭开胀大到极致的龟头犹如一根粗壮的木桩,不断撞击着禁闭宫口的子宫。
而那紧闭软肉在重压形成的吸力不断「亲吻」龟头,给予郭开另一重快感。最终
在郭开的嘶吼与三娘的浪叫中,正撕咬乳头的郭开再次射精,让三娘的小腹又胀
大了两分。

  郭开的阳具并未软化,犹如精钢铸造的长棍插在三娘体内。已经射了两发的
郭开突然对三娘的子宫又多了些兴趣。既然是套弄阳具的自慰套,那这子宫怎么
能不拿来玩呢?如此想着,郭开马上行动起来。

  郭开下床的同时,双臂勾着三娘膝盖腿弯处,将她抱在怀里。郭开岔开双腿,
倒有几分马步的样子,接着郭开用力一顶胯部,将三娘高高顶起。身体摇摆间,
阳具从三娘小腹中拔出大半,只有龟头还在三娘牝户内,接着身体又在重力的拉
扯下重重落下。这时牝户从从龟头处将阳具整个吞下。「啪!丰厚的臀部撞击在
郭开裆胯上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同时那粗长的阳具整根插入,龟头撞击到宫口。

  「嗯啊!」这样的冲击让三娘大声浪叫了出来,搂着剥开脖颈的双臂差点握
不住。

  但是这却不是结束,随着牝户包裹住整根阳具,郭开再次挺动了下身,让阳
具又来了次大力抽插。接着郭开便将这个动作循环往复。

  「啊!啊!啊!啊!」「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与三娘的呻吟以相同
的节奏不断回响着。三娘虽然身材健硕,但终究只是一个女人,被郭开抱在怀中
也能任意抽插。若要评价的话,那便是:别的女人是柔软便器,梅三娘,则是结
实的便器。

  「我要加速了!「郭开说罢便加大挺动下身的力气,将抽插的速度骤然加快,
阳具犹如攻城锤一样接连不断的撞击着宫口,如同重拳一般打击着灌满精液的子
宫。

  「啊啊啊啊啊………」三娘浪叫着,在这大力抽插的轮番冲击之下,三娘身
体不稳,只能双臂紧紧的搂住郭开的脖颈仍由他操弄。

  「啊啊啊啊……啊!啊!啊!呃!」骤然之间三娘的呻吟变调了,这是因为
之前牢固的子宫口在这连番「凿击」下终于被突破,硕大龟头终于将紧闭的宫口
顶开些许。而这样的剧痛让三娘紧紧的抱住郭开,双腿紧紧的缠住腰身。而郭开
也不放过这个机会,双手握住三娘腰部,大拇指紧紧抵在三娘的小腹处按压。借
助这个压力,努力将三娘的子宫往自己的龟头上按压。

  硕大的龟头渐渐分开宫口,并且慢慢往下将龟头包裹住。本来紧闭的宫口却
被鹅蛋大的龟头顶开,着撕裂痛感让三娘夹住腰部的双腿更加用力,连郭开都感
到痛了。但是他不愿放弃那极致的快感,一边咬人忍耐着,一边对着墙猛的撞了
上去。

  「呃啊!」三娘的后背首当其冲的撞到了墙上,发出了呼痛声。接着郭开有
猛力的撞击了数下,同时右手握着拳头顶在三娘小腹上。

  「啊!」一声尖叫,在这样暴虐的动作下,着宫口终于彻底张开,将龟头包
裹进去,并且宫口紧紧的嵌入到冠状沟内,与阳具「契合」在一起,这样的快感
让郭开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接着继续抱着三娘的肉臀抽插起来。此时阴道肉腔
禁锢着阳具棒身,而结实的子宫口紧紧包裹着冠状沟,在插入时子宫阻碍着阳具
的前进,在拔出时又紧紧吸住龟头,给予了郭开无上快感。

  「看看你这披甲门硬功能不能保住你体内子宫!」郭开一边说着,一边加快
了耸动的速度。接着在一声暗喝中,毫无意外的又一次将精液内射。

  射精后的郭开将浑身痉挛的三娘丢在床铺上,却不把肉棒拔出,实际上现在
阴道子宫都在收缩痉挛,也根本拔不出来。

  郭开从腰间挂着的锦囊里掏出一枚丹药服下后便将衣物褪去,双手抓住三娘
皮靴的脚踝处当做把手,挺动下体继续抽插起来。失神的三娘就以这样像张开双
腿仍由玩弄一样的不堪的姿势被奸淫着……接着各色手法的玩弄开始了。

