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罚:权与欲】 第九第十章(一万字更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dnww123
2020年3月17日
字数:10585

                第九章

  溶胶似的液体缓缓凝固成一件乳胶衣紧紧吸附在潘娜蒂亚的身上,紧致的衣
材将身体衬托的玲珑有致,看着面前身体已经逐渐平复下来的蛛后萝丝,「好姐
姐,降临的计划准备的怎么样了,你挑的那个人看起来虽说一般,但放在梅茹世
界也不算弱,我还是相信姐姐的眼光的,不知此人会给妹妹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妹妹这么迫不及待了吗,可惜临时出了一些变故,原定的计划已经取消了,
妹妹想要带着大军征服梅茹世界怕是还要等上一等」,已经恢复过来的蛛后萝丝
摆弄着修长的指甲发出「擦擦」的声音。

  「什么意思萝丝,我潘娜蒂亚不辞千里跑来这里不是来听你说这个的,我现
在只要听到在哪里发起进攻,不要妄想耍我萝丝」,潘娜蒂亚俏丽的脸庞近乎扭
曲,为萝丝欺骗她而感到愤怒。

  「不要激动我的好妹妹,事情可是有了一些变化,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她
会告诉你一些事情,赛芙露拉告诉我这位妹妹一些事情」,「放逐厄度的蛇魔女
王潘娜蒂亚,死亡之女赛芙露拉向你表示问候」一阵邪风卷起将屋里的碎石块吹
得到处都是,一个散发着死亡毁灭气息的灰袍身影在邪风中渐渐浮现,从头覆盖
到脚的袍子遮掩住曼妙的身躯。

  「死亡之女?没听说过,从哪里冒出来的」潘娜蒂亚瞥了瞥嘴不太看得起这
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角色,「我的名字蛇魔女王自然是不知道,不过这不要紧,
死灵之主普鲁斯的名字想必有所耳闻吧,死灵之主似乎和蛇魔女王看上了同一块
地方呢,咯咯」清脆的声音娇笑着,有种勾魂夺魄的魅力。

  「哦,你的意思是死灵之主普鲁斯有对梅茹世界的想法?哈哈哈哈,这也太
可笑了,这是我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一堆烂骨头竟然会对生命世界有想法,难
道不怕死在自然魔法之下吗?」潘娜蒂亚夸张的表情仿佛是数千年来听到了最好
笑的笑话一般。

  赛芙露拉神色微微变了变,「不如蛇魔女王再好好想想死亡之女的名头是什
么意思」举手一抬漫天死灵怨气直扑潘娜蒂亚而来,摧毁着前进路上的一切,潘
娜蒂亚面前的地面上显现出一道道裂缝,「碰」一声巨响,赛芙露拉后退几步,
潘娜蒂亚也微微向后晃了晃才定住身形。

  「普鲁斯和你什么关系,如此纯粹的死亡之气息」被赛芙露拉这一手惊讶到
了,潘娜蒂亚这才正眼看起眼前的女人,「普鲁斯是死灵之主,我是死亡之女,
什么关系还用说嘛,我是看在蛛后萝丝的份上才会告知你,我敬你一声喊一句女
王,若是不敬你,直呼你名字又能如何,难道潘娜蒂亚阁下还指望能在我父亲面
前平起平坐不成,」抖露出身份的赛芙露拉顿时高傲起来,和刚刚潘娜蒂亚的神
情仿佛掉了个个。

  「有趣,你千里迢迢穿了几个位面恐怕不是为了简简单单报信吧,对梅茹世
界你又是什么打算呢,若是妹妹有意,不如与厄度一起,我潘娜蒂亚倒是可以为
妹妹做一做中间人,给其他几位君王做做引荐。」

  「承蒙蛇魔女王看得起,我父亲让我混入圣宫之中,为他的降临打头阵,到
时还需要萝丝姐姐多多帮衬才行」,赛芙露拉像个乖宝宝一样咬着嘴唇把普鲁斯
给自己的要求都一五一十的全都讲了,看着蛛后萝丝和潘娜蒂亚都真切的给自己
保证会帮忙后,才开心的身形一逝飘然离去。

