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墨锋】第一部墨染红尘 江湖血路 卷二 墨衍尘涛摧邪阳 第五章《逆杀轮回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652

  叶纶虽是挨了一脚,但毕竟得偿所愿,心情愉悦,也未太过记恨,一路哼着
小调走回了家中,只是之后几日看贺紫薰的眼神,已变得更为渴求。

  这一日,又到约定好的拔毒之日,叶纶也早早的来到医馆,为贺巽霆施针治
疗。贺巽霆此刻五穴之毒已去两穴,已能偶尔自行醒转,故而叶纶收取「报酬」
之时不敢再像前段时日一般直接在医馆进行,而是等贺紫薰回家之时再享用美人
的口舌侍奉。

  贺巽霆神庭穴的拔毒治疗比章门穴更为费时费力,叶纶虽是得偿所愿,侵占
了贺紫薰的小嘴,但佳人的身子尚未完全得到,他又岂会就此满足?在希望驱使
下,自然是尽心尽力,竭尽所能的治疗贺巽霆的毒患,好在每次治疗结束后「名
正言顺」的享用自己的「酬劳」。每次看着贺紫薰满脸不愿,神情似乎想将他撕
碎一般,却不得不跪伏在他的身下,为他捧箫吹奏,放任他的肉棒在她粉润的红
唇中进进出出,如肏弄蜜穴一般奸淫着她的小嘴,最后任由他的阳精射满她的俏
脸、柔唇、青丝、巨乳,甚至檀口之中,叶纶都兴奋的几乎能当即再战一轮,只
不过碍于二人「交易」,生怕贺紫薰激烈反抗,也不敢再多生事端。

  不多时,叶纶施针已毕,望着静坐一旁沉默不语的贺紫薰,笑道:「今日差
不多就结束了,薰儿,我晚上再去寻你。」

  贺紫薰并不答话,叶纶也早已习惯她之冷淡,并未恼怒,只是收起金针,转
身出门去了。

  药花神将位列锦朝十二神将之一,又被委以重责,所以只在屠狼关与邑锽设
有神将府,叶纶在缉罪阁任职,身为天字捕快,自然被赐有公舍,但他嫌弃那里
简陋偏僻,不但与同僚住的太近,还离贺紫薰的住所太远,于是自行在镐京置了
套宅子,客房书房厨房马厩一应俱全,又买了若干仆人护院,令自己的生活与在
神将府时并无差异。

  此时,叶纶来到自家宅前,却见一群乞丐模样的人围在大门旁,似是正对内
中事物叫骂。叶纶看的烦心,暗道:「一群臭乞丐,竟敢讨到我的门前!」正欲
上前驱赶,却见那群低着脑袋的人齐刷刷的抬起头来,人群中,一个圆溜之物慢
慢升了起来,竟是一个人的脑袋。

  「那人的身长,怕不是要过六尺!除了汉武神将,我还不曾见过那么高的人!」
叶纶看见那人身材怪异,竟比周围一圈乞丐高上一头不止,不由起了看热闹的心
思,当下驻足不前。

  那汉子虽高,脸却细长,如马脸一般的长脸,此时正憋的通红,怒视着那群
声讨他的乞丐,却并未作出言语还击。

  「你哪条道上来的?知不知道这条街是马大哥的地盘?」「新来的,你不来
拜大哥就自己占地讨饭,太不守规矩了!」「没错,把你今天讨来的钱全拿出来!」

  「原来乞丐还有分领地的?」叶纶自小长在家中,衣食无忧,自然不知这等
规矩,大觉新奇,只见那些乞丐一提到「钱」,竟纷纷动起手来,想要抢夺那高
痩汉子身上的财物。

  那高痩汉子自然不允,一边拨开乞丐们伸来的脏手一边大叫道:「放手!放
手!我只是在这里坐一会,谁要饭了!老子才是叫花子!」

  有乞丐讽道:「瞧你那样子,瘦不拉几的,比我们还脏,还说不是讨饭的?
乖乖把钱交出来,再跟我们回去拜了马大哥,以后给你匀个地方!」

  那汉子左挡右遮,乞丐们却仍是不依不饶,拉扯着他身上不就破旧不堪的衣
物,企图找到他今日所讨的钱财。终于,那汉子不堪受扰,怒目一睁,他面前的
两人顿时双脚离地,飞出去数丈开外!叶纶虽站的远,却看得分明,那二人飞出
的原因,竟是那汉子一手一个,给掷出去的!