  坐在床上的郭开在抽插的同时,狞笑着对着身下的三娘挥舞着拳头,不断击
打在三娘的小腹,胸膛,甚至面门上。三流武功的郭开挥下的拳头对于三娘来说
绵软无力,所以这样的攻击也不能让三娘形成应激反应,让皮肤变成钢筋铁骨的
程度。但是这样的一边抽插一边殴打的奸淫让郭开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淫虐快感
……

  将三娘摆成臀部朝上的姿势,以插入的阳具为轴心,双手一边推着床铺,一
边在半空伸展四肢,让自己的身体旋转着。那深深嵌入子宫的龟头,就如钻探的
钻头一样研磨着子宫娇嫩的外壁………

  一手揪着三娘的发辫,一手握着反剪在身后的手腕,以后入的姿势不断挺动
下身抽插着。每一下的抽插都顶的三娘往前迈步,犹如一匹健硕桀骜的母马在郭
开的【骑术】下被驯服,只能按照他的操控在房间内各处走动………

  郭开以把尿的姿势将三娘抱起,一边走动,一边抽插着三娘的牝户。此时已
经内射精液数次且从未将阳具拔出,此时,三娘的小腹已经鼓涨的如同数月孕妇
一般。而在着大幅度的抽插中被撑大的子宫压迫着其他的内脏。下腹储尿的膀胱
尤其明显,玩弄了没多久便失禁放尿。于是,发现新玩法一般的郭开,就以这样
屈辱的姿势将三娘抱入怀中操弄,在房屋内各处走动,让三娘的骚尿如母狗一样
四处挥洒。墙角,桌椅,窗沿上都留下了她的痕迹………

  一夜过后,田言起身后,换了一身在农家烈山堂所穿的白色衣袍,挺着孕肚
走到房屋门前,推门而入。眼前所见景象却让田言心头一颤,泛起一丝恐惧。

  她所见的,便是清晨阳光透窗而入,照亮了室内。光线洒在一身赤膊的郭开
和正被他操弄的三娘身上。

  可怜三娘经历了一夜,被「玩大了肚子」后还在被郭开操弄。而这个肚子不
是怀孕,而是一夜淫虐后,郭开内射的精液将三娘的小腹膨胀的比十月怀胎还要
巨大。

  「啊……哈……嗯……啊……啊……」双目上翻,口中伸出长舌的三娘被郭
开揪住脑后的辫子,勉强拉起她的身体。而她的双臂无力的垂下,和垂下的双乳
一起随着郭开抽插的节奏来回摆动着。

  看着三娘宛若死狗一般的气色,田言不由得想到若是自己母女被这样奸淫的
话会是怎样可怖的场面。但是,她还是强忍住情绪,对着郭开行礼。

  「怎么样?阿言,我操弄了她一夜,而且只插了她的牝户。」郭开一边抽插
一边看着田言狞笑着说道。

  「郭开大人的健硕体力让人惊叹」田言顺着郭开心情,虚伪的夸赞道。接着
她小心的说道「操弄了一夜,让三娘歇息一下,可好?」

  「歇息?那不如让你俩母女来侍奉吧?」郭开说道「时间实在赶不及,玩不
到三娘的孕肚我何至于将她射成这样?那正好让你们母女这对正牌孕妇来侍奉?」
郭开此言一出便让田言无语,当然,这是郭开的玩笑话,他接着便话锋一转同意
了田言的请求。

  郭开小心翼翼的将阳具从三娘牝户中拔出,避免子宫也被一起扯出,接着再
用最大号的假阳具堵住牝户宫口,避免里面的精液流出。之后便将梅三娘随手丢
在房间一角,不再理她。