  「你竟是又拐骗了一个无知的少女,不曾想堂堂死亡之女竟会天真到如此地
步」潘娜蒂亚看着赛芙露拉消失的方向,转头调笑起蛛后萝丝来,「你可不要小
瞧了她,能在厄度深渊闯荡那么多年,又岂会是表面上的天真,不过找你前来不
光只是为了见一见新朋友,还有一位老朋友知道你要来呢,」蛛后萝丝笑着话还
没说完,就听响起了成熟女子的声音,「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竟是见这么多
往日的姐妹呢」,伴随着高跟鞋「踏踏」的声响,窈窕身影一步一晃缓缓走出,
竟是至高魔法之女希恩涅丝。

  「呵,姐妹,谁跟你是姐妹」潘娜蒂亚重重「呸」了一口,「一个天天只会
在男人面前跪舔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露脸,」

  「哦,不知道是谁当初和我一起舔同一根鸡巴呢,何况姐姐阴部的毛不都是
我刮掉的嘛,」希恩涅丝一手按上了潘娜蒂亚的饱满的胸部,「我们可是被主子
钦定的配对,怎么姐姐这就翻脸无情,让妹妹好是伤心呢,」

  「有事说事,希恩涅丝,有事情你不会直接找蛛后萝丝?她在梅茹世界这么
多分身,你跟谁联系都能联系的上,非要跑到我面前来,」潘娜蒂亚浑身都要起
鸡皮疙瘩,和希恩涅丝一起侍奉,两女还被摆在床上一起玩百合,让潘娜蒂亚想
想就难受,恨不得希恩涅丝理她越远越好。

  「阿曼妮西斯有些不太安分,在圣宫之中发现了她的气息,潘娜蒂亚,如果
不想被别人捡桃子的话,我劝你还是谨慎行事,这个事情我已经和萝丝说过了,
不然她也不会只呼唤你过来了」希恩涅丝凑到潘娜蒂亚洁白如玉的脖颈间亲了一
口,后者立马一把推开。

  潘娜蒂亚虽然很讨厌希恩涅丝,但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实话,厄度深渊的七
十二君王谁都不服谁,恨不得将对方吞并,眼下厄度的平静完全是因为大家实力
维持着均衡,如果有任何一人实力不相匹配,其他的君王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吞噬
掉,何况阿曼妮西斯还是自己的死对头,若是让她捡了便宜,自己一番努力不仅
是白费了,更可能连在厄度的族人也一并受威胁。

  「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你了,可你希恩涅丝大费周折可不光是为了说这个
吧,堂堂圣宫夫人大陆最有权势的三个女人之一不好好辅佐你的好儿子跑来这里
做什么,让我猜一猜,是狄瑞佳娜吧,恐怕比起圣宫中那潜藏的敌人,狄瑞佳娜
更让你担心吧。」

  「不愧是一起滚过床单的人就是懂我的心思,潘娜蒂亚你若是个男人只怕我
现在恨不得嫁给你呢」

  「少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希恩涅丝如果你以为只是区区一个阿曼妮西斯就
能阻挡我们对梅茹世界动手也是太天真了些,拿下梅茹世界无非是早晚的事情」
和希恩涅丝两人互相舔舐对方阴蒂一直是潘娜蒂亚不愿提起的回忆,希恩涅丝总
是有意刺激这一点让潘娜蒂亚非常恼火。

  「既然你们的目标是梅茹世界,我的目标也是梅茹世界,在这一点上我们能
达成共识,不就是我们合作的契机吗?有我的帮助厄度世界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
在梅茹大陆立足,何乐而不为呢」希恩涅丝优雅的左右摆动着宽大的裙摆,白皙
而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