  「好大的力气!」叶纶心中不禁惊道。

  其他乞丐见高痩汉子动手打人,一下子炸开了锅,嚷嚷起来:「好家伙,还
敢还手!」「今天一定要把你打的连你妈都认不出来!」然而乞丐们不过是瞎拳
乱脚,打在那汉子身上毫无反应,那汉子却是动了真火,只一拳,又将一名乞丐
打飞数丈,顿时呕血不止!

  其余乞丐们见他下狠手,顿时也激起了凶性,有的直接围上前,挂在了那汉
子身上,拉手的拉手,扯腿的扯腿,更有暴躁的,竟是张嘴撕咬起来!高痩汉子
吃痛,一声高喝,两臂一甩,竟是将挂在臂上的两名乞丐甩到了对街的墙上,只
听「咔啦」两声,已是头破血流,没了生息!

  乞丐们身份低贱,平日里为了抢地盘,争斗中难免会有死伤,都是见过生死
的人,但像这名大汉一般只动动手便取了他们性命的狠主,乞丐们还是第一次见,
不由心生怯意,飞也似的放开手脚,四下逃窜而去。

  高痩汉子见自己闹出人命,也不敢停留,慌张的四下张望一眼,打算就此逃
窜,不料一眼就见到不远处的叶纶,顿时怔住。二人对视不久,高痩汉子便警惕
道:「你都看见了?」

  「从头到尾。」叶纶道。

  高痩汉子一听,顿时目露凶光,低沉道:「你想报官?」

  叶纶摇了摇头,笑道:「报什么官,我自己就是捕快。」

  那汉子顿时吃了一惊,拔腿就跑,叶纶一怔,却是笑道:「你跑反了!里面
是死胡同!」

  高痩汉子无奈停下脚步,回头恶狠狠的瞪住叶纶,摆开架势道:「那你也别
想抓我!」

  叶纶见他架势,知晓他也非门外之汉,心里却是一喜,道:「我才懒得抓你。」

  高痩汉子一听,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那……你要做什么?」

  叶纶道:「你不要紧张,你杀人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按下,左右死了几个乞
丐,对我来说好办的很。」

  高痩汉子警惕道:「你想要什么?」

  叶纶从容笑道:「我看你骨骼精奇,又有武功底子,稍加调教能堪大用,我
想与你做笔交易。」

  高痩汉子见他神情不似做伪,但也不敢放下警惕之心,于是道:「交易?可
是我没有钱。」

  叶纶道:「看你的样子,我也知道你没钱。我问你,若是现在给你份安稳的
营生,你可愿意?」

  那汉子不信道:「有这种好事?」

  叶纶大笑一声,道:「只要你跟着我,这西都除了龙皇飞将,便无人再敢动
你,你手上这几条贱命也可随意了去。」说罢,他盯着若有所思的高痩汉子,似
是期待着他的回答。

  只听那汉子又问道:「那……你要给我什么营生?」

  叶纶答道:「我看你骨骼精奇,天赋不凡,就给我当个随从如何?不过我现
在府上下人暂时够用,只缺个马夫,你若是不介意,可以先填上空缺,到时候自
会提拔你。」

  高痩汉子见叶纶答的诚恳,心下不由犹豫起来,瞥了眼软在一旁的乞丐尸体,
又问道:「那这些人怎么处理?」

  叶纶笑道:「他们?他们盗我财物,却因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两败俱伤,
与你何干?」

  高痩汉子见他这样说,这才放下心来,沉默片刻,道:「好,我答应你,但
你若说话不算话,我当即就走。」

  叶纶笑道:「药花神将之子,言出必践!」

  「他竟是神将之子?那如果跟着他,岂不是能得很多庇护?」听得叶纶自报
家门,高痩汉子不由心道:「左右我独身前来,无依无靠,不如就先暂时落个脚,
等打听到墨天痕和颜若榴的消息,再让兄弟们过来。」心中想定,高痩汉子点头
应允道:「好,只要你能帮到我,我以后便任你驱使。」