  一夜没睡的郭开走到别的房间,抓来被调教的大少司命二人给自己陪睡。而
田言扶着大肚的三娘躺上床铺,为她硕大的肚子盖上被子。

  郭开是与大少司命淫玩了多久才搂着两女安然入睡的,暂且按下不表,也不
提田蜜现在正挺着孕肚满心畅想的前往郭开住处。

  且说另一处地方。在农家种重地大泽乡周边的一处城市,树立着一栋巨大的
高楼。而这便是可以称作:大泽乡紫兰轩的大妓院——醉梦楼。

  此时的醉梦楼里里外外一片忙碌,却不是在接客。实际上自半月前,为了准
备郭开送行的淫宴,醉梦楼便停止了日常的接客,只有记录在册的最尊贵的客人
才能在入住其中——他们也是要一同出席淫宴的客人。

  醉梦楼的外层,乍一看去,只是一件豪华奢侈的酒楼客栈。但是在里面占地
极小的内院,却是一片春色,堪称荒淫。

  无数年轻侍女端着托盘小盒在走道内来回走动,在各个房间内布置零碎。她
们上身穿着极薄的纱衣,双乳前的一对穿着银环的嫩红隐隐可见,而她们的下身,
腰带以下一片赤裸,光洁白净的牝户肆无忌惮的展露着。小巧双足上套着露指的
木屐,指甲上殷红的色彩对于嗜足之人却是极致的挑逗。

  这便是郭开喜爱的风格,焚琴煮鹤一般,将风雅的屏风撕开一半,把后面苟
且的东西展露出来,勾引着外面的客人踏入其中肆意妄为。

  不止穿流其间的侍女,在便器坊中则是并排拘束的蜀山便器。其他蜀山女奴
在内院替代者男性做着劳力或者在马厩里饲养牲口。她们穿着蜀山特有的简便衣
物,甚至还改的更暴露了些。还有一些女子赤身裸体,拴着狗链在花园内被她们
所生育出的女童牵着爬行,充当情趣的母犬。这对于在内院游玩的中原贵客来说,
代表着可以毫无负担的奸淫她们。毕竟,是她们先勾引自己的。

  醉梦楼内院,时不时的就有交合的淫声响起。这是那些私处勾引,浪骚至极
的贱婢淫畜正在被实在忍不住火的客人们用胯下阳物狠狠整治。不过这样荒淫的
享受虽然如同神仙日子,但是放纵过多泄了元阳,可是会误了日后淫宴上的享受,
所以一些客人入住到了外面的客栈,费用由醉梦楼垫付。

  这些不必多提,且看回醉梦楼内院。一处隐蔽而豪华的房间内,铜炉内烧着
的熏香,烟雾缭绕着整个房间。醉梦楼名妓花影轻轻推门而入,端庄的迈步走到
房间上首的屏风后面,恭敬的拜伏行礼,说道「明珠妈妈。」

  「嗯……」一道慵懒雍容的声音从屏风后响起「东西置办的怎么样了?」

  「这一批已经妥当」花影恭敬的说道「一百五十条公犬,五十匹公马,一千
支软头箭矢,两百柄胶质阳具,五千对黄铜乳环,乳头阴蒂三点穿环两千套,伤
药媚药各五百斤………」

  花影一丝不苟的将数据念完,而屏风后的声音也只是慵懒,追加了一句「那
么人呢?」

  花影没有任何停顿,接着说道「各地紫兰轩的名妓正在路上。今日新进母犬
一百六十匹,蜀山便器五十具,蜀山女奴五十名,阴阳家女弟子五十名,道家天
宗女弟子二十名。」

  「你,做得好………」屏风后面的声音说道,不过接着画风一转「那些【匹
】啊,【具】啊的……你记得你是什么吗?」

  「花影记得……」花影赶紧将头卖得更低了些,说道「奴家永远记得,奴家
也是下贱便器。」

  「嗯………」屏风后面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应和,接着那个声音说道「过来吧
………」

  「是……」花影再拜之后,起身来到屏风后面。而在屏风后面,映入眼帘的
是一位身穿黑紫色连衣裙子的黑发雍容美妇——前韩后妃之一的明珠夫人。此时
的美貌丝毫没有岁月的侵蚀,衣着也无大变。只是将自己穿的那套长裙的下摆去
除,一对穿着黑色高跟的美腿裸露在裙摆之外。此时她端侧坐在桌案前,身前弹
开着一张竹简,上面记录着各项信息。