  「条件是什么」许久没有说话的蛛后萝丝突然发问,「我有三个条件,第一
个条件就是带走菲尼克斯,不死鸟之后重出大陆势必有着巨大的影响,必须掌握
在魔法公会的手里」

  「你在做梦吧,要是就让你把菲尼克斯带走,我蛇魔女王的名号不是再厄度
成了笑话,何况打梅茹注意的君王那么多,想要不死鸟之后的可不止我们,」

  「不急,听她说完」蛛后萝丝饶有趣味的看着希恩涅丝,尽管两人都曾在同
一个男人身下承欢,但蛛后萝丝仿佛是今天才重新认识她一般。

  「第二个条件,厄度深渊协助梅茹世界击退死灵之主普鲁斯」

  「哈哈哈哈,希恩涅丝你是想笑死我吗?难不成你当厄度深渊的君王是为维
护位面正义与和平的吗」

  「厄度以救世主的面孔出现在大陆的收益远比作为外敌要强的多」希恩涅丝
面不改色,「二位在众位面里敌人可不少吧,能收拢梅茹为己所用又何必白白消
耗了未来在厄度世界争霸的力量,何况神主离去又未必不曾为爱德华留下些许保
命的东西…。」

  「你在吓唬我们」,萝丝的语调变得玩味起来,「以神主的强大,即使是真
又有谁知道呢,毕竟以神主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二位…。」话说到一半希恩涅丝
就不说了,身形缓缓向后退去,空间微微波动希恩涅丝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事实上,也无需希恩涅丝多言,太武有多强这两女比希恩涅丝还要清楚,当
年太武游历厄度正巧遇上了蛛后萝丝,轻而易举击败了萝丝,随后便被关进了领
域空间调教了千年之久,整个人格都被彻底扭曲,而潘娜蒂亚则是彻底吓破了胆
子,在太武面前就是一条颤栗的小母狗,论奴性说不定眼前两女比还要强过希恩
涅丝。

  当杨泽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枕着珍妮特的一对巨乳上,雪白而柔软的乳房
垫在脑后方极为舒适,拇指般长的乳头上散发着奶香味,修长而富有弹性的的双
腿怼着自己的屁股,全身都被软玉温香包围着。

  「好儿子醒啦」杨泽一抬头,元素女皇安吉丽娜正坐在自己对面满眼宠溺的
看着自己,「昨天晚上可把你累坏了吧,真是年少轻狂,这么不爱惜自己身体,
当心纵欲过度把你身子搞垮了。」

  「丽娜妈妈怎么突然来啦」珍妮特一双巨乳在杨泽的手里变换着形状,珍妮
特则慵懒的躺着动也不动一下。

  「你要出巡大陆也不提前说一声,宫里都担心坏了,生怕你在路上出什么岔
子,这不我就先赶来看看你」安吉丽娜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倒是让丽娜妈妈
担心了」杨泽把玩着手里的乳房,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为何自己出巡第一个赶来
的却是安吉丽娜,如果是希恩涅丝或是狄瑞佳娜都解释的通,无非是要来观测自
己下一步动向,避免自己脱离了她们的掌控,但安吉丽娜为何会来,在圣宫三巨
头中只有她算是独立之外不插手进圣宫事务,难道说素来独立的元素女皇也要站
队了?

  「宝贝儿子这次可是铁了心要得到菲尼克斯喽」

  「菲尼克斯不是母亲提供的名单上榜首的位置嘛,如果不能入圣宫岂不是白
费了母亲的一番心血」,躺在杨泽身下的珍妮特翻了个身将另一个乳房递到杨泽
手里供他把玩。

  「菲尼克斯可是个妙人儿,不死鸟的后裔未来的潜力无可估量,不过越是如
此好儿子可以小心喽,出巡大陆的事宜虽然略有仓促,但也不乏是对整个大陆宣
扬圣宫威严之机,万万不能出了差错,」安吉丽娜站起身轻摇漫步做到杨泽身边,
握住杨泽的手,额头抵在杨泽前额上,可以清晰的感受彼此的呼吸,「好儿子妈
妈永远会支持你的」,红唇在杨泽的嘴唇上轻点一口。杨泽「嘿嘿」笑了笑,元
素女皇娇笑着骂了一句「小坏蛋」,却是杨泽的手又伸进了安吉丽娜的裙底鼓捣
着,元素女皇也不在意微微分开双腿让自己儿子能更方便活动一些,郑重的宫裙
里是打底丝袜长裤,一直提到腰间,不过好在圣宫的女人没有什么穿内裤的规矩,
所以隔着打底丝袜也能清晰感受到元素女皇那柔嫩阴唇的触感。