  叶纶欣喜道:「好说,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不过你身上匪气倒是不少,到
我家中后可要收敛收敛,别吓着丫鬟们。」

  高痩汉子点头答应,却听叶纶又问道:「话说回来,还未问你的姓名?」高
痩汉子答道:「我叫作何建,家住鸿鸾城外的山中,无父无母,这次出来也只是
想个找个营生,好让兄弟几个过上好日子。」

  「你从山里来?」叶纶问道:「我看你功夫不错,是跟谁学的?」

  高痩汉子答道:「只跟镇上的武师学了点拳脚兵刃功夫,没什么了不起,就
是天生力气大。」

  叶纶这才恍然,他方才只道汉子内力不凡,可以举重若轻,不想却是天生神
力,心下不禁大喜:「有这般底子,若是调教好了,说不定将来功力还在我之上,
届时就算墨天痕回来寻我兴师问罪,我也多一大臂助!」二人虽素不相识,又是
偶然碰面,但心中所想,竟是不约而同,针对起了墨天痕!

  说话间,二人已入了院中,叶纶唤来下人吩咐道:「这是我新招的马夫,你
去帮他安置一下,顺便教些规矩。」那下人见何建虽是马夫,却生的高大凶恶,
还是主人亲自招揽,不敢怠慢,忙将他领了下去,叶纶自己则径直前往药房,调
配下一次医治贺巽霆的药方,心底更是无比兴奋:「薰儿,不管进程快慢,你的
身子都会属于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且说籁天声从天梁府衙回到书院,来到墨天痕房前,却见千兰影正端着药碗
坐在床边,舀起一勺汤药在唇边笨拙的吹了吹,然后递到墨天痕嘴边。

  墨天痕正欲饮下,却听门口传来两声干咳,循声望去,只见籁天声正黑着脸
盯住二人,仿佛正看见什么见不得光之事一般,顿觉脸上一片火辣,忙叫道:
「大师伯,你回来了?」

  千兰影不想自己给人喂药的样子竟被那「牛鼻子」撞破,也是羞的俏脸绯红,
小手一抖,又将汤药撒在了墨天痕身上。

  墨天痕暗自叫苦,忙扯过一旁的毛巾胡乱擦了擦,问道:「大师伯,事情办
的如何了?」

  籁天声平静道:「掌教送来秘信,你换过衣服就来我房间吧。」

  墨天痕忙道:「无妨,我现在就去。」说着便跳下床来,却见一旁正臊的把
头埋进臂弯里的千兰影,不禁问道:「大师伯,请人送郡主回去的事办妥了吗?」

  籁天声道:「此地城守为配合三教诛邪,所有兵丁都用在城防以及周边巡逻,
暂时是腾不出多余的人手了,外面凶险,就让她暂且跟我们一起吧。」

  千兰影听到此话,顿时抬起头来,星亮双眸惊愕的盯住籁天声。籁天声也不
多话,只是平静道:「日后若有机会,我仍会将你送走。」

  墨天痕这些日子与千兰影相处下来,知道这俏丽娇小的小郡主虽是跋扈飞扬,
做事风风火火,全看心情,但却毫无防人之心,也从无害人之意,单纯如梦颖一
般,却比梦颖多了一丝将门之后的英气,使得他对她之感官并无开始时那般觉得
烦人,如今知晓千兰影暂时无法离开,心里竟隐隐有些高兴。

  「哼!送走就送走!我不过因为他受伤才留下,等他伤一好,就算你这牛鼻
子喊我奶奶我也不留!」千兰影不由嗔道,但想到自己还能继续与墨天痕同行,
心头不禁欢喜起来,只是碍于墨天痕与籁天声都在,不好表露的太明显,只得把
笑容硬生生憋进肚子里。