  看着花影走到自己身旁恭敬的拜伏下来,明珠调笑的说道「看着你,这么些
年从豆蔻少女变成了娇媚贵妇了。我也老了。」

  「明珠妈妈说笑了,您的绝世容颜这些年来未减分毫。」花影说道。

  「这有什么好的?」明珠夫人说道「都是拿命换的,谁知道将养着还能活几
年?」她所指的,是郭开为了让她们长久保持美貌,用咒术蛊毒来给她们驻颜,
但代价却是阳寿衰减。不过郭开另一边也在用延寿之术延长她们的寿命,只是不
知道最后她们还能不能有寻常人的寿数。

  花影沉默了下来,但是明珠却并没有表现出哀伤的神色,而是转而说道「今
天回去之后,就把裙子的下摆裁了吧,多几天习惯习惯。」

  「是……」花影再次拜伏,说道「回头我让涟衣也把下摆裁了。」

  「嗯好………」回应之后,明珠撩开裙摆,并将一条长腿抬起,将里面光洁
白净的阴阜展露出来,说道「给我下面舔舔吧。」

  「是……」花影恭敬的爬到明珠的胯下,伸出舌头舔弄这淫荡花穴。一时之
间,,阵阵淫乱的娇喘从屏风后传出………

  明珠夫人自韩国灭亡后,被郭开俘获,失去踪迹。长久岁月之后,成为了醉
梦楼的老鸨。因为驻颜之术,这狐狸精一般的面容保留下来,想要一亲芳泽之人
大有人在。但是因为醉梦楼已经是郭开的产业,背后有人的明珠夫人地位尊贵,
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嫖到的。

  而随她一并到来的,还有当年韩国王宫内的一批后妃侍女,以及官员妻妾成
为了妓女,分散到各地。这次的淫宴到时一个难得的聚集的机会。

  在花影的口舌侍奉下,明珠不由得怀念起那些与自己斗智斗勇的女子们。

  在咸阳,一位官员的宅邸。胡夫人面色哀愁的看着面前绢帛写就的信件。已
经再婚嫁给一位秦国官员,但是悲惨的命运还在纠缠着她。

  这时,房间门被推开,有人踏门而入。这一声响让胡夫人浑身一颤,赶紧将
绢帛藏入到衣袖中。

  「娘亲……」一个少年声音响起。

  胡夫人转过身,看着是一位十岁出头的少年站在门口。他是胡夫人现任夫君
与他亡妻的儿子,也是胡夫人的继子。

  一见是他,胡夫人柔声说道「啊,是然儿啊。你怎么过来了………」还未等
胡夫人把话说完,却见那位叫然儿的少年淫笑着扯开自己的腰带,褪下裤子,袒
露出因为年幼而还显得白净的粗长阳具。

  「然儿,你怎么能………」胡夫人的白皙面庞瞬间染上绯红,羞怯的说着。
但是还未等她说完,那位少年再次打断了胡夫人的话。

  他淫笑着说道「娘亲你还装什么?我敢孤身一人进你的闺房,就说明现在我
有恃无恐,不会被别人发现。」接着他对着胡夫人招了招手,说道「娘亲,儿子
的鸡巴就要凉了,可得趁热吃啊。」

  这番无耻淫邪的话语说下来,胡夫人满面窘迫,但是却不得不照着儿子的要
求去做。从座位上起身,再走到儿子面前蹲伏下来,张口伸舌,只是舌头一勾龟
头便被带入口中,胡夫人摆动透露直接吞吐起来。

  「唔……嗯……唔……唔……嗯……」还是少年,着阳具有已经拥有不俗的
尺寸,粗长的棒身让胡夫人的吞吃有些吃力。她一边口交一边仰头与儿子对视,
他喜欢这样被母亲仰视的感觉,别有一番征服的快感。

  胡夫人嫁于的人家姓林,是一名秦国官吏。丈夫忠于任事,素有德行,也并
没有歧视胡夫人是韩国官僚遗孀,婚配后一直以礼相待。

  这对于经历亡国之痛,母女离散之苦的胡夫人来说,这个结局本应是难得的
幸运。但是真相却并没有这么美好。胡夫人与现任丈夫的姻缘全是郭开与自己继
子勾结的结果。

  郭开在谋害韩非,覆灭流沙中出了大力,同时也攫取了巨大的好处,就比如
紫兰轩的资产和其中的各色美人。自然的,胡夫人这种寡妇也没有被放过,与女
儿弄玉一起成为了新紫兰轩中卖皮肉的妓女。