  杨泽对母子情深这套戏没有任何兴趣,眼下的情况他也分不出自己三位母亲
到底谁是真心支持自己,还是谁都在利用自己,即使安吉丽娜在自己面前情深义
重转头出去和别人谋划架空乃至除掉自己杨泽也丝毫不会意外,既然如此所幸就
干脆尽情享受自己母亲那美好的肉体。

  隔着裤袜摸着腻了,杨泽在珍妮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还在床上躺着的珍
妮特才哼唧哼唧的爬起身凑到安吉丽娜跟前,元素女皇优雅站起身身体微微前驱
主动将身后宽大的裙摆撩在腰间,白色连身裤袜将下半身包裹的凹凸有致。

  珍妮特吃力的抬起手将元素女皇下身裤袜褪下,安吉丽娜转了个身配合珍妮
特解下宫裙上系的腰带,杨泽抬手拦住了安吉丽娜要脱掉宫裙的打算,「丽娜妈
妈就穿着这个」,杨泽一把将安吉丽娜拦腰抱起放到床上,让珍妮特犬趴在一边,
安吉丽娜躺在床上仰视着杨泽,玉手捋着宝贝儿子有些下垂的阳具,「乖儿子今
天可不是生日呢,」

  杨泽突然翻身骑在安吉丽娜身上「可是妈妈如果我不想遵守这个规矩了呢」
已经硬起的阳具抵在了安吉丽娜的下身,湿润娇嫩的阴唇与火热的阳具触碰在一
起,差一点就要塞了进去,「你疯啦?」安吉丽娜脸色大变立即想起身将杨泽推
开,「妈妈就不要演戏了,虽说父亲规定只有生日才可以做,但是上次生日的时
候妈妈又在哪里呢,」粗长的阳具一下破开了安吉丽娜的阴唇,湿润的下身毫无
阻力的被捅进阳具,狭窄的阴道将杨泽紧紧裹住。

  「你放开,不能这样,这样坏了规矩,」安吉丽娜惊慌不已拼命想把杨泽从
自己身上推开,已经回过神来的安吉丽娜好歹也是圣阶法师哪里是杨泽真能控制
的住的,「珍妮特按住她」,趴在一旁的珍妮特突然扑上来将安吉丽娜死死压在
身下,让元素女皇丝毫动弹不得。

  「你放开我,爱德华你………」杨泽猛地一挺身阳具直直撞击上了安吉丽娜
的子宫上,强力的碰撞让安吉丽娜舒爽的直上云霄,双眼翻白如死鱼一般,一股
水柱从阴道口飞溅而出,「丽娜妈妈你已经多久没有被肉棒藉慰过了,下面已经
湿的不像话」,安吉丽娜根本顾不上回答杨泽的话,原本想奋力推开珍妮特的手
现在死死的抓住杨泽的胳膊,双腿无意识的弯曲盘在杨泽的腰间想将杨泽的阳具
送入自己身体更深一些,杨泽倒是没有想到安吉丽娜的阴道竟是如此紧致,痉挛
的那几下差点让自己一激灵就射出来,赶忙紧锁心神快速抽插起来。

  安吉丽娜快要发疯了,此时此刻仿佛又体验到了多年前侍奉太武时那欲仙欲
死的感觉,欲望冲破了头脑宛如一个只会迎合的雌兽般疯狂追求着性爱的快感,
而一丝丝恐惧也逐渐爬上了心头,自从得知太武要离开梅茹世界,而自己等人要
接着侍奉太武的儿子爱德华时,无论是元素女皇安吉丽娜还是精灵女王狄瑞佳娜
和至高魔法之女希恩涅丝都不约而同的有意无意不再追求以致压制自身的性欲,
尤其是爱德华正式入主圣宫之后。

  没有人愿意一直屈居人下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儿子,没错,在太武着手安排
安吉丽娜等人辅佐时,安吉丽娜三女也开始逐渐准备喧宾夺主,太武是让人敬畏
只能仰望的存在,但他的儿子不是。