  墨天痕与籁天声自然没去在意少女心中的小九九,二人来到房中,籁天声将
密信从怀中掏出,递与墨天痕。墨天痕望着信中内容,不禁惊道:「竟是如此?
好在掌教深谋远虑。」

  却听籁天声道:「情况有变,真武双璧已被调往别处了。」

  墨天痕也看到此处,顿时眉头皱起:「但如此说来,接下来的大战,我们岂
非战力不足?」

  籁天声道:「你且往下看,不过我已先让怀谦前去通知煌天破,让本队人马
先在渝江合为一处,再向屠狼关进发。」

  墨天痕仍是担忧道:「我们一路下来,扫灭的邪人只怕不下千计,即便本队
人合在一处,恐怕也……」说到这里,信也看到末尾,墨天痕顿时怔住,问道:
「吾已遣青丝前来驰援?这『青丝』又是什么?」

  籁天声笑道:「你见了便知。孟掌教心疼徒弟,竟派了那尊云凰前来。」

  「云凰?青丝?」墨天痕略一思索,忽的茅塞顿开,兴奋道:「难道是她?」

  「不错。」籁天声点头道:「不过此事机密,你切莫声张,知道么?」

  墨天痕忙点头答应。籁天声又道:「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们明日便出发。」

  「明日?」想到柳芳依的伤势,墨天痕忙将方才院中发生之事说出,籁天声
听罢,面色一沉,道:「这小郡主,真的是难伺候!」

  墨天痕替千兰影辩解道:「小郡主自小生在荣宠,才会如此骄横,其实本心
不坏,不然也不会因为自责而想要照顾我。」

  籁天声不禁皱眉道:「你以为,小郡主真的只是自责么?」

  墨天痕不解道:「此话怎讲?」

  籁天声道:「只怕这个累赘,你这辈子都甩不掉了!」

  墨天痕忙道:「怎会?那日龙皇不过戏言而已,又岂会当真把妹妹下嫁与我?」

  籁天声叹道:「你这孩子,是真不懂吗?你觉着是戏言,但那小郡主可是当
真了!」

  墨天痕更是不信:「绝无可能,那郡主三番五次与我冲突置气,又怎有可能
看上我?大师伯你也是出家之人,可别乱开这种毁人名节的玩笑。」

  见他仍是冥顽,籁天声只觉一阵头痛,一抚额头,叹道:「罢了,我也管不
了许多,你好自为之吧。」

  「那我先回去准备了。」墨天痕离开籁天声房间,这才舒了口气,心道:
「大师伯管的也太宽了些。哎……小郡主千里追我而来,我又岂会不知她对我有
意?只是,我若是承认,免不了又要被说教一番了。」他身边红颜环绕,已是大
为烦恼,即便心有好感,又岂会自讨苦吃?

  然而心虽然纠结,事仍需勠力。因有二人带伤,墨天痕一行在天梁整顿了三
日方才出发,一路行进间又斩杀邪人数十名,到渝江城下时,已是七日之后,本
队弟子已到的七七八八。

  墨天痕与籁天声甫一入城,便直奔当地书院,煌天破早就在此等候,见二人
到来,不禁调侃道:「你们两个,脚程颇慢呢。」

  籁天声道:「出门在外,总有意外,闲话就不必多谈,直入正题吧。」

  煌天破道:「正有此意。」说着,便把一路以来自己所经历之事说与二人。

  「你的想法?」待煌天破说完,籁天声问道。

  「按邪人人力,若在狭小之地,乃是分割包围之态势,但如此广袤地域,对
我五路人马齐齐动手,即便他数量可怖,也只能起到袭扰之效,而非围歼。」

  「孟掌教密信,我与天痕都已看过,推断什么的,就不必再说了。」籁天声
道。

  煌天破笑道:「我自然知道你们看过师尊密函,但眼下情报仍有关键疏漏,
还需厘清才是。」

  籁天声颔首道:「的确如此。我与天痕先前的推断与你类似,但以密函所提
之情况而言,天地庭之状况,仍是令人费解。」

  煌天破神情突然一肃,道:「正是这样,密函所提情报,与天地庭所生之事
相悖太多,但有一点,已可应证我们当日推断无错。」

  墨天痕道:「煌师兄可是指,咒日邪神假身替死一事?」

  煌天破点头道:「不错,无论假身替死也好,孤身贸进也罢,以我们这段时
日的情报汇总来看,千佛鬼狱仍旧有所组织,证明我们此番扫邪非是荡平余孽,
而是正面对敌!其主导之人,仍隐居幕后!」