  在韩国灭亡后的十数年中,胡夫人在被郭开调教玩腻后,撅着屁股迎来送往,
灌浆注精。各色客人都接待过。而经常关照胡夫人的嫖客之中,有一位年幼少年,
便是这林家的公子林然。因为林然在奸淫时让她一直蒙眼,所以胡夫人并不知道
自己被一孩童玩弄。

  林然自幼丧母,父亲多年不续弦,也对其缺少关照,使他渐渐心态扭曲,养
成了喜好年长熟妇的恋母癖。又因家仆带坏,林然随是少年,但已经是纨绔子弟,
瞒着父亲多做歹事,而且经常涉足烟花场所。紫兰轩便是成了他的最爱,而本是
人妻慈母的胡夫人自然得到了他的青睐。

  似是发现有趣之事,郭开也注意到了林然。口称小友,与他在云雨玩乐之事
上相互交流,相谈甚欢。得知了他喜好年长美妇的恋母癖与钟情于胡夫人的情况。
于是他便问少年林然「若是让那胡夫人长久与你相伴如何?」

  「哦?郭开大人舍得?她也是名妓之一了。」林然一副少年老成的说道。

  「嘿嘿嘿嘿嘿……」郭开一阵轻笑,说道「胡夫人确实上等,但是我所求却
并不单是肉欲。说句自傲的话,胡夫人这姿色的女子,我有很多。」

  林然倒不动怒,而是接过话头说道「郭开大人说的在理,若是单纯的纵欲,
我也不至于次次都找她。」

  「所以老夫要说舍得,也确实舍得。但是……」郭开停顿一下后,再次开口
问道「你在胡夫人身上所求之物到底为何?」

  林然与郭开的眼神对视着,接着一丝阴郁浮现在他的眉间,接着他开口说道
「我想让她爱我,并且成为我的狗。」

  「好!好!」郭开带着赞许的语气说道「既然林然小友这么说,老夫甚是欣
慰。老夫所求之事便是调教。这心上的折磨便是调教的一种,若林然小友真能让
胡夫人成你的狗,对老夫来说也是一件快意之事。」

  「那便说定了」林然开心的说道,接着他又提出了疑问「那郭开大人要如何
操作?」

  郭开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让林然放宽心。而在之后林然便知晓了郭开是如
何操作的。

  之后不多久林父收到调令,前往他地任职,林然作为一并跟随。接着,便是
有人劝其续弦,说媒,而对象正是胡夫人。那里可没有紫兰轩的分店,没有认识
胡夫人的嫖客几番操作下来,林父果真续弦娶了胡夫人。

  而在算计中的胡夫人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真的能嫁于良人,她也是欣喜的,
更不敢透露自己曾经做过妓女的事情。

  在大婚当晚,林父与胡夫人同床而眠倒让林然妒恨不已。但是郭开一封书信
让他转而欣喜不已:常年独身的林父如今续弦,林然重新有了母亲,这是人伦上
的喜事。而林然若是享用胡夫人,便能体会到真正乱伦的背德快感。而且这曾经
从妓的继母有把柄在他手中可以拿捏,即使奸淫了也不敢让奸情败露。胡夫人作
为紫兰轩妓女服过秘药,只会生女,不用担心会产下子嗣与自己争夺家产。如此
种种,皆大欢喜。

  当林然带着郭开的信物出现在胡夫人面前强行索取时,那刚刚得到逃出生天
的希望又转瞬堕入绝望的样子让林然好不快意。自此,胡夫人也就在背地里成了
林然的专属性奴。

  接着,胡夫人嫁入林府不过两年,便产下一女。而她的生父便是名义上的兄
长林然。为了可以更好的掩盖奸情,郭开卖了些源自紫兰轩的奴仆给林府照顾胡
夫人,同时方便遮掩。

  话说回来,林然在娘亲的口中射了一泡浓精后,用匕首割掉胡夫人腰封以下
的全部衣物,并让她扯开衣襟露出双乳,戴着项圈皮带,牵着爬行,在后花园内
散步。

  走到一处花丛时,林然便让胡夫人抬起一条长腿对着花朵放尿,美其名曰
「蜜露浇花」。没办法,胡夫人只得照做,将炙热的尿液喷撒在了娇艳的花朵上。
虽然这种事情已经做了很多次了,但是潮红还是浮现在了面庞上。这让林然觉得
胡夫人是如此可爱。