  「这两年来丽娜妈妈看似照顾无微不至其实只是避免真正被插入阴道对吗,」
杨泽趴在安吉丽娜的耳边看着在自己身下如痴如醉的女人,一脸得意的询问,「
只要不高潮就不会体会到乐趣,也就可以不受欲望的影响从而一步步反客为主掌
握住大陆,可是这骗不了我,妈妈,哪怕你们在我面前表现的如同痴女一般,你
们眼神里克制的表情骗不了人,」杨泽突然停下抽出阳具,对准泥泞不堪的阴道,
「对吗妈妈」猛地一下撞击,「啊…」安吉丽娜高昂起头颅宛如被闪电魔法击中
了一般伴随着下身疾风暴雨般的进攻而抽搐,「不要…」安吉丽娜艰难的吐出两
个字伴随着哭腔,好生令人心疼。

  「来吧,丽娜妈妈告诉我,父亲当年究竟在你们身上留下了什么,才会让你
们这么惧怕我的阳具插进你们的身体里,契约?不对如果是契约那一定能感受得
到,法则?如果是法则那又是什么呢?」

                第十章

  安吉丽娜拼命摇着头,嘴唇抿的紧紧的生怕一张口就会说漏嘴了一般,杨泽
倒也不急重重在安吉丽娜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安吉丽娜颤巍巍的翻动着身子趴在
杨泽面前,「来,弄湿它」珍妮特凑过来舌头伸进安吉丽娜的后庭中来回搅动,
下一刻阳具便硬生生挤进了后庭之中,安吉丽娜此时只剩出气没进气,任凭杨泽
摆弄也只是嘴里哼哼几声。

  「来张嘴」杨泽挺着身子阳具怼在安吉丽娜面前,满脸高潮红晕的安吉丽娜
如同小女孩一般怯生生的张嘴含住了阳具,「这才是听话的妈妈嘛」杨泽满意的
摸了摸安吉丽娜的头,舔了几口安吉丽娜吐了出来,嘟囔着「不吃了」,杨泽哈
哈大笑,他想过安吉丽娜清醒过来会是什么反应,会愤怒会冷静分析,只是万万
没想到安吉丽娜会表现成这样,「妈妈听话我就不惩罚妈妈了,「怎么罚」安吉
丽娜的声音如同蚊子叫一般,杨泽笑着拍打着安吉丽娜的屁股,「若是这么轻易
就告诉妈妈了,岂不是太没意思了,不过妈妈,父亲当年究竟在你们身上留下了
什么,才会让你们这么惧怕我的阳具插进你们的身体里?」

  「爱德华你干了什么,」冰冷的声音响起,屋里突然泛起冰冷而刺骨的气息,
地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起一层层的冰霜,雪白色长裙相伴摇曳的身姿飘然而
下,头戴着流苏发髻高高盘起插着金步摇,脖子上挂着碧绿色的玉佩,玉佩上是
宫殿似样的雕纹,大陆第一女剑士生长于极寒之地的霜冥月,也就是杨泽的侍卫
长奥尔瑟雅·莱斯利的师傅。

  「哦,你怎么来了,许久不见却是身材又妖娆了几分,」杨泽迎上前去抬手
就去揉搓霜冥月的胸,「有任务在身」霜冥月挺起胸脯任由杨泽的手在自己身上
作怪,冰山般高冷的脸庞没有丝毫神色变化。

  「哦,那意思是如果没任务我就能为所欲为?」

  「没有任务的时候你不会看见我的」霜冥月看都没有看杨泽一眼,「我要带
她走,还有你坏了规矩爱德华,下不为例否则…」

  「否则什么?」杨泽眯着眼睛看着霜冥月,他倒想知道再梅茹大陆还会有谁
能威胁到他,「没有下次了」霜冥月上前抱起安吉丽娜便要离去,又被杨泽拦了
下来,「等等」杨泽撩起霜冥月的裙子径直伸向冰山美人的下身,「你也是圣宫
的人,所有圣宫之人都从属我,我现在要使用你的身体,你也需要服从,」

  「是的,可现在有任务在身,完成任务后自然可以随意使用,不过那也需要
您能遇到我才行,」霜冥月话说着脖子上的玉佩泛着红光,杨泽知道霜冥月没有
说谎,霜冥月的任务神秘且重要,这是自己父亲太武还在时就有的规矩,任何人
不可阻拦,杨泽见状便不再阻拦。