  墨天痕接着道:「无怪乎掌教会如此安排,看来日后仍有恶战。」

  籁天声忽的问道:「天破,到此处为止,我们队伍伤亡如何?」

  煌天破忙将本队战损拿出,与籁天声的记录何为一处,看了一会,凝眉道:
「亡九人,其中道门三人,儒门四人,佛门两人,重伤二十八人,轻伤六十余人。
也就是说,此回可用之人,只有一百五十之数。」

  籁天声亦是愁眉紧锁:「以此人数,完成孟掌教安排自是无虞,只是伤亡或
许……」

  煌天破沉声道:「靖邪大计,死伤难免。再者,三教弟子为世奉己,岂会计
较一己之命?」

  籁天声不由叹道:「为天地正气,为黎民苍生,籁天声纵然百死亦愿奉献,
但三教弟子,亦是父母生养,岂可轻言牺牲?」

  煌天破正色道:「若非如此,岂能打出邪者的真正意图?此邪患不除,天下
苍生又将横遭多少苦难?此刻,非是求一时之仁之时!」

  籁天声知晓他所言亦是在理,心中纠结不已,顿时沉默下来。

  墨天痕听着二人对话,自觉插不上嘴,亦是沉默在旁,但心里却是认同籁天
声之观点,不愿再看同门牺牲,就在此时,煌天破忽的转向他,问道:「你也不
赞同吾么?」

  墨天痕暗自心惊:「他怎会知道?」嘴上忙道:「你们二人所说皆是在理,
我也不知究竟谁对谁错。」

  煌天破道:「这种事情,本无对错,只有合适而已。再者,即便我二人分出
对错,计划仍需如此进行,所以无论对错,都无关紧要。」说这人,他又转向籁
天声道:「吾说的可对?」

  只听籁天声一声长叹,道:「罢了,左右我也无他法可寻,只盼此一战,不
要折损太多性命。」

  煌天破突然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豪迈道:「这是自然,就让你吾拼死一战!」

  听到此语,籁天声眼眸突然一亮,竟也露出一丝笑容,也搭住他的肩头道:
「你总是这般,知我心中所想!」

  次日,最后一组小队也成功在渝江与大队人马汇合,煌天破与籁天声对队伍
稍作调整,便领着这一百五十余名三教弟子继续往南,向邪患源头,极南屠狼关
而行!

  此回行路,队伍却不似从邑锽出发时那般松散,竟是三三一列,整队前行,
由煌天破领头,墨天痕居中,籁天声却是行在最后,另有十名轻功卓越的弟子被
挑选出来,远在队伍三里之外活动,不时回报周围动向。

  墨天痕与柳芳依、千兰影在队伍正中而行。千兰影从出发时便觉得怪异,走
出数里,终于发现端倪,对墨天痕小声道:「副将领前押后,大将居中,斥候散
布,这不是行军之法吗?」她生在将门世家,对此情况自然有所了解。

  墨天痕学艺时所在的正气坛,乃是培养战事人才之地,当然知晓这一手正是
军队行军之态,乃是煌天破与籁天声为配合孟九擎密函所定的应对方法,于是道:
「郡主,还有柳姑娘,在到达屠狼关之前,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远离队伍,
知道了吗?」

  千兰影不禁道:「怕什么?这么多人,还怕几个黑衣人来骚扰吗?」墨天痕
正在头疼该怎么解释,柳芳依却在他的话中听出不寻常之处,忙拉了拉千兰影的
衣袖,对墨天痕道:「这就是你临行前百般阻挠我与郡主跟来的原因吗?」