  「那封书信,是郭开大人送来的吧?」林然牵着狗链问道。

  「………是的……」胡夫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郭开大人传命,让
我动身前往大泽乡………」

  「我也收到了」林然悠哉的说道「叫我去大泽乡赴宴。」林然此言一出,让
胡夫人脸色彻底垮下来,双目泛红。

  她委屈的谁的「儿子老公……您要如何处置我……」

  「自然是带你一起赴宴啦!」林然狞笑着说道「你觉得我能拒绝郭开大人的
邀请吗?」

  「求求你……我不想再被轮奸……再被淫虐………」胡夫人乞求的说道「儿
子老公,儿子爸爸,求求您……让我喝尿……还是为你生孩子……我都愿意…
…只要不再让我去……」

  「哈哈哈哈……」林然狂笑一阵后,转而说道「我一个少年怎能与郭开这等
大奸大恶之人相抗衡?别忘了,你能嫁入我家,全是郭开大人操纵的结果。你真
觉得我能忤逆与他?我林家算个什么东西?只要你嫁入我家背后的隐情曝光,我
家便身败名裂!而你……哼哼……从良为官妻,之后却再从妓,你说?你会不会
更出名?会有更多人趋之若鹜?而价钱……更便宜?」

  林然的这番话语彻底吓住了胡夫人,她只能低下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林然看她这副模样,觉得到了火候,于是说道「若不想万劫不复,便听我的,随
我去赴宴。由我从中周旋,能让你少吃些苦头,然后便回家做我的娘妻。」

  「这……你真的能……」胡夫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所说的,你愿不愿意?不行的话,我便让人把你迷晕了塞箱子里上路。
到时候等着你的,可不知道是什么手段了!」林然再次强硬的说道。

  「愿意,愿意……只求儿子老公能让我不再受那淫虐地狱之苦。我愿为儿子
老公做任何事情。」胡夫人终于屈服,对着林然乞求的说道。实际上,自韩国覆
灭时,胡夫人那由韩非和他所领导的流沙带起来的些许心气便已经被击碎,成为
了只能趴在地上乞求着轻些操弄的母狗。

  而林然这边,得到了继母便器的承诺,心中快意。扯了扯狗链,让她撅起臀
部。林然掏出了勃起的阳具,插入到了胡夫人的后庭中抽插起来。

  「哦…哦…哦…哦…哦…」妩媚的浪叫声在后花园内回荡。周围那些来自紫
兰轩的侍女早就见怪不怪了。

  「怎样?娘亲?孩儿的肉肠可有好好孝敬到您啊?」一边抽插,林然一边放
肆的说道。

  「哦…哦……儿子老公的大鸡吧……好大……儿子太孝顺了……大鸡吧肏的
娘亲的屁眼好舒服……哦…哦……」胡夫人故意说着粗鄙淫秽的话语挑逗着继子
的情欲,她知道他爱听这些。同样的,经过多年调教被玩弄后庭也能引发快感。
所以一番抽插之后,胡夫人的牝户中也逐渐流出了淫水嘀嗒在地。

  林然在后面不断抽插,感到有些累了之后,便扶着胡夫人的大白肉臀坐到花
园内的矮石头上,岔开双腿,让自己的娘亲撅着屁股主动套弄着阳具。

  「啊…啊…啊…啊…啊…」原本高亢的浪叫逐渐慢了下来,情欲的刺激与运
动的消耗让胡夫人的肌肤上出了一层薄汗。林然的手附在肉臀上面揉捏,感受到
了绝佳的触感。林然一边享受继母的的肛肠套弄,一边也开始畅想美好的未来。
自己的继母经过自己的一番「开导」,只会永远依靠自己了。而且,根据郭开所
说,胡夫人服过药,用寿数换得了容颜永驻。但是只要安心调养,总能再活几十
年。那么等到自己长到中年,继母将一直是这般美丽的容貌。那将是几十年的销
魂享受,而且还能为自己生下孽种。不知道自己将来的妹妹,有几个会是在自己
的种?接着他又想到,这次远赴的淫宴,不知能不能见到传说中自己那继母失散
已久的妹妹与女儿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