  只是这霜冥月现在到底在替谁做事,那块玉佩是自己父亲亲手赐给的霜冥月,
当年便是凭着这块玉佩出入圣宫于无物,去年自己登基接替圣宫之主的位置,霜
冥月也是持着玉佩便便将人带走,而自己的三位母亲都是极力配合,这霜冥月身
后到底是什么人,杨泽百思不得其解。

  「王上,黑龙女王奥妮克希亚请求觐见,王上要安排一下吗?」奥菲利亚的
声音在门外响起,「嗯,我去见见她,说不定死灵位面又有什么新动向,」珍妮
特看着杨泽离去的身影浮出一丝微笑。

  距离桑比亚魔法公会中央学院也就是迪尔翰魔法学院两条街的距离,半圆形
的房顶高高竖着一根尖针,据房屋的主人坎普·贝金斯称这样是方便更好感知魔
法元素,至于这样有没有作用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吁」,马车停在了门前,迪尔翰魔法学院校长凯佩尔·拉斐尔跳下马车,
恭敬的朝马车行一礼,「王女殿下,我们到了贝金斯的家了,」

  「凯佩尔,我说过了不要再喊我王女了,我早已经不是什么王女了,拉斐尔
我也希望你记住拉斐尔家族早就不是桑比亚的王族了,」话音刚落,随后一只修
长的雪白的大腿从门帘伸出,钻出来一个披着斗篷的清秀的可人儿。

  「王女殿下,拉斐尔家族的荣光…。」

  「够了,我说过了不要再喊我王女,凯佩尔请直呼我的名字」

  凯佩尔·拉斐尔站在门前徘徊了许久,看着跟在自己身后披着斗篷的女人,
「薇拉啊,真是苦了你了,」

  「校长说笑了,薇拉既然订下了契约自然应当遵守,这是薇拉选择的路怨不
得别人,」

  「你是我教过的非常出色的学生之一,假以时日我相信你会是下一个魔法天
才的,哎,只是可惜了,要是没有那个契约就好了,」凯佩尔·拉斐尔摇了摇头,
十分不情愿的敲了敲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探出个可爱的小脑袋,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问道「你
们是什么人」

  「迪尔翰魔法学院校长凯佩尔·拉斐尔带自己的学生薇拉·拉斐尔前来探望
大魔导师坎普·贝金斯老先生」,小女孩滴溜溜的跑开了,过一会门里突然响起
女孩娇滴滴的声音,「爹爹说了,他只有一个母狗女儿叫薇拉,从来没听说过什
么迪尔翰魔法学院的学生薇拉·拉斐尔,」

  披着斗篷的薇拉上前一步双膝跪下高声道「母狗薇拉·拉斐尔拜见主人」

  门应声大开,庭院里传来了欢快的少女的声音,薇拉向院里走去突然回头「
凯佩尔,我想你更应该做的是把你的母亲和妻子带回家,这样你谈起拉斐尔家族
的荣光或许会更让相信些。」

  刚进庭院便看见个优雅的穿着红色魔法袍子的女人,不过魔法袍下身被彻底
剪开,裁剪成一条一条的,最中间的几条在腰间打了个卷,只要一迈步就能看见
光洁的下身,两片竹夹夹住了阴唇将阴道大大分开,粉嫩的阴道隐约可见,正是
瘟疫之女阿迪里斯。

  凯佩尔惊讶的看着阿迪里斯以这副面貌出现在自己面前,阿迪里斯和坎普·
贝金斯有一腿这人人皆知,只是万万没想到堂堂瘟疫之女竟会在坎普·贝金斯面
前宛如性奴,「呦,校长别来无恙啊,咦这位不是王女殿下嘛,怎么有幸来此做
客,坎普那老头子可是失了礼数。」

  「阿迪里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在哪里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校长大人无论今天在这里看见了什么,都
不要破坏了共同订下的对抗圣宫的大计,不然拉斐尔家族最后一个翻身的机会也
就没了,」瘟疫之女阿迪里斯大幅度摇曳着丰臀一步一晃的朝庭院正中走去。

  「快来啊爹爹,女儿等你好久了」半圆形的房顶下一片青绿色的草地,小巧
可人的身躯趴在草坪上晃来晃去,金色的宫装长裙纹着极其繁多典雅的花纹装饰,
一头金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与一身金色的宫装相互映衬,小巧的身躯趴在地上,
裙箍将裙子撑的老高宛如一朵绽放的金色喇叭花,白色的打底丝袜将细长的双腿
紧紧包裹住。