  想到临行前自己百般劝说,二女却是油盐不进,非要跟来,墨天痕不禁苦笑
道:「事关机密,我没法多说,来都来了,你们定要跟紧我才行。」

  他虽说的诚恳,却更勾起千兰影的好奇,正欲继续追问,却又被柳芳依拉住。
千兰影不解的回过头看向柳芳依,乌黑的眸中满是疑惑:「你干嘛不让我问?」

  柳芳依小声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问的好,相信墨公子不会害你就对了。」
二女经天梁一事,反而各自谅解了对方,成了闺中密友,倒是柳芳依一路上与墨
天痕并无交流,倒显得有些生分起来。

  千兰影听她这样说,虽是满腹好奇,却也并未再追问。一行人就这般向南走
去,一路上尽是军中管制的一套,作息恒定,斥候不断,倒也无事。

  就在队伍出发后的第三日,离渝江已有二百余里,正是渝江与屠狼关的正中
间,乃是一块群山绵延,不见人烟之所。籁天声在队尾处不断左观右望,面上微
露焦急之色。这时,只见队伍骤然一停,不一会,煌天破快步来到队尾,低声对
他道:「怀谦没有按时回来!」

  籁天声面色顿时沉重下来,与煌天破一道来到中间唤出墨天痕。三人一同到
队伍旁,正欲小声商议,只见远处一人正飞速跑来,头上锃光瓦亮,正是怀谦。

  三人急忙迎上,籁天声忙关切道:「怎么去了那么久?可有什么情况?」

  怀谦一抹头上的汗珠,笑道:「无事,前方三里处有个村落,正好可供歇脚,
小僧在那多打听了一会,所以回报晚了。」

  墨天痕与他一路同行,已是熟识,见他安然归来,也是欣慰道:「有劳大师
了。」

  怀谦双掌合十道:「哪里话,小僧分所当为。没别的事的话,小僧便再出发
了。」

  却听煌天破叫道:「不必了,怀谦大师你归队吧。」

  「为何?不需再探听周围动向了吗?」怀谦愣道。

  煌天破道:「非也,既然前面有村落,吾等正可前去歇上一歇,就不劳大师
奔波了。」

  怀谦道:「如此甚好,那小僧就去休息了。」说罢便回队伍中去了。

  煌天破却望着怀谦的背影,仿佛若有所思。

  「天破,怎么了?」籁天声见他神情不对,不禁问道。

  「无妨。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师叔,墨师弟,我们出发去前面村落吧。」煌
天破说罢,一负手,转身而去。墨天痕与籁天声对视一眼,神色却是凝重下来,
也跟着回到各自位置,随队一道前行。

  约莫两刻钟,队伍行至一处山脚处,便见着不远处有座小小村落。众弟子一
直在赶路,还在防备邪人偷袭,一路上都紧绷着,此刻见了人烟,有的人顿时散
漫了下来。却有有经验的弟子疑道:「此时已是晌午,为何村中却无炊烟升起?」

  「杀气……」一名僧者忽然有感,大喊道:「大家小心,这是邪人常用伎俩!」

  人群中顿生哗然,却有人不以为意:「不必慌张,邪人只敢小股偷袭,遇上
我们大队人马,断然不敢前来!」

  话音刚落,只见前方村落中邪气冲天而起,同一时间,队伍四周的山上亦是
邪氛弥漫,令众人顿感此回邪人声势,不同以往!

  煌天破见状,运力一吼,高声道:「众人,原路后退!」

  众弟子原本以为要有一番大战,不料煌天破竟下令后退,解释不解,但也依
言转身,准备沿来路而去,就在此时,在众人来时的方向上,竟有数道鬼气利风
同时袭向人群!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骇人话语!——「走的了吗!」

  面对催命鬼气,煌天破面沉如冰,儒袖一扬,浩风激荡而开!鬼氛撼圣功,
大地随之一颤,爆响震荡四野!

  「终于现身了吗?」墨天痕望向鬼气来处,现出三道人影诡邪人影,各带无
匹邪气,气势竟直追当日的咒日邪神!

  「哈!你们竟主动送上门来!正省的吾到处去寻!」煌天破单掌一扬,白衣
翻飞间,九阳浩气已透体而出!