  「咳咳,伊娃你也不要太调皮了,看看你妈妈赛丽娜的仪态,你妈妈可是宫
廷女官好好跟你妈妈学学,这个样子怎么参加宴会啊」坎普·贝金斯坐在庭院正
中的真皮沙发上,腿上还披着真丝织成的毛毯,摇动手中的红酒,优哉游哉的在
身边的散发着青春气息的美妇人身上游走着,没错是青春的气息,一旁的美妇人
神态恭敬赤裸的跪坐在茶几上,脖子上戴着项圈,挺着双乳,双手还捧着茶壶,
在魔法的作用下尽管年龄已经是小女孩的母亲,但看起来只是比趴在地上的伊娃
稍大,听到坎普的话脸上端庄的神色绷的更紧了。

  而面前的美丽景色远不止这些,桑比亚曾经的王后、拉斐尔家族曾经最尊贵
的女人——索查丽·拉斐尔被脱得光溜溜的,头戴着王冠,曾经权力与荣耀的象
征如今却成了用来羞辱的工具,项上戴着了紫色的奴隶项环,她的身体被锁上了
一具特制的刑架,索查丽背贴着一枝钢铁幼柱,腰板伸直,两手在背后交叉型扭
紧锁在钢铁上,一对美丽白洁的腿子对折缚起,大腿却被分开,十足小孩坐无影
椅子一样,中央的黑色体毛和女性的阴部大露出来。

  在钢铁的下方是一枝金属圆头叉子,叉子直插进索查丽前后两个洞穴,她的
一对乳头被鳄鱼夹子折磨着,两个夹子未端皆附有码子,使她坚挺的乳房往下拉,
索查丽的胴体背贴钢柱悬垂半空,支撑她身体的是那个深入体内的叉子。

  如果拉抽她乳头的码子加重,她就会往下沉更多,凌虐她双穴的叉子也会插
得更深入。索查丽的小嘴被塞进了堵嘴器,她的鼻子发出粗重气息,然而在肉刑
底下正有水份从叉子流下来,滴到叉子底下的一个玻璃容器里,不过眼下似乎并
没有人在乎她的处境,只是就这样将她摆在草坪正中如同风景一般任人观赏。

  听到坎普·贝金斯批评她,伊娃忿忿不平的转过头来,冲老头嘟着嘴,「爹
爹,带伊娃出席宴会是为了满足爹爹在厕所里给女人破处的癖好吧。」

  「疼」坎普·贝金斯在白嫩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立马激起伊娃不满的抗议,
嘟着嘴竟是在草地上翻了个身过去,「伊娃不给爹爹摸了,爹爹好坏,」

  「别调皮了伊娃」跪坐着的赛丽娜「噗嗤」一声笑出声,已经被彻底驯化的
赛丽娜,尽管自己母亲在自己面前任人凌辱,自己的亲女儿被随意玩弄,不但没
有丝毫生气反倒跃跃欲试起来,「主人母狗塞丽娜可以接受主人的调教了吗」被
一双老手在身上反复游走,久经调教的赛丽娜有些安耐不住了,身体不自觉的泛
红不安分的在茶几上扭动自己的身体,连带着呼吸也渐渐有些急促。

  坎普·贝金斯在挺立的鸽乳上拍打了一下,望着赛丽娜笑说:「小淫娃,自
己打开肉块,让主人看看你的小骚洞,」赛丽娜闻言,立即露出笑容从茶几上一
骨碌翻到地上,犬坐于地两腿屈曲张开,捏着两块肉唇左右拉开来,露出女人最
秘隐的地方,就连内里蠕动的粉红肉壁也清楚看见。

  赛丽娜宛如有露体倾向一般,在坎普·贝金斯的视线之下出现一副陶醉的表
情,只见那肉唇上的荳粒已突了起来,肉口附近还闪亮亮的沾满了爱液,坎普·
贝金斯托着腮子,一边淫笑一边看着她打开的洞穴,嘲弄道:「堂堂宫廷女官,
敢问最深那个圆圆的是什么地方呢?」