  「正面应战,是最不智的选择!」为首邪人,血色面庞,顶不生发,耳垂如
袋,嘴唇焦黑,模样恐怖不已,却是双手合十,身披黑色袈裟,一身佛者打扮,
项上佛珠,竟是由两条完整的人脊梁骨接在一起!而他身边所站一男一女,亦是
形容诡异,男者浑身脏污,邋里邋遢,头发乱遭一片,一只眼睛的眼皮已被割掉,
整颗浑圆的眼珠暴露在外,另一只眼却是被缝起眼皮,无法睁开,女者脸尖如锥,
浓妆艳抹,一身血红一群,飘舞间妖异至极!

  「笑话,区区三名小卒,也敢在此猖狂!」煌天破毫不示弱,率先攻上,一
上手,已是白光闪耀,儒门至极心法「九阳心经」加持之下,掌风挟带无匹浩风,
席卷三名邪人!

  三名邪人神态虽狂,却不敢大意,各自起手扬招,身周顿现诡异紫气!但见
浩风鬼气再度冲击,巨力鼓荡,声震四野!

  极力相会,交手四人各自震撼,煌天破连退数步方止住身形,三邪人亦是难
以站定,各自后退!

  「不愧是三教年轻一辈第一人,我们三人联手,也只能勉强压制住你!」为
首邪僧沙哑着道:「不过,你虽难以对付,那其他人呢?」

  就在邪僧话音刚落之时,只见三教队伍中圣气冲霄,随即,一式强招,崩天
裂地而来,正是——燕歌孤问——燕落北寰跨天山!

  墨天痕凌空驾驭圣枪,如飞燕欺山赶海,无边圣气令三邪不禁动容,全力施
为!下一刻,广袤圣意铺天盖下,与三邪鬼气一交接,便是摧枯拉朽,直破而入!

  「不妙!」三邪眼见圣气越来越近,急忙再催功体,却难抵圣枪克制之效与
墨天痕蓄力一击!眼见圣气即将破开鬼氛,之际,却见三邪身后,竟现一道更为
庞然的邪气鬼氛,一击轰上圣枪金芒!墨天痕独对四股劲道,顿觉巨力回涌,在
空中难稳身形,被掀翻在地!

  籁天声忙上前扶起墨天痕,问道:「无恙乎?」

  墨天痕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皱眉道:「无妨,只不过他们竟还有高手,令人
意外!」

  「还有后手么?」籁天声望向三邪处,只见一名黑衣白须的威严老者持枪带
甲,从三邪身后迈步向前,手中漆黑如夜的长枪直至墨天痕,挑衅般道:「所谓
圣枪,不过尔尔!」

  一旁三邪人向那老者恭敬的施以一礼,齐声道:「恭迎鬼尊!」

  却见煌天破挡在墨天痕身前,一声朗喝:「报上名来!」

  那老者岿然不动:「三教年轻一辈第一人,倒有些分量。老夫——孽罪鬼尊
·寂灭侯!」

  籁天声小声道:「此人手上邪枪怪异,不可让天痕对上他!」

  煌天破道:「这几人都不好对付,先安内!」墨天痕与籁天声当即会意,回
首便往人群中跑去。

  「怎么?圣枪之主这就弃战,让你一人独对我们四人么?」寂灭侯轻蔑道。

  就在此时,只听人群中一人呼喊道:「你们要做什么?」话音刚落,便见墨
天痕与籁天声架着怀谦走出人群。

  僧者满脸惊惶,不住的问道:「二位,我是怀谦啊,你们为何要这样?」一
旁有佛门弟子也不明所以,对二人质问起来。

  这时,远处的那名血面僧者手上忽然一动,怀谦的神情顿时扭曲起来,张牙
舞爪的拼命挣扎,看的在场弟子们无不骇然!有经历过天地庭一役的弟子顿时想
起,怀谦这副模样,与当日入侵天地庭的邪人如出一辙!

  「果然如此!」墨天痕心中一凛,当时煌天破望着怀谦一脸凝重,并以「师
叔师弟」来称呼他们时,二人心里便已有数,怀谦此去,怕是已遭了邪人毒手,
成为他们的其中一员!