  「啊……主人……那是……那是贱奴的花心」,赛丽娜已经压抑不住了自己
身上的欲火,头颅向后高昂,双手揉搓着自己的阴蒂,坎普·贝金斯解下鞋子,
将一只脚姆趾向这位曾经负责宫廷礼仪的宫廷女官的下身一塞,她头向后仰,紧
紧咬着下唇,鼻子发出消魂的呻吟。

  坎普·贝金斯的脚趾在体内左挖右撑,淫笑道:「小淫货……主人的脚趾好
吃吗?」

  「啊……好好吃……谢谢主人……呀……

  而阿迪里斯等三人目睹了发生的这一切,阿迪里斯上前一步「薇拉公主来访,
不知道坎普先生可有意见一见」,坎普把脚趾从赛丽娜泥泞的阴道里抽了出来,
站起身腿上盖着的毛毯随即滑落,拇指大小的阳具软绵绵的垂在下身,阿迪里斯
上前一步蹲下身含住软绵绵的阳具,夹住阴唇的竹夹「蹭蹭」两声崩裂开来。

  坎普长舒一口气得意的看向站在一边的凯佩尔,无需多想现在的凯佩尔已经
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愤怒的看着坎普·贝金斯,尽管造成今日这一切和坎普·
贝金斯毫无关系,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因为坎普·贝金斯挽救了拉斐尔
家族全族被屠戮的命运,但这一切对于凯佩尔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将
坎普·贝金斯碎尸万段。

  「不用这么愤怒的盯着我凯佩尔,你愤怒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能比你享受更多
的女人吧,不过是一种纯粹出于男人的妒忌,而你会向薇拉公主提起拉斐尔家族
也不过是想用这个理由和薇拉公主套近乎吧,我说的对吗薇拉母狗。」

  「是的主人」薇拉立即蹲下身双腿大张,披风下的身体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薇拉忠心侍奉主人,绝无二心,」

  「坎普,我凯佩尔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凯佩尔你不必在我面前这般咬牙切齿装样子给薇拉母狗看,你一个拉斐尔
家族的逆子,拉斐尔家族丢掉桑比亚的王位你可是功不可没啊,我说的对吗赛丽
娜,」坎普扯住跪伏在脚边的赛丽娜披散的头发迫使她昂起头看向自己的亲弟弟
凯佩尔。

  「承蒙主人在拉斐尔家族为难之中拯救,赛丽娜忠心侍奉主人,绝无二心」,
阿迪里斯站起身吞咽了一下刚刚舔舐阳具而产生的口水,张开领域将凯佩尔和坎
普容纳进来。

  阿迪里斯无愧于瘟疫之女的名号,整个领域世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腐烂的
尸体发臭一般的气味,让一时还没适应过来的坎普顿时剧烈咳嗽起来,倒是凯佩
尔全然无所谓,凌冽的眼神死死盯着坎普,空气中的魔法元素变得凝聚起来,「
好了,好了,凯佩尔我这个身子骨已经没法在跟你们这样的年青人打一架了,说
罢你又想来我这里顺走什么东西,上次我已经答应你将泰贝莎让给你,这次又想
要什么。」

  「就算要了你的命也无法洗刷掉拉斐尔家族的耻辱」

  「好了,凯佩尔现在这里没有外人拉斐尔家族当年何以至此你我心里都有数」
阿迪里斯不耐烦的打断了凯佩尔的话,「让你们在我的领域世界那就是为了让大
家好好商量,说吧凯佩尔你想要什么。」

  「迪尔翰魔法学院学生的指导工作由我来负责」

  「休想!咳咳」坎普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学院学生指导工作可是他的
命根子怎么也不可能让出去,「我可以再给你个绝佳的母狗,资质仅次于卡罗琳,
两个也行,但是学生的指导工作绝对不可以,如果你想执意要这个条件,那咱俩
之间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坎普就是豁出这把老骨头也要跟你拼上一把。」咳咳,
又是几声剧烈的咳嗽声,

  「不要激动嘛,既然这样那外面那个小女孩我看不错」

  「伊娃可以」

  「还有呢,那个卡罗琳带回来之后也交给我」

  「你…。」

  ps:抱歉拖更了那么久,还是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都
评论下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