  虽是被二人制住,怀谦仍是如魔疯一般不断的挣扎,籁天声看见此景,道心
大痛,随即双指成剑,点在怀谦要穴之上,想先制住他之动作,不料这一指点下,
怀谦竟好似不受影响,仍是在疯狂挣扎嘶吼,宛如一头野蛮凶兽!

  「别白费力气了,老夫的邪天鬼种无法可解,一旦受植,至死方休!」寂灭
侯冷冷的道。

  籁天声忙解开怀谦衣物,果然,在僧者心口处有一道已被缝合好的可怖伤痕!
墨天痕不禁骇然道:「这要如何取出?」

  煌天破一手搭上怀谦心口,顿时面色凝重道:「此物与他心脉相连,若是拔
除,只怕会切断心脉。」

  见同伴竟遭受这般惨事,墨天痕心中恶怒顿生,拔枪一指寂灭侯,喝道:
「老贼!天地庭之事,是否就是你所指使?」

  寂灭侯一捋白须,道:「不错。」

  「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那渎天祸,果然是个替死鬼!」

  面对圣枪之主的滔天怒火,寂灭侯仍是面色不改:「事到如今,真相对你们
而言,无足轻重!因为……」话头一顿,只见鬼尊身后山中,无数邪人涌现!同
一时间,村庄中,两旁山中,亦有大批邪人冲杀而来,数目不下千人!

  「因为你们已失却了突围之机!」寂灭侯讽道:「虽是第一第二,却仍是
『年轻一辈』!孟九擎让你们领军,以为有圣枪护持便能高枕无忧,真是寡智!」

  见敌手竟有如此阵势,饶是籁天声艺高胆大,额上也不禁冒出一丝冷汗,小
声的问煌天破道:「云凰何时能到?」

  煌天破苦笑道:「只怕刚出渝江。」

  墨天痕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以高手脚程,最快也得两个时辰才能到,我们
区区一百五十人,如何能撑到那时?」

  此时,邪人大军已步步逼近,三教弟子们顿感压迫丛生,相互聚在一起严阵
以待,但怀谦的拼命嘶吼挣扎仿佛直击众人内心的重锤一般,不断敲打着他们内
心的恐惧!敌众我寡,高手环伺,这等战局,将带来何种悲壮的结果?

  就在墨天痕一路被邪人大军所围之际,远在另一路的晏饮霜、宇文正,也正
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早些时日,晏饮霜在与邪人战斗中受伤颇重,宇文正担心她不堪路途劳顿,
便原地呆了一段时日,直至晏饮霜伤势有所好转方才启程,欲往筠泸与大队人马
汇合,行至筠泸附近,竟发现正有不少邪人往此方向而去,双方不期而遇,大打
出手,却不料邪人竟是越战越多,数量极众,令他们一时难以逃脱!

  晏饮霜性命虽已无虞,却仍是虚弱,无法参战,宇文正、曲怀天、方昭三人
正将她围在身后,奋战不已,就在此时,惊闻一声弦响,一道锋锐箭矢挟紫黑箭
气划空而来!宇文正心头一凛,「卫山河」当即上手,与河山重剑形成一道坚实
壁垒,一阻邪箭锋芒!

  剑锋箭锋,两相交锋,其声铿然怒鸣,竟是儒门七君力逊一筹,虎口崩裂,
鲜血飞洒!

  「宇文叔叔!」晏饮霜身子虚弱,难以行动,但见众人被围,宇文正又负伤,
不禁担忧不已。

  「何方宵小!竟敢暗箭伤人!有种正面一战!」宇文正虽是负伤,却不见惧
意,举剑怒吼起来。

  「正面一战?有何不可?」这时,一道苍老声音响起,宛如冥渊回响,惹人
战栗!下一刻,一团紫雾飘荡而来,化作一名皓首苍髯的持弓老者,现身于宇文
正面前!

  「千佛鬼狱,闇魖魂老业罗睺,来取『武胆剑魄』之魂!」老者说着,一弦
拉满,黑弓顿生浩荡邪氛